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Episode1 苍蓝暴君
    眼前是一片肌肤的颜色。

    屋内练习场,在学园校地内算是大型建筑物。

    装甲机龙以外的演习课程——主要在屋内进行剑术或防身术的实战训练场。镶木的地板铺著红色地毯,空间呈现立方形。

    设施的二楼部分有时作为集会场所。

    从透天的木造回廊,可以俯瞰女学生只穿内衣的模样。

    (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糟糕了!?)

    身后楼梯传来的脚步声吓了路克斯一跳,连忙躲进建筑物的更后方。

    (等一下,我跑进里面干嘛!?这样不就无处可逃了吗!)

    幸好二楼没人,没有被当场抓包。

    躲在阴影后方,等待来自身后的女学生离去后,路克斯压低姿势,悄悄躲在透天井的扶手下方。

    (冷、冷静一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被发现就完了!)

    路克斯眯起眼睛确认原本的目的,结果却更清晰目睹宛如天堂般的光景。

    从天窗撒落的阳光,照耀在少女们炫目的裸露肌肤上。

    呈现光泽的健康肌肤,以及别出心裁,五颜六色的内衣。

    有人害臊地羞红脸颊,也有人毫无防备露出肌肤,脸上带著纯真的笑容。

    「你的胸部是不是又变大了啊?好不甘心喔。」

    「才没有呢,这样大小比较可爱,很棒呀。」

    「讨、讨厌啦,学姊,别在这种地方——」

    娇滴的声音与甜美的体香,进一步刺激路克斯的情欲。

    明知不应该,但是为了寻找目标而游移的视线,却集中在少女们的裸体上,让心脏跳得更快。

    (我、我怎么会做出这种偷窥大家的举动啊——)

    但是现在不能逃跑。

    在取回路克斯的秘密之前,视线绝对不能离开。

    就在路克斯心神不定之际,想起短短几分钟之前的事情。

    †

    「那么今天依照预定,进行阶层升格测验前的最终调整。同时进行笔试,以及实战模拟测验——大家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莱格莉教官的凛然声音在教室内响起,包含路克斯在内的学生跟著回答。

    紧张与不安——以及近似些许期待的昂扬气氛,充满早晨的教室内。

    在王都举办的全龙战,结束后两星期的初秋。

    回到城塞都市,一段时间后恢复平静学园生活的路克斯等人,面临新的行事。

    就是每年春季与秋季举办的机龙使阶层升格测验。

    机龙使依照技术,大致上分为五种阶层。

    初级阶层,是训练中的实习生。

    下级阶层,依照条件可以允许与幻神兽交战。

    还有战斗队员主力的中级,可以指挥统帅的上级,最高阶层则是特级。

    当然,阶层不代表一切。不过目标是成为独当一面机龙使的少女们而言,这是取得实力指标的重要测验之一。

    「如同前几天学园长的通知,今年的测验要在梵海姆公国举办。我们身为新王国代表,必举手投足须成为模范,以及展现相应的实力才行。」

    尤其今年情况又不太一样。

    阶层升格测验原本多在王都举行,今年却有将近一半移师他国。

    联合测验的目的是强化同盟国交流,以及统一机龙相关的指标。

    今年决定在梵海姆公国举办,新王国学园的学生们将前往参加。

    「重头戏在七天后,做好心理准备,全力以赴,不要留下任何遗憾。知道吗!」

    「是的!」

    学生们再度高声回应后,莱格莉教官静静点头。

    「那么十分钟后开始笔试,赶快做好最后的复习。」

    说完,教官离开教室后,弛缓气氛有如擦身而过,忽然流进教室内。

    「哇~一下子就要笔试吗……真让人提不起劲呢。」

    不远处传来媞尔珐的嘀咕,路克斯听了苦笑。

    之后依照行程表,首先举行笔试。

    由于路克斯是插班进入学园,因此学问领域上不太擅长。但在库露露席法平时帮忙辅导之下,现在勉强可以迎战。

    笔试结束后,马上开始实战测验。

    更换装衣,首先进行以跑步为首的体力测验。

    接著是肌力,平衡感觉等相关测验,还有基础剑术与体术。最后终于进入重头戏,装甲机龙的测验。

    前往演习场,召唤装甲机龙并装备,考验飞翔与武装射击,以及组合的高难易度动作。

    路克斯平淡进行测验项目,几分钟后响起鸣笛声。

    「——好,测验结束。路克斯•阿卡迪亚,接下来你一个人分别行动,换上制服在教室待命。如果有疲劳或疼痛就回宿舍休息,不然就到图书馆自习。我不会叫你绝对别乱跑,但是在进一步指示之前,别接近其他建筑物。」

