第一卷 Episode2 贵族子女们的学园
    「哎……这下惨了。」

    路克斯·阿卡迪亚醒来,发现自己在阴暗的地下室内。

    被石墙和铁栏杆包围,只有一张床和厕所的朴素独房。

    虽然不至于被套上手镣脚镣,不过身上的东西似乎全部被没收了。

    除了插在腰上的两支机攻壳剑,连常用的小刀和一组工具,还有从猫嘴里抢回来的小提包都不见了。

    无从得知准确的时间,但从天窗照进室内的阳光来看,应该是早餐时分吧?路克斯推测。

    「真伤脑筋,今天还有预定的工作呢……」

    叹了一口气,仔细思索之后,才发现最大的问题不在那里。

    「应该说,我的真面目完全曝光了吧……」

    路克斯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继承自旧皇帝一族的银白发色。

    以及接受新王家特赦,代表『罪人』的黑色项圈。

    只要这两项证据齐备,她们应该早就锁定自己的身分了吧。

    长时间施行暴政的阿卡迪亚旧帝国遭到政变推翻而灭亡。

    残存的皇族路克斯,在亚提司玛特新王国的特赦下获得释放——而条件是缔结契约,内容为『必须接受国民的各项杂务』。这已经是五年前的事了。

    杂务的内容从帮忙做家事、酒店服务生、木工、锻造,或是帮忙种田等各式各样。

    起先民众十分存疑而没人理他,路克斯只是淡淡地从事新王国吩咐的工作。现在民众已经认为他是『方便的家伙』相当欢迎他,紧锣密鼓的行程表甚至排到了一个月之后。

    这次路克斯原本也为了新的委托而准备前往预定的场所——

    「看来工作无论如何都赶不上了吧……」

    路克斯看着唯一没被没收的笔记本页面,低声说。

    难得下午能偷得半日闲,却因为碰上那只猫全毁了。

    「答应人家的工作要是放了鸽子,负债又要增加了,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醒了吗?王子殿下。」

    「哇……!?」

    忽然传来的声音,让路克斯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铁栅栏另一侧站着一名少女。

    以黑色蝴蝶结系起一部分金发,加上有如剑尖般锐利的鲜红眼眸。

    身上穿着以白色为基底的制服,笑容总觉得带有一些阴沉。

    「这个,你是——」

    身材比身高略矮的路克斯更娇小,白皙的少女。

    但是少女的存在感,依然强烈到让人害怕。

    无畏,绝对,同时不让任何人接近,身上散发出强烈的自信。

    有如带有浓烈酒气点燃的蛋糕一样,给人甜美与炽热兼而有之的印象。

    眼前的少女忽然「噗」一声,轻声笑了笑。

    「昨晚谢谢你救了我,而且你很会赞美人喔?让人不由自主迷上你呢。」

    「……啊啊!?」

    瞬间,路克斯喊了出来。

    想起来了!

