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sode5 和青梅竹马重逢
    「——就是这样,他是从今天开始就读这问学园的路克斯阿卡迪亚。或许大家会有诸多不习惯的地方,要多多包涵。」

    隔天——

    早晨在学园校舍二楼,二年级学生的教室。

    在级任女教官莱格莉,巴尔哈特的介绍之下,路克斯脸上露出难以雷喻的表情。

    莱格莉是旧帝国时代,唯一一位活跃的女性机龙使。在政变中站在女性的一方而投靠新王国。

    加上她的出众美貌与凛然个性,在女学生们之间似乎有独一无二的高人气。

    进入这样的教官任教的班级,某种程度上或许是幸运。

    如果路克斯是士官候补生的女学生的话——不过。

    「…………」

    昨晚由于女生宿舍没有空房间,最后路克斯只好在来宾用会客室过夜,过了辗转难眠的一夜。

    不过路克斯的胃痛,并不是因为这样。

    新王国透过政变创立后,被当成杂务王子使唤的路克斯,已经习惯了忙碌与重劳动。

    最难熬的就是『人生地不熟』。看到这间教室,更让路克斯有切身之感。

    不可能。

    不只莉夏强硬促成此事,连学园长蕾莉都以『检讨将来共学的可能性,予以试验入学』,同意路克斯以暂时入学的身分就读。老实说,真的很不对劲。

    (为什么明明是女子学园,却这么轻易答应男生就读啊……)

    虽然路克斯早就知道蕾莉从以前就是这种个性,但这也太过自由了。

    附带一提,路克斯原本要做的其他杂务工作,似乎由王国代为指派人手代劳了,暂时可以放心。

    「这个,我名叫路克斯·阿卡迪亚,请各位同学多多指教……」

    总之先生涩地向所有人打招呼。

    附带一提,同班的莉夏或许昨天太累了,别说帮忙路克斯,自己都坐在椅子上打起盹来。

    教室里充满小声的骚动与交头接耳。

    这也难怪。

    自己可是长年以男尊女卑风潮压抑社会的旧帝国王子。虽然五年前体制改变,但是对她们而书,依然是警戒的对象。

    而且竟然会只身一人,进入这座大小姐云集的学园——

    (哎……好想回去。)

    大家多半都讨厌我吧,老实说,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啊,是小路呢。」

    路克斯在心中泪眼汪汪的同时,忽然听到这个声音。

    「——咦?」

    教室的窗边,坐着一位樱色秀发的少女。

    飘逸的秀发由两个蝴蝶结系着,与少女呆呆的感觉十分相衬。

    而且让制服大大隆起的丰满胸部,为容貌稚气未脱的少女带来不可思议的魅力。

    「好久不见,了呢。」

    少女以柔和的声音,朝路克斯微笑。

    路克斯还记得这种中间停顿的说话方式,以及独特的气氛。

    「这个,难道你是菲尔菲吗……?」

    「嗯,没错。」

    看到少女对自己的问题点头,路克斯确信。

    (插图)

    菲尔菲·爱格兰姆。

    大商家·爱格兰姆财团的次女,也是路克斯的青梅竹马。

    更是学园长——蕾莉,爱格兰姆的亲妹妹。

    实际上已经相隔七年没见了吧。

    路克斯还记得,当时爱格兰姆家和旧帝国关系匪浅。自己又和菲尔菲年纪相仿,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

    「你要念这间学园吗?真开心呢,多指教哟,小路。」

    菲尔菲的语气平板,听起来一点都不开心。

    不过菲尔菲原本就是不擅长表现情戚的女孩,路克斯很清楚这一点。

    同时也知道她的话不多,因此个性十分正直。

    所以虽然语调平淡,其实她是真的很开心。

    「噢,思,也请你多多指教。」

    看到路克斯和菲尔菲打招呼,教官莱格莉指了指说:「好,路克斯,你就坐她旁边吧」。

    原本心情一直七上八下的路克斯,现在坐在青梅竹马旁边,头一次松了口气。

    太好了。

    至少还有个可以聊天的朋友。

    从昨天就疲劳不断的路克斯,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一边看管世住旁边的青梅竹马——

    (不过与七年前相比,我们的年龄和立场都不一样,况且又是在教室,是不是该稍微礼貌一点?)

