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公主殿下的料理奋斗记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 GANGAN GA漫画官网

    翻译: CHE@P(LKID:白银之鸦)

    我,利兹夏尔特·阿提斯马塔的早晨来得晚。

    并不是说利用王女的权利贪睡懒觉。

    只是晚上睡得晚早晨才起得晚,仅仅是这样极其理所当然的理由。

    若是有课的话,无论如何我都会起来。若非如此,我习惯睡到中午。

    「呼啊啊……」

    位于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王立士官学园用地内。

    在装甲机龙的工房里,我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大呵欠。

    弥漫着金属和机油气味,无数解体的装甲和设计图扔得到处都是的此处正是我的工作场所。

    将专用的白色外套套在制服上,不知何时我似乎就这样睡着了。

    「唔,喉咙好痛……」

    真不该工作到黎明呀。

    嘛不过,一旦工作上头了就很难中途停下来。

    不论是厨师还是铁匠,只要是有所坚持的人必定会理解我的想法的。

    只不过——这次有些工作过头了。

    「……这样下去染上感冒可就不得了了呢」

    虽然很是麻烦,没办法了。

    我拖起倦怠的身体向着不远的校医室走去。

    †

    「呜啊,现在走出来果然是错误选择啊……」

    全龙战刚结束初秋的日晒还很强烈,仿佛肌肤放在太阳下烘烤的感觉似的。

    尽管是休息日,在中庭仍有数名女学生在为花坛浇水。

    「早上好,利夏殿下。今天也很热呢……」

    「嗯,早上好。我想问下,校医她来了吗?」

    「校医……是吗?唔嗯,刚刚路过打了声招呼,我想应该在的——」

    「是嘛,谢了」

    在微妙的时间跟学妹招呼了下,我朝着校舍的医务室走去。

    途中我站在挂在墙上的镜子前瞧了瞧自己的模样。

    真红的双眸,扎在一侧蜂蜜色的头发。

    加上穿着制服小个子的身躯。

    这就是新王国的王女,我利兹夏尔特·阿提斯马塔的外貌。

    虽说脸上略带倦意有些不成体统……不过现在就不多做评价了。

    「医生在吗?我喉咙有些痛,能开点药吗」

    轻轻敲了敲门,我走进医务室。

    被整理得干净的白色房间内飘荡着花与药水的独特气息。

    「啊啦,这不是王女殿下吗。你来这里,还真是稀奇呢?」

    学园专属女医带着笑颜欢迎我。

    确实听闻学生间传说她是位二十代后半,姿色不错的美人。

    「啊……那、那个老师,我先告辞了!」

    先在里面的学生有些慌慌张张地从我身旁跑了过去。

    虽然形迹可疑,但是不是现在值得关心之事。

    我坐在校医前的椅子上,让她为我看看喉咙的状况。

    「明明暑假刚完就有人受伤了吗。真不愧是士官候补生学园呢」

    「她只是来找我商量些事情而已啦。呵护学生们的心灵也是我工作之一哟。——喏,张开嘴?」

    校医带着意味深长的笑容诊察起我的口腔。

    似乎本身没什么大碍,稍微在喉咙上涂些药膏治疗就行了。

    「嗯,喉咙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熬夜可不大好哦?身体免疫力不仅会下降,而且难得生来的漂亮肌肤和头发不是糟蹋了吗」

