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Prologue 王子的行踪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远壕

    录入:kid

    黑夜,远方听得见野兽的嚎叫。

    在杳无人烟的郊外废屋中,两名人影立于此地。

    一人是高个子瘦削,披著豪华外套的男子。

    另一人是体驱娇嫩,银发的年轻少女。

    「……以上是来自第一皇女殿下的玉言。希望届时您能出手相助。」

    面对如此转述的高个子男性——弗基尔,少女微微露出险峻的表情。

    「事情我明白了,可是有件事情想问你。为什么要帮助那名新王国男子——迪尔威•佛洛亚斯?那应该不是里丝媞卡姊姊的指示吧。」

    面对眼前的男性,少女进一步逼问。

    但弗基尔脸上无畏的笑容依然丝毫未变。

    「您误会了。我只是为了事先向各国植入『龙匪贼』与遗迹的威胁,才选择那男子作为手段。一切都是为了今后的布局。」

    「……知道了啦,你退下吧。」

    听到少女的叹气,弗基尔随即整理外套领口,跟著一敬礼。

    「那么请您多保重,第二皇女殿下爱莉尔。直到我们皇国与『钥匙管理者』一族心中的悲愿——通往大圣域的道路成熟结果的那一日。」

    仅留下这句话,男子随即无声无息离去。

    弗基尔……虽然在一族中也算特例异端者,但从很久以前就是姊妹们的忠诚助力,立场始终如一。

    偏偏自己每次面对弗基尔,声音就会忍不住慌乱。

    即使姊姊里丝媞卡完全信赖他,自己的身体就是无法接受。

    总觉得那男人看自己或他人的眼神,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恶心感。

    那不是瞧不起人的视线。

    纵使并非毫无关心,异样的眼神却丝毫感受不到执著。

    简直将人当成实验动物——不,甚至不把人当成生物看。

    阴沉的眼光彷佛在观察某种物体或方程式,让少女深感不安。

    「果然,我必须……解开真相才行——」

    少女最后仅留下这句话,随后便消失在黑夜中。

    † 

    「呼啊……!」

    新王国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王立士官学园。

    在广大校地内的装甲机龙工房中,莉姿夏尔蒂大大伸了个懒腰。

    「……呣。结果还是在这里睡著了吗。」

    揉著惺忪的睡眼,同时掀开盖在身上的毛毯,身子跟著微微抖了抖。

    树叶开始染红的秋季早晨,带有一丝凉意。

    「还差一点才能完成吗。原本想赶在学园祭搞定的——」

    莉夏在工房进行的,是开发装甲机龙的新技术。

    前几天,在梵海姆公国举行的阶层升格测验时发生过事件。

    幻神兽出现机率大增,导致更难攻略遗迹,更窜出名为『龙匪贼』的好战分子。

    众人与之对抗并提升实力的同时,莉夏也热衷于开发。

    就这样埋首于研究,最后终于忙到睡在工房里。

    中央作业台上散落著分解的零件,以及画好的设计图。

    「——哇,糟糕了!?已经这么晚了吗!?」

    发呆了一段时间后,看到摆在房间的时钟,莉夏才慌张起来。

    虽然今天是假日,但路克斯这时候已经开始早晨的杂务。

    「糟糕了!得赶快整理一下仪容才行——!?」

    莉夏慌慌张张脱掉工作用的白袍,整理乱掉的制服罩衫与裙子。

    接著洗洗脸,重新绑好自己自豪的侧马尾,这才松了一口气。

    自从路克斯成为莉夏的骑士后,关心在工房过夜的莉夏,会固定在深夜与早晨前来探视。

    虽然很高兴他这么关心,但是累瘫的邋遢模样让他看见,可有点伤脑筋。

    希望路克斯看到自己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可爱。

    「噢,今天是『作战』的预定日吧。」

    忽然想起的莉夏,前往工房后方的茶水间煮开水。

    路克斯总是趁平常忙碌的杂务空档前来,因此莉夏私底下计画,至少假日为他泡杯红茶。

    『莉夏公主已经很忙了,还为我付出这么多——真是高兴。』

    「没有啦,区区小事而已。偶尔也得展现一下女性的一面才行。」

    脑海里浮现路克斯心怀感激的反应,莉夏演习了一番。

    这次更进一步,想主动拜托他一件事情。

    就是偷偷先去瞧瞧公主的公务,视察领地内的城镇。

    顺利的话,说不定还有机会牵手。可以的话更开心。

    「好!现在随时都可以来啦,我的骑士!」

    莉夏扠起手,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但不知为何,今天丝毫没见到路克斯的踪影。