    昨晚,路克斯掉进浴场里时,猛然趴在她身上的那名少女——

    少女散发的气息蕴含着怒气,让路克斯吓得冷汗直流。

    「噗,其实想对你说的话可是多的『要死』呢。不过在那之前,学园长似乎有话要说。跟我来吧。」

    金发少女对路克斯露出略带阴沉的笑容,随后打开牢房门锁。

    「……什么学园长?」

    「哦,长的一脸纯朴,想不到这么油嘴滑舌。难道你想说自己什么都不知情就闯进这间学园的女生宿舍吗?」

    「咦……不会吧——!?」

    少女的回答,让路克斯惊讶地叫喊。

    路克斯连忙掏出笔记本,看了看今天的日期。

    【工作地点】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王立士官学园

    【委托人】学园长,蕾莉·爱格兰姆

    【工作内容】新王国·第四机龙停机库的机龙维修

    「那、那么,难道这里就是我这次预定来帮忙的——」

    亚提司玛特新王国所设立的机龙使女学园。

    昨天袭击自己的少女们都操纵机龙,原来是这个原因。

    察觉到这一点的路克斯,不禁呆立在原地,

    「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

    「咦……?」

    眼前的少女主动开口,并以微笑回答。

    「这是我的名字,新王国第一公主——人称『朱红战姬』。也是五年前推翻你的帝国,新王国的公主。你好呀,『王子殿下』。」

    少女一脸和煦,拍了拍路克斯的肩膀。

    她的眼神有一半没有笑意。

    「不会吧————!?」

    路克斯的喊叫,回荡在地下牢房内。

    ✟

    「嗯……所以到头来,可以说这次其实是不幸的意外吧?路克斯·阿卡迪亚?」

    被带到学园长室的路克斯,解释这场骚动的来龙去脉。同时听学园长蕾莉说明这间学园,也就是原本预定的工作地点。

    这里是由亚提司玛特新王国管理,机龙使士官候补生的养成学园。

    也就是士官——包括武官与文官,在公务员当中官阶较高者的培育场所。进一步详细说明的话就是——

    「培养操纵装甲机龙之人的学园,是吗……?」

    「就是这样。」

    蕾莉学园长笑着回答路克斯的问题。

    虽然身为学园长,不过还很年轻。

    年龄应该在二十七、八岁上下吧?这名即使当老师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的女性名叫蕾莉·爱格兰姆。

    她本身也是拥有国家级通路的大财团千金。换句话说,是道道地地的千金大小姐之一。

    同时——也是少数认识前皇族路克斯的人。

    装甲机龙与机攻壳剑,是各自成对使用的武器。

    装甲机龙平时安置在各地名叫『停机库』的场所。将机攻壳剑从剑鞘中拔出,按下剑柄上的按钮,就能传送——亦即召唤对应的机龙。

    这点除了装甲机龙以外,其他的武器是办不到的。

    正因为有能化为光,进行空间转移的金属『幻玉铁钢』以及机龙动力源的核石『幻创机核』才能办到这一点。

    目前尚未明了传送本身的原理。

    原因在于装甲机龙是从遗迹发掘到的古代武器,加上某件事情影响下,遗迹调查行动几乎毫无进展所造成。

    纵使如此,装甲机龙隐藏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很难以『技术尚未完全解析』的理由而不加以利用。

    因此各国竞相进行机龙结构,以及原理解析的调查。

    「从遗迹发掘出装甲机龙的这十几年,在旧帝国的男尊女卑风潮与制度下,我们女性几乎都被禁止使用神装机龙,不过——」

    蕾莉说到这里顿了顿。刚才站在路克斯身边的莉姿夏尔蒂,忽然开口接着说。

    「五年前透过政变建立新王国之后,完全颠覆了这项认知。不管是运用在操纵的运动适性,还是控制机体的相容适性,资料都显示女性远比男性优秀。之后便设立了专门培育机构,倾力培养不输给其他国家的机龙使士官——就是这所学园的成立目的。」

    「嗯,就是这样。」

    蕾莉点头同意莉姿夏尔蒂的补充。

    装甲机龙是一种超级武器,足以否定原本的战争主力,让剑、枪、大炮、马匹等一切武器的存在价值。(朱月:原文如此,感觉是漏了一些词。)

    登场以后,不论在战争、外交、工商等领域,简直到了无孔不入的程度。

    关于这些事情,以及机龙使培育机关的设立,路克斯也知道。

    不过——

    「可、可是,为什么要找我这种人来啊?」

    委托工作的人是学园长蕾莉。

    对于这一点,路克斯露出困惑的表情一问——

    「哎呀,曾经有『最弱无败』称号的你,竟然这么谦虚呢。」

    蕾莉露出年长者特有的恶作剧笑容回答。

    『最弱无败』。

    那是每个月在王都竞技场举办一次,使用装甲机龙的官方模拟战。

    依照战绩甚至还能获得赏金。路克斯的出场次数最多,并且由于他的战斗风格而得到这个别名——

    「你的实力并不比这间学园中屈指可数的莉姿夏尔蒂同学差哟?所以让你在这里工作,我认为绝对没错呀。」

    「……哦。」

    似乎对蕾莉的话有些不服,莉姿夏尔蒂的肩头抖了抖。

    (气、气氛似乎有点不妙……!)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听说这里是女子学园吧,怎么找我来工作呢——」

    「很可惜,人手不足呀。」

    在路克斯反驳前,蕾莉先开口回答。

    「机龙使的历史不是还很短吗?长年独占装甲机龙的旧帝国使用者,绝大多数都是死于政变之中。因此虽然不情愿,但只能定期招募男性来帮忙了。不只机龙维修士,也包括了机龙使。」

