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Episode1 强化集训
    “唔呜……头好晕……”

    传来阵阵海浪的私语声,以及海鸟的鸣叫声。

    阳光从窗户照进室内的船舱床上,脸色发青的路克斯翻过身子。

    相隔好几年,这是路克斯第二次搭这么久的船。

    实质上,几乎算是第一次搭船。

    以前路克斯在港口从事杂务,好几次帮忙搬运与分类货物。

    不过从出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并非搭乘钓鱼小舟,而是较大的船只前往目的地。

    由于是新王国的大型军舰,还好有个人用的客房。

    路克斯既不想让同班的少女们担心,分神照料脸色苍白的自己。况且其他人几乎都没事,与自己的面子问题也有关。

    “哥哥,我进来啰?”

    敲门声后,房间的门开启,出现妹妹爱理的脸。

    “唔……爱理你没事吗……?”

    “看来哥哥除了男女关系以外,还有其他不擅长的事情呢。”

    路克斯想微笑以对,却挤不出什么好表情,结果爱理见了苦笑一番。

    “哪、哪有,我才没这么虚弱——”

    明明境遇相同,不知为何妹妹却没事。不甘心的路克斯试图反驳,

    “刚才我听说,受到海流与风向的影响,会晚几天才抵达目的地喔。”

    “………”

    看到爱理的笑容,路克斯失落地低头。

    “骗你的啦。很快就要抵达岛屿了,要不要到甲板看看外面的景色?”

    路克斯对一脸嘲笑的爱理点头说声“嗯,好”,然后起身。

    就在路克斯以跟跄的脚步离开客房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转过头来。

    “唉,爱理。关于那名叫做海兹的少女——”

    “……我也不清楚。”

    可能早就预料到路克斯的问题,爱理露出微妙的表情回答。

    “如果哥哥没有看走眼,几乎就可以肯定,她是旧帝国的皇族之一。可是——”

    “……是吗。”

    前几天,海布格共和国的特殊部队向学园发动强袭。

    现在担任军师的黑市商人,名叫海兹的少女,她的银发与瞳眸颜色,十分酷似路克斯这样的旧帝国皇族。

    路克斯在年幼时期的宫廷生活中,记住了旧帝国一族所有人的长相。

    却只有那名叫海兹的少女,对她的容貌毫无记忆。

    在五年前的政变中,旧帝国一族除了路克斯与爱理以外全部丧命,理应没有其他幸存皇族。

    根据新王国的罗菲女王表示,当天不仅在城内的皇族,连相关要人也几乎全遭到暗杀。

    唯一的漏网之鱼,长兄弗基尔的消息不明,但难道还有其他的皇族幸存者吗?

    路克斯与爱理谈过,前几天寄送密函向罗菲女王确认,但回答和五年前一模一样。

    就算想破了头也不明白。

    唯一方法只有抓住那名叫海兹的少女,并且逼问而已。

    “那我去去就回。”

    路克斯到此打住,走上楼梯来到甲板。

    “哗……”

    眼前是位于内陆的城塞都市难得一见的绝景,路克斯不由得赞叹。

    万里无云的好天气,以及映照厨蓝天空的美丽大海。

    耀眼的初夏阳光,清楚凸显出这次的目的地。

    笼罩在独特植披的绿意下,漂浮在新王国领地外海的岛——里艾斯岛。

    从今天开始一星期内,路克斯等人举办集训的据点,就在这座岛上。

    ****

    “在里艾斯岛上,举办特别强化集训——是吗?”

    校内选拔战过了三个星期左右,初夏的六月。

    一个月后要参加校外对抗战的十二名代表队员,在演习场的休息室集合。

    这次向众人发表的提案,并不在原本的计划中。

    “是的,由于刚才理事长告诉我,因此也想听听各位团员的意见。”

    担任学园游击部队『骑士团』团长的赛莉丝缇雅,这番话让贵族千金学生们眼神闪烁。

    “呣,记得里艾斯有座机龙专用的超大练习场吧。面临校外对抗战的最后关头,这地点不错呢。我没有异议。”

    首先由新王国的公主,莉姿夏尔蒂赞成集训。

    以留学生库露露席法,青梅竹马菲尔菲,学园名产三和音等人为首,其他选拔队员也接二连三同意,一下子便确定参加。

    “我还是头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呢,真是期待——路克斯同学,你呢?”

    “……也对。嗯,我也很期待呢。”

    路克斯点头同意库露露席法的话,脸上露出笑容,

    “虽然对学园的各位很抱歉,但看来可以和你共度难得独处的时光呢,对吧。”

    “咦……?”

    看到库露露席法恶作剧的视线,路克斯随即心中一惊,并且回答。

    眼见这一幕的莉夏,露出不满的表情介入两人之间。

    “喂!你在想什么不检点的事情啊,库露露席法!路克斯在那里得帮忙我开发、测试装甲机龙的实用性……总之还得帮我很多事情就对了!”

    “真是遗憾,我可绝对没有想歪哟。还有想给你一点建议,就算想和他在一起,也不能强迫他做牛做马吧?”

    “唔……我、我哪有强迫他啊——!”

