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同少女们的秘密一夜
    「那么诸位中可以在城塞都市一号街区投宿的人,仅限明日晚上,希望你们能在外住宿。志愿者请在放学前提出申请」

    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令早晨的教室喧哗起来。

    位于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王立士官学校。

    数日前遭受谜之部队的袭击,并在学园内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多亏了包含路克斯在内的机龙使们的活跃,才成功渡过了危机,可是——

    「众所周知,由于那次事件,我们对损坏的校舍和女子寮进行了尽可能的修缮。但是,一部分地方还不够完善。尤其是女子寮的房间有着相当问题,还有为数不多的人无法如愿入住。因而,明日一天,将再次进行修理」

    于此,拉伊古丽顿了顿,环视了下全员。

    「——于是,修缮期间待在各自房间内会碍事,因此,作为特例招募外宿的志愿者,并让无法外宿的学生们使用空着的房间。有什么提问吗?」

    教官说明完后,开始上课了。

    顺带一提,据学园方统计,希望外宿的学生共有十六名,大概八个房间的人份。

    (外宿、吗……要是条件允许的话,我也在外过夜就好了啊……)

    一边做着放学后的杂活——女子寮附近的庭园扫除,路克斯一边想到。

    来这个机龙使养成学园上学的少女们大多数都是贵族的大小姐们。

    虽说城塞都市治安比较好,但是偶尔也有坏蛋和歹徒之类的出没。

    恐怕在学园外面过夜很可怕吧。

    「不过,在外过夜……」

    虽然在五年的杂役生活中有过露宿的经验,不过就如今的立场来看,那是无法实现的。

    可能的话,为了其他少女自愿参与外宿,然而,外宿也需要必要的资金。

    对于新王国的罪人,背负了几分之一国家预算的债务的路克斯来说,没有多余的闲钱。

    就连如今的学费和伙食费都是向蕾莉借来的。

    因为平时四处处理杂务,那部分的钱无需过分去在意。

    (要是告诉艾丽的话,她一定会笑我一点不像前王子呢……)

    忽然想到这儿,路克斯作出苦笑。

    「——啊嘞?你在这里呀,可让我好找了,路克斯君」

    突然路克斯的身后传来了成熟女性的声音。

    蕾莉•爱因格拉姆。

    王立士官学园的学园长,大财阀的继承人,路克斯的旧识中友好的女性。

    「有委托是吗?今天还有两份工作,之后的话——」

    「希望你最后去完成倒是没错,但不是杂务工作哟。你听说了吧,修缮女子寮一事?」

    「嗯。今早在教室里听说了,难道——?」

    大概是预想到了,路克斯正要问时,蕾莉展现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错。我作为学园长,对那件事稍微有些想法呀。我希望路克斯君也尽可能地协助外宿活动」

    不如说那番话正是路克斯所期望的。

    「那倒是无所谓,可是那么高额的外宿费,我的腰包——」

    蕾莉的金钱观念,以习惯了贫困生活的路克斯的标准是无法估测的。

    就普通的住宿费而言,用手上的钱都可能支付不了。

    「啊啊,那件事你就无须在意了,因为是免费的」

    蕾莉若无其事告知的一句话令路克斯困惑了。

    「免费、吗……」

    让蕾莉来负担费用也有些过意不去。

    「嗯?是我家旅馆,没关系啦。旅馆本身是建好了,但是还处在开业前哦。所以就免费啦。明白了吗?」

    「……啊,我明白了」

    跟路克斯脑海中的常识不在一个次元啊。

    路克斯动摇地冒出汗水回答。

    「那么,契约成立了呢。要是之后你能交一份过夜心得就更好了」

    蕾莉露出笑容飒爽地离开了。

    「没问题吧……」

    待在太过高级的地方,自己会紧张不已的呀。

    带着一抹不安,路克斯继续做起杂务,那一天就过去了。

    †

    然后,第二日的放学后——周围染上茜色的傍晚时分。

    路克斯按照蕾莉给的地图,造访了一号街区的某间旅馆。

    「——这里,我能住吗?」

    一号街区尤为热闹的某处商业地区的正中央耸立着一座巨大的建筑物。

    那是一座配备了烟囱的石制建筑,搞不好里面还有大浴场。

    外观上来看是贵族们御用的高级旅馆,就木材以及瓷砖的光泽和设计而言,像是相当花钱的那种。

    按了下大门前的门铃,门扉从内侧打开了。

    「欢迎光临」

    身着礼服的男执事,打着招呼引领路克斯进入屋内。

    接着接待处的女仆走到自己身边。

    听说还未正式开业,但似乎已经聘请了员工。

    对于未知的状况,路克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就将您的行李运往房间,路克斯•阿卡迪亚大人」

