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公主殿下的料理奋斗记 Weak Point
    网译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 GANGAN GA漫画官网

    翻译: cleverchm

    “——那个,应该就是这里吧?”

    时间正值夜晚,地点位于城塞都市校园内的校舍后门。

    现在门限时间已经过了,本来的话应该是就寝时间才对,但是路克斯却独自一人来到了没有人烟的学校后门。

    从远处眺望利夏的装甲机龙工房,还能隐约看见微弱的灯光,利夏可能还一如往常那样彻夜工作吧。

    路克斯根据委托书的要求在这里等待。

    在新王国设立后,虽然路克斯身为阿卡迪亚帝国幸存的王族,但由于拉菲女王的恩赦所以得以释放。

    不过,作为条件他必须帮忙负担新王国一部分的国家预算,换句话说就是必须“解决所有国民提出的杂务”。

    因此他也被人们称为“杂务王子”。

    自从初次邂逅利夏并且入籍王立士官学园之后,他现在接受的委托全都来自于学校相关人员或者是学校的少女们,如今这种情况也在持续下去——

    “不过,还是有点奇怪耶……?”

    初秋夜晚的凉风让路克斯有些发抖,同时路克斯有些疑惑地自言自语。

    这份委托书是前几天路克斯收到的,而上面写着的是:

    【工作场所】保密

    【委托人】保密

    【工作内容】先等到就寝时间,然后请到学校后门来,我会在那里告知具体内容。

    请一定一定要来,如果逃走的话那我只能光顾你的房间了。

    在过去的五年间经手的所有杂务中,也出现过几次非常棘手的委托。

    比如说某位药师的委托是服用开发中的药物。

    或者说代替懦弱的中年父亲斥责比路克斯年长的儿子。

    还有帮忙捕获逃走的猛兽,就算现在回忆起来也让人头痛不已。

    甚至还有艺术家希望自己穿上女装,当然这种委托就直接拒绝了。

    但是,像这种既没写委托人姓名也没告知具体内容的委托确是很少见到。

    至少自从专门处理学园的委托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难道恶作剧吗?或许也只是我想多了而已——)

    因为这份委托书欠缺的要素实在太多了,所以就算无视也没关系,但——

    “请一定一定要来,如果逃走的话那我只能光顾你的房间了。”

    这句话总觉得有些不妙,最后路克斯只能乖乖听话了。

    这也许有可能是陷阱,虽然可能性很低,不过还是做好最低限度的警戒吧。

    路克斯就这样静静地站在原地,不久之后就在背后的树丛里感到了某种气息,同时还能听到这个人微弱的声音。

    “……让、让您久等了。既然您来了的话,是不是就算答应了呢……?”

    “啊,晚上好。”

    看到出现的是身穿制服的少女,路克斯便露出微笑向她打招呼。

    看着这位刘海几乎遮住双眼的少女的容貌,路克斯觉得稍微有点印象。

    大概是因为班级不同所以平时没什么交集吧,应该是文官志愿的同年级女生吧。

    记得名字是叫——

    “那个,我叫……库洛埃尔,其实这次提出委托是因为,我有事情想跟您谈一谈……”

    这位少女的性格让人一目了然,只见她的视线避开了路克斯断断续续地小声说话。

    也许,她真的只是很害羞吧。

    (太好了,应该是个很普通的委托了……)

    路克斯松了一口气,为了让少女安心,他微笑着说。

    “恩,好啊,不过这里有点冷,能不能回宿舍再说呢?还有就是委托的具体内容,还是写在委托书上比较——”

    “那、那可不行!”

    路克斯话刚说到一半,少女就慌忙打断了他。

    “这、这个是绝密的委托!请不要告诉任何人!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把你叫到这种看不到人的地方的……!”

    “咦,这样啊……?”

    路克斯有些困惑,同时少女不断地靠近过来。

    从刘海的缝隙之间,可以看到一双有些焦虑的、略显昏暗的双眸。

    少女好像在沙漠中干渴了很久一样,非常急切地开口说道。

    “我希望您告诉我库露露希珐同学的弱点。这——就是我的委托!”