    面对库露露席法一脸若无其事的笑容,莉夏胀红脸反驳的同时,

    “你们两位,我话还没说完。”

    一脸认真的赛莉丝,不容分说责备两人。

    “由于这种行程相当难得,我知道你们想趁机大玩特玩,但这是课程的一环。请不要忘记我们的本分。”

    毅然决然的学姐风范,的确适合学园最强之名的少女。

    (赛莉丝学姐果然厉害……)

    小规模争执顺利落幕,路克斯在心中摸摸胸口放下心来。

    虽然赛莉丝也有相当笨拙的一面,不过基本上,她调停的本事相当强。

    就在路克斯露出尊敬的眼神望向她时,

    “话、话说回来,关于这次集训,我有事情想问问路克斯喔?”

    赛莉丝有如忽然想起来般,问了一个问题。

    “是的,什么事呢?”

    路克斯一回答,学园最强的少女随即表情认真,

    “这、这个……听说和男生一同住宿时,应该仔细挑选更换的内衣——这是真的吗?”

    这一瞬间……议论纷纷的交头接耳声宛如涟漪,在休息室扩散开来。

    “我、我也是第一次参加集训,不太清楚规矩。所以,希望路克斯以男生的身分提供建言——”

    “呃,教你这件事的人应该哪里误会了吧?!这是另一种层面的外宿耶?!”

    就在路克斯慌忙解释时,

    “反正某种意义上,其实没错呢。”

    “……?这是什么意思?快点告诉我,库露露席法。”

    一旁的库露露席法轻声答腔,莉夏随即疑惑地询问。

    “应该说,赛莉丝团长也不经意地跟着起哄呢……”

    最后听到媞尔珐露出复杂的表情轻声说,赛莉丝才慌忙挺直腰杆。

    “绝、绝对没这回事!我绝对没有“为了趁这次机会增进众人的情谊,是不是带些游玩具一起去比较好?”之类的非分之想喔——”

    “赛莉丝,现在不是正说明到一半吗……”

    同为三年级的谢里丝吐嘈,赛莉丝立刻面红耳赤,连忙调整呼吸。

    “不、不好意思!呃,这个……既然得到了大家的同意,话题就到此为止吧。详细内容等到确定后,会再——”

    (学姐完全露出自己真实的一面呢……)

    坚持遵守自己立下的规矩,受到『正确观念』束缚的最强少女。

    但或许曾经拜托路克斯这样的男性,并且明言接纳他的关系,现在可能反而愿意露出自己孱弱的一面。

    “哎呀~真是开心呢。能和大家一起集训,小路克也很开心吧?”

    说明结束后,三和音之一,媞尔珐随即向路克斯开口。

    “嗯,我也有些心动。就读学园后,还是头一次和大家一起参加这类活动——”

    “对呀。这种经验我也是第一次,心情有些亢奋呢。”

    连平常态度沉着冷静的三和音诺珂特,也露出让人意外的一面。

    “……哎呀?小路克真是的,该不会还没察觉吧?”

    “……?”

    就在路克斯对媞尔珐这句话中有话感到疑惑时,

    “你还是老样子,对这种事情真迟钝呢。反正没差,有趣的还在后头呢。”

    “Yes.在那之前我也先保密吧。”

    (总、总觉得更让人在意……!)

    虽然对诺珂特的低喃感到有些不安,但总之大家的意见都一致。

    (……不过能在这个时间点离开学园,实在太好了。)

    前几天,学园遭到袭击之际,虽然不得已使用神装机龙《巴哈姆待》,但几乎所有学生都在混乱中忙着避难。因此除了在场的一部份选拔队员,似乎没有人察觉路克斯的真面目。

    但是“那架黑色机龙与机龙使究竟是谁啊?”这样的流言却在学园内流传了一段时间,让路克斯天天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希望参加集训的这段期间内,流言能够顺利落幕。路克斯心想。就在如此心想时,路克斯轻轻瞥了一眼身旁。

    身旁是有着一头美丽樱色秀发,青梅竹马的少女。

    “集训,应该很开心,对吧。”

    菲尔菲依然维持近乎无表情的模样,对路克斯说。

    “噢,嗯……”

    路克斯也以僵硬的笑容回应。

    上次遭到袭击之际过于疲劳,在休养后恢复的菲尔菲,似乎完全恢复了活力。这一点倒是可以安心——

    (里艾斯岛,是吗……)

    听到集训预定地的名称,路克斯心中浮现复杂的念头。

    紧接着,五天后的早晨。

    路克斯等人搭乘新王国的大型军舰,前往里艾斯岛上的演习场。

    ****

    从军舰上很快就能看见岛屿。

    军舰停泊在石造码头,下锚卸货后,众人列队行进在道路上。

    道路笼罩在高耸的夏季林荫中,让人联想到绿色回廊。

    “树木这么茂密啊。道路也杂草丛生,太疏于维护了吧……真是的。”

    双手提着包包的莉夏嘀咕,殿后的蕾莉学园长随即面露微笑,同时开始说明。

    “这一带是刻意让植物丛生的。因为毕竟是军事设施,必须刻意遮蔽外界耳目。所以大家要小心,可别迷路了哟?”

