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某日茶会的恋爱谈话与下雨日的第二天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 GANGAN GA漫画官网

    翻译: 床单炭(神月炭

    此短篇为放在GA文库的漫画连载网站GANGAN GA上的妹妹的短篇,时间线为第四卷之后五卷之前

    -------

    「——大家都到了吧?红茶和点心手边都有了吧?洗澡和作业都搞定了吧?……是吗?那么,开始今晚的茶会吧」

    「好!」

    某个夏日的夜晚。

    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王立士官学园内的女生宿舍的食堂。

    在几道暗淡灯光的照耀下,作为带头人的少女话音刚落,小小的欢声就在此地传播开来。

    「…………」

    每月一次在同学年学生之间举办的晚间茶会,是几乎所有学生都参与的常规活动。

    今晚则被一年级的我们包场了。

    甘甜的点心与夜晚的空气点缀的舒适时间。

    情报交换与平日装甲机龙训练之后的休息,当然最主要的目的是加深友好关系。

    少女们的谈笑声此起彼伏,在红茶的茶杯的碰撞声中,我,艾丽·阿卡迪亚在角落里读着书本。

    「艾丽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读什么呢?」

    从身边传来声音的黑发少女是我的同级生兼好朋友,并且也是女子宿舍的室友——诺珂特·利弗雷特。

    「生物学家写的书。不偶尔读一下遗迹的古文书和学术书以外的书的话知识面会变得狭窄」

    我维持着看向书本的视线,冷淡地回答道。

    一半是真实,一半是谎言。

    「Yes.这个想法本身我可以理解,但是读这种难懂的书不是会更加疲劳?」

    一边淡淡地如此吐槽,一边用和平时一样的冷静表情与安静的站姿呆在我的身边。身为贵族的同时也是佣人家系出身的这位少女,不管对谁都是如此保守却又给予适度的关心。

    这类朋友的存在,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小小的救赎。

    即使看起来是这幅样子,我在学院内算是善于交际的人。

    ——不,正确来说是表现得善于交际。

    大家聚集起来的每月一次的茶会上看着难懂的书本,我原本不会做出这种不符场合的行为。

    直到我的哥哥来到了这所贵族子女学园。

    「呐呐,艾丽。你的哥哥恢复精神了吗?听说从利耶斯岛的合宿回来之后就一直因为身体状况不好躺在床上——?」

    「只是过度疲劳罢了。已经差不多没事了」

    对于眼前的同班同学的疑问,我投去淡淡的微笑。

    「这样啊,太好了……这样的话下次可以接受我的依赖吗?」

    ……出现了。

    我停止表现得善于交际的理由就是这个。

    我是曾经施行了数百年暴政与强行灌输男尊女卑风潮的阿卡迪亚旧帝国的最后的幸存者。

    帝国因革命而毁灭之后,由于新王国女王陛下的恩赦,我在处于「罪人」之立场的同时得到了释放。

    由于其复杂的境遇,为了能被大家接受而在学园努力与他人交往——。

    「是的。听说之前委托路克斯前辈进行装甲机龙指导的人得到了提升——」

    「诶,除了课上的演戏之外还是别委托这种事了。难得的休息就去外面购物吧」

    (果然变成了这种话题……)

    一边忍着不放出叹气声一边向周围女生露出笨拙的微笑。

    自从哥哥来了学园之后,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与新王国的公主莉夏大人决斗之后被编入了学园。

    来自尤米璐教国的留学生库露露希法委托的「恋人」事件。

    被学院最强的三年生,出身于四大贵族之一的赛丽斯提亚前辈认可,正式加入「骑士团」。

    然后——在此期间多次从威胁中拯救学园的功绩。

    原本就处于旧帝国王子的立场智商,并有「杂事王子」这一特殊情况,随着时间流逝非但没有平静下来反而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话题不断的人物。

    因此,我再主动向少女们搭话并从她们哪里听取事情显得毫无意义。

    要是让她们认为我很健谈,就会沐浴「你哥哥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之类的集中炮火。

    所以我假装沉浸在难懂的书本中,把被害停留在最小限度。

    ……不过只要接受现实的话还是挺轻松的。

    一直陪伴我的诺珂特原本就沉默寡言,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既安静也不会引人注目。

