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Episode2 优密尔的使者
    自从路克斯成为库露露席法的『情人』,很快就过了三天。

    为了演好她所委托的『情人』角色,除了尽可能在机龙使演习中两人一组,在餐厅也是两人共进午餐,持续过着这样的生活。

    因此勉强摆脱了一开始生硬的感觉,

    「话说回来,真羡慕库露露席法同学呢。」

    「不过称霸争夺战的人是她,这也没办法呀。」

    「嗯,虽然不甘心,但他们的确很登对呢。不论是外表和实力——」

    不过这些耳语却开始同班女生之间流传。某一天放学后,

    「今天接下来的时间,我希望你和我约会。」

    一如往常满不在乎的微笑,库露露席法说。

    而且这时才刚刚下课,教室里还有大批同学。

    「约、约会!?应该说为何要特地在这里说啊!?」

    「…………」

    看到莉夏从教室角落 面露抽蓄的微笑望着自己,路克斯慌忙抗议。

    不过库露露席法依然满不在乎地装模作样,微微歪着头。

    「我刚刚想到才告诉你的——造成你的困扰了吗?」

    「这、这个——是没有啦。」

    「是吗,谢谢你。我很开心哟。」

    (糟、糟糕——完全被她玩弄于股掌。)

    「唔,要忍耐,忍耐……」

    留下喃喃自语嘀咕的莉夏在教室,来到走廊。

    然后等四下没有其他学生的瞬间,路克斯忍不住问。

    「呃,刚才的发言,难道是故意的吗?」

    「当然呀,恩芙尔克家的随从差不多该出现了。要是没让大家认为是『真的』,随从会怀疑我们的关系呢。」

    「…………」

    看到库露露席法轻描淡写说着,路克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过……其实没必要这么彻底吧——」

    就算恩芙尔克家族的随从来了,也不至于怀疑库露露席法,私底下确认两人关系真伪吧?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约会本身是真的,所以稍微准备一下吧。」

    库露露席法冷淡回答路克斯的疑问,同时在宿舍之前说着。

    回房间去准备好之后,十分钟后在校门口会合。

    「首先去买衣服吧。」

    两人离开学园校地,走在一号街区的大马路上。

    走了大约三十分钟后,来到城塞都市当中,针对较富裕客层为对象的商业区域。

    眼见尽是富裕阶层等级的高级旅店、餐厅、服饰店、修道院与施疗院等。

    路克斯极少来从事杂务的这一带,林立着宽广的豪宅。

    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同时也是调查遗迹的重要据点。

    不少机龙使贵族住在这座都市里。连住在王都的人,在这里建豪宅也屡见不鲜。

    五年前发生政变,即使国家体制改变,这里仍旧没变。

    不过——

    「真是有趣。」

    走在身旁的库露露席法,忽然轻声说着。

    「咦……?」

    「这些街景对你这个前王子而言,应该没什么稀奇吧?」

    这句话似乎是看到路克斯一脸好奇地张望才说的。

    「库露露席法经常来到这种地方吗?」

    「几乎没来过。」

    库露露席法回答得很淡泊。

    「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比起我,库露露席法同学比较适合这种高雅街道的气氛——」