    「啊,没关系的。我一个人能提——」

    如此拒绝了戴着白色缎带的女仆少女的提议。

    「No,感谢您的顾虑,我认为您无需客气。因为这是我的职责」

    「是那……样吗,那么久拜托你了——呃,为何诺珂特在这里啊!?」

    察觉到事实时不禁大声叫了出来。

    眼前的女仆少女正是学园名人三人组——三和音少女的其中一人。

    「……哥哥,别大呼小叫的。我可是在读书,别害我分心了」

    「艾丽也在啊!?究竟为何——!?」

    二楼的天井传来了妹妹的声音,路克斯见了艾丽再次发出错乱的叫声。

    「不仅仅是艾丽小姐哟,路克斯君」

    「终于来了呀,路克亲,大家都来齐了呢」

    仔细一瞧,才发现刚才那位执事气质的佣人正是三和音的夏利丝。

    而且就连身着制服的缇尔法也待在艾丽的身旁。

    「为何,三和音的大伙儿——?」

    艾丽和三人组走到了目瞪口呆的路克斯面前。

    「不过,作为我个人而言稍微有点受打击呢。没想到被我的男式佣人装给轻易地骗到了。别看我这样,我的胸部可是相当有料的哟。——我好受伤呀,少年」

    「啊,抱、抱歉」

    见被男装版夏利丝,受到小小冲击到的路克斯慌了起来,『开玩笑的啦』,她苦笑道。

    「Yes,不过,我认为那是夏利丝自作自受。说到底,企划『这个』的正是你啊」

    「诶……!?那、难道……」

    路克斯心中冒出了个不祥的预感。

    艾丽今早的确说了她要外宿。

    「虽然我曾拒绝了,我姑且还是反对过了哟?我也曾想到让哥哥偶尔,独自一人在没有女孩子的地方悠闲地休息下,可是……」

    「……啊,是路酱呀」

    那个瞬间,屋内的门扉打开了,另一位的少女走了出来。

    熟悉的樱色头发以及迷糊而无表情的是青梅竹马的菲尔菲。

    那是在学院内不怎么常见的私服姿态——纯白的罩衫加上短小而雅致的黑色裙子。乍看之下是稳重的色调,但却莫名强调了有着存在感的巨乳,路克斯的视线自然而言被吸引了过去。

    「啊嘞?菲尔菲也来了吗?」

    隐藏起来的同居人(Roommate)菲尔菲的登场令路克斯更加混乱了。

    可是今早菲尔菲的确应该没有说过什么在外留宿啊——

    「不久之前,姐姐告诉我,让我在这个旅馆过夜」

    「……」

    自己想得太天真了。

    溺爱妹妹的蕾莉,不可能不搞出这种『偶然』。

    居然策划在事实暴露以前,让路克斯和菲尔菲住在同一家旅馆。

    (明明平时就住在同一屋檐下过夜,这个时期即使不这样——)

    路克斯困惑了,并且察觉到了违和之处。

    「可是……艾丽在一起啊——?」

    「那可是令人感动的兄妹爱呀,路克亲」

    听了缇尔法的一言,艾丽咳哼地干咳了一下插话进来。

    「听说哥哥要外宿之时,我质问学园长并让她坦白了。我不允许哥哥跟菲尔菲姐姐二人单独在外过夜,所以就向三和音提议大伙儿一起来这儿外宿。而夏利丝学姐想让哥哥大吃一惊,于是——」

    「……」

    听了这席话,路克斯了解到事情全貌。

    听说是爱因格拉姆财阀旗下的旅馆时,心中多少有些紧张。但大家都是熟人,这下稍微安心了。

    (不,等一下啊……就我一个男人的事实,结果还是没变啊——?)

    反而会紧张不起来吗……?