    在这种感觉之中,今天也和以往的茶会一样,度过这热闹的时间。

    话虽如此,在这种场合下哥哥被称赞,心情好是复杂。

    哥哥得到认可,被大家信赖,应该是好事才对。

    作为学园唯一男性并且是旧帝国王子,理应是值得欢迎的事情。

    可是——这是什么。这种心里痒痒的感觉。

    (感觉哥哥被大家抢去了一样)

    为了抑制这种焦躁感,把视线落下手中的书本。

    记述了与生物的生态和本能相关的内容。

    据书中记载,幼年生物大多有着可爱的外表是为了更容易被养育从而提高生存率。

    也有见解认为刚出生的动物亲近父母的原因也是来源于此。

    正因为是弱小而又不成熟的生物,才会本能地去向他人撒娇,去依靠他人,这都是为了保护自己。

    「呐呐——艾丽有吗?」

    「啊?」

    被眼前的同班同学冷不防地问到,我傻乎乎地如此回答。

    「现在谈话的主题是「初恋的故事」哦。艾丽」

    诺珂特帮完全置身话题发展之外的我圆了场。

    但是,这下头疼了。

    「初恋吗……唔——很可惜到目前为止还没有」

    「诶……」

    对于我的回答,已经说了的女孩们表示出了不满。

    「真是的,那不就和诺珂特那时一样了。在身边总有令人在意的人吧?比如说——艾丽的哥哥之类的」

    「……!?」

    仿佛被突然用冰冷的手抚摸着后颈,我的后背一下子僵硬起来。

    脸反射性的红了起来,我微微地低下了头。

    (……为、为什么反应会这么强烈)

    偷偷地瞥了一眼周围,好像大家没有注意到我的动摇,这让我稍稍松了口气。

    「我说你们,别把艾丽卷入禁断之爱。然后到底怎样?就算有一两个在意的人——」

    「没、没有。那个……学业十分繁忙,再加上我的立场有点特殊」

    一边故作平静,一边再次给予否定。

    回避完表示不满的同级生的提问,总算是逃过一劫。

    「真是没办法。那就让艾丽同学在下次茶会的主题谈话上为我们讲点什么。下一个人——」

    (呼……得救了)

    沉浸在危机离去的安心感的同时倾听着接下来的女孩的故事。

    她的初恋是她的家庭教师。

    与严厉的父母不同,对自己十分温柔又值得依靠的样子——。

    「但是,我想错了。曾经觉得他是个无所不能的人……可仔细想想只不过是因为收了父母的钱才会对我温柔的」

    「……」

    因为热心地指导年幼的自己所以产生了错觉——最后只落得这样的结局。

    「真是寂寞。但是这种事情经常能听到呢?对于照顾自己的人产生这样的错觉什么的」

    「诶……?就我来说装甲机龙的教官也很合我的胃口」

    「那个教官,年龄可是你的三倍啊……?有老婆小孩还满脸胡子——」

    诸如此类,初恋的话题向闲聊发展着。

    平时的话我也会笑着加入他们的谈话,不知为何今天的我正追逐着书本上的文字。

    「尚且弱小的生物会亲近在身边庇护自己的生物,这是防卫本能的一种」

    从刚才就在读的学术书的结论被写在了那里。

    「……」

    啪嗒一声合上读着的书本,我慢慢地从位子上站起来。

    紧跟着诺珂特歪头望向我。

    「怎么了,艾丽?」

    「想到点事,今天我先走了。谢谢大家陪我闲谈」

    带着笑容说完,我向着食堂外面走去。

    在走廊里不停歇地走着,我注意到自己正摆着一副不满的表情。

    「到底是怎么回事」

    完全不能理解。

    并不是对于少女们的话题,而是对于自己突然变得糟糕的心情。

    刚才只是一个司空见惯的故事。自己的感情只是错觉这样的一个故事。

    可是——不知为何没法再继续扮演贤淑大小姐了?