    “……什么?”

    听到这句话的几秒钟后,路克斯有些呆滞地开口回问。

    而这件事正是下一次骚动的开端。

    *

    “话、话说库露露希珐有没有什么不擅长的事情?”

    “……你突然提这个干嘛?路克斯同学很少会问这类事情的吧。”

    “啊,那个,只是,我稍微有点好奇,没事……”

    第二天放学后的晚上,路克斯完成了当天所有的杂务,然后来到了校园内的图书馆。

    路克斯每周都会接受库露露希珐的补习,这已经是例行事项了。

    入籍王立士官学园的路克斯还没办法完全跟上课程。

    比如说装甲机龙相关的技术和知识。

    虽然小时候在宫廷生活的时候接受过读书写字以及一些基础知识的教学,这方面自然没问题,但是其他科目相关的内容却落后了一大截。

    当然,学园也考虑到中途入学这一因素,所以也给予了一定的宽容,但是还是希望能尽早弥补这个差距——路克斯正是出于这样的考量,才拜托被誉为学年首席的库露露希珐屡次为自己补习。

    平时的杂务已经非常忙碌了,所以补习只能见缝插针了。

    食堂、接待室、图书馆……根据时间和状况的不同,补习的地点也是各种各样的。

    虽然想趁着补习的时候打探情报,但是突然提起还是显得有些突兀。

    “比如说,库露露希珐是不是也有不擅长的科目呢——?”

    “没有哦,虽然我也有讨厌的科目,但是我不会因为自己的好恶影响成绩的。”

    “也对……”

    这条线索立刻就断了。

    既然能够对同班同学的路克斯进行全科目的补习,那么在一开始就应该明白的。

    至少在学习方面,她是无懈可击的。

    “说起来,你是不是还有杂务没做完?”

    “咦……?”

    听到她这么问,路克斯不知该如何回答。

    “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这样,好像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

    “没、没有哦,抱、抱歉。我会认真学习的——”

    路克斯慌忙辩解,同时将意识集中到眼前的书本和文件上。

    (看来,这次只能到此为止了……)

    看来,少女的委托已经穷途末路了。

    如果“她”能够接受现在的状况的话——

    “……”

    一阵如针扎般的锐利视线从背后传来。

    这绝不是错觉。

    只要路克斯仔细观察图书馆内的玻璃倒影,就会发现有一位少女正藏在书架背后窥探着这边。

    “嘶……!?”

    路克斯假装没有发现她,解开了手边的问题。

    (唉,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路克斯一边拼命认真学习,一边回忆前一天发生的事。

    *

    “库露露希珐的、弱点……!?”

    时间正值深夜,地点是学园内的校舍后门。

    这个人没有人烟的地方,这位刘海遮目的二年级少女——库洛埃尔一语惊人。

    “……是的,就是说她讨厌的东西,最好是她非常不擅长的事情。如果被她知道就不妙了,总之我想知道她隐藏起来的弱点。”

    她那紧张的声音中夹带着一种拼尽全力的觉悟。

    而且从她一闪一闪的双眼中也能看到某种深深的执念。

    “那个……你难道,是认真的?”

    “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拒绝吗?”

    “不是,并不是要拒绝……话说,你为什么要打听这种事?”

    库露露希珐是尤米璐教国的留学生,家教良好成绩优秀。

    在这个学园中也是数一数二的佼佼者。

    不过就算她自己再怎么善于审时度势,遭人嫉妒也并非不可思议的事。

    但是,看着眼前这位少女怯懦的样子,反而觉得她不像是出于怨恨才这么干的。

    “其实——那个、是因为、这样的。虽然非、非常难以启齿……我、我写的诗……之类的东西被她看到了。总、总之既然我的秘密被她发现了,我也必须掌握她的秘密才能安心!”