    「这个,称呼你菲尔菲同学可以吗?」

    「…………」

    路克斯这么说的瞬间,菲尔菲忽然表前严肃,别过脸去。

    「咦……?」

    她的反应让路克斯困惑。

    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吗?

    (但是记忆中,菲两菲好像极少生气啊——)

    「应该叫小菲,才对吧?」

    正当心里这么想,菲尔菲的脸依旧别向另一边,嘟囔说着。

    「……咦?难道在这里要这样称呼吗!?」

    「…………」

    菲尔菲点点头表示肯定。

    (原、原来是这样……!)

    路克斯一边冒冷汗,同时响起。

    菲尔菲从以前就要求自己心仪的对象,互相以昵称称呼彼此。

    小时候,路克斯和她的关系十分密切,以前当然这样称呼——

    「你、你的心意我很开心,但是在这里这样称呼不太好吧……我们好歹也年纪不小了,又是士官候补生,况且这里是学园……」

    其实在不认识的同学面前这样称呼,才是最难为情的。

    路克斯原本还期待,菲尔菲能察觉到这一点——

    「…………」

    转头。

    看到路克斯找藉口,菲尔菲再度别过脸去。

    班上同学传来议论纷纷的吵嚷声。

    「大家别吵了,要开始上课了。」

    莱格莉一吼,让教室暂时恢复了平静。

    但由于是临时编班,路克斯手边根本没有教科书。

    「菲尔菲同学,能不能和你一起看教科书?」

    「…………」

    被她无视。

    「菲、菲尔菲,这、这样就可以了吧?你、你看嘛,现在正在上课耶……」

    「…………」

    路克斯开始想哭了,

    「……欸,小菲:」

    「怎么了……小路?」

    路克斯勉强挤出声音,菲尔菲随即转头看向路克斯说。

    「能、能不能和你一起看教科书呢……?」

    「嗯,好呀。」

    这一瞬间,教室中传来嘻嘻的窃笑声。

    「好可爱!」「居然叫小菲呢。」「那两人关系有这么好吗?」

    不断听见同学窃窃私语,路克斯的脸愈来愈红。

    实、实在太丢脸了……!        

    怎么回事啊!?

    这是什么情况!

    「咯、咯咯咯……!」

    连看似一本正经的莱格莉教官,都强忍着笑声。

    路克斯忍住当下立刻逃出教室的冲动,勉强听课。

    「……嗯。」

    莉夏醒来后,对两人的模样显得不太开心。

    同时还有另一名女学生的视线,路克斯并未察觉。

    ✟

    不过出乎意料,和菲尔菲的害羞互动似乎奏效,班上同学一口气放松了对路克斯的戒备。

    「欸欸,菲尔菲和路克斯两人,该不会有婚约吧?」

    「『杂务王子』平常都做些什么工作呢?」

    「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能单挑幻神兽?未免太厉害了吧!?」

    「男生比较会驾驶装甲机龙吗?我听说适合率原本是女生比较高的说——」

    每一次课堂中间的小休息,大家就拼命问问题。聚集在说子前面的女学生人数,就像祭典一样不断增加。

    与公主莉姿夏尔蒂决斗,同时击退幻神兽。

    不知道算不算幸运,大家完全忘了误闯浴场的坏印象,对路克斯似乎只剩下兴趣与好戚。

    到了午休之前,连其他班级都跑来不少女生凑热闹。

    (总觉得和想像不一样……!)

    这里是贵族千金们就读的士官候补生学园。

    就在路克斯对这种和气过头的气氛感到疑惑时——

    「路克斯同学,话说你现在还在从事那些杂务吗?」

    「这个。是没错啦……因为那是义务。」

    包围自己座位的一名女学生开口询问,路克斯回答后,

    「所以我如果拜托你,你就会当场帮我『做事』吧。好,那我现在就拜托你罗。」

    「啊,好贼喔,我也想拜托他的说!」

    「路克斯同学,别管那么多了,可以和我一起喝杯茶吗?」

    「大家如果要拜托他的话,就由我负责整理罗?一口气全拜托他的话,小路克也忙不过来吧?」

    班上同学之一的媞尔珐前来,开始协调大家。

    (还擅自给我取了奇怪的绰号……)

    似乎在学园也相当有名的三人组——三和音之一的煶尔珐,看来在班上也是开心果。

    「呼……」

    不过,老实说,真的松了口气。

    如果媞尔珐顺利帮忙协调其他同学的话——

    「来来,有什么杂务要拜托小路克的话,写在纸上放进这个箱子里喔。嗯对,还要写上指定日期,之后让他依照顺序完成。」

    「不会吧!?」

    (怎么事情愈变愈糟啦!)