    此外,里艾斯岛距离城塞都市相当远,因此准备也有些麻烦。

    如果距离太远,就无法召唤装甲机龙。

    最接近的港口有一座离此处最近的机龙停机库,因此必须先将参加队员的装甲机龙重新部署在该处,才能在里艾斯岛召唤。

    “哎~要是驾驶《陆战机龙》,这种道路一下子就抵达了呢~”

    当然,除了训练与紧急情况以外,基本上连在岛上也禁止使用装甲机龙。

    可能不习惯旅行,就在三和音的媞尔珐一脸厌倦嘀咕的同时,

    “放心吧,似乎已经到啰。”

    随着库露露席法冷静的一句话,路克斯抬起头一看——

    “哇……”

    身后随即传来少女们的惊叹之声。

    穿越枝丫茂密的隧道后,是一片别有洞天的世界。

    围绕在峭立的厚实岩壁之中,远处可见宽广的演习场。前方是一片吸收冲击与声音的森林。

    同时还有巨大湖泊与农业区域。不只有充当据点的住宿设施,甚至有几间小商店。

    里艾斯岛原本是旧帝国的军事设施,但在这五年内,外观似乎改变相当多。

    岛上另外有独特的植披,让人产生一种仿佛来到异国的错觉。

    包含路克斯在内的所有学生,一时之间对眼前的光景看得目不转睛,

    “哎呀,欢迎您大驾莅临,蕾莉·爱格兰姆小姐。如果您事先联络一声,老夫还能亲自迎接您呢。”

    一口白色胡须的稳重老人,缓缓朝众人走过来。

    应该是岛上的村长。

    “不客气,今天我来的身分是学园长。暂时要在此地叨扰了。”

    看来可能是爱格兰姆财团的旧识。只见蕾莉亲昵地打过招呼后,收下像是钥匙的东西,然后站在队列前头。

    “目前军人们不在演习场,大家可以放轻松点。”

    说完,蕾莉往前走了几步路,来到集训地点的房屋。

    这里可能原本是旧帝国军的住宿设施,建筑物本身既宽广又牢固。但与学园的女生宿舍等建筑相比,外观还是相当朴素。

    不过回想起路克斯杂务生活的那段时光,这样已经相当豪华。

    路克斯放下行李后,正准备去帮忙别人的同时,

    “……有点累了呢。”

    进入集训所大厅的爱理,叹了一口气。

    她的行李应该只有一些文件而已。不过可能很久没有长途旅行,只见她累得瘫在沙发上。

    “爱理,没事吧?如果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向岛上的施疗师——”

    “我没事。哥哥怎么还当我是小孩子呢,我已经算是成人啰?”

    “……噢,嗯,也对。”

    看到爱理的怒容,路克斯露出苦笑回答。

    “话说回来,爱理为什么会来这里呢?”

    “哥哥真是薄情呢,难道我不能一起跟来吗?”

    “没有,不是这个意思。这是校外对抗战代表队员的集训吧?我只是心想,爱理跟来没关系吗……”

    不难想像,学园长蕾莉肯定动用特权,同意爱理一同参加集训。

    就在路克斯心想,爱理应该没有理由特地参加这种集训时。

    “是为了监视哥哥。”(录入君:我现在录入这书的动力除了插画,其余就是爱理妹妹了)

    爱理却一脸满不在乎,回答路克斯的小小疑问。

    “咦?”

    “最近哥哥和女孩子有点太亲近了。我稍微担心会不会擦枪走火,才会跟着一起来。”

    “擦枪走火……”

    再怎样都不至于这么离谱吧。

    自从进入学园后,包含厌恶男性的赛莉丝在内,和许多少女们更亲近了。虽然路克斯不至于骄傲自满,可是——

    “呃,因为我是唯一的男性,况且大家只是对我很好而已吧?”

    “………”

    听到这句话,爱理一脸不置可否,半眯着眼睛望着路克斯,

    “哎……该说可以放下心来,还是反而更加不安呢……哥哥果然一点都没变。”

    “这是什么意思——?”

    正待路克斯要反问的时候,

    “爱理,大家都已经换好衣服啰。我先走一步,记得叫小路克一起来。”

    从房间外传来媞尔珐开朗的声音。

    爱理听到后,“呼~”一声轻轻叹了口气,将刚才放在手边的包包交给路克斯。

    “那么哥哥,换上这些衣服后到海边去吧。走出集训所,朝右手边的路直走,应该就会看到了。”

    “呃……那我去啰。”

    还一头雾水的路克斯,依照指示换上衣服,然后走出集训所。

    媞尔珐她们似乎已经换好衣服先走一步了,是演习场吗?

    (话说大家真是勤快呢。才刚来没多久,就要立刻训练——)

    路克斯依照爱理的指示,穿过草木茂密的小径,前往海岸。

    “不过这是什么衣服啊?似乎和装衣不太一样……”

    路克斯换上的衣服,与装甲机龙的装衣不同,布料面积只有下半身而已。

    ……该不会哪里弄错啦?

    就在路克斯犹豫要不要先折返集训所,这时候——

    “喂——小路克,这边这边~”

    绿意盎然的小径深处,从光线透过的绿意门扉外,传来媞尔珐的声音。

    顺着声音往前一探究竟,视野突然一开,看见了海岸。

    “抱歉,让大家久等——……咦,不会吧?!”

    以手遮住初夏强烈阳光的路克斯一来到海边,随即看见。

    雪白闪耀的沙滩,澄澈透明的大海。

    以及身穿颜色鲜艳装束的少女们,聚集在海岸边。

    “真是慢呢,路克斯。大家都等不及啰。”

    三年级的谢里丝——穿着布料面积稀少,带有蔷薇般装饰的三和音少女,露出优雅的微笑。

    “呜、呜哇?!不好意思……!我、我什么都没看见——”

    由于裸露相当多,误以为是贴身衣物的路克斯慌忙别过视线,

    “No.我认为他的反应有所误解。路克斯,我们穿的不是内衣喔。”

    “咦……?”

