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logue 王子的栖身之处
    「嗯、嗯……唔。」

    伴随微弱的呻吟声,路克斯睁开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较新的镶嵌天花板、花朵和药草,还有些微酒精气味窜入鼻腔。

    「……旦龌了吗!?太好了……!哥哥!」

    趴在自己身上的少女,笑容映在微微睁开的路克斯眼中。

    「这里是——!?」

    呆滞的路克斯勉强挤出一句话,爱理连忙离开路克斯的身子,轻咳了一声后,表情迅速变得满不在乎,挺直了身子。

    「这个——你终于醒了吗,哥哥?」

    「爱理?唔、呜……!」

    路克斯听到妹妹的声音想起身,全身的闷痛却让他皱起眉头。

    坐在床前的椅子上,身穿制服的爱理看到路克斯皱眉,叹了一口气。

    「是哥哥活该。连续使用这么多次《巴哈姆特》的神装,会这样不是理所当然吗?不过比以前昏迷一整个星期好多了。」

    「……你该不会在生气吧?」

    路克斯生涩地笑着,

    「难道不说出来,你就不明白吗?」

    爱理回以满面笑容。

    《巴哈姆特》的神装极为消耗使用者的体力。

    连身为男性,机龙适性却远远超越一般女性的路克斯,都相当吃不消。

    由于消耗太大,因此曾在死亡边缘徘徊过的路克斯答应过爱理,在正确解析包含种装在内的《巴哈姆特》活动时间极限之前,不会真的用上它。

    爱理会以立志当文官的学生身分,解读与机龙相关的遗迹古文书,就是为了这个原因。

    而且,爱理害怕万一路克斯的才能与『黑色英雄』的真面目曝光,会遭到国内外大小组织视为眼中钉,进而招来杀身之祸。

    所以才会设法阻止路克斯。

    在路克斯击败一直在追寻的『那男人』之前,必须阻止他暴露在双重意义下的危险之中——

    路克斯知道爱理在担心自己。

    所以正要道歉的同时,

    「哥哥——是大笨蛋。」

    说着,爱理抱住路克斯,将脸埋在他的胸膛。

    「……五年前,哥哥倒地昏迷不醒的时候,你知道我每天有多担心你吗……?」

    平常总是事不关己态度的爱理,声音哽咽地说着。

    自己的确是大笨蛋,路克斯苦笑。

    「抱歉让你操心了,爱理。」

    就在路克斯摸着妹妹的头,直到她冷静下来后,

    「话说回来……大家没事吧?」

    「…………」

    听到路克斯这句话的瞬间,爱理离开路克斯身边,半眯着眼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

    看起来似乎有所不满。

    「请哥哥直接问她们吧,有人要来接班了。那么哥哥,多保重吧。」

    「嗯,再见啦。」

    爱理起身后,随即快步走出医务室。

    三名少女与爱理擦身而过,走进房间。

    「嗨,看你有精神真是太好了,路克斯同学。」

    「哦~!醒了吗,太好了!怎么样,小路克?还记得我吗?」

    「Yes.听说只是普通的疲劳,应该没有大碍。」

    是谢里丝,媞尔珐,诺珂特三和音。

    三人分别拿着水果、鲜花与银雕护身符,放在路克斯的枕边。

    「……谢谢你们。」

    看到有人这么关心自己,路克斯不由得眼眶泛红。

    「呵呵,感动得说不出话来了吗。不过你不用放在心上,路克斯同学。」

    「对呀,小路克知道吗。如果大小姐送礼的话,回礼要更丰厚哟。在当今新王国,这可是标准礼仪呢。」

    「Yes.我们三人都很期待。」

    「…………啊,这个,我会加油的。」

    路克斯露出复杂的笑脸,回应三人的笑容。

    「我们也别在大病初愈的病人房间待太久,所以就先失陪罗。」

    (那就别带回礼的压力来好吗……)

