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3 朱红战姬
    「现在,新王国第一公主·莉姿夏尔蒂对决旧帝国前第七皇子·路克斯的机龙对抗比赛,即将开始!」

    伴随担任裁判的教官一声令下,舞台笼罩在欢呼与沸腾的情绪中。

    这里是位于学园校地内,装甲机龙的演习场。

    四周围绕在圆形石壁中,其中有个以土堆成的宽广擂台。

    莉姿夏尔蒂与路克斯,在擂台的中央对峙。

    中心擂台较低,愈往外侧愈高耸的形状,仿佛旧时代的竞技场一般。

    观战席不仅设有强韧的网子,更有几名机龙使学生随时张开障壁保护,观众不用担心遭到波及。

    路克斯环顾四周。不只有为数不少的女学生,连教官都跑来参观这场原本应该是私斗的决斗。

    「为什么聚集了这么多人啊……」

    在学园关系人物的众目睽睽之下,路克斯感到紧张。

    大家会不会太闲啦?

    结果自己被大家当成华丽的余兴节目……

    「路克斯·阿卡迪亚。你想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挑战的原因吗?」

    莉姿夏尔蒂站在路克斯面前,露出无畏的笑容。

    双方身上都还没包覆装甲机龙。

    彼此身上都穿着吻合体型,适合装甲机龙包覆身上的『装衣』,站在擂台上。

    比赛准备就绪后,拔出机攻壳剑,由审判确认双方完成装甲机龙的连结同时,就代表决斗开始。

    在这里使用的规则和王都锦标赛几乎一样。

    「——因为我是旧帝国的王子?」

    面对眼前的公主,路克斯开口询问。

    旧帝国实行了百年以上的暴政,强迫人民遵守男尊女卑的风潮与制度。

    现在要由新王国的公主狠狠教训残存皇族的没落王子。

    男女与新旧国度,两种因缘诞生的决斗。

    从旁观者的角度而言,或许的确没有比这更加吸引人了。

    不过——

    「等你赢了,我再告诉你。」

    路克斯很在意这一点。

    真的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莉姿夏尔蒂肯定是好战的少女。

    但当时摔落在浴场内,就在挡在她身上后,她面对路克斯的视线——并非单纯感到羞耻。

    「这个,在决斗之前,可以确认一下吗?」

    「什么事?难道你害怕了吗?现在才求饶太难看啰。」

    「什么求饶……难道你真的想要我的命吗!?……不是啦,这个,如果平手的话,这场胜负能不能当作不算呢?」

    「…………」

    一瞬间沉默。

    忽然,莉姿夏尔蒂散发的气氛一变。

    「噗,是我多心了吗?」

    对于路克斯的问题,莉姿夏尔蒂拨起蜂蜜色的浏海,微微一笑。

    「事到如今,我怎么似乎听到有人在说梦话?」

    「这不是梦话,我是认真的——」

    「是吗。那么可以呀?」

    莉姿夏尔蒂眯起眼睛,手握机攻壳剑的剑柄。

    「如果你说这句话是因为察觉到我的『真面目』,那倒无妨。」

    有如贯穿人的视线,让路克斯打了个冷颤。

    这女孩绝对不是普通的公主!

