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Prologue 路克斯争夺战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扫图:F洛萧-醒不了梦

    录入:wqc19980524

    修图:XxalexX

    「呼……呼……!」

    天色还亮,路克斯奔跑在放学后的校舍中。

    宛如背后有看不见的捕食者在追逐他一般。

    或是彷佛冲下停不住脚步的斜坡般,大喘着气全力奔跑。

    四周的人,现在全都是敌人。

    面对压倒性的不利情况,路克斯不停东逃西窜。

    冲出学园长办公室,穿过熟悉的走廊,跑上阶梯。

    哪里,哪里有好地方可以躲藏呢?

    路克斯在脑海角落思索,却立即发现没有地方能放下心来。

    因此路克斯只能持续奔跑。

    「呼……总之,暂时完全摆脱了吧——」

    这里是校舍三楼的走廊,透过窗户可以见到修剪整齐,绿意盎然的中庭

    直到四周没有人之后,路克斯才松了一口气,停下脚步。

    这一瞬间。

    「啊!找到他了!」

    出现在走廊转角的女学生,一看见路克斯就高喊。

    「这边这边!大家一起来帮忙抓他!」

    「不行啦!?不能连三年级的一起找来!否则会被独占吧!」

    随后,好几名女学生成群结队,出现在路克斯眼前。

    「拜托……!?」

    而且她们手上戴着各式各样的道具。

    有防身用棍棒,捕捉用绳子。

    甚至还准备了巨大抛网、手铐和项圈。

    (她们到底要去抓什么啊……!?)

    路克斯心中忍不住想吐嘈。

    「呵呵,终于将他追到死角了。这次一定要确实逮住喔。」

    「对对对,平常总是被公主她们独占嘛。偶尔也该像这样充当我们的玩具……不对,拜托他帮我们做些正经的杂务——」

    「欸,你的口水流出来了喔……?」

    听到手拿项圈的少女低声说,一旁的少女出声吐嘈。

    路克斯反射性后退,却发现不知何时,其他女学生也围起了人墙挡在身后。

    「惨了!?」

    瓮中捉鳖——眼看少女就要手到擒来。

    「你已经无路可逃了,乖乖死心吧。」

    为数众多的少女们,脸上都露出确信胜利的笑容。

    接下来已经不是路克斯与她们之间的胜负。

    而是谁能获得胜利的报酬,少女们彼此之间的战争。

    路克斯没错过战局变化的一瞬间破绽,迅速将手搭在身旁的窗户上。

    「等、等一下啦!?这里可是三楼耶!?」

    将路克斯追到死角的女学生们,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不好意思,要是被抓到,不知道会被做什么。」

    随后,路克斯纵身一跳,从开启的窗户往校舍外跳了出去。

    「哎呀!?」

    在场所有女学生们都小声惊呼。

    在坠落过程中路克斯一踢外墙,一瞬间抓住另一端的树枝,抵销坠落的冲劲后着地。

    「呜、唔……!?从、从三楼跳下去果然太勉强了吗……」

    虽然抵销了大部分坠落的冲击,但强烈的麻痹感还是从双脚底板流窜全身。

    「不过呢,这样应该争取到不少时间吧——」

    正当路克斯心想,放下心来松口气的同时,

    「找到了!在这边!」

    听到骚动而赶来的女学生们,将四面八方围得水泄不通。

    「人数怎么比刚才更多!?大家也太不留情面了吧!?我才刚跳下来,脚还很痛耶!」

    慌忙再度展开逃亡的同时,路克斯在脑海角落里思索。

    (为、为什么我会这么倒霉啊——)

    这场闹剧的开端,要追溯到几十分钟前——

    ****

    「路克斯同学,还适应学园生活吗?」

    时节进入五月,放学后的某一天。

    学园长蕾莉·爱格兰姆将路克斯找进自己办公室来。

    这里是位于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一号街区,机龙使的王立士官学园。

    这所学圔是为了培养女性机龙使——她们在旧帝国过度的男尊女卑制度下,没机会受教育——让贵族子女就读的学园。

    在某起事件的契机之下,旧帝国王子路克斯进入这所学园就读,仅仅是两周之前的事。

    在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的强烈要求,以及学园长蕾莉的同意下,破天荒同意路克斯入学。