    「没关系,大家都很有钱,这样也能让路克的负债早点还清呀!」

    「…………」

    看到媞尔珐的木箱里塞满了委托书,几乎快要满出来的程度就知道,在完成委托之前自己肯定会先累死。

    就这样——到了午休,精神疲劳的路克斯暂时趴在桌子上休息时,

    「欸,方便的话,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路克斯?」

    「唔哇!?」

    头上忽然传来声音,让路克斯猛然跳起来。

    眼前的人是莉夏。

    她在上课中将近有一半沉浸在梦乡里,似乎不知何时醒了过来。

    「这个,就我们两人——是吗?」

    「是、是没错……不能和我一起吃饭吗?」

    莉夏的脸颊微微泛红,同时别过视线。

    议论纷纷。

    这一瞬间,教室里充满了窃窃私语的声音。

    「还、还有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从现在阅始,当我专属的干事。我正好想要一个随从跟在身边呢。」

    莉夏的指头在胸前扭捏地交缠,开口说着,

    「不会吧!?」

    随着路克斯的惊呼,全班再度陷入热语中。

    「咦?这是怎么回事?」「莉姿夏尔蒂殿下不是不喜欢别人,身边连侍女都没有吗?」「而且竟然会找『男生』当随从呢——」「难道……」

    远远传来班上的女学生们这些窃窃私语的声音。

    「可、可是这样——」

    又不能大声说自己不想干,伤脑筋。

    「这、这点工作有什么关系嘛。当时你不是连我的裸体都硬看到了吗——」

    听到莉夏这么说,教室立刻响起「呀——」的尖叫。

    浴场那件事情虽然有耳闻,但似乎也有学生还不知道详情。

    「这、这个——我——」

    就在路克斯完全慌了手脚时—

    「…………」

    有一名少女不声不响,接近路克斯。

    「……小菲?」

    是菲尔菲。

    或许由于是午休时间,只见她已经大口吃着类似烤甜甜圈之类的东西当午餐,同时正站在面对面的路克斯与莉夏旁边。

    她还是一样面无表情,但却散发强烈存在感。

    「咕噜。小路他感到伤脑筋喔,莉姿夏尔蒂殿下。」

    吞下嘴里的甜甜圈后,菲尔菲说。

    「哎,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爱格兰姆财团的天然女孩吗,真是麻烦。好,我将点心分给你,乖乖退下吧。」

    莉夏一瞬间皱了皱眉,然后从怀里掏出纸包,命令菲尔菲。

    纸包散发甘甜的香气,同时透过包装能看见金黄色的光泽。

    看来里面似乎是蜂蜜口味的面包。

    「…………」

    学园校规上明确记载,贵族之间不分尊卑关系,一律视为平等的士官候补生对待。

    不过这充其量只是场面话,实际上分得可清楚了。

    公主终究是公主。

    「反正又不是路克斯本人要求帮忙吧?  我不知道你是他的青梅竹马还是谁,不过我劝你,没事不要随便乱插手。」

    莉夏的口气似乎在告诫菲尔菲。

    菲尔菲接过纸包着的面包,像小动物一样当场开始大快朵颐。

    「啊,还真的吃了啊……」

    菲尔菲嗜甜食如命,而且十分我行我素。

    这一点似乎也和以前完全没变。

    「看也看得出来,小路他感到困扰吧。所以不要再为难他了,公主殿下。」

    语气很缓慢,而且平稳。

    但是菲尔菲每一个字都说得很清楚。

    平常总是看她在发呆,因此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想不到她的主张十分坚定,而且是颇为顽固的类型。