    路克斯将这句话吞回去,目送三和音离去后,紧接着两名少女进入房间。

    「看来比想像中无大碍呢。」

    「早呀,小路。」

    沉静印象的苗条少女,以及感觉捉摸不定的巨乳少女。

    库露露席法·恩芙尔克与菲尔菲·爱格兰姆。

    「虽然有很多话,想和你私底下好好聊聊——」

    库露露席法阖上眼睛,露出思索的表情。

    路克斯察觉到她指的是『黑色英雄』,心中不禁一震。

    「不过话说回来,你的个性真是吃亏呢。」

    库露露席法以调侃的口气说。

    「如果没向我寻求协助,你的秘密就不至于曝光了。为什么?」

    路克斯拜托库露露席法保护莉夏与『骑士团』。

    以防敌人不攻击路克斯,转而攻击后方的莉夏与『骑士团』时,可以帮忙挡住。

    虽然以结果而论,这次由路克斯击败所有敌人。不过在战斗结束后,似乎是库露露席法逮住机龙遭到破坏的叛贼们,交给城塞都市警卫队,以及许多善后处理工作。

    「因为当时我心想,这是唯一的方法。」

    路克斯老实回答。

    为了拯救莉夏而竭尽全力。

    因此要让自己心无旁骛战斗,实力者从旁协助是不可或缺的。

    「这倒还好,不过劝你小心一点哟?虽然实力出众,头脑又灵光,但却有不少破绽呢。」

    「咦——?」

    这番恶作剧的调侃听得路克斯心头一震,大为紧张。

    「我也没这么坏心,一直赖在大病初愈的病榻前。下次再聊吧,找时间再一五一十套你的话。」

    「啊,这个,请手下留情……」

    看到库露露席法意有所指的笑容,路克斯只得这样回答,

    「……菲尔菲?」

    「…………」

    菲尔菲随即默默走近。将自己的额头贴在路克斯的额头上。

    「哇!?」

    距离近到差一点碰到嘴唇,眼见可爱的容貌凑近,慌张的路克斯连忙身子一缩。

    但菲尔菲似乎不太在意,

    「嗯,没有发烧,应该没事吧。」

    咬了一口手中的甜甜圈,低声说。

    「欢迎回来,小路。」

    乍看之下毫无表情的菲尔菲,露出浅浅的微笑。

    「……啊,嗯,我回来了,小菲。」

    路克斯红着脸,感到有点难为情,菲尔菲随即轻轻离开,跑了出去。

    「那就稍后再见啦。」

    「咦?嗯……」

    「你有个可爱的青梅竹马呢。」

    「不、不要捉弄我好吗!」

    库露露席法也呵呵一笑,离开了医务室。

    心脏依然怦怦跳的路克斯起身,随后又有几名同学和『骑士团』的成员们造访医务室。

    「哦,原来你没事啊!  厄运真是强呢。」

    「听说你保护了莉姿夏尔蒂殿下喔,先向你道谢吧。」

    「下次也练习一下怎么攻击吧。对了——不用练到传说中的『黑色英雄』等级啦。」

    听这几名女学生的话,路克斯发现自己的真实身分还没曝光。

    莉夏当然不在话下,库露露席法和诺珂特似乎都有帮忙守密。

    「…………呼。」

    所有采病的人离去后,最后回来的是医务室的主治女医。

    首先询问清醒的路克斯几个问题,稍微检查之后,

    「蕾莉学园长托我转告你,等到稳定之后,希望你能到学园长室一趟。听说是和你的处境有关的重要事情——」

    「……我知道了。」

    路克斯离开医务室后,叹了一口气。

    这么重要的事件,蕾莉学园长不可能不知道。

    纵使只有少敷人知道『黑色英雄』的真面目,但既然曝光,路克斯就无法继续留下来。

    帝国的人竟然在政变中倒戈,这种事情原本就不该让任何人知道。

    如果是旧帝国的皇族推翻帝圆,国民和诸侯会认为这不叫革命,而是帝国内霸权斗争的一部分,或者只是作秀。这回导致新王园的向心力减弱。

    所以就算出现『黑色英雄』的传闻,身为证据的王子路克斯也不该继续留在这里。

    「况且我原本就只是暂时入学......」

    肯定是要说这些。

    (......终于要告别了吗。)