    「路克斯选手,赶快准备连结!」

    同时担任裁判的教官,在一旁催促路克斯。

    「…………」

    无可奈何之下,路克斯拔出机攻壳剑。

    从两支不同颜色的刀鞘之一,也就是白色剑鞘拔出。

    「——命你前来,象征力量的纹章翼龙。服从我的剑飞翔吧,《飞翔机龙》!」

    握着剑柄上的按钮同时按下,大声喊出来。

    这是将机龙传送到眼前的咏唱符。

    识别契约者声音的刀身银线,发出蓝白色的光芒。

    锵的一声,光芒粒子在路克斯面前聚集,出现一架苍蓝色机龙。

    「连结·开始。」

    路克斯再度低语。只见装甲瞬间开启,包覆路克斯的身体。

    头、双臂、肩膀、腰、双脚,以及飞翼、武装。

    与机龙一同从遗迹中发掘的装衣,能有效率传递来自幻创机核的能源,表面同样会产生与一般障壁相异的强力障壁,保护装备的部位。

    模拟龙的机械装甲,装备在路克斯身上,有如和他化为一体般,让他成为体型比原本足足变大两圈的机龙使。

    发掘自遗迹的古代兵器。

    然而隐藏极大战力的威光,转眼就被对面的巨大压迫感吞没。

    「你另一把剑难道是装饰吗?路克斯·阿卡迪亚。」

    「……!?」

    瞬间,路克斯瞪大了眼睛。

    莉姿夏尔蒂的身体,包覆在前所未见的红色机龙之中。

    和俗称泛用机龙,也就是飞翔机龙、陆战机龙、特装机龙等三种的外型完全相异。

    比路克斯的《飞翔机龙》更加巨大的红色机龙,出现在眼前。

    「新王国的王族专用机,神装机龙《迪亚玛特》。这架机龙可不是一般机龙比得上的哟?」

    「…………」

    神装机龙。

    是这个世界上各自都只存在一种,稀少种的装甲机龙。

    机体性能远远凌驾泛用机龙。

    但是——同时极度消耗精神力与体力,操纵难度也难上加难。

    使用时的疲劳足以要命也不足为奇。因此持有神装机龙受到新王国法律严格限制,只有具备足够能力的人才能获得使用的许可。

    换句话说,能操纵这架《迪亚玛特》,本身就是无双才能与匪懈努力的证明。

    然而——路克斯虽然知道这些事实,却依然冷静。

    (别担心。——应该还有机会。)

    路克斯的《飞翔机龙》基本上的确是泛用机龙,不过零件和武装都专门针对防御力强化。

    在王都参加过最多次模拟战,而且所有比赛都未尝败绩,号称『最弱无败』。

    就算与神装机龙为敌,应该也能勉强熬过去。

    原本情绪沸腾的观众,都寂静无声。

    高亢的铃声响彻擂台,有如打破紧绷到极限的气氛一般。

    「模拟战,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两架装甲机龙同时展开行动。

    先飞翔的是身披《迪亚玛特》的莉姿夏尔蒂。

    传承自遗迹,冠上女神之名的朱红色机龙,在朝着上空飞去的同时,举起右臂上的机龙息炮——也就是机龙专用武装的大炮。

    路克斯拔出机龙牙剑,操纵同样具备飞行能力的《飞翔机龙》,正要追逐上空的莉姿夏尔蒂。但是看到他的动作后,在空中停下了动作。

    「难道她要直接开火……?」

    机龙息炮。

    亦即让人联想到龙吐出强烈火炎的主炮。

    从动力源幻创机核充填能量后发射,带有高热与冲击力的一击,威力足以轻易地炸飞一栋房子。

    不过发射需要『蓄力』这一点,采取闪避行动就能拉开足够的距离,或是会让对手采取防御体势,是这一招的弱点。

    现在的路克斯,也拉开能充分躲避的间距。

    因此一对一决斗才刚开幕,理论上应该不会直接使用主炮——

    「呵……!」

    像是看穿了路克斯的心思一般,莉姿夏尔蒂笑了笑。

    同时将原本瞄准路克斯的主炮瞄准镜,稍微往旁边偏离一些,

    「……!?」

    轰!

    开火。

    带有弯曲的高热光芒,从上空朝地面的擂台直线发射。

    当然,这一炮并没有瞄准路克斯,因此只要别动就不会被轰到。

    是威吓,还是当作热身?

    路克斯对于莉姿夏尔蒂难以理解的行动,身体微微僵硬。

    这一刹那——

    「哈。」

    在远端上空的莉姿夏尔蒂,低头俯视路克斯,嘴角一扬。

    右手是刚才发射的主炮。

    而左手——则握着机攻壳剑的剑柄。

    机攻壳剑是以精神操纵机龙与其武装的操纵杆之一,换句话说——

    「——!?」

    忽然,有如被大槌子砸中般的冲击,流窜路克斯的侧腹。

    连同《飞翔机龙》一起被弹到旁边,飞了出去。

    亦即路克斯被推向莉姿夏尔蒂刻意偏离瞄准炮击轨道上!