    两人的针锋相对静静地白热化。

    教室里的同学们兴冲冲看着这幅光景,气氛开始沸腾。

    「究竟哪一方会赢呢?」

    「竟然会是新王国的公主殿下,以及爱格兰姆财团的青梅竹马……」

    被当成夹心饼干的路克斯慌了起来,

    「拜、拜托你们两个,冷静一点——」

    出声劝阻的瞬间,

    「——抱歉在两位正忙的时候打扰,方便一下吗?」

    凛然的声响。

    教室内传来一个清晰透明的声音。

    路克斯记得这名有如妖精般,相貌优美的少女。

    库露露席法·恩芙尔克。

    据说她是来自北方大国,优密尔救国留学生,士官候补生的同班同学。

    前天的事件中,将逃跑的路克斯抛出去摔晕的少女就是她。

    「库露露席法吗,有事情等一下再说。我现在正在说重要的事情——」

    莉夏鼓起腮帮子抗议,

    「学园长有点事情拜托我,希望午休的时候带他参观一些地方,所以我才来借人的。可以吧,路克斯同学?」

    「这个……呃,是的。」

    虽然头一次听说这档事,但路克斯认为是解围的好机会,因此顺势答应。

    「那就这么说定罗。」

    库露露席法说着,轻轻牵起路克斯的手,也不理会莉夏和菲尔菲两人回答,就将路克斯拉到走廊去。

    「——想不到连大才女库露露席法小姐,都对他有兴趣呢。」

    「这下子愈来愈有趣罗。」

    背后传来同学们的尖叫声,让路克斯心中抱持些许不安,同时前往走廊。

    ✟

    离开教室来到走廊,走上阶梯。

    抵达无人的屋顶后,库露露席法接近扶手,稍微俯瞰了眼下一番。

    宽广学园校地内的景色,从这里能一览无遗。

    放眼所及是新绿的中庭,与巍峨的校舍。

    在不远的地方,是女生宿舍与机龙演习场,以及第四机龙停机库。

    同时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建筑物。

    「这个,谢谢你,库露露席法小姐。」

    总算可以喘口气的路克斯,先向库露露席法道谢。

    关于库露露席法·恩芙尔克的传言,多少从妹妹爱理那里听过一些。

    不论是念书、体术,或是操纵装甲机龙,一切技术都超一流,来自异国的少女。

    包括她那超群出众的美貌在内,全校都对她这位才女另眼相看。

    「你帮助了我……没错吧?大概。」

    「看你一脸还没长大,想不到这么敏锐呢。」

    「这、这和那无关吧!?为什么要提这个啊!?我很在意耶!」

    看到路克斯忍不住满脸通红,库露露席法嘻嘻笑了笑。

    「身为旧帝国的王子殿下,却这么容易恼羞成怒,就是还没长大的证明。」

    「…………」

    (不行,我和她明明同年,但她却完全骑在我头上。)

    正当路克斯内心发固的时候,

    「不过另一句可是赞美哟?也可以说是佩服你。既然你察觉了我的意图,就省了一些功夫啦。」

    「……这个,那么,你果然有事情找我?」

    「嗯,有一些事情。首先是第一件事。」

    库露露席法说着,同时以澄澈的眼神望向路克斯。

    「为什么昨天——当时你不肯击败对手呢?」

    「……你的意思是莉姿夏尔蒂殿下?还是指幻神兽……」

    「我觉得你应该能击败两者呀?只要你有心的话——」

    库露露席法的视线有如看透人一般。路克斯顿时语塞,

    「……你太抬举我了啦。」

    过了几秒之后,才开口回答。

    「的确,我在机龙使公式模拟战当中一次都没有输过。可是也一次都没有赢过耶?」

    完全贯彻防御与闪避,丝毫不攻击对手的方式,让路克斯得到『最弱无败』的别名。

    不过正如其名,所有战绩都以平手收场。

    路克斯从来没有得到胜利过——一次都没有。

    「放心吧,我不打算强迫你连不想说的部份都一五一十招认。」

    (她、她根本不信任我……!)

