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Epilogue 帝国的起源
    「很快就要抵达了,哥哥。」

    「噢、嗯……」

    伴随熟悉的妹妹爱理的声音,路克斯微微睁开眼睛。

    在不时摇晃的别致马车中,路克斯貌似坐著打起盹来。

    虽然有车棚遮阳,但日正当头还是让马车内十分闷热——同时传来夏季的绿意气息。

    就在暑假的最后一天,路克斯与其他选拔队员,一同踏上漫长的归途。

    「……是吗,原来已经结束了啊。」

    虽然比原本预定的回程日期晚了十天,不过考虑到这起王都重大事件的善后,以及路克斯等人恢复与治疗伤势的时间,其实十天还算早。

    成功阻止了大幅膨胀的海布格军事部谋略之下,策动的『收复帝都计画』,本届全龙战也顺利落幕。

    代表各国的选拔队员都各自回国,取而代之,为了处理引发的各种后续问题,听说许多要人都来到王都。

    莉夏的《迪亚玛特》失控一事,似乎也在逮到的桑妮雅等人作证下,算是成功说服了其他国家。

    虽然海兹行踪不明,不过看她落败的下场,很有可能已经丧命。

    受到海布格利用的拉葛利多与叛军部队也遭到逮捕,接下来势必会花费长时间,追究他的罪责。

    接著,到了回国前最后一天。

    路克斯与爱理受到高官云集的执政院召见。

    「路克斯•阿卡迪亚,这一次你的活跃表现相当精采。」

    代表执政官的高官,第一句话就是称赞。

    亦即在『收复帝都计画』担任诱饵,以及全龙战赢得四胜。

    并且阻止突如其来袭击王都的『巨兵』。

    以结果而言,路克斯达成了执政院的所有要求,还缔造了远远超越的好成绩。

    「——依照约定,不予追究学园长蕾莉擅自调查遗迹一事。」

    「……非常感谢您。」

    对于声音甚至带有一丝恐惧的高官,路克斯轻轻一敬礼。

    路克斯持有的漆黑神装机龙——《巴哈姆特》与『黑色英雄』,原本已经做好曝光的心理准备,但是出乎意料,这一点并未被提及。

    是罗菲女王说明过,还是针对疑问下达封口令.连路克斯也不得而知——

    「然、然后呢,对于你这次难能可贵的功绩,执政院想进一步褒奖你,随著新王国建立而沦为罪人的罪名,执政院同意藉由本次将功赎罪,从此一笔勾销,让你荣升为与我们贵族同等的立场。」

    脸上露出阿谀奉承的笑容,高官如此宣布。

    可是听到这番话的路克斯,神色丝毫没有动摇。

    「更进一步,执政院想推举你成为新王国的机龙使代表——『七龙骑圣』的成员之一,今后你将不再是什么杂务王子,而是新王国光荣的一等骑士!」

    四周的执政官都对代表这番话鼓掌示意。

    可是这时,沉静的少年声音忽然在执政院的议事堂内响起。

    「这个,不好意思,虽然辜负各位的好意,但我不想接受这个职位。」

    「——什么?」

    彷佛完全没料到路克斯会这么回答,代表的高官露出困惑的神色。

    「我只要能获得女王陛下的恩赦就很满足了,况且也受到公主殿下诸多照顾,所以——我只要能一如往常继续待在学园内.就十分足够了。」

    「这……!?」

    眼见路克斯面露的稳重笑容拒绝,在场的执政官们无不议论纷纷。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这可是代表新王国的我们赦免你的罪啊!?今后没有人会揶揄你是没落王子,也不需再肩负杂务的义务,是从罪人的立场跃升至上流贵族的机会啊?你竟然——」

    「现在的生活比较符合我的个性,往后请让我继续为这个国家的人民,以及学园工作吧。」

    略为强调话中的一部份,同时路克斯洋溢著无邪笑意以对。

    「可、可是……这个——」

    「还有,如果能获得什么赏赐的话,我倒是有一事相求,有事情委托我无妨,可是今后能不能避免透过学园内的他人转告呢?」

    「呃,噢……」

    「那就拜托您了,请遵守约定喔。」

    最后以冷淡视线语毕后,路克斯与爱理一同离开了议事堂。

    在众人议论纷纷的议席当中,坐在角落的四大贵族之一迪斯特.兰格莉思,脸上浮现沉静的微笑。

    「……对于他这个人,我们似乎完全看走眼了呢。」

    「这是什么意思,迪斯特卿?」

    坐在一旁的四大贵族之一巴葛莱萨,摇晃著魁梧身躯一问。

    「一如所见啊,他完全抢了执政官——也就是在场贵族们的先机,高官想让他脱离罪人身分,晋升为贵族之一卖他一个『人情』,将项圈套在他的脖子上,然后让他成为随以随意差遣的道具。」

    「原来如此,那小鬼看穿高官肤浅的如意算盘,拒绝脱离罪人的身分吗。」

    迪斯特点头同意巴万莱萨的回答。

    「若以罪人的恩赦获得自由——也就是完全由女王陛下管理,其他贵族也不敢轻易出手,他躲过了在场执政官的陷阱,反过来威胁所有人,利用身为罪人的最弱立场,同时兼具的口才与功绩。」

