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Episode3 校内选拔战
    “各位同学,从今天开始的五日内,将进行校内选拔战!”

    早晨的校舍。

    在一如往常的教室结束朝礼后,莱格莉教官立刻大声宣布。

    “各位志愿当武官的参加者同学,去看演习场的公告栏,确认自己的对战行程表。如果无法在时间内参战,则视为不战而败。如果有受伤或身体不舒服,赶快报上名来,可以视情况再安排。”

    校内选拔战原本是要推派代表,参加以遗迹调查权为争夺对象,与他国进行的模拟战。

    不过这次同时也赌上了路克斯的去留,以及路克斯是否能与赛莉丝一起讨伐终焉神兽。

    而且分别支持两人意见的学生也要一较高下,所以也形同一二年级对抗三年级,教室内的气氛为此沸腾。

    “选拔战专用规则依照以前的解说,另外这次在学园长的提之下,进一步采用特殊胜负形式。”

    莱格莉教官瞄了一眼路克斯。

    可能为了决定这次的胜负形式,煞费一番心血吧。

    然后开始了漫长的说明。

    简单来说,本次限定的特殊规则如下:

    赛莉丝与三年级支持派,要和路克斯与一二年级支持派对战。落败方必须接受胜利方的要求。

    而且对战进一步分为普通学生战,以及『骑士团』战。

    隶属『骑士团』的学生战力等级较高,因此和同为『骑士团』的对手战斗。

    『骑士团』成员与普通学生。

    路克斯与赛莉丝两人的主张,就交由两个集团的胜败结果而定。

    “路克斯·阿卡迪亚的主张与要求是『留在本校』以及『一同参加幻神兽讨伐任务』。相反的,赛莉丝缇雅的主张是『路克斯退学』与『拒绝路克斯同行』。”

    如果两人要实现自己的两项主张,就必须在包括本人在内的『骑士团』成员,以及支持自己的普通学生对战中,赢得较多胜利次数才行。

    路克斯以及『骑士团』内支持者的战斗,以及普通学生支持者的战斗。

    至少要取得其中一胜,否则路克斯肯定会被轰出去。

    “说明到此为止。那么各位同学,发挥全力吧。”

    莱格莉教官离开后,少女们的耳语迅速在教室内扩散。

    “哇~真的要开始对决了呢!该怎么办?”

    “我们赢得了三年级吗?虽然胜利分数似乎有考虑到人数与实力差距——”

    “路克斯,你不可以输喔?”

    同学们三言两语说着。

    “这、这个,不好意思,结果将大家卷了进来——”

    路克斯反射性地道歉,

    “好了啦,安静一点!你们几个!”

    看到同学们大声吵闹,莉夏站起身来大吼。

    “你没必要道歉,路克斯。反正如果你不抵抗,可能也会直接被轰出去吧。”

    然后莉夏像是告诉全班同学般,提高了音量。

    “我们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不需要慌张,为了达成目的而发挥全力!我已经事先做好能尽的一切努力了。”

    “……咦?”

    包括路克斯在内,全班同学都歪头疑惑。

    “我已经花了一个晚上,先针对全班的装甲机龙调律过了。你们的整体机龙功率应该比以前更强,这样多少能对抗三年级吧。”

    “咦,这是真的吗?莉夏公主?!”

    “拜托,我好歹也取得了其他机龙维修士还有学园长的许可才做的喔?另外也帮你们做好调整后的确认了,放心使用吧。”

    “谢谢!真不愧是公主!”

    “这样多少能看到一线希望了!”

    莉夏的激励让班上同学们欢声鼓舞。

    装甲机龙的功率越高,各项性能就越强,但同时消耗也越剧烈。

    因此强化功率是双刃剑,但这次的选拔战多为短期决战。莉夏应该认为,这样比较适合击败实力比自己强的对手吧。

    当然,提高功率的调整也有极限,只是路克斯还是不太放心。

    “这个,莉夏公主?”

    一时之间难以相信事实,路克斯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要一直盯着我现在的脸看啦。现在有一点难看……”

    结果莉夏的脸颊微微染红,迅速转身背对路克斯。

    仔细一看,眼睛下方微微出现黑眼圏。

    “这个……其实想调整全二年级的机龙,不过实在赶不及,因此只调整了我们班的……”

    莉夏的声音有一点沮丧。

    但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调整二十几架装甲机龙,路克斯很明白,工作量相当惊人。

    “非常感谢你,莉夏公主。”

    路克斯说出自己感谢的心情,莉夏随即微微摇了摇头。

    “这、这点小事不需要道谢啦!更何况让你进入这间学园的人是我——我好歹也是新王国的公主,当然得身先士卒啊。”

    “………”

    莉夏因为自己过去的遭遇,不喜欢被当成新王国的公主看待。不过在这次选拔战当中,莉夏表现出自己身为人上人的责任义务,为大家贡献心力。

    她为了自己而如此牺牲付出,的确让人很放心,非常可靠。

    “——不,不过我还是很高兴。”

    “啊…唔,嗯。”

    路克斯双手握住少女的手,莉夏随即面红耳赤,低下头去。

    “莉夏公主!怎么可以偷跑呢!”

    “讨厌,选拔战还没开始耶?!”

    看到这一幕的同学们,七嘴八舌吵着,

    “——真是不得了呢。”

    库露露席法也浮现微笑,低声说。

    “……抱歉在百忙中,可以打扰一下吗?.”

    这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一名少女走进教室。

    她是三年级,也是三和音之一的谢里丝。

    “这个……?”

    全班同学对意外的访客感到惊讶的时候,

    “啊!你这叛徒!谢里丝真是的,为什么不加入小路克这一方啊!”

    同样是三和音的媞尔珐,嘟着脸颊抗议。

    即使学年不同,但只要有意愿,似乎就可以改变支持对象。不过听媞尔珐与诺珂特说,谢里丝并没有跳槽,直接成为赛莉丝的支持者。

    “这一点我应该已经解释过了。我也不是不想加入他这边,可是还有许多考量。而且我现在才能将情报带给你们。不过唯有这一次,是赛莉丝叫我来传话的——”

    “……?!”