    这段话让路克斯歪头疑惑,然后视线望向说话的人,也就是诺珂待。

    虽然很暴露,不过带有水滴花纹的衣裳,与散发独特气氛的她十分相衬。

    “虽然对路克斯而言有些可惜,不过这并非内衣喔?”

    “为什么要重复两次?!而且我一点也不觉得可惜!”

    “哇~原来小路克这么好色喔。不过没关系,反正平常受你不少照顾呀~”

    连身穿黄色向日葵花纹衣裳的媞尔珐,都调侃般半眯着眼望向自己。她穿的衣裳比起平常的服装,裸露程度果然高了些。

    “没有啦,我真的——”

    不知该望向哪里,满脸通红的路克斯正慌忙要辩解时,

    “这似乎叫做泳装喔。”

    “咦……?”

    听到身后的声音,路克斯回头一看,是库露露席法。

    以带有银纹的黑色布料制成的衣裳,更加凸显少女飘渺而神秘的美感。

    宛如新雪般滑嫩的肌肤,以及纤细却蛊惑人心的肢体曲线,让路克斯倒抽了一口气。

    “到海边玩水时,制作能装饰自己的服装,穿着的习惯虽然是从前几年开始,但似乎在贵族之间很流行呢。来到这个国家,我也是首次这样穿——如何?”

    说着,库露露席法秀出自己身上的『泳装』。

    “这、这个——相当漂亮呢。与库露露席法的气氛十分相衬……”

    “是吗?谢谢啰。能听到你的称赞,我花时间挑选也值得了。”

    不同于以往的满不在乎,库露露席法的表情有些害羞,

    她的动作十分可爱,路克斯不由得心动了一下。

    “哎呀,真好呢。感受到年轻孩子们的青春活力哟。”

    从不远的遮阳帐棚下方,传来学园长蕾莉的声音。

    该说不意外吗,连她也确实穿着泳装。

    “……等等,怎么连蕾莉小姐都想玩啊?!”

    身为学园长,又有领导众人的立场,却还穿着相当裸露的衣裳,让路克斯忍不住惊讶。

    “哎呀,怎么可以差别待遇呢,路克斯。虽然我是学园长,但终究是个人呀。难道不能偶尔放个假,稍微轻松一番吗?”

    “呃,感觉蕾莉小姐平常就相当松懈了——况且这一次集训,原本就不算休假吧……”

    就在路克斯冷静吐嘈的同时,

    “他说的没错,我无法允许第一天抵达就开始玩耍。更何况我们是为了强化集训才来到这座岛,应该认真一点才对。”

    有如力挺路克斯的论点,赛莉丝缇雅来到身旁。

    相较于其他少女,赛莉丝身穿接近洋装的水蓝色泳装。

    虽然裸露程度较收敛,但丰满艳丽身体的破坏力,让路克斯的视线忍不住牢牢盯着她。

    “嘴上说得冠冕堂皇,还不是一样穿着泳装来到这里?”

    “这只是学园长骗我要参加游泳练习而已!”

    “哎,还是一样冥顽不灵呢……努力加油的确要紧,但这次的训练很漫长。不觉得稍微喘口气休息一下也很重要吗?对不对,路克斯?”

    “路克斯,你也说说学园长两句。我不承认这种胡闹的举动。”

    “咦……?!连赛莉丝学姐也要我出面?!”

    老实说,路克斯相当不擅长对不属于一己的问题做出决定。

    该怎么办呢。

    赛莉丝的话的确有道理,却又觉得自己辩不赢蕾莉——

    (啊……)

    这时候,忽然出现的人影,进入了路克斯视野的一角。

    看了一眼身影,路克斯立刻下决定。

    “这个,赛莉丝学姐。训练的确很重要,但现在稍微和大家一起放松也不坏啊。”

    面对路克斯恳切的请求,赛莉丝露出有些闹别扭的表情。

    “你的为人十分体贴,但有点太宠大家了。为了在校外对抗战赢得更多胜利,需要拼命努力才行——”

    “那要不要稍微游泳舒展筋骨,同时训练近距离战斗呢?反正地面是柔软的沙滩,还可以当成驾驶神装机龙前的热身运动。”

    面对态度不动如山的顽固赛莉丝,路克斯巧妙地四两拨千斤。

    “是这样,的吗?”

    “是的!我认为是这样没错!而且呢,赛莉丝学姐穿泳装也很好看呢。其实不用太在意周围的眼光——”

    看到赛莉丝的态度动摇,路克斯乘胜追击。

    “什么……?!你在胡说什么啊?!请、请不要乱说奇怪的话好吗!其、其实我才没有对这种不习惯的打扮感到很害羞,想赶快换衣服之类的念头呢!”

    (原、原来她心里这么想啊……)

    路克斯将这句话吞了回去,露出僵硬的笑容。

    “——我知道了。看在你的份上,唯有今天认可。不过这终究是训练的延长。还、还有,禁止目不转睛盯着我看。”

    听到赛莉丝这么说,路克斯一边放心,同时转头望向身后的大家。

    “小路克真是的,竟然为了想看大家的泳装而这么努力呢~”

    “Yes.不过这也难怪。路克斯也是有性欲的。”

    “竟然若无其事将泳装打扮引导成近身战训练……路克斯真是聪明呢。”

    结果三和音的三人接二连三答腔。

    “我为了大家这么努力,这样对我太不公平了吧?!”