    这位少女以一副焦头烂额的样子突然伸出手指指着路克斯。

    (我还想呢,原来是因为这样啊……)

    路克斯感到有些无奈,但是对于当事人这或许是非常严重的事态吧。

    “但是,至少我可不知道库露露希珐的弱点哦?”

    路克斯老实地回答。

    库洛埃尔用有些无法接受的视线瞪着路克斯。

    “那么就请调查一下吧。我也已经调查过了,但是一无所获……不过既然是曾经跟她谈过恋爱的您的话,应该会有些头绪吧?”

    ……

    就算这么说,还是毫无头绪。

    (谈过恋爱吗?不过这本来就是为了伪装才接受的委托……)

    杂务当中最麻烦的就是必须踏入“委托人以外的某人的”私人领域之类的委托了。

    如果认真处理的话反而会招致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结果反而会留下个烂摊子。

    此外,自己也不希望给自己重要的朋友——库露露希珐添麻烦。

    所以,路克斯下定决心想要拒绝这件事。

    “抱歉,我不会接受这种会麻烦别人的委托的。我会当作没听见的,所以请就此打住吧——”

    “……这样啊。那就没办法了,那我自己会继续调查的。我会用尽各种手段的,无论会造成什么后果我都在所不辞——”

    “咦……!?”

    听到这位充满阴郁气氛的少女的话,路克斯颤栗了。

    “那、那样做不太好吧,我觉得还是放弃比较……”

    虽然不知道库露露希珐到底有没有弱点。

    但是如果放任这个走极端的少女不管的话,感觉会有些不安。

    (糟了啊,如果就这样放任她的话,恐怕会引发问题的吧——)

    路克斯焦急起来,然后立刻开始考虑如何补救。

    “恩、那个……我说,我跟你约定一件事吧?”

    “……什么事?”

    少女用充满阴霾的双眼看着路克斯,并用冰冷的声音询问。

    “如果我接受这个委托的话,那么请你不要对库露露希珐做什么奇怪的事。”

    “接受……你要接受这个委托吗?”

    “恩,只要你能答应我几个条件,可以吗?”

    路克斯下定决心反问道。

    这个反问本身也是一场赌博,不过已经被逼无奈了。

    “……我知道的,那么,就拜托您了。”

    少女盯着路克斯的脸看了很久,然后叹了口气点头答应了。

    接着,稍微交谈了几句之后,路克斯便与少女告别,回到了各自的房间。

    *

    结果,与少女提出了几个条件作为交换,路克斯接受了这个委托。

    少女并不会对库露露希珐做任何事。

    而且,一旦路克斯解决了这个委托,少女不能再次提出相似的委托,而且也不准再做多余的事。

    “呼……总之只能妥善处理了吧?”

    路克斯躺在自己的床上,闭着眼睛小声说道。

    光是应付少女这件事本身就比普通的杂务辛苦很多,不过好在总算让契约成立了。

    当然,路克斯也不会真的去打探库露露希珐不想公之于众的弱点,这样只能尽量去找一些无足轻重的弱点了吧。

    最后就是,如果少女得知以后能够接受的话,委托就算是完成了。

    “库露露希珐的什么弱点能让她接受呢……”

    虽然这么说,实际上路克斯还是毫无头绪。

    不过,路克斯觉得自己也不用想得太复杂。

    “……”

    接着睡魔袭来,路克斯彻底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床铺。

    就这样,路克斯的意识在顷刻间消失在远方。

    *

    第二天还是照常上课。

    路克斯起得很早,并在洗漱台前洗了把脸,然后换上制服。

    如果没有什么临时的杂务的话,那么早上一般都只有几类工作而已。

    今天的工作是打扫校园。

    因为还要打扫工房附近的地方,所以还要顺便叫醒在工房里睡觉的利夏,在此之前还要先去厨房拿一些红茶。

    稍微跟起床的利夏聊一会儿天之后,要赶紧完成附近的扫除,然后去食堂吃早饭——

    “啊……!”