    「呃……?好,我知道了。」

    在心中对莱格莉教官的话感到疑惑,同时就在路克斯即将离开演习场时——

    「哟,模拟测验的情况如何,我的骑士?」

    背后有人拍了拍肩膀,路克斯回头一看。

    是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身穿装衣的少女。

    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

    她是新王国的公主,也是迎接路克斯成为专属骑士的少女。

    金发以缎带系在侧边,强势的鲜红色瞳眸十分显眼。娇小可爱的身躯充满自信与热情,这是路克斯对她的印象。

    相中旧帝国的幸存者,罪人路克斯的实力,强硬拉拢路克斯进入学园的人就是她。不过现在路克斯已经熟悉环境,对她十分感激。

    「是的,多亏莉夏公主的调整,活动十分容易。」

    路克斯使用的《飞翔机龙》,基本上由莉夏负责调律。

    原本就进行过重视防御的特殊调整,再加上兼备独自开发的武装『障壁牙剑』。连曾经受过好几位机龙维修士照顾的路克斯,都认为她的能力超群。

    「是、是吗!那么在梵海姆公国的升格测验也没问题啰。嗯,看到我的骑士愈来愈强,我感到非常满足。」

    莉夏点点头扠著手,让娇小身躯的略大胸部稍微凸显。路克斯见状心跳加速的瞬间,

    「又不是因为你的关系才变强的吧?」

    忽然,从莉夏身旁传来同样穿著装衣的库露露席法声音。

    长度及腰的苍蓝秀发,以及纤细的身躯。

    宛如妖精的美貌,散发独特气氛的少女若无其事地拨起头发。

    「啊,库露露席法也辛苦了。还有——谢谢你的帮忙,笔试十分顺利呢。」

    「真是好消息。也不枉我每天晚上频繁前往你的房间了。」

    「什么……!?」

    听到库露露席法轻描淡写说著,莉夏面红耳赤慌张地大喊。

    「这、这是怎么回事,路克斯!?你都已经有我了,还跟这女人——」

    「没、没有啦——我只是请她教我念书而已!」

    虽然路克斯急忙辩解,莉夏还是露出极为不满的眼神瞪著库露露席法。

    「是我拜托路克斯别说出去的。要是我寸步不离教他念书的话,不就会传出奇怪的流言蜚语了吗。」

    「唔,虽然觉得肯定哪里不对劲……算了,只到升格测验结束为止喔。」

    「嗯,我知道。那么我们另外有事,所以先失陪啰。真是可惜,得暂时和路克斯分头行动了。」

    库露露席法面露微笑转过身后,莉夏也点头跟随在后。

    (咦……?大家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就在路克斯感到疑惑时,莉夏回过头来提醒。

    「……对了,你交给我保管的那个,居然放在工房的工作台上。记得要去拿回来喔?」

    「好的,我知道了。」

    那东西指的是与神装机龙《巴哈姆特》成对,收在黑色剑鞘内的机攻壳剑。

    在模拟测验时,显然会影响到《飞翔机龙》的使用,因此才交给莉夏保管。

    之前一直平安无事,过著平稳的日常生活。

    与莉夏等人道别后,路克斯依照指示前往工房,取回《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

    「话说回来,上次可真棘手呢……」

    虽然出于迫不得已,却在王都使用了过去推翻旧帝国,象徵『黑色英雄』的神装机龙《巴哈姆特》。

    幸好『巨兵』逼近全龙战会场,局面一团混乱,以及罗菲女王可能下达封口令之故,国民似乎并未发现路克斯的真面目。

    但却阻止不了人的好奇心。

    拯救新王国危机的机龙使究竟是何方神圣?该不会就是五年前『黑色英雄』的真面目吧?

    路克斯最头痛的,就是这种谣言传遍王都的大街小巷。

    在学园依然只有『骑士团』的成员知悉。但如果全龙战的观众席上,有女学生目睹路克斯身穿《巴哈姆特》的模样,说不定远望也会察觉。

    「在风头过了之前,得稍微留意一点——」

    路克斯独自说著,同时高举《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

    现在以白布包裹剑鞘,做出不显眼的伪装。

    「这样应该就没问题了吧?」

    走出工房确认后,路克斯见到不远处,舍监对自己招招手。

    「喂~杂务小哥,有件事情想问问你。」

    「——啊,好的,我马上过去。」

    这时路克斯觉得手中的剑带碍事,因此将剑竖在附近的缘石旁,去听对方的问题。

    舍监的问题是以前的杂务中,宿舍仓库方面的事情。虽然对话在几分钟以内结束——

    「哎呀……?」

    可是路克斯回到原本的场所,竖立在该处的剑忽然消失了。

    一头雾水环顾四周,发现附近有一名快步离去,像是一年级学生的少女。

    「请等一下——!我终于找到机攻壳剑了!」

    少女慌忙追上其他女学生。

    她的双手怀抱的剑鞘是——

    「——等等,不会吧!?」

    路克斯反射性寻找刚才竖立剑的缘石周围。

    在不远处同样见到一支以白色套子包裹的机攻壳剑,立在缘石旁边。

    迅速拿起来确认一番……仔细一看,和路克斯的机攻壳剑有微妙的不同。

    决定之处在于剑带外侧有红色刺绣的『库莱莉丝』字样。

    「糟了!?那女孩拿错了我的机攻壳剑——!」

    可能是测验的休息时间,发现自己的机攻壳剑忘在这里,才急忙跑来拿的吧。

    然后错拿当时路克斯偶然放在一旁的机攻壳剑,抓了就跑。

    「等、等一下!?那是我的啊——!」

    糟了。

    绝对糟糕。

    现在连学园内都在流传『出现在王都的神秘黑色机龙』谣言,那支漆黑的机攻壳剑千万不能让人发现。

    回想起来,这时候的路克斯也失去了冷静。

    不知为何,一同接受过各种模拟测验后,只有路克斯被迫得分头行动。

    路克斯完全没想到这一点,卯足全力追在少女身后。

    少女们虽然也用跑的,但还追得上。

    好不容易目睹身影的一瞬间,少女的背影却立即消失在屋内练习场——媲美大型旅馆的木造建筑物内。

    「…………!?」

    就在准备进一步追上的时候,站在门前的两名少女不知为何拦住了路克斯。

    「……啊,路克斯学长禁止进入喔?现在这里正进行秘密的训练。」

    「对呀,我个人倒是可以考虑一下放行——啊,还是不行,真是可惜。」

    一名少女露出调侃的笑容,张开双臂阻挡路克斯去路。另一名少女不知为何羞红著脸。

    两人的态度都半开玩笑,但似乎没有让路克斯进入的打算。

    「这个,刚才进入的女孩忘了东西——」

    「啊,那没关系,之后我们会转告她的。忘了什么东西呢?」

    守门的少女虽然这么说,却不打算短时间内行动。期间要是有人拔出机攻壳剑就太迟了。

    路克斯的视线打量屋内练习场的外观后,当机立断做好觉悟。

    「啊,抱歉,是我弄错了。再见!」

    急忙告知少女后,路克斯立刻转身离去——其实只是障眼法,而是躲在附近的树阴下。然后一边警戒四周,前往正面入口的旁边。

    爬上旁边一棵高大的树,跟著跳进通往二楼的楼梯。

    (……成功了!)