    路克斯一边说着,同时从侧面望着她。

    「没这回事。因为——我很讨厌。」

    「咦……?」

    只见库露露席法视线望向前方,一字一字清楚说出。

    「我很讨厌那些贵族。」

    「…………」

    说到这里,对话稍微打住。

    (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库露露席法,优密尔的伯爵家族千金。

    出身名门的她,讨厌同为贵族的原因。

    看起来应该不是单纯对政治婚姻反感。

    「——在这里。」

    就在路克斯浮现疑问时,库露露席法忽然停下脚步。

    眼前是一间以美丽招牌与雕刻装饰,相当大的洋装店。

    「看起来似乎很贵呢。」

    「是吗?还以为对于前皇族的你,早已司空见惯了呢?」

    听到库露露席法面露微笑说,路克斯苦笑以对。

    「在宫廷有机会穿到好衣服,已经是往事了。我早就不记得啦。」

    「那么对你而言似乎不怎么开心呢。早点买完早点离开吧。」

    说着,库露露席法先一步走进店内。

    路克斯跟在后面进入。

    「…………」

    测量身体尺寸,挑选衣服,让店家修改成符合的尺寸。

    一个小时过后。

    「……等等,买衣服是买我的衣服吗!?」

    在黄昏笼罩的街道上,离开服饰店的路克斯忍不住喊了出来。

    「放心吧。根据刚才的试穿,你穿礼服也相当好看呢。不愧是前王子。」

    库露露席法露出事不关己的笑容回答。

    「没有啦——可是这么贵的衣服我不能收吧!?」

    让库露露席法破费买礼服与鞋子的路克斯慌张地说。

    礼服要三天后才会完成,但费用似乎已经先支付了。

    「不用在意没关系,这在我可以自由动用的金额范围内,不算什么。」

    「…………」

    这笔钱足以让过着杂务生活的路克斯用上三个月,但她却说得轻描淡写。这让路克斯再次觉得,她果然是大小姐没错。

    不,可能只是因为自己太不像前王子吧——

    「难得来到街上,要不要吃顿饭再回去呢?这一顿由我请客。」

    穿越高级商业区域,来到大马路上。

    因为即将天黑之故,四周没什么人,笼罩在薄暮中。

    「这、这个——再怎么说也不好意思吧……」

    就算被迫和库露露席法交往,路克斯还是要虚张声势一下。

    「有男子气概的这一点,我满喜欢的哟,虽然平常的长相和女孩子一样——」

    「这、这和那没有关系吧!?」

    好久没有人提到自己的长相问题,路克斯面红耳赤。

    就在紧张的气氛和缓的同时——

    「……!?危险!」

    路克斯喊出来的同时,抱紧库露露席法扑倒她。

    随后,有如鞭子般的物体高速伸长,卷住空无一物的空间。

    亦即刚才库露露席法站在大马路上的位置。

    这里是距离富裕阶级区域不远处的通道。

    从空房子阴影处伸长的武装,路克斯有印象。

    「龙尾钢线……!是机龙使吗!?」

    当下立刻准备从腰间拔出《飞翔机龙》的机攻壳剑。

    「不准动!敢动就开火!」

    但几乎同一时间,从四周出现五架装甲机龙,端起机龙息铳瞄准路克斯和库露露席法。

    驾驶机龙的五人,是头上包着布的男子。

    陌生的粗野印象,让人联想起盗贼。

    「五架《特战机龙》吗。我太大意了……」

    库露露席法见状,举起手表示投降。

    无可奈何之下,路克斯也跟着将剑放在脚下。

    「就这样,别想召唤机龙,知道没?反正你们插翅也难飞。」

    《特战机龙》——亦即特装泛用机龙,具备与另外两种机龙相异的独特能力。

    其中之一就是刚才发动的『迷彩』。

    能消除驱动声与光影,呈现淡淡的四周景色潜伏。

    因此得以趁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不备,在马路上先发制人。

    「那就请你们乖乖束手就擒吧?感觉会不太舒服,稍微忍耐一下。」

    前头的男子在阴暗处告诉两人。

    目的可能是绑架。

    多半是冲着伯爵千金库露露席法而来的盗贼之类。

    如此推测的路克斯,轻轻深呼吸一口气。

    「这个——劝你们最好别这样喔?」

    如此对男子们说。

    「什么……?」

    路克斯不只没有求饶,甚至丝毫没有动摇的神色,看得像是盗贼的男子发出讶异的声音。

    「嗯,对呀,劝你们最好作罢。如果不想受伤的话。」

    一旁的库露露席法也接着轻声说。

    「哇哈哈哈!贵族就是这么目中无人……看来你们没搞懂什么才是现实呢。算了,你们几个赶快捉住——咕哇!?」

    前头男子才说到这里,忽然连同机龙往前扑倒,发出呻吟声。

    「……什么!?」

    其他机龙使们迅速戒备时,路克斯随即牵着库露露席法的手开溜。

    「站、站住!?」

    见到两人逃跑,四架《特战机龙》慌忙行动。

    就在即将追上两人,防止两人跑进狭窄通道时。

    「呃,能不能停下来?」

    巨大的紫色装甲机龙挡在路克斯俩与男子们之间。

    「什么……!?」

    神装机龙《堤丰》。

    陆战型的堤丰双手都没有武器,而是以爪子与拳头的肉搏战压倒敌方,是近战特化的装甲机龙。

    「晚安呀,小路。」

    驾驶者同时是路克斯的青梅竹马,出声打招呼。

    「菲尔菲……你果然来了吗。」

    路克斯苦笑回答后,

    「喂,路克斯!还有我在耶!?看我这边啦!」

    身穿《嵌合飞翔机龙》的莉夏,已经打倒了一名机龙使。

    「莉夏殿下!?」

    「你们两人怎么会在这里呢?」

    「没、没有啦……这个只是偶然吧?我真的不是因为在意你们彼此的关系,才会跟踪你们的喔……」

    「噢,是吗……」

    看到莉夏别过视线,面红耳赤,路克斯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望向她。此时剩下的男子驾驶三架机龙同时行动。