    考虑到将来男女共学的可能性,目前唯一的男学生,路克斯的就读受到认同。不过关于共同生活方面,却有没完没了的烦恼与问题。

    蕾莉为了打听这些烦恼,才会找来路克斯。

    「应该还算顺利吧。虽然一开始真的很不知所措。」

    路克斯的回答是真心话。

    原本是敌对关系的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以及这所学圔绝大多数女学生,对待路克斯都十分友善。

    结束前往王都演习回来的三年级学生,对路克斯的存在感到惊讶。但同时透过决斗见识到与莉夏平分秋色的实力,以及听说路克斯保护学生不受来袭的幻神兽攻击,因此无人对路克斯的入学提出异议。

    目前感觉像是静观其变吧。

    「不过,或许还得庆幸赛莉丝晚了一步回来吧。」

    蕾莉忍不住嘻嘻一笑,同时最后再补充一句。

    她是三年级的榜首,号称学园最强,大名鼎鼎的公爵家千金,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

    身为四大贵族之一,讨厌男人出了名的她,为了讨伐在王都查获的反贼,因此必须再留在那边一段时间。

    所以现在,路克斯才得以过着和平的学园生活——

    「不过呢,路克斯同学。学生们对你的不满,目前大量聚集到我这里来了哟。」

    「咦……?」

    蕾莉忽然露出烦恼的表情,叹了一口气。

    难道自己做了什么不应该的事情吗?

    还是三年级学生仍旧对路克斯入学一事有异议呢——

    就在这些不安情绪闪过路克斯心中时,

    「锵锵——来!就是这些!」

    啪。

    这时蕾莉满面笑容,将一叠厚厚的纸张往桌上一丢。

    随便估计,至少都有上百张。

    「呃……这些该不会是——」

    身为旧帝国王子的罪人路克斯,在受到新王国特赦获释的同时,缔结了一项契约。

    就是必须接受任何国民的杂务委托,完成这些工作才行。亦即『杂务王子』的义务。

    这项工作目前以『包括学生在内,完成学园相关人士的委托』的形式,正在进行中——

    「因为委托你杂务的学生实在太多了……所以由你自行选择优先度较高的委托执行。不过累积了这么多,该怎么办呢。」

    「…………」

    路克斯一脸难以言喻的表情僵在原地。这时蕾莉咧嘴一笑,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

    似、似乎大事不妙……

    根据过去经验,每当蕾莉露出这个表情,代表肯定在动歪脑筋。

    「但、但是,这也无可奈何啊——」

    就在路克斯慌忙辩解的同时,似乎从某处传来女学生的欢呼声。

    「…………?」

    声音的源头是校舍内的教室,以及学园内的校地——

    「我知道。所以我刚才向学生说明过了,由我筹画的活动——『路克斯同学争夺战』。」

    「……哎?」

    这句话让路克斯歪头疑惑,蕾莉随即拿出一张写在红色纸上的委托书,摊开在桌子上。

    「这项活动是为了消除委托无法达成的学生们心中的不满。『期限一星期,可以优先委托路克斯同学的特别委托书』——换句话说,在限制时间内从你身上抢到这张委托书的同学,就能独占你一个星期。」

    「这、这是开玩笑的吧!?难道你是认真——」

    路克斯的表情不由得抽蓄。

    蕾莉并未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露出满面笑容。

    「游戏期限为从现在开始一个小时。这张委托书放在你身上,只要能在限制时间内彻底摆脱她们,就不用听任何人的命令了。啊,所有人都禁止装备装甲机龙,你可千万别弄伤这些大小姐了哟?」

    「请、请等一下好吗!?怎么突然——」

    再怎么说,这也太离谱了。

    就在路克斯准备反驳的时候,学园长室外面传来一阵天摇地动般的声音。

    「哎呀?大家似乎马上就赶过来了呢。再不快逃的话,马上就要被捉住了哟?」

    「你在想什么啊,拜托喔!」

    下一瞬间,路克斯立即冲出学园长室,拔腿狂奔。

    随后冲上校舍阶梯的女学生们,发出欢呼的声音。

    于是,蕾莉学园长企划的『路克斯争夺战』,就此揭开序幕。

    ****

    然后从开始到现在,过了四十分钟左右。路克斯在校园内东逃西窜,最后被逼到校舍走廊上,朝窗外一跳——

    同时进一步摆脱蜂拥而来的女学生,继续逃跑。

    由于离开校地是违反规则的,因此随时都有危险。

    「呼……呼……!」

    幸好勉强脱离绝境,但实在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就算凭着以前靠杂务锻链出来的体力,但是被整间学园的女学生追着跑,还是吃不消。