    「什么……!?」

    完全趁虚而入,无法回避的时机。

    路克斯的《飞翔机龙》虽然装甲改造得比较厚,但要是正面挨上最大充填威力的主炮,一击就完蛋了。

    这一瞬间,路克斯将剑斜持,当作炮击的防护盾。

    同时全力注入来自幻创机核的能量,包覆在刀身上。

    原本这项能力是用来增幅破坏力,现在却让炮击的威力逸散。路克斯也跟着从炮击的轨道上被弹开。

    「唔、啊……!」

    同时又有高速的物体,朝着被轰飞出去,在空中旋转的路克斯飞来。

    路克斯迅速挥舞差点损坏的机龙牙剑,弹开四个飞来的物体。只见这些物体再度回到伫立在上空的莉姿夏尔蒂周围。

    「那是——!」

    「呣,比我想像中还有两下子呢。」

    包覆《迪亚玛特》的莉姿夏尔蒂俯瞰着路克斯,露出无畏的微笑。

    在她四周不远,飘浮着四个巨大的箭型物体。

    「想不到在那种体势之下,竟然只靠剑技躲过我的攻击,真让我自尊受损呢。该说不愧是『最弱无败』吗?」

    「那、那是什么玩意儿啊——!?」

    抬头望向上空的莉姿夏尔蒂,看得路克斯直冒汗。

    「怎么了?你妹妹该告诉过你,我的特殊武装吧?」

    「这、这个,有是有——」

    只有神装机龙才能使用的专用特殊武装。

    关于《迪亚玛特》所具备的特殊武装《空挺要塞》,路克斯也听爱理说过。

    这是由《迪亚玛特》控制,小型的流线型金属造型,本身具备推进力的远距离投掷武器。

    机体平时装备四架,发射后能自由操纵各单位,直接以撞击破坏敌人。

    由于性质棘手,路克斯当然也对这项武装提高警觉过——

    「……唔!」

    (可是再怎么说,那种使用方法——)

    开幕的同一时间,莉姿夏尔蒂一边起飞,同时躲过路克斯的耳目,将《空挺要塞》朝侧面发射。更进一步以机龙息炮瞄准路克斯。

    神装机龙在功率、性能上都胜过泛用机龙。

    突然被主炮瞄准的话,任何人都会将意识集中在主炮上。

    再加上故意瞄偏发射,引诱路克斯的意识朝向他的右方时,让《空挺要塞》躲过路克斯的视线迂回,从左侧撞过去。将路克斯推向最大火力的主炮原本的发射轨道上。

    一击必杀的策略。

    毫不留情,宛如恶魔般的战术。

    而且最可怕的地方是,这一连串动作丝毫没有任何迟滞。

    无论多么优秀的战术,只要有任何不自然的动作,当下就能立刻察觉并加以躲避。

    即使在王都模拟战中,路克斯也几乎未曾碰过这样的对手。

    这女孩——真的是新王国的公主吗?

    「旧帝国第七皇子,路克斯·阿卡迪亚。」

    就在路克斯重整体势后,随即传来莉姿夏尔蒂的声音。

    「老实说,之前太小看你了,我收回说过的话。你真的相当厉害。我稍微有点感动喔。所以趁现在告诉你,赶快解除那架快坏掉的《飞翔机龙》,再拿出另一支机攻壳剑来用。」

    比之前略为体贴,声色中带有关怀。

    四周的观众席传来一阵小声的骚动。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样的装甲机龙,但总比这一架半坏的好。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全力。」