    「如今正忙着开发呢。对照已经解读的机龙相关古文书,或许马上就能做出新发明,那样的话,他也会高兴——」

    「他,难道是指路克斯君吗?」

    「……!?」

    被扑哧微笑道的女医生戳中要害,我动摇了。

    路克斯·阿卡迪亚。

    过去贵为施行暴政的旧帝国的王子,新王国刚建立沦为背负杂役的『罪人』,另一称号为『无败的最弱』。

    受到他那实力和信念的吸引,我让他编入并作为唯一的男学生在籍于学园。

    「抱歉。我听说过了。他回应了你的期望成为你的专属骑士——年轻人,好棒啊」

    「……既、既然治疗完了,那我也告辞了」

    我羞涩起来抬起腰正准备逃离这里时。

    「不过,好可惜呀。好不容易千辛万苦就要得到他了却搞错方法了呢——」

    「你什么意思?」

    听了她的话,我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

    那里正映照出挂着别有深意的笑容紧盯着我的女校医身影。

    「就刚才在这儿那名女孩子找我商量。是关于跟同级的友人失和一事。好像是因为自己埋头勤学,而导致二人关系疏远」

    「嘛啊正所谓凡事得有个度」

    我随声附和了一句,女医生催促我似的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

    见我歪着脑袋坐下后,她继续说道。

    「是呢。她确实搞错事情分寸了。然而,男女之间的感情则更为复杂哟?你们的指导教官拉伊古丽·巴鲁哈特也因为埋头于机龙使的任务才错过婚期——啊不,是让恋人给逃了哦」

    对于此事我是初次耳闻,而对于知晓此事的女校医则是令我有些惊讶。

    说到拉伊古丽教官,尽管是在旧帝国时代身为女人的她也曾活跃过,如今在学生们之间仍是令人仰慕的对象。

    「虽然很是令人痛心,但她确实没有男人缘」

    「你将他——路克斯君任命为专属骑士,我认为这是个十分明智的判断。然而,如今你却像是满足于那份羁绊做着无谓的努力呢」

    「……呼」

    女校医平静陈述着的话语令我苦笑着抬起头。

    「你闲得无聊无论如何也打算吓唬身为王女的我的话,我并不讨厌。不过,现在我可忙着呢,装甲机龙的研究不是为了别的正是为了路克斯。我差不多该回去工作咯?」

    「嘛啊,别这么说啦继续听我讲啦。长年任职教师和校医,给予学生忠告就像是职业病一样。当然,我不打算强迫你听——你看如何?」

    对于我的反驳毫不动摇,女校医带着大人的腔调继续讲述。

    虽然可以无视她,但就这样回绝却又会显得自己胆怯了。

    「姑且听一下。职业病虽有差异,毕竟都是同病相怜之人」

    「谢谢。那我就直说了。你可是犯下了个重大的失误。作为一个女人若想拿下他,可以说你犯下了称得上致命的错误」

    「什……!?」

    出其不备的一番话令我慌张了。

    挂在房间墙上的镜中映照出双颊染成朱红的我。

    「你在这个新王国中占有重要的一席并且拥有罕见的才能。我想,不论是作为王女跻身于学园『骑士团』的作战,还是装甲机龙的开发,亦或是王女应该履行的公务想必不久都会接踵而至。同时,你也竭尽全力完成一切使命。你认为这正是为了他而做的——可是啊」