    这次并未被守门少女发现,成功抵达屋内练习场的入口。

    走上楼梯的出入口,与二楼的透天井部分连结,其实从这里也能进入建筑物内部。

    二楼出入口的门由于开关不良,平常没在使用。但就在昨天,路克斯从事杂务修理好了。

    「好,这么一来——!」

    躲过守门的少女,顺利进入建筑内——路克斯一瞬间感到后悔。

    「……哎呀?」

    一踏进建筑物内几秒后,脑袋顿时一片空白。

    从二楼俯瞰的练习场内,呈现一片的肌色光景。

    平滑光亮的木质地板上,铺著红色地毯的宽广空间。

    地毯上整齐排队的少女身上只有内衣,脱下的制服放在各处。

    「——呜哇!?」

    路克斯不由得别过视线,躲在附近的阴影下。

    经过几秒钟混乱后,才察觉事实。

    (难、难道这是——身体检查!?)

    要操纵装甲机龙,不只需要单纯的体能,身高体重等正确情报也很重要。

    而且唯有这个项目,无法让路克斯一同参与。

    现在才明白莱格莉教官说的,『接下来只有路克斯分别行动』是什么意思。

    (——等等,现在没时间想这些了!得赶快离开这里才行!)

    反射性要从二楼透天井回到通往外侧楼梯的门口时,却被由远而近的脚步声吓到,路克斯再度躲进阴影内。

    「真是奇怪呢?刚才这里的确传来声音耶……」

    「嗯?记得这个出入口无法使用,门怎么开著?」

    「…………!?」

    门口喀嚓一声开启,守门的少女从身后走了进来。

    幸好二楼透天井部分的回廊无人通行,书桌、椅子、地毯与木箱等锻炼器材随意放置,有很多地方可藏身。

    但基本上是单行道,一旦进去就无路可退。

    这个时间点如果被抓到,路克斯就成了偷窥狂。

    (为、为什么会这样啊……!?)

    哀天求地也无济于事。

    如果只是身体检查,路克斯的机攻壳剑或许不至于立刻被拔出来。但无法确定带走《巴哈姆特》的女学生何时会察觉。

    因此剩下的选项只有一个。

    (既、既然这样,一不做二不休!)

    想办法躲过少女们的视线,取回《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

    路克斯深呼吸一口气,下定决心后,在一半当成仓库的二楼通道上迈开脚步。

    由于身后的两名少女还有守门的任务,应该会立刻离开。

    既然在二楼,可以不用担心立刻被发现。但是小心起见,拿起放在一旁的桌巾裹住身体。

    然后直接偷偷摸摸在阴影中移动,同时从扶手的缝隙窥伺情况。

    就在路克斯定睛凝视,同时尽可能不看少女们的肌肤时,终于发现了刚才的少女与机攻壳剑。

    (可是就算发现了——到底该怎么拿回来?)

    要是冲到进行身体检查的一楼,肯定立刻穿帮。

    不过看起来,进行检查的地方并非只有练习场而已。

    如果趁著移动到其他房间的时机,周围的视线也会减少,说不定有机会。

    依旧裹著桌巾的路克斯,正准备设法从练习场移动到通往外面的通道时——

    「呀啊——!?」

    突然从练习场外面传来女学生的尖叫声。

    「唔……!?」

    差点吓得心脏停止跳动。

    但是发现的似乎不是路克斯。

    「什、什么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说,看到外面有个奇怪的男人跑进校园内耶!」

    「竟然又来偷窥!?身体检查的日子不是每次都不一样吗——」

    练习场内突然开始骚动。

    即使几名女教官要大家『冷静一点』,但是一度扩大的骚动并未平息,反而愈来愈吵。

    不安的路克斯从阴影窥视楼下的情况,却和穿著吊袜带内衣的诺珂特一瞬间四目相接。

    (…………!?)

    虽然纯属确认目标一年级学生时的偶然,但路克斯心脏狂跳了一下,心想『糟了!』

    「…………」

    诺珂特也一瞬间睁大眼睛,随后微微羞红脸颊半眯著眼睛望向路克斯,又迅速别过视线。

    看来她似乎察觉另有隐情,就在路克斯对她的宽宏大量松口气时,

    「……等一下!?二楼透天井也有人耶!?」

    其他地方传出的少女尖叫声,朝躲藏的路克斯直扑而来。

    (惨了……!?)

    被骚动吸引注意力,微微凑出身子导致行踪败露。

    虽然以桌巾包裹身体,容貌尚未曝光,但只是时间的问题。

    路克斯冲出阴影,在通道上全力奔驰。

    少女们见状,尖叫声跟著从身后传来。

    这下子得先躲到没人的地方,取下桌巾才行。

    「为、为什么又重演第一次来到学园时的历史啊……!?」

    一脚踹开门,从楼梯途中跳到草皮上,穿越无人校地朝校舍笔直前进。

    (既然大家都在检查身体,教室里应该没人才对——)

    就在路克斯心中盘算时,

    「呀啊——!?不好了!他跑进校舍内了!赶快来人啊!」

    走廊上见到绿色制服缎带——三年级的少女身影,慌忙逃离。

    (惨了!原来是这样!)

    教官莱格莉吩咐过『不要接近图书馆与女生宿舍以外的地方』。

    结束身体检查的少女,回来后换上衣服的第一个地方就是这里。

    意思是——这附近很有可能有一些已经换好衣服,身穿制服的少女!

    「给我站住!马上把你送交给卫兵!」

    随著背后传来的声音,学生们的脚步声追了上来。

    以桌巾蒙住头,视线不良导致无法全力奔驰。

    路克斯跑向楼梯,冲到校舍二楼。

    幸好正面没有任何人,可是追兵的脚步声却增加了。

    「唔……!?」

    (再这样下去无法摆脱她们!只能——赌一赌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苦肉计之下路克斯脱掉桌巾,拉开迎宾用会客室的门。

    从刚才的光景来看,应该还有许多学生尚未检查完毕。

    尤其这间会客室,学生正在换衣服的可能性很低。

    心中这么想的路克斯,抱著必死的决心溜进房间内——

    「啊——」

    结果却赌失败了。

    「…………!?」

    房间内有散发高级感的摆设,以及红色地毯。

    在熟悉的会客室内,呈现让人不由得屏息的光景。

    仔细呵护的蜂蜜色长发,以及深邃通透的翡翠瞳眸。

    高挑与均匀的身材上,丰满突出的胸部危宕地悬在乍看之下毫无破绽的少女身上,凸显出更加生动鲜活的魅力。

    全身散发凛然气氛,以及高尚的气质。

    身为统领贵族的公爵千金典范,没有少女比她更合适。

    号称学园最强机龙使,鼎鼎大名的三年级,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就站在路克斯眼前。

