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Episode3 遭遇
    『帝国凶刃』…….难道就是这名少女——?”

    多巴尔伯爵搬下船,从牢笼里放出来的既非机龙,也不是武装,只是一名少女。柔顺黑发迎着夜风飘逸,白瓷般的肌肤映在深夜的黑暗中。

    以及即使用布遮住眼睛,也看得出的高贵美感。

    具备独特质感的异国服装,肌肤裸露度较高,与姣好的体型相辅相成,不由分说吸引男性的目光。

    由于真面目太过出乎意料,多巴尔的私兵部队众人都一脸困惑。

    “以前有听过传闻……但那是本尊吗?”

    “那和『黒色英雄』的传闻一样是骗人的吧?更何况哪有人能单枪匹马击退终焉神兽啊——”

    “而且我听说,她已经随着旧帝国土崩瓦解而丧命了耶?”

    站在黑夜中码头的士兵们,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不过在部队长轻咳一声之后,所有人都静了下来。

    “哈哈哈,我能了解各位的心情。老实说,连我也半信半疑呢。”

    多巴尔咧嘴一笑,少女随即缓缓迈开脚步,来到私兵部队面前。

    “就在七年前,遭到旧帝国毁灭,接受统治的东方岛国——古都国。该国实力最强,在国家灭亡后加入旧帝国麾下的,就是这名少女。别名叫做『帝国凶刃』,专门从事台面下的工作。是单枪匹马消灭政敌、叛军,以及大批幻神兽的怪物。之后由于被幽禁在孤岛,因此大家可能只听过她的传闻吧。”

    “………”

    双手戴上手铐,遮住眼睛的少女静静地微笑。

    “从明天开始,由这名少女和你们一同调査遗迹。身体情况如何,切姬?”

    “感觉舒服的无以复加。”

    少女立刻回答,玲珑的声响震动夜晚的空气。

    她的声音丝毫没有不安,也没有任何过剩的自信,而是异常冷静。

    可是感受到部下动摇的部队长,向前走了一步开口。

    “阁下,属下有一事不明。『帝国凶刃』的谣言确实存在,但是这样的少女真的——?!”

    一瞬间,部队长噤口不语。

    “你可得小心一点。要是脚一滑,说不定会没命喔?”

    白晃晃的刀刃伸出,抵着部队长男子的喉头。

    少女在一瞬间拔出了东方国度,传承自古都国的独特武器——名叫『刀』的刀剑。

    而且还是在遮住眼睛,戴上手铐的情况下,以腰的动作从刀鞘拔刀的不自然方法。

    “你、你这….”

    看到这一幕的男性队员,即将一起拔出机攻壳剑。

    不过,

    “将剑收起来。反正无论如何,你们是不可能赢过她的。”

    “可、可是……”

    多巴尔平稳地发出制止之声,众队员跟着不知所措。

    “请原谅我的无礼。”

    随着恭敬的声音,抵着部队长下巴的刀刃也跟着消失。

    “由于我有些急性子,因此对这种闹剧已经厌烦了。像是『这种小鬼能驾驶机龙吗?』或是『别开玩笑了』——因此碰到这时候,就要直截了当展现自己的意志与实力。要不要干脆让各位再开开眼界?看看我具备的神装机龙之力——”

    以近乎暴行的举动技惊众人的少女,平淡地陈述。

    手上持有的刀身散发淡淡的光辉,背后浮现机龙的影子。

    在视野遭到封印,双手不自由的情况下,瞬间超神速发动。

    以出窍的机攻壳剑,仅靠精神操纵进行高速召唤。

    少女是具备达人级剑技的剑士,更是卓越的机龙使。

    她向众人展现技压群雄的力量,但同时也愿意担任忠诚的部下,完成自己的任务。

    “我、我知道了……我不会再问了。”

    “还好各位都很聪明。”

    少女脸上浮现微笑,对众人一敬礼。

    “那就万事拜托了。”

    多巴尔命令部下,松开少女的手铐。

    然后少女自行取下遮掩布,让众人见到自己的双眸。

    “噢噢……?!”