    路克斯注意到了躲在食堂角落的少女——库洛埃尔的身影,这时路克斯才想起来。

    (请尽快找出库露露希珐同学的弱点。)

    这是少女的委托,而且一眼就可以看出她对此斗志满满。

    路克斯心里忐忑不安,并且向同时身在食堂的库露露希珐走去。

    虽然她已经在享用早饭了,但是一看到路克斯,她就停了下来并且露出恬静的笑容。

    “早上好,今天也很早呢。”

    “库露露希珐也是。话、话说,你觉得早起很辛苦吗?”

    迫于委托人少女的压力,路克斯不得不开始有所行动。

    不擅长早起。

    如果这种程度的弱点能让库洛埃尔认同的话就好了——

    “没问题哦,我还在尤米璐教国的时候为了祷告必须起得更早,所以我从小时候开始就习惯早起了。到这所学校以后反而轻松不少。”

    “啊、原、原来如此……”

    最初的计划失败了。

    (嘛……既然她是最早来食堂吃早饭的一群人,那答案就很明确了嘛——)

    路克斯迅速移开视线,再次瞟了一眼食堂的角落。

    果然这位名叫库洛埃尔的少女正用有些不满的表情看着路克斯。

    “话、话说啊,库露露希珐会不会挑食啊?虽然这个食堂的饭菜确实不错,但是尤米璐教国的就——”

    “我从来没有想过挑食这种事哦。当然会有一些不太喜欢的食物,但是并没有会让我难以下咽的食物,当然也没有什么让我一闻到就会感到厌恶的食物。”

    “是、是吗……库露露希珐真厉害啊。”

    又失败了。

    看来想要在吃饭的时候刺探库露露希珐的弱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路克斯接过早餐的托盘就坐在了她的对面开始用餐。

    至于厨艺,库露露希珐甚至比经常在酒馆和食堂帮忙的路克斯更加精湛,这点已经在夏季合宿的时候证明了。

    还有这静谧优雅的餐桌礼仪,在路克斯看来也是极其完美的。

    而且她的身上也找不到因为早起而手忙脚乱的痕迹,无论是制服还是头发都非常整洁。

    (怎么办呢,那个时候因为形势所逼不得已才接受了那个委托……但是想要找到库露露希珐的弱点恐怕比登天还难吧——)

    注意到这个事实的时候,路克斯不免感到有些绝望,就在这时——

    “路克斯同学。”

    “咦——?”

    坐在对面的库露露希珐突然站了起来,并探出身子靠了过来。

    这位少女的美貌宛如妖精一般如梦似幻。

    这样一位美少女靠近自己,让路克斯不禁心跳加速。

    “有些弄脏了哦,你看。”

    库露露希珐轻柔地用手帕擦拭着路克斯的嘴角。

    原来路克斯的嘴角沾着的是番茄汤的红色残渣。

    “啊,那个……谢谢。”

    路克斯害羞得涨红了脸,而库露露希珐则是一如往常地露出清爽的笑容。

    “经常思考固然是好事,但是吃饭的时候还是轻松一点比较好哦。路克斯同学经常会因为这样而有些粗心哦。”

    “……啊,好吧,我会注意的。”

    于是,路克斯有些害羞地回答。

    (那个,我怎么可能找到库露露希珐的弱点啊,我反倒是被她纠正了啊!?)

    更何况连自己在思考什么这件事都被她察觉了。

    (恐怕,这样下去真的很不妙……)

    根据工作经验丰富的路克斯的判断,恐怕这会是一场拉锯战。

    甚至,会成为为数不多无法完成的委托——也说不定。

    “……”

    而在背后,传来了刘海遮眼的少女——委托人库洛埃尔的视线。

    (我真的能办到吗?我真的能在接下来的几天内找到库露露希珐的弱点吗——)

    路克斯垂头叹息道。

    接着,漫长的数日开始了。

    *

    “那个,能赶紧找出她的弱点吗……?”