    女校医停顿了下,将脸凑了过来。

    「我觉得你的努力十分令人钦佩,然而——人毕竟是动物,尤其是『男人』这种生物」

    「……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你的做法只是在贬低他啊」

    女校医如此断言苦笑道。

    「崇高的目标和追求理想之类的可抓不住男人的心唷。比起那些,更加本能的感情才能让他们爱上女人。如此下去你必会受挫。而你身边不正有许多强大的情敌吗?」

    「……」

    才没那回事。

    我想立刻这么反驳她一句,可是喉咙却发不出声来。

    对于她的话语,我心中有数。

    最近尤为大胆强势的库露露希珐,青梅竹马的天然娘,还有尽管讨厌男性却认可了路克斯的骑士团长赛丽丝。

    而最近还顺便追加了个可疑的半裸女……

    「你工作努力虽好,但——假如你觉得他认可你作为『女人』的部分努力过了可就大错特错咯。对于他而言,你无法成为『作为骑士的主子』、『能干的维修员』之上的存在」

    「……」

    女校医的言语狠狠地扎进胸口。

    的确,将路克斯任命为专属骑士一事是干得不错,不过那并非与我个人间的关系有所加深……或许正是如此。

    「……我,我知道啦。可是,那个——我该如何是好呢?」

    虽说不上讨厌男性,但至今我过着与男性毫无接触的生活,说白了我不知道如何取悦身为同年代的男生路克斯的方法。

    于是我便坦率地询问,女校医给出了回答。

    「是啊。如果想拿下意中人,首先的关键是得确认你的武器哦」

    「我的、武器……?」

    「正是。正所谓人各有所长,首先确认自己的长处,接着活用它来进攻才是切实的做法——所以呢,你能先脱掉你的外衣吗?」

    女校医带着微笑给出指示。

    总觉得这个女人突然来劲儿了,稍稍令人不安,不过事已至此又不能退缩。

    我一脱掉工作用的白色外衣,就感觉从头到脚像是被人舔舐一般审视了个遍。

    过了一会儿,对于我『武器』的确认似乎结束了。

    「先说说你的缺点吧。你那副打扮首先出局。不仅头发有些杂乱,还因为一整晚调试装甲机龙而导致全身散发着金属和机油味也要扣分哟」

    「咕啊……!?」

    毫不留情的指摘令我不禁漏出呻吟。

    明、明明人家很在意却偏偏……

    那不是无可奈何的事吗,即便那么说我也不能放弃,不然开发和保养都做不了……

    「在去见他之前,你应该泡个澡洗干净再喷些香水唷。还有呢——难得有着公主殿下这么个立场,穿点可爱服装也很重要哟」

    「是、是这样啊……」

    制服以外的衣服几乎没有,自己倒是难以开口。

    毕竟我盛装打扮只有回到王城之时。

    那时自己不过是穿上侍女们准备好的礼裙而已。

    「……于是,你挖苦我也差不多够了吧?」

    「嗯,接下来给你些建议」

    想必此时我正以充满怨念的视线瞪着她吧,女校医苦笑着继续说道。

    「首先,你那漂亮的头发和眼瞳的颜色给人印象特别深刻。奢华娇小的身体也十分有女孩味,很可爱哦。那身躯配上不大协调的胸部,若你运用得当的话男孩子可是会一发不可收拾的哟」

    「呜啊……」

    虽说是同行,但被人评判相貌和身材还是相当羞人。

    而我对自己脸蛋发热一事也有所自觉, 女医生见此脸上的坏笑更深了。

    「那羞耻的表情也十分出色哦。能够自然作出那样的反应可是你的强项啊」

    「……那、那么在路克斯面前只要注意自己的打扮就行了吧?」

    「错——光这样只能给你一半的分」

    「诶……?」

    女医生脸上浮现出别有用意的笑容将脸靠了过来。

    「如果你想和情敌们拉开差距,更重要的是满足男孩子本能的欲求。现在我就特例传授你详细的方法」

    初次窥见女医生妖艳的表情令我心儿噗通直跳。

    虏获男人的具体事项。

    听取了那个方法,我跟她约定将实践它。

    †

    「唔嗯。男孩子喜欢的食物……是吗?」

    ——十几分钟后。

    我从校舍走向女子寮,然后造访了学园名人三人组——三和音所聚集个房间。

    沉默少言的一年级生诺珂特,聒噪的二年级生缇尔法,队长地位的三年级生夏利丝。我决定首先咨询下由这三人构成的组合。

    ——那之后,我从女医生那儿听取了『满足男孩子本能欲求的方法』,然后决定尝试去实践那个牢牢扣住他心的方法。

    『说到男孩子本能的欲求——那就是食欲哦。年轻的男孩子总是会肚子饿。怎样,你也做得到吧?』

    『那、那是当然啦!别看我这样,最近我可是一点儿一点儿地在练习做料理哦。现在多少会做一些——』

    我卯足劲儿点头展现笑容回应女医生的疑问。

    然而,女校医似乎有些困扰地苦笑着,继续说下去。

    『那就好。不过还不够呢。不是还有比你料理更拿手的女孩吗?』

    『呜……』

    的确是那样。

    姑且我也算是偷偷练习过了。在里埃斯岛合宿期间披露的料理中,利用现成材料做出可口料理的库露露希珐,我则是无论如何都敌不过她。

    话又说回来,我自己感觉要想胜过路克斯还没底。

    毕竟那小子好像在厨房打过下手……

    『于是这里有个要点。只要练习那男孩的——喜好食物便可。只要能够比任何人做出他喜欢的食物就能跨越技术和经验不足的障碍』

    『……对啊!我明白了!』

    决定好战略,接下来就差实行了。

    女医生的建议让我振奋起来,本打算立刻练习路克斯喜欢的料理,可是——

    ……等等?