    这一瞬间,部队响起议论纷纷的声音。

    修长而硕圆的眼睛,左右颜色各异。

    右眼是深不见底的深海苍蓝,左眼是秘藏魔性的鲜艳紫色。

    拥有绝世美貌的她,却也有让见者感到不安的诡异笑容。

    少女的容貌,让人联想起世间不存在的异相魔女。

    “各位可以随意称呼我没关系,罪人也好,『帝国凶刃』也好,要怎么叫都行——唤,如果真有哪位奇特人士想直呼我的名字,请这样叫我吧。”

    少女有如跳舞般在月夜下转了一圈,发出嘻嘻的笑声。

    “叫我……切姬夜架。”

    ****

    同一时刻的夜晚。

    新王国,罗德加利亚王都。

    当天晚上,王侯贵族围坐在王城会议室内的圆桌旁。

    现场聚集了六人。

    包括新王国的罗菲女王,辅佐的那鲁夫宰相。

    以及除了失势的克洛伊查家族以外,四大贵族中的三大家族族长。

    再加上谢里丝的父亲,军队的副司令官也在现场。

    房间周围与城内在烛台灯火淡淡照耀中,部署了精锐卫兵,完全显示这场军事会议的重要性。

    尤其呼应充满会议的紧迫气氛般,城内笼罩在异样的寂静之中。

    “所以之前那件蠢事——什么『收复帝都计划』确定是真的吗?”

    男子的衰老身躯有如枯木般瘦削,眼窝深漥,长相宛如骷髅。

    四大贵族当中最年长的老者,佐寡·夏鲁托斯特点燃战火。

    举止乍看之下有长者风范的他,真面目却与外表大相迳庭。

    二十岁出头就出借旧帝国兵力,是熬过战乱年代的稀世大领主。

    为了尽速获得情报而操纵权谋,老奸巨猾的程度即使是自己人,也无法对他掉以轻心。

    罗菲女王深呼吸一口气,回答他的问题。

    “根据之前传给海布格的谍报报告来看,应该不会有错。我国的叛军中枢——逃脱的旧帝国军队,已经纳入海布格军队拥有的独立部队麾下。因此近期内,叛军们将会以『收复』的名义,袭击这座王都——也就是过去的帝都。”

    当然,海布格不可能单纯协助叛军。

    之后海布格将会透过叛军加以统治,也就是实行间接统治。

    “呣……”

    老绅士出声回应,一旁的大汉随即哼笑一声。

    “哼,不是完全符合之前的预测吗。难道就为了这种无聊的话题,又找老子来开这种无聊的会议?”

    “在女王尊前不得无礼,巴葛莱萨殿下。”

    那鲁夫宰相试图劝阻大汉桀敖不驯的态度。

    但是四大贵族之一,巴葛莱萨·加修托夫却丝毫不在意,豪爽的放声大笑。

    “噢,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宰相殿下,你以为老子喜欢参加这种会议吗。协助女王陛下的原因不为别的,而是道义。是因为盟约啊,这一点你可别忘记啦?”

    巴葛莱萨以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露出笑容。

    年轻的宰相哑口无言时,这次换对面座位传来了声音。

    “那么能不能请你闭上无关紧要的嘴?”

    眉清目秀的壮年男子,迪斯特·兰格莉思忽然瞪了一眼大汉。

    “现在可没有闲功夫在无聊事情上争论。不论是你是我,还是这个国家。”

    “哼。”

    巴葛莱萨对迪斯特的话充耳不闻,会议场内顿时安静下来,继续召开军事会议。在目前的新王国,女王与各大贵族的权力关系,并非都由女王占有优势。

    旧帝国——以及新王国的领土相当宽广。

    尤其旧帝国长年的控制瓦解之下,若没有统括四方地区的四大贵族,根本无法维持王国的统治。

    目前,新王国的危机非得请求四大贵族协助不可。

    “那么近期来袭的海布格与旧帝国叛军该如何对应?老子可没那么多兵力借给王都喔?现在到处都缺乏优秀的机龙使咧。”

    “这……”

    罗菲女王对巴葛莱萨这番话支吾其词。

    要是有明确的答案,也就不用特别召集四大贵族了。

    加上还有在新王国举办的校外对抗战,因此必须分派多数机龙使担任警卫。

    军力被迫分散已经够糟了,而且根据谍报内容,叛军的兵力比想像中还要强大。因此看到无言以对的年轻女王,佐寡老头以嘶哑的声音开口。

    “——那么使用王立士官学园的学生,怎么样呢。”

    “……?!”

