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Episode4 决斗
    七年前,路克斯的记忆中。

    路克斯母亲的葬礼上,没有任何皇族成员出席。

    或许是因为遭到宫廷放逐,葬礼简陋到简直不像一个王妃该有的待遇

    但是对路克斯而言,这些都不重要。

    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究竟该怎么保护卧病在床的妹妹爱理。

    路克斯只是在教会中,以虚无的眼神眺望着彩绘玻璃。

    过了一段时间后走出教会,准备回去。

    仅有的几名亲戚早已离开,却有人站在坟墓前。

    是身穿黑衣丧服的银发男子。

    态度稳重的男子,路克斯依稀有印象。

    「你母亲的事情,我很遗憾。」

    男子的名字是弗基尔·阿卡迪亚,是路克斯的同父异母兄弟。

    连待在宫廷时间不长,未卷入权力斗争的路克斯都不自觉留意到。

    这男人——和一般皇族有些不一样。

    「贤弟,如果你身为皇族想尽点心力的话,可以来找我。皇族就算遭到宫廷放逐,也还拥有一定的特权。凭你一个人很困难,但我如果帮你打点一下,应该可以学到两件事情吧。」

    可以学到包括战术或执政等各式各样学问,以及装甲机龙相关知识。

    不论是摆派头,或是做为外交工具,作为皇族的基础教养,没有人会阻止『进修』。

    「这是十分险峻,而且遥远的道路。可是你的一念之间,或许有机会改变这个帝国,要不要试试看?」

    「……拜托你了。」

    从那一天起,路克斯与弗基尔的关系就此开始。

    得到王立图书馆的入馆权限,以及接受装甲机龙的指导。然后——

    过了七个月的某一天,弗基尔见到某种光景。

    「这是怎么一回事,贤弟?」

    位于帝都内的机龙演习场之一。

    角落里堆着好几台损坏的《飞翔机龙》。

    这时路克斯在装甲机龙上运用的资金,都是由弗基尔提供的。不过听仆人说路克斯受到重伤,而且机龙也损坏,才过来一探究竟。

    「不好意思,有点失败了——」

    「真是不像你呢。身为机龙使,之前展现出堪称天赋般才能的你,居然也会操作失败——嗯……?」

    查觉到异状的弗基尔,话说到一半睁大了眼睛。

    碎裂的《飞翔机龙》都有奇妙的共通点。

    从挥动机龙牙剑的右臂到背翼,扭曲成异常的形状并且碎裂。

    另一方面,以钢铁板覆盖的墙壁,一部份粉碎消失无踪。

    剑无法劈开墙壁,炮击也不可能让墙壁变得粉碎。

    「看来这并非正常使用装甲机龙造成的呢。难道你试过什么特殊操纵法吗?」

    掌握眼前几近不可能的情况,弗基尔毫不隐藏惊讶询问。

    「是的。」

    路克斯露出毫无感情的表情,清楚地回答。

    「光靠『普通的力量』,只会再度让自己后悔。为了保护我重要的事物,我想要更强大的力量。」

    记忆逐渐褪色,变得模糊。

    没错,绝不能忘记这一点。

    自己背负着誓约,以及约定。

    然后,路克斯醒了过来。

    ****

    库露露席法站在月亮高挂的夜空之下。

    指定作为决斗地点的教会遗址,位于城塞都市三号街区之外。

    大约两年前,在这里与从遗迹出现的幻神兽爆发大战。消灭幻神兽后,这里成了废墟。

    散落无数瓦砾的遗址范围内,四方只留下碎裂的外墙。距离有人烟的小镇,至少也相隔一公里远。

    而且这座决斗舞台还安排了机龙使把风,负责赶走外人。

    保泽里多与艾露堤莉泽,两人站在场内。

    「你很准时呢,我未来的妻子。我一直相信你能顺利结束调查遗迹的使命,平安归还。」

    惺惺作态的保泽里多说着,对峙的库露露席法则微微皱起眉头。

    「话说回来——你的情人,也就是那男人上哪去了?我听说他平安离开了遗迹,难道累倒了吗?还是——被我吓到脚底抹油了呢?」

    「我让他回去了。」

    库露露席法对纠缠不休的挑拨,依然不动如山。

    她的语气四两拨千金,以冰冷的眼神看着两人。

    「我不能再让他继续和这种无聊的闹剧牵扯了——」

    然后静静拔出挂在腰间的机攻壳剑。

    见到这一幕,保泽里多嘴角浮现笑意,提高音量说着。

    「决斗从现在开始。直到身上穿的机龙解除。或是决斗的两名对手宣布投降为止。」

    紧接着,恩芙尔克家族的随从,艾露堤莉泽也拔出机攻壳剑。

    「如果意图从决斗舞台,亦即这座教会遗址逃亡也视为落败。其他的规约就依照这个国家所进行的王都模拟战为基准。可以吧,大小姐。」

    「没错,我已经做好觉悟了。从很早以前——」

    「…………」

    库露露席法话中有话。

    艾露堤莉泽忍住些微的动摇,吸了一口气。

    「——命你前来,象征不死之龙。化为连锁的大地之牙。《陆战机龙X》!」

    随着咏唱符同时出现无数光粒飞舞,召唤出强化型陆战机龙《陆战机龙X》。

    这是未持有神装机龙,技术高超的机龙使所能获得的最强战力。

    保泽里多露出佩服的神情,望着艾露堤莉泽的装甲机龙。

    「真不愧是恩芙尔克家,连身为机龙使的管家都有特级阶层的技术。我越来越期待和你结婚啦,库露露席法!」

    「能不能请你别再胡闹了?时间宝贵。」

    库露露席法以冷淡的声音,回应保泽里多的赞美词。

    「我是孤儿。长时间住在别人家里,别人心里对于我的真正想法,我是看得出来的。」

    「哦……?」

    就在保泽里多低声一说,库露露席法跟着拔剑。

    「——转生吧。囚禁在财货中的灾厄巨龙,化为遍布欲望的对等代价,《法夫纳》。」

    随后,四周空间扭曲,无数光粒子集中。

    形成一架看起来有如冰雕般,巨大的白银机龙。

    机龙从内侧开启,瞬间化为穿在库露露席法身上的装甲。

    看着召唤过程的保泽里多,咧嘴一笑。

    然后他也穿上自己的《艾基·达哈卡》,瞥了一眼艾露堤莉泽,催促她发出决斗的信号。

    「那么,决斗,开始!」

    艾露堤莉泽一喊,库露露席法的《法夫纳》立刻飞翔。

