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卷 Epilogue 问题的回答
    『迷宫』地下第一、第二层镇压作战结束后一晚,隔天。

    路克斯在包含蜜弥爱特公女以及执政官等人的见证下,正式缔结成为『七龙骑圣』候选人的契约。

    受到各国承认还得花一点时间,总之这样就没有退路了。

    不过路克斯曾经拒绝由新王国推荐成为『七龙骑圣』,这一点可能会有些麻烦。

    就在路克斯这么想的时候,赛莉丝主动开口。

    「那么路克斯,让这件事成为我的功劳吧。就说我挽留了拒绝推荐的你,最后你在恳切劝说下点头同意。」

    如此提案的赛莉丝,难得露出欣喜的神色。

    「但这不是会造成赛莉丝学姊的困扰——」

    「绝对不会。能让你就任『七龙骑圣』,我们兰格莉思家族有功劳,我在父亲面前也有面子。所以希望你也能帮助我。」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路克斯点头同意,赛莉丝跟著松口气点头,然后提出一项要求。

    「好的,不过有一个条件。每一位『七龙骑圣』都必须有一个人跟在身边,担任辅佐官的职务。让我也成为你的助力吧。」

    『七龙骑圣』辅佐官。

    就像葛莱法带著柯莱尔,辛格伦身边跟著老骑士兹拜。

    毫无悬念。

    具备学园最强实力,也十分熟悉各国历史与贵族详情的赛莉丝,若在交涉场合从旁协助,将让人无比安心。

    路克斯爽快点头答应,当场就此说定。

    在宿舍的医务室接受检查与包扎后,两人前往爱理与三和音等人聚集的房间。

    「我们可以留在这里吗?如果不需要外人的话,我们可以暂离一下喔?」

    路克斯坐在房间的床上,谢里丝随即询问,但爱理静静摇了摇头。

    看来是在这次战斗中赌命保护自己,爱理表达的谢意。

    「身体没事吧?似乎没有受伤呢。」

    「这些话可以原封不动还给哥哥吗?」

    「…………」

    见到爱理恢复以往的态度,路克斯不禁苦笑。

    就在这么想的瞬间,爱理突然坐在路克斯的腿上。

    「哇……!?」

    身材比路克斯略为娇小的爱理很轻,几乎感觉不到重量。

    不过路克斯对爱理的举动感到困惑,停止了动作。

    「……不要这时候才感到害羞。因为我有事情要向哥哥抱怨。」

    「抱怨……我做了什么吗?」

    「因为哥哥的关系,昨天十分凄惨呢。在别人面前嚎啕大哭,难为情的不得了,哥哥要怎么补偿我呢。」

    坐在路克斯的腿上,爱理红著脸颊,同时露出有些怨恨的眼神。

    「抱、抱歉。可是,这个……我——」

    「哥哥实在太自私了,做事又蛮干。所以我已经放弃阻止哥哥了。」

    「——咦?」

    「请哥哥成为『七龙骑圣』,阻止辛格伦而战吧。既然哥哥已经决定属于自己的大致目标与计划,就付诸实行吧。我也会解读古文书,或是向女王陛下美言几句,在能力范围内帮助你。」