    谢里丝这句话,让全班倒抽一口凉气。

    “听说她从今天首战开始,会参加二对二的模拟战。赛莉丝的伙伴是同为『骑士团』的成员之一,桑妮雅·蕾密斯托。”

    “——”

    特地叫谢里丝来传话,同时意味着宣战布告吧。

    “会不会碰上她们要看运气,但你也先找一二年级的『骑士团』成员组成搭档比较好。虽然选项也不多,那我先走一步。”

    话说到这里,谢里丝随即离开教室。

    『骑士团』的成员并不多,因此成员互相战斗的次数也不多。

    桑妮雅似乎使用泛用型《飞翔机龙》,但考虑到赛莉丝使用的是神装机龙,路克斯的搭档对象势必受限。

    就在路克斯烦恼该和谁搭档的时候,

    “你当然会选我成为搭档吧,路克斯?”

    莉夏首先来到路克斯面前,挺起身躯娇小却还算大的胸部。

    “……其实我并不赞同。”

    但是坐在一旁的库露露席法,却立刻泼了一桶冷水。

    “你的《迪亚玛特》的确很优秀,但你应该还无法长时间使用。对上体力优秀的赛莉丝学姐,这项弱点很可能成为她集火的目标。”

    “呣……!”

    听到冷静的库露露席法点出问题,莉夏挑了挑眉头。

    “那你呢?上次战斗中受损的《法夫纳》也还没完全修好吧?!那种状态根本无法发挥完整的实力——”

    “那点损伤根本算不了什么。而且要防御赛莉丝学姐的攻击,没有我的神装的话——”

    “这、这个……你们两人,稍微冷静一点——”

    路克斯慌忙试图劝阻静静迸发火花的两人之间时,

    “别担心,我会出场。”

    结果有如趁虚而入般,传来小小的声音。

    刚才一直在路克斯身边,呆呆看着事情发展的寡言少女,缓缓站起身来主张。

    “咦……?菲、菲尔菲ヮ”

    “嗯,由我来,和小路一起战斗。”

    大大的瞳眸直直盯着路克斯,一脸认真地要求。

    虽然声音十分沉静,态度却坚定得不容分说。

    “这、这个,呃——”

    菲尔菲的确是神装机龙《堤丰》的使用者,也是『骑士团』成员之一。

    而且上次的事件中,更见识到她的实力。

    要搭档对抗赛莉丝与桑妮雅,战力的确相当充分,

    “喂,天然女!不要随便决定好不好,现在必须综合讨论——”

    “嗯,我们也不会轻易让出这个位置。干脆让路克斯自己判断吧,怎么样?”

    但莉夏和库露露席法却你一言我一语反骏,这让路克斯大伤脑筋。

    (该、该怎么办?!老实说,我根本不知道该选谁啊……!)

    “好啦好啦!你们三人都冷静一点~”

    眼看即将进入胶着状态的同时,坐在其他位置的媞尔珐跑过来。

    她不知何时准备好,手中握着细切成三片的纸张递过来。

    “就像这样,我帮你们制作了签。没抽到不可以怪别人喔?”

    “谢、谢谢…”

    就在路克斯佩服少女的灵巧之际,媞尔珐却咧嘴一笑,露出恶作剧的笑容轻声说。

    “嗯,不用放在心上没关系。至于回报——不用太贵没关系喔,王子?”

    “……我、我知道了。”

    (还、还以为得救了,结果完全着了她的道?!)

    路克斯心中叹气,自己果然逃不过被少女玩弄的命运。

    三人一起抽签后,结果立刻显而易见。

    “唔……”

    “……这就没办法了。”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都发出沮丧的声音。

    抽中有红色记号签的人是菲尔菲。

    “小路,和我,一起喔。”

    虽然口气还是一样呆呆地,但听起来似乎有些开心。

    “啊,噢,好……”

    “别担心,不会输的。”

    “没、没办法……与赛莉丝的胜负,就交给你吧。”

    说完,莉夏开始与库露露席法讨论战术。

    看来在搭档战中,剩下的两人会组成一队。

    搭档必须事先找好后提出申请,但对战对手的组合,得等到赛前才知道。

    而且包含『骑士团』精锐彼此的战斗,分为路克斯派与赛莉丝派。采取一旦落败,就无法参加之后战斗的淘汰赛方式。

    其他『骑士团』成员也有可能与赛莉丝和桑妮雅战斗,因此战力尽可能别分散。提交登记搭档的申请书,大约过了一小时。

    休息室外便贴出今天的对战对手。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的对手,确定是赛莉丝与桑妮雅。

    赛莉丝的搭档,桑妮雅没有神装机龙。

    因此单从机体性能判断,我方相对比较有利。不过四周同学的表情都充满紧张。在国外对抗战,校内选拔战都参加过最多次比赛,赛莉丝缇雅还创下无败的佳绩。

    之前一直是伙伴的『最强』如今变成敌人,即使未溢于言表,都能看出心中的恐惧。

    “——虽然没办法搭档很可惜,但幸好是我们打头阵。”

    “嗯,没错。”

    不过确定对战对手的两名少女,却丝毫没有动摇的神情,微微一笑。

    “如果我们率先击败赛莉丝,就等于我们胜利啦。所以尽管放心等待捷报吧,路克斯。”

    莉夏对路克斯得意地挺起胸膛。

    另一方面,库露露席法态度沉着,露出平时若无其事的笑容。

    “那么我们出发啰。”

    “这个,你们两位——都要小心啊。”

    路克斯一脸认真地说,库露露席法仅嘻嘻一笑,然后前往演习场。

    “………”

    目送两人离去的背影后,

    “还是一样左拥右抱呢,哥哥。”

    “呜哇……?!”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路克斯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妹妹爱理与她的朋友,三和音的诺珂特站在身边。

    “亲妹妹来找你,怎么用这种态度回应啊,哥哥真是过分。”

    虽然爱理脸上微笑,但眼睛却没笑。

    “没、没有啦,只是有一点,感到惊讶——”

    “Yes.我和路克斯的意见相同,爱理。”

    路克斯连忙辩解,诸珂特也帮忙缓颊。

    “……是这样,的吗?”