    「……可是我几乎不会维修耶?」

    「从现在开始学就行了,单是拥有使用者的备用知识就很珍贵啰。」

    蕾莉立刻回答。

    「位于这间学园校地内的新王国第四机龙停机库,你的工作地点就在那里。从今天开始,每星期要来帮忙三次。这是又脏又重劳动的工作,还有受伤的危险。怎么能让良家大小姐做这种工作呢。不觉得自己有幸身为男儿身吗?」

    蕾莉语带调侃地微笑。

    「…………」

    (还是一样强硬呢……)

    路克斯脸上露出苦笑。

    最后一次见到蕾莉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不过悠然自若的个性与高明的本领,以及毫无恶意的特点依然丝毫没变。

    身为财团等级的大商家·爱格兰姆的长女,却相当有个性。

    路克斯在心中叹了一口气,蕾莉也同时深呼吸,

    「至于担任机龙使的工作,目前还在考虑。不过总有一天——应该有机会。」

    正准备下结论时,

    「学园长,可以打个岔吗?」

    莉姿夏尔蒂忽然伸出手来,打断两人的谈话。

    「前因后果我知道了。但是『我们』还没有认可这个男人进驻吧?」

    她以锐利的眼神打量路克斯说。

    嘴角同时挤出一丝笑容。

    「…………」

    这女孩真的是公主吗?

    该怎么说呢,感觉她充满肃杀之气。

    当然,可能是因为浴场那件事,她才会只对我这么凶。

    「我对他依旧相当怀疑喔。他可是偷窥狂、色狼兼内衣贼大变态。怎么可能让这种『男人』在这座学园里工作呢?应该先将他送交军方才对。让他受到司法的制裁,吃几年牢饭后再呼吸外界的空气!」

    「不、不是啦,就说那真的是误会——!?」

    路克斯还想辩解,但是被莉姿夏尔蒂恶狠狠一瞪,立刻噤口不语。

    「原来如此,你说你因为追猫才偶然误闯浴场吧。但是你要怎么证明这一点?学园长,我认为窝藏不值得信任的罪犯是相当危险的举动。」

    「对呀,我和路克斯有交情,所以很清楚路克斯的为人——」

    听完,蕾莉苦笑了几声。

    「不过完全无法断定,这次的骚动是否真的纯属偶然呢。」

    「拜托你肯定一点好吗!?」

    路克斯有些泪眼汪汪地抗议。

    还以为她会挺自己呢。

    「可是实际上如果要说他是故意的,也没有人能证明吧。所以呢,身为这次事件的受害者,同时也是二年级的首席。莉姿夏尔蒂同学,可以让你裁量对他的处分吗?」

    「不会吧!?」

    (为什么要交给她啊!?)

    路克斯拼了命才忍住这一句发自肺腑的呐喊。

    路克斯受到新王国创立的特赦,赦免了身为前皇族的罪而获释,可是同时订下的契约,害他背负了相当于国家预算五分之一的负债。

    身为『罪人』的路克斯,要是又变成罪犯的话,这回可就吃不完兜着走了——

    「噗。」

    看到路克斯慌张的莉姿夏尔蒂,微微哼笑了一声。

    「那么这样好了。我再给你一次挽回名誉的机会。」

    「……咦?」

    「看看你的价值是否真能以『男性』机龙使的身分在这间学园里工作。或者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我可要测试你的气概与实力。」