    「敌人才两人而已!干掉她们一起抓走!」

    《特装机龙》们分别拔出小型机龙牙剑,朝《堤丰》砍过去。

    不过,

    「嘿。」

    与慵懒的声音相左,《堤丰》不断挥舞迅疾如风的拳头。

    它的豪腕足足有普通装甲机龙的两倍。

    握着机龙牙剑的《特装机龙》右臂,挨了拳头一击就粉碎。

    「什、么……!?」

    在惊愕地瞪大眼睛的男子面前,《堤丰》一翻身。

    以金属板组合而成的武器,装甲机龙,敏捷的动作有如野兽般,同时加速。

    手臂遭到破坏而门户洞开的身体,被机龙一脚踹中。

    「嘎……啊!?」

    盗贼模样的男子往身后飞了十几公尺,当场倒地。

    展开至最大的障壁也跟着粉碎,驾驶与机龙的连结随之解除。

    「哗……!?」

    看到这幅异常的战斗,路克斯忍不住喊了出来。

    「你是头一次见到她的《堤丰》认真战斗吗?」

    与路克斯一同逃进巷子阴暗处的库露露席法,开口询问。

    「菲尔菲竟然会那一招啊……」

    利用装甲机龙发动体术攻击。

    然后这次改由手掌抓住另一架《特装机龙》的机龙牙剑,一瞬间捏碎。跟着间不容发以正拳击中另一只手臂,一击粉碎了装甲。

    懂得武术的菲尔菲,似乎擅长接近战。

    活用重量与机龙功率的肉搏攻击,破坏力足以轻易突破泛用机龙的防御。

    柔软而敏捷的身段,宛如身上没有任何装甲般。

    路克斯还是头一次见过机龙使使出格斗技的回旋踢。

    「这、这家伙是怪物吗……!?」

    同伙转眼间被击倒,第五名盗贼准备驾驶《特战机龙》逃跑。

    正当男子转身,试图逃进《堤丰》的巨大身躯难以追赶的巷子内时,

    「《龙咬缚锁》。」

    菲尔菲低声喊出的同时,从《堤丰》的胳膊护甲发射粗大的铅灰色钢线。

    「哇啊!?」

    钢线的金属尖端飞过来,宛如大蛇的下颚一样张开。咬住《特战机龙》后,男子随即被高速拖回菲尔菲跟前。

    「那是——!?」

    「是《堤丰》的特殊武装。乍看之下类似龙尾钢线的捕捉系武器,但似乎能从装甲各处发射,捕捉射程内的敌人呢。」

    从左腕发射,捉住敌人的《龙咬缚锁》,高速将对手拖回来的同时,《堤丰》的右腕一挥。

    将对手拉到面前的同时,眼看强制反击即将在眼前炸裂,

    「救、救命啊——!?」

    「有点太过火了。……大概吧?」

    啪的一声,菲尔菲解除了《龙咬缚锁》的拘束,放开《特战机龙》。

    不过高速被拖回来的《特战机龙》,受到惯性的影响滚落在街道上,猛烈撞上墙壁——然后一动也不动。

    「喂,天然女,别太大意!」

    莉夏操纵《嵌合飞翔机龙》,一边拘束装甲遭到破坏的机龙使们,同时大叫。

    「……哎呀?」

    菲尔菲的视线望向倒地的机龙使一瞬间,男子已经不在《特战机龙》内。

    往四周一看,男子解除了机龙的连结,人直接冲进巷子

    舍弃机龙逃跑——不对。

    男子逃跑的方向,站着一名纤细的女性。

    「那、那边的女人!不准动——」

    盗贼模样的男子,从腰间拔出小刀大喊。

    可能是为了胁持人质。

    「危险!」

    路克斯忍不住喊出声音,正准备上前帮忙时——

    「不用救她没关系。」(wqc:原文是「不用救我没关系。」尼玛这是库露露阻止路克斯去救艾露堤莉泽啊,不用救我是什么鬼。本来比较合适的「恋人」翻译成「情人」已经很让人质疑青文的翻译的智商,这个更是)

    表前严肃的库露露席法,轻轻举起手制止路克斯。

    「咦……?」

    眼看盗贼趁机逼近她面前,刀子即将剌进胸膛的时候,

    「这个国家的治安真是糟糕呢——」

    锵!