    拿出机龙爪刃朝保泽里多投掷,并且迅速举起特殊武装——《冻息投射》。

    库露露席法的战斗方式,是远距离外的高速精密射击。

    就在保泽里多强化障壁,弹开机龙爪刃的瞬间,库露露席法立刻扣下扳机。

    对方如果闪躲就朝相同方向,如果防御就趁隙狙击。

    带有寒气的蓝色闪光划过黑夜,命中保泽里多。

    啪哩!瞬间响起结冰的声音,库露露席法确信自己命中目标。

    可是——

    「虽然偷袭实在很没意思,但你的判断力和技巧值得称赞,库露露席法。」

    保泽里多稀松平常的声音,让库露露席法颤栗。

    「……!?」

    结冰的是散落在《艾基·达哈卡》面前的瓦砾碎块。

    崩塌的建筑物残骸,四处散落在教会遗址的这个地方。

    他以战斧粉碎,卷起来当作另一面护盾,防御了《冻息投射》。

    如果挖起的是普通的土,一般而言质量是不足以防御的。

    看来指定教会遗址作为决斗场地,在保泽里多的算计之内。

    「我太大意了。竟然这么快就拟定了对策,是你出的主意吗,艾露堤莉泽?」

    针对《冻息投射》唯一的弱点,对应的策略。

    可能是调查遗迹的交战中,曾经见过这招的保泽里多自己想到的。但如果是早就知道这一招的人献策

    的话——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艾露堤莉泽的《陆战机龙X》,朝飞在空中的库露露席法跳跃。

    锐利挥动的双剑,在库露露席法勉强躲开之际,艾露堤莉泽脸上露出笑容

    「你的技巧变钝罗,大小姐。」

    「————!」

    只见她在空中旋转机龙身体,进一步以另一手的机龙牙剑砍过来。

    不过,

    「天真的人是你才对。」

    与使用者意志无关,自动式特殊武装——《龙鳞装盾》挡住了机龙牙剑的这一击。

    但就在这一瞬间,保泽里多的《艾基·达哈卡》双肩突然伸长,《双头魔颚》瞄准了库露露席法。

    「你的特殊武装也能防御这一击吗?」

    轰!两道炮击朝《法夫纳》袭击而去。

    《龙鳞装盾》本身可以防御这一击。

    但是防御会造成体势瓦解,让艾露堤莉泽进一步追击。

    这样下去会陷入被动防御,迟早会撑不住。

    (果然——只能赌一把看看了呢。)

    库露露席法一边掌握两人的行动,同时如此判断。

    调查遗迹后还留有伤势和疲劳,长期战对自己不利。

    因此库露露席法启动《法夫纳》的神装《财祸睿智》。

    这是能感应几秒之后,半径数十公尺内未来情景的预知能力。

    库露露席法以神装躲过炮击,同时掌握自己胜利的方程式。

    「原来如此——真是厉害,的确很厉害。」

    保泽里多从远处佩服地不断重复。

    「不过库露露席法,你还是应该乖乖地成为我的女人。这样才能让你获得幸福。我不希望你有任何三长两短,能不能请你现在投降?」

    听到保泽里多撒娇般的声音,库露露席法叹了一口气。

    「不好意思——我讨厌饶舌的男人。」

    回答的同时展开行动。

    「……!?好快!」

    《法夫纳》抛开眼前的艾露堤莉泽加速。

    背翼的飞翔装置发挥最大功率,以肉眼追不上的速度突袭保泽里多。

    「面对陆战机龙《艾基·达哈卡》居然敢特地近身迎战?有趣。」

    保泽里多露出不在乎的笑容,举起战斧。

    迎面而来的库露露席法,也挥动中型机龙牙剑砍过去。

    面对反覆朝上剌的战斧并未露出畏惧的神色,展开突击。

    「如果平分秋色的话,赢的人可是我喔?」

    《艾基·达哈卡》的装甲与障壁,以超群的防御力自豪,库露露席法也知道这一点。

    眼看双方的武器就要交错的那一刹那——

    「那又——怎么样?」

    库露露席法忽然面露微笑。

    「什么……!?」

    随后,保泽里多瞪大了眼睛。

    神装机龙《艾基·达哈卡》设置在右肩的特殊武装炮口忽然碎裂。

    从一开始,库露露席法攻击的目标就是肩膀上的特殊武装,以及幻创机核。

    然后以毫厘之差,躲过在近战上原本占优势的保泽里多这一击。

    「预知未来的能力,这就是你的神装吧……」

    透过《财祸睿智》预测未来。

    利用这项神装躲过保泽里多攻击的同时,进行反击。

    「真是漂亮,库露露席法。虽然有些缺点,不过能击碎我右肩的本事,算你厉害。」

    「要称赞我是可以,不过我还没使出真正的绝招哟?」

    「克洛伊查卿!请赶快远离!这个间距很危险!」

    艾露堤莉泽的呼喊从遥远的后方传来。

    但是太迟了。

    凭藉《财祸睿智》的未来预测能力,库露露席法可以洞悉一切接近战攻防并占上风。

    而且这片到处都埋了瓦砾的土地上,艾露堤莉泽的《陆战机龙X》最少也得花三秒钟才过得来。

    从远距离发动的炮击,也能以《龙鳞装盾》防御。

    一切都在库露露席法的计算之中。

    「那么,再见了。」

    直到最后都没有丝毫松懈。

    就在库露露席法的机龙牙剑,即将粉碎损坏肩膀炮台下方的幻创机核时——

    「你真的以为凭你就能击败我吗?」

    「——咦?」

    忽然,预测未来的绘图从库露露席法的视野中消失。

    原本预测到保泽里多的攻击突然模糊摇晃,设置在《艾基·达哈卡》左肩的特殊武装,几乎在零距离发射炮击。

    《龙鳞装盾》即刻发动,冲击与火炎在七面盾牌前被弹开。

    库露露席法微微呻吟的同时,仔细盯着刮起爆炎的眼前看。

    「唔……!?为什么《财祸睿智》又会——」

    照理说,自己的体力和精神力都尚未耗尽。

    当然,决斗之前已经消耗了一些是事实。但是计算之下,还是足以发动神装和特殊武装。

    可是——

    「告诉你吧,那是因为你误判了我的实力。」

    「……!?」

    火焰与烟雾宛如火柱般熊熊升起。

    有如躲在火柱的阴影般,保泽里多的《艾基·达哈卡》绕进《法夫纳》的腋下。

    战斧以犀利的角度劈了过来。

    《龙鳞装盾》启动,自动防御来袭的攻击——

    叭叽!