    就在爱理也接受,路克斯即将松口气时,

    “Yes.应该只是单纯对莉夏公主与库露露席法看得入神而已。两人不仅漂亮,而且现在还穿着装衣,肌肤的裸露也——”

    “拜托,还以为你要帮我缓颊耶?!”

    十分文静的个性让人容易掉与轻心,不过诺珂特也相当不容小觑。

    “哎,哥哥毕竟也青春正盛,其实无所谓。但别对我的同学伸出狼爪喔。”

    “……没有啦,我哪有——”

    “小路,马上就要开始啰?”

    原本要再次否定的时候,身后传来菲尔菲催促的声音。

    “走吧。为了尽可能搜集赛莉丝学姐的情报,我才会跑来担任哥哥的解说呢。”

    “噢,嗯,谢谢你,爱理。”

    路克斯僵硬地笑着,四人随即一同前往演习场的观众席。

    座位挤满了大批学生与学园相关人物。路克斯等人一就定位,莉夏与库露露席法几乎也同时跟着进场。

    ****

    “现在开始校内选拔战A组二号搭档,对B组一号搭档的模拟战。双方请拔剑,装备装甲机龙!”

    担任裁判的莱格莉教官一声令下,四人一同拔出机攻壳剑。

    然后分别按下剑柄上的按钮,低声唱诵咏唱符。

    “——命你前来,象征力量的纹章翼龙。服从我的剑飞翔吧,《飞翔机龙》!”

    首先是桑妮雅,召唤泛用型《飞翔机龙》。

    蓝色机龙伴随光粒子出现,随即化为无数零件展开,成为包覆桑妮雅身体的装甲。

    “打架并不是我的专长,不过今天我要拿出真本事了。”

    桑妮雅举起中型机龙牙剑宣告。

    『骑士团』的三年级少女这一句宣战布告,让观众席微微骚动。

    “呵……”

    对峙的莉夏一笑置之,然后高举机攻壳剑。

    “——觉醒吧,开辟之祖。以一体之力化为大军的众神王龙,《迪亚玛特》!”

    “——转生吧。囚禁在财货中的灾厄巨龙,化为遍布欲望的对等代价,《法夫纳》!”

    两人宣告咏唱符后,周围的空间笼罩在光芒中。

    发出美丽光泽的红色与白银巨龙,瞬间召唤到两人的背后。

    “连结·开始。”

    随后巨龙从内侧开启,分解为无数零件,高速装备在身上各处。

    两架飞翔型神装机龙的压倒性魄力,让会场欢声雷动。

    “原本以为两人会以泛用型出战……看来她们是认真的呢。”

    “那两人在二年级的实力也算顶尖吧?不只技巧,机龙适性值也很高……”

    “而且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同时迎战两架神装机龙呢?这么一来,即使赛莉丝再怎么强——”

    或许是被气势吓到,三年级的女学生们开始骚动不安。

    不过对峙的赛莉丝缇雅,丝毫没有任何动摇或畏怯,举起机攻壳剑。

    “降临吧,继承执政者血脉的王族之龙,百雷覆体翱翔在天,《凛德龙虫》。”

    机攻壳剑是独具特征的刺突剑型。

    高举机攻壳剑后,出现在背后的是犀利而庄严的外型,以及闪耀金黄色光辉的巨龙。

    “连结·开始。”

    伴随高亢的声音,装甲瞬间包覆赛莉丝的身体。背上有两片宛如光轮的翅膀,神圣的威容彷佛天使一般。

    “——”

    美丽的容貌与深不见底的魄力,让观众学生不由得忘记欢呼,看得入神。

    赛莉丝右手拿着特大号突击枪,左肩则连结形状特殊的机龙息炮。

    “你要仔细看清楚,哥哥。这就是号称学园最强的她所驾驶的《凛德龙虫》,以及战术——”

    “Yes.连隶属『骑士团』的我,都几乎没有仔细见过赛莉丝团长的战斗。因为她一行动,战斗立刻在转眼间结束。”

    爱理与诺珂特以带有紧张的声音低声说。

    路克斯点头同意的同时,莱格莉教官的声音响彻擂台。

    “模拟战,开始!”

    一听到指示,四架飞龙随即一起飞翔。

    似乎事先拟定过作战计划,双方的行动都没有任何犹豫。

    莉夏一挥动机攻壳剑,立刻有四架《空挺要塞》发出嗡嗡声,画出四道曲线朝赛莉丝袭击。

    这是《迪亚玛特》专用的特殊武装,巨大箭头形状的远距离投掷武器。

    全部炮火一口气朝赛莉丝发射后,动作急速产生变化。

    瞄准赛莉丝的弧形轨道,在命中《凛德龙虫》之前急速上升。

    在上方的是——

    “……不是赛莉丝姐姐!目标是我吗?!”

    就在桑妮雅察觉莉夏的意图,提升障壁功率,举起机龙牙剑的时候,莉夏忽然一笑。

    “可惜,又猜错了。”

    啪咐——这一瞬间,细长蓝白色的闪光,一直线贯穿空气。

    是《法夫纳》的特殊武装——《冻息投射》的炮火。

    虽然是狙击铳炮型的狙击枪,但能让击中部位结冰。

    寒气让赛莉丝来不及躲避,在眼前迸裂,结晶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

    “赛莉丝姐姐?!”

    四架《空挺要塞》遮蔽赛莉丝的视线,然后以高速精密射击瞄准这一瞬间。

    转眼间发动的连续攻击,让桑妮雅不禁大喊。

    可是——

    “你们的判断的确相当精确。”

    “……?!”

    赛莉丝超然的声音,从中空结冰的另一端传来。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的表情,微微闪过动摇与紧张。

    结冰的是赛莉丝手上的中型机龙牙剑。

    牺牲手上的武装,当作只能用一次的护盾。

    “啧……!”