    而且尚未穿上摺得整整齐齐的制服,只有浅天蓝色的内衣。

    「你、你你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路克斯!?我现在——」

    几秒僵硬之后,赛莉丝满脸通红尖叫。

    「不、不好意思!这是有苦衷的——!」

    就在路克斯要慌忙辩解同,外面走廊传来奔跑的脚步声。

    门上响起轻轻的敲门声后,等不及回应就有人开口。

    「不好意思,请问刚才有人跑进来吗!?偷窥狂似乎跑进校园内,我们刚才追到这里——」

    「…………」

    听到像是三年级少女的声音,赛莉丝露出害羞与生气混合的表情瞪向路克斯。

    路克斯歉疚地点头后,赛莉丝才『哎……』一声叹了口气,开口回答门外的少女。

    「没有任何人跑进来。我换完衣服后,会立刻去帮忙。」

    「麻烦你了!那先这样啰!」

    随著回答,少女的脚步声逐渐远离会客室。

    最大危机离去之后数秒。

    赛莉丝以手臂遮住蕾丝内衣,毅然面相路克斯。

    「这个,赛莉丝学姊,其实——」

    「真伤脑筋……竟然让你见到这样的场面……」

    脸颊微微羞红,低著头的赛莉丝轻声说。

    深受信赖的少女低语有如针尖扎在路克斯身上,但现在可没时间消沉。

    「请、请等一下!其实……」

    「路克斯,偷窥女性换衣服是不可以的喔?」

    赛莉丝的口气,就像责备恶作剧的孩子一样。

    羞得满脸通红同时生气的表情十分罕见,虽然不应该,但是十分可爱。

    「哎,不过真是受到打击呢。路克斯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到底该怎么办才好?我没有斥责过男性学弟,满伤脑筋呢——这个,尤其是这方面,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只见赛莉丝双手抱著身体,一个人自言自语。

    不知为何十分惹火,连路克斯都忘记辩解,僵在原地。

    「——对了,倒是有解决的方法。」

    「哎!?」

    忽然眼神闪闪发光的赛莉丝,笔直盯著路克斯看。

    「在我们四大贵族之一的兰格莉思家,听家臣们说过,有一种传统的精神矫正方法。似乎得到杳无人迹的深山待两个星期,但应该能立刻让路克斯的心态恢复正常。」

    「结束之后,我绝对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吧!?」

    路克斯全力否定赛莉丝充满自信的话。

    「不、不是这样啦,这是我个人一点复杂的问题啦!关、关于这件事情,之后我会接受惩罚,现在——」

    然后表现最大诚意道歉。

    赛莉丝见状,露出困惑的表情停下动作,开始思考。

    「路克斯的问题……该不会是听谢里丝说过的传闻……男性特有的烦恼吧?」

    压低了声音说,脸上还露出带有迷惘的表情。

    但像是下定决心般,露出以双手遮住的内衣模样。

    「……我、我知道了。既然路克斯都这么说了,那、那就稍微许可一下。可、可是这件事情得对其他学生保密喔?」

    「什么意思啊!?」

    看到赛莉丝战战兢兢的态度,路克斯忍不住吐嘈。

    虽然不知道她哪里会错意,但肯定错很大。

    路克斯慌忙解释机攻壳剑被少女拿走的事情,赛莉丝这才惊觉地端正姿势。

    「这、这的确很严重!我换好衣服后也会帮忙你,赶快——」

    「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好不容易获得原谅的路克斯,离开会客室拔腿狂奔。

    避人耳目穿越走廊,设法暂时先逃到校舍外。

    但是慢了一瞬间,路克斯才发现非常糟糕的情况。

    「……!?」

    大概太小看这里的学生,或是目击到赛莉丝穿内衣的模样而慌乱,导致注意力低落。

    可是从楼梯下方见到校舍的楼下,已经聚集了穿制服的学生们。要在不被发现之下逃出去是不可能的。

    (糟糕了……!?这么一来——根本出不去!)

    还来不及慌乱,阶梯下方便传来脚步声逼近。

    显然走廊不可久留,因此只能逃到屋顶上。

    就在路克斯怀抱一缕希望开门,忽然有人从身后一把揪住路克斯的手腕。

    「——咦?」

    一股冷颤在背脊流窜,路克斯慌忙回头一看——

    「哎呀?突然还以为是谁来了——原来是御主呢?」

    「……夜架!?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怎么穿这样?」

    完全出乎意料的人物,让路克斯支吾其词。

    是脸上绽放妖艳微笑,美丽的黑发少女。

    身材曲线均匀,左右分别为紫色与蓝色瞳眸的她,名叫切姬夜架。

    曾经名为『帝国凶刃』的她,是侍奉旧帝国的暗杀者,更是实力无与伦比的异国机龙使少女。

    虽然路克斯曾因她的忠义,以及『复兴帝国』的目的暂时对立,但现在是路克斯忠实的从仆,并且发誓效忠。

    现在由于立场明确,因此在蕾莉学长的盘算下,让她办理了入学手续——

    「嗯,前几天学园也帮我准备了制服。怎么样呢,御主?」

    平常身穿黑色异国服装的夜架,今天头一次穿制服。

    衣衫覆盖著隆起的姣好胸型,从裙子伸出的艳丽大腿线条之美,让人目眩神迷。

    乍看之下会感到意外,但她原本就很漂亮,因此没有太多异样。

    「噢,嗯,很适合啊……不对啦,现在问题不在这里——」

    路克斯有些害羞地回答,但立刻回过神来。

    现在依然在校舍内搜寻的女学生们,就快要冲到屋底上了。

    因此路克斯急忙将《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被带走一事,以及似乎有偷窥狂入侵校园的骚动告诉夜架。

    「原来如此。即使要从那名一年级学生手中取回机攻壳剑——但是御主目前在校舍的事情一旦曝光就麻烦了……没错吧?」

    夜架嘻嘻一笑,接近路克斯。

    期间,下层楼传来少女们的怒吼声。

    「讨厌,这里也没有吗?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屋顶上还没找——不会躲在上面吧?」