    遭到三人调戏的路克斯,不由得困惑地抗议,

    “……嘿。”

    “哇……?!”

    忽然伴随少女迷糊的声音,哗啦一声水泼在路克斯的背上。

    路克斯慌忙回头一看,是小腿浸在海水里,身穿泳装的菲尔菲。

    “……很冷吗,小路?”

    青梅竹马的少女一如往常面无表情之中,露出微微一抹微笑。

    不过比起被她泼水的惊讶,路克丝的注意力却转移到她的外表。

    花纹模样的浅亮绿色泳装,裸露程度比平常的装衣更高。同时强调艳丽紧致的白皙大腿,以及柔软的胸前事业线。

    “一起来海边玩,这是头一次呢。”

    “嗯,对啊……”

    不由得随口回答的路克斯,脸上随即发热。

    年幼时,曾经与菲尔菲前往河边或浅滩游玩好几次,但和现在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容貌依然有些稚嫩,却有刺激男性本能的丰腴身材。

    即便如此,菲尔菲对待路克斯的态度仍然一如往昔。这一点让路克斯极为怀念。“呼……虽然已经想像到,但是实际来到海边后……还是觉得自己输了她一截呢。”

    看到这一幕的库露露席法,露出复杂的表情开口。

    “绝、绝对没这回事喔?!我、我又没有一直盯着大家的身体看——”

    “哎呀?你在看妹妹身体的哪个部位呢?能不能详细告诉我呢,路克斯?”

    心头一震的路克斯慌忙正待辩解时,蕾莉又补了一刀。

    “更、更重要的是,没看到莉夏公主呢——”

    “我、我在这里!”

    路克斯环顾四周,结果在与蕾莉不同的另一顶帐篷下发现莉夏。

    “……咦?你在做什么呢,莉夏公主?”

    乍看之下,她似乎换上了泳装,却依然以薄浴巾遮掩身体,待在帐棚阴影下。

    “你、你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要向你说明……”

    莉夏招招手示意路克斯过去,只见身穿与瞳眸颜色相同,鲜艳红色泳装的莉夏坐着。

    腰上裹着一块红色花纹的布,不过基本上十分裸露。

    “不、不要太目不转睛盯着看喔?!人家会害羞啦……”

    “啊——该不会……”

    慢了一瞬间,路克斯才发现。

    “就、就是这个意思。这件泳装比我想像中露出更多腹部周边,就是——”

    莉夏的下腹部,有一个被旧帝国烙上的烙印。

    这个秘密不能让任何人看见。

    虽然以腰布遮掩,但活动太剧烈的话,有脱落的可能性。

    “呃,其实原本不需要换上这种服装……该怎么说呢,由于期待在海里游泳,才会一时大意……”

    看到莉夏害羞地轻声说,路克斯苦笑。

    平常勤于战斗与开发装甲机龙的莉夏,也有与年龄相符的欲望。

    “我知道了。不过这件泳装,真的很可爱喔?”

    “什么……?!你在胡说什么啊?!大、大色胚!”

    路克斯以笑容回应满脸通红、慌忙辩解的莉夏,随后离开帐蓬。

    同时为了一脸不耐的莉夏,路克斯心里做出某个决定,跟着回到众人身边,

    “啊——”

    “你好。让你久等了,哥哥。”

    换上泳装的爱理,这时来到了沙滩。

    爱理娇嫩而飘渺的气氛,与纯白的泳装十分搭配。

    不过与以前体弱多病的时候不一样,现在的爱理拥有届龄少女的健康体格。

    “爱理果然也换上了泳装吗。”

    心里回想起往事,看到妹妹现在成熟的模样,路克斯忽然笑了笑。

    这是身为兄长,放下心中大石的感受,

    “果然的意思,难道哥哥一直在想像我穿泳装的模样吗?”

    “哪有啊?!这样我岂不是变成各种糟糕的人了吗?!不是啦,你刚才不是在那边看着我们,心中犹豫不决吗?犹豫要和大家一起玩,还是——”

    “……原来你发现了啊。”

    没错。

    刚才路克斯与赛莉丝争论该演习,还是在海边玩水的时候,瞥见远远望着众人的爱理身影。

    这时路克斯才想巧妙地引导众人一起玩水。

    “不过太好了,这样就能和大家一起玩啦。”

    在集训中无法使用装甲机龙的爱理,大多从事独立进行的作业。像是从外部纪录机龙的功率,或是解读遗迹古文书等。

    就算是为了集训,可是一直进行这些工作,肯定既寂寞又无聊。

    所以路克斯判断,至少在第一天让爱理和大家玩耍,因而当机立断。

    “竟然让迟钝的哥哥关心,总觉得有点输了呢。”

    只见爱理微微嘟起脸颊,露出复杂的表情低喃。

    不过,

    “但是哥哥的这份心情,让我稍微有点开心。所以今天就和大家一起玩吧。”

    又以略为害羞的声音,对路克斯笑了笑。

    “……看来我身为团长,还不够成熟呢。”

    忽然,赛莉丝在背后轻声说。

    “抵达的第一天稍微放松一下吗。不过还是有一些轻微热身运动喔?要玩的话等运动后再玩。”

    “好的,麻烦你了。”

    看到路克斯与爱理之间的互动,似乎也改变了赛莉丝的想法。

    “那么可以活动的队员请尽速集合。沿着海边跑一小段路,稍微游个泳,之后就可以自由行动了。”

    团长赛莉丝如此号令众人。

    “是的!”