    莉夏再度一挥机攻壳剑,以刚才佯攻的《空挺要塞》追击。

    但全被《凛德龙虫》的大枪轻易拨开,失去控制后坠落。

    “你变强了呢,这样的确有充分的胜算。”

    赛莉丝的声音平穏,但是却带有寂静的压迫感。

    “如果对手不是我的话。”

    随后,《凛德龙虫》以爆发般的速度滑翔,瞬间接近身穿《迪亚玛特》的莉夏。赛莉丝以握着枪的右手,连同右半身使劲刺出一击。

    “呜啊……!”

    啪哩哩哩……!

    瞬间,雷声大作,突击枪的尖端发射雷击。

    “呜、啊啊……!”

    障壁与装甲上承受枪尖与电击,将莉夏弹飞到后方。

    库露露席法迅速瞄准赛莉丝,举起《冻息投射》。但桑妮雅的机龙息铳弹幕却从旁支援。

    “那么暖身也该结束了。没问题吧,你们两位?”

    伴随赛莉丝恫吓般的笑容,《凛德龙虫》发出光芒。

    ****

    “那是——!”

    路克斯感觉到《迪亚玛特》发生的异样时,一旁的爱理立刻点点头。

    “没错,那支特大号突击枪是《凛德龙虫》的特殊武装。以雷与星星为正体的龙牙——名叫《雷光穿枪》。电击对幻玉铁钢也会产生影响,只要命中就会穿透装甲,对使用者造成伤害。承受攻击部位的装甲和武装,会有十几秒内动作迟缓。”

    身为文官,在学园记录各种情报的爱理仔细解说。

    强烈突刺的同时带有电击,连装甲机龙的机能都能封印。

    光是这样就已经很棘手,但那些在空中游走的雷击——

    “Yes.不过不只这样而已。枪尖还能发射电击,进行中距离攻击。当然如果被击中,就和接触到一样,装甲机龙的机能会在几秒钟内降低。”

    诺珂特抢在路克斯发问前补充说明。

    “她那带有电击的攻击叫做『雷闪』。一旦使出那一招,即使是哥哥也无法防御。因为那会封印机龙的行动。”

    “………”

    赛莉丝的攻击不可能连续承受。

    要对付这一招,只能别被她击中。但要完全闪躲过如此洗练的刺击,简直是不可能的。

    即使不断在空中盘旋,但对手可是飞翔型神装机龙。机动力比起路克斯的《飞翔机龙》,差距实在太大。

    她比想像中更难缠。

    就在路克斯依然眺望比赛,设法拟定对策的时候,赛莉丝的视线忽然一动,与观众席的路克斯四目相接。

    仅仅一瞬间。但是路克斯明白,赛莉丝特地在战斗中这么做的意图。

    “——要开始了,哥哥。那才是她的真正实力。”

    轰!

    随后,伫立在中空的《凛德龙虫》发出炫目的光辉,巨大球状光芒扩散。

    ****

    “真是的……原本想尽可能在这一招之前收拾掉她的——”

    看到以赛莉丝为中心展开的光辉领域——包含空中在内,充满整座演习场的空间,莉夏低声说。

    《凛德龙虫》发动的神装,让莉夏略为畏怯,

    “要叹气还太早喔。你也想表现自己帅气的一面给他看吧?”

    身旁库露露席法这句话,让莉夏露出无畏的笑容。

    “嗯,我知道。《迪亚玛待》!显露本性吧!”

    高举机攻壳剑大喊的同时,光芒在四周奔驰。

    随后光粒子再度集中,传送新的武装。

    是附属武装的《七头龙首》。

    象征化为七头龙的女神,巨大的炮身和《迪亚玛特》的右腕与右肩连结。

    “来吧,让我好好享受一下!学园最强!”

    同时进一步追加传送总共十六架《空挺要塞》,一口气启动。

    所有武装在半空中以赛莉丝为目标,一口气袭击而来。

    可是下一瞬间,赛莉丝露出冷淡的笑容——低声说。

    “你有那个本事享受吗?”

    瞬间,笼罩在七色光轮中,赛莉丝的身影消失。

    然后一瞬间移动到挥舞机攻壳剑的莉夏身旁。

    “……!”

    倒抽凉气的刹那,带有电击的突击枪,一击朝《迪亚玛特》的侧覆刺了过去。

    眼看时机避无可避,莉夏不由得身子僵硬的同时,

    啪叽!

    传来狙击铳炮发射的声音,寒气的闪光划过空中。

    这一炮瞄准赛莉丝的破绽,防御了刺向莉夏的一击。但赛莉丝立刻停下即将刺出的枪,原地转身加速。

    反应极快,宛如一开始就知道狙击者的位置般,以最短轨道逼近《法夫纳》。

    就在库露露席法摆出架式的瞬间,赛莉丝的突刺动作已然结束。

    “……?!”

    发动的《龙鳞装盾》被雷闪一击弹飞。紧接着追击的枪,迅速击落了后退的《法夫纳》手臂上的《冻息投射》。

    “——中计了。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吧?”

    “聪明如你,现在才发现已经太迟了。”

    退到后方拉开距离,举起中型机龙牙剑的同时,库露露席法苦笑以对。

    ****

    “连同机龙消失身影?!那究竟是——?”

    观众席上的路克斯低声说,爱理随即静静抬起头来。

    “那就是《凛德龙虫》的神装——《支配者神域》。物体若在一开始展开的光芒范围内,可以高速传送到同一范围内的任何地方。”

    “这难道是——”

    路克斯无言以对。

    《凛德龙虫》展开的光芒领域,路克斯目测大约半径五百公尺。

    如果她能在笼罩整座演习的宽广范围内,随意瞬间移动的话——

    “Yes.这就是她成为最强的原因。她的单纯战斗技术、机龙操纵能力已经出类抜萃。但能自由支配间距的话,对手根本毫无胜算。”

    诺珂特瞄了一眼路克斯,补充说明。

    路克斯瞬间领悟她这番话的意义。

    讲得极端一点,战斗就是控制双方的间距。

    让自己的攻击命中对手,对手的攻击打不到自己,或是保持容易闪躲的距离战斗,既是战斗的基本,也是最困难的技术。

    但她的神装——

    “就算拉开距离,也能一瞬间缩短。即使缩短距离接近,也会瞬间被她绕到背后。而且她一边警戒库露露席法的攻击与神装,同时抢得将莉夏公主夹在中间的位置。就算库露露席法能预测未来,也几乎无用武之地。”

    “………”

    路克斯再一次理解爱理这番话。

    就算库露露席法使用《法夫纳》的神装《财祸睿智》,但如果被她瞬间绕到自己的背后,就无从反击。

    何况装甲机龙基本上无法攻击自己的背后,也无法当场迅速改变方向。

    现在顶多只能勉强逃跑,但莉夏与库露露席法根本无法主动攻击。

    因此,战局已经没有希望挽回。

    ****

    四架机龙飞舞的高速战斗,在演习场上演。

    莉夏启动所有《空挺要塞》,全机逼近赛莉丝。不过这次赛莉丝并未使用《支配者神域》。

    “听说那名少年完全防御了你的攻击吧?”