    甚至听到有人这么说,情况十万火急。

    「夜架认为该怎么办才好?再这样下去——」

    路克斯的声音著急得不得了,结果夜架露出满面笑容。

    「很简单,御主。我有一个好方法。」

    夜架凑近路克斯的耳边,轻声低语。

    「拜托!?再怎么说,这个方法都太离谱了吧——!?」

    「再不赶快的话,大家就要赶来啰?」

    脸上浮现调侃笑容的夜架,手滑过路克斯的制服。

    然后决定实行策略——三分钟后。

    碰的一声,屋顶门猛然被推开,寻找偷窥狂的少女环顾四周,察觉墙壁阴影有人后,出声询问。

    「欸,有没有人来到这里!?例如偷窥狂男性——」

    「从刚才都没有人来到这里喔?我们目前有事情,能不能等一下再说?」

    面对口气急迫的女学生,夜架的回答始终委婉。

    但她们对这样的答案不满意。

    「偷窥狂可能躲在某处。让我们看一下就好——……!?」

    连路克斯都听得见她们石化的『劈哩』一声。

    她们看见的,是靠在屋顶墙壁上,纠缠在一起的两名『少女』。

    一人是美丽黑发垂在肌肤上的少女——切姬夜架。

    另一人是被夜架紧紧压住背靠在墙壁上,身穿罩衫与裙子的少女。

    被夜架手持机攻壳剑剑带的手挡住,虽然看不见长相,但可以肯定是学园的学生。

    「这、你、你们……这个……!?」

    看到这一幕的两名女学生,顿时哑口无言。

    只有被夜架压住的少女有穿制服,骑在腰上的夜架全身上下都只剩黑色内衣。

    换句话说——唯一的解释,就是两名少女正在进行特别的亲密关系。

    夜架斜眼一望满脸通红,僵在原地的少女们,呵呵微笑。

    「如你们所见,我们没看见什么偷窥狂。虽然再这样下去,你们两人就要偷看到啰——」

    说著,夜架艳丽而娇小的樱唇,轻轻与压倒在地上的少女嘴唇重和。

    长时间的热情舌吻,嘴唇与舌头都不停抽动。

    「————!?」

    传来『少女』不成声的尖叫。

    足足吻了十秒钟后,从嘴唇离开的夜架舌尖,牵著一条透明的银丝。

    目睹这一幕后,再度与夜架视线交会,女学生们退避三舍。

    「两、两位请继续!」

    「抱、抱歉打扰了!」

    随后两人猛然关上屋顶的门,脚步声远离。

    过了一会儿,传来在校园内追丢了偷窥狂的声音。

    「似乎已经没问题了呢。」

    听到声音的夜架,离开路克斯的身子后,路克斯一脸快死掉的表情低声说。

    「刚才差点以为这辈子完蛋了……」

    应该说,一旦穿帮就是死路一条。

    不只路克斯的精神,而是就读这间学园唯一的男学生,也会确实完蛋。

    「御主太夸张了啦,顺利瞒过他人不是很好吗。」

    「取而代之,好像丧失了某些重要的事物,不过还是谢谢……」

    路克斯一边道谢,同时转过身去开始脱制服。

    夜架提出瞒过少女耳目的方法——就是让路克斯穿上夜架刚领到的制服,假扮成女生的禁忌手法。

    「可、可是啊,呃——刚才应该没必要亲吻吧……?」

    路克斯满脸通红发出困惑的疑问,夜架随即露出有些妖艳的笑容。

    「怎么会呢。多亏刚才这一吻,让我隐约了解御主对女性的反应了。」

    「…………」

    由于自己实际年龄比她小一岁,路克斯有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那么我去取回御主的机攻壳剑。过一段时间后,请御主趁隙从屋顶返回校舍吧。」