    三天后的午休。

    路克斯拒绝了前来邀请共进午餐的少女们,来到了没有人烟的校舍后门。

    因为路克斯又被一封没有署名的委托书叫出来了,而委托书的主人仍旧是那个文官志愿的名为库洛埃尔的女生。

    因为她提出的委托就是找出“库露露希珐的弱点”。

    一开始路克斯打算找一些鸡毛蒜皮的弱点来敷衍了事。

    但是,实际执行的时候才发现相当棘手。

    因为库露露希珐无论是上课、白刃战、操纵装甲机龙的实力、贵族的礼法或者装扮,甚至到生活作风都无懈可击。

    后来另辟蹊径去询问食物和动物的喜好,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恶。

    “抱歉,没想到那么难找。请再稍微等一下——”

    “……明天,我不在学园里。”

    “咦?”

    被唐突地岔开话题,路克斯有些吃惊。

    “明天文官志愿的学生要去二号街区进行社会实习,所以不在学园里。”

    少女的口吻里夹杂着焦虑和愤怒,并且阴沉地继续说道。

    “如果再不快点我的诗恐怕会曝光的,请在我回来之前找到她的弱点。如果办不到的话,那么我只能亲自对库露露希珐动手了。”

    “动、动手?你想做什么?”

    “如果你没法完成委托的话,我也没必要告诉你……”

    “……”

    糟了,感到一种极度的不安……

    “我、我知道了。总之,我会尽力的——”

    路克斯安慰着消沉到极点的少女,总算是暂时安抚了她。

    “哈……在去一趟库露露希珐那里吧。”

    与委托人少女告别后,路克斯有些无奈地说道,就在这时——

    “啊拉,找我有什么事吗?”

    “呜哇……!?那个,库、库露露希珐!?”

    突然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路克斯吓了一大跳。

    这里是放学后的走廊,即便如此也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身后。

    “真没想到你会吓成这样。话说,你明明要来找我却唉声叹气的——路克斯同学真是过分呢。”

    库露露希珐用平时那种冷静的语调和笑容如此说道。

    “啊,抱、抱歉。那个,并不是因为我讨厌跟库露露希珐见面,只是有些缘由——”

    路克斯慌忙解释,库露露希珐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难道——是想找出我的弱点吗?”

    “咦……!?”

    库露露希珐一针见血地道出了路克斯的烦恼。

    “稍、稍等一下,其实我——”

    “如果是委托所以要保密的话也无所谓。只不过我正好听到了刚才那个孩子跟你交谈的内容罢了,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

    彻底被看穿了。

    恐怕她通过路克斯最近的言行察觉到了什么,然后才尾随的吧。

    虽然暴露了确实不妙,但路克斯反而觉得松了口气。

    “应该是隔壁班级文官志愿的孩子的委托吧。嘛……我大概心里有数了,要我完全装成被害者也有些困难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把那个孩子丢失的诗集跟其他的文件搞错了,所以就不小心看了两眼。而且我已经保证过不会说出去的,但是看来她不相信呢。”

    “抱歉……那个,因为她气势汹汹的,所以我觉得与其直接拒绝,还是稍微插手比较好——”

    接着,路克斯便说明了事态,结果库露露希珐有些受不了地瞪着路克斯。

    “路克斯同学,请你稍微反省一下吧。你连女人心都不懂,竟然还想调和女孩子之间的关系,这根本不可能吧?”

    “太过分了!?”