    赛莉丝巧妙挥舞带有雷击的特殊武装大枪——《雷光穿枪》,一一弹飞四面八方来袭的《空挺要塞》。

    与利用各种武装对应的路克斯不一样。她只用一支枪,就防御总计十六架宛如风暴般的要塞攻势。

    虽然莉夏依旧持续攻击,但《空挺要塞》一被赛莉丝的枪弹开,就失去机动力。不久,所有《空挺要塞》都落在演习场的擂台上。

    “你的攻击的确很强,弱点是只要熬过攻势,就很脆弱。”

    听到赛莉丝平淡说着,莉夏大喘着气,同时露出无畏的笑容。

    “……你还真不留情,一一伤害我的自尊啊,最强。你以为世界上有多少人能熬过我的攻击?”

    库露露席法和桑妮雅的《飞翔机龙》在空中交战的同时,也不断寻找赛莉丝的破绽。但赛莉丝以最小动作防御,因此完全无从攻击。

    桑妮雅不改初衷,不带多余的欲望,始终支援赛莉丝。

    以泛用型《飞翔机龙》战斗的桑妮雅,在目前的局面中缺乏决定性战力。

    因此她灵活利用两支机龙息铳,维持中距离攻防战,不求一击定胜负。为了妨碍库露露席法的行动而紧紧纠缠不放。

    另一方面,莉夏的体力已经逼近极限。

    “那么看这一招——……?!”

    就在莉夏举起《七头龙首》的瞬间,赛莉丝展开行动。

    以最小动作朝《迪亚玛特》投掷三支机龙爪刃。几乎同时,七色光轮笼罩《凛德龙虫》,身影顿时消失无踪。

    “难道这是——?!”

    “结束了,朱红战姫。”

    就在莉夏试图防御机龙爪刃而张开障壁的瞬间,背后突然出现雷闪,粉碎了《迪亚玛特》的推进装置

    “唔……!?这就是那一招吗——!”

    “没错,这是赛莉丝姐姐一个人发动的同时攻击。我们称之为『重击』。”

    听到装甲粉碎的莉夏低喃,桑妮雅面露笑容。

    不论实力再怎么强,也无法完全防御来自多方向的同时攻击。

    但是利用《凛德龙虫》的《支配者神域》,就能让两种攻击在完美时机下重合。凭借赛莉丝的集中力与技术,以及神装的能力才办得到的绝技,让观众们欢声雷动。

    “——你输了。”

    宣告胜利后,赛莉丝转身背对莉夏。

    背翼的推进装置如果到破坏,唯一的结局就是坠落。

    至少在莉夏坠地前无法攻击自己,该警戒的对象是库露露席法——

    “你想去哪里?你的对手还在这里喔,最强。”

    这一瞬间,莉夏以《迪亚玛特》从背后揪住赛莉丝的《凛德龙虫》,加以拘束。莉夏的手上握着《迪亚玛特》的机攻壳剑。

    “臣服在神之名的跟前吧,《天声》!”

    ——隆!

    伴随炫目的神装光辉,《凛德龙虫》连同揪缠不放的《迪亚玛特》一同坠落。

    高速坠落大地,卷起的尘埃笼罩在两名少女身上。

    “……重力控制——让自己的重力化为零,甚至能停留在空中吗?”

    猛烈的坠落冲击,让赛莉丝微微露出动摇的神色。

    利用《迪亚玛特》的神装《天声》,先消除自身重力以停留在空中。然后揪住《凛德龙虫》的瞬间,转换为强烈的重力负荷,才头一次成功捉住她。

    两只神装机龙的自身重量,加上数倍的重力,让两人双脚下陷。

    “《支配者神域》能传送的物体应该有很大的限制吧?极限尺寸就是身穿《凛德龙虫》的你。所以只要像这样缠住你,一同施加重力的话——”

    如果单纯以《天声》施加重力负荷,对手一样能以神装逃脱。

    因此莉夏苦撑等待缠住对方的机会,顺利捉住了赛莉丝。

    “库露露席法!来吧!”

    随着莉夏一喊,不,库露露席法已经抢先一步行动。

    弹飞以远距离战斗的桑妮雅后,《法夫纳》以子弹般的高速度逼近《凛德龙虫》。

    化为撕裂苍穹的一道闪光,中型机龙牙剑劈向赛莉丝。

    达到最高速度的《法夫纳》,一闪即将命中赛莉丝的一刹那,

    啪叽——!

    伴随震耳欲聋的巨响,《迪亚玛特》与《凛德龙虫》笼罩在雷光中。

    “呜啊……?!”

    “——?!”

    莉夏发出惨叫,强烈闪光一瞬间闪得库露露席法头昏眼花。

    随后,超然气势的少女声音响起。

    “《星光爆破》。”

    赛莉丝不知何时逃脱了莉夏的拘束,瞬间移动到演习场彼端,然后低声说。

    紧接着,连结在她肩膀的炮身嗡嗡作响启动,发射球状光弹。

    “……?!”

    面对眩目的光芒,莉夏与库露露席法眯眼的同时,倒抽一口凉气。

    闪烁黄色光芒的光弹,速度并不快。

    但是短短几秒后。

    光弹抵达演习场中心的瞬间,立刻摇曳晃动,然后爆裂。

    隆——!

