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4 强袭,然后
    机龙使需要警戒的敌人,并非只有其他机龙使而已。

    不,应该说这个世界有比机龙使需要更加提高警戒的敌人,人类的天敌。

    幻神兽。

    十几年前,神秘幻兽有时会从发现机龙的遗迹中出现。

    种类多不胜数,据说一旦发现人类或动物,就会不由分说立刻袭击。

    和野兽相异之处,在于非比寻常的强大力量、难以理解的生态以及特殊能力。

    因此绝大多数大国,都会在遗迹附近设置重重碉堡、关卡或城塞都市,并且配备机龙使,以防备任何意外。

    这座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也是介于王都与遗迹之间,兼做防卫据点的都市。

    但是——

    「呀啊啊啊啊啊!?」

    「为、为什么这里会突然出现幻神兽啊——!」

    「那个……难道是书上记载的石像鬼型!?为什么警报没有响啊!?」

    「大家冷静!下级阶层的学生不要拔剑抵抗!不要慌张,聚在一起,进入校舍避难!」

    观众席的女学生们传出此起彼落的尖叫。

    虽然她们是机龙使的士官候补生,但有实战经验的学生却很少。

    幻神兽出现的机率相当低,不过基本上战斗力是机龙使的好几倍。

    更何况,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原本距离遗迹好几十公里。照理说飞过来时,周围的碉堡和关卡应该会连络才对。

    再加上在观众席这么拥挤的地方展开机龙的话,在召唤之前显然碍手碍脚。

    街上如果突然出现猛兽,可没有时间悠哉地当着猛兽的面装填子弹。

    连配置在观众席上,负责张开障壁的八名机龙使学生,面对这前所未见的情况,都吓得不敢动弹。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女教官莱格莉一边聚集学生,同时瞪向上空,将手放在腰间的机攻壳剑上。

    幻神兽的习性类似肉食动物。

    多半会反击摆出攻击架势的对象,以及追杀试图逃跑的猎物。

    若是从地上胡乱出手,上空的幻神兽或许会受到刺激,而攻击眼下观众席的学生。

    因此莱格莉不知该如何判断。

    但是就在这时候——

    叽叽叽叽————嘎啊啊啊————!

    具备翼人外型的机械型幻神兽·石像鬼大吼一声。

    同时从张开的双翼一部分撒出羽毛型的光弹。

    朝眼下发射。

    亦即这座演习场的——观众席。

    「……!?」

    就在教官和学生们屏气凝神的刹那。

    路克斯一剑砍向上空的石像鬼。

    ****

    「什么……!?」

    莉姿夏尔蒂的注意力被头上的石像鬼吸引的瞬间,路克斯进一步加速。

    手持半坏的机龙牙剑急速上升,朝上刺击。

    掠过莉姿夏尔蒂的侧边,与更上空的石像鬼展开肉搏战。

    「叽叽叽叽————嘎啊啊啊————!」

    随后,羽毛型的光弹从石像鬼的双翼,朝正下方发射。

    不过,

    「机龙咆哮!」

    路克斯的《飞翔机龙》前方,展开漩涡状的冲击波。

    透过从幻创机核发出的冲击波,能弹开敌人的投掷武器。是机龙使的基本技术。

    羽毛型光弹的攻击轨道因此偏离,朝向周围的空地落下,而非演习场。

    轰隆……!

    晚了一瞬间,轰音与冲击波连续迸发。

    爆风吹倒了树木,刮起猛烈的沙尘。

    观众席上传来女学生们的尖叫。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幻神兽会突然出现——」

    大为动摇的莉姿夏尔蒂与《迪亚玛特》,正准备举起《七头龙首》时,

    「——莉姿夏尔蒂殿下。」

    莉姿夏尔蒂的脑海里,直接听见路克斯的声音。

    这叫做龙声——介于机龙彼此间的通讯能力。

    路克斯一边传送声音,同时挡住石像鬼的去路。

    (插图083)