    因为说得很正确,这让路克斯更心痛了。

    “当然忽略眼前的大多数问题并不是什么好事。但是至少这次,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因为她自身的情绪所引发的问题而负责。”

    “那个——”

    也许库露露希珐说得没错。

    无论是为了委托的少女,还是为了不让库露露希珐受伤而趟这次浑水都是自己多虑的后果,这样做反而让事态更加麻烦了。

    “……抱歉,库露露希珐,我错了。”

    路克斯低下头道歉,而库露露希珐轻轻的摸了摸路克斯的头。

    “既然你都已经反省过了,那么我们来谈一谈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吧?而且我还必须向你道谢,毕竟你是担心我才这么做的,非常感谢。”

    温柔的话语加上温暖的眼神,这些不禁让路克斯心跳加速。

    库露露希珐平时给人的印象是时刻挂着清爽的微笑,而如今这种富含深情的笑容也有一种无人能及的可爱。

    (话说,我都在想些什么啊!?现在必须好好谈一谈委托的事情才行……)

    路克斯赶紧压抑剧烈的心跳,然后挺直了身板。

    “那、那么到底怎么办?毕竟再继续寻找库露露希珐的弱点已经是不可能的了,等到她明天回来我就直接跟她说吧?”

    “是啊,该怎么办呢?至少在鸡毛蒜皮的小事方面,恐怕没什么会让我特别困扰的弱点哦。”

    库露露希珐用手抵着下巴思考了起来。

    当然,不可能将自己出身于遗迹的事情告诉她,除此之外就想不到别的了。

    “是啊——但是稍微尝试一下也许挺有趣的。”

    接着,库露露希珐突然看着身边的路克斯——然后微笑着说出了这句话。

    “说起来,明天那个孩子说是要校外实习吧?那么,你就花一天来找找看我的弱点吧——”

    “……咦?”

    看着还没缓过神来的路克斯,库露露希珐露出了颇具深意的微笑。

    接着第二天,按照原本的委托,路克斯开始寻找库露露希珐的弱点。

    *

    ——第二天的午休,在某间寂静的教室内响起了些微声响。

    “好了,将军了,到此为止了吧?”

    “我认输……”

    路克斯叹了口气,只能低头认输。

    “呵呵……真可惜,这次你也没能发现我的弱点。”

    “啊哈哈哈……”

    听到库露露希珐这么说,路克斯只能回以苦笑。

    为了寻找她的弱点,路克斯考虑的很多方面——就连游戏和兴趣爱好之类的事情也没放过。

    ‘虽然我觉得自己已经非常客观地评价自己了,但是可能也有一些没注意到的地方吧。’

    因为听她这么说,所以路克斯才会从一些最基本的小事着手,并以此作为作战方针。

    路克斯为了从更客观的角度来探寻弱点,并且以自己作为她的对手。

    虽然这么做确实有可能发现她新的弱点,但是到目前为止一败涂地这件事却让路克斯垂头丧气。

    “真是没想到,平时处理杂务的时候我对这些都已经得心应手了……”

    路克斯唉声叹气地收拾着棋盘和棋子。

    无论是象棋、飞镖还是纸牌,路克斯都毫无招架之力。

    就连十分看运气的卡牌类游戏都毫无胜算,这大大出乎了路克斯的预料。

    “没想到连游戏里都毫无破绽,这样的话估计只能……”

    “啊拉?已经准备放弃了?路克斯同学,如果真的无计可施了那就换个角度思考吧,比如说——对我的身体入手吧。”

    “身体——吗?”

    听她这么说,路克斯便开始仔细观察库露露希珐的身体。

    美丽工整的脸蛋,还有线条优美、女人味十足的纤细身段。

    身上的制服十分合身,再加上微微挺起的——

    “……路克斯同学,你现在在看哪呢?我不会生气的,所以请你老实交代吧?”

    她绝对在说谎。

    因为库露露希珐的眼神里毫无笑意。

    “我、我什么都没看——!?而、而且我什么都没想!?”

    “没关系,你就老实坦白吧。反正你肯定在看我的胸部吧?”

    “那、那个……是的……”

    “这样啊,谢谢你能老实交代。话说,虽然是毫无关系的话题,关于今晚给路克斯补习的事情,到时候回家作业就增加三倍吧。”

    “你刚才不是说过不会生气的吗!?”

    “是啊,我确实说过我不会生气的,但是这也没关系吧,毕竟我也没说过不会惩罚路克斯的吧?”