    烧灼视网膜的闪光,以及让人喘不过气的爆风猛烈席卷演习场内,观众席的学生们忍不住尖叫。

    将近八成演习场范围,笼罩在光芒与爆炎当中。

    《星光爆破》是《凛德龙虫》配备的另一项特殊武装。

    将蓄积的能量压缩至极限,发射名叫『星』的光弹。几秒后以光弹为中心,轰炸半径三百公尺内的空间,是广范围的超威力歼灭武器。

    赛莉丝经过完美计算,调整炮击威力不会波及观众席后发射。

    “赛莉丝姐姐竟然会拿出真本事——”

    炮击前,接受赛莉丝的闪躲指示,桑妮雅早一步退到攻击范围外。

    不过表情还是难掩惊讶低声说,俯瞰着眼下的演习场。

    等到惊人的冲击与火炎余波消失,烟雾散去之后——

    “……似乎总算赶上了呢。”

    “库露露席法?!”

    库露露席法的《法夫纳》站在莉夏的《迪亚玛特》面前,宛如帮忙挡住爆风般。这项事实让莉夏惊讶地忍不住大喊。

    “虽然有听过传闻,不过威力的确非同小可……很可惜,我已经到极限了。”

    《法夫纳》的系统『啪叽!』一声发光,就此当机。

    随后莉夏的《迪亚玛特》也跟着当机,两人的装甲都随之解除。

    为了防御《星光爆破》,将所有能源注入在障壁与武装上,让库露露席法耗尽力量。

    “对手无法继续战斗,三年级『赛莉丝缇雅·桑妮雅』搭档获得胜利!”

    这一瞬间,莱格莉教官迅速宣告胜负,敲响模拟战结束的钟声。

    随后,盛大的欢呼声倾注到演习场内。

    “连《法夫纳》的自动防御装备《龙鳞装盾》都被轰飞。她的实力果然不容小视——”

    “不、不是这个意思啦?!为什么你要特地帮助我——”

    “因为你坚持到极限战斗呀。即使赛莉丝学姐计算过威力,但你还是有可能受伤吧。”

    库露露席法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告诉莉夏。

    然后拨起长而美丽的秀发,露出事不关己的微笑。

    “老实说,我很惊讶。虽然知道你具备超越公主的战术智慧,不过却出乎我的意料,逼赛莉丝学姐拿出真本事。感到佩服的同时,心想不能让你在此受伤。”

    “这、这点程度其实不算什么……利用《天声》减轻自身重力滞空的战术,我从以前就想到了——”

    “不,我所认同的是,身为新王国公主的你会不计形象,拼命追求胜利。当时我都已经呈现半放弃状态了呢……”

    搓着,库露露席法望向观众席的路克斯。

    “你是真心希望他留在这间学园吧。关于这一点,我和你有共鸣——”

    听到库露露席法低声说,莉夏的脸颊微微染红,害羞地低下头。

    “什……什么嘛,突然说这些!我只是为了我自己而已——!”

    “嗯,我知道。希望我们今后也能友善地竞争。当然,最后赢的人会是我。”

    库露露席法露出有些开心的表情,将手伸向跌坐在地上的莉夏。

    赛莉丝隔着一段距离,看着两人互动的光景。

    “………”

    ****

    “两人都落败了呢……”

    在路克斯身旁担任解说的爱理,微微叹了一口气说。

    “Yes.但我觉得她们已经很努力了。面对赛莉丝学姐,能奋斗至此已经很不容易——”

    诺珂特也点头同意,但随后露出疑惑的表情。

    “可是最后的攻防,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库露露席法砍向赛莉丝学姐的瞬间,四周笼罩在光辉中,什么也看不见……”

    “应该是……朝自己攻击吧?”

    “咦?”

    路克斯身旁传来的细微声音,让爱理与诺珂特同时歪头疑惑。

    刚才一直呆呆观战的菲尔菲,突然低声说。

    “——果然是这样吗。”

    一脸认真盯着演习场看的路克斯,也不由得点点头。

    “这、这是什么意思,你们两位?那一瞬间,究竟——”

    爱理一脸困惑,同时询问,

    “当时赛莉丝学姐以《雷光穿枪》攻击自己。而且还是接近最大功率的电击……这对莉夏公主缠在身上的《迪亚玛特》造成了损伤,才得以解除拘束。”

    “这怎么可能——”

    连平常冷静的诺珂特,都露出惊讶的神色。

    观众席上应该几乎无人能查觉那一瞬间的攻防吧。

    从背后被揪住,承受出乎意料攻击的赛莉丝,不顾自己受伤,以雷闪解除了莉夏的拘束,再以《支配者神域》瞬间移动。然后进一步使用另一项特殊武装,《星光爆破》分出胜负。

    而且那一瞬间,攻击自己的雷闪造成的闪光,同时也有让库露露席法目眩的效果。

    路克斯听说,《法夫纳》的预测未来神装《财祸睿智》,是透过使用者库露露席法本身的视觉加以认知。因此如果完全遮蔽视野,就能让神装失效。

    但最让路克斯感到恐惧的,是她的判断力与实行力。

    “话说回来……我有听过传闻。她从小就有相当高的剑术与机龙使资质,其中更具备特异的才能。”

    这时爱理像是想起来般,看着演习场说。

    “她能记住拟定各种情况的战术,迅速执行最有效的策略——听说在王都军人之间,称之为『机动定石』。”

    “机动,定石……”

    在短短几秒钟展现可怕的反应力,以及扭转逆境的思考爆发力。

    那不只是操纵机龙的技术,或是《凛德龙虫》的高性能而已。

    (那就是学园最强的少女吗……)

    深不见底的实力,再一次让路克斯感到佩服的时候,

    “………”

    身旁的菲尔菲轻轻戳了戳路克斯的肩膀。

    “小路,去探望一下,她们两人吧。”

    “……噢,嗯,说得对。”

    总之还是担心莉夏与库露露席法的身体安危。

    路克斯站起身,与菲尔菲等人一同离开观众席。

    ****

    校内选拔战的这五天容易有人受伤,因此设置了几间临时休息室。莉夏与库露露席法似乎已经率先被送来了。

    菲尔菲与诺珂特随后要参加个人战,爱理则另外有工作。因此先道别后,路克斯迅速前往医务室——

    “啊……!?”