    路克斯头一低下去,库露露席法有如读心一般继续说。

    「哎呀,我怎么可能相信偷窥狂和内衣贼王子殿下呢?  」

    「没、没有啦!就说不是了——」

    路克斯满脸通红慌了手脚,只见库露露席法微微嘻笑。

    高雅的笑容,完全看不出她和自己同年。

    她的表情让路克斯一瞬间感到心动。

    「我有些放心了哟。」

    「咦……?」

    「因为你是比想像中还要无害的男生,而且一点都不像帝国皇族。」

    「…………」

    她的口吻完全听不出来是在称赞,还是瞧不起自己。

    不过她看起来似乎有些开心。

    「没办法啊,毕竟我是第七皇子,而且——」

    「长相幼齿又是矮冬瓜?」

    「不是这样啦!?这个……发生不少事情,小时候就被赶出皇宫了。所以我们和旧帝国格格不入——」

    政变成功后,在新王国的特赦下,路克斯和爱理获得释放。

    赎罪的印记是戴在脖子上的罪人项圈,以及钜额负债。

    同时还有另一项交换条件——

    「是吗。」

    库露露席法对这番话并未流露什么感情,只是随口应了一句。

    「库露露席法小姐是为了学习机龙使的相关知识,而从优密尔教国前来留学的吗?」

    「这的确也是其中一个目的。」

    该怎么说呢,眼前的少女似乎偏好以让人摸不着头绪的方式回答。

    「那遗有其他目的吗?我听说你是伯爵千金,为了和新王国缔结交流——」

    「……欸,你知道『黑色英雄』是什么吗?」

    库露露席法打断路克斯的话,问了一个问题。

    「咦……?」

    「单凭一架——来路不明的装甲机龙,几乎将帝国的一千两百架装甲机龙破坏殆尽,让帝国走上灭亡的怪物。隶属与目的皆不明,现在的新王国也不见他的踪影。因此他是毁灭旧帝国的恶魔,在新王国则成为英雄受到称颂。」

    「……传闻倒是有听过一些——」

    「…………」

    库露露席法对路克斯的回答一语不发。

    只是静静地,站在屋顶的扶手前,俯瞰着眼下的美景。

    「这个……?」

    「我有一项杂务要委托你。」

    「咦?」

    「找出『黑色英雄』,我有事情要找他。」

    「……!?」

    就在路克斯不由得屏气的一瞬间。

    『当!』的一声,从时钟台响起巨大的钟声。

    「啊……」

    「下午的课程要开始了。接下来是装甲机龙的实技演习,最好快一点。」

    仅说到这里,库露露席法缓缓朝走下屋顶的阶梯走过去。

    「这、这个……库露露席法小姐!」

    路克斯从背后叫住,库露露席法医瞬间停下脚步,转过身。

    就在路克斯连自己要说什么都不知道,一脸困惑时,

    「话说回来,路克斯同学,你吃午饭了吗?」

    「咦……!?」

    (话、话说回来,根本还没吃!)

    由于午休一开始累个半死,后来又被卷入两个女人的战争—

    想到这一点的瞬间,肚子微微咕噜作响,让路克斯红了脸颊。

    「加油吧,可爱的杂务王子殿下。」

    库露露席法噗哧一笑,然后转身离去。

    「…………」

    总觉得虽然她太不可思议,不过目前唯一清楚认知的事情就是。

    这个人,在许多方面都非常难缠……

    路克斯带着难以言喻的心情和空腹,回去上下午的课程。

    ✟

    「真是的,累死我了……」

    当天晚上。

    在女生宿舍附设的大浴场。

    路克斯费力擦着自己前两天闯入的浴池和地板,同时感到精疲力竭。

    下午课程结束后,委托路克斯的『杂务』如雪片般飞来。

    第一个转学到这间女学园的男生——旧帝国的杂务王子很稀奇吗。

    还是昨天的决斗与事件受到各方面的瞩目呢?

    包括来自学园与学生的委托,光是今天就有好几十件,而且预约数量依然不断攀升。

    说真的,如果路克斯不是善于完成忙到不能在忙的杂务行程表,大概早就哀哀叫了。

    「但这里还是像天国一样呢。」

    自从路克斯受到新王国特赦而释放,大约过了五年。

    杂务王子的生活一点都不轻松。

    当然,工作地点也有好人。

    不过在数不尽的委托当中,也有不少让路克斯饱尝苦头。

    痛恨旧帝国的人,对路克斯恶言相向。

    反倒是旧帝国的信奉者,也骂路克斯是『新王国的走狗』。

    「不过在这里——」

    可以一边念书,偿还债务,还有人身安全的保证。

    更重要的是——日常生活中可以训练装甲机龙。

    而且还不用负担高额的机龙管理费与维修费,以路克斯的生活目标而言。真是太理想了。

    不过唯一在意的一点是,

    「让我这个男生待在这里真的好吗?」

    路克斯低声说着的同时,脱衣室的门传来轻轻的敲门声,然后忽然开启。

    「哇、哇!?抱歉!浴场已经停止开放了,现在有点——!?」

    糟了!?