    “太狡猾了吧!?”

    路克斯双眼噙泪地叫道,而库露露希珐则若无其事地梳理着自己的头发。

    “也对哦,那这样吧,只要路克斯告诉我一个弱点,我就原谅你。”

    这明明是生气了吧……

    听她这么说,路克斯咽了口水陷入沉思。

    老实说,要自己坦白自己的弱点是一件非常害羞的事,但是这也没办法。

    毕竟自己都已经给库露露希珐添麻烦了,如果自己没有什么表示的话也说不过去。

    “我、我知道了,那个,我记得我的弱点应该是——……!?”

    路克斯下定决心吸了口气,刚准备开口就被库露露希珐用手指堵住了嘴唇。

    “你不用继续说下去了哦,我只是在开玩笑而已。”

    库露露希珐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封住了路克斯的嘴。

    “话说,你以后可别直接把自己的弱点告诉别人哦。毕竟这也是你的弱点嘛,你总是会对没有防备的对象过于率直,这点让人有些担心,你自己也要注意哦。”

    “…………”

    完全被玩弄于鼓掌之间……

    看来库露露希珐也只是装作生气的样子而已。

    “话说,我的弱点就别抓着不放了!?现在说的是库露露希珐你的弱点啊——”

    “是啊,至少在我所知的范围内完全想不到,所以还是直接从我的身体入手比较靠谱。比如说怕痒啊、身体僵硬啊之类的怎么样?”

    “啊……”

    这或许是意外的盲点。

    就库露露希珐这样完美的少女而言,怕痒这种事情也许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弱点”。

    “那么——试试吧?”

    库露露希珐轻轻地撩起头发,露出了一只耳朵。

    库露露希珐的耳朵平常都被她的长发遮着。

    看到她特意露出一只耳朵,路克斯愣了一下便立刻察觉到了这个动作的意义。

    “咦、咦!?难、难道说要让我来挠痒吗!?”

    “有什么好吃惊的。我自己挠我自己也没意义吧?……啊,难道说路克斯想碰别的地方?”

    说完,库露露希珐便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别的地方,难道——)

    就在路克斯心跳加速的瞬间。

    “抱歉让你产生多余的期待了。”

    “我可没这么想哦!?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啊!?”

    “因为是路克斯嘛,所以你有可能会想触摸我这谦虚的胸部,或者想触摸我的大腿内侧什么的。总之你肯定都在想这些下流的事情吧?”

    “不,我什么都没想啊,我只是被吓了一跳!”

    “但是,现在还是早上哦,而且还在校舍里,劝你还是放弃吧?好了——赶快开始吧?”

    “…………”

    库露露希珐露出挑衅的笑容,路克斯便伸出了手。

    然后他的手轻轻碰到了形状姣好的耳朵。

    “啊……”

    就在这个瞬间,库露露希珐好像受到惊吓一般发出了有些娇羞的声音。

    (触碰女孩子的耳垂啊,就算是小时候也没做过这种事——)

    这个耳垂外表水润,触感很好而且很有弹性,仿佛要把路克斯的手指弹回去一样。

    看到毫无破绽的库露露希珐露出了如此狼狈的样子,总觉得有些心跳加速。

    “库露露希珐,没、没事吧?”

    “……恩,没事。你稍微用点力也没关系。”

    “哦、好的……”

    路克斯便按照她说的稍微加强了手指的力量。

    在这阵柔软的触感中也有一种紧致的感觉。

    “哈……啊、啊啊……这个、真的很痒……”

    (总、总觉得,再继续下去会很糟糕……!)