    莫名地不想再呆在那里,像这样冲动地离开了食堂。

    「这种时候就该找人出气」

    就这样回到自己房间也有点不爽,决定去医务室看望一下哥哥。

    从利耶斯岛的合宿之后的沉睡中醒来的哥哥为了能够静养而睡在了那里。

    「哥哥——醒着吗?」

    「……艾丽?嗯,醒着哦。请进」

    对哥哥平稳的回复感到安心,我打开了门。

    医务室特有的药味和花香刺激着鼻腔。

    「大晚上的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

    虽然做好了房里还有其他女生的准备,但只有哥哥一人的样子。

    「不要勉强给我躺下」 我对想要起身的哥哥加以制止。

    刚见面就关心起我来,让我一下子陷入了混乱。

    「……什么事都没有。只是来看看你是不是又在勉强自己了。与哥哥的伤势和疲劳一比的话大部分事情都不算什么了」

    「啊、啊哈哈……」

    对于我混着无奈的叹气声,哥哥就像是被戳了痛处一样苦笑着。

    「虽然我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就算身体痊愈了暂且也不能接受杂事相关的委托哦?」

    「诶……!?这、这个,那个——嗯」

    「请看着我的眼睛说。其实已经接受委托了是吧」

    我投去不爽的视线如此询问道,哥哥一边露出焦躁的表情一边辩解。

    「不,那个,还只是口头上答应罢了,真要去做得等到我能够更加灵活地行动之后」

    「唉……」

    无语了。总是这样。

    前不久差点就没命了,果然哥哥有点不对劲。

    「哥哥虽然感觉上是为了别人,但我认为像这样不顾自己身体接受他人的请求反而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

    「呜」

    哥哥就像被戳到痛处一般呆住了。

    「多半是平时不怎么来委托的一年级学生吧?哥哥对于年下的女孩子十分溺爱。真是下流」

    「不、不是的,真的只是很小的委托。所以就想着当是康复运动——」

    「是怎样的委托?」

    冷不防地逼近躺着的哥哥,我这样问道。

    详细询问之后,好像是陪同外出购物。

    「否决。外出所需的时间模糊不清,根据所持东西的重量有可能会对刚从伤病中恢复的身体造成负担,我会帮你委婉地拒绝的」

    「不,我没问题的——」

    「对我说不用担心却每次都差点丢了小命的又是谁呢?」

    看见我摆出一副温柔的笑脸,哥哥陷入了沉默。

    「那个,抱歉,艾丽……不好意思,能帮我向她道个歉——」

    于是,哥哥和我说了我的同级生的详细情况。

    「好的,我会这么做的。——这下我就是107战107胜了。我输给哥哥的那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呢」