    向路克斯宣告后,莉姿夏尔蒂摸了摸带剑的剑柄,同时缓缓走向学园长室的门口。

    「如果输给我的话,你就等着去蹲大牢。赢了我就无罪释放,并让你在这里工作。就使用装甲机龙在短时间单挑模拟战进行胜负。——这样可以吧,各位看热闹的!」

    说着,莉姿夏尔蒂一转房间门把的瞬间,

    「呀……!?」

    啪哒啪哒,隔着门板聚集在外面的女学生们像山崩一样倒进房间内。

    看来是听到传闻,对路克斯的下场感到好奇而躲在门外,竖起耳朵偷听吧。

    「告诉学园里的所有人,观众愈多愈好。看看新王国的公主怎么收拾旧帝国的王子吧。」

    呀————

    听到这句话的女学生们,开心尖叫着离去。

    「这下子可不得了哟!莉姿夏尔蒂殿下要以装甲机龙和这次的色狼决斗呢——」

    「听说对手是『最弱无败』呢?有人知道详情吗?」

    「其实那个内衣贼,就是旧帝国的王子殿下吧?」

    「他的外表是我的菜呢——真是可惜。」

    这些声音伴随着离开房间的莉姿夏尔蒂传来,让路克斯哑口无言。

    看她们兴冲冲的模样,话题在决斗前肯定会传遍整间学园。

    「…………」

    总觉得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了呢……

    「是不是需要稍微检讨教育体制呢?这里好歹算是严肃的学校哟。」

    听到蕾莉一脸不置可否地低语,路克斯不由得将话吞了回去。

    根本就是受到你的影响吧……

    「对了,路克斯。在决斗之前,有个地方想让你去一下。」

    「这个……是哪里呢?」

    「就在附近的会客室。你的妹妹在那里等你。」

    「——咦?」

    面对惊讶地喊出声的路克斯,蕾莉仅以微笑回应。

    ✟

    「真是的,哥哥你在做什么啊?真受不了。」

    进入学园的来宾会客室。

    不愧是贵族子女云集的学园,家具、用品都散发出高级感。间内有两名女学生站着。

    一名是之前见过,冷静沉稳的黑发少女。

    另一名少女和路克斯有相同的银发,而且带着相同的项圈。

    感觉就像高级古董洋娃娃般,散发优美而沉稳的气息。似乎比哥哥路克斯略显成熟。

    「这个——诸多抱歉啦,爱理。」

    路克斯面对自己的亲妹妹,爱理·阿卡迪亚,先略为致上歉意。

    见到路克斯道歉的爱理,叹了一口气同时耸耸肩,将视线移向身旁的少女。

    「她是我在女生宿舍的室友。名字是——方便请你自我介绍吗?」

    「Yes.我是一年级的诺珂特·理芙蕾特……昨晚真是失礼了。」

    给人沉静印象的少女,娇小的头微微点了点,同时盯着路克斯看。

    昨晚误闯浴场的事件。

    她就是当时追逐路克斯的三人组之一。

    「看来你真的只是在追逐被猫叼走的提包而已呢。真的很抱歉,误以为你是变态。」

    「啊,我才应该道歉。这个——没想到提包里会掉出内衣……不过太好了,里面的东西似乎没事。」

    昨晚还以为她很严格,看来似乎是率直的好女孩。

    (她愿意相信我呢,真是高兴啊……)

    路克斯看着诺珂特,笑逐颜开的同时——

    「这个,不好意思打断聊得正开心的两位。」

    爱理半眯着眼盯着两人的互动,一脸不悦说着。

    「现在因为哥哥闯祸,可没办法这么悠哉了吧?」

    「啊……」

    路克斯回神的瞬间,爱理再度叹了一口气。

    「哎……我为了装门面,向同学宣称哥哥很帅,结果你却为我惹出了多大的麻烦?偷窥狂内衣贼、色狼。自己的哥哥是罪犯,拜托你也为我在学园的立场想一想好吗。」

    「原来是装门面啊……不对啦,就说那是误会了好不好!?」

    「Yes.光看外表多少有些王子风貌,不过有点不太可靠。」

    「……还以为你要称赞我,结果却倒打我一把!?」

    真的受到了打击。

    这个名叫诺珂特的少女果然也有点特异。

    「那就进入主题吧。」

    爱理轻咳了一声,坐在沙发上。

    路克斯跟着坐在对面,诺珂特从事先准备好的茶壶里,将茶倒进茶杯中。

    「老实说,我觉得有时候也该给哥哥一点教训,吃点苦头才对——」

    「好过分!?」

    爱理不理会路克斯的反应,一脸认真继续说。

    (插图051)

    「唯有这次情况待殊。如果哥哥被抓走的话,光靠我一人要怎么偿还巨额债务呢?」

    「…………」

    (这、这么说好过分……!)