    难道自己忘记挂上『清扫中』的牌子了吗?

    就在路克斯慌忙辩解时——

    「抱歉让你失望了,哥哥。  你想看我们的裸体吗?」

    是妹妹爱理,以及她的朋友诺珂特,三和音的一年级。

    附带一提,两人身上的衣服都很整齐。

    「你、你胡说什么啊!?啊,还有诺珂特同学,晚安……」

    「Yes,不过这是没办法的。我听说年轻气盛的男性,平常就似乎十分辛苦。不过对亲生妹妹有非分之想,也未免太过份了。」

    「为什么要以我期待看到裸体为前提啊!?」

    「其实没关系啦。毕竟是唯一的家人,下次要不要一起洗澡之类呀,哥哥?」

    「爱理……这样很丢脸,拜托别在别人面前开这种玩笑好吗?」

    路克斯红着脸抗议,爱理似乎也有些难为情,轻咳了一声转移焦点。

    「找我有什么事吗?打扫这间浴场已经是我今天最后的委托了,如果没有什么急事,就等我一下吧——」

    看到路克斯转正经,爱理和诺珂特一同苦笑。

    「嗯,有一点小任务。等一下请直接来女生宿舍的大厅,路上禁止逗留喔。先这样。」

    爱理轻描淡写说完,随即转身。

    「我知道了,马上就过去。」

    「Yes.敬请期待。」

    诺珂特礼貌地回应路克斯,然后也和爱理一同离开了浴场。

    「敬请期待…!?」

    路克斯歪着头低声说,结果还是摸不着头绪。

    ✟

    夜晚,太阳完全西沉。

    让委托人舍监检查打扫结果后,路克斯还来不及休息,随即前往爱理她们说的大厅。

    走在媲美王都高级旅店的宽广宿舍内,对于戚到『格格不入』的自己,忍不住苦笑。

    「话说回来,我也曾经是皇族呢……」

    七岁之前还住在宫廷里。但是王位继承权遭到剥夺后就在城外生活,而且日子不太宽裕。

    十二岁时发生政变。为期一个月左右的短期战,由亚提司玛特伯爵赢得胜利。自己和妹妹一同被关入牢里,暂时拘留。

    之后——随着新王国政权的诞生,路克斯同时变成罪人。获得特赦的同时也背负了杂务的使命与负债。

    旧帝国皇族,只剩下两名生还者。

    虽然已经遭到王家放逐,但是让帝国血脉路克斯活下来并且释放,其中经过许多暗盘交易,

    伴随着另一项,绝对不能说出口的秘密——

    「……呃,记得是大厅没错吧?」

    路克斯忽然想起事情,停下了脚步。

    (——究竟为什么会在这种时间找我去呢?)