    仔细一想,路克斯喜欢的食物是什么呢?

    认识到关键地方情报不足的我决定开始做相关调查。

    「是呀。是男孩子的话,果然比起蔬菜还是好肉吧?」

    思考了一会儿,缇尔法如此回答了我的提问。

    虽然回答得很含糊,不过我的提问也好不了哪去,就这样吧。

    毕竟被人识破我的作战可是让我困扰呀,因此不可以抬出路克斯的名字。

    「呼姆,肉料理……吗。你们二人怎么看?」

    一边以小纸片和羽毛笔做下笔记,我一面询问夏利丝和诺珂特。

    「不巧的是亲戚中男性较少,我也拿不出自信的答案」

    夏利丝露出为难的苦笑,而诺珂特以平时冷静的表情点头道。

    「Yes。我也一样的情况,不过硬要说的话感觉他没什么特别喜好嫌恶」

    「原来如此,没什么讨厌的事物吗……唔嗯?」

    我一边记下笔记,又对她话中令人在意的措辞感到疑惑。

    「……喂给我等下,你那说法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打算做什么吗?」

    「是哒,不就是想为路克亲做顿饭菜吗?利夏殿下」

    「呜啊……!?」

    缇尔法一本正经吐出的一句话让我不由得惊慌失措。

    「为、为何你知道啊!?我、我还没问得那么详细吧?」

    对于我脱口而出的疑问,夏利丝扑哧一笑。

    「利夏殿下。或许是我多管闲事,不过世间可是往往存在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的事情哦」

    「即使没到路人皆知的程度,不过大家早就心知肚明了……」

    「Yes,说到底学园中包含相关者在内的男性就没几个」

    「……」

    嘛啊,算了。

    只是这三人知道的话也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结果三人似乎都不知道路克斯的口味,还是进行下个调查吧。

    虽然直接询问路克斯来得更快,但我想把那当作最后的手段。

    尽可能悄悄练习,被周围人察觉到我也会困扰的。

    「起初利夏殿下举办的欢迎会上,他似乎都吃得很香的样子呢。再遇上那种情况观察一番如何?」

    「……!?是呀,还有这一手呢!」

    听了夏利丝的话,灵光一闪的我决定了下个作战。

    「帮大忙了三人组!另外拜托你们别将此事告诉其他人!」

    我如此叮嘱三和音后做好等待下次机会的准备。

    †

    「辛苦了,利夏殿下」

    「啊,啊嗯……来得正好。那么,开动吧」

    「虽然今天大伙儿不在有些寂寞。我开动了」

    数日后的午饭时间,我终于等到了与路克斯单独两人的机会。

    由于平时库露露希珐啊青梅竹马的天然娘啊,还有其他许多女生想跟路克斯同席就餐,而我以确认维修好的装甲机龙为由瞅准叫来他的机会制造出如此状况可是费了番功夫。

    我俩坐在中庭边的石头上吃起装在食堂用以盛饭菜的木制餐盘中的料理。

    撒上橄榄油和胡椒的沙拉,配上鸡骨蔬菜炖的咸味汤,刚出炉的面包以及淋上加浓酱汁的烤鸡跟四分之一个橙子与红茶就是今天的菜色。

    虽然平时不至于这么豪华的内容,但就一般生活水平来看,这肯是份营养均衡的午餐。

    即使不知道旧帝国时代路克斯吃过怎样的料理,可是就如今这份午餐而言他吃得很香。

    看上去没什么特别讨厌的食物,换句话说也就是难以弄明白他的喜好。

    「……啊嘞?利夏殿下,我脸上沾了什么吗?」

    「啊,不,没沾什么哦」

    由于我盯着他看的关系被他误会了。

    不过又不能错过路克斯就餐的样子,我连忙将午餐送进胃里。

    嗯,好吃。

    即便平时我不怎么关心饭菜口味,可还是明白食堂的厨师手艺精湛。

    虽然我自己没什么自信能作出这么棒的味道,不过尽可能做出路克斯喜好的口味或许能行吧?