    女性沉静地低语后,盗贼的刀子随即弹飞到空中。

    「什么……!?」

    「请你别乱动,否则我会剌歪。」

    当场跌坐在地上的盗贼男子,被长剑的剑尖抵住喉咙。

    女性手持的长剑,表面布满无数银线。

    「机攻壳剑……!?那个人究竟是——」

    就在路克斯低语的同时,表情可谓冷酷的女性,静静地抬起头来。

    「好久不见了,大小姐。」

    「咦……?」

    路克斯一脸困惑,一旁的库露露席法则叹了一口气。

    「她是我认识的人。恩芙尔克家的管家,艾露堤莉泽·梅可雷雅。」

    「那么,难道她是——?」

    「没错,她是来探望我的,恩芙尔克家族的随从。」

    「方便换个地方吗?这里并不适合说话。」

    名叫艾露堤莉泽的女性,静静地提出要求。

    「…………」

    将盗贼交给晚了一步赶来的卫兵后,路克斯等人跟在艾露堤莉泽的身后。

    ****

    离开现场后走了十几分钟。

    众人聚集在距离学园校地有些近的酒店,略为谈几句话。

    校规虽然不鼓励学生进出酒店,但艾露堤莉泽说愿意负起全责。

    路克斯、库露露席法和艾露堤莉泽坐在一张三人座的桌子旁,莉夏和菲尔菲则坐在一旁的桌子。

    后面两人本来照理说无关,结果还是一起跟来了。

    「首先呢,对了。看到您身体平安真是太好了,大小姐。虽然想这么说——」

    艾露堤莉泽瞄了路克斯一眼之后,脱口而出。

    恩芙尔克家在优密尔教国是贵族,也是机龙使辈出的名门。

    担任管家的她,本身也是相当厉害的机龙使,在优密尔教国似乎是叫做特级阶层的最高级实力者。

    「就算有同学在场,也可以不用那么多礼。」

    库露露席法冷淡说着,艾露堤莉泽随即叹了一口气。

    「那我就不客气了。请你多加留意安危好吗。你的身体可是属于恩芙尔克家的呢?」

    「那么会受到盗贼攻击,也是名家的宿命,无可奈何罗。」

    「…………」

    面对艾露堤莉泽有些不高兴的语气,库露库席法也半讽剌地回答。

    看到这一幕的莉夏,在隔壁桌子低声说「怎么回事?关系不好吗?」

    (不过,她们似乎的确和普通的主仆关系有点不一样……)

    看在眼里的路克斯,也有同样的印象。

    不论是好是坏,感觉双方没什么芥蒂。

    「由于接近女生宿舍的门禁,希望你能长话短说。反正我也早就摸透你的来意了。」

    「就是因为大小姐这么不认真,我才会特地前来。」

    女管家以强硬的口气回答库露露席法。

    管家艾露堤莉泽个性严谨,与有些捉摸不定的库露露席法之间,关系似乎不太好。

    (库露露席法同学说过,艾露堤莉泽的目的……果然是那件事吧。)

    一边听着两人的互动,路克斯想起之前的经纬。

    库露露席法的使命是,在学期间必须找到婚约对象才行。

    因此为了瞒过恩芙尔克家族随从的眼睛,希望路克斯扮演情人角色。

    「话说回来——这位男性是谁呢?」

    忽然,艾露堤莉泽的视线望向路克斯说。

    「他是我的情人,很棒吧?」

    「……!?」

    库露露席法如此回答的瞬间,坐在一旁的莉夏肩猛烈抖了一下,望着这边的桌子。

    「情人?就是这名少年,是吗……!?丨

    艾露堤莉泽露出讶异的表情询问。

    「没错。你们应该还没见过面,但他是旧帝国的王子,路克斯·阿卡迪亚。目前是王立军官学园的唯一男学生,也是我的同学。请问有任何问题吗?」

    「…………」

    「当然有问题。路克斯今后要和我一起进行许多——呣呣……」

    「等、等一下再听你说,现在请先安静点。」

    艾露堤莉泽露出狐疑的眼神看着从隔壁桌子插嘴的莉夏,以及安慰她的路克斯。然后一深呼吸,低声说。

    「是吗。这就伤脑筋了,其实——」

    「看看啊——想不到我真的被瞧扁了呢。」

    「……!?」

    突然传来的男子声音,一行人立即屏息以对。

    一名身穿红色华丽斗篷,上有金色剌绣的男子,站在艾露堤莉泽背后。

    斗篷底下能看见结实的手脚,高个瘦削的男子。

    金色长发与端正的眼鼻,乍看之下是英俊风雅的男子。但是脸上微微的笑意与锐利的视线,却散发出一种威严感。

    与其说强烈的自信——更像是身披『自我』之铠的骑士。

    第一次见到他的面,十之八九会产生这种印象。

    出现在路克斯等人面前的,就是这样的男子。

    「克洛伊查卿!?您怎么会在这里?餐会不是约在明天吗——」

    「嗯,我可没有忘记喔,艾露堤莉泽。」

    名叫克洛伊査的男子,以微笑回答惊讶的艾露堤莉泽。

    「其实我也是对日期很挑剔的男人呢——不过呢,真要说缺点的话,就是个性有点太急了。我想早一步先看看,将来要成为我妻子的少女是什么模样。」

    只见他嘴角一歪,面向库露露席法。

    从容貌到脚尖,男子以轻蔑的视线打良一番后,满足地点点头。

    「哦,美貌果然一如评价。虽然我也在王都社交舞会上露过很多次脸——不过还没见到这么漂亮的。身材稍嫌不够丰腴,不过十分期待将来的成长呢。」

    「承蒙褒奖,不胜光荣。」

    回答的人是艾露堤莉泽。

    「艾露堤莉泽,这个人是谁?」

    库露露席法面露冷淡的表情,开口一问,

    「对了,看来我们还没有交谈过。那就容我自我介绍吧。我是保泽里多·克洛伊査。」

    「……!?」

    听到男子这句话的瞬间,路克斯和莉夏——不,包含四周的顾客在内,整间酒店都弥漫紧张的气氛。

    「……难道他是四大贵族!?」

    「『王国霸者』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原本在店内的几名客人似乎察觉他的真实身分,小声交谈的同时望过视线。