    机龙使的世界等级顺位。

    就像辛格伦是副队长,这个世界共通排名显示了机龙使的能力。

    这个顺位依照讨伐幻神兽,或是在各地举办的模拟战与作战等大小功劳决定。首先的目标就是往上爬。

    身为代表新王国的『七龙骑圣』,为了阻止辛格伦,追寻弗基尔的踪迹。

    「……这样好吗?」

    「我已经投降了。反正我从一开始就不是哥哥的对手,阻止不了哥哥。虽然早就知道,但既然哥哥已经察觉我的心情——」

    爱理露出害羞又忿忿不平的表情,视线朝上瞪著路克斯。

    路克斯苦笑以对,同时决定回应她的心情。

    「哎呀,真是厉害。两位让我见识到不得了的东西啰。」

    「禁忌之爱吗~看来我赢不了啰~」

    「Yes. 我支援爱理。」

    「——拜托!?大家不要挖苦我好不好!?」

    看著两人交流,三和音七嘴八舌在一旁说著,让路克斯面红耳赤。

    但谢里丝站在路克斯的对面,嗯哼轻咳了一声后,挺起胸膛。

    「那么我可以说句话吗?多亏你的帮忙,我们在镇压作战受到表扬,获得了上级阶层的资格——但这次决定推辞。」

    「咦……?」

    「这是我们三人讨论后的决定,因为这对我们而言还太早了。即使你具备『黑色英雄』的实力,但依然努力不懈。让只会感叹力量不足的我们,知道自己有多天真呢。」

    「没有啦——」

    「当然,每个人的才能与适性有差别。我们也早就知道自己有多少实力。但我们三人想再度恢复初心,继续努力。所以当我们碰壁的时候,你愿意以朋友的身分帮助我们吗?」

    对于谢里丝的话,媞尔珐与诺珂特都露出认真的眼神。

    接受这句话的路克斯,用力点头露出笑容。

    「——好的。如果不嫌弃的话,我愿意。」

    三和音成员以笑容回应路克斯。然后在谢里丝的提案下,同意让爱理一起参加小小的庆功宴。

    结果偷偷带酒进房间的事情穿帮,所有人都被莱格莉教官骂了一顿。

    不过现在,有许多支持路克斯与爱理的朋友。

    这是最让人高兴的。

    今后将成为『七龙骑圣』,展开朝全新目标努力的日子。

    路克斯仔细玩味著其中,成功守住的热闹日常与其乐趣。

    †

    隔天早上,在柯莱尔不在的房间内,路克斯收拾行李准备回国。这时传来轻微敲门声。

    起身开门一看,是库露露席法。

    「恭喜你阶层升格——还有辛苦了。这次似乎又发生了不少事情呢。」

    「谢谢,也恭喜库露露席法你——不过怎么了吗?很快就要离开这座城镇了,有话待会……」

    「…………」

    库露露席法无视路克斯的话,进入房间内。

    然后静静坐在路克斯刚刚整理行李时坐著的床铺上。

    「…………?」

    路克斯微微困惑,但还是坐在旁边。

    「『七龙骑圣』,看来路克斯也变得相当了不起啰。头一次见到你时,只是个普通的色狼与内衣小偷呢。」

    「没有啦,哪有——……等一下,一开始的前题也错了吧!?那是误会啦!?」

    就在路克斯慌张反驳,库露露席法嘻嘻一笑,然后开口。

    「不过你已经决定了吧?心中不会再有任何犹豫。」

    「……嗯,我还是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

    五年前的那一日。

    遭到弗基尔背叛,路克斯期望的革命以失败告终的真正原因。

    路克斯以曾经的皇族身分想达成的目标,难道真的是错的吗。

    现在知道,自己没办法在不知道这一点的情况下,继续隐瞒自己的心情。

    成为『七龙骑圣』,超越各国条约的束缚,保护路克斯最珍视的少女们。

    阻止辛格伦以过去旧帝国的方式进行高压统治,并且发现五年前的真相。

    生活在新王国的罪人。

    身为旧帝国的王子,自己究竟能做些什么呢。

    现在才知道自己的愿望,就是再次发现自己的人生目标。

    「既然你扫除了迷惘,我可以说一句话吗?」

    身体轻轻靠近路克斯身旁,库露露席法轻声说。

    「路克斯,你对遗迹之谜有兴趣吗?」

    「——咦?」

    意外的一句话让路克斯感到困惑。

    「很快——应该说,回新王国可能就会立刻启程了。我要回优密尔教国的老家一趟。」

    「意思是——」

    路克斯随即联想到之前,与库露露席法婚约有关的事情。

    「是的。我接到了老家,恩芙尔克家族捎来的紧急通知。他们明明要我寻找政治婚姻的对象,同时设法与新王国高层拉拢关系。不知道这次吹的是什么风。」

    库露露席法有些不置可否,轻声说著。

    虽然语气平淡,但每当库露露席法提到家族,以及老家的事情,似乎总带有复杂的感情。

    出身遗迹的库露露席法,目前依然与家族之间有一道壁垒。

    「难道和遗迹……有关?」

    「我认为可能性很高。不是遗迹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就是优密尔教国准备采取某些行动。所以才会需要我吧。」

    「…………」

    在各地遗迹状态产生变化,提高警戒的时期,提出紧急回国要求。

    理所当然会认为,发生了某些非得库露露席法不可的事情。

    「所以,这个——有件事情要找你商量……」

    「——我知道了,我也一起去吧。」

    就在库露露席法即将开口的瞬间,路克斯抢先一步说。

    「咦……?」

    听到这句话,库露露席法睁大眼睛,盯著路克斯瞧。

    「虽然还有莉夏公主的骑士任务,但我会试著拜托她。不过她一定会答应的。」

    「是、是吗,谢、谢你……」

    看到库露露席法有些茫然,低著头的模样,路克斯感觉不可思议。

    「……真想不到你会这么爽快答应呢。可以——期待你吗?」

    脸颊微微泛红的库露露席法,以路克斯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

    「咦?怎么了,库露露席法。欸,呜哇!?」

    脸上浮现疑问的瞬间,身旁的库露露席法身体贴得更紧。

    路克斯满脸通红,库露露席法随即露出微妙的表情,低声说。

    「——我有一个要求。届时如果由我负责探索遗迹,说不定会找到与你,与阿卡迪亚帝国之间的某些关连也说不定。」

    爱理持有的古文书内容,已经与蕾莉、莉夏等路克斯身边的人共同分享。

    库露露席法多半进一步察觉到,自己身为『钥匙管理者』与名为『创造主』的海兹——两种血脉与路克斯之间的关系了。

    也知道这项秘密将会曝光,以及这究竟代表什么。

    「但是,不论我和你的真正关系为何——也绝对不会敌对,彼此关系保持不变。唯有这一点,希望你能答应我。」

    相较于总是平静的库露露席法,口气有些虚弱。

    可能害怕遗迹之谜曝光,自己与身边的关系会再度产生变化。

    因此路克斯一如往常,露出稳重的笑容牵起少女的手。

    「我答应你。不论发生任何事情,我都会站在库露露席法这边。」

    「——……谢谢。」

    静静的沉默笼罩房间,随后库露露席法轻轻摸路克斯的脸庞。

    然后脸颊微微羞红,别过视线。小小的樱唇跟著缓缓接近路克斯的脸。

    「库、库露露席法……?」

    「别在意。这是你愿意来优密尔教国的谢礼,算是前金——」

    就在眼前感受甜蜜少女气息的瞬间,房门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

    「路克斯,差不多该道别啰。新王国的大家说要准备出发了——」

    两人慌忙离开的瞬间,传来柯莱尔开朗的声音。

    「真是不巧,有人打断了呢。」

    库露露席法害羞微笑后,缓缓站起身。

    路克斯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也一脸害羞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