    我凝视着餐盘上的菜肴以及路克斯的嘴角一边如此思考,突然他插了块鸡肉朝我伸过来。

    「吃吧。利夏殿下」

    「诶……?」

    「肚子饿了吧?我大病初愈还吃不了那么多」

    突然而来的声音令我疑惑不解,而路克斯带着淡淡的微笑如此说着。

    「才、才不是呢!?我盯着你吃饭并非自己肚子饿了——只是……」

    「不用客气啊?来吧」

    见路克斯露出爽朗的笑容,我只好妥协接下他的好意。

    (怎、怎么搞的……!这样,我不就成了个吃货女了吗!)

    我受到打击的同时用餐盘接下烤鸡无奈地吃起来。

    味道好吃是好吃,可是他将烤鸡给我一事说明这大概不是路克斯喜欢的事物吧。

    「好吃吗,利夏殿下」

    「啊,嗯……」

    然而路克斯看上去也挺高兴的,让我不禁觉得这样也不懒吧。

    「可以的话希、希望你能直接喂我……」

    「欸……?」

    自个儿情不自禁吐露的话语让我脸红得发烫。

    「没、没什么!那、那个我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

    迅速将肉块咽下肚,我便匆匆离去了。

    †

    「呼啊,失败了呢……不过,路克斯究竟喜欢什么啊?」

    结束了一天课程的放学后。

    我再次走在校舍间一面思考着这个问题。

    既然我夺走了他一半的烤鸡肉,本想着他是不是跑去哪买些东西来吃,结果路克斯还是老样子一点一点做着自己的杂活。

    「逼不得已了呢。只能用非常手段了,找个或许知道的人来问问……」

    如此思忖着在校舍间到处寻找,终于在食堂找到了那人。

    「……?公主殿下,有什么事?」

    见我站到了座位旁边,一位女学生以呆呆的表情看了过来。

    此人正是新王国为数不多的财阀大小姐,学园长的妹妹菲尔菲·爱因格拉姆这个天然娘。

    「那我单刀直入地问你,路克斯喜欢吃什么?」

    这家伙姑且算是路克斯的青梅竹马,肯定对路克斯的喜好略知一二。

    由于我的作战可能就此暴露,因而不怎么想问她,不过这个女人对这方面事情不大敏感,嘛啊或许没问题。嗯大概吧。

    「路酱喜欢薄煎饼哦?」

    「是、是那样吗!?真令人意外呢……呼姆」

    立刻得到她的回答,我假装镇定一面赶忙做下笔记。

    就男性而言还蛮令人意外的,或许真的就是那么回事儿。

    「还有比如甜甜圈啊,曲奇饼啊,派之类的,或许蛋糕——好像是这样」

    「……喂你给我等等!?记得之前你做过超大份薄煎饼山让路克斯吃吧!?你说的都是你喜欢的吧!?」

    见情况不对,我停下笔质问她。

    「是啊。路酱不也高兴地将我做的薄煎饼吃下去了吗。我想那就是他喜欢的食物唷?」

    「……」

    在内心长叹口气的同时,我将刚记下的笔记揉成一团。

    感觉那并非路克斯喜欢的东西。

    虽然不是路克斯讨厌的食物,但对天然娘的话照单全收可就不妙了。

    「……无奈。既然如此,看来只能试着问问最有可能知道的人了」

    我做好觉悟丢下歪着脑袋疑惑不解的天然娘迈向那个地方。

    †

    「哥哥喜欢的食物吗?可我也不知道啊?」

    「不可能的吧!?好啦,快点告诉我啦!」

    我不由得惊呼了一声,周围的学生们都用可疑的眼光瞧向这边。而眼前的少女则一副拿你没办法的表情等着我。

    「利夏殿下。这里可是图书馆啊,请您稍微安静些?」

    「知、知道啦。话说回来你刚说的是什么意思?再怎么说你这个妹妹也略知一二吧」

    不错。

    我追寻路克斯的妹妹文官志愿的学生——艾丽·阿卡迪亚而来到了学园领地内的图书馆。

    再怎么说也是亲妹妹,对哥哥的喜好总该知晓一些吧,然而——

    「是真的啦。骗你是小狗。从以前哥哥吃什么基本都说好吃。只不过,比起豪华的料理,更倾向于家庭类的普通料理吧?」

    「……是、是吗?」

    妹妹大人淡淡诉说的回答令我很是为难。

    「是的。所以啊,你再去问其他人也没用哦」