    结果在空中结合的七面护盾被弹开,战斧砍中了身体。

    「唔、咕……!」

    虽然砍在障壁上,但沉重的战斧造成的威力却无法完全抵消。

    只见整架《法夫纳》被劈飞出去,在废墟地面上滚了几圈,最后撞上瓦砾小山。

    「咳啊……!呜、啊……」

    平常冷静的表情在痛苦中扭曲,库露露席法痛得呻吟。

    「噢,真是抱歉。那可是有朝一日养育我重要子嗣的肚子呢。看来我下手得轻一点。」

    与保泽里多这番话截然相反,他的笑容毫无罪恶感可言。

    (真是奇怪。为什么会这样——)

    神装《财祸睿智》的预测未来居然会被抹消,以及号称绝对防御的《龙鳞装盾》遭到破解。

    这不可能是库露露席法的失误,或是体力精神消耗所致。

    根据自己计算剩余的力量,应该能确实发动才对。

    但现实却遭到破解。

    而且机龙适性值较低,理论上应该消耗很快的『男性』保泽里多,居然到现在都未露出疲态。

    难道不只技术被称作『王国霸者』,连机龙适性值这种天生的才能都超人一等吗。

    (但是——我还没……)

    在几乎失去战意的绝望情况中,库露露席法忍着痛苦,站起身。

    「还要继续打吗?你的精神力值得称赞,但你已经没有任何胜算了。」

    「凡事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结果呢。」

    库露露席法深呼吸,转换心情后,以弧线的轨道起飞,挥动机龙牙剑。

    「《财祸睿智》。」

    然后再度启动《法夫纳》的神装,预测几秒后的未来。

    预测艾露堤莉泽从背后发动的炮击,躲避的同时假装要斩击,却以《机龙咆哮》对《艾基·达哈卡》直接攻击——可是。

    「同样的话不要让我再重复一一次。」

    「——!?预测,又消失了……」

    《财祸睿智》所显示的预知未来再度消失,《艾基·达哈卡》左肩的炮口同时发射。

    《机龙咆哮》的冲击被抵销,遥远后方的瓦砾粉碎。

    「为什么,刚才的攻击会——」

    原本《机龙咆哮》的功能是弹开投掷攻击。

    面对库露露席法出乎意料的攻击,敌人准确地以炮口瞄准。

    简直——就像一切都在预测之中。

    「你以为我无法预测你的行动吗?」

    随着声音的同时,保泽里多再度挥舞战斧。

    「唔……!?」

    这一击让《法夫纳》的顽强装甲发出叽嘎声,分毫不差地击中刚才的部位。

    库露露席法的身子再度横向被劈飞,背部撞上崩塌的墙壁。

    「喀、啊……!」

    全身受到强烈冲击,一瞬间停止了呼吸。

    就在库露露席法想继续迎战时,《法夫纳》握着《冻息投射》的装甲臂,被战斧迅速一击劈断。

    「太难看了——别让我失望好吗,我未来的妻子。你是不会在这种没有胜算的战斗中挣扎的,我相信你。」

    忽然,保泽里多以劝说的语气开口。

    艾露堤莉泽多半也有同感吧。

    她的《陆战机龙X》并未追击,而是站在原地目睹这一切。

    如果在场有其他观众的话,任何人都会认为胜负早已揭晓。

    可是——

    「很可惜——我不喜欢会睁眼说瞎话撒谎的男人。」

    忽然,库露露席法挤出平时若无其事的认真的表情说着。

    「什么……?」

    「让你失望?错了,其实你心里很高兴吧。能一如自己的预料——将我玩弄于股掌中。」

    保泽里多脸上原本浮现浅浅的笑容,瞬间变得冰冷。

    「是你让我的神装失去作用。可能为了这一点——为了看穿我的底细,才会一同加入调查遗迹的行动。你喜欢的不是我成为你的妻子,而是成为你的道具吧?」

    「…………」

    保泽里多并未打断库露露席法平淡陈述的这番话,默默地听着。

    「而且——在富裕阶层居住区,遭到盗贼机龙使袭击的事件。应该也是你暗地里搞鬼吧?那一类人要进入该区,势必需要有权势的人。如果当时能见到我的《法夫纳》能力,就省下不少功夫了吧。」

    「……哈!」

    库露露席法说完的同时,保泽里多露出凶恶的笑容。

    然后以《艾基·达哈卡》的巨臂对《法夫纳》施加压力。

    「唔,呜……!」

    力量绝对不会对身体造成损伤,但却会造成相当程度的痛苦。同时不让在后方待命的艾露堤莉泽发现,一点一点增加负荷。

    「真不愧是那座遗迹『钥匙』的少女,竟然能识破这些。」

    「……!?你怎么!?」

    出身自遗迹,以及具备『钥匙』的能力。

    听到他说出自己原本该是秘密的真面目,库露露席法脸色铁青。

    「真是可怜啊,库露露席法,实在太不幸了。区区恩芙尔克家族的道具——现在即将被卖到我的手上,竟然拥有这么聪明的头脑。」

    保泽里多以惋惜的口气继续说。

    「没错,你说的完全正确,库露露席法。」

    他的声音有如耳语般轻声。

    「这一切都是我策画的。得知你就是开启遗迹的『钥匙』一族,向管家提出婚约要求。以及虽然遭到妨碍,但安排盗贼袭击,还有当时在遗迹之前,召唤出新的幻神兽。一切都是——」

    「…………」

    「不过,就算知道真相,你终究也无能为力。你在这个世界上只是『道具』,根本无法改变任何现实。」

    轻蔑的视线,扭曲的嘴角。

    保泽里多·克洛伊查的本性完全暴露无遗。

    「——道具。」

    这句话有如尖刀一般,让库露露席法身子一震。

    身为机龙使的技术,以及仰赖的《法夫纳》都成了手下败将。

    原本库露露席法脸上的面具尚未剥落,但现在眼看就要瓦解。

    以遗迹生还者的身分被恩芙尔克家族领养,为了得到难以弥补的家族羁绊,自己拚死拚活努力不懈。

    可是,不论获得多少荣誉,却只让自己渴求的家族之心,愈来愈远离自己——

    (不,不对——从一开始,我就不曾拥有过……)