    「真奇怪?他的生活应该比我更加规律才对——」

    微微侧头感到疑惑,莉夏进一步等待后,门外忽然传来『叩咚』的声音。

    「……?外面,有人吗?」

    在意来人的莉夏打开工房大门,外面却空无一人。

    只见黑色托盘上,放著一杯可能是在餐厅泡的红茶。

    「——是路克斯吗?」

    莉夏自言自语,理所当然没有人回答。

    「真是性急呢。早上陪我喝杯茶有什么关系……」

    微微嘟起嘴的莉夏,还是端起茶杯一喝。

    结果才喝了一口,就发觉不对劲。

    「……好难喝!?这是什么啊!?」

    仔细一瞧,茶杯内漂浮著一大堆茶叶,也就是根本没过滤。

    「谁啊!哪个人泡出这种怪东西的啊!」

    端来的人肯定不是路克斯,莉夏可以肯定。

    又喝到难喝的红茶,有种双重损失的感觉。

    「真没办法,今天就由我去找他吧。」

    咕哝一番后,莉夏随即开始寻找路克斯的行动。

    「——哥哥目前在哪里,是吗?」

    冲出工房的莉夏,首先来到女生宿舍的一间,爱理与诺珂特的两人房

    「没错。每次都会来报到的路克斯,今天却不肯露面。所以,才让人稍微,有点在意……」

    莉夏有些害羞地说。

    爱理与诺珂特见状,开始私下低声窃窃私语。

    「公主对哥哥真是执著呢。只不过没有依照惯例前来,居然特地亲自来找。」

    「Yes. 可是相较于之前全心埋首于开发装甲机龙,我觉得这种想法相当健康。」

    「别、别管了啦,快告诉我!路克斯现在到底在哪里!?」

    「很可惜,我也不知道。」

    爱理一脸认真,回答满脸通红的莉夏。

    「哥哥的杂务行程表太复杂了,连帮忙整理委托的媞尔珐都不太懂他人在哪里呢。」

    「是、是吗……我知道了,那我去其他地方看看。」

    莉夏离去后,爱理叹了一口气。

    随后,诺珂特轻轻凑近爱理耳边低语。

    「这样好吗,爱理?不告诉莉夏公主那件事情没关系吗?」

    「没关系,反正本来就无所谓。只不过平常从这扇窗户能看见的哥哥,今天碰巧不见踪影而已——」

    爱理冷淡地回答。

    没错。和莉夏一样,爱理从今天早上也同样感到不对劲。

    可是刚才正从自己房间,寻找平时在女生宿舍周围从事杂务的哥哥身影,这种事情太难以启齿了。

    尤其在前几天的事件中,难得向哥哥撒娇一番,更不好意思开口。

    「爱理也有很多辛苦事呢。」

    「不、不要一大早就乱说好不好!」

    平时冷静的诺珂特面带微笑开口,听得爱理慌忙反驳。

    「可是的确,让人稍微有些在意哥哥。」

    平稳的日常生活就此开始。

    可是爱理却感觉到一股不同以往的气氛。

    「虽然觉得可能性很低……」

    离开爱理与诺珂特的双人房后,莉夏这次直接前往路克斯的房间。

    如果路克斯正在从事早上的杂务,现在应该不在房间。但保险起见,还是敲了敲门。

    代替应门的是静静的沉睡声,心生疑惑的莉夏进入房间——可是,

    「路克斯,你在吗?——咦?」

    房间内没看到路克斯,反而是菲尔菲睡在床上。

    「呣喃……小、小路。」

    一瞬间,劈哩一声,莉夏当场石化。

    视线望向床上是否有路克斯的踪影,又到房间外面确认名牌后,莉夏扑向床上的菲尔菲。

    「喂!你在这里做什么啊,天然女!你将路克斯弄到哪里去了!?」

    「嗯、嗯……」

    莉夏摇了摇菲尔菲的身体,硕大的胸部也跟著一起大大摇晃。

    身躯娇小的莉夏其实胸部也不算小,可是与菲尔菲的存在感相比,实在小巫见大巫。

    「呼啊……早安,公主……发生什么事,了吗?」

    「这是我要说的话!路克斯在哪里!?」

    隔著菲尔菲的头纱睡衣,肉感的丰满身体曲线清晰可见,与年幼的天真表情相辅相成,显得更加煽情。

    连同性别都能看得怦然心动,一想到要是路克斯看见,就更让人在意。

    「小、路……?昨晚睡觉的时候,原本还在,一起的……」

    「你、你们昨晚一起睡觉!?你、你你你你们怎么会这样!?不、不对,更重要的是——」

    意思是,路克斯直到昨晚确实还在女生宿舍。

    虽然在意两人一起睡觉的事情,但突然不见踪影也启人疑窦。

    「可恶!之后你可得好好解释清楚喔,路克斯!」

    脸颊微微泛红的莉夏,前往下一个地点找人。

    即使是难得的假日,还是有不少熟人依照平日的作息。

    前往装甲机龙演习场的莉夏,正好从休息室的窗口,看到擦拭汗水并换衣服的赛莉丝。

    「呼~训练的汗水果然舒服。如果路克斯愿意露脸的话,训练起来会更有劲呢——」

    由于隔著墙壁听到赛莉丝自言自语,莉夏停下了原本要敲门的手。

    路克斯经常会陪赛莉丝晨练,莉夏才会来这里找人。

    (……既然传来谈话声,代表还有别人吗?)