    「克洛伊查的家族名称,就是……?」

    艾露堤莉泽点头回答库露露席法的问题。

    「旧帝国时代延续至今的高贵血脉——四大贵族之一。尤其代代辈出骑士与机龙使的名门一家。这一位就是家族的长男。」

    (记得克洛伊查家族是——)

    稍微想了想,路克斯回想起来。

    这个家族的确在贵族间也名气响亮,同时也以旧帝国的鹰派闻名。

    论家世、权力,以及财产,在新王国之中同样赫赫有名。

    但是该家族的思考模式,几乎完全继承了旧帝国的思想。因此路克斯从以前就几乎没听过这个家族的正面传言。

    「四大贵族的长男……?难道艾露堤莉泽,是你——」

    听到这里的库露露席法,微微皱起眉头。

    「没错。容我擅自主张,已经谈好预定在明天的餐会上,将克洛伊查卿介绍给大小姐,并且当场订下婚约。不过——」(wqc:当初看译文版时就很想吐槽,你个随从是哪来的权利擅作主张的。)

    「为什么我完全没听说这些事情呢?」

    库露露席法以不置可否的语气询问,

    「若不做的这么彻底,小姐『又会』找藉口推托婚事。」

    艾露堤莉泽丝毫没有任何歉意,平淡地回答。

    看来她们虽然关系不好,却对彼此的个性了若指掌。

    简单来说,艾露堤莉泽早就看穿库露露席法会找藉口推托,因而准备将自行决定的婚约者带来和她见面。

    结果导致现在的情况大为混乱。

    「是吗?不过真可惜,正如所见,我已经有在交往的对象了。对不对,路克斯同学?」

    「咦……?啊,对。算是——」

    听到库露露席法的话题转向自己,路克斯慌忙以对。

    「路克斯……?噢,原来如此。看你的容貌——你就是旧帝国皇族的残存者吗。我还是头一次和你直接交谈呢。」

    刚才一直不作声的保泽里多,走近路克斯。

    打量了路克斯的长相一番,然后缓缓开口。

    「呣……软弱的长相丝毫不像前皇族。不愧是受到新王国特赦,苟活至今的走狗。——难怪大家都叫你杂务王子。」

    「…………」

    语带侮辱的嘲笑与口吻。

    面对这股明确的敌意,路克斯平静以对,

    「艾露堤莉泽殿下,这次的婚约真的有必要为了这点程度的男人延期吗?」

    结果保泽里多有如火上浇油般,咄咄逼人。

    「他的确是前皇族。以这一层意义来看,或许在各地比较吃得开。但现在却是凄惨的没落王子,只能靠别人的施舍才能活下去。就我的判断,这男人根本配不上你侍奉的优密尔教国名门之家,恩芙尔克的血脉吧?」

    「这个,的确——」

    就在艾露堤莉泽受到追问下,即将同意的时候,

    「哼,所谓的四大贵族,也就这点斤两吗?」

    忽然,凛然的少女声音打断了对话。

    声音来自坐在隔壁桌的莉夏。

    「竟然连眼前男人的价值都看不出来,虽然少一个竞争对象是帮了我大忙,但你那无理的口气能不能收敛一点?克洛伊查卿。」

    面露得意笑容说完,最后莉夏瞪着两人看。

    像是不甘示弱一般,保泽里多也回瞪莉夏。

    「记得你是——」

    「新王国第一公主,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路克斯是预定要成为我伙伴的男人。如果你要侮辱他,我随时奉陪。」

    面对莉夏连珠炮般的回击,保泽里多沉默了几秒之后,

    「咯咯咯……哈哈哈哈哈!」

    突然提高音量,放声大笑。

    「有什么好笑的?」

    「看看……原来是这样啊。旧帝国的没落王子殿下,看来相当受到女性欢迎呢。不过——今后是战斗重于一切的时代。讨灭出现的幻神兽,与别国的遗迹争夺战中赢得胜利,这股力量比什么都重要。而我们王侯贵族必须擅长操纵装甲机龙的技术才行。因为身为机龙使,以及身为指导者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前面说了一串长篇大论,保泽里多再度面向路克斯。