    「你早就知道了吧,库露露席法。区区道具的你,是不可能违抗我的。」

    有如寒冰般冷酷的感觉,逐渐夺走身体的体温。

    认同自己的伙伴,可能在遗迹内。

    如果自己是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或许家人会愿意接纳自己。

    自己一心追求这种可能性,才会一直拚死拚活,追求真相。

    「我要得到遗迹内的所有技术与宝藏,不久要立于这个国家的顶点。你就是我攀登巅峰的道具,如果你安分一点,往后我会好好疼爱你的。」

    保泽里多放下手中的战斧,以机龙的指尖抚摸库露露席法的腹部。

    「你应该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会救你。所以接受自己的命运吧。为了我这个主人而鞠躬尽瘁的命运——……!?」

    话说到途中,《艾基·达哈卡》的装甲臂忽然从库露露席法的腹部抽回。

    短短一瞬间后,刀刃闪过刚才的空间,机龙爪刃插在地面上。

    「什么人!?」

    保泽里多后退,仰望夜空。

    眼前出现一架机龙。

    见者无不震慑,对其抱持畏惧的破灭象征。

    背对着苍白月亮,身穿《巴哈姆特》的路克斯,悠然地俯瞰战场。

    「为,什么……」

    有如被吸引般抬头看的库露露席法,哑然低语。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库露露席法同学,爱理告诉了我事情的原委。」

    路克斯露出寂静的微笑对她说。

    但是,

    『不对!我已经不想再将你卷入这件事情了!』

    库露露席法透过龙声,悲痛地对路克斯呼喊。

    『为什么要穿《巴哈姆特》前来!?这样会连你的的真面目都——』

    《飞翔机龙》在调查遗迹中严重损坏,没办法使用。

    路克斯为了保护库露露席法也受了伤,消耗了力量。

    而且现在不能让这两人知道『黑色英雄』的真面目。

    因此当时才会以药汤让路克斯睡着,自己一个人上战场——

    「我是决斗对手路克斯·阿卡迪亚。现在加入决斗。」

    路克斯以充满决心的声音宣告,随即在库露露席法的面前降落,挡在她面前。

    「漆黑的神装机龙……?他究竟是——」

    艾露堤莉泽困惑地低声说着,同时紧紧握着双剑。

    她也听过一晚之内灭亡旧帝国的传说——『黑色英雄』的故事。

    但那只是别国的童话。

    即使本尊出现在眼前,一时之间她还没发现『黑色英雄』的真面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同时,保泽里多放声大笑。

    他露出打从心底愉快的表情,瞪着路克斯看。

    「看看啊,原来我看走眼了。本来以为你一定会逃跑,结果为了区区一个女人,竟然暴露自己的真面目——『黑色英雄』果然比我想像中还要愚蠢。」

    「……!」

    保泽里多的道破,让路克斯一瞬间露出险峻表情。

    「——『黑色英雄』!?难道这名少年就是……!?」

    艾露堤莉泽惊讶地大喊,但路克斯却纹风不动。

    只是静静地,与自己的对手保泽里多对峙。

    「不,应该说和传闻一样,『喜欢逞英雄』吧?别白费力气了,就算强忍伤势与疲劳战斗,这女人也不会给你任何好处喔?」

    「……!」

    这句话让库露露席法的内心咬牙切齿。

    他一定看穿了路克斯受到疲劳和轻伤影响下,重心微微偏移。

    虽然桀傲不逊,但毕竟是四大贵族的一角,还是号称『王国霸者』的机龙使。

    他的实力可不是浪得虚名,可是——

    「我拒绝,克洛伊查卿。」

    路克斯却毫不动摇,瞪着保泽里多说。

    「什么……?」

    「你根本就不了解她的价值。」

    与声音同时,举起漆黑的大剑。

    然后路克斯脚步蓄力,正准备一直线飞过去时——

    「请等一下!」

    呼!此时刮起强风,艾露堤莉泽朝向路克斯飞过去。

    「克洛伊查卿和她战斗已消耗不少体力。这是二对二的正式决斗,首先由我来对付你。」

    艾露堤莉泽最大极限地活用《陆战机龙X》强化过的臂力,手持双剑朝《巴哈姆特》砍去。

    出人意表,电光石火中发生。

    「路克斯同学!?」

    后方传来库露露席法声音的同时,胜负已经揭晓。

    「什么……!?这是——!?」

    《陆战机龙X》手上的双剑被砍断,右手腕还遭到破坏。

    《巴哈姆特》的神装,《暴食》发动反击一闪。

    让自己的时间暂时减速,之后加速至数倍。

    藉由压缩强化的神装,一击压倒艾露堤莉泽。

    「……但、但是!」

    失去双手武装,艾露堤莉泽拉近与路克斯的距离。

    「还没有结束!」

    正当她以剩下的左臂举起机龙息炮,准备继续战斗的时候,

    「艾露堤莉泽。」

    保泽里多从背后以稳重的声音,将《艾基·达哈卡》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咦……?」