    除了莉夏以外的十一名队员,都期待接下来的玩耍而回应。

    ……不过。

    随后,包含路克斯在内的众人才知道错了。

    即使从路克斯的角度来看,平常严以律己,实实在在累积锻炼的赛莉丝所说的“一小段”和“稍微”,都是相当辛苦的训练。

    爱理一开始还想跟大家一起,结果很快就躲到蕾莉学园长那里去。在一旁观看的莉夏也松了一口气。

    结果一个小时过后,众人才开始游玩。

    ****

    “哎……累死我啦~好想稍微午睡一下喔~”

    长时间跑步,加上毫无技术可言,纯粹靠毅力的练习游泳。

    接着期盼已久的玩水结束后,回到集训所吃过午餐便当,到了下午。

    然后依照行程,所有人开始巡回岛上的设施内部时,媞尔珐打了个呵欠同时示弱。

    “No.我认为你有点太兴奋了,媞尔珐。即使在训练结束后,也不顾一切玩过了头。”

    “难得熬过了考验,要是休息的话,不是觉得很浪费吗~!”

    媞尔珐回应诺珂特的吐嘈,此时身为三和音之首的谢里丝,拍了拍她的肩膀。

    “附带一提,这次巡回结束后,还有简单的演习行程。你该不会忘记了吧?”

    看到媞尔珐垂头丧气,路克斯忍不住露出苦笑。

    在阳光从枝丫间洒落的荒芜小径上,众人列队前进。

    有高低起伏,树木扶疏的岛屿景观,根据位置有不同的变化。

    “这里也有农场呢。想不到作为演习场的岛会有农场,看来岛屿比想像中大呢。”

    蕾莉说了声“对呀”回应赛莉丝的低语,然后抬起头来。

    “虽然现在不比以往,但以前人口相当多喔。”

    路克斯察觉到,那应该是旧帝国时代的事情。

    因为这里是军用演习场,军事武器实验场——同时也当作遗迹附近的据点加以利用。

    十多年前建好的设施,在改朝换代后由新王国继承。

    根据蕾莉的说明,从左边开始是森林与农场区域、大型储水池、演习场、机龙工房、小机龙库以及——

    “附带一提,最让人期待的是温泉喔。虽然花了点时间准备,但这次由我们包下了,可以在那里疗越训练的疲劳。”

    出乎意料的一句话,让集训的队员们兴高采烈。

    “哇……我还是头一次泡温泉呢!”

    “真的可以吗?!”

    “竟然包下整座温泉,真是惊人呢。但岛上不是还有其他居民吗,究竟怎么包下的——”

    『骑士团』的学生们一嬉闹,蕾莉随即浮现笑容,说了句。

    “当然是靠钱的力量啰。”

    这句话让众人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蕾莉小姐果然在这时候特别厉害……)

    爱格兰姆财团是新王国屈指可数的资产家,花钱一点都不手软。

    小时候的印象中,在妹妹菲尔菲的生日庆祝会上,派对会场大得惊人,还准备了特大号的蛋糕。

    当时蕾莉也还年轻,不过现在的她与当时丝毫未变。

    “如果大家同意的话,路克斯也可以一起进去泡喔?”

    “咦……?!”

    蕾莉露出恶作剧的表情告诉路克斯。

    “这、这个,实在不太好吧……”

    “学、学园长你在说什么啊!这种不知羞耻的——”

    路克斯与赛莉丝慌忙之下,反射性抗议的同时,

    “穿着泳装,对吧,蕾莉学园长?”

    一旁的库露露席法,满不在乎地一语道破。

    “哎呀?原本还想再调侃他一下,怎么这么快说破呢,库露露席法。”

    “是吗,如果是泳装的话……”

    就在路克斯差点要接受的一瞬间,

    “不对,不行!吧?就算穿着泳装——”

    仔细想了想,路克斯慌忙摇摇头。

    就算穿着泳装,布料依然相当薄。

    与美少女们一起入浴的事实,让路克斯脑袋差点沸腾。

    “真是可惜。”

    “你真的是学园长吗……”

    莉夏露出不置可否的表情吐嘈,让话题勉强打住。

    “那么先去巡视一圈吧?刚才介绍的这项设施——”

    依照蕾莉的指示,众人轮番巡视颇有历史的设施。

    这一个星期内,新王国军似乎不会来这里。不过各项设施倒是确实部署了管理者与卫兵等人。

    其中机龙工房也相当完善,让莉夏眼神闪闪发光。

    “差不多全部巡视过了呢。那么稍微演习一下,今天的行程就结束吧。”

    依照蕾莉的指示,最后众人前往演习场。

    “………”

    途中,路克斯确认一座位在略高的丘陵上,已经崩塌的建筑物。

    路克斯所知的最后一项设施,名称并未出现在巡视行程中。

    ****

    简短的演习转眼间结束,集训第一天进入了夜晚。

    与城塞都市不一样,里艾斯岛的建筑物与街灯都不多,夜晚很黑暗。

    大家聚集在集训所的宽广大厅内,决定要准备晩餐时,

    “对了,理事长,为什么这次集训不请厨师来呢?如果一开始就聘请厨师,不就能省下不少功夫了吗。”

    “哎呀,这时候大家一起准备晩餐,不是更有气氛吗?”

    蕾莉以笑容回答莉夏的问题。

    “不过……蕾莉小姐会下厨吗?”