    「哪……!?才、才没那回事儿呢!?」

    被妹妹识破的我灰溜溜地逃走了。

    不过,该如何是好呢。

    连妹妹都不知道的话,就真的没什么好恶吗?

    那样的话,不就完全对有着料理经验的库露露希珐有利了吗——

    「果然,我就无能为力吗……」

    那之后我也试着委婉询问了数人,结果都没得到好的情报。

    †

    「——好的」

    那天夜晚。

    过了入浴时间,大多数学生都快就寝的时间带。

    我悄悄彷徨于女子寮中追寻着路克斯的身影。

    即便不是什么聪明的手段,到了现在只好直接去问路克斯了。

    本来想瞒着路克斯悄悄地练习料理,然而事已至此已经毫无退路了。

    因此,我放弃了每日惯例的维护装甲机龙追寻着路克斯的行踪。

    「可是,他真的是什么委托都在做呢……」

    据路克斯本人说身体上的疲劳总算是退去了,然而明明伤势刚好却同时做着多个委托。

    来自女学生们的委托从选取装甲机龙武装,技术指导等正儿八经的商量到美其名曰人生咨询实际上只是单纯的茶会,更有甚者找路克斯挑选私服等明显让男孩子的他困扰的事例。

    而学院方面则是要求搬运教材,打扫清洁,整理书物。

    还有学生寮也让他做了捡垃圾,管理材料等多个工作。

    「呼……今天的工作总算是搞定了」

    走出大浴场的路克斯满脸放松的表情如此低语。

    看来五年以来的杂役生活并不是白做的,利夏对他没怎么表现出疲惫的样子感到由衷的佩服。

    (下次我拜托他的时候得适当的手下留情呢……)

    利夏一面在脑内告诫自己,正打算向路克斯搭话的时候——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吧」

    路克斯快步走出去,我咽下了喉咙中的声音。

    好可疑。

    他明明说工作已经做完了,可是他明显不是朝着新分配的房间而去。

    一时间我还以为他会跑去别的女生房间,而令人意外的是其去向是连着寮的食堂。

    由于晚餐时间早就过了,专属的厨师们也全都打道回府。

    然而就路克斯拿出钥匙走进厨房来看他似乎有取得许可。

    (不过,他究竟要做什么?毕竟路克斯也吃过晚餐,今天的委托也完成了——)

    注意别让他发现,我悄悄地进入食堂藏在暗处。

    我紧张地窥视着情况,路克斯正放好食材将小锅拿在手中。

    将切碎的肉粒、洋葱以及蘑菇灯食材以橄榄油翻炒,让后加入剩下的少量汤头接着放入锅内炖煮。

    慢慢地香气弥漫在厨房内,我也咕地噎了口唾液。

    虽然吃过晚餐有段时间了,平时不怎么对食物有兴趣的我也不禁被香辛料的香气勾起了食欲。

    「久违地下厨——不知道做得怎样呢?」

    路克斯将小锅内东西盛入盘子里开始试吃。

    像是在慢慢品味一样,他多次用勺子将食物送进嘴里,最终展露出安心的表情。

    「唔。果然,比起打下手时候的手艺退步了些——再多练习一下或许会好吃点」

    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然后他清洗用完的小锅开始收拾起来。

    「……」

    在路克斯回去之前,我迅速地撤离了厨房。

    「……终于让我发现了」

    找到答案了。

    深夜独自一人不让任何人发现地做好料理然后享用。

    虽然不怎么像是路克斯该有的行动,但正因如此那一定没错。

    那个料理正是路克斯喜欢的食物。

    而且完全符合妹妹所说的『并不豪华而普通的料理』一印象。

    这下——我的目标终于完成了。

    观察着路克斯的动作和料理顺序一边做下笔记,以此作为跟踪一天的报酬,于是我今天就此收工了。

    而后我找熟人询问了料理的名称和制作方法决定再现那份料理。

    看来那似乎是旧帝国时期就存在的炖煮料理,做法也并不是特别难。

    可要是我大张旗鼓地练习做料理则太过显眼,而我又想做出来的比路克斯的美味。

    (果然——只能去问专业人士呢)