    「但很可惜,我和这男人的格调有如天壤之别,根本是浪费时间。艾露堤莉泽殿下,我希望能在明天尽快与小姐完成婚约。」

    「是的——那就依照预定,明天夜晚。」

    就在艾露堤莉泽即将下结论的时候,

    「拜托,能不能请你们等一下?」

    库露露席法伸手制止准备再度抗议的莉夏,然后说。

    「哦,怎么了吗?有话要对我说吗,未来的妻子?」

    「今后的时代,身为机龙使与指导者的力量比甚么都重要。这句话是你说的吧?」

    「是的,恩芙尔克家的意见也相同。所以既是四大贵族,又是『王国霸者』的克洛伊查卿,足够资格成为婚约者——」

    「真的是如此吗?」

    面露笑容的库露露席法,打断了艾露堤莉泽的话。

    「这是什么意思?」

    「要论身为机龙使的本领,我的情人也不差哟。毕竟他可是在新王国模拟战中鼎鼎大名的『最弱无败』呢。」

    「哼,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的保泽里多,再度放声大笑。

    「『最弱无败』是吗。话说回来,他好像有这么一个不名誉的别名呢。不过——我未来的妻子,聪明如你应该知道吧?一个只会保护自己的胆小鬼,有何资格夸口自己赢过别人?」

    「不过在王都模拟战中,你也没赢过他吧?」

    「什么……?」

    「还有,请你别再用『我未来的妻子』这种称呼行吗?我和你还是不相干的陌生人呢。」

    「…………」

    听到这里,保泽里多的表情忽然变得极度不悦。

    「克洛伊查卿,抱歉小姐无礼——」

    就在艾露堤莉泽慌忙劝解时,

    「原来如此,看来恩芙尔克家的女儿也很有两下子嘛。我愈来愈喜欢你了,库露露席法。」

    保泽里多嘴角歪成弧线,展现从容。

    但是,路克斯看得出来。

    乍看之下稳重的表情,其实静静地怒火中烧。

    「那么这样好了。就让我和这个没落王子比一场怎么样?以装甲机龙决斗。」

    「————」

    保泽里多这一句话,让店内顿时紧张起来。

    「克、克洛伊查卿,这——」

    艾露堤莉泽惊讶地正要开口时,

    「的确,贵家族千金似乎无法接受婚约一事。这是促成此事的你所造成的过失。不过就算强逼她缔结婚约,想必她无法接受吧?让她见识一下我的力量,往后的夫妻生活也会比较美满。」

    保泽里多说着,带有询问之意的视线同时在库露露席法身上游走。

    想先对有实力,头脑又好的少女来个下马威,这种意图显而易见。

    「这次的对战可没有『平手』这回事,你应该不会逃跑吧,没落王子?」

    「…………」

    受到对方挑拨,路克斯语塞。

    考虑到今后的计划,自己不能太引人注目。

    自己非常清楚这一点。

    不过,

    「——我知道了,我接受。」

    短暂犹豫之后,路克斯点头同意。

    如果现在拒绝决斗,库露露席法与保泽里多的婚约,就等于确定了吧。

    虽然无法使用《巴哈姆特》,但非迎战不可。

    「不,这件事情不需要劳烦克洛伊查卿……」

    艾露堤莉泽似乎无法接受,正待插嘴的时候,

    「事到如今,你也试着参加决斗如何?」

    库露露席法静静地提案。

    「……这是什么意思?」

    「身为当事人的我,以及掀起这次波澜,该负责的你在一旁作壁上观,感觉很不是滋味。干脆以二对二搭档战,一起参加决斗如何?」

    「小、小姐你在说什么啊!?开玩笑也该有个限度吧!克洛伊查卿怎么可能会答应这种要求——」

    「我只是觉得,像商品一样静待结果出炉,不合我的个性。」

    库露露席法轻描淡写说着,

    「咯咯咯,我无所谓。」

    保泽里多随即露出无畏的笑容,并且迅速允诺。

    「这样不是很好吗,艾露堤莉泽。决斗的主旨就是别留下遗憾的战斗。而且我虽然是和平主义者,但有时也会想发挥全力。因为在王都公式模拟战中不想弄伤别人,才会不由得手下留情呢。」

    说着,他伸手晃了晃配戴的机攻壳剑剑柄,发出喀锵一声,

    从华丽装饰的剑鞘来看,可能是神装机龙吧。

    「很可惜,明天的餐会取消。那么三天后的夜晚,我会准备好决斗场所。因为工作关系,我会暂时停留在城塞都市,你可别临阵脱逃啊?」

    丢下这句话,保泽里多披上奢华的斗篷,离开了酒店。

    「…………」

    不久,店内弥漫着松弛的气氛,开始恢复热闹。

    「呼……」

    缓和紧张情绪的路克斯吁了一口气。

    「你们两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吗?」

    艾露堤莉泽眉头一挑,以劝谏的口气说。

    「不只试图拒绝婚约,最后竟然——还要和四大贵族决斗,这实在太荒唐了。克洛伊查卿的神装机龙是《艾基·达哈卡》,实力在王都享有『王国霸者』的称号啊?」

    保泽里多在前一年王都的公式模拟战,留下第三名的好成绩。

    同样参赛过的路克斯,当然知道这件事情——

    「要比神装机龙,我也有《法夫纳》,有什么好怕的呢?」

    看到库露露席法不肯退让,艾露堤莉泽烦恼地按着头。

    然后隔了几秒钟,抬起头来。

    「我知道了。不过那一位身为机龙使的实力——以及权力,在当今新王国之中可是不容小觑的。看来我也对你太过纵容了呢。」

    「太过纵容?只是不敢去捅马蜂窝而已吧,就和那个家的人们一样——」

    「…………」

    而对库露露席法语带讽刺微笑,艾露堤莉泽的表情紧绷。

    然后她迅速站起身,将几张纸钞置于桌面上。

    「今晚就先失陪了。和小姐你的对战——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只说了这句话,管家模样的女性随即离开酒店。

    (那个家的人们,究竟是什么意思——?)