    其实直接束手就擒,将委托书交出去也是一招。但是看到那群玩疯了的少女,说不定会有什么脱序的委托,这也很不妙。

    「……!?那是——」

    发现熟识的少女,路克斯迅速躲在草丛的阴影中。

    「……呼。」

    她瞥了一眼躲藏的路克斯,轻轻眨了眨眼,随后直接进入非校舍的建筑物。

    (那里是——)

    「…………」

    感觉到少女的眨眼是暗号,路克斯躲过周围的视线,缓缓走了出来。

    然后逃进刚才少女进入的大建筑物中。

    石造的宽广空间内,散发着金属与油的气味。

    在中央的作业台前,身披白袍的娇小少女,脸上浮现微笑坐着。

    「嗨。」

    建筑物的主人,举起一只手打招呼。

    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

    新王国的公主,同时也是装甲机龙的天才技术少女,看着走进来的路克斯,露出亲切的笑

    容。

    「这个,呃……」

    「别这么害怕。你不是希望我帮助你吗?没关系,你可以在这里躲藏一段时间。」

    说着,莉夏的视线再度回到作业台上。

    「谢、谢谢你。那么——我就不客气了。」

    松了一口气,路克斯同时坐在附近的沙发上。

    这里是开发机龙的工房。在所长莉夏的权限之下,其他不相关的学生无法擅自进入。

    换句话说,在校地内举行『路克斯争夺战』的现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场所。

    只要最关键的莉夏本人没有设下什么圈套的话——

    (反正平常就经常和莉夏殿下在一起,她应该不至于参加这场争夺战吧——)

    路克斯心想,同时全身放松力气,稍微躺了下去。

    「你又在打造什么吗?」

    莉夏面前的作业台上,放着分解的绿色装甲机龙。

    「嗯,这是新实验。」

    莉夏挺着以娇小身躯而言还算大的胸部,回答路克斯。

    「……实验?」

    「没错,要不要让你见识一下?·」

    莉夏的嘴角忽然浮现微笑,随即拿起放在一旁的机攻壳剑。

    这一瞬间,布满刀身表面的银线,发出淡淡的光芒。

    「捉住他!《腕臂陆战机龙!》」

    「咦……?」

    嘎锵!

    就在路克斯歪着头的瞬间,原本放在作业台上的装甲机龙变成巨大的手腕形状,一把抓住路克斯的身体。

    完全出乎意料的情况,让路克斯瞪大了眼睛。

    「呼,中计了吧,杂务王子。你果然是个烂好人呢?」

    有如恶作剧成功的孩子般,莉夏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

    然后她以手指戳了戳被吊在半空中的路克斯腰际。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这架机龙——应该说,难道你的目的是抓住我吗……」

    「算是吧。就算直接跑去追你,应该也逮不住吧。所以我利用了正在研究中,不须装备就能进行某种程度操纵的技术罗。」

    「使用装甲机龙……这次的游戏规则不是禁止了吗?」

    「嗯,所以我没装备在身上呀,看。」

    (好、好普通的钻漏洞……!)

    虽然很想吐嘈公主怎么会有这种歪点子,但是被装甲机龙牢牢捉住,真的插翅也难飞。

    「话说就算不参加什么『争夺战』,之前我不是也确实达成了莉夏殿下的委托吗?」

    路克斯试图劝说莉夏,

    「哪、哪有,才不是这样好不好?别、别看我这样,平常我也忍了好久……而且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怎么能将你交给其他女生呢——」