    胸中顿时觉得轻快起来。

    果然和哥哥说话能让人静下来。

    从校舍的走廊走向女生宿舍的时候,正好茶会好像也结束了,女生们从食堂流向女生宿舍。

    找到和哥哥定下委托的女生,我说了刚才的事。

    「就是这样,委托的事可以稍微延后吗?等哥哥的身体没事了就好」

    「明白了。虽然很可惜,但没有办法。艾丽也很担心哥哥吧——」

    「——诶?」

    少女苦笑着放弃了,而我如同被突然刺中胸口一般,不自觉地露出认真的表情。

    当少女们在走廊里谈笑风生地走着的时候,我却呆呆地站在那里。

    「……」

    她们并不知道利耶斯岛发生的事。

    不知道哥哥为了拯救某人过度使用神装机龙《巴哈姆特》,给身体造成负担而陷入沉睡。

    不知道至今为止在她们看不见的地方让其身置于危险之中。

    因为事关这个国家的重要秘密,我无法向大家传达这些事。

    所以也能理解它们的误会。

    也许我看起来像是在过度担心哥哥,像是要独占哥哥。

    「这也是没办法的。艾丽也在担心哥哥的事吧——」

    ……不,这是错觉。

    这些人并不是在讽刺我。

    我才没有为了自己而去独占哥哥——。

    「怎么了?艾丽。刚才说的事情做完了吗?」

    迎面走过来的诺珂特忽然停下脚步看向我的脸。

    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挥之不去。

    我一直以来扮演的贵族子女演技也没办法继续下去了。

    这种痒痒的感觉到底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白。

    「我知道这有点强人所难——但我有个请求。诺珂特」

    就像被涌上来的冲动所驱使一样,我说出了口。

    「能教我装甲机龙的使用方法吗?」

    带着些许固执与觉悟,我如此说道。

    「在这里——进行装甲机龙的训练吗?」

    「Yes.虽然演习场更适合训练,但这也没办法」

    第二天午后。

    在夏日的阳光依然强烈的时间带,我和诺珂特来到演习场里侧被树木包围的空地。

    本来的话,装甲机龙的试运行应该在用于演戏的专用演习场进行。

    但是这次的目的是不被他人发现,所以选择了附近的空地进行训练。

    从学园长蕾莉那里得到许可,机攻壳剑与泛用机龙《飞翔机龙》已经准备就绪。

    「装甲机龙的认证刚才已经完成了,现在请穿上装衣,艾丽」

    「明白了」

    对诺珂特的指示点点头,我穿上了装衣——在装甲机龙使用时所穿的专用服装。

    终于,实际操作装甲机龙的时刻到来了。

    ……总觉得好紧张。

    在进入王立士官学校的时候,我也接受了装甲机龙的「认证」与「契约」的测试。

    虽然周围的人并不知晓,但我的装甲机龙适性值即使在全学年也是数一数二的,这多少让我有点期待起来。

    当然,到现在为止我只在课堂上学过装甲机龙的知识,想要能够使用装甲机龙还很困难。

    「——我想说这幅打扮是怎么回事!?好羞耻……」

    穿着装衣的我忍不住用手遮住胸部和下腹,并这样抱怨道。

    虽说我的志愿是文官,但来这学园这么长时间也应该看惯其他学生穿着的样子了——。

    「Yes.我认为很快就会习惯的。大家都是这样的」

    不仅没有穿戴内衣,而且是紧贴身体的样式以及独特的质地,实际穿上之后害羞地涨红了脸。

    「亏你们平时能够若无其事地穿上这种东西……」

    总之身体曲线暴露无遗,让人非常在意他人的目光。

    而且现在在我眼前穿着同样装束的诺珂特的样子也有些令人在意。

    ……果然我——。

    「艾丽,没必要介意我的胸部。我听说某些特殊男性喜欢的正是艾丽这样的胸部」

    「我才不需要这种安慰话!」

    涨红了脸忍不住大叫起来,诺珂特丢下一句「看来是多管闲事了」,和平时一样冷静地避开了我的势头。

    「那么——能尝试着穿上装甲机龙吗?」

    「……好的」

    重新振奋精神,深呼一口气。

    用因紧张而颤抖的声音,我按照诺珂特的指示拔出机攻壳剑。

    表面游走着奇妙银线的装甲机龙操纵杆。

    按下剑柄上的按钮,在心中想象着召唤。

    「——出现吧,象征力量的纹章之翼龙。顺从吾剑,飞翔吧,《飞翔机龙》」

    说完咏唱符的瞬间,光粒子高速聚集,泛用型装甲机龙——《飞翔机龙》被召唤了出来。

    「连结·开始」

    紧接着进行连结操作,机龙快速展开成无数装甲,瞬间覆盖住我的全身。

    到目前为止都十分理想——,

    「……呜!?这、这是怎么回事,好……重!?」

    一旦想要活动身体,注意到自己几乎无法移动。

    又硬——又重,就像全身埋在铁块里一般的感觉。

    「Yes.这很正常。不让装甲机龙的动作与使用者的肉体进行联动的话就会这样,不习惯的情况下光是这样就相当耗费体力」

    「是、是这样吗……?」

    装甲机龙的动力来自于幻创机核这一特殊的宝玉。

    因此想当然地认为不会对使用者造成重量上的负担——看来太天真了。

    「首先我想教你基本动作。艾丽,做好准备了吗?」

    「……是、是的」

    对诺珂特的询问点头示意,开始向初步中的初步——基本动作发起挑战。

    和我一点都不相称的时间开始了。

    「哈,哈……哈……!」

    ——数分后。

    我十分丢人地连基本动作都无法好好做到,解除装甲后坐在了树荫下。

    「终于想起来了……为什么我会以文官为志愿入学——」

    半年前,在入学手续时进行的考试中,确实对于装甲机龙的适性值非常出众。

    可是,关键的操作技术、运动神经与体力等却显著地低下,因此一早就放弃了那条道路。

    「Yes.艾丽的机龙适性值确实很高,但光靠这个无法操纵装甲机龙。一个人就算在水中能够比他人憋更久的气,也不一定会擅长游泳,与这个道理相同」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一边渗着汗水喘着粗气一边表示理解。