    恩芙尔克家与库露露席法,过去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呢?

    奇妙的沉默弥漫在路克斯等人之间。

    「门禁时间快到了,今天就先回去吧。」

    不久库露露席法说出这句话,于是众人也跟着离开。

    ****

    「——刚才真是对不起你呢。」

    四人并肩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库露露席法低声说。

    难得听到她消沉的声音,路克斯慌忙摇了摇头。

    「不会……但是话说回来,这样真的好吗?」

    赋予库露露席法的婚约使命。

    虽然确实听说过,但平常冷静的她竟然一反常态,激动地反抗。路克斯心里感到惊讶。

    「原来如此。所以说库露露席法讨厌政治婚姻,因此让路克斯扮演情人的角色。太好了……这我就放心了。」

    莉夏松了一口气摸摸胸口,接着又歪头疑惑。

    「不过,那个管家——她叫艾露堤莉泽吧?一个小小的管家,讲话竟然这么不客气,总觉得有点奇怪呢。」

    「…………」

    路克斯也有同感。

    就算撇开严格的贵族世家这点,那名管家和库露露席法之间,看来似乎并非普通的主从关系。

    而且也并非单纯的亲密,或是关系不好之类,是其他原因。

    「别在意,艾露堤莉泽她从以前就是那样。话说回来,谢谢你在克洛伊查卿提议决斗的时候点头同意。」

    库露露席法面露微笑,看着走在一旁的路克斯。

    在澄澈的美丽眼眸注视下,路克斯不由得心跳加速。

    「话、话说回来,真的没问题吗?竟然要和那两人决斗……」

    「当时虽然展现从容的态度,但其实很棘手,如果你也驾驶那架神装机龙的话,应该不会有任何问题——」

    没错。

    五年前,毁灭旧帝国的『黑色英雄』。

    绝不能让保泽里多和艾露堤莉泽察觉,路克斯就是那架《巴哈姆特》的操纵者。

    不过这次对手的实力之强,和前几天那三个临时教官有天壤之别。

    一方是在北方大国优密尔屈指可数,特级阶层的机龙使。

    另一方不仅是《艾基·达哈卡》的使用者,更是王都公式模拟战排名第三的机龙使。

    就算与驾驶神装机龙《法夫纳》的库露露席法搭档,面对这两名对手,光靠《飞翔机龙》势必极为严苛。

    「怕什么,肯定不足为惧。路克斯即使靠《飞翔机龙》,都能完全防御我的《迪亚玛特》。所以面对机龙适性值较低的男性机龙使,只要争取时间的话,对手应该会先撑不住吧。」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库露露席法这句话的意思,路克斯也多少察觉得到。