    「——沙啊啊啊!」

    手臂细长,爪子发出紫光。

    路克斯以半坏的机龙牙剑,拨开石像鬼挥出的高速连击。

    『凭我的《飞翔机龙》,没办法破坏幻神兽。所以拜托你,降落到地面的擂台上,瞄准敌人吧。』

    『你想命令我吗?更何况凭你一人,怎么可能压制幻神兽——』

    『我会想办法的。炮击的信号,就在我高举剑的当下。』

    『喂、喂!等一下!?路克斯·阿卡迪亚!』

    嘟的一声,路克斯自行切断龙声的通讯,让莉姿夏尔蒂咬了咬牙。

    不过实际上,《迪亚玛特》在极度消耗下,已经濒临可活动的极限。

    的确只剩下一次全力最大炮击的余力。

    路克斯的判断很正确。

    但是——

    「你疯了吗!?就算是王国军的机龙使,凭你一人又能做什么——」

    降落到地面擂台的莉姿夏尔蒂,抬头仰望天空时,看到了这一幕。

    ✟

    就在石像鬼散射羽毛型光弹,引发无数爆炸后没多久。

    观众席与四周陷入一片恐慌与混乱。

    「欸,还没有下达拔剑许可吗!?到、到底要不要快逃,再不战斗的话——」

    「救援还没来吗!?警卫队在做什么啦!?」

    「为、为什么在三年级进行演习的时候发生这种事……」

    「所有学生仔细听好!有带剑的学生全部拔剑!以七成力量在头上展开障壁,帮没有剑的学生挡住攻击!由我们来收拾敌人,现在不要出手攻击幻神兽!」

    头一次面对实战,女学生们一片狼狈,教官大声斥喝。

    三和音的三人和爱理一边远远眺望,同时聚集在一起。

    爱理的身体虚弱,志向是成为文官,因此没有机攻壳剑和装甲机龙。

    所以三人身披机龙,在上头张开障壁保护爱理。

    「真是的,大家果然还是候补生,对突如其来的骚动没有抵抗力。」

    爱理环顾周围的同时,叹了一口气。

    见到这一幕的诺珂特,微微点点头。

    「Yes.——但是这也不能怪她们。要以泛用机龙与一只幻神兽战斗的话,至少也需要三名上级阶层使用者。中级则需要七名,下级则必须有十几名以上。而且据说仅限于撤退,或是据点防卫的交战才有可能。更何况趁虚而入,在这种情况下——」

    「的确呢。」

    蓝发凛凛有神的少女,谢里丝环顾周围,同意诺珂特。

    「命令能战斗的学生们待命和防御也是正确的。见到幻神兽的力量会惊慌失措的学生,根本派不上用场,我父亲曾经说过,一旦陷入恐慌的士兵,当下是无法参加战斗的。」

    「对了,路克斯他没问题吧?」

    媞尔珐不安地低声说着,谢里丝也点点头。

    「『最弱无败』……他似乎的确擅长防守,但面对幻神兽是没有用的。其他教官们再不快点来的话——」

    「看来敌人只有一只而已呢。」

    听到谢里丝的声音带着紧张,爱理抬头仰望空中低声说:

    「那么凭哥哥的本事,是不会输的哟——」

    ✟

    「叽叽——嘎啊啊啊——!」

    演习场的上空,只见光芒飞舞。

    石像鬼从双臂告诉挥舞爪击,路克斯以刀弹开、拨开。

    快到让人喘不过气的反覆连击,即使每一击都完美防御,但强大威力让装甲每承受一击就叽嘎作响。

    敌人以冲击震垮路克斯的架势,同时更毫不留情地痛击。

    石像鬼追着缩短间距的路克斯,画出圆弧的轨道,猛然追了上来。

    黑色幻神兽,与苍蓝色《飞翔机龙》。

    双色轨迹在空中屡屡相交,迸发出激烈的火花。

    「……!」

    但即使对手的攻击足以削破装甲,路克斯的精神却依然没有紊乱。

    只能以最小动作回避。

    要是距离拉太大的话,石像鬼说不定会改变攻击对象。

    说不定会朝妹妹爱理——或是没有机龙的无力学生所在的正下方观众席冲去。

    因此连防御的选项都受到限制。

    然而,

    (差不多该看穿用意了吧?)