    休息日一见到出去扔垃圾的中年厨师,我果断地上前询问。

    「黄汁烩肉的制作诀窍吗?哈哈哈,没想到公主殿下会亲自前来询问,看来这份工作有做下去的价值呢」【译注:Brown stew不懂西式料理,没找到合适的译法,暂译成这样吧】

    「别闹啦快告诉我!我没多少时间了……而且本来就进行得不怎么顺利」

    我追问着像是看到稀奇东西大笑的中年厨师并告知他我希望练习做料理的意思。

    我反复叮嘱他不得将此事外传,说服厨师后的几天里我开始练习起旧帝国发祥的黄汁烩肉。

    由于从头开始制作汤头对于外行人来说相当麻烦,厨师他便从午间的料理中事先选取一些帮我稍微调制了一下。

    而路克斯晚上总是会忙这忙那的,于是我就利用早上的时间练习料理。

    虽然刚开始费了相当的功夫,不过总算是成功地将味道弄得像模像样了。

    「喔喔,手艺提高了嘛,公主殿下。都熟练到了能在我们食堂帮忙的程度了呢。如今没有可以教你的东西了」

    「这根本算不上好手艺吧!?你在笑话我吗!?」

    我忍不住向最近从师的食堂师傅吐槽,而中年厨师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

    「喂喂,那可是误会啊。如果想在此之上提炼味道的话可是要习惯调味跟提高个人技巧的啊。公主殿下你们驾驶装甲机龙也是同样个道理吧?或许这对于公主大人也是件重要的事情,可是啊,本行要是都被外行人不当回事儿,我早就被上面炒鱿鱼了」

    中年厨师苦笑着为难地摸了摸自己的胡须。

    对于他说的话,我也能理解并且深有体会。

    「……是吗。也是呢。感谢你多日以来的照顾」

    我认同的厨师的意思稍作感谢后就此离去。

    最近只顾着练习料理,但我还有许多需要完成的事情。

    现在我应该大胆地让路克斯尝尝味道。

    「就这么办!」

    我给自己打气做起了准备。

    然后那一天——终于到来了。

    †

    「路克斯。那个——今晚我有些话想跟你说,有空吗?」

    过了门限,晚餐时间跟入浴时间都已经过去的——晚上。

    我走向在舍寮大浴场打扫的路克斯询问道。

    「没问题。委托还留有一些,可能会稍微晚一些过去——还是在装甲机龙的工房吗?」

    「不,不在那儿。那个,唔——晚一些也没问题。毕竟我也还有些工作要做。只是,碰面地点我想改在学生寮的食堂……」

    「食堂……是吗?我知道了。那么到时候见」

    「啊,嗯……到时候见」

    路克斯一时间露出疑惑的神情,但立刻就重新振作展现出笑容,难道说暴露了吗,我开始不安起来。

    一到这种时候我就不大会说谎,毕竟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我做好觉悟结束了工房的作业,提前朝着已经锁上门的食堂走去。

    由于得到了许可我打开门锁走向里面的厨房。

    我让师傅留下中午的汤料,接下来只要照常制作即可。

    可是——此时从厨房深处可以窥见些许亮光。

    预料之外的情况令我疑惑不解,然而却有个人影在厨房里。

    「——啊嘞?利夏、殿下?」

    「路克斯——?……喂,为何你在这里啊!?」

    没错。本应该在我做好料理之后才赶过来的路克斯不知为何在我之前来到了食堂。

    怎么回事,这个情况……?