    「嘛啊,该怎么说呢,今夜,大伙儿一起合作跨越它吧!话说回来,路克斯君。能拜托你去采购晚餐的食材吗?」

    「啊,好的,我这就去」

    接受了夏利丝的请求,路克斯从大伙儿那儿收下钱,走出了旅馆。

    †

    「话说回来,事情变得不得了了呀……」

    食材尽可能地选择了量足且质优的素材。

    自个儿一人的话,较便宜且简单地吃个饭就行了。毕竟如今多了几名的女孩子,得多考虑下她们呢。

    让路克斯前去采购食材,不仅是因为少女们几乎没有去街上采购食材的经验,也为了不引人注目,这便是艾丽所说的理由。

    「的确,不显眼为妙呢。不过还是希望至少能让一位女孩子跟来啊」

    「啊啦?为什么呀?」

    「我呀,果然还是不太明白女孩子对于食物的喜好之类的,大家到底喜欢吃些什么呢」

    「我觉得你没必要那么在意哟?只是,如果人多的话,料理尽可能希望多式多样一些呢。你要那个篮子,是拿来装甜点用的水果吗」

    「嗯,是的。不愧是库露露希珐同学。——什么时候出现在这儿的!?」

    对话了好一段时间,路克斯才察觉到身边的少女,于是大声叫道。

    「看你那么配合我,我还以为你早就发现了呢」

    拥有青白色长发,妖精般美貌的少女,爽朗地往上拢了拢头发说道。

    「为什么,在这里——?」

    「你觉得是偶然吗?」

    「……」

    留学生少女那意味深长的笑容令路克斯说不出话来。

    「说起原因,因为我找你稍微有点事哟。听说附近的旅馆似乎能预约到两人份房间、呢」

    「那个,难不成……?」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邀请你。不过——果然因为事情来得太突然,反而被抢先了呢。我真是太大意了」