    堪称路克斯本质的能力,忽然打破了均衡。

    自己已经超越过许多次死线。

    机龙装甲有如化为身体一部分般熟悉。

    身体的行动甚至超越思考与反射动作。

    这一刹那——路克斯的计划完成了。

    千钧一发钻过刺向自己的合金爪后,轻描淡写、时机完美地以机龙牙剑刺向石像鬼的胸口。

    「叽……!?」

    原本一味防御的路克斯突然反击,石像鬼首次露出动摇的模样。

    坚硬的身体上留下指尖大小的伤口。

    虽然十分轻微,但石像鬼的机械表情却变得险峻。

    路克斯的战斗经验并非只有王都锦标赛。

    他还曾经从事遗迹警卫的工作,也和幻神兽交战过好几次。

    耳边传来地上的观众席,害怕的女学生之间大为骚动不安的声音。

    「……叽叽——!」

    石像鬼的动作暂停一瞬间,随即发出吼叫般的咆哮。

    可能认定路克斯是强敌吧。虽然无法判断不会说话的对手在想什么,但路克斯立刻提高警觉。

    石像鬼种在幻神兽当中,属于具备高智能的种类。

    据说不只会像野生动物一样展开奇袭,有时甚至懂得运用战术级的进退。

    『路克斯·阿卡迪亚!增援来了!准备包围它!再等我一下就好!』

    演习场的莱格莉教官,透过龙声联络。

    「叽叽叽叽——嘎啊啊啊啊——!」

    就在这一瞬间,路克斯分神听讯时,石像鬼朝天空一蹬,朝自己飞过来。

    「…………!」

    路克斯反射性举剑防御。

    但是石像鬼却穿越路克斯身旁,朝正下方的演习场俯冲。

    同时大大张开带有紫光的漆黑之翼。

    是一开始见到的炮击预兆。

    目标是——观众席!

    一边前往避难,同时注视着上空战况的女学生们,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

    路克斯将推进功率切换至最大,追在石像鬼后面。

    正当路克斯追上石像鬼,将剑高举至上段的时候,

    「叽嘎!」

    石像鬼忽然停止炮击,在空中一转身。

    「……!?」

    石像鬼种是具备高度智能的幻神兽。

    在短暂的攻防中,已经掌握了路克斯的实力,并且看穿了他的战斗意图。

    路克斯的行动目的——是为了保护观众席的学生们。

    了解到这一点的石像鬼,刻意假装攻击学生,引诱路克斯出现破绽。

    「唔……!?」

    路克斯费尽全力的斩击,完全扑了个空。

    在石像鬼面前,路克斯露出毫无防备的破绽。

    「沙啊啊啊——!」

    由下往上,爪击一闪。

    这一击贯穿障壁,弹飞了包覆在路克斯肩膀上的装甲。

    鲜血飞溅在演习场的上空。

    「呜,啊啊……!」

    《飞翔机龙》的系统停摆,路克斯开始自由落体。

    然而,这一瞬间——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莉姿夏尔蒂的微笑,映在面对面的路克斯眼里。

    「防御坚实的对手一旦露出破绽,只要使出全力一样能一击必杀——这怪物的确依照理论呢。『而我也是』。」

    「——叽!?」

    石像鬼的震惊,被极大的闪光抹消。

    《七头龙首》。

    莉姿夏尔蒂驾驭的神装机龙《迪亚玛特》所拥有的最强主炮。

    从炮口发射的七道光柱,贯穿石像鬼坚硬的金属身体,并且粉碎。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临死前的尖叫四散纷飞,石像鬼在爆炸中粉碎。

    劈哩啪啦,在黑色金属碎片倾注之中,路克斯朝地面坠落。

    眼看击败恶鬼,恢复和平,原本避难中的女学生们响起放心的欢呼。

    「不过真是可怕的男人……你的确有两下子。」

    接住路克斯的莉姿夏尔蒂,解除了《迪亚玛特》的连结,同时笑了笑。

    不知道在场有多少人了解刚才的攻防技巧,以及路克斯有多么厉害呢。

    『——炮击的信号,就在我高举剑的当下。』

    透过龙声联络时,一开始说的这一句话。

    换句话说,石像鬼以为穿越路克斯防线的进退攻防,完全在路克斯的计划当中。

    成功命中石像鬼,吸引对方注意力,产生『这个人很危险』的想法也是。

    像是保护眼下观众的战斗行动,也包含在内。

    一切都是为了引诱石像鬼朝自己使出浑身的一击,让莉姿夏尔蒂能趁隙攻击——

    「然而——你依然是个笨蛋呢。」

    莉姿夏尔蒂露出毫无恶意的纯洁笑容,仰望天际。

    然后面对欢声鼓舞不断的学生们,吸了一口气。

    「听好!在场的所有同学!身为新王国的公主,我有重要的事情宣布!」

    路克斯的疲劳与体力已经超越了极限。

    「…………」

    胸口的伤势似乎不深。

    爱理和其他学生们,以及莉姿夏尔蒂都没事。

    (应该顺利达成使命了吧……?)