    也许我有作为机龙使的才能,之类的幻想已经消失了。

    即便如此——。

    「但是,即使不能战斗我也要掌握基本操作。至少在一个人的时候能够靠自己前去安全的地方避难——」

    「No.我认为应该放弃。艾丽」

    「……为什么这么说?」

    被立刻否定之后,我反问道。

    在那里的诺珂特,表情和平常一样冷静。

    「聪明的你我想应该已经明白了。以半吊子的本领来使用装甲机龙是多么的危险」

    「…………」

    对于诺珂特一脸平淡地指摘,我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我知道的。

    明明知道,却装作没有注意到。

    装甲机龙的操作需要正确的知识与技术,如果搞错了使用方法反而会招致危险。

    变成那样的话不仅会对我自己,甚至有可能对他人造成伤害。

    但是——。

    「对不起。能让我再试试吗?」

    我强忍着如此说道。

    「可是——」

    「拜托了。再一会儿,几个小时就好。要是仍然没办法好好完成基本动作的话,我就放弃……」

    「…………」

    这次为借用机龙而向学园传达的理由说到底是机体的调整。

    要是未经允许使用装甲机龙的事暴露,不仅是我,说不定连诺珂特也会受到处分。

    我也明白我的话有些强人所难。

    所以打算再被否定的话就放弃。

    「Yes.乐意奉陪」

    「……诶?」

    诺珂特静静地闭上双眼,操纵穿着的《特装机龙》靠近我的《飞翔机龙》,并从肩口机械处延伸出长线与之连接。

    随即,我的《飞翔机龙》的头上浮现出发光的文字列。

    「请用你的机攻壳剑允许我通过《特装机龙》进行调整。我会加以限制使其不会对基本动作以外的命令做出反应」

    「……拜托你了」

    为了我不至于造成重大的后果,会给我施加最低限度的拘束的样子。

    按照诺珂特所说的往机攻壳剑注入思念,把穿着的机龙的系统交托给诺珂特。

    通过特装型泛用机龙《特装机龙》的能力去除操作失误引起暴走的危险性。

    「只要在这个空地训练,两三天之内我想是不会被发现的。我也会偷偷去四处巡视的」

    「抱歉,诺珂特」

    「不用在意。不过话回来,艾丽和路克斯果然是兄妹呢」

    「诶——?」

    平日里冷静又平稳的诺珂特,少见的嘴角泛起了微笑。

    「在既顽固又总是勉强自己这方面还真是很相似」

    「…………」

    一边解除《特装机龙》的装甲一边说了这句话,然后诺珂特就那样径直离去。

    「——好的」

    我下定决心之后,夹杂少量休息时间的同时再次开始了装甲机龙的训练。

    (不过——这还真是糟糕透了)

    令人困扰的是,越是训练越发觉得自己缺乏才能。

    精神操作方面由于出众的适性还算比较容易,一旦依靠那个结果身体就会跟不上来,肉体操作也是这样。

    配合着行动启动设置在装甲手脚内侧的按钮,为了调整出力和角度需要使用一定的力度,精密动作的时候就更是难上加难。

    装甲的动作与肉身的动作无法做到高度吻合的话,只会单纯地造成肉体的负担。

    我原本就稀缺的体力,眼睁睁地就这样被全部剥夺了。

    确实像这样慢悠悠的机龙使要是被敌人发现,只会成为敌人的靶子。

    「咕,唉……」

    装衣因汗而湿透了,好难受。

    即便如此我仍然继续着诺珂特教我的基本动作。

    年幼的时候我体弱多病,在尽是敌人的旧帝国宫廷中只有唯一的家人哥哥可以依靠。

    现在长大成人,以文官作为志愿储备知识,能够高水平地解读遗迹的古文书,从学校那里也接受了工作。

    但是——。

    「这也是没办法的。艾丽也在担心哥哥的事吧——」

    「尚且弱小的生物会亲近在身边庇护自己的生物,这是防卫本能的一种」

    拒绝委托的时候从同级生那里听到的那句话语,以及之前所看书本上的记载,在脑中重叠。

    ……也许我未曾改变。

    我过去也许只是为了保护体弱的我而依存于哥哥。

    即使现在,也在使用着妹妹这一立场,为了自己的安全独占哥哥,向哥哥撒娇。

    我心中那份作为亲人的爱情,说不定也只是错觉——。

    「不是这样的……」

    这实在过于不甘,并且无法原谅——所以,想着要是拥有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的话。