    「……这个,那我可以再说一句话吗?」

    听到莉姿夏尔蒂的话,路克斯抬头仰望上空。

    路克斯的主力武器,也就是机龙牙剑已经半毁,防御装甲也被削掉三分之一,无法产生完整的防御障壁。

    《飞翔机龙》剩下的装备,只剩下一支发射弹幕用的机龙息铳、三支近身战斗以及投掷用的短剑机龙爪刃,以及中距离用的龙尾钢线一根。

    三种装备都无法贯穿《迪亚玛特》的防御障壁与厚实的装甲。

    但是——

    「抱歉——我不能使用这一把剑。」

    路克斯依然以平常的态度回答。

    「所以能不能趁现在算平手,让此事和平落幕呢?老实说,我还有其他工作要做呢。浴、浴场那件事情,我、我向你道歉,对不起——」

    对于路克斯这番话,莉姿夏尔蒂的眉头挑了挑。

    然后不只脸颊,整张脸都红通通一片,连全身机龙都跟着颤抖起来。

    当然,路克斯这番话是真的。

    只不过对方显然认为『你摆明瞧不起我』。

    「哼,原来如此。看来你似乎不是普通的笨蛋——而是超级大笨蛋!」

    莉姿夏尔蒂忽然高举机攻壳剑,同时大喊。

    「《迪亚玛特》!显露本性吧!」

    与声音同时,四周的观众席发出好大的骚动,有如波纹般往外扩散。

    随后,《迪亚玛特》周围猛然出现光芒飞驰,传送某些物事前来。

    平常由于负担极大,因此尽量避免使用附属武装。

    比刚才举起的加农炮更足足大了两圈的主炮。

    连结在《迪亚玛特》右肩与右手臂上——并且连结。

    「那是——!」

    拥有七个炮口的巨大炮身。

    女神迪亚玛特不仅诞生、操纵魔物军团,自身更化为有七头巨龙。

    这项名叫《七头龙首》的附属武装,只有听爱理提过而已——

    「你擅长跳舞吗?路克斯·阿卡迪亚。」

    绝对的自信,与威吓的笑容。

    莉姿夏尔蒂以优雅的声音说着,同时举起机攻壳剑。

    「我的舞步有些蛮横,好好跳给我看啊,王子殿下。」

    原本在她身边的四架《空挺要塞》也增加数量,变成四倍——总共十六架投掷武器飘浮在空中。

    看来这些武装也是透过机攻壳剑,追加传送过来的。

    照理说,负担和操纵难度应该与武装数量成比例倍增才对——

    「唔……!」

    相较之下,路克斯的装备显得极为孱弱。

    机体性能原本就和对方天差地远。

    战力差距实在太大。

    但正因如此——路克斯感觉到胜利的契机。

    「请、请等一下!莉姿夏尔蒂公主!难道您想杀死对方吗!?要是连《迪亚玛特》的附属武装都用上,就算怎么手下留情,也超越了模拟战的范畴啊!」

    负责监视的教官们看到这一幕,连忙设法阻止莉姿夏尔蒂。

    「怎样,听到了没?你要认输吗?」

    听到伫立在上空的莉姿夏尔蒂质问,路克斯以简短、但是非常清楚——

    「不——我还不打算认输。」

    回答她。

    「那你就领死吧!与旧帝国的荣耀一同灭亡吧!」

    莉姿夏尔蒂高喊,同时挥动机攻壳剑。

    瞬间,原本旋转着飘浮在身边的投掷武器——总计十六架《空挺要塞》一同开始攻击。

    ✟

    「路克斯先生……」

    诺珂特在观众席上,目视着莉姿夏尔蒂开始猛攻的模拟战。

    「哎呀,这下可糟了!得赶快告诉老师,阻止公主才行——!」

    平常个性轻快的少女媞尔珐,也慌张地说着。