    注视到这一刻,路克斯终于失去了意识。

    ✟

    模拟战结束后泡澡,是莉姿夏尔蒂每天的惯例。

    战斗之后的精神特别昂扬。

    当然,不可能让整间大浴场的热水加热到傍晚。因此她只将自己所需的热水捞进桶子里,在洗浴场稍微冲个澡。

    毫无多余,不过却有妙龄少女该有的起伏。温热的水滴从肌肤上滑落。

    「呼……」

    稍微以热水冲淋全身,莉姿夏尔蒂脸色潮红,烦恼地叹了一口气。

    战斗刚结束的高昂感,胜利的满足感。

    少女至今已经体会过许多次。

    (但是——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

    不过今天的感觉,和这两者都不一样。

    「能和我在决斗中平分秋色的男人,竟然和我同年龄……而且——」

    自己头一次这么觉得。

    (他还设法帮助我,设法保护我呢,什么男人啊……)

    幻神兽展开强袭时,路克斯背对敌人,保护余力所剩不多的自己,并且毫不犹豫迎战。

    (这还是头一次,我认为自己『输了』……)

    对于新王国创立,成为公主的莉姿夏尔蒂而言,象征旧帝国的『男人』根本就是自己的敌人。或者充其量不过是垫脚石而已。

    甚至连策划政变,推翻旧帝国的父亲,自己都未曾带有感情。

    甚至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抱持过恋爱的感情。

    但是——

    (或许,幸好看见『这个』的人是他吧。)

    一边以指尖抚摸自已的下腹部,亦即肚脐正下方的部位,莉姿夏尔蒂同时感到焦急。

    原本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秘密,现在却甚至感到高兴,真是不可思议。

    少女以吸了热水的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

    「嗯、呼……」

    不经意以手碰触自己的胸口时,感觉到兴奋地发出『噗通』一声。

    「路克斯·阿卡迪亚吗……」

    形状美好的少女樱唇低声说着,同时自然地微笑。

    「想不到男人当中,也有可靠的家伙呢……」

    这一句话,莉姿夏尔蒂察觉自己的感情。

    自己头一次,身为『人』,发现了想要的事物。

    ✟

    路克斯做了一个梦。

    六年前,发生政变前一年,路克斯前往宫廷时的光景。

    世界最大国度,阿卡迪亚帝国。

    位于帝都皇宫一侧的房子。

    在绿意盎然的中庭,路克斯仰望天空。

    「好久没有来到帝都,表情怎么这么不开心啊,贤弟?」

    背靠着大理石柱站立的银发青年——第一皇子弗基尔苦笑。

    他是路克斯同父异母的长兄,由于意外伤势与疾病,已经从第一线退役。

    因此和同样因故被赶出宫廷的路克斯关系匪浅。

    「难道我做的事情是错的吗?」

    视线落到池塘的水面,路克斯低声说。

    身披王族披风的少年,表情冰冷而僵硬。

    「不,你做得很好。」

    弗基尔以平稳的口气回答。

    「帝国史上最年轻获得机龙使执照的荣誉,利用表扬受召至宫廷的机会,向父亲——皇帝陛下上奏的方法非常高明。实在看不出来你才刚十二岁而已。」

    男尊女卑制度强化法案,扩大军事行动而课取重税,利用贫困市民进行剧毒药人体实验。

    路克斯此行,是希望帝国能将这些措施全部取消。

    「但是皇帝陛下完全不听他人的建言。你的疑问是对的,这个帝国完全朝着错误的方向加速前进。」

    「…………」

    即使兄长弗基尔同意,路克斯的神色也丝毫未变。

    看到弟弟纵使丧失最大的机会,依然没有露出悲愤或失落的神情,弗基尔继续说。

    「你的妹妹似乎也要在两个月后,前往边境伯那里去吧。真是可怜,在那起意外中失去母亲,那孩子明明还卧病在床呢……」

    「…………」

    「任务是提升边境警备军的士气,以及外交目的之类吧?陛下的手段真是露骨,一旦反抗,连自己的骨肉都不放过。」

    「哥哥,对于帝国的情势,你有什么看法?」

    路克斯转头望向弗基尔,开口询问。

    他的表情不像稚气未脱的可爱少年,而是完全不同的面貌。

    那是非人的,统治者的微笑。

    同时也是排除伦理与感情,超越之人的笑容。

    「现在的帝国充满腐败。贪污、歧视、暴政、重税、镇压,一旦发狂的齿轮,就会漫无止境地加速下去。皇帝陛下与众大臣完全不听我的上奏。」

    语气平淡。

    路克斯以平淡的语气说着。

    「——但是却没有人设法阻止,没有人想导正国家。不仅有权力的皇族血脉,连其他重臣和领主也无动于衷。」

    「……没错。」

    路克斯平淡说出的这番事实,弗基尔加以赞同。

    「完全不顾黎民百姓的死活,不导正歪风,也不尽自己的义务责任。贵族们只知道豪夺、推诿、贪婪,他们的确已经失去了『人上之人』的骄傲。连他们的部下与亲属都半斤八两。现在的贵族们,对自己的腐败应该也有自知之明。可是自己一旦成为榨取的一方——也就是既得利益者的话,我不认为他们会为了救人,不惜抛弃自己的利益与立场。『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他们根本没将别人的不幸放在眼里。」