    「……抱歉。那个,如果你已经订好房间了,或许没这个必要。若是库露露希珐同学不介意的话,也可以到这边——」

    「谢谢,我就等你这句话」

    库露露希珐扑哧地微微一笑站到了身旁。

    「那么,难得可以拿两人份东西,继续采购一会儿怎样?你不是说希望有一名女孩子陪伴你吗?」

    「啊,嗯」

    不知何时才发觉已经进入了库露露希珐的步调。

    路克斯认为,即使打乱了预期计划,仍能够尽快修正路线,完美完成目的这一点还真是像她的风格呢。

    在那之后,继续购物了一会儿,路克斯他们回到了旅馆——

    「太慢了,路克斯!你想让我等好久呀!」

    「为何连利夏殿下都来了!?」

    打开门扉,便看见身为新王国公主的小个子少女身披白色长袍,挽着双臂站在那儿。

    「那、那是因为……装甲机龙的工房能够供人住宿,我想让你稍微陪陪我,于是就来找你……话说回来,为何库露露希珐站在你身旁啊!」

    「偶然在购物时碰见的哟。话说,你想让他在你那儿留宿啊,那个工房让别人留宿还是太不合适了吧……」

    「呐……!?」

    听了露出难以置信表情的库露露希珐的指摘,利夏通红着脸慌乱起来时。

    「肚子饿了,是时候做晚餐了吧?」

    私服打扮的菲尔菲认真地插话进来,阻止了二人。

    果然,这种时候还是我行我素的菲尔菲强大呀。

    路克斯想着这些事时,大家使用旅馆的厨房开始做料理了。

    「呼,王子殿下稍微休息一下吧。老实说——到现在为止我都很闲呀!」

    「是啊是啊!无聊地快死了呢!」

    「No,我认为轮不到没有整理床铺的你来说,缇尔法」

    三和音的三人组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开始着手做菜了。

    路克斯听从她们吩咐在玄关处休息。飘来料理香气的时候——

    咚咚。听见了轻轻的敲门声。

    「是谁呀?在这种时候——」

    坐在对面椅子上的艾丽倾首嘀咕。

    的确很奇怪。这所旅馆并未正式开店,也应该没有拿出看板才对。

    「打扰了。这,这间旅馆还能留宿吗?那个,可以的话,能否让我借住一晚」

    这么思考着,意外地传来了年轻少女的声音。

    可是,毕竟还是不能随意让不认识的一般客人留宿啊。

    「不,这家旅馆,还在开业前」

    「拜、拜托了。事出突然,或许给您造成困扰,但今天实在是无处可去——」

    「啊嘞……?」

    交谈的途中,路克斯察觉到了。

    感觉那是有些熟悉的声音和语气,难道说,这么一想,便打开了门扉,站在那儿的是——

    「连赛丽丝学姐都!?为何您在这儿——」

    对于那太过意外之人的登场,路克斯不禁大声叫喊到。

    「路,路克斯!?为什么你会在这儿——!?你在这儿外宿吗!」

    由于双方都很惊讶,首先,路克斯向她说明了事情经纬。

    然后也向赛丽丝询问了情况,而她像是难以开口似的将脸扭向一侧。

    「那个,其实呢……后辈中预定外宿的孩子突然无法在外留宿,很是烦恼。因为那个孩子不怎么了解城塞都市的街道,于是我代替那个孩子在外留宿了——可是现在出来一看,预定留宿的旅馆爆满了……」

    赛丽丝突然垂下肩膀,耷拉着脑袋。

    作为学院的代表本该展现出彩的一面,却遭遇了不幸,完全说不出口呢。

    「那个,赛丽丝学姐不介意的话也一起吧」

    「感激不尽,路克斯!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

    见赛丽丝双眸闪光,路克斯边苦笑,边通知了大家。

    结果,使用多买的食材制作出来的料理,一点不剩地收入了大伙儿的胃中。

    那之后大家闲谈了会儿,到了就寝的时间——

    「这下麻烦了呀。——没想到床铺不够什么的」

    「总觉得,会变成这种情况……」

    听了库露露希珐的呢喃,艾丽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嘀咕。

    虽说在开业前还有多余的房间可供使用,但由于人数增加太多,床铺反而不够了。

    而且只准备了团体客人用的大房间,于是就成了全员睡在同一个房间的状况。

    「尽管唯有这一点不够周到呀……于是,这下怎么办?」

    听了利夏的嘟哝,没有一人回话。

    不过,换上睡衣的菲尔菲直接钻入了被褥。

    「没关系。稍微窄了点,路酱也睡得下哟?」

    犯困而擦着眼睛的菲尔菲如此说完的瞬间,周围骚动了起来。

    「喂等下!你在说什么啊,天然娘!果然那还是不——」

    「呜哇!?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呀……」

    利夏和缇尔法闹腾起来,路克斯慌了手脚。

    见状赛丽丝打算安抚时,库露露希珐凉爽地笑了笑。

    「不赖嘛。那么,大家先躺在床上,路克斯来拜托的话,根据各自判断空出地儿来,你们看如何?」

    「诶诶诶!?」

    还以为库露露希珐会为了自己收拾事态,结果她的一句话令路克斯更加慌张了。

    「请等一下!我决不允许发生那种放荡的事情!同床共枕只能在十岁以下,那可是我拉尔格里斯家的家训呢!」

    「哦呀,赛丽丝。如果路克斯君向你提出暂借睡觉地方时,你准备做什么放荡的事情吗?嘛啊,他也是男人,信不过也是自然的啦——」

    (我可不认为问题出在那儿啊……!)

    对于夏利丝的发言,路克斯正想吐槽时——

    「那,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做的。而,而且我信任路克斯的为人——我明白了。我的床,随时恭候您的大驾!」

    「喂,不行的吧!?为啥变成那样了啊!?」

    中了夏利丝的挑衅,最终连有着常识的赛丽丝也被卷了进去。

    「那、那我也……啊,呃——让你一半行了吧!」

    结果全员都钻进被褥里,关上了灯。

    「……哈啊。某种意义上,心情放松了呢」

    路克斯暂时僵在原地后,朝着玄关方向移动了。

    然后将剩下的一张毛毯拿在手中,在那略大的沙发上睡觉了。

    「晚安,大伙儿」

    †

    路克斯的身影消失在大房间中,黑暗里传来了声音。

    「果然,似乎没去任何人那儿呢?虽然预想到了——」

    「……明明还预料到了,还说出这话吗?库露露希珐」

    「嗯,不论如何,他都会说自己会忍耐的,一定无须担心哟」

    回答了利夏之后,回归寂静的同时,夜渐渐深了。

    然而本该平静结束的外宿,翌日早晨迎来了骚动。

    不知何时跑到玄关那儿同路克斯睡在一起的菲尔菲曰,

    『上完洗手间回来时,睡迷糊,搞错自己的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