    只见莉夏红着脸,双手手指不断扭捏交缠,低声说着。

    「所以就是这样,死心吧。就算你再厉害,也不可能凭肉身摆脱机龙的拘束。」

    莉夏将手伸进路克斯的衣服里,开始翻找。

    「我看看,那张委托书之类的究竟在哪里——」

    「等、等一下,别这样好不好……!?我,我投降了啦!」

    小而滑嫩的手在制服中抚摸的感触,让路克斯差点产生奇妙的感觉。但他勉强忍住,喊出声音。

    「委托书被机龙的手压住了,放在我上衣里面——」

    「是吗。好,我知道了。」

    莉夏高举机攻壳剑,透过思念进行精神操纵。

    原本紧抓着路克斯身体的《腕臂陆战机龙》束缚微微松开。这一瞬间,

    「不好意思,莉夏殿下——」

    「……什么!」

    路克斯利用露出来的些微缝隙,从机龙手中溜了出去。

    着地的同时一蹬石板地面一跳,迅速逃出工房外。

    「路克斯你好贼喔!站住——」

    「彼此彼此」

    路克斯拔腿狂奔,摆脱泪眼汪汪追上来的莉夏。

    甩掉守在外面的女学生们追踪,路克斯勉强躲进草木茂盛处与机龙停机库外墙之间时。

    「……啊,是小路呢。」

    「唔哇!?」

    砖瓦造的墙壁侧,一名少女站在那里。

    「咦,是菲尔菲,你怎么会在这里——?」

    总是轻飘飘的模样,散发和缓的气氛,路克斯的青梅竹马,菲尔菲·爱格兰姆。

    樱色秀发与大胸部特别显眼的少女,咬着像是点心的烤面包。

    在出乎意料的场所碰面,路克斯不由得停下脚步。

    「要叫小菲,才对吧?」

    只见面无表情的菲尔菲,声音中有些不高兴。

    对于关系亲昵的人,她会要求对方以绰号称呼自己。

    现在四下无人倒无妨,但她连在教室里都坚持这样,让人实在很难为情。

    「抱、抱歉……不过小菲,你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不论是好是坏,菲尔菲的个性十分我行我素。实在很难想像她会参加这一场游戏。

    就在路克斯歪着头,同时询问时,

    「为了蛋糕呀。啊姆……」

    「……哎?」

    只见菲尔菲将手上的烤面包吞下去,说着让人摸不着头绪的话。

    「姊姊说过,只要抓到小路就会给我蛋糕。」

    「那、那个人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路克斯对菲尔菲的低喃感到困惑。

    居然连自己的妹妹都唆使,她真的是学园长吗?

    (……不,会被区区一块蛋糕骗到的菲尔菲也半斤八两。)

    「就是这样,接招罗?」

    只见菲尔菲缓缓移动,摆出架式。

    在王立士官学园,不只要学习身为机龙使的操纵,也得学防身用的体术或剑术。

    虽然路克斯没有亲眼见过菲尔菲战斗的模样——

    (菲尔菲毕竟是女孩子,似乎也不擅长运动,凭我的脚程应该躲得过吧。)

    心中这么想,路克斯决定正面突破。

    要是闪避动作太大,会被其他学生发现。因此路克斯打算从菲尔菲身旁硬挤过去

    「小菲,会有危险喔,你要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了。」

    趁着催促她的同时,路克斯冲了出去。

    朝坚硬的地面蹬了一脚改变轨道,眼看即将钻过菲尔菲的腋下时——

    「我会小心不弄伤你的。」

    「咦——?」

    听到耳边响起低喃,路克斯这时候才察觉。

    正当要钻过去时,菲尔菲一把抓住路克斯的手腕,从背后扣住了关节。

    然后更迅速以另一手抓住路克斯另一只手腕,单脚缠住路克斯的脚。

    转眼之间,完全封住了路克斯的行动。

    (怎、怎么回事?刚才的行动——)

    菲尔菲的行动完全算不上快。

    应该说动作缓慢,但路克斯却完全闪不过。

    毫无任何多余,动作有如流水或在空中飞舞的羽毛般滑畅。

    她以优美的体术,轻而易举抓住了路克斯。

    「唔……!?——话说我完全动不了!?」

    面对青梅竹马的少女,一开始打算尽可能动作别太粗鲁。

    但是路克斯使劲全力,试图挣脱拘束,却一动也动不了。

    「好歹,也练了七年左右吧?武术,我有学过一点。」

    菲尔菲以平淡的口吻低声说。

    「原、原来是这样!?」

    得知意外的事实,路克斯大吃一惊。

    不过洗链的体术姑且不论,这身怪力难道是才能吗?

    明明不觉得她使劲力气,但自己就是动不了。

    简直像大人和小孩的差距一样。

    「太好了,这样就能和小路,一起吃蛋糕了哟?」

    菲尔菲扣住路克斯的身体,同时露出有些开心的笑容。

    胸部的隆起从背后压在路克斯身上,伴随甜美的感触一同挤扁。

    (菲、菲尔菲的胸部,果然很大……!)