    少女的吐息中混杂着甘甜的喘息,这不禁让路克斯产生了奇妙的冲动。

    “就、就到这儿吧!那个——感觉弱点也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

    “……恩,说的也是,真可惜,都这样了还没找到。”

    “啊、啊哈哈……”

    刚才真的很危险。

    路克斯感觉自己的理性差点就要融化了,想到这不禁松了口气。

    虽然后面也在继续寻找弱点,但是知道日落都毫无进展。

    *

    “哈……到最后也没找到像样的弱点呢。”

    吃过晚饭,路克斯和库露露希珐趁着还没熄灯的这段时间前往图书馆,一路上他们仍在交谈。

    这次路克斯例举了一些女孩子常见的弱点——比如说阴暗或者很高的地方,虽然都尝试了一下,但是这些都不是库露露希珐的弱点。

    到最后路克斯终于筋疲力尽束手无策了——

    “——话说,总觉得有点奇怪啊。”

    “恩……?”

    看着书的库露露希珐突然抛出了这句疑问。

    “为什么她会那么害怕呢?确实自己写的诗肯定是让人非常害羞的东西。不过只是被人看到就执着到这种地步,让人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会不会,她就是这种类型的女生呢……”

    路克斯苦笑着说道,同时回忆起这位提出委托的少女。

    (咦?稍等一下……?)

    虽然刚开始什么都没说,但是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记得她说——“如果再不快点我的诗恐怕会曝光的”。

    于是路克斯把这件事告诉了库露露希珐。

    “应该是你想多了,大概她是想唬你吧。话说——她的诗好像是跟恋爱有关。记得好像是讲述高洁爱情的,记得整首诗十分押韵,记得还挺富有感情的……”

    “感、感觉还是不要想起来比较好……”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啊。”

    就在路克斯慌忙阻止的时候,库露露希珐轻轻地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是啊,八九不离十了吧,我觉得自己应该没想错。路克斯,你不用继续为这件事操心了。我会和她直接谈谈的。”

    “…………”

    说完,库露露希珐便站了起来离开了图书馆。

    就这样,她将路克斯一个人留在了图书馆里。

    *

    又过了一天。

    路克斯因为提出委托的少女而感到非常不安,直到那天放学,他才收到了一封委托书。

    【委托内容】我决定取消委托,非常感谢。

    委托书上写的只有这短短的一行字。

    “——那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直接找她澄清了一些误会罢了。”

    库露露希珐作了简短的说明,但是执着到那种程度的少女真的那么容易说服吗?

    “……”

    “你难道不相信我吗?”

    “不、不是,并不是不相信你,只是——”

    “她写的那首爱情诗好像是准备送给某位前辈的。她认为一旦诗歌的内容曝光,很有可能被当事人察觉,所以失去冷静。”

    “咦……!?”

    路克斯露出了有些困惑的表情。

    “毕竟这里是几乎不招收男生的女子学园,所以偶尔会出现这样的女生,特别是面对某些帅气的女生的时候更容易发生这种情况。”

    这倒让人有些意外,感觉这个话题还是不要继续深入了吧。

    “我并没有意识到诗歌传达的对象,不过我还是向她保证我不会泄露的,可她还是不安地说‘你还是有可能会意识到的。’,‘而且你说不定会不小心告诉别人’之类的话,为了消除她的不安,我也是费尽了心思的。”

    “但是,她还是妥协了对吧?”

    “是啊,不过作为代价,我也告诉了她自己的一个秘密——而且也是关于恋爱方面的。”

    “——咦?”

    库露露希珐露出了颇具深意的微笑,路克斯有些吃惊地问:

    “难道,库露露希珐也对那个前辈——”

    “……哈。”

    面对路克斯的疑问,库露露希珐有些惊呆了,然后露出了有些受不了的神情。

    “路克斯,我们差不多可以开始补习了吧,今天补习的量就增加到平时的三倍吧。”

    “咦咦咦……!?”

    库露露希珐突如其来的宣告让路克斯惊恐不已。

    “哈……说起来,我也总算是意识到自己的弱点了。”

    库露露希珐小声低语,旁边已经彻底死心的路克斯正在准备墨水和笔。

    “恩……?”

    路克斯有些困惑地歪着头,此时少女露出了完美的微笑说道。

    “在想展现自己魅力的人面前,我不想让他发现我的任何缺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