    很多工作明明到了晚上就没办法做。

    就在路克斯这么想的同时,在楼梯下方的大厅看见爱理。

    「似乎多少有整装一番嘛。对你另眼相看喔,哥哥。」

    「我、我又不是不会整装!这个,毕竟是女生们的委托——」

    「那就请往这边来吧,大家都快等不及了。」

    爱理不等路克斯说完,拉起路克斯的手。

    然后直接走过穿廊,前往食堂。

    「咦……?记得这里是——」

    这个时间,食堂应该早就关门了。

    就在路克斯心想,歪着头进入食堂时,

    「恭喜——转入这间学园。」

    同时听到少女们的声音。

    「咦……?」

    正面映入眼帘的,是大餐桌上放满了各式各样的料理。

    有淋上酱汁的肉馅派、夹着蔬菜等馅料的各式三明治。

    以植物油拌的香菇义面,佐以香料调味的生炒鸡肉。

    还有炖煮蔬菜,带出甜味的汤。

    甚至还准备了红酒瓶和红茶壶。

    「这些——难道是?」

    「没错,庆祝你转入我们学园,路克斯同学。」

    看到路克斯的反应,三和音的谢里丝轻轻微笑。

    仔细一看,食堂布置得像小小宴会场一般,好几名学生聚集在这里。

    有莉姿夏尔蒂,库露露席法,菲尔菲。

    谢里丝,媞尔珐,诺珂特三和音。

    以及几名同班同学,连莱格莉教官都坐在角落。

    一瞬间让人难以相信眼前的光景。

    简直就像作梦一般。

    这让路克斯呆了一段时间。

    「请问,难道这是——为了我而举办的吗?」

    「……算是我们凑在一起企划的简易欢迎会。招待身为前王子的你或许有些不成体统,将就着点吧。」

    三年级级的谢里丝这么说,

    「嗯嗯,虽然料理是大家亲手做的,不过别期待我做的味道哟!因为我很不会做料理!」

    满面笑容的媞尔珐跟着回答。

    「No.这句话不应该在这种场合说。」

    诺珂特冷静地附和。

    「小路,往后我们要一直在一起喔。」

    「我十分期待你哟。——各种方面呢。」

    菲尔菲和库露露席法分别向路克斯打招呼后,

    「嗨。啊,就是这样。」

    刚才坐在后方椅子上的莉夏,轻轻举起手站起身来,

    「这、这个——老实说,我其实不擅长这种宴会之类的活动。所以说,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开心。不过,还是觉得应该举办一下比较好……辛苦……不对,这次是基于正当理由呢。路克斯·阿卡迪亚。」

    一脸难为情,微微别过视线同时低声说。

    路克斯头一次见到她这身红色洋装的打扮。

    「Yes.莉姿夏尔蒂殿下想说的应该是『因为想向你道谢与道贺而企划的,如果你能感到开心就太好了』。」

    「哪、哪有!?不要随便翻译!一年级还这么多嘴!」

    看到两人的互动,其他学生们跟着哄堂大笑。

    「…………」

    太过惊讶而顿时僵在原地的路克斯,

    「——谢谢你,莉夏殿下,我很开心。」

    露出自然的笑容说着。

    「没、没有啦……反正就是这样。我也试着做了一样料理,这个……」

    这时谢里丝不顾红着脸开始慌张的莉夏,轻咳了一声。

    「那么可以乾杯了吧?」

    听到这一句话,众人都将酒注入酒杯,高举庆贺。

    热闹的气氛一直持续到深夜。

    ✟

    快乐的时间转眼即逝。

    路克斯的欢迎会结束,大家解散之后。

    「怎么办……完全忘了这回事……!」

    酒足饭饱,加上杂务与转学第一天的疲劳,路克斯好想倒头就睡。但是这时候才发现,还剩下一个重要的问题。

    那就是——今晚该睡哪里?

    路克斯之前睡的是来宾会客室。但现在才想起来,由于需要维修,因此被告知暂时无法使用。

    在这间只有女生宿舍的学园里,路克斯到现在都找不到房间睡觉。

    因此寻找可以睡觉的地方,原本是路克斯的课题——

    「为什么只有这部分和转学前丝毫未变呢……」

    明明有这么多房间,却没有房间能睡觉。

    (早知道就该在宴会席上找教官等人商量一下……)

    「不行了,好困……」

    累积的疲劳与宴会后的饱餐感。

    让路克斯难以抗拒猛然袭击的睡魔,单膝跪地。

    「稍微休息一下……」

    就这样,最后在走廊的地毯上,背靠着墙壁。

    路克斯的意识很快被黑暗吞没,陷入深沉的睡眠。

    ✟

    叽叽叽叽……

    耳边传来小鸟的呜叫声,眼皮底下感刭微微日光的温暖。

    路克斯在朦胧的意识中心想,早上了。

    不是在走廊上睡着了吗?  而且这戚触真是不可思议。

    (这间宿舍的地毯真是温暖,而且柔软呢。)

    还有一股非常芬芳的香气。

    (不久之前,餐风露宿、住在马厩里都还是家常便饭呢。)

    回想起这些回忆,路克斯在半梦半醒中苦笑。

    现在才发觉,自己似乎已经很适应贫困的生活了。

    该起床了,还有事情要办呢。

    不过,再稍微赖一下床吧—

    正当路克斯这么想,眼睛闭着将手边的毯子拉过来的时候。

    「嗯……」

    ㄉㄨㄞ,伴随着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戚,还发出这样的声音。

    「哎呀……?」

    (这是什么啊?)