    两个丰满又弹力十足的质感,路克斯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

    某种意义上,真希望这一刻能永远持续下去——

    「啊,委托书……」

    这一瞬间,红色的委托书从路克斯的胸口落在地上。

    菲尔菲迅速伸出手来,试图将委托书捡起来时——

    「啊……」

    拘束一下子松开,路克斯成功逃脱。

    「抱歉,菲尔菲!」

    然后直接迅速回收委托书,穿梭在机龙停机库的阴影下。

    「呼、呼……我、我开始觉得累了……」

    好不容易摆脱菲尔菲的纠缠,但路克斯的体力已经接近极限。

    一边躲避还在寻找自已的女学生耳目,同时朝演习场的休息室去。

    (等一下——趁现在上完课的时候,应该没有任何人才对!)

    路克斯心想,然后偷偷溜进休息室。

    果然没错,宽广的空间

    「…………好。」

    保险起见,路克斯设法避人耳目一移动到换衣服用的隔板另|侧。

    「呼啊……!」

    坐在木条地板上躲起来,路克斯长长吁了一口气。

    接下来只要大约再过十分钟,游戏就结束了。

    正当路克斯如此心想时,传来『喀嚓』-声开门的声音。

    「————」

    路克斯立刻屏住呼吸,隐藏气息。

    正怀疑现在怎么会有女学生进来,是不是哪里弄错了的时候——

    「哎,真的好讨厌喔。刚才是难得抓到路克斯同学的好机会呢——」

    「啊哈哈,没办法呀。反正装甲机龙修理好了,得仔细测试一下才行——」

    根据声音判断,大约五、六个人走了进来。

    似乎是学园游击部队,担任『骑士团』团员的女学生们。

    看来是突然被要求不在预定行程之内的机龙测试。

    (该、该怎么办?再这样下去——)

    倒霉的是,隔板后方距离门口和窗户都很远。因此要避免在少女面前现身,逃出去是不可能的。

    (就算躲在这里,等她们换好装衣后,应该会到隔板这一侧来。看来只能放弃躲藏了——)

    就在路克斯下定决心的瞬间。

    传来衣服摩擦的『咻咻』声音。

    (咦……?不会吧……!?)

    「哎呀,这件内衣真可爱呢。你在哪间店买的呢?好棒喔。」

    「别、别太仔细盯着看啦……很难为情呢——」

    「说这什么话呢。你和我不一样,明明就有这么壮观的东西。」

    听到女学生天真无邪的声音,路克斯的心跳声『噗通』一声加剧。

    难道她们——

    路克斯从隔板的阴影,偷偷朝另一侧窥看。

    「……!?」

    眼前的光景宛如天国。

    有认识的『骑士团』女学生们,以及不认识的,可能是三年级的成员。

    所有人都脱去制服,身上只剩内衣互相捉弄。

    (……怎、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已经开始换衣服了!?)

    就在路克斯脑袋快一片空白时,好不容易才察觉原因。

    这间学园基本上只有女学生,会特地躲到隔间来换衣服的人是少数。

    而且唯一的男学生路克斯,也还没正式加入『骑士阐』。

    放学后,休息室只有『骑士团』的成员使用,因此大家当然直接换起衣服来。

    (该、该怎么办……!?现在根本出不去……!)

    要是有哪个学生一时兴起,跑到隔间这一侧来的话——

    「——话说回来,传闻中的男生。他叫做路克斯·阿卡迪亚是吗?让他就读这间学园真的不要紧吗?」

    忽然,像是三年级的女学生,以这种口气询问。

    虽然不至于愤怒或不悦,但带有警戒。

    直到五年前还遭受帝国的苛政与歧视,因此对于还不太了解路克斯的三年级而言,会这么问是当然的——

    「不会喔。试着谈过话后,他相当谦虚,是个好人呢。而且机龙使技术也相当高超——」

    「对呀,而且不愧是前王子,长相也很可爱呢——」

    「姆?不过还是得担心他当色狼或偷窥吧?或是用下流眼神盯着我们看之类。终究——这个国家的『男人』基本上都是这种生物吧?」

    另一个像是三年级的少女,反驳赞美路克斯的话。

    不过,

    「不会,路克斯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我认为他不会做出这种卑鄙的事情!」

    「对呀——看到他奋战英姿的我们,很相信他喔。」

    二年级成员们对自己的拥护,听在耳里十分高兴,

    (等等,这样更不能让她们发现我在这里了……!)