    路克斯一边搜寻过去的记忆,同时开口问,

    “会才有鬼。”

    “也是……”

    听到蕾莉满脸笑容这么说,路克斯只能无言。

    “总之有带食材与调味料来,似乎都齐全了呢。这样应该足以准备晚餐了吧?”

    瞄了一眼厨房与食材库的库露露席法低声说。

    “路克斯,可以稍微帮忙一下吗?”

    “嗯,好。”

    看来在几位千金小姐当中,擅长料理的似乎只有从以前就十分自立的库露露席法。明明才演习过,还有这么多体力实在了不起。

    “我也来帮忙吧。虽然厨艺还不太清通。”

    赛莉丝提议帮忙,

    “赛莉丝千万不要!”

    结果同为三年级的学生们全力阻止她。

    “为、为什么呢?!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厨艺——”

    “之前远征王都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拜托你别再弄坏各种东西了!”

    看到众人如此七嘴八舌劝阻,实在让人心惊胆跳。

    “不过要准备十四人份的晩餐,人手还是不够呢。还有没有能帮忙的人呢?”

    “还有我,也可以喔?”

    静静举起手的人,是先前一直呆呆注视着众人互动的菲尔菲。

    “话说,你擅长什么料理呢?”

    “煎饼之类,或是饼干。还有,我也会做甜甜圈喔。”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没错。

    菲尔菲极为喜欢甜食,而且食量很大。

    多半想像到晚餐的餐桌被甜食占满的情景,库露露席法马上拒绝了菲尔菲的帮忙。

    “不好意思,库露露席法。以前自家的厨师曾经夸我,装饰用的雕刻做的很棒呢……”

    可能对袖手旁观过意不去,赛莉丝再度主动开口。

    “能不能至少以厨艺为基础讨论呢……”

    最后由平常不太下厨的莉夏一同制作。

    三十分钟后料理完成,众人一起享用晩餐。

    考虑到头一次下厨,以及众人合作完成的料理,做的还算及格。

    而且可能是一整天运动的饥饿感,一开始用餐后,几乎没有人说话。

    十分钟后,盘子上的料理已经一扫而空。

    “呼……”

    用餐告一段落,大家开始在宽广的大厅内放轻松。

    爱理看自己带来的书,诺珂特与其他少女下棋。谢里丝与媞尔珐赌起牌来,结果被赛莉丝骂一顿。

    蕾莉喝光了一瓶酒,菲尔菲一边吃着饼干,同时陪伴蕾莉。

    莉夏将装甲机龙的图纸摊开在桌面上,想着某些事情。

    收拾完餐具的路克斯看着这副景象,笼罩在一股不可思议的感觉中。

    “总觉得这样真不错呢。”

    路克斯忍不这说了这么一句。

    平常上课与在女生宿舎,虽然也和她们共同生活。不过像这样同年纪的同学们待在同一间房间内,有种往日憧憬获得满足的感觉。

    “的确,偶尔这样似乎也不错呢。”

    库露露席法可能也有相同感受,回答的同时坐在身边。

    “嗯。希望能这样臝得校外对抗战,平安结束就好了——”

    “没错,同时也希望你的不安,能够顺利落幕呢。”

    “咦……?”

    听到若无其事说出意义深远的这句话,路克斯的心脏噗通一跳。

    一语中的。

    路克斯自从踏上这座岛,就一直在意某件事情,在脑海里萦绕不去。

    “你怎么会知道——”

    “其实这不值得值得自豪。只不过一直以来,我都活在察言观色的世界中。”

    库露露席法是在优密尔教国的遗迹被人发现,由恩芙尔克家族收养的养女。

    由于在陌生家庭中成长,无法对任何人敞开心房,因此她善于洞悉他人内心的想法。

    这句话的涵义,肯定是察觉路克斯的想法吧。

    “自从你踏上这座岛,看起来就相当坐立难安。似乎一直在意某些事情。只希望是我杞人忧天啰。”

    “……没什么啦。况且那是往事了,现在也——”

    路克斯回答,同时露出有气无力的笑容。

    库露露席法静静地微笑,轻轻伸出指尖滑过路克斯的脸颊。

    “你不需要告诉我原因。但你要记住,只要你希望的话,我随时可以拼命帮助你。唯有这一点希望你别忘记。”

    “库露露席法……”

    这句话打动了路克斯的内心,让他不由得僵在原地。

    “喂!你们俩怎么当着大家在一起的大厅里公然调情啊?!还、还有路克斯,如果你有空的话,现在来帮我的忙——”

    看到两人的互动,莉夏忍不住插嘴,

    “啊……”

    这时路克斯突然一拍手,对在大厅放松的众人说。

    “不好意思,接下来我有件工作非完成不可,因此先走一步。”

    说完前提后,路克斯跑到莉夏身边,轻轻在耳边低语。

    “怎、怎么啦?难道我怎么样了吗?”

    “莉夏公主,等一下方便陪我一下吗?”

    路克斯露出爽朗的笑容,向莉夏提出要求。

    ****

    寂静的波浪声,响彻在月光映照下的沙滩上。

    初夏的夜晚很温暖,即使穿着接近裸体,也丝毫不觉得寒冷。

    “………”

    路克斯与莉夏穿着泳装,来到白天与大家玩水地点相同的沙滩上。

    两人都站在水深及膝的海水中,感受着不断拍打自己的平稳波浪。

    “感觉如何呢,莉夏公主?”