    软绵绵又厚实,而且光滑细嫩,柔软无比。

    彷佛刚捏好的生面团一样有弹力,勿又万地陷下去后,又将路克斯的手指推回来。

    由于感触实在很舒服,路克斯眼睛依然闭着,不断搓揉着手上的物体——

    「嗯,呣……」

    「…………?」

    眼前的声音变成了呻吟。

    路克斯惊觉到,睁开眼睛一看——

    「这……!?」

    眼前是一头飘逸浅樱色秀发,微微睁开眼睛,金色瞳眸的少女。

    菲尔菲·爱格兰姆在同一张床上——还在路克斯的下方。

    「喂……!?小菲怎么会在这里!?」

    「……啊,早安呀,小路。呼啊~」

    与混乱的路克斯成对比,菲尔菲睡眼惺忪地眨眨眼。

    她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衬衫,胸前大敞——下半身还看得见小裤裤。

    「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怎么会——」

    路克斯慌忙从床上跳起来,环顾四周。

    双层床,衣柜,两人用的小桌子,书桌——

    怎么看都是女生宿舍的其中一间房间。

    「…………洗脸台在一楼哟?」

    「不对吧!?我在意的地方不是那里啦!?还有赶快遮一遮!我看见了啦!看见很多不该看的啦!」

    路克斯慌忙吐嘈,同时急忙以双手遮住自己的眼睛。

    然后只见菲尔菲『呼啊……』的一声,打了个可爱的呵欠,再度窝进双层床的下方。

    「等一下!?不要再睡了啦!这是什么情况!?我记得昨天晚上——」

    「嗯,是我带你来的。去上厕所的途中,看到小路睡在走廊上……会感冒哟?」

    「谢、谢谢你……不对吧!?这是女生住的房间吧!?」

    「这间房间只有我一个人住而已,没关系吧?」

    「不是有上下铺吗,为什么要和我一起睡啊!?」

    「因为将小路搬到上层床,太麻烦了,当时很困……」

    「那、那小菲你睡上层不就好了吗……」

    「爬梯子太麻烦了。」

    「…………」

    (插图)

    讨论结束。

    「但、但是……这样,总是不太好吧。很多方面——小菲和我都年纪不小了耶。」

    「我,没关系哟?」

    「哎,真是的……你怎么和以前一样丝毫未变啊……!」

    就算她是不懂世事的千金大小姐,这也有点太离谱了。

    她对待自己和以前一样亲切,虽然的确让路克斯很开心,但现在反而刺激性太强。

    不论是外表或气味,完全让人感觉到她是亭亭玉立的『女孩』。

    「你变了吗,小路?」

    「咦……?」

    菲尔菲起身,一如往常地表情认真,告诉路克斯。

    「我觉得小路一点都没有变呢。还是那个时候体贴的小路。」

    同时脸上露出一丝丝微笑。

    只有从以前就关系匪浅的人,才能察觉的柔和微笑。

    「别担心。我们肯定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

    「——」

    到底为什么呢。

    菲尔菲的笑容加上这句话,让路克斯眼泪差点夺眶而出。

    因为我,

    我在那场政变的最后一天——

    咚咚!

    这一瞬间,房间响起了敲门声。

    「菲尔菲!已经早上罗?再不赶快起床就要迟到了!你原本就常常迟到了,再迟到的话——可以进去吗?」

    三和音的二年级,媞尔珐的声音透过门传来。

    「……!?」

    (惨了!)

    就算有千百个理由,要是这幅景象被她看到的话——

    「菲尔菲……拜托好吗?我已经起来了,拜托将我的事情保密——」

    「好呀,进来吧。」

    就在路克斯说完之前,菲尔菲已经干脆地回答了。

    「喂——!?难道这间房间没有上锁吗!?」

    喀嚓一声,门应声而开,媞尔珐走了进来。

    「——咦?」

    然后她目瞪口呆,反覆看了看路克斯和菲尔菲之后,

    「…………」

    碰的一声。

    「抱歉打扰了!」

    「等一下!?不是啦!拜托不要说出去!」

    路克斯连忙冲出房间,追上逃跑的媞尔珐。

    结果路克斯、菲尔菲和媞尔珐,三人一起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