    一瞬间,场内的气氛凝结。

    “您别开玩笑了,夏鲁托斯特卿。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还是学生的她们牺牲呢——”

    站在女王身旁的那鲁夫宰相连忙反驳,

    “不,等一下,这件事老子也听说过。听说王立士官学园的游击部队……『骑士团』的队员当中,有相当精锐的战力呢。”

    “出现在城塞都市的终焉神兽,听说加以消灭的优秀机龙使就在学园内呢。而且还是唯一的男学生——那个罪人,路克斯·阿卡迪亚吧?”

    听到这句话的罗菲语娜鲁夫,表情微微紧绷。

    “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噢,希望陛下千万别误会。老夫并没有刻意提及过去的意思。该保护的是现在,这个国家。难道您不这么认为吗,女王陛下?”

    佐寡意有所指的语气,一旁的大汉也嘴角一咧偷笑。

    “原来如此,若是这样就好办了。记得那名罪人也在校外对抗战的出场名单上吧。”

    “没错。与他的父亲,也就是前皇帝相比,他似乎相当受到少女们欢迎呢……”

    老者低俗的笑容,让罗菲女王皱起眉头。

    “这个问题很困难。由于他是旧帝国的罪人,因此如果让他介入这座城——亦即军事与政治的场所,将会招致各式各样的臆测,引发混乱吧。”

    “没错,因此——陛下您的一句话更显重要。”

    刚才一直保持沉默的迪斯特·兰格莉思,冷不防说出这么一句。

    “陛下您能活用身为罪人的他,因此也只有陛下您能服众,让他再度接近新王国中枢。为了让他与『骑士团』的少女们,一同成为对抗『收复帝都作战』的王牌,还请陛下定夺。”

    罗菲一时之间支吾其词,陷入思考。

    路克斯·阿卡迪亚的真实身分——亦即『黑色英雄』,只有女王罗菲与宰相那鲁夫,以及一小部分人知道。连四大贵族都不知道这项事实。

    让路克斯加入城塞都市的『骑士团』,虽然还找得到借口辩驳,可是在世人眼中,路克斯同时也是『旧帝国男性』的象征。

    要是让他再度进入新王国的中枢,肯定会掀起一波政治风暴。

    不只国民,各地领主与王都的有力人士都会跟着动摇。

    可是光靠召集目前新王国保有的战力,真的能防御『收复帝都计划』吗。

    这些担忧即使没有说出口,众人也都理解。

    “若陛下要决定的话,当他进城之后,就把他交给老夫的夏鲁托斯特家族吧。身为罪人的立场,要是让少年再度来到陛下的身边,有点不成体统呢。”

    佐寡满布皱纹的嘴角一咧,如此要求。

    “哦,该说真是老奸巨猾,还是心胸狭隘呢。那名少年要是交到你的手上,谁晓得会不会被你洗脑。该让老子好好关照那个罪人小鬼才对。”

    巴葛莱萨也反射性抓了抓头,主动自告奋勇。

    看到两人的争论,罗菲女王忍不住叹了一口气时,

    “你们两人都别争。将他交给我才是最好的。”

    在四大贵族当中,算是最耿直的男性迪斯特,静静地开口。

    在平常的军事会议中,总是退让一步的他,这番话让室内的气氛一震。

    “呣,这又是出于什么原因?难道你不甘于当一个统治地方的大领主,还想掌握新王国的实权吗?”

    “阻止『收复帝都计划』一事,我也想协助女儿。还记得前几天提过的事吧?在城塞都市,同意那名少年加入自己隶属的『骑士团』,并且关系拉近的就是我女儿。在建立机龙使新体制的同时,若能透过女儿决定他的待遇,事情也会顺利许多。”

    “这也有道理……可是此话当真?令嫒身为士官候补生,立下显赫的战功,最强之名当之无愧,但她不是相当讨厌男性吗?”