    「…………」

    路克斯对弗基尔这番话,微微点点头之后,

    「嗯……所以我认为这个帝国——这个世界已经不会改变,或是无法改变。只要帝国军独占装甲机龙,造反只会徒增悲剧而已。我已经听过许多次连抵抗都称不上,根本就是屠杀的事件了。」

    「嗯。但是凭现在的我们,根本就无能为力——」

    「——不,我不这么认为。」

    路克斯打断死心的弗基尔,清楚地表明。

    「所以我才有话想说。您愿意听吗?我今天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特地来到帝都的。」

    路克斯的笑容带有阴影,而弗基尔却一脸困惑。

    这幅光景变得模糊,逐渐消失。

    然后,路克斯恢复了意识。

    ✟

    「嗯……」

    夕阳染红的西沉落日,从窗外照进室内。

    狭窄的木造房间内,闻得到药与花的味道。

    路克斯在床上睁开眼睛。

    被砍伤的胸口裹着绷带,伤口似乎不深。

    「这里是——?」

    「啊……你、你醒了吗!?」

    「哇……!?」

    近处传来声音,吓得路克斯跳起来。

    金发少女,朱红战姬莉姿夏尔蒂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注视路克斯。

    看来这里似乎是学园的医务室。

    「伤、伤口还痛吗?这、这个,这里的医生医术应该相当不错——」

    莉姿夏尔蒂一副坐立难安的模样,盯着路克斯的脸看。

    她似乎非常关心路克斯。

    「…………」

    路克斯掌握情况之后,微微低下头,

    「这个——谢谢你。」

    微笑着说。

    「咦……?」

    莉姿夏尔蒂微微歪着头,看向路克斯。

    「想不到你会照顾我这种人——」

    「…………」

    一时间,莉姿夏尔蒂一脸出乎意料的表情眨了眨眼——

    「路克斯,我真的完全不知道你是谦虚还是傲慢。每个帝国皇族都像你一样吗?」

    「不知道耶?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赶出宫廷了。」

    看到路克斯苦笑,莉姿夏尔蒂轻轻说了声「是吗」,

    「你、你会毫不犹豫冲向那只幻神兽,也和这有关系吗?」

    同时以有些生涩的语调继续说。

    「咦?」

    「单凭一架泛用机龙,就冲过去迎战幻神兽。一般人根本办不到,也没有人会这么做……为什么你要出手?出手帮助我——」

    莉姿夏尔蒂露出有些害羞的模样询问。

    「……这个,我不太记得了。」

    路克斯一边苦笑,同时诚实回答。

    「只是那一瞬间,觉得只有我才办得到。我经常被妹妹骂:『哥哥每次想到什么,就不假思索先做再说。』」

    听到路克斯一脸困扰说着,莉姿夏尔蒂叉着手,露出思索的表情后。

    「是吗,那就算了。我个人也不爱思考太复杂的事情。你保护了我——保护了我们大家,就当作是这样吧。」

    「想不到公主这么豁达呢。」

    路克斯浮现生涩的笑容回答,

    「嗯,没错。我可是对有实力的人十分宽容,大方的公主呢。」

    莉姿夏尔蒂听了一脸开心,露出可爱的笑容回应。

    不久之前还对路克斯抱持的警戒与敌意,似乎已经完全消失无踪。

    与其说是年幼,其实态度更为纯真无瑕而正直,让人感觉清新。

    「嗯,看来可以好好利用一番呢,没落王子。」

    看到脸上微微泛红点头的公主,路克斯放下心来,松了一口气时,

    「好,路克斯,我现在完全相信你。所以我要履约了。」

    莉姿夏尔蒂突然站起身,告诉路克斯。

    「履约?」

    「我、我之前说过啦?我会找你决斗的理由。既然被你看见『那个』,当然不能轻易放过你。所、所以——」

    「啊,这、这个——真的很抱歉,我全都看到了。……不过,真的很漂亮喔?」

    「不、不要回想起来,笨蛋王子!我想说的是——」

    满脸通红的莉姿夏尔蒂将毛巾丢过来,挡住路克斯的视线。

    难道自己说了什么失礼的话吗?

