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Epilogue 约定
    “所以说,你打算怎么辩解对我隐瞒限界突破这件事呢,哥哥?”

    “这个……”

    在学园医务室,充满药物与装饰花朵香味的房间内,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微妙气氛。

    妹妹爱理质问着全身上下包裹绷带,还无法灵活活动的路克斯。

    ——里艾斯岛的集训结束后,很快就过了一星期,路克斯回到了学园。

    之后究竟是如何从再度开始天摇地动的『方舟』中逃出来,路克斯完全不记得。使用限界突破造成的极限疲劳与负荷,似乎让路克斯整整失去意识三天。

    醒过来时,看见爱理眼眶泛泪看着自己,连自己都觉得该反省。

    现在情况则是爱理冷静下来后,以挖苦与埋怨对路克斯发脾气。

    在最深处的控制室区域内,使用『至高之力』这种水晶的『方舟』,没有人知道去向。

    自动人形拉·可儿雪也再度消失在『方舟』之中。

    新王国似乎针对偏离既往路线的『方舟』组织了调査部队,但由于『方舟』潜入海中移动的特性,因此探索十分困难。

    对于蕾莉擅自调查遗迹一事,最后还是被新王国的执政部盯上了。

    似乎还曾经被叫去王都,但目前惩罚尚未决定惩罚,而是再三警告之后暂时搁置。

    可能因为即将在王都举办的校外对抗战——『全龙战』中,为了避免与来到新王国的诸国产生混乱而如此处置吧。

    然后——

    “爱理妹妹。”

    这时,忽然传来呆呆的声音。

    路克斯躺卧的床位旁边,菲尔菲坐起上半身。

    “太责备的话,小路很可怜喔?”

    “……唔。”

    看到天真的眼神盯着自己,爱理难为情地支吾其词。

    爱理这种多元思考,先建立理论才开口的个性,面对真挚传达感情,并且行动的菲尔菲,似乎感到特别棘手。

    “别、别管那些了,很快就要面临校外对抗战,以及新王国纪念祭节日。我们的行动得小心,别引人注目才行——”

    新王国的的建国纪念祭,是旧帝国灭亡日两个月后,在夏天举办的祭典。

    这次由于和校外对抗战其中之一重叠,因此虽然确定要去王都,但像路克斯这种旧帝国的罪人,实在很难光明正大露脸。

    爱理肯定对这一点感到不安吧。

    “关于这一点——我打算接受莉夏公主的提议。”

    “咦……?”

    路克斯的发言让爱理僵在原地。

    “因为她拜托我,就是,担任她的骑士——”

    “讨厌?!这是怎么回事啊,哥哥?!不是已经讲得嘴皮子发酸,提醒你不能再引人注目了吗?!”

    “其实,我知道爱理你想表达什么啦……”

    看到路克斯面露苦笑,爱理站起身来。

    “问题不在那里。而是成为莉夏公主的专属骑士,代表——”

    “嗯,我知道。可是——”

    面对表达不满的爱理,路克斯坦率表明。

    “因为我认为,这是我做得到的事情。”

    “哎……哥哥果然还是老样子呢。”

    爱理露出垂头丧气的表情,边叹气边轻声说。

    “那就先离开啰。我也想再看一下在管理室区域发现的古文书。”

    “彼此都更忙了呢。赛莉丝学姐的老家——四大贵族之一的兰格莉思家族,似乎也有事情找我呢。”

    “你可得果断拒绝喔。”

    脸上浮现笑容后,爱理离开了医务室。

    碰的一声关上门,室内突然恢复宁静。

    在一旁大嚼水果的菲尔菲,瞄了一眼路克斯。

    “胸口的伤势已经不要紧了吗。”

    在两人独处后,路克斯询问终焉神兽的寄生体——寄生树的情况。

    根源的尤克特拉希尔消灭后,似乎已经不再接受命令了。

    “嗯,只要别太勉强,似乎没问题。还有,如果习惯笛声是可以抵抗的,可以想办法熬过去。”

    对同一只幻神兽连续吹奏角笛,会产生某种程度的抵抗性。

    再加上菲尔菲有一半是人身,只要平常别疏于训练,应该就没有受到操纵的疑虑。

    但这件事终究只有学园相关人物,也就是蕾莉等人才知道,并未向新王国透露。即便如此——

    “太好了,真的——”

    “………”

    路克斯眼角泛泪低下头,菲尔菲随即缓缓从床位起身,身穿睡衣走过来。

    “小路要成为公主的骑士,是真的吗?”

    一如往常的认真表情,菲尔菲开口询问。

    “嗯……在我不在的期间内,还收到其他信函。内容是王都官员为了表扬我的功绩,因此想褒奖我——我猜想,多半是对我另有所求吧。”

    “虽然要得到王都与城内贵族的接纳得花时间,但不能对新王国的危机置之不理。而且——”

    “是为了我吗?”

    “咦——?”

    “为了防止我是幻神兽的秘密曝光后,让别人找机会见缝插针,对吧?”

    “………”

    她早就发现了。

    虽然她宛如一无所知,平常总是呆呆的模样,

    “小路心里想的事情,一下子就看出来啰。”

    结果眼前的青梅竹马少女,似乎完全看穿了一切。

    “抱歉,当时,没能保护你——”

    路克斯低头,真情吐露。

    “不过,这次我一定会保护你!遵守那时候的约定!我一定会建立国家,一个菲尔菲与爱理都能安心生活的国家——咦?”

    一股甘甜的香气直入鼻腔,同时碰触到柔软的感觉。

    坐在一旁的菲尔菲凑过身子,紧紧贴着路克斯。

    “菲……小菲?”

    “我没有,关系。”

    菲尔菲露出只有关系亲密的人才能察觉的浅浅笑容,然后轻声说。

    “小路已经,遵守了约定啰?”

    “咦……?”

    “我的容身之处,就是这里。为我打造的人,就是小路你啊。”

    “………”

    “小路,谢谢你。最喜欢你,了喔。”

    菲尔菲随即紧紧抱住哑口无言的路克斯。

    当时那段温柔体贴的时光。

    在人事全非的现在,路克斯细细玩味着确实而重要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