    “……呃,该怎么说呢,有点吓一跳呢。”

    莉夏有些难为情地调整泳装位置,视线同时从路克斯身上移开。

    “这样穿果然很奇怪吧?”

    “不会啊,我觉得很可爱。”

    “……?!”

    路克斯满脸笑容说,莉夏随即脸颊通红,身子一震。

    映照在海面的月亮与星星,有如镶嵌宝石般闪闪发光。

    在这片幻想般的光景之中,更加凸显莉夏白皙的身影。

    “是、是吗……听到你叫我换上泳装来到海滩,还以为你想动什么歪脑筋呢……”

    “难得买了泳装,我心想有没有机会和莉夏公主一起玩水。反正我知道腹部纹章的秘密,没什么好担心的,而且这时候应该——”

    即使远远望过来,这种亮度也不显眼。

    路克斯如此判断,才会邀请白天独自躲在帐篷内的莉夏,让她能尽情玩水。

    “既然莉夏公主都亲自挑选泳装了,我猜公主还是想玩水吧。”

    “……不、不是啦,挑选泳装是因为想让你看看——没有,真的没有啦?!”

    声音压低欲言又止的莉夏,说到一半突然满脸通红,连忙否定。

    “……难道给公主添麻烦了吗?”

    “没、没这回事!这个——谢谢你,路克斯。”

    莉夏吐露这句话后,路克斯才松了口气,摸摸胸口露出笑容。

    虽然有些孩子气,但觉得公主既倔强又可爱。

    “而且我也想仔细看看你的泳装——”

    与白天不一样,这次没有围上隐藏肚脐下方纹章的腰布。

    可能是察觉自己裸露较多,莉夏慌张回应。

    “人、人家刚才明明有些感动呢,你这个色胚!”

    “呜哇?!”

    莉夏为了转移自己的害臊,朝路克斯泼海水。

    “哼,像你这种色胚就要这样!别以为只有装甲机龙强就赢了喔。”

    “我知道了,那么我也来——!”

    两人站在水深及膝的海水,彼此向对方泼洒。

    略为冰凉的海水,泼在白天的暑气与训练的火热尚未消退的身体上,感觉很舒服。

    “好,看我趁胜追击喔,路克斯!……哎呀。”

    “危险?!”

    看到莉夏的身体突然失去平衡,路克斯慌忙抱起她。

    “你没事吧,莉夏公主?!”

    “噢,嗯……我没事。只是脚扭了一下——”

    “别乱动喔。得先上岸去,仔细看看伤势才行……”

    路克斯以一只手抱起背部,另一只手从膝盖后方将莉夏抱起来。

    莉夏的身躯原本就娇小,因此并不困难。

    宛如抱起童话故事里的公主般,让莉夏不由得脸红。

    “喂,路克斯,这、这个姿势,有点难为情呢……”

    “不,必须小心一点才行。”

    路克斯无视抗议,继续往前走。

    途中查觉到莉夏茫然的表情近在咫尺,突然感到不好意思,因此路克斯别过视线去,

    “哇……!?”

    “怎、怎么了,路克斯?”

    “啊,没有,没什么——”

    连忙转移话题后,路克斯继续走着。

    (这、这个姿势,碰到了莉夏公主的胸部——)

    这就是原因。

    即使身躯娇小,依然发育良好的莉夏,胸部碰到了抱着自己的路克斯胸口,隔着泳装传来柔软的感触。

    而且被海水濡湿的雪白事业线也近在眼前,让男性本能不自觉产生反应。

    (我、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现在得先处理莉夏公主的伤势——)

    路克斯连忙驱散烦恼,让莉夏坐在沙滩上,观察扭伤的脚。

    幸好真的只是稍微扭伤,疼痛也很快就消退。

    “太、太好了呢,没有大碍。”

    “嗯、嗯……不过,刚才那样,我还想再一下——”

    “咦……?”

    “没、没事!更、更重要的是……”

    “嗯,是什么呢?”

    冷静下来的路克斯开口问,莉夏随即略为犹豫,才低下头。

    “这个……我可以在你面前,稍微任性一点吗?”

    “是没关系,但怎么会想问这些事情呢?”

    莉夏露出迷惘的表情,视线从歪头疑惑的路克斯身上移开。

    “这个,看到你最近的表现,让我有些这种想法。你的确是可靠的男性,愿意听从我的任何要求。但我可能只是不愿意面对自己不熟悉的新王国公主肩负的使命,才会不断利用你而已……”

    被受人称颂的英杰,亲生父亲亚提司玛特伯爵抛弃,发誓服从旧帝国。之后在曲折离奇的命运安排下,成为新王国的公主。

    因此对于公主的举止感到自卑与抗拒,可是依然试图靠自己面对使命。

    她会说出『新王国公主』这几个字,可能刚才的『任性』,是与新王国有关的事。

    那么——

    “竟然会关心我,这样不像莉夏公主喔。”

    路克斯浮现带有亲爱之情的笑容,如此开口。

    “咦……?”

    “虽然我是不得不接受国民委托的罪人,但我并非为了义务工作。我是依靠自己的意志,选择一战。”

    “——的确是这样。”

    莉夏放心地松了一口气,挺起胸膣。

    “你说的没错,一直犹豫不决不像我的本色!那么从今晩开始,立刻展开长年温存的新武器实用测试!开始实验吧!”

    “最后那几个字让人不太放心耶?!”

    对自信满满的莉夏带有一抹不安,但两人都在几分钟后换好衣服,前往岛上的装甲机龙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