    “………”

    面朝中庭的走廊,正好见到赛莉丝一个人迎面走过来。

    脚步稳健的她,完全无法想像才刚结束如此激烈的战斗。她以意有所指的强烈视线看向路克斯。

    “真的有点意外呢。”

    赛莉丝的手抵着大胸部,有如独白般低声说。

    “试图挽留你的她们,似乎是真心为了你而奋战。”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的意志与觉悟,可能透过刚才的战斗,让赛莉丝直接感受到了。

    她身上超然般的支配者气息,微微缓和了一些。

    但是下一瞬间,足以让人背脊发凉的强烈敌意袭向路克斯。

    “但是我的意志不会动摇。这间学园仍然不需要你,我会在下一场与你的战斗中证明。”

    “………”

    这就是天生的贵族。

    四大贵族之一,兰格莉思家族的威势。

    战斗,位于人上人是她的宿命。因此她从就不断接受各种锻炼。

    (对了。她的觉悟果然异于常人……)

    从小就放弃其他人生,不断战斗的少女。

    路克斯过去并未达成身为王子的义务,对他而言,赛莉丝实在太强了。

    “你的确很强。”

    有如不输给她的坚强意志般,路克斯也再度宣告。

    “可是——这一次,我也绝对不能输。”

    就像过去下定决心推翻旧帝国般,路克斯再度下定决心。

    要帮助肩负新王国未来的她们。

    在最接近这个目标的这间学园内,达成自己的使命。

    “……….”

    看到路克斯笔直盯着自己,赛莉丝一瞬间倒抽一口凉气。

    但随即恢复平时超然的气息,然后直接与路克斯擦身而过。

    “呼……”

    她走掉了。

    为了追寻暗中活跃于各地的的黑市商人——而且可能是弗基尔,也可以选择特地离开学园,销声匿迹。

    可是,

    “虽然知道这个选择很奢侈。”

    可是自己还想在这里,为了学园的少女们尽心尽力。

    深呼吸一口气后,路克斯迈开脚步。

    这时,正好看见学园专属女医师走出医务室的门。

    “哦,在这里做什么呢?难道你也是来探望刚才的伤者吗?我正好要去其他病房探视情况呢。”

    “啊,是的。这、这——她们两人都没事吧?”

    路克斯有点紧张,但还是开口询问。

    结果女医师露出苦笑,

    “你是她们的朋友吧。要是见到她们现在的模样,她们也很伤脑筋呢。所以暂时先别进去比较好喔?”

    “咦?!难道说——”

    与赛莉丝的模拟战结束后,两人身上虽然没有明显外伤,但应该受伤不轻。

    心中浮现不安的路克斯,急忙跑向医务室,伸手转开门把。

    “莉夏公主!库露露席法!”

    碰!用力推开门一看,眼前的光景完全出乎路克斯意料之外。

    坐在一张病床上的两名少女,手脚都缠着绷带。

    不过伤势并不重,仅有一两处而己。

    只是其他部位却相当不得了。

    装衣原本已经十分服贴身体,凸显身材曲线。两人可能结束治疗后正在换衣服,因此完全脱掉了装衣。

    更换用的制服与内衣,正好摊开来放在两人坐着的床上。

    看到路克斯冲进来,两人羞得满脸通红,迅速遮住自己的身体。

    “——?!”

    学园内屈指可数的美少女裸体,让路克斯的脑袋一口气沸腾。

    照理说路克斯应该反射性别过视线。但是可悲的男人习性,让他大饱眼福了好几秒,

    “对、对不起?!”

    才急忙道歉并关上门。

    大喘着气的路克斯,额头上留下汗水。走回来的专属女医见状露出苦笑。

    “不是提醒过你,她们正在换衣服,别进去比较好吗。”

    “这种事情拜托早点说好不好?!”

    路克斯面红耳赤全力大喊,并在门外等到医务室内的莉夏等人叫自己进去为止。

    ****

    “真的很抱歉……”

    过了几分钟,少女们换好衣服,自己的心跳也略为平复后,路克斯一走进医务室,立刻低头道歉。

    “………”

    相较之下,莉夏『嗯哼』轻咳了一声后,

    “……我看,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吧?!你到底在想什么啊,大色狼!”

    羞得满脸通红,慌张地发怒。

    “路克斯,你没将我之前的忠告听进去吧?不是提醒过这间学园只有你一个男生,必须多加留意才行吗?”

    一旁的库露露席法虽然也若无其事地说教,但还是有些脸红。

    “实在惭愧……”

    路克斯沮丧地低头,低声说着,

    “算、算了——这个,之后再让你好好反省。话说,怎么样呢?”

    “咦?什、什么怎么样?”

    “什、什么啊,这还用说?!当然是刚才的事情……”

    莉夏害羞地别过视线,望向地板角落,同时问路克斯。

    路克斯对她的反应动摇的同时,心里想着。

    (刚、刚才的事情,应该是指偷看吧?可是我夸奖女生的技巧很差……)

    以前打杂时,向酒店老板现学现卖的那一套已经行不通。

    只能靠路克斯自己的想法一决胜负。

    (……好,决定了!)

    “这、这个——莉夏公主的身材虽然娇小,却很有女人味。既性感又可爱,老实说让人很兴奋……”

    “……?!唔,呃……”

    听到这句话,莉夏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来。

    (等等,不对吧?!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应该还有头发很漂亮……之类的选项吧?!)

    可能受到以前打杂过的某酒场影响,路克斯连毫无矫饰的褒奖都搞错了。

    “不、不是这个意思,是我刚才的战斗啦——”

    (而且我还弄错了……!)

    刚才真是大误会,脱口说出非常难为情的话。

    因此还以为莉夏会大发脾气,

    “你、你真是无可救药呢……真是的,大色胚一个……”

    (咦,奇怪……?)

    莉夏本人却依然维持有些脸红的表情,一脸困扰地双手扭捏,视线同时从路克斯身上移开。

    虽然看起来很害羞,但似乎并不厌恶。

    (……究竟怎么了啊?)