    谢里丝、媞尔珐和诺珂特三人,虽然分别差了一个学年,不过在学园中有三和音的称号,彼此都是童年玩伴。

    谢里丝的父亲是新王国军的副司令官。三年级的她也较为年长,算是三人中的领导者。不论是玩乐或念书,她都能乐在其中。

    正义感尤其强烈的谢里丝,也主动申请加入学园自警队,

    新王国创立很快就过了五年。

    虽然男尊女卑的风俗逐渐废除,但人的意识没办法立刻改变。

    对新政府本身,以及对女性的厚待招致反抗,引发暴动的人前仆后继。

    因此保护学生们,不受校园经常出现的男性犯罪者骚扰,这原本是值得自豪的任务——

    「想不到会引发这样的决战呢。」

    事到如今,发觉那场骚动是自己让其扩大的。

    对于这一点,三人感到有些后悔。

    附带一提,驾驶装甲机龙破坏女生宿舍一事,最后定调为『出手过重』,三人都被迫写悔过书。

    「抱歉,路克斯。」

    要是这样下去,败阵不在话下。更甚者,路克斯可能还会没命。

    一旦莉姿夏尔蒂操纵神装机龙《迪亚玛特》,只有泛用机龙的学生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现在连附属武装都传送,像这样发挥全力的她,目前也仅看过一次而已。

    在宽广的擂台中,无数投掷武器《空挺要塞》自由自在交错飞舞。

    加上蓄力完毕,只要路克斯动作一停下来,就会开火的超火力主炮《七头龙首》。

    面对这两种压倒性的力量,光凭泛用机龙《飞翔机龙》照理说根本毫无招架之力。

    「你没必要为此自责,谢里丝学姊。」

    忽然,一旁路克斯的妹妹——爱理开口对谢里丝说。

    「那起事件是哥哥自己造成的,也就是自作自受。因为他具备半吊子的正义感,才会总是被卷入无谓的麻烦。乍看之下很纤细,但他其实只是滥好人兼单纯的笨蛋,没办法。」

    爱理的表情很认真——不,甚至脸上挂着微笑,淡淡地说明。

    「……想不到你还真是有趣呢——」

    看到她如此事不关己,谢里丝苦笑以对时,

    「不过虽然哥哥实在无可救药,唯有一点非常好的地方,连我也认同。」

    爱理说着,同时轻轻指着中央的擂台。

    露出像是带着些许自豪的笑容。

    「那是——?」

    就在谢里丝反问,视线移往擂台时,伴随着盛大的欢呼声,看到眼前的一幕。

    「一旦决定的事情,就会贯彻到底。」

    ✟

    演习场的擂台中,刮着激烈的炽热旋风。

    《空挺要塞》发射之后,以自身的推进力攻击对手。

    包括追加的附属武装,合计十六架一齐发动的攻击,路克斯全部——以千钧一发的态势闪过。

    「唔……!?」

    左手挥舞机攻壳剑,操纵《空挺要塞》的莉姿夏尔蒂,浮现焦躁的神色。

    虽然攻势完全一面倒,但自己却强忍着没有大喊「为什么!」

    《空挺要塞》的所有单位没有一架受到破坏。

    路克斯仅仅躲避,并且弹开而已。

    靠着半坏的机龙牙剑、机龙息铳、机龙爪刃以及龙尾钢线。

    每一项都是机龙的基本武装,但路克斯却巧妙运用,防御了所有攻击。

    当然,攻击并非完全没有命中他。

    事实上,路克斯的装甲也徐徐剥落,连展开的障壁功率也所剩无几。

    剩下的武装也在每次弹开《空挺要塞》的时候磨损,逐渐损坏。

    但是——却完全没有要倒下的迹象。

    这就是他被称为『最弱无败』的原因吗!