    「是不想被当做小孩子吗……」

    浮现出自嘲的笑容,我继续活动着装甲机龙。

    「嗯……?好冷!?」

    对于落在后颈的触感,我不自觉地望向天空。

    被树木包围而画出圆形的阴天之上,大粒的雨点淅淅沥沥地降了下来。

    阿嚏。

    打了个小小的喷嚏。

    下骤雨了。

    不久变成了倾盆大雨。

    这附近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

    「…………」

    为了不让身体变冷我停止休息,继续进行基本动作的训练。

    步行和低空飞行,已经武器的空挥。

    ……果然不怎么顺利。

    因为与肉身的动作需要一定程度的同调,所以必须掌握挥剑的最佳动作。

    也必须得锻炼基础体力。

    终于理解武官的课上进行剑术、弓术以及跑步训练的意义了。

    ——不行了。

    全身都缠上了疲劳感,肌肉甚至酸痛起来。

    「哥哥,我……」

    即便如此,依然挥舞着长剑,没多久就迎来了极限。

    「嗯……!?」

    忽然间装甲机龙的头部发出了亮光,全身穿着的装甲开始离开我的身体。

    因使用者到达极限而启动的强制解除。

    伴随着强烈的晕眩感身体失去了力气,地面变得倾斜意识渐渐远去。

    「呜,啊……」

    无法支撑摇晃的身体,我就这样坐在了地上。

    雨渐渐变大,毫不留情地沾湿我的身体。

    「……好冷」

    身体的感觉变得迟钝,这孱弱的感觉仿佛是回到了过去还在宫廷时卧倒在床的那些日子。

    「…………」

    我憎恨自己的体质。

    但是,说不定真的是这样。

    结果,我只是在向哥哥撒娇,依存于他罢了——。

    「——找你好久了,艾丽」

    「诶……?」

    面对突如其来的说话声,我抬起头来。

    和我一样拥有银发灰瞳,给人温和印象的男人。

    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哥哥,不知何时来到了我的眼前。

    对于这不可置信的光景我暂时呆住了。

    看见我无法顺利做出回应,哥哥稍显困扰地挠着头。

    「从诺珂特那里听说你在这里。那个……每次都让你操心,抱歉。不过我已经没事了。下次我会努力不让你担心的——」

    为了让我安心而露出的笑脸。

    在宫廷生活中感到痛苦的时候,哥哥总是对我露出这样的笑脸。

    啊啊,果然是这样。

    在这世上最让人从心底感到安心。

    「……我没有在勉强。没事的」

    但是我现在却一脸不悦地如此回答道。

    「我只是想得到装甲机龙的情报。记录、调查与情报收集,是我能做到的工作」

    「……这样啊」

    哥哥苦笑着向坐倒在地上的我伸出手。

    「呜……!?」

    握住他的手想站起来可是脚下却一阵摇晃,哥哥看见我这幅样子之后背对我蹲了下去。

    「等等……你在做什么!?我才——」

    这实在是太害羞了。

    都到了这个年纪还要哥哥背什么的。

    「从这里到宿舍有相当长一段距离,雨也看起来会变得更大。快点回去吧」

    像是毫不介意一般,哥哥否决了我的抵抗。

    原本这件事就是由我的任性开始的,在犹豫数秒之后我屈服了。

    「没关系。谁都不会看见的」

    「问题不在这里……」

    我仍然保持着装衣的样子。

    因雨和汗水而湿透,再加上肌肤的露出度也不一般……各方面都很糟糕。

    害羞地红着脸的我,就这样靠在哥哥的背上。

    时隔数年的后背似乎变宽阔了,但和以前一样温暖。

    「可能会有点快,要小心点哦」

    以快步行走的速度穿梭在树木之间。

    「总觉得,有些令人怀念呢」

    在既困倦又恍惚的意识中,哥哥向我说道。

    「……让你担心了,对不起」

    虚张声势的心灵就此溶解,我如此小声嘀咕道。

    对于这样的我,传来了温柔的说话声。

    「我没有在勉强自己哦」

    安详又温暖的哥哥的说话声。

    「正因为有艾丽在我身边,有你这唯一的家人存在,我才能这么努力」

    「……我明白的」

    我也是一样。

    不管是在学校努力学习,还是和大人物有着来往,全部都是为了哥哥。