    随后,《陆战机龙X》的装甲与幻创机核,失去了光芒。

    不知是能源消耗,还是强制系统当机。

    无论如何,《陆战机龙X》的能源迅速降低,艾露堤莉泽单膝跪地。

    「为、为什么会这样……!?机龙的系统——」

    可能太出乎意料,冷静的艾露堤莉泽面露狼狈的神色。

    结果保泽里多以冰冷的声音告诉她。

    「这里就交给我吧。现在的你既没有胜算,更何况——刚才他手下留情的时候,胜负就已经揭晓了。」

    「……唔!」

    路克斯破坏《陆战机龙X》,只留下一只手的原因,是为了顾及她的立场与自尊。

    对优密尔教国屈指可数的强者致敬。

    以及顾虑到朋友库露露席法而手下留情。

    查觉到真相的艾露堤莉泽,虽然咬紧牙根,但还是点点头退下。

    「难道他,真的就是,传说中的——」

    过去推翻旧帝国,『黑色英雄』的真面目。

    超越超一流的技术,具备传说级的实力。

    可是——

    「为什么他……会为了大小姐……」

    低声疑问的同时,艾露堤莉泽离开废墟,脱离战线。

    然后伴随着与战斗相异的奇妙疲劳感,身上的装甲解除。

    「而且,怎么回事……这种感觉,是……」

    艾露堤莉泽就这样跌坐在地上,失去了意识。

    「你要小心点,路克斯同学。那男人的《艾基达·哈卡>,能力真面目还不明朗。」

    库露露席法背靠在崩塌的墙壁上,提醒路克斯小心。

    「我知道了。」

    就在路克斯轻轻点头的同时。

    「作战会议开完了没?那就准备接招吧!『黑色英雄』!」

    保泽里多一蹬大地,一直线飞扑而来。

    陆战机龙型的《艾基·达哈卡》,脚部的车轮高速旋转,瞬间缩短间距。

    然后以手上的大型战斧横扫眼前。

    「……!?」

    路克斯身子一缩,以一发之隔躲过后,保泽里多随即利用挥动的扭力,继续追击。

    战斧一记横扫,接着从上往下劈。

    铁块重量加诸的一击,朝路克斯的《巴哈姆特》袭击的瞬间,

    「《暴食》。」

    巴哈姆特的机体发光,使出超高速斩击。

    吞食自己的时间,加速至数倍动作的压缩强化神装。

    路克斯挥舞的大剑,正要击碎《艾基·达哈卡》的装甲时,

    「哈……!」

    剑尖却与嘲笑声同时扑了个空。

    「——!?」

    假装要劈下战斧,最大功率的障壁却在路克斯眼前展开。

    在三重光壁的阻挡下,大剑的剑刃无法完全砍下去。

    就在保泽里多承受总计七闪的斩击后,

    「——受死吧。」

    带着红色光芒的战斧,朝《巴哈姆特》的头部劈了下去。

    「路克斯同学!」

    库露露席法的尖叫声,从遥远的后方响起。

    轰隆作响·冲击让空气为之震动。

    四周扬起漫天沙尘时,路克斯逃到了上空。

    「…………」

    「哦,自豪的神装遭到破解,居然能面不改色呢。真不愧是号称『黑色英雄』的男人,不过——」

    话说到一半,路克斯再度发动《暴食》砍了过来。

    不靠反击技『即击』解决对手,试图以自己的超加速斩击夺得先机。

    《艾基·达哈卡》随即发动强力的三重障壁。

    路克斯将能量注入大剑的剑尖,设法一片片撕裂障壁。

    可是最后一道障壁依然无法突破,随后再度脱离两人间距。

    「果然是这样……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哦,看你似乎知道了什么,难道你输了不甘心吗?」

    「《艾基·达哈卡》的神装,是夺取其他机龙的力量吧。」

    「————」

    路克斯这句话,让保泽里多露出险峻的表情。

    「难道……!」

    库露露席法反射喊了出来。

    「『王国霸者』的传闻我也有听过。个性充满野心而大胆,虽然是男人,但却具备高度机龙适性,以威胁性的续航力自豪。」

    「但那是不可能的。要是缺乏机龙适性,照理说能源应该很快就会枯竭。若是使用消耗剧烈的神装机龙,会更加——」

    「嗯,所以他吸取力量,从四周的机龙与对手身上吸取。如果能一边战斗同时夺取能量,就能弥补消耗剧烈的弱点。而且他应该也能夺取神装,刚才他很明显预测了我的动作。」

    「……难、难道那是我的——」

    「没错,他一定夺取了《法夫纳》的神装《财祸睿智》并且加以使用。只要接近就能夺取机龙的能量,碰触到对手的话,还能暂时夺取并使用神装机龙的力量。这就是《艾基·达哈卡》的神装——《千变魔术》的真面目,对不对?」

    脱离战线的艾露堤莉泽,《陆战机龙X》会当机,而且露出剧烈消耗的疲态,应该也是这个原因。

    「…………」

    保泽里多并未否定路克斯的答案,但是从容的态度依然不变。

    「哦,判断力不错嘛。关于识破能力这一点,算你厉害。但是——就算知道了秘密,你也不可能赢得了我。」

    他忽然瞪向路克斯,随即启动左肩特殊武装的炮口《双头魔颚》。

    可是炮口并非猫准路克斯,而是已经动弹不得的库露露席法。

    「……!?」

    「以她的虚弱状态,肯定防不住吧。虽然那女人手脚多少会有点残缺,但我丝毫不在意。」

    与嘲笑般的声音,同时发射炮及。

    「唔——!」

    路克斯挡在《法夫纳》面前,以最大功率的障壁防御这一炮。

    轰声与爆炎。

    身处炎涡中的路克斯,察觉到异状。

    原本在《艾基·达哈卡》手上的龙尾纲线,缠绕在巴哈姆特的右手上。

    「你中计了,『黑色英雄』。」

    「路克斯同学……!」

    库露露席法大喊的同时,路克斯的大剑砍断了纲线。

    但如果将其视为机龙彼此之间接触的话……

    「哎呀,真是可惜——已经太迟了。你那架《巴哈姆特》的神装,现在是属于我的啦。」

    保泽里多丢掉被切断的龙尾纲线,露出凶狠的笑容。

    刚才瞄准库露露席法,是为了让路克斯露出破绽。

    「…………」

    「自以为英雄的假王子,我现在就要结束——你这场毫无意义的战斗。」

    《艾基·达哈卡》的装甲足,重踏在废墟的崎岖地面上。

    他的脚步透露出获胜的自信,刻意拖延时间,对路克斯施加重压。

    「再打下去你一定会没命,难道你不怕吗?如果你向我求饶并认输的话,要我留你一条狗命也可以。」

    有如甜美的诱惑般,保泽里多对路克斯开口。

    但是,

    「你骗人。」

    路克斯不仅毫不动摇,更没露出半分破绽,盯着保泽里多瞧。

    「什么……!?」

    《暴食》这项让自己成为最强的神装遭到夺取,而且能源还被《艾基·达哈卡》吸收。看在库露露席法眼里的绝望情况中,路克斯竟然还笑得出来。

    只见路克斯露出让人背脊打冷颤的冰冷眼神,以及声音说着。

    「等到缔结婚约,艾露堤莉泽回国之后,你就准备派部下偷偷干掉我,对吧?这种方法保证不会弄脏自己的手,也不会留下证据——我早就已经看腻了,保泽里多。你的手段和旧帝国那些皇族一样,贼性不改。」

    看到路克斯露出完全不一样的态度,保泽里多短短一瞬间沉默,

    「略……哈哈哈哈哈!」

    然后突然放声大笑。

    「原来如此。你这男人真有趣。好吧,『黑色英雄』!我倒要看看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怎样垂死挣扎!」