    虽然出乎意料,但看到她们更衣时的模样,让路克斯产生罪恶感。

    「啊,库露露席法同学,你好。」

    正在换衣服的女学生开朗地喊着的声音,让路克斯吓得身子一颤。

    库露露席法·恩芙尔克。

    北方大国优密尔教国的伯爵千金,学园的留学生。

    具备完美的美貌与实力,充满谜团的少女。

    连同班同学都出现在这里,让路克斯更加紧张。

    (糟糕了!必须想办法,赶快从这里逃出去才行——)

    结果还是不知道如何顺利逃脱,时间不断流逝。

    「话说回来,库露露席法同学。你知道装甲机龙的指南书放在哪里吗?记得这间房间里应该放了几本吧——」

    「嗯……因为书晒到太阳会损坏,我记得是放在这里——」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随即,

    「——咦!?」

    「啊……!?」

    来到隔间这一侧的少女,与路克斯四目相接。

    眼前是已经脱去上下制服,身上只剩内衣的库露露席法。

    「……!?」

    一瞬间,库露露席法面露出乎意料的表情,看着路克斯。

    平时总是冷静的少女,脸颊因害羞而微微泛红。

    路克斯虽然也惊讶得发不出声音而慌张,但视线却无法离开她的身子。

    毫无赘肉,纤细的身躯。

    不过胸部和腰间的肉感,还是清楚感受得到女性的魅力。

    艳丽如新雪般白皙的肌肤,以及香水微微飘散的甜美香气。

    第一次见到库露露席法只剩内衣的模样,散发难以形容的魅力,真的很美。

    但是,

    (——完蛋了。)

    随后,路克斯的表情一下子面无血色。

    眼看会被当成偷窥狂揪出来,遭到学园退学。

    变成背叛少女们信赖的犯罪者,身陷囹圄——

    「库露露席法同学,怎么了吗?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脑海里浮现绝望的未来时,隔间另一侧传来女学生的声音。

    路克斯早已做好觉悟,低下头来的时候——

    「——没什么。我找到指南书了。」

    库露露席法的表情却恢复平时爽朗的微笑,走过路克斯身边。

    然后她拿起放在一旁的书,彷佛若无其事般走回隔间的另一侧。

    (咦……?)

    「今天的训练,我还是不要参加好了。因为我突然想起,《法夫纳》的维修还没结束——」

    「是吗?那么就我们去罗。」

    库露露席法说完,伴随嬉闹的声音,休息室里的人声跟着消失。

    原本在休息室里的其他女学生们,似乎都直接前往演习场去了。

    「这个——」

    路克斯战战兢兢,从隔间探出头来看——

    「已经可以出来了,可爱的偷窥狂。」

    库露露席法已经换回制服,坐在桌子前看书。

    她的嘴角微微扬起笑意,视线朝路克斯一瞥。

    这个动作让路克斯了解他的意图。

    「……这个,真的很感谢。」

    路克斯向她道谢帮助自己的恩情,

    「看到你这么开心,刚才的害羞也有价值了呢。」

    只见她带有调侃的语气嘻嘻一笑,让路克斯面红耳赤。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而向你道谢的,这个——」

    「哎呀?难道你对我的裸体毫无兴趣吗。不过你刚才似乎目不转睛盯着我的身体看哟?」

    库露露席法以带有从容的甜美声音,追问路克斯。

    (被、被她的视线察觉了吗……)

    「啊,呃……这个——对不起。」

    就在路克斯受不了而道歉,忽然,库露露席法恢复认真的表情。

    「看来似乎有些坏心过头了。这是我的坏习惯。」

    像是让路克斯冷静下来般,她轻轻将食指放在身旁的座位上。

    这是坐在她身边的意思吧。

    「这个,你愿意原谅我吗?」

    「嗯,其实我原本就如此打算——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你就没由来的想捉弄你呢。我没有恶意,如果你别放在心上就太好了。」

    「…………」

    伴随微笑轻声说着,库露露席法这番话应该出自于真心。

    不过,

    (真的,对心脏很不好……)