    「呃,那个,为何利夏殿下也来厨房了?我还以为——」

    「嘛、算了。总之有话之后再讲」

    微妙地跟不上情况变化的我跟路克斯交谈几句后按照一定进入厨房有条不紊地开始制作烩肉。

    路克斯也在一旁烹调着什么,几分钟后将其盛入盘子里端上了桌。

    而后——

    「我说,这些……是同一种东西吧?」

    「……像是那么回事」

    见路克斯脸上浮现出难以言喻的表情,我也露出困惑的表情。

    外观几乎相同,有着同样色泽的两份烩肉正摆放在餐桌上。

    ……怎么回事。

    好奇怪。

    究竟为何会成这样……?

    不会是路克斯也练习起制作自己喜欢的食物吧——

    「喂,这究竟怎么回事?为何你会做跟我一样的料理!?」

    「诶,那个,唔——最近利夏殿下工作辛苦,肚子或许饿得快,所以我练习了适合当夜宵的料理……」

    「……等,给我停下!究竟为什么你会有这么个想法!?」

    我不禁反问露出笨拙笑容的路克斯。

    「唔,我听三和音的大伙儿说利夏殿下对料理感兴趣——所以就想做些什么,但久了没做过于是想稍微练习一下」

    「你是天然呆!?」

    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光凭我对料理感兴趣一点就单纯地认为我肚子饿了……

    「等等?那就是说,结果这并非你所喜欢的食物?」

    「啊,请放心,我仔细做了番调味的」

    「错了!?我想问的是并不是那个意思——」

    哈啊……我像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耷拉起脑袋。

    「难道说那个,是为了我而做的吗?」

    突然间路克斯很是意外地看向我,我则是轻轻点了点头。

    「……嘛,嘛啊,你不是再次开始坐起杂活了吗,于是我就想你工作后肚子是不是会饿」

    实际上——我是想做出路克斯的喜欢的食物,只是。

    只是因为太过害羞说不出口,结果说了个微妙的谎言。

    「非常感谢。你能这么关心我——我十分高兴」

    可是,见到他那样爽直的笑脸,反而加速了我的羞耻感,脸颊变得发烫起来,不由得移开了视线。

    「那个,既然都已经做好了,搁久了会凉的。不如我们一起吃了吧?」

    见我懊悔地摇晃起身体,路克斯露出为难的笑容如此说道。

    无可奈何只好互相交换各自的料理吃起烩肉来。

    融入汤料中的肉类以及野菜的鲜味,加上些许咸味使得味道更为浓郁。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做过许多练习了,但路克斯擅长做料理,味道自然更美味。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我做的没有他的好吃,路克斯却带着笑容品尝着。

    单纯只是顾虑我的感受吗?还是说——

    (嘛啊,算了。偶尔像这样也……)

    虽然作战失败了,光是看到路克斯高兴地吃着我的料理,我像是喝醉了一样陶醉地眺望着那番情景。

    「不过啊,还是让我订正一下。我平时并不是肚子饿了,所以不需要吃夜宵唷」

    「诶……!?是、是那样吗?」

    我竖起食指明确表态,然而路克斯却露出有些遗憾的表情。不过这是我的作战。

    既然路克斯在训练和机龙开发方面对我抱有期待,那么对此我就必须慎重对待。

    只不过——我果然还是想抽空练习下料理,希望我能比路克斯手艺更加精进。

    为此避免路克斯现在继续练习料理,在那期间我就不断精进,并且试着找出路克斯喜欢的食物。——这便是为达成目的的铺垫。

    「你就尽请期待吧,路克斯」

    我以别有深意的语气得意地宣言。

    路克斯则是不解地笑了笑。

    「……虽然不是很明白,那我就期待下吧。还有就是,今天的料理也很好吃哟,利夏殿下」

    「呜啊……唔……嗯」

    当面被这么一夸奖,噗地脸上冒出热气的我不由得移开视线嘟哝。

    即便只是客套话我也打心底里感到高兴。想必我肯定很是单纯的吧。

    只不过,光是一番表扬和那张笑脸就令我心满意足这一点来看,我的成长之路兴许还很长远呢。

    (利夏篇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