    《艾基·达哈卡》的机体发出淡淡的光芒。

    同时,路克斯的《巴哈姆特》踢了一下地面展开强袭。

    扭转身体的同时,路克斯以包覆能量的大型机龙牙剑,朝保泽里多砍过去。

    可是,

    「刚才说的慷慨激昂,结果就这点程度?」

    面对《艾基·达哈卡》强韧的三重障壁,果然还是无法完全击破。

    威力在抵达对手装甲之前就抵消殆尽,连同大剑的刀身被弹开。

    「那么我可要出招了,《暴食》!」

    「……!」

    随后,透过《艾基·达哈卡》的神装《千变魔术》所夺取的《暴食》发动。

    战斧以眼睛追不上的高速挥舞,一击劈飞了《巴哈姆特》。

    「唔……!」

    废墟内残余的柱子拦腰折断,路克斯猛烈撞在瓦砾小山上。

    保泽里多的《艾基·达哈卡》,脚下的车轮更进一步加速追击。

    「咯咯咯!这股力量真是太棒了!」

    只见他开心喊着,同时展开追击。

    让自己的时间减速至几分之一,之后便是数倍的超加速。

    路克斯凭藉几千次战斗所磨练出的眼力,一边回避攻击的同时切入怀里。但保泽里多靠顽强

    的装甲与障壁档住了他的攻击,更进-步发动连击。

    另-方面,面对以《暴食》强化过的敌人,路克斯也无法使用即击。

    就算找出保泽里多《暴食》的间隔加以反击,但路克斯的攻击全部都被《艾基·达哈卡》的三重障壁挡了下来。

    「不过这种让时间加速的力量真难控制。看来凭我的本事,也无法马上融会贯通呢。」

    保泽里多叹了一口气,忽然降低了速度。

    同时像是疲劳爆发般,《艾基·达哈卡》的三重障壁变薄。

    「…………!」

    瞬间,路克斯一滑翔,使出高速突剌。

    将能量集中在大剑的剑尖,以一点突破的方式试图贯穿障壁,这一刹那,

    「——大笨蛋。」

    保泽里多脸上浮现无畏笑容的同时,发生了异变。

    变薄变弱的三重障壁,在路克斯的剑触及之前忽然增加厚度与闪耀度。不只防御了剑的一击,连冲过来的《巴哈姆特》都被弹飞。

    「呜、啊……!?」

    路克斯一瞬间被弹飞到后方几十公尺外,背部撞上瓦砾。

    虽然装甲不置于碎裂,但全力的突击被弹了回来,让路克斯微微呻吟。

    「咯咯咯,看来我比较能活用这项神装哪,『黑色英雄』。」

    「难道……你用来强化机龙障壁?」

    看到这一幕的库露露席法,愕然低语。

    《暴食》是压缩强化的神装。

    路克斯以超人般的判断力与攻击动作的预测力,发挥时间加速的力量。但保泽里多似乎在《艾基·达哈卡》的三重障壁上使用压缩强化。

    如果并用《法夫纳》的神装《财祸睿智》,预测数秒后的未来,就可以在命中的一瞬间,以强化的三重障壁反击。

    原本使用这么多力量,甚至还合并使用神装,会对使用者造成难以想像的负担与疲劳,一下子就会筋疲力竭。

    但是保泽里多从路克斯身上夺取机龙的能量,因此可以连续行动。

    所以理论上,最好的方法是逃离《千变魔术》的射程范围——

    「——你为什么不逃……」

    库露露席法已经知道原因。

    如果路克斯拉开距离争取时间,保泽里多就会再度攻击库露露席法。

    正因如此,才不明白。

    为什么路克斯甘愿暴露『黑色英雄』的真面目,为了毫无关系的自己而奋战呢。

    『这是哥哥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

    正当这么想的时候,声音透过龙声传达给库露露席法。

    是路克斯的亲妹妹,爱理的声音。

    『你是——』

    『请先不要让敌人察觉,库露露席法同学。』

    爱理以极为冷静的声音说。

    『哥哥目前正在实行一项战术,请你再稍微等一下。还有——』

    爱理叹了一口气,然后说。

    『请你不要失去意识,仔细看着这场为了你的战斗——』

    ****

    经过十几回合的交锋。

    快到眼睛追不上的斩击,毫不留情削过《巴哈姆特》的装甲。

    每削到一次,《艾基·达哈卡》就吸收一次能量,让路克斯的呼吸变得急促。

    原本还和不习惯《暴食》的保泽里多拚得平分秋色,但路克斯的身体终于也接近极限了。

    「——唔!」

    呼应大喘着气的路克斯,《巴哈姆特》的机体也开始喀哒喀哒微微顗抖。

    「出现失控的徵兆了吗,很快就要分出胜负了,『黑色英雄』。」

    脸上挂着笑容的保泽里多-露出从容的表情走进路克斯。

    他看穿了失去《暴食》的路克斯,攻击已经无法突破《艾基·达哈卡》的三重障壁。

    「你也该死心接受自己落败的事实了吧,『黑色英雄』。」

    持续战斗的同时,以不置可否的口气插嘴。

    「机会难得,告诉你一件好事。你似乎想以王子的身分,为了赎罪而和我决斗——但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不,反而造成了反效果呢。」

    「…………」

    对峙的路克斯沉默不语。

    他一边大喘着气,同时静静地盯着保泽里多。

    「告诉你……身为『王国霸者』的我,可是即将拯救这个国家未来的人呢。目前这个国家面临的危机——也就是终焉神兽。你知道吗,路克斯·阿卡迪亚?」

    「——我知道。」

    斗路克斯简短回答。

    决旧帝国的负面遗产,眼看即将与其他列强诸国,化为对新王国的灾难降临。路克斯醒来后听莉夏说明。

    同时包括新王国宰相下达指示,不要对保泽里多造成伤害。

    「那就好办了。目前在新王国内,够资格讨伐那怪物的机龙使,除了我以外没有别人。」

    保泽里多提高音量,让库露露席法也听得见。

    「我啊,为了拯救新王国,将要与那种怪物作战。因此我需要从遗迹中得到更强的武力,这才是我迎娶她的原因。接下来我得尽快利用那女人,让学者仔细调查她的身体,从遗迹中挖掘出新武装与技术才行。」