    王都公式模拟战的战斗时间稍短,规则上对男性较为有利。

    虽然这是旧帝国时代的老规矩留下来的痕迹,不过就算扣掉这一点,保泽里多似乎也能毫无困难地使用神装机龙。

    因此帝国灭亡后的现在,身为肩负新时代的人物,有『王国霸者』的称号。

    《艾基·达哈卡》的神装除了《千变魔术》这个名称之外,路克斯对其一无所知。

    再加上,这次决斗可没有平手这回事。

    即便是路克斯,对这场决斗也带有若干不安。

    「你没有生气呢。」

    就在心中想着这些事情时,身旁的库露露席法忽然如此低声说。

    「咦……?」

    「一般而言,被卷入这种决斗都会生气吧。明明不是真正的情人——」

    「不……这是我自己答应对方的。」

    老实说,路克斯也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会决定接受决斗的要求。

    这一点可能就是被妹妹爱理骂的原因吧。

    「谢谢你。还是先向你道个谢吧。」

    不过,路克斯丝毫不后悔。

    应该说,对于害羞道谢的库露露席法,路克斯想进一步了解她。

    「好!那就赶快回去吧,由我来强化路克斯的《飞翔机龙》。这次一定要改成攻击特化的机型——」

    「啊,这就不用了……」

    路克斯恢复认真的表情,摇了摇头。

    「唔!那、那么……就安装我从以前就想到的特别隐藏机能吧——」

    「话说,」

    这时候,刚才一直沉默跟着众人的菲尔菲,一脸认真低声说。

    「再不赶快回去的话,门禁,就要超过罗。」

    「不会吧!?」

    众人面面相觑,忍不住惊呼。

    虽然慌忙奔跑,但最后还是没赶上。

    隔天早上,路克斯等四人都受到惩罚,负责打扫。

    ****

    就在路克斯等人急忙赶回去的当晚,王都城内正召开会议。

    七名分别身穿洋装、礼服,或是整齐军服的男女,围坐在吊灯照亮的圆桌座位上。

    上座的三名是新王国的罗菲女王,以及宰相、军队副司令官。

    其余四名则是最高位的公爵们,人称四大贵族。

    名家族长们长年治理旧帝国的领地,现在依然拥有莫大影响力与权力。

    分别为气色红润的中年魁梧男子,眼窝如骷髅般深陷的白发老人,眉目清秀的壮龄绅士。

    以及披着钢铁装饰的胭脂色斗篷,长发的男子。

    新王国的当权者齐聚一堂,让房间内充满严肃的紧张气氛。

    「距离上次同时找我们几人出来,相隔几年了哪。」

    声音嘶哑的老人率先打破沉默。

    「新王国建立以来,这是第一次吧?差一点连诸位的长相都快忘啦。毕竟我们领土的景气还不错哩。」

    「无论如何,女王陛下需要我们的协助,对不对?」

    壮龄男子无视随口回应的中年男,做出结论。

    被问到的女王静静点了点头,然后催促一旁的宰相。

    「两个月前,寄给诸位的书信中提及之事。关于海布格共和国,以及同盟三国所提出的要求。」

    「该不会又是那个黑市商人引起的事件吧?听说不仅大量装甲机龙流入海布格共和国,还将可疑的道具卖到这个国家来——」

    对于老绅士这番话,宰相摇了摇头后回答。

    「不,这次是关于终焉神兽。」

    「终焉神兽吗。从旧帝国时代就听过好几次这个名字,想不到它真的存在。」

    终焉神兽。

    据说一座遗迹内只有一只,具备超常力量的七只幻神兽。

    体型与力量和一般幻神兽完全不同次元,传说级的怪物。据说在八年前的旧帝国时代,就曾经毁掉领地内的几座城镇或村庄。连别国领地,甚至小国家都毁于其手。

    当然,这件事情在旧帝国的执政院隐瞒下,直到现在依旧只有少部分人知道真相。

    「原来如此。意思是进一步确认终焉神兽的存在,以及找齐了出自于我国遗迹的证据,是不是?」

    壮龄男子的这番话,听得宰相一脸苦涩地点头。

    旧帝国曾经强硬开启遗迹,将一只终焉神兽放到世界上,造成各地莫大受害。旧帝国灭亡后过了几年,别国跑来向新王国兴师问罪。

    五年前政变之际,逃到别国的执政官之一,将终焉神兽的旧帝国相关文书泄漏出去。暗地里收集证据的海布格共和国,便藉此责难新王国。

    「海布尔共和国原本就是仅次于旧帝国的大国。目前依然对周边诸国拥有庞大影响力。如果拒绝这项要求,则不只是同盟三国,更形同与全世界为敌。」

    「因此要拟定对策——是吗?不过终焉神兽不是在七年前就讨伐结束了吗?」

    「似乎只是暂时石化,让其进入休眠状态而已。根据斥候的情报,位于里德涅斯海沿岸的终焉神兽,石化从几个月之前就开始缓缓解除了。因此——」

    「我们必须再度迎击,是这个意思吗?」

    「海布格共和国要求我们讨伐终焉神兽。但当时即使有各国协助,好不容易才让终焉神兽沉睡。光靠新王国的军力太过危险了。」

    「就算倾尽数量稀少的上级阶层机龙使迎敌,胜算也十分渺茫。还是必须靠神装机龙的使用者率领讨伐部队——」

    得到这个结论的同时,短暂弥漫着沉默。

    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言而喻。

    讨伐终焉神兽,必然伴随高死亡率。

    目前的新王国,缺乏适合解决此事的『勇者』。

    「——那就派小犬去吧。」

    「……克洛伊查卿!?」

    在场却一语不发,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子,这时开了口。

    身披钢铁装饰,散发非比寻常威严感的男子,名叫瓦格·克洛伊查。

    「小犬有一年前得到的神装机龙《艾基·达哈卡》。他不仅擅长操纵,在王都模拟战也留下第三名的优异成绩。我认为他十足具备部队长的资格,不知罗菲女王陛下,您意下如何?」

    露出无畏笑容说明的瓦格·克洛伊查,让罗菲女王新生警戒。

    在四大贵族中,克洛伊查家族一直不断传出不好的谣言。

    「拥有广大领地,还豢养许多私兵的大贵族,会不会原本就有篡夺旧帝国之心」之类的危险话题。

    「不能让莉姿夏尔蒂公主殿下暴露在危险之中。这里就请交给我们吧。」

    「——我知道了。」

    面对故作姿态低头致意的瓦格,罗菲女王终于点头。

    同时,瓦格有如老早期盼这一刻般,脸上露出笑容

    「不过这场大战不只会失去我们领地的机龙使,连小犬和神装机龙都有可能无法幸免。因此除了军费、士兵与机龙之外,还希望女王能赐予某些奖赏。」

    「你的意思是——」

    「就是亚提司玛特新王国的军事大权。一旦小犬保泽里多达成使命,希望女王能赐予我将军的地位。」

    瓦格露出充满野心的眼神,如此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