    就在路克斯心生疑问时,库露露席法开了口。

    “路克斯,我也要坦率问你,这个——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身体?”

    “……库露露席法?!怎么突然问这种问题啊?!”

    面对完全出乎意料的问题,路克斯慌了手脚,

    “就是这个意思呀。看到刚才的我,你有什么感想,我想作为今后的参考喔?”

    “这、这个——就是,非常漂亮。雪白的肌肤、大腿或是臀部之类,就是,让人心头小鹿乱撞……”

    “……是吗。代表路克斯看到我,还是会受到男性本能的冲动驱使,这样没错吧?”

    “………”

    “换句话说,路克斯刚才看到的模样,与平时对我抱持的下流妄想完全一样啰。”

    “不对,等一下?!我平常哪有用……用有色眼光看库露露席法?!”

    “这么说来,你是偶尔用有色眼光看我啰。稍微让我松了口气呢。”

    库露露席法一如往常,表情若无其事,同时参杂恶作剧的笑容。

    那是成熟模样的少女平时不轻易表现,十分开心的表情。

    “这、这个——不对,为什么从刚才就一直引诱我说奇怪的事情啊?!”

    “哎呀,这种程度的难为情是理所当然的吧?因为你刚才让我们也很难为情,当然要负起责任让我们戏弄啰。”

    “………”

    被她这么一说,路克斯无从反驳。

    不过反过来,也等于这样就原谅自己。知道了这层涵义后,路克斯在内心道谢。“总、总之这件事情暂时搁在一旁,这个——刚才的对战真是抱歉。”

    话题告一段落,只见莉夏低头小声说。

    “原本我们还有必胜的把握……果然像我这样,根本没办法——啊……”

    就在莉夏露出有点懒洋洋的表情时,路克斯反射性握着少女娇小的手。

    “没有这回事。刚才的莉夏公主,表现非常精彩。”

    路克斯露出亲切的笑容,劝说莉夏。

    虽然莉夏成为新王国的公主,却对自己的定位感到迷惘。

    对公主的资格感到痛苦,却依然奋战的莉夏,路克斯坦率表达自己的心情。

    “……真、真的吗?”

    “没错,真得很精采。四周观众也认为,真不愧是新王国的公主——啊。”

    话正要出口,路克斯不由得吞了回去。

    因为担心莉夏可能会讨厌别人称呼她公主。

    不过——

    “没、没有啦,能让你或学园的同学认同我这个公主,感觉还不坏。这个,虽然也很高兴,但你如果温柔地摸摸头,或是其他地方的话——”

    莉夏以几乎听不见的声音低声说,同时红着脸视线上仰看着路克斯。不过,

    “嗯。还有库露露席法,也谢谢你。因为你的坚持,让我见识到赛莉丝学姐的战斗方式。”

    “等等,已经轮到她了吗?!”

    可能是声音太小没听见,路克斯已经转而慰劳库露露席法。

    “因为《法夫纳》没有在最佳状态,因此只能达到这种程度。为了你的战况着想,这点程度不算什么。不过——她真的很强。”

    “呣……”

    莉夏虽然还有些不满,不过还是转换心情,轻咳了一声。

    “也对,赢不了的话一切都免谈。路克斯!等一下到我的工房去!”

    “……咦?”

    看到下了床,气势十足挺起胸膛的莉夏,路克斯感到不安。

    “啊,不过以前改造的那些,能不能不要啊——”

    莉夏曾经将路克斯出于某些原因,将装甲与功率调律成防御特化的《飞翔机龙》,改造成攻击特化。

    这次的校内战无法公然使用《巴哈呣持》,因此只能以性能远远不及的《飞翔机龙》迎战。

    可是《飞翔机龙》再怎么调整,普通的泛用机龙实在不是赛莉丝的对手。

    不过莉夏依然自信满满地断言。

    “放心吧。如果我没看走眼,从明天开始就能让三年级看得目瞪口呆!库露露席法,你也一起来吧!我需要实战中有人担任对手。”

    在活力十足的莉夏带领下,两人前往装甲机龙的工房。

    之后足足研讨了几个小时的『对策』,度过校内选拔战的第一天。

    ****

    深沉的黑暗之中——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废弃道路上,聚集了四名男女。

    一人是留着长长的披头散发,眼神锐利的少女。

    一人是红褐色头发有如雄鸟般竖立,年轻的男子。

    一人带着涂鸦般脸孔的圆形面具,看不出是男是女的娇小人影。

    以及站在堆积的瓦砾上,背对明月,黑色的长袍身影。

    “——所以说,找到那东西了没?你们几个,可别让我太失望啊。”

    长袍客皮笑肉不笑,低头俯视三人。

    三人的态度有如部下,首先长发少女抬起头来。

    相较于长袍客天真无邪的声音,少女回答的声音微微带着紧张。

    “虽然很可惜——但已经大致上锁定位置。学园校地内的警卫果然滴水不漏。”

    “………”

    这个回答让长袍客脸上依然挂着笑容,沉默不语。

    对在下方待命的三名男女而言,这是最可怕的。

    血烟的黑市商人。

    这是三人面前,长袍客的俗名。

    最近几年,是游走各国暗中活跃,贩卖各种武器或情报的武器商人。

    交易对象不固定,后台与隶属组织也不明。

    一切都笼罩在谜团中的长袍客,唯有一件事情可以肯定。

    只要和长袍客扯上关系,之后必定发生血腥的天灾。

    因此这三人隶属的国家执政院也害怕黑市商人,而寻求协助。

    “——不过再给我们一段时间,肯定能找到。”

    长发少女不畏惧地说。

    但是长袍客笑了出来。

    “不好意思,我也是大忙人,没时间再等下去了。而且我跟那里的王子有过节,所以我要采取行动了。我不搞什么小手段,要直接毁掉学园,之后再慢慢寻找。”

    “那么——”

    这句话让红发男子也跟着开口。

    “没错,终于要启动『它』了。出动吧,海布格的走狗们。”

    长袍客的嘴角上扬。

    宛如身后弦月般的笑容,从黑暗的影子中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