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Epilogue 少女的愿望
    「哥哥,快出来吧——哥哥?」

    女生宿舍一间房间的门,传来咚咚的轻轻敲门声。

    路克斯从深沉假寐中微微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如往常的双人房家具。

    记得今天是假日。

    「抱歉,爱理……我今天真的有点累——」

    说着,就在路克斯难得想躲进被窝里的时候,

    「——要不要我告诉班上同学,哥哥和菲尔菲同学睡在这里的事情呢?」

    「……!?」

    听到恶魔的声音,路克斯顿时从床上跳起来。

    慌忙打开房门一看,一脸认真的爱理走了进来。

    「拜托……爱理,这种玩笑对心脏很不好,可以不要开吗?」

    「我可是认真的喔?」

    「…………」

    看到爱理露出天真的笑容,路克斯真的无言以对。

    「哥哥最近实在太依赖我了。那次事件我原本也反对耶?是因为哥哥再三拜托,我才勉为其难——」

    「嗯,真的很感谢你。谢谢,爱理。」

    那一天,调查遗迹回来之后。

    路克斯预料库露露席法会只身前去决斗,因此事先拜托爱理阻止。

    换句话说,爱理调配的药汤,睡眠作用其实相当轻微。

    不过考虑到路克斯的安危,其实爱理一直犹豫到最后一刻。

    「每次都让人担心,没考虑到我的心情……」

    「咦?」

    爱理低声说出后,听到路克斯反问,有点慌张地否认「没事,什么都没有!」

    「而且哪有这样的啊?事先拜托我这个妹妹帮忙准备约会,竟然还忘得一干二净——」

    「抱、抱歉,因为这两天我有点太累了……而且那又不是约会。」

    「和约会有什么差别吗?」

    爱理的声音有点不太高兴,

    「好了,赶快换衣服吧。没有时间罗?」

    接着轻描淡写带过,催促路克斯。

    换上库露露席法帮自己买的礼服,让爱理确认没问题后,路克斯离开女生宿舍。

    库露露席法穿着淡蓝色礼服,站在校门附近。

    「那么我们走吧?今天我招了台马车——」

    驾驶机龙飞过去实在太招摇了,加上两人都相当疲劳,也没办法这么做。

    「喂,你们两人等一下!」

    正准备依照行程坐上马车时,莉夏来到校门口。

    「哎呀?怎么了吗,莉夏殿下?」

    平常她不是都待在工房吗——路克斯歪着头疑惑。

    「我也要一起去。你们不是要去见恩芙尔克家的管家吗?没带机攻壳剑的你们,需要有人护卫吧。」

    莉夏的腰间插着机攻壳剑。

    「的、的确是这样没错——」

    「啊,莉夏殿下很在意他们两人的关系啦?」

    不知何时前来目送两人的媞尔珐,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说。

    「大、大笨蛋!不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话好不好!」

    莉夏慌忙打圆场,看得库露露席法嘻嘻-笑。

    「那么就恭敬不如从命吧?」

    「嗯,好……说的也对。」

    路克斯生硬地点头,三人一同乘坐马车。

    目的地是原本指定要缔结婚约的高级商业地区。

    可能是假日的原因,透过马车车窗见到的街景,非常明亮热闹。

    有如疗愈昨晚私斗的伤势与疲劳,路克斯眺望着流动的景色。

    ——胜负揭晓的当晚。

    『四大贵族』的长男,保泽里多·克洛伊查被问罪,遭到逮捕一事,目前尚未公诸于世。

    保泽里多似乎瞒着父亲和家族,雇用与强盗没什么两样的私兵,让他们私下盗采遗迹,或是向对手施加压力等肮脏事。

    不——其实无从得知是不是保泽里多独断独行。总之所有调查结束后,只能确定他会被判处重刑,关进大牢里。

    然后是『黑色英雄』的真面目。

    路克斯就是《巴哈姆特》的使用者一事,在罗菲女王的处置下得以保密。

    无论如何,就算四大贵族再怎么神通广大,保泽里多的罪刑至少会让他坐上五年的牢。

    (这件事情其实倒不太担心——)

    保泽里多的持有物当中,没有召唤幻神兽的角笛。

    可是当时在遗迹面前,强大的幻神兽刻意被召唤出来,却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很可能有人教唆保泽里多行动,并且私底下操纵幻神兽。

    这是不是路克斯一直在追寻,瓦解帝国的哥哥——弗基尔,目前依旧不明。

    「已经到啰?」

    「啊……」

    就在思考的时候,似乎已经抵达了目的地。

    这间相当高级的餐厅,原本预定要商谈婚约一事。

    走下马车后,和店门口前的艾露堤莉泽一同走进店内。

    可能是事先包下来了,除了女性店长以外,店内没有别人。

    「欢迎您的到来,大小姐,还有路克斯·阿卡迪亚先生。另外这位是——?」

    艾露堤莉泽打招呼到一半,看相路克斯的身旁。

    个性端重的女管家,脸上难得出现困惑的表情。

    「我是她们的护卫,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不好意思……」

    「姆,反正来到这里,也不会遭到刺客袭击,我去外面把风吧。」

    莉夏难得机灵,转身走到店外去。

    就座后,艾露堤莉泽轻咳了一声,然后端端正正低头道歉。

    「这次事件,未能识破克洛伊查卿的计谋,试图媒合两位的我必须负责。对于大小姐和路克斯·阿卡迪亚先生,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谢罪。回到恩芙尔克家后,我愿意接受严厉惩罚,在此望请两位恕罪……」