    「意思是不能小看帝国的血脉哪,那名少年似乎果然兼具『王』的资质——或许今后我们要利用他也相当困难哪。」

    四大贵族的老者佐寡,缓缓离开了现场。

    接著巴葛莱萨一从座位上起身,迪斯特随即静静抬起头来。

    「为了考验他,我也提出了无理要求,不过实际上,他似乎超越我们的预测,那么或许我们该尽速全力协助他——为了从世界的危机中拯救这个国家。」

    †

    「哎——好累喔。」

    然后当天夜晚,路克斯终于回到学园的女生宿舍。

    身为男性,这里原本不是路克斯该出现的地方,现在却觉得让人放松。

    「话说回来,路克斯,已经分配好你的新房间啰?」

    「——真的吗!?」

    听到学园长蕾莉这么一说,路克斯连忙前往与菲尔菲共用的房间。

    很久以前,路克斯在这里过夜就被视为问题,不过有一名女学生从宿舍搬到别墅去,因此空出一间房间,路克斯从此可以一个人住了。

    「小路,要搬出去了吗?」

    「没、没办法啊……这个,我会再来玩的啦。」

    一边安慰不满的菲尔菲,同时路克斯将自己的制服与行李搬过去。

    打开新房间的门后,躺在双层床的下铺,闭上眼睛吁了一口气。

    「呼,太好了,这样终于能放心——」

    「欢迎回来,御主。」

    「嗯,我回来了——咦,不会吧!?」

    听到声音睁眼一看,眼前是身穿平时黑衣的夜架,骑乘在路克斯身上。

    「为、为什么夜架会——在这里!?」

    路克斯惊讶地一喊,夜架随即露出蛊惑的笑容。

    「因为我发现自己误会了,御主目前依然在这个国家,描绘著心中理想的帝国蓝图,因此我没有理由不侍奉您,所以呢,御主——再次请您多多指教。」

    离开床上坐在地板上,夜架跟著恭敬向路克斯一敬礼。

    「这、这是无妨,可是为什么要来我房问!?还有为什么要开始脱衣服!?」

    夜架突然敞开黑衣,露出雪白的胸口,路克斯连忙转过如去,同时红著脸嚷嚷。

    「我稍微想了一下——为了以防万一,最好还是为御主留下龙脉。」

    浮现妖艳微笑的夜架,脸上微微一抹红晕,同时身体逐渐凑近路克斯。

    甜美的香气,雪白的肌肤,以及香艳的柔软身体,让路克斯心臓狂跳。

    「御主身边的少女似乎都尚未受孕,因此我认为,应该先让御主享用我的子宫才对。」

    「等、等一下啦!?其、其实我对这种事情……」

    「请御主放心,虽然我也是第一次,但已学会该具备的知识了。」

    「不对啦!?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就在路克斯慌忙挣扎的同时,夜架失去平衡,倒在路克斯身上。

    形状姣好的柔软胸部,正好碰触到路克斯的鼻尖——

    「喂,路克斯!我们来你的新房间玩啰!怎么样,身体有没有——」

    「啊……!」

    这一瞬间,房间的门开启,进来的莉夏看到两人。

    表情劈哩一下僵硬,同时抽筋。

    「——怎么才刚换房间就这么不知羞耻啊!?还有你怎么会和这个暴露色情女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啊!」

    泪眼汪汪的莉夏,尖叫声飨彻女生宿舍的房间,连其他少女们都闻讯而来。

    暑假的最后一个夜晚,看来将会无比漫长。

    就在少女们起哄的嘻闹声,从女生宿舍房间传来的当下。

    爱理独自面对双人房的书桌,颤抖著著阅读眼前的资料。

    「……这是什么啊。」

    摊开在桌上的,是在遗迹——『方舟』最深处发掘到的古文书页面。

    其中发现一些装甲机龙与遗迹的结构情报,以及幻神兽与自动人形的纪载,爱理正在浏览一遍,准备向王都提交。

    文书刚刚才解让完毕——除了爱理隠瞒学园长蕾莉,甚至路克斯偷偷抽出来的最后这一张以外。

    爱理解读古文书的技术,丝毫不比王都的专门文官逊色。

    虽然不想否定长年不懈的努力,但唯有现在不一样。

    真希望自己解让错误。

    如此心想,爱理反覆重新解读,答案却依然没变。

    爱理解让的古文书页面中,纪载著称为创造主的古代皇族众之名。

    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第十三代皇族名

    第一皇女里丝媞卡•蕾•阿檞立亚

    第二皇女爱莉尔•薇•阿卡迪亚

    第三皇女海兹•薇•阿卡迪亚

    「为什么阿卡迪亚的名字会出现在古文书内……」

    阿卡迪亚帝国这个名称,肯定不是单纯借用存在于古代的『皇国』之名。

    因为发掘出这些古文书的『七大遗迹』,是在短短十几年前发现的,而阿卡迪亚帝国则是从好几百年前,就已经君临在这片大地上。

    其他国家的历史文书,也没发现可能显示七大遗迹的相关纪载。

    如果古文书中的『皇国』,与阿卡迪亚帝国相关的话,理应会有显示遗迹存在的纪载——

    那么,难道只是名字偶然重复吗?

    可是名叫海兹的少女,拥有一头银发与灰色的单眼。

    只有旧帝国皇族才有的独特容貌,吻合度让爱理心中感到不安。

    「这么说来,我们曾经存在过的阿卡迪亚帝国—我们究竟是什么人呢,哥哥……」

    爱理紧紧握住古文书,声音与身体都在颤抖。

    气若游丝的这句话,没有任何人听见,仅吞没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