    路克斯心中抱着些许感慨,前往某倜地方。

    ✟

    装甲机龙的工房,还是一样充满了金属舆油的氯味。

    仔细一想,原本是来这间学园从事机龙维修士见习的杂务,结果在这里什么都没做,不禁露出苦笑。

    《巴哈姆特》的保管地黠,并非普通的机龙停机库。

    它沉眠在位于王都地底,极机密第零停机库这个隐藏地黠。

    五年前,政燮最终日。

    在谒见大厅失去意识后,莉夏的叔母,也就是后来新王国的女王,将路克斯捡了回去。

    醒来之后,弗基尔忽然消失无踪,行踪成谜。

    或许是王城发生崩塌所致,路克斯的《巴哈姆特》并未被夺走,奇迹般生还。

    虽然革命成功,但路克斯认为意固引导帝国毁灭的弗尔基是危险人物,冰追寻他的踪迹。

    以新王圆的杂务王子身分。

    同时一边流浪,同时持续训练,让自己能自由操纵以前负担过重的《巴哈姆特》——

    由于身为旧帝国王子,有遭到暗杀的危险,因此无法在同一倜地方逗留。

    「不过,总觉得似乎在这里待了很久呢……」

    能进入机龙使学圜,以及头一次遇兄同年纪的朋友——至少是可以称作朋友的人——真的很开心。

    虽然她没能来探病有一点遗憾,不过最后想对最照顾自己的人打声招呼,才会前来这里。

    「哦!这不是路克斯吗!伤势没有大碍了吧?」

    就在路克斯寻思时,坐在装甲机龙作业台前方的少女,露出笑容回头望向路克斯。

    制服上披了一件有黠脏的白袍。

    眼前的莉夏还是一样,模样一点也不像公主。

    大概又在这间工房内,孜孜炮炮研究最强的装甲机龙吧。

    不久之前还觉得她不像公主,不过现在——却非常放心。

    今后再也见不到她了,想必会很寂寞吧,路克斯心想。

    「莉姿夏尔蒂殿下,这段期间真的很感谢你。」

    「呼,我是为了我自己而行动,你不需要向我道谢。话说回来,下次帮忙我测试运用吧,我找到了有趣的装备呢。」

    「那么到时候再委托我吧。我随时都会尽快赶到。」

    不过——自己大概非离开这间学园不可了。

    路克斯心中这么想,正准备离开工房时,忽然想起自己的目的。

    「啊,话说回来,关于我的《飞翔机龙》——」

    应该在那场大战中严重毁损,究竟该怎么取回呢。

    路克斯的手边只有《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照理说另一支正在修理吧——

    「啊,在那之前你先看看这个。这是特别的机龙喔,虽然不能给其他学生看——但你是它的主人嘛。」

    「咦……?」

    莉夏忽然开启房间深处,停放机龙的库房。

    里面出现的是——巨大的漆黑机龙。

    路克斯的神装机龙《巴哈姆特》。

    「不会吧——!?——怎么会!?」

    路克斯忍不住大叫。

    「啊,我正在修理很久以前留下来的损伤。虽然种装机龙很难修,但唯有这一架不能假手他人。毕竟——会停放在这间学园里,代表这是只有少数人知道的重要机密呢。」

    「我去学园长那边一下!」

    莉夏正想继续开口时,路克斯已经夺门而出。

    ✟

    路克斯三步并作两步爬上校舍阶梯,冲向学园长室。

    「这是怎么回事啊,蕾莉小姐!?」

    啪!

    就在路克斯双手推开大门时,

    「恭喜你正式入学!路克斯同学!」

    伴随小小的欢呼声,响起如雷的掌声。

    宽广的学园室内,除了蕾莉·爱格兰姆以外,还有许多路克斯认识的少女。

    库露露席法,菲尔菲,爱理,以及其他同班同学。

    「咦……?」

    原以为只有学园长在的路克斯大吃一惊,僵在原地。

    然后是最后一位,身穿制服的少女进入。

    「莉姿夏尔蒂,殿下?」

    「嗯哼。那就由我代替学园长致词吧。杂务王子路克斯,阿卡迪亚,我身为新王国公主,将君命授予罪人你。」

    莉夏一改态度说着,走到路克斯面前。

    同时将一支收在崭新剑鞘内的机攻壳剑拿在手里。

    「在你的协力之下——我得以保住性命,同时成功保护这座城塞都市,进一步保护我国。我在此认定你具备足够的力量与正义,并加以称颂。」

    说着,莉夏微微笑了笑。

    「所以这是我颁布的命令。从此你就留在这里,以我们的杂务王子,还有首位男性学生的身分,成为我们的助力。我们认同原本不允许进入这间学园的你入学。没有异议吧,英雄。」

    「这、这个……」

    有如时间静止般寂静。

    路克斯一脸困扰地抬起头来,学园长蕾莉见状苦笑,

    「就是这样,以后和女孩子相处很辛苦哟,路克斯同学。」

    只说了这句话。

    『与处境有关的重要事情』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就是这样。该怎么说呢,虽然《飞翔机龙》的剑也还在修理——你愿意收下我的剑吗?」

    莉夏羞红着脸,视线微微别到一旁,将剑递过来。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路克斯忽然吁了一口气,跪在地上。

    「遵命,公主殿下。」

    路克斯收下机攻壳剑,四周随即响起欢呼声。

    莉夏露出笑容,路克斯也跟着苦笑。

    就这样,路克斯·阿卡迪亚,首次在新王国找到了栖身之所。

    身为王子,负责保护少女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