    「噢,嗯,拜托了。」

    虽然声音有些平板,但路克斯还是勉为其难点头。

    再度穿回制服的夜架走下楼梯,从紧张感中解放的路克斯才叹了一口气。

    机攻壳剑一事,交给赛莉丝与夜架等人比较好。

    「唉,状况真多,觉得好累……」

    仰望一望无际的晴朗蓝天,路克斯顿时瘫坐在原地。

    †

    过了几分钟,路克斯的机攻壳剑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终于回到路克斯手中。

    在赛莉丝的指挥下,三和音与爱理似乎也一起帮忙,找到在屋顶上的路克斯并物归原主。

    「谢谢——还有抱歉引起了骚动。」

    一面感谢少女朋友们,路克斯一面离开了校舍。

    「呼,得救了……」

    离开校舍,将取回的剑带挂回自己身上,路克斯坐在中庭的缘石上,这才松一口气。

    大半学生已经完成身体检查并换好衣服,逐渐回到寝室与校舍,路克斯决定暂时休息。

    「这样就能暂时安心了……可是刚才的骚动是怎么回事?」

    虽然路克斯跑进屋内练习场是失策,却因为像是偷窥狂的人物进入校园,才引发这么大的骚动。

    「说到偷窥狂,究竟是谁——」

    路克斯侧头疑惑,自言自语。

    在秋色渐浓,落叶飞舞的中庭内,正当路克斯发著呆时——

    「——那边的小子,你很闲嘛。」

    「…………!?」

    身后突然有声音朝自己传来,路克斯吓得跳起来。

    是学园中鲜少听见,低沉的男性声音。

    从声音可以确定是壮年男性,神奇的是,却没有粗重或粗鲁的感觉。独特的抑扬顿挫,让听者留下强烈印象。

    回头一看,是一名素昧平生的男子。

    外表和路克斯一样身材娇小。

    面貌也有些年幼,乍看之下像少年。不过些许老成的表情与身上剑拔弩张的气氛,会使人怀疑是否该称他为少年。

    身上披著略呈深蓝色的外套,外套下是黑衣,还有薄金属铠保护身体。

    风帽底下是黑发,左眼戴著以金属板装饰的奇特造型眼带。

    可是比这身奇特打扮更怪异的,是男子的眼神。

    昏暗,无止境的昏暗,黑色的瞳眸有如黯淡无光的地狱底层。

    奇妙的是,男子的表情与口气没有丝毫阴郁。

    有如散发光彩,拋光发亮的硬质黑色。

    男子的气氛让人联想到黑曜石的化身。

    「你是——」

    就在路克斯对男子的气息茫然时,男子忽然动了动下巴示意。

    「是访客,我找学园长有事。赶快带我去找她。」

    「…………」

    路克斯再度对命令哑口无言。

    为何这名貌似少年的男性,会摆出这么大的架子。

    「呃,这个——请等一下,话说你到底是谁啊?」

    「想不到你问得真详细呢。我是什么人又有什么关系?」

    依然睁著眼睛,仅嘴角弯成弧形,男子露出奇妙的笑容。

    「当然有关系,这里可是王立士官学园的校地。如果不清楚表明身分,我没办法带你去。而且——现在校内有点忙碌。」

    「那可真不得了,不过我没关系啊?带我去找学园长后,你们自己再慢慢解决吧。」

    「可、可是……」

    连路克斯都不知该怎么回答。

    即使有好几次做生意的杂务经验,也没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客人。

    「详情我也不清楚,似乎有校外人物跑进来偷窥——」

    「是吗?那可真不得了,不过奇怪耶?我刚才也被卫兵挡在门前,但我甩掉卫兵自行跑了进来——没发现学园里有什么可疑分子啊?」

    「咦……?」

    男子不经意说出的这段话,让路克斯产生不好的预感。

    被卫兵挡下后,还擅自跑进来?

    这么说来,该不会——

    「哎呀?噢,你不用开口,我知道了。」

    男子依然睁著毫无光彩的眼睛,嘴角一扬挤出笑意,拍了一下手。

    然后直直盯著路克斯,充满自信地开口。

    「犯人就是你吧。长得就像女孩子,你这个变态。」

    「才不是!根本就是你吧!擅自跑进校园的偷窥狂!」

    「哦,原来如此。原来这个国家是这样待客的吗,好糟糕的习俗呢。」

    「任何国家都一样!请你赶快离开校园!」

    「真是的,想不到你这么不讲理啊。我可是这个国家的女王直接找来的,结果你竟然叫我滚出去?」

    「……!?你、你刚才说什么——?」

    路克斯露出讶异表情的瞬间,男子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件,递到路克斯面前。

    「这是女王的信函。还有我再说一次,接受带我去找学园长的委托,新王国打杂小子。」

    男子一脸皮笑肉不笑地说。

    他似乎知道路克斯的立场与身分,刻意出言挑衅,但路克斯故意装作没听到。

    「……我知道了。」

    路克斯也见过女王的书信与签名。

    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说似乎所言非虚。

    于是路克斯带领他前往学园长室。

    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身体检查貌似顺利结束,附近没看到少女出现。

    但与刚才不一样,路克斯一脸严肃走进校舍。

    因为这名来路不明的男子并非等闲人物。

    「这学园真不错。士气很高,练习的等级也不坏。集中教育的所有学生都是机龙适性较高的女人,这一点也很有趣。不过我不需要这种部下,难道你不觉得不满吗?」

    对环境品头论足一番后,男子忽然冒出这句话。

    「这是什么意思?」

    就在路克斯带有警戒地回答时,身后传来脚步声。

    慌忙回头一看,是身穿礼服的中年男性,以及年轻男子两人。

    记得他们是新王国执政官,以及担任蕾莉学园长秘书的男性。

    「哦,这不是辛格伦卿吗,欢迎您大驾光临。不过时间比原本的预订略早了些——」

    「我和你们不一样,可是大忙人呢。我不喜欢空等,于是自己跑进来了。有告诉学园长了吗?」

    「是,刚才使者已经通报了。」

    即使面对男子粗鲁无礼的态度,两人始终毕恭毕敬。看得路克斯一头雾水,

    「辛苦了,打杂的。赐予你得知我名号的荣誉作为奖赏吧。」

    但黑衣男子露出无畏的笑容,以高高在上的语气开口。

    「辛格伦•谢布里特。多国联盟机动部队『七龙骑圣』的副队长,直属布拉昆德王国的白岭骑士团团长,就是伟大的我——极其枝微末节的头衔。」

    「『七龙骑圣』的副队长……!?」

    路克斯反射性复颂这句话。

    「嘴巴坏的人叫我『苍蓝暴君』之类的称号。你要这么称呼也无妨,打杂的。」

    有鉴于幻神兽的威胁与年俱增。

    而且为了对抗七座活性化的遗迹,由各国推派一名代表,总计七名机龙使。

    他们拥有独立权限调查遗迹,此外一旦出事,将成为对抗威胁的战力。

    虽然尚未决定全部人选,但其中的队长与副队长,似乎已从过去的战绩综合判断,经由讨论而决定。

    换句话说,他在世界上具备压倒性的战绩。

    上次的全龙战为校外对抗战——有机龙使士官候补生的限制,因此没见到他出现。不过世界上还有许多实力高深的强者。

    (——但是为什么这样的人物,会来到新王国的学园?)

    该不会有终焉神兽等级的威胁逼进了吧?

    「哦,难道没人告诉你吗?这个国家的高层也太混了吧。」

    像是看穿路克斯心中想法,辛格伦的嘴角一歪。

    这种毫不留情面的露骨言词,让身后的执政官与秘书僵在原地。

    「别担心,我今天只是来会面而已,因为这个国家还没选出『七龙骑圣』。希望在近期召开的会议之前,各国至少要推派出候选人。」

    「…………」

    「对了,再拜托你一件事情吧,打杂的。我希望由你看守这个场所,比那两个一脸轻浮的守门人稍微顺眼多了。」

    在学园长室门前的走廊上,辛格伦吩咐路克斯。

    这种恶言已经远远超越失礼的程度,但一脸愕然的路克斯连反驳都懒。

    「……这种委托不见得会受到许可吧?」

    「会许可的。因为这是我决定的——那就交给你了。」

    仅说到这里,辛格伦随即进入学园长室内。

    (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之后询问前来的蕾莉能不能看守房间,结果立刻得到「是吗?那就拜托你啰」的许可。