    「…………」

    看到她的道歉,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顿时语塞。

    听库露露席法说,她也是恩芙尔克家族收养的孤儿。

    这是她尽忠职守,执行命令的结果。

    路克斯完全没有责备她的意思。

    「库露露席法同学……」

    路克斯心想,抬头看向身旁,

    「可以抬起头来吗。在店里低头道歉,让人很难为情呢。」

    只见库露露席法若无其事地回答。

    态度乍看之下和之前一样冷淡,但口气柔和多了。

    「这次事件我也有错。你也很辛苦呢,艾露堤莉泽。所以——我们彼此不需要道歉。」

    两人的视线略为交错,产生沉稳的寂寞。

    艾露堤莉泽是恩芙尔克家族从孤儿院接回来,担任管家的工作。

    库露露席法则是遗迹的血脉。

    在相似遭遇下努力的两人,肯定关系肯定会变好吧。路克斯看着两人感受到。

    这才是最让人高兴的。

    「不敢当。不过——我的使命已经等于解决了呢。」

    这时,艾露堤莉泽突然这么说。

    「咦?」

    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同时歪着头,疑惑地问着。

    「路克斯·阿卡迪亚先生身为机龙使的实力,以及洞悉克洛伊查卿的阴谋、破解陷阱的睿智,我全都看在眼里。而且您还受到新王国的公主的认同,又与许多领主和贵族们有关系。我们恩芙尔克家族之长,也会认为您是适合婚约的对象。」

    「……咦!?这个——」

    看到艾露堤莉泽谨慎笑容的瞬间,路克斯感到疑惑。

    然后慌忙和身旁的库露露席法小声交头接耳。

    「……拜托,库露露席法同学,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还没告诉她吗!?我们的关系只是演技——」

    「我没有那些时间呀,所以现在才想开口的说——」

    可能事出突然,库露露席法也露出焦急的神色回答。

    「啊,这个,艾露堤莉泽小姐……!其、其实我是——」

    「请放心,接下来就是我的工作了。我会尽自己一切所能,向恩芙尔克家族之长推荐,务必要让您与大小姐订婚。」

    「不会吧!?怎、怎么会这——!」

    「那么——我先失陪了。费用我已经帮两位付清了,两位就慢慢享用吧。这是我能尽的绵薄致歉。」

    简短告知后,艾露堤莉泽静静站起身。

    「那么先走-步了。大小姐——后会有期。」

    「你也是——多保重。」

    库露露席法露出稳重的笑容,艾露堤莉泽一敬礼回答。

    虽然她的动作已经恢复平时的平静,表情却浮现出些许无法完全隐藏的笑意。

    「——请、请等一下!艾露堤莉泽小……」

    路克斯忍不住要追上去,却已经太迟了。

    「走掉了呢。希望她回到优密尔之后,依然能健康平安。」

    「对啊——……不对啦,这是怎么回事啊!?婚约该怎么办!」

    「如果路克斯同学不反对,要正式订婚也无妨哟?」

    库露露席法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说着,路克斯顿时脸红。

    「请、请不要调侃我好吗。而且委托很快就要结束了——」

    「说的也是——这么一来,和你的契约就暂告一段落罗。」

    蕾莉学园长一时兴起,制作的特别委托书。

    从那一天算起,正好过了一个星期,眼看库露露席法的委托就要结束。

    委托内容是『希望你成为我的情人』

    对于路克斯也是头一次体验,虽然伤了不少脑筋——

    (有确实达成吧?)

    委托结束在即,感觉有一点寂寞。

    「我可能不够称职,但这段期间我很开心。」

    路克斯露出稳重的笑容,面对库露露席法。

    这是自己百分之百的真心。

    「没错。不过很可惜——优柔寡断的男人果然不是我的喜好。」

    「咦……?」

    「和你成为一个星期的『情人』,我再度体会到这一点。」

    「啊、啊哈哈……」

    路克斯笑得有点苦涩。

    (想、想不到她话说得这么白!)

    原本就是假装情人,其实早就知道会这样——

    这时库露露席法的脸,轻轻凑近垂头丧气的路克斯脸颊。

    「不过,其实你是个很强硬的人呢。所以——我非常喜欢强硬的你哟。」

    「咦……?————」

    听到库露露席法轻声细语,路克斯抬起头的瞬间,嘴唇立刻重合。

    高贵香水的芬芳,以及甜美柔软的嘴唇感触。

    「这……!?」

    十分短暂的接吻,让路克斯的身体顿时通红。

    「这是你达成委托的小小谢礼——难道不够吗?」

    她的表情还是一样若无其事,不过脸颊上也微微出现一抹羞红。

    「不、不是这样啦——」

    「那么就再亲一下——」

    库露露席法再度朝路克斯的嘴唇亲下去,反覆啾了好几次。

    最后嘴唇离开的时候,还满足地舔了一下。

    「店、店员在看耶!?库露露席法同学!?」

    「又不会少一块肉,有什么关系呢?如果真能和你订婚的话——要进一步也可以哟?」

    正当库露露席法轻轻以指尖,在完全混乱的路克斯脸颊上游走时。

    「喂!你们在做什么啊!?」

    莉夏冲进店里,慌忙介入两人之间。

    「没办法罗。那么婚约的事情再想想吧。」

    「咦……?喂!给我说明一下,路克斯!?婚约是什么意思啊!、」

    「请、请等一下啦!这个是——」

    城塞都市内,再度回归忙乱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