    他们是在旧帝国中同样受到冷落,存活下来的皇族兄妹。

    新王国创立的同时,与兄妹缔结的特赦契约中,一个人必须担任『杂务人员』,负担一部分新王国的国家预算。

    而另一人,则必须生活在王族的监视之下。

    契约规定如果路克斯逃跑,或是做出什么坏事的话,就由爱理代替哥哥受处分。

    不过对于这项规定,路克斯倒没有任何怨言。

    路克斯必须接受任何民众的杂务工作。虽然有这项制约,但他是『王国的所有物』,因此没有受到太残酷的对待。

    更何况长年压迫人民的旧帝国王族,就算招人怨恨而死于非命也不足为奇。

    以这一层而言,自己是为了偿还债务而被迫工作——身为赎罪的立场,也算是受到新王国的保护。

    不过其实多少另有隐情。

    「所以哥哥,你无论如何都必须赢过莉姿夏尔蒂殿下,但是——」

    说到这里,爱理顿时语塞。

    「那女孩很强吗?」

    路克斯开口问。

    以前自己参加过在王都举办的机龙使锦标赛,记得莉姿夏尔蒂并没有参赛纪录。

    「学园不让我们学生参加锦标赛。原因除了是隐匿军事力量,但如果士官候补生败阵的话,那可是相当丢脸呢。」

    「原来如此……这么说?」

    「没错,取而代之,这学园会定期会举办校内战。莉姿夏尔蒂殿下目前未尝败绩。再加上她开始使用神装机龙之后,更以压倒性的实力连战连胜。」

    神装机龙。

    那是在机龙中具备特别力量的机种,的确是强敌。

    听到爱理这么说,路克斯一脸困扰,

    「唔~有点棘手呢。」

    抓了抓头的同时……

    「Yes.那么我向莉姿夏尔蒂殿下建言,请殿下收回决斗的成命。」

    「哎呀,这可不行呢,诺珂特。」

    爱理露出温柔的笑容制止诺珂特。

    「自己为自己的行动负责才是最好的。真是的,哥哥从以前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一点也不懂得冷静,所以才会闯出这种祸来。」

    「太过分了吧!?我从特赦日开始就一直负责『杂务人员』的工作耶」

    「哼,所以哥哥你的意思是,事到如今想和我交换,成为新王国的人质吗?」

    爱理蛮不在乎回应路克斯的反驳。

    同时以雪白的指尖『嘶~』地滑过路克斯的脖子。

    「……!?等等,爱理,你要做什么——!?」

    眼见爱理将脸凑到快要接吻的近距离,路克斯不由得心跳加速。

    「哥哥,身为人质受到监视也是很辛苦的哟,你知道吗?这个项圈害我总是招致他人的异样眼光。不过我还能维持圆融的人际关系,完全都要仰赖我的人品与努力喔。啊,还有我对偿还负债也贡献了不少心力呢。解读从『遗迹』发掘到的古文书,以及更新装甲机龙的指南书等。我在学园一边念书,同时还得忙内务忙到三更半夜呢。具体上,要说我赚了多少钱呢——」

    「我、我知道了啦,都是我的错行了吧……」

    「呵,我又赢了。这样就一百零二战,一百零二胜呢。什么时候我才会斗嘴斗输哥哥呢?」

    爱理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同时迅速站起身。

    每次都这样……

    这几年和爱理斗嘴,路克斯一次也没有赢过。

    这个模范生妹妹以前因为体弱多病,常常黏着母亲与路克斯不放,现在已经坚强多了。

    诺珂特似乎对这样的爱理感到意外,

    「你们感情真好呢。」

    苦笑着回应。

    「好,那么差不多该走了吧?跟我来。」

    「跟你去?要去哪里?」

    「机龙停机库啊。模拟战前的机体检查,在校园内是必须事项。至少我会带你过去,顺便教你如何迎战莉姿夏尔蒂殿下。」

    轻描淡写说完后,爱理先一步离开了会客室。

    路克斯叹了一口气,也追了上去。

    「不过呢,还没有输给任何人的这一点,哥哥也和我差不多吧?」

    带着确信的声音,让路克斯听着有些舒坦。

    「…………」

    然后他们前往位于学园别处的机龙停机库,并且将机攻壳剑还给路克斯后——

    终于,决斗的时刻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