    为了唯一的家人。

    但是我并没有说出口,取而代之的是悄悄地往放在哥哥肩膀的手上注入了力道。

    然后,与我不相符的挑战——装甲机龙的训练在没有被诺珂特和哥哥以外的人知道的情况下落幕了。

    「可以回去了,哥哥。或者换句话说,你打算呆到什么时候?」  

    十几分钟之后,学园的校舍之中。

    我坐在医务室的床上,以一副无奈的表情如此说道。

    回到女生宿舍后让诺珂特帮忙把装衣换回私服,然后擦身取暖。

    在那之后有点感冒的样子便让女医生检查了一下,保险起见决定在医务室度过一晚,可是——。

    「那个,我有点担心你。再说女医生已经回去了——」

    「唉……」

    我叹了口气,喝起诺珂特为我准备的加了生姜的蜂蜜烧酒。

    虽然味道有些奇特,但身体变得好暖。

    据说是佣人家系理芙雷特家的秘传。

    休息了一会儿取回从容之后,我再次朝哥哥投去不满的视线。

    「到前不久为止还躺在病床上的哥哥,为什么需要陪在我这个只是感冒的人身边。快点回你自己的屋子去吧」

    「啊,是呢。艾丽一个人也没事了吧?那发生什么的话马上叫我」

    「明白了。会叫你的。全靠你了。可以了吧?快点走吧」

    「嗯。晚安,艾丽」

    「晚安,哥哥」

    互相说完这句话,哥哥静静地走出了医务室。

    轻轻地叹了口气之后,我躺下来看向天花板。

    「……真的走了之后,反而觉得有些寂寞呢」

    说实话我已经累到无法坐起身子,而且身体到处都能感到肌肉酸痛。

    「但是这样就好」

    说完我露出笑容,然后闭上了双眼。

    即使和以前不同,现在也有现在的依靠方法。

    不像小时候那样,只是一味地向哥哥撒娇。

    我会尽可能做到自己能做的事,在做不到的时候就让哥哥协助。

    「这就是长大成人的我和哥哥应有的关系吧。一定是的……」

    意识忽然落入黑暗。

    带着些许想要梦见年幼时的我和哥哥的期望,我进入了梦乡。

    …………

    「呼啊……」

    第二天早晨,醒来的我一边揉捏着睡眼惺忪的眼睛一边从床上爬了出来。

    窗帘的隙间透出炫目的阳光,告知我已经到了夏日的早晨。

    「呜……!?身体到处都好痛……好像要诺珂特借我下肩膀」

    和预想一样的糟糕结果。没到伤筋动骨的程度说不定已经算运气好了。

    为了回到女生宿舍,我穿着睡衣打开了医务室的门。

    就在这时——。

    「——诶!?」

    明明应该还没有任何人的走廊里,出现了令人惊讶的光景。

    「呼—,呼—……」

    是哥哥。

    穿着和昨天一样的制服,身上只盖着一条薄薄的毛毯,就那样坐着睡在门的近处。

    我哑然地站立了一会儿,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气息,哥哥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嗯,嗯嗯……啊,早上好,艾丽」

    「才不是什么早上好。在这里做什么呢你是笨蛋吗」

    「呜哇,好过分!?那、那个,本想天亮就回去的——结果一不留神」

    微微带着羞涩的哥哥如此辩解道。

    因为担心我所以在屋子外面过了一晚的样子。

    和小时候一样,那时的哥哥也整晚上陪在感冒发热的我的身边。

    …………

    结果,事实就是如此。

    不管是我还是哥哥,在这方面一点都没有改变。

    「……唉。要是哥哥因为照顾我而病倒的话我会很困扰的,所以能帮我叫来诺珂特吗?都这种时间了我想应该已经起来了」

    「啊,嗯。明白了!稍等一会儿!」

    看见我有精神的样子而感到安心了吗,哥哥带着苦笑快步走了出去。

    我面带微笑地望着那已经习惯的背影渐渐远去。

    「果然,是这样呢」

    既不是体弱多病时的生物本能,也不是思春期的错觉。

    我理解了我的这份思念并不是这类东西。

    「时至今日怎么可能会发生改变。我对哥哥的感情,从过去到现在都始终如一」

    掀开窗帘打开窗户,我吸了一口早晨的静谧空气。

    耀眼的阳光和青涩的夏日气息。

    城塞都市的学园,今天也正迎来新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