    一边抱着复杂的思绪,路克斯同时坐在她身旁。

    「——不过,劝你最好多加注意一下。目前你在这间学园里,可是唯一的男生哟。」

    「我会反省……」

    看到路克斯低着头,库露露席法开心地轻声说着「这样就好」。

    然后她闺上原本在看的书,视线转向坐在身旁的路克斯。

    「既然难得,要不要稍微休息一下?正好,有件事情想问问你呢。」

    「啊,可是我——现在,这个……」

    「以你为目标的争夺战活动,刚才似乎已经响起宣告结束的钟声罗?」

    「咦……?」

    听她这么一说,路克斯看了一下休息室的时钟,的确已经过了结束时间。

    宣告结束的钟声,可能刚才忙着东逃西窜的时候漏听了也说不定。

    「终于,结束了……呼啊……!」

    看到路克斯趴在桌子上,库露露席法随即嘻嘻一笑。

    「那张委托书没有弄丢吧?要是不小心被别人捡走了,可就笑不出来罗。」

    「啊,这倒是,得仔细确认还在不在——」

    路克斯从口袋里掏出特别委托书,放在桌上确认一番。

    胜利者就能成为委托人的填写处空白,代表没有被任何人抢走,平安无事。

    「真的很感谢你,库露露席法同学。」

    「是吗?其实你没必要向我道谢哟,因为——」

    库露露席法以微笑回应松了一口气的路克斯。就在这时候,

    「咦?」

    碰!休息室的门猛然打开。

    「终于找到你了,路克斯!快点,将委托书交给我——」

    仔细一看,以前头的莉夏为首,大批女学生聚集在入口。

    (哎呀?不是已经结束了吗,怎么会——?)

    就在路克斯歪着头,随后,

    「时间到了!现在手上拿着红色委托书的学生,可以获得一星期自由使唤路克斯同学的权利!」

    像是办事员的女学生声音,伴随高亢的钟声从远方传来。

    「不会吧……!?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所以我说过啦?劝你最好多加注意一下罗。」

    就在路克斯回头看的瞬间,传来这样的回答。

    库露露席法手拿着『路克斯争夺战』的红色委托书,露出悠然的微笑。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大批女学生发出「讨厌啦——」的尖叫。

    「怎、怎么会这样……!?可是,时钟的时间不是已经——」

    「很简单,只要稍微拨一下时针就解决啦。」

    一脸认真的库露露席法,轻描淡写地说着。

    「…………」

    (我、我完全被骗了……!)

    刚才累积的疲劳一下子爆发,路克斯当场瘫坐在地上。

    原本以为库露露席法对这种活动不感兴趣的……

    红色委托书填写完毕,透过办事员宣告库露露席法胜利。

    「就是这样,这一个星期内,你得乖乖听我的话。多指教罗。」

    「啊……请多指教。」

    路克斯一脸失魂落魄的表情,勉强挤出声音回答。

    随后,四周的女学生们跟着鼓噪「恭喜!」「果然,真是厉害」「想不到连库露露席法同学都对他有意思——」等各式各样的反应。

    围绕在女生们欢声中的两人,库露露席法转头面向路克斯。

    「话说路克斯同学,可以马上委托你吗?」

    「啊,可以……只要是我能达成的事——」

    路克斯站起身,抱着一半敷衍了事的心境回答。

    这时库露露席法露出稳重的微笑,轻轻以指尖滑过路克斯的胸膛。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情人。这就是我的委托。」

    「——咦?」

    僵在原地的,可不只当事人路克斯一个而已。

    寂静无声……

    休息室里的气氛一片静默。几秒后,再度爆发大大的惊呼声。

    「呀啊啊啊啊!」

    响起高亢的尖叫声后,在场的女学生们此起彼落喊着。

    「真了不起!原来还可以提出这种委托呢!」「该怎么办,对手是库露露席法同学,怎么赢得了呢——」「等一下喔。反过来思考,这算不算开了先例呢?」「对呀,期待下一次争夺战吧!」

    就在少女们七嘴八舌讨论之中,

    「——就是这样,多多指教罗。」

    库露露席法对一脸震惊的路克斯说着,随即离开了休息室。

    「咦……等一下!?库露露席法同学?」

    「喂,路克斯!?这是怎么回事啊!都已经有我了竟然还——」

    莉夏不知为何哭丧着脸,来势汹汹质问。老实说,连路克斯自己也摸不着头绪。

    「这个……我也不知道。」

    一脸困扰地辩解,同时路克斯在脑海角落里思考。

    (……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详细原因,我之后会再说明。』

    离开之际库露露席法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暂时在路克斯耳边萦绕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