    点了点头之后,佐寡以带有怀疑的音色开口。

    “认同他加入学园『骑士团』的时候,女儿应该已经接受他了。我可不记得有教育过她夹带更多私情。”

    “原来如此,利用自豪的独生女来色诱那个罪人小鬼,想不到你还会扮猪吃老虎呢。”

    迪斯特并未理会巴葛莱萨的挑衅。

    统治广大新王国各领土的大领主们,亲人多半居住在王都,担任包含执政官在内的众多要职,与新王国的中枢紧密相连。

    因此光是自己的派系在新王国建立功绩,留下成果,就能提升在政治与法律场合中的发言分量,自己控制的领地也能受惠。

    当然,有这种野心的可不只四大贵族而已。

    先不说外人,就连罗菲女王的亲属,也有不少野心勃勃的男性。

    “请各位给我一点考虑时间。”

    漫长沉默之后,罗菲告诉众人。

    军事会议就以这句话作结,宣布解散。

    要人一个接一个离开房间的途中,唯有最年长的老者佐寡,在罗菲的面前停下脚步。

    “话说回来,陛下,老夫有一件个人的私事,想和陛下确认一下。”

    “什么事情呢?”

    罗菲回答的时候,依然维持着紧张感。

    从旧帝国时代就暗中潜伏,具备独自情报网的他,尤其必须提高警觉。

    “遗迹『方舟』目前正在里艾斯岛浮出水面,敢问陛下知道这件事情吗?”

    “………!”

    表情强装平静的罗菲,听到这句话时微微紧绷。

    关于遗迹的情报,在各国都是第一级机密事项,连四大贵族都没有详细告知。

    可是他却依然得知『方舟』的移动周期,这让罗菲难掩动摇。

    “这件事——是从哪得知的?”

    佐寡混浊的眼球,紧紧盯着直觉反问的罗菲女王眼神。

    有如试图窥伺女王心中的想法。

    “没什么,这只是单纯的传闻。噢,不过还有一件事……可能就是陛下的问题了。老夫私底下听说,陛下的亲戚多巴尔侯爵,前几天就率领私兵部队,前往里艾斯岛去了。”

    “怎么会——绝对不可能有这种事。照理说他不可能擅自行动……”

    “也对,要是属实可就麻烦了。我们亚提司玛特新王国持有的遗迹调查权,早在上一次的『箱庭』就已经几乎消耗殆尽了呢……”

    佐寡有如确认般继续开口。

    “要是超过次数,故意入侵遗迹的话,可就不是王国内部能解决的问题了。更何况,女王陛下应该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吧——”

    “今晚的军事会议已经结束了。进一步的事情请等有机会再说。”

    看到话题没完没了的那鲁夫宰相,从一旁打断佐寡的话。

    “真是失礼了,那么老夫先行告退。”.

    佐寡殷勤地低头致意,随即离去。

    等到佐寡的身影完全从四周消失后,那鲁夫来到罗菲身边,小声询问。

    “陛下,关于多巴尔侯爵一事——”

    “连我也不曾耳闻。可是……”

    在特定时期,『方舟』会移动到里艾斯岛附近,这是从旧帝国时代传下来的极机密情报。

    别说其他国家,连旧帝国的重镇,也很少有人知道这项正确的事实。

    更何况在新王国中,认定为『方舟』基本位置的海域,与里艾斯岛距离相当远。可是如果佐寡的情报无误,那多巴尔又是怎么知道『方舟』会来,以及他到底想做什么?

    “……能不能派遣几名机龙使特务前往里艾斯岛?”

    “明天早上属下会办妥。只不过很可能会来不及。”

    确认那鲁夫宰相的首肯后,罗菲走在城内的红地毯上。

    多巴尔侯爵是罗菲的远亲,但他欲望太强,不值得信任。

    他得知『方舟』的情报,前往岛上这一点还不难猜到。

    可是对于这一次,申请『骑士团』校外活动的另一名女性也让人在意。

    “虽然应该不太可能——但是蕾莉,竟然连你……”

    罗菲有如独白般低喃。

    高挂在王城空中的明月,掩盖在浓厚的黑云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