    「……!?」

    听到这番话,库露露席法露出胆怯的表情。

    「没落王子啊,你应该能体会吧?这是必要的,是为了新王国的未来。胜利必然伴随犠牲,让一个别国的少女嫁给我,就可以拯救这个国家。这样你还要阻饶我吗?当年失败没能拯救这个国家,结果你还要再让这个国家陷入危机?」

    「…………」

    这番充满欺瞒谎言的演说,听得库露露席法表情阴沉。

    保泽里多试图利用路克斯,打击库露露席法的内心。

    为了让自己陷入绝望,对他屈服,而要求路克斯对自己见死不救。

    没有人会拯救你的。

    路克斯知道这一点,摆出抵抗的架势,就在此时——

    「已经够了,路克斯同学。」

    「……库露露席法同学?」

    库露露席法干脆地告诉大喘着气的路克斯。

    「已经够了。你已经充分达成我的委托了。」

    「没这回事,根本还没结束——」

    「不,可以了。有句话现在要说——其实我一直在利用你,知道吗?从一开始我的目的就只有这样,才会接近你。所以你没必要再感到任何责任或义务了。」

    库露露席法挤出平常若无其事的微笑,继续说。

    「所以,放弃吧。你应该不能死在这里,还要为了你心中理想的国度而奋战,不对吗?」

    库露露席法说出椎心剌骨的想法。

    要求路克斯对自己见死不救。

    以寒冰般的冷酷表情,继续说。

    「对我而言,你只是普通的道具而已。所以我也希望你这么说,说我只是道具……如果从一开始就这样切割的话,就不会有任何『说不定』的期待。也就不会觉得这么惨了——」

    滴答。

    库露露席法再也忍不住,一滴泪水滑落脸颊。

    孤独而高傲的冰霜少女。

    决不露出自己的弱点,总是微笑的她,其实真正希望的是。

    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家族的一份子。

    她将唯一的愿望蔵在心中,持续与孤独作战。

    『如果你成为新王国的王子殿下,你也愿意帮助我吗?』

    现在才清楚明白,库露露席法至今一直隐藏的真心话。

    所以,路克斯清楚说出。

    「因为——你是我的情人,所以我一定会救你。」

    然后转身面向保泽里多,瞪着对方看。

    「哦,明明没有任何胜算,还要继续打吗?不过你的什么『情人』可不希望你继续打下去吧?更何况如果你打败了我,那要由谁拯救新王国的危机?」

    「我会找出比你这种人更适合的对象,并且说服他。如果找不到的话——届时我会出面。」

    咔锵一声,路克斯晃了晃手中的大剑宣示。

    「究竟,为什么……」

    路克斯回头望向眼眶湿润的库露露席法,微微一笑。

    「我还希望库露露席法教我功课呢。因为你对我很好,所以我希望成为你的助力。」

    然后面露见者无不毛骨悚然的灰色眼神,望向保泽里多。

    「——决胜负吧,保泽里多。」

    幼时立下誓言,自己唯一的愿望。

    为了实现愿望而压抑自己,将自己的能力磨练至极限。

    路克斯的《巴哈姆特》原本微微震动,现在叽嘎得更大声。

    刻在机体上的线条,发出红色的光芒,有如濒临崩解般,显现失控的预兆。

    路克斯有如抑制失控般肩膀震动,挥舞大剑。

    「哼!真无聊,就凭你——」

    瞬间,路克斯低喃的同时,展开行动。

    刚才濒临失控而震动的《巴哈姆特》挥舞着闪耀红光的剑。

    可是,

    「大笨蛋!凭你的力量,有本事破解这道障壁吗!」

    《艾基·达哈卡》的面前忽然出现《法夫纳》的特殊武装《龙鳞装盾》,形成护盾防壁。

    「……!?竟然连我的特殊武装都抢走了!?」

    《艾基·达哈卡》的神装隐藏到现在才发动。

    神装的能力连其他机龙的特殊武装控制权,也能暂时夺走。

    此时保泽里多更进一步发动《暴食》。

    绝对防御的《龙鳞装盾》,以及压缩强化的三重障壁。

    在王都模拟战不在话下,连面对幻神兽或神装机龙,都能毫发无伤的霸者装甲。

    他想以绝对的护盾,挡住路克斯的剑。

    「受死吧!只会逞英雄的没落王子!」

    就在保泽里多透过《财祸睿智》的未来预测洞悉攻击的瞬间,试图以《暴食》强化的障壁粉碎路克斯的时候——

    「我才不想当什么英雄。可是——」

    路克斯的低喃在交错的刹那,在月下寂静地想起。

    「当时,自从发誓灭亡帝国的那一天——我就已经做好了战斗的觉悟。」

    哔叽——

    宣告崩坏的不谐和音,响彻夜晚的教会遗迹。

    「——什么!?」

    路克斯的斩击追加扭转,犀利地一刀劈下。

    速度不逊于神速制御的一闪,轻而易举将《龙鳞装盾》的护盾弹向四方,并且轻松贯穿强化。

    数倍的三重障壁。最后直击以坚硬装甲自豪的《艾基·达哈卡》。

    「呜,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从碰到肩口的刀刃接触点,有如几亿支针扩散般的冲击贯穿,开始崩毁。

    甚至连身后的瓦砾小山、荒地的坚硬地面,都在冲击的余波碎裂!