    还是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和女生说话。

    路克斯心里这么想,同时将眼前的毛巾取下——

    「这个、呃——是这个。」

    路克斯的眼前,出现难以置信的光景。

    从窗外照进室内的夕阳中,莉姿夏尔蒂的肌肤呈现在眼前。

    她将制服的罩衫卷到上方,脱下裙子,同时稍微拉下小裤裤并且翻开。

    仿佛希望路克斯看仔细一般。

    不只因为西沉夕阳的关系,眼神别过去的莉姿夏尔蒂,羞耻得满脸通红。

    「……就是这样。这就是我找你决斗的真正理由。因为当时在浴场里,被你看到这个——」

    「…………」

    稚气未脱的身躯上,的确有代表成长的象征,少女栩栩如生的隆起。

    未成熟的美感,让路克斯完全看得目不转睛。

    「为、为什么闷不吭声啊!?拜托你说句话好不好!?」

    (插图103)

    「……!这、这个,呃——」

    陷入完全忘我状态的路克斯思索着。

    对了,就利用以前在酒店打杂时学来的话术吧。

    称赞女孩子的时候,首先从本人与服装的相称度着手——

    「这个,很适合你喔,那件白色的小裤裤——」

    「呜哇啊啊啊!?你是白痴吗!?大色狼!去死!」

    又失败了!还是赶快忘记在那边工作学到的知识吧……

    就在路克斯后悔之际,羞红得脸喷火的莉姿夏尔蒂慌忙拉起裙子。

    不过除了小裤裤以外,路克斯倒是清楚看见了其他的东西。

    「这个纹章……难道是——旧帝国的?」

    「……总、总算发觉了吗?——这么说来,代表你还没有向任何人提过这件事吧?」

    看到路克斯点点头,重新穿好衣服的莉姿夏尔蒂坐回椅子上。

    象征黑龙的旧帝国纹章。

    莉姿夏尔蒂的肚脐下方,下腹部出现这个烙印。

    「究竟怎么会——」

    「这还不能告诉你。但是这个纹章的事情,请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拜托你。可以和你一言为定吗?」

    「…………」

    新王国公主的身体上,有旧帝国的印记。

    这是背叛的证明?抑或是谎报血统?

    这件事情要是公诸于世,的确会招来不必要的质疑。但是在这些疑问之前,路克斯对莉姿夏尔蒂十分在意。

    从噤口不语低头的莉姿夏尔蒂身上,感受到她的拼命。

    不是希望路克斯放她一马……而是相信她。

    她似乎非常努力告诉路克斯这一点。

    肯定——不是什么亏心事,或是单纯隐瞒。

    对路克斯而言,自己就有这样的过去。

    所以很明白。

    问题应该不在这女孩身上。

    「别担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真的吗?你能发誓?」

    「是的。我以我持有的机攻壳剑发誓。」

    路克斯姿势端正,轻轻低头致意。

    莉姿夏尔蒂见状,轻轻吁了一口气,露出笑容。

    「太好了。我原本想利用那场决斗,先将你关进地下牢房,然后再好好审问你呢——」

    「咦……别闹了好不好!?」

    原来你想痛揍我一顿,送我进医务室,然后再监禁拷问我吗!

    果然不是公主会有的想法。

    这女孩相当粗枝大叶呢……

    「好,那么这件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所以呢,你从明天开始,正式来这间学园工作吧。」

    「啊,原来是这件事,其实原本——」

    由学园长蕾莉委托,机龙维修士见习的任务。

    虽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但终于能回到原本的杂务工作了。

    就在路克斯摸摸胸口,松口气时,

    「啊,顺便告诉你,维修士实习的杂务已经解约啰?从明天开始,你要以士官候补生的学生身分,在我们学园就读。」

    「啊,好,我知道了。」

    随口回答过了几秒之后,路克斯反刍这句话的意思,

    「——等等,你没说错吧!?」

    忍不住喊出声音来。

    「别、别开玩笑好吗……?更何况我根本就是男——」

    「还、还有,以后以同学的方式,称呼我为『莉夏』吧。这也是约定。」

    似乎完全是认真的。看到莉夏害羞的笑容,总觉得自己胸口的伤势严重恶化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