    站在门外过了一会儿,首先来的人是莉夏。

    「咦?这不是路克斯吗,你怎么会在这里?」

    看到不知为何负责守门的路克斯,意外地睁大眼睛。

    预定会面的人选,可能事先已经决定好了。

    「因为一些缘故,变成这种奇怪的情况。」

    「什么啊,还以为你要以我的骑士身分同席呢,真可惜。」

    一脸得意扠著手的模样很可爱,路克斯也放松了下来。

    「可是——请小心一点,『七龙骑圣』的副队长是个相当奇怪的人。」

    「放心吧。这间学园也有不少怪人,我已经习惯了。而且——我好歹也是这个国家的公主呢。」

    充满自信回答路克斯后,留下一句「那就拜托你看门啦」,进入房间内。

    碰的一声,关上门过了几分钟。

    由于不能擅自偷听,因此路克斯保持距离——

    「啊!?开什么玩笑!你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用这种口气称呼人!?」

    突然传出莉夏的怒吼声,连房间外都听得见。

    「没什么好说的,我要回去了!我可没时间听你鬼话连篇!」

    然后似乎立刻结束对谈,莉夏走出了房间。

    从辛格伦目中无人的态度来看,虽然早就猜到一二,但路克斯还是有点意外。

    莉夏的个性乍看之下单纯又直线,但也懂得进退收放,或是看穿对方的本质。

    想不到交涉这么快就破裂,实在难以想像。

    辛格伦到底搞出什么花张,虽然稍微有些在意,

    「那男人怎么这么没礼貌啊!?」

    「这个,莉夏公主,我能体会你的心情,但这里是走廊——」

    但莉夏气得头顶快喷出蒸气,路克斯只好苦笑著安慰她。

    使劲抱怨完后莉夏离去,接著像是换班一样,另一个脚步声朝路克斯走来。

    「真是意外,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路克斯呢。」

    散发凛然气氛的少女,是三年级的赛莉丝。

    「我是来接受新王国『七龙骑圣』候补面试的——难道你也是吗?」

    「不,我是因为一点原因,得在这里看门。」

    「是吗。那我可不能在晚辈面前露出丑态。况且对方似乎还是『苍蓝暴君』,必须小心谨慎才行。」

    口气还是一样认真。

    不过比起赛莉丝的态度,有个词汇更吸引路克斯的注意。

    「……学姊你知道辛格伦卿的事情吗?」

    「某种程度上吧——如果可以的话,要告诉你我知道的一切吗?」

    路克斯反射性点头同意赛莉丝的话。

    短时间内,路克斯知道了辛格伦的简单经历。

    他是布拉昆德王国的人,在发现装甲机龙之后立刻崭露头角,以压倒性的实力晋升至将军地位。

    可是过没多久,大规模内乱平息后,毫不留情的残酷战法遭到国王问罪,被剥夺了骑士的称号。

    「虽然不清楚真相,但似乎有种说法,可能是国王害怕他的实力,因而放逐了他。之后辛格伦卿就离开了王都。」

    路克斯认为这个说法十分可信。

    发现遗迹不过数年,装甲机龙的存在让这个时代产生了许多剧变。

    这时出现像辛格伦如此强大的机龙使,也难怪国王会害怕他扩权。

    「可是如我们所知,从前几天开始,包括布拉昆德王国在内,各地接连发生大规模天灾。而且是由新型人型幻神兽,也就是幻魔人造成的……」

    全龙战结束后没多久的课堂上,莱格莉教官说明过。

    「在战祸中丧失所有军队主力的布拉昆德王国,再度将辛格伦卿召回王都。还正好在前任国王也战死,王位兴替的时期。」

    「…………」

    「我所知道的就是这样。那么我进去啰。」

    赛莉丝说到这里,随即笔直进入学园长室。

    与莉夏不一样,路克斯原本以为耿直不阿的赛莉丝,可以避免被辛格伦牵著鼻子走。

    「嗯。是、是吗……?不,承蒙您夸奖十分光荣。可是——咦?」

    即使没有竖耳偷听,但还是听见相对沉稳的声音。

    果然短短几分钟后,面谈结束,赛莉丝走出学园长室。

    她的表情微微浮现困惑。

    「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其实没什么……他褒奖我身为机龙使的资质,可是关于正题的具体内容,却觉得他在避重就轻。」

    「对正题避重就轻?」

    「是的。还有,这原本不应该告诉他人,所以——」

    「啊,不好意思。」

    赛莉丝这句话,让路克斯也察觉到自己发言的危险。

    马上后悔自己不假思索乱问。过没多久,辛格伦一拍路克斯的肩膀。

    「结束了,打杂的。送我到外面去吧,这就是我最后的委托。」

    「……我知道了。」

    点头答应辛格伦,路克斯与他并肩离去。

    可能已经听到辛格伦前来的传闻吧?

    到处都可以见到远远眺望两人的女学生身影。

    「——你不问面谈时,我和那两人说了什么吗?」

    「如果可以请教的话,就麻烦了。」

    「那可不行,我才不告诉你。」

    「……是吗。」

    路克斯叹著气说,辛格伦跟著微微抖动肩膀笑了笑。

    「咯咯咯咯,别露出这种表情嘛。你一定无法理解吧?在布拉昆德王国受敕命特地前来的人,为什么摆出让那两位小姐困惑的架子。」

    「…………」

    映入无底黑暗的眼神,紧紧盯著路克斯。

    还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态度。

    只有嘴角微微歪成弧形。

    「你看得出我的目标吗,打杂的罪人?」

    「……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在这里下定论,对吧?」

    路克斯立即回答男子的问题。

    仔细想想,从一开始就不自然。

    包括比预定提早半天访问学园,明知被阻止却依然擅闯校地。

    乍看只是粗鲁与蛮横,可是晋升至王家直属骑士团长身分的人,不可能不懂这点分寸。

    换句话说,与表面上宣称必须尽速决定候选人不同,他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达成目的。

    「只有这样吗?那只有一半喔,真让我失望。这代表你的脑袋,也只比这个国家大半执政官稍微好一点点而已。」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观察力真差呢,难道只顾著取悦小姐们,直觉变迟钝了吗?」

    辛格伦露出狡黠的笑容。

    「当然有打算做出结论,在这里。提示我已经给过你了吧?不是特地让你看门,让你听见门内动静了吗。」

    「难道——」

    瞬间,路克斯察觉辛格伦的目的。

    「就是你,打杂的。『最弱无败』,前阿卡迪亚帝国第七皇子,路克斯•阿卡迪亚。我是来挖角你的,让你成为『七龙骑圣』之一。」

    「…………!?」

    惊讶与冲击同时贯穿身体,让路克斯僵在原地。

    「意外吗?难道你没想过自己会受到遴选?如果真的没想过,代表你很蠢呢。和平日子过太久,根本无法和五年前比较,就像目前的新王国一样。」

    「你是认真的吗?我哪有这种——」

    「这回答真没意思,别在我面前演戏了。我身为『七龙骑圣』副队长,有必要拉拢这个国家最强的男性。而且不是表面上的强,是真正的实力。」

    「…………」

    这男人究竟对自己了解多少?