    位于破坏中心的保泽里多,全身喷出血来,吐血挣扎。

    「怎么可能…!为什么会……会发生这种事!」

    发出惨叫声哀号的保泽里多,依然试图挣扎挥舞战斧。

    可是连手上挥舞的战斧,以及双肩启动的《双头魔颚》都出现龟裂,接连逐渐破碎。

    不论是装甲机龙、神装,以及一切,全部逐渐瓦解。

    『要不要我告诉你呢,克洛伊查卿?』

    爱理透过龙声,将声音传送到遭受致命破坏的《艾基·达哈卡》中。

    『这就是——哥哥所想出来的第二项奥义『强制超过』。刻意让自己的机龙失控,在濒临损毁前转为释放负荷,超威力的绝招。』

    强制超过相较于配合两种操纵系统,在同一时机下的神速制御,是以截然不同的方式所释放的绝招。

    透过以自己的精神操纵,压抑肉体操纵而施展的全力行动,蓄积至极限后发动的奥义。

    全力攻击,以及停止攻击的命令。

    同时进行原本矛盾的两种强力操纵,刻意让机龙失控,发动超威力的一击。

    如果无法完美控制从幻创机核流动的能量,《巴哈姆特》的力量会在途中失控,让周围和自己陷入死亡危机,是禁忌的绝招。

    这项绝招比原本全力发动的一击,威力强上十几倍。

    因此连号称绝对防御的特殊武装,与具备强硬障壁的《艾基·达哈卡》的『防壁』,都能一击破坏。

    「别、别开玩笑了!哪有这种的啊!这种——咳!这怎么可能!」

    「胜负已经揭晓了。不过——」

    路克斯沉稳地告知,最后盯着保泽里多的表情看。

    「如果你敢再对她或学园的大家出手,我绝不饶你——你可以答应我这一点吗?」

    「……哼!哈哈哈哈哈!」

    听到这句话的保泽里多,露出丑恶的笑容往后飞去。

    半坏的《艾基·达哈卡》发出刺耳的咆哮。

    「刚才那是——」

    「咯、咯咯咯……!只是暗号而已。向事前不让人妨碍决斗而安排的私兵——机龙使部下发出暗号!」

    「……你从一开始就布下了圈套吗。」

    路克斯静静地盯着保泽里多询问。

    艾露堤莉泽在决斗途中景了过去,因此没有目击证人。

    只要托辞『不幸的意外』收拾掉路克斯,再威胁库露露席法闭嘴即可。

    他从一开始就如此打算,而准备这个决斗场所。

    「这也是货真价实的计谋啊,英雄。决斗输赢根本不重要!『王国霸者』绝不可以输!你也是帝国王子,应该知道这一点!」

    保泽里多露出胜利自豪的笑容。

    发动奥义的路克斯,以及库露露席法的体力都已超越了极限。

    接下来应该没有余力再对付保泽里多的私兵。

    这就是他安排的最后计谋。

    「我早就知道了。从小我就见过太多次旧帝国这种阴险手段了。」

    「咯咯咯……意思是你早就做好觉悟了吗?那么——」

    就在保泽里多要以龙声对私兵下达指令的瞬间——

    「——你的什么私兵就是这些家伙吗?还真是不得了呢。」

    「呃噗……!」

    匡锵一声,一名身穿《飞翔机龙X》的男子,从空中被丢到路克斯等人身边。

    「什么……!?」

    保泽里多睁大眼睛抬头一看,只见上空出现一只红色巨龙。

    是新王国公主莉夏,以及神装机龙《迪亚玛特》。

    在王立军官学圔中屈指可数的强者,伫立在飘浮云朵的夜空中。

    「其、其他人跑哪去了!?包括佣兵不是应该有五十架吗!赶快干掉这——」

    「小路,你没事吧?」

    从背后响起一阵慵懒的声音,回应保泽里多的大喊。

    「什么……!」

    扛着十几名装甲被解除的私兵现身的,是身穿神装机龙《堤丰》的菲尔菲。

    「很可惜,你的奸计已经全部被我听见了,克洛伊查卿。」

    进一步,身穿《飞翔机龙》的谢里丝现身,如此宣言。

    「嗯嗯,反正你现在也找不了任何藉口啦。我也听见了,死心吧。」

    《陆战机龙》的媞尔珐同意的同时,站在她身后的诺珂特也举起机龙的手臂。

    「Yes.我利用《特装机龙》的窃听机能,听到了射程范围内的所有对话。包括你威胁学园的库露露席法同学,雇用盗贼的嫌疑,以及违反决斗规则,甚至企图杀害对手。这一切都已经由跟来的军方人员确认过了——」

    「唔、咕……唔!」

    谢里丝的父亲是新王国的军人,担任副司令官。

    她利用这层关系,要求城塞都市的卫兵同行,在附近待命。

    保泽里多为了防止有人干扰,布下了私兵不让任何人接近决斗场所。不过这些障碍都被莉夏和菲尔菲轻易突破。

    「死心吧,叫什么『王国霸者』的。」

    身穿《迪亚玛特》的莉夏,威严地从上空宣告。

    「——呵。」

    这已经不是保泽里多个人的问题。

    意识到自己落败的同时,决定实行最后的行动。

    已经失去一切武装的《艾基·达哈卡》,背对路克斯等人转身就跑。

    「站住!你想逃跑吗!?」

    就在教会遗址旁边,是一片浓密的森林。

    想不到他连逃跑路径都安排好了。

    多半试图逃离城塞都市,回到自己的领地,以权力摆平这一切。

    或者委身于外国组织,等待时机报仇。

    最后的胜负——当他付诸实行的时候,

    「——太天真了。」

    清咧的声音与枪声,在教会遗址响起。

    「呜……啊!」

    随后,《法夫纳》的特殊武装《冻息投射》,一炮让《艾基·达哈卡》的装甲结冰。

    「库露露席法……同学!?」

    原本以为她早已精疲力尽,这准确无比的一击让路克斯睁大了眼睛。

    「不是早提醒过你吗,劝你别太小看我。」

    她露出平时若无其事的微笑,自言自语低声说。

    库露露席法的机龙适性值,堪称全学园最高。

    只要防止《艾基·达哈卡》吸收能源,就足以累积报一箭之仇的力量。

    已经受到致命伤的《艾基·达哈卡》栽倒在地,完全碎裂。使用者保泽里多则失去了意识。

    「结果,直到最后都没有抛弃我的人,只有你而已呢——」

    忽然,她的侧颜露出些许豁达的表情,继续说着。

    保泽里多虽然嘴上说少女库露露席法是『最棒的道具』,大难临头时却丢下她逃跑。

    「没这回事啦。」

    就在露出感伤表情的一瞬间,路克斯忽然对库露露席法露出笑容。

    「……咦?」

    「我一说要去参加决斗,大家都自告奋勇帮忙。包括莉夏殿下,菲尔菲,以及三和音的大家……所以——」

    路克斯看着降落在身旁的莉夏说,

    「是这样的吗……?」

    「这个,算是吧……」

    话题忽然转到自己身上的莉夏,脸上微微羞红别过视线。

    「之前帮助我的时候,你也帮过我的忙。而且——是路克斯拜托嘛。所以说,我打败了那男人的私兵,从明天开始委托结束后,你可要还我这个人情喔?」

    「一半以上,是我击败的耶?」

    身后传来菲尔菲的低喃,只见莉夏喊着「讨厌啦,罗嗦!」转移话题。

    见到这一幕,库露露席法嘻嘻笑。

    众人解除装甲后,路克斯牵着库露露席法的手。

    「那么,该回去我们的学园了吧?」

    「嗯。」

    这起事件,就这样静静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