    既是学园最强,也是『骑士团』团长,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

    具备四大贵族的凛然英姿,而且『讨厌男人』出了名。不过头一次承认学园唯一的男性路克斯,在学园掀起大波澜。

    而且更在前几天,路克斯受命成为国家代表机龙使『七龙棋圣』时,担任他的辅佐官。

    从这层意义来看,在立场上与莉夏一样,与路克斯关系十分亲近。

    (反、反正赛莉丝似乎始终认为,路克斯只是学弟而已……)

    就在莉夏内心低喃,试图让自己冷静时,

    「——不过我好开心,竟然为了我特地送饮料来。」

    「什么……!?」

    传来赛莉丝像是感激的话,听得莉夏陡然一震。

    还以为路克斯早上只在自己的工房放了杯红茶而已……!

    (不,更重要的是既然送来了饮料,目前在休息室的人是——)

    「仔细想想,每次一和我训练,大家都早一步先去休息,这样一点也不算关心我……不、不对。我可是团长,应该反过来关心大家才对——」

    与平常的气氛迥异,开心的声音听得莉夏心急如焚。

    「路克斯明明比我年轻,却这么关心我。下次一定要向他道谢——」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

    再也听不下去的莉夏,慌忙猛然推开门。

    「呀……!?」

    「……咦?」

    房间内,身上只剩内衣的赛莉丝惊讶地一喊,看得莉夏一头雾水。

    听口气原以为她在和路克斯聊天,但室内却没有人影。

    只见赛莉丝面前的椅子上,放了一只小小的熊布偶。

    「有、有什么事情吗,莉姿夏尔蒂!?我、我没有在做什么啊。这、这个,绝对不是因为没有聊天的对象,才以布偶当对象自言自语喔!」

    「…………算了。话说路克斯有来过这里吗?」

    眼神无比惋惜的莉夏开口询问,赛莉丝慌忙调整呼吸。

    「是、是的。刚才他似乎来探视过,放了一封信与饮料。但我还没看到他的身影。」

    「和我一样,是吗……」

    虽然没有明显不自然,但还是觉得有点怪。

    以路克斯的个性而言,除非特别情况下,否则至少会露个面。

    「但的确很不可思议。在我发现这封放著的信之前,有感觉到某人的气息。」

    「什么……?」

    就在莉夏露出讶异表情的瞬间,从树丛传来微微的沙沙声。

    「……!?路克斯你在吗!?」

    反射性朝传来声音的方向一喊,却没有回答。

    「够了!事到如今,没看到你的脸我不甘心!」

    「请、请等一下,莉姿夏尔蒂!我也一起找!」

    莉夏朝校舍拔腿狂奔,换好衣服的赛莉丝也跟在后头。

    现在是早餐时间,校园内开始零星出现穿著便服的学生,两人持续搜索。

    图书馆,女生宿舍周边,校舍后方,仓库等处,接二连三在路克斯可能从事杂务的地方搜索,却只看到工作过的痕迹,没发现路克斯。

    但两人依然不死心,没多久偶遇同样在早晨校园内巡回的两人。

    是学园名产三人组,三和音的谢里丝与媞尔珐。

    「哦,早安呀,公主。」

    「早安呀~莉夏公主,今天真难得这么早呢。」

    「……你们两个,一大早在做什么?」

    可能行进方向偶然一致,并肩而行的莉夏询问。

    「没有啦,我们正在找像是小路克的人——但却一直找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对于一脸不可思议的赛莉丝疑问,同学年的谢里丝静静点头。

    「早上四处巡视过后,我发现事有蹊跷。唯独今天早上,路克斯的杂务做得特别草率。因此我和媞尔珐一起追著他今天的预定行程——」

    「所、所以呢,路克斯到底可能在哪里?」

    「在打扫会客室。依照平时的顺序,可能性应该很高——」

    媞尔珐看著手边的笔记,同时回答莉夏。

    「……好,绝对要找到他!」

    四人一进入校舍,随即在会客室前发现一名少女。

    「咦?菲尔菲?」

    听到媞尔珐的声音,眼前的少女以茫然的眼神望向众人。

    「……早安,大家。」

    可能正好要进入会客室,菲尔菲的手放在门把上。

    「喂!?怎么连你也来到这里了啊!今天不是放假吗!?」

    「因为在餐厅拿到点心,想和小路一起吃。」

    菲尔菲一如往常,面无表情回答,身后见到爱理与诺珂特也跟著出现。

    「哦,爱理妹妹也在找哥哥吗?而且连诺珂特也来了呢。」

    同为三和音的诺珂特,点头回答谢里丝的问题。

    「Yes.爱理说无论如何都要见路克斯的面,所以稍微帮忙。」

    「不要说的这么暧昧好吗!这个,只是有些事情想问哥哥而已!」

    「结果大家都在寻找小路克吗?今天明明是假日呢。」