    莉姿夏尔蒂发挥全力仅仅过了五分钟。

    不,是『已经』过了五分钟。

    理论上,普通的泛用机龙承受神装机龙的全力攻击,连十几秒都挡不住。

    这种超乎计算的事实,让莉姿夏尔蒂的战术思考停摆。

    她朝学园大时钟的方向瞄了一眼,确认指针。

    比赛时间只剩下三分钟左右。

    但是再这样下去,不用等到时间到,莉姿夏尔蒂的体力就要先耗尽了。

    「莉姿夏尔蒂殿下!?」

    就在莉姿夏尔蒂一脸惊愕时,从观众席上的同学传来声音。

    「唔……!?」

    自己分神思考的瞬间,看见路克斯抛过来的机龙爪刃逼近眼前。

    要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别小看我!」

    但是莉姿夏尔蒂挥舞机攻壳剑,一指眼前,机龙爪刃随即像是被看不见的力量弹开般改变轨道,掉到地上去。

    「……!?」

    面对这种神秘现象,路克斯神色一变的瞬间,莉姿夏尔蒂吸了一口气。

    「哼,好啊,『最弱无败』!向你的技术表示敬意,就让你见识一下!我这架《迪亚玛特》的神装!」

    「……咦?」

    神装——

    听到这个词的一瞬间,路克斯短暂一瞬间僵住。

    「在神的名号下臣服吧!《天声》!」

    随着高声一喊的同时,莉姿夏尔蒂再度以机攻壳剑指着路克斯。

    刚才高速在空中飞舞的《飞翔机龙》,一瞬间全坠落地面。

    连立刻站稳的装甲脚,也连同立足点一起下沉。

    「这是——!?」

    神装,亦即只有神装机龙才拥有的特殊能力。

    据说只有神装机龙的种类才存在这种能力,每一种能力的真面目几乎都不为人知。

    爱理告诉路克斯的情报也没有这一点。

    全身连同装甲机龙承受强烈负荷,加上刚才被挡住的机龙爪刃飞行轨迹,《迪亚玛特》的神装似乎是控制重力。

    但是察觉到这一点时,已经陷入了绝境。

    《空挺要塞》在路克斯的身边,有如龙卷风一般高速回旋,挡住了逃脱的去路。同时,

    「——结束了,没落王子。」

    《迪亚玛特》的附属武装,连结在右肩与右臂的巨炮。

    《七头龙首》瞄准了路克斯。

    (……竟然连神装都用上了!我也只能使出来了。)

    一瞬间,路克斯下定某种觉悟——就在此时。

    「——什么?」

    叩咚!

    伴随着这一声,只见身披《迪亚玛特》的莉姿夏尔蒂歪向一边。

    几乎就在同时,施加在路克斯与《飞翔机龙》的重力也跟着解除。

    莉姿夏尔蒂似乎还无法完全掌握发生什么事情,凝视着包覆在自己身上的机龙。

    (糟了——!)

    神装机龙比起泛用机龙,操纵难度与使用者的体力消耗不只剧烈,还有一项更根本的危险。

    就是失控。

    装甲机龙的操纵方法,大致上分为两种。

    以自己的手脚与用力多寡,活动包覆装甲的身体操纵;以及透过机攻壳剑,透过思念驾驭的精神操纵。

    一般而言会巧妙运用这两种方式,操纵机龙。但是在极度疲劳与负担之下,使用者节奏乱掉的话,机龙会发生出乎意料的行动——也就是失控。

    如果再不赶快分出胜负,对双方都有危险。

    看到这一点的瞬间,路克斯发动《飞翔机龙》的最大功率,飞翔在空中。

    「唔……!?竟然、竟然在这个时候……」

    莉姿夏尔蒂的表情很明显动摇,同时浮现憔悴的神色。

    但是她瞬间改变了表情。

    只见莉姿夏尔蒂迅速挥舞机攻壳剑,注入新的意念。

    飞舞在路克斯身边,总计十六架的《空挺要塞》一同失去动力,坠落地面。

    切断控制。

    将原本分散到其他武装的意识与力量集中起来,选择唯一一点的破坏力。

    将所有能源集束到主炮《七头龙首》中。

    「我才不会输给你——!」

    伴随着裂帛般的吼叫声,《迪亚玛特》恢复了控制。

    路克斯上升并挥剑斩去,莉姿夏尔蒂则瞄准了自己的眼下。

    两人的决战达到最高潮,这一瞬间——

    照理说不可能发生的异变,竟然发生了。

    叽叽叽叽————嘎啊啊啊————!

    「……!?这声音是——!」

    笔直贯穿云层,野兽的吼叫声从天而降。

    从演习场的高空,冲进人类以外的闯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