    可是,就算被他识破《巴哈姆特》使用者的真面目,也绝不能承认自己是『黑色英雄』。

    「王都执政官们的确推荐我成为『七龙骑圣』的候选。但我不认为那适合我,也不想当什么『七龙骑圣』。」

    辛格伦对提高警戒的路克斯声音并未动摇,继续说。

    「别说这种孩子气的话,以前你不是更加成熟吗。不——难道你只是挺直腰杆,假装自己是大人吗?无论如何,年纪轻轻就能做出如此大事的你绝非常人,具备代表的资格呢。」

    这段话有弦外之音。

    彷佛知道路克斯推翻旧帝国的过去,路克斯听了更进一步加强警戒。

    「你知道——旧帝国时代的我?」

    「当然不是一无所知。旧帝国时代的高层,与布拉昆德王国曾有来往。噢,我从那时就和你的兄长混得不错,记得他叫弗基尔•阿卡迪亚吧?」

    「…………!」

    一听到这句话,路克斯立刻倒抽一口凉气。

    虽然极力隐藏动摇,但可能已经被他看穿。

    「五年前的政变之后,他似乎就行踪不明,但我不认为他会这么轻易丧命。你知道他的任何消息吗?」

    「不……我不知道。」

    「是吗,真是可惜。不,其实前几天,听我的部下说,有见过貌似他的男子出现呢。」

    「——这是真的吗?」

    「想知道吗?我可以告诉你。没什么,只要你成为『七龙骑圣』之一,很快就有和我继续谈话的机会了。」

    「……那么最后能让我问个问题吗?」

    「无妨,有话赶快问,时间很珍贵。我的时间可是金钱买不到的。」

    唯我独尊,胆大妄为。

    『苍蓝暴君』一如其名,辛格伦自大又傲慢地点点头。

    「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总不会只有特地拉我加入『七龙骑圣』,维护世界安定吧?」

    「……呵,真伤脑筋。原来你这么怀疑我啊。」

    学园校地围绕在砖瓦造的高耸外墙内。

    两人走著走著,已经接近校门。

    「我的使命与目的是保护这个世界。身为机龙使,身为领导机龙使的人,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那么告诉你我的目的。是充当你口中的打杂人,保护这间学园,成为所有同学的助力。这就是我现在的愿望。」

    辛格伦的真正意向不明。

    身为『七龙骑圣』,为何如此执著于路克斯的力量。

    可是不论对手是谁,路克斯的答案都一样。

    曾经隐瞒真面目推翻旧帝国,路克斯试图达成的愿望。

    就是建立一个没有高压苛政,没有不当歧视的国家。

    现在则是保护新王国不受外国与幻神兽的威胁,协助新王国日后栋梁的士官候补生少女。

    为了这么目的,才成为公主莉夏的专属骑士。

    「咯咯咯咯,交涉决裂吗。真是可惜,浪费了我的时间。原本希望让你立刻成为『七龙骑圣』呢。」

    辛格伦歪著头,嘴角一歪露出奇妙的笑容,瞪著路克斯。

    路克斯也以毅然的视线回望。此时就在一旁,以白兜罩住脸,身穿外套的七人走向停下脚步的两人。

    「主公,属下前来迎接您。差不多该出发前往王都了。」

    「……我知道。那么再会啦,旧帝国的遗物——『最弱无败』。你就尽量努力,为了达成你那什么愿望吧。」

    以夸张的口气说完后,辛格伦直接离开校园,回头一望。

    「不过你记住。如果这样下去,你的愿望绝对不可能实现。因为我的目的从未没达成过,而且你真正的愿望,也不是这种无聊的牺牲自我——那就总有一天再会吧,英雄。」

    「…………」

    即使听到最后一句话,路克斯的神色也没有动摇。

    『苍蓝暴君』与属下的身影逐渐远去,消失在视野外。

    让人喘不过气的相遇终于结束了。

    可是为什么呢。

    明明似是而非,但路克斯却在辛格伦身上,嗅到与哥哥弗基尔似曾相似的气息。

    †

    「结果你已经无法使用限界突破了吗?」

    风暴远离后的学园校地内。

    在装甲机龙攻防中,身穿白衣的莉夏忽然这么说。

    「是的,似乎没错。」

    路克斯回答坐在工作台上,注视动向的莉夏,然后解除身上的《巴哈姆特》。

    平时限制装甲机龙的功率,是为了避免对身体与精神造成负担。限界突破则是解除限制的特殊系统。

    由于认为路克斯的身体无法承受,因此集训之后暂时禁止使用。不过现在身体好转许多,原本为了今后著想,想至少重现解除限制的顺序。

    「不过真奇怪,难道你不记得了吗?虽然我的确还没分析出完整限界突破的方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那时候才办得到呢——」

    虽然目睹过遗迹领导者拉•可儿雪进行限界突破的方法,难道那是引导记忆的关键?

    (……记忆?不,当时我应该是首次使用限界突破。还是说——)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忘记了吗?路克斯心中浮现疑惑。

    「可能因为有小菲在场也说不定。该不会忘记了什么——」

    「……!?和、和那天然女孩没什么关系吧!?这个……这件事还是算了,我再自己思考看看,嗯。」

    听到路克斯的嘀咕,莉夏不知为何焦急嚷嚷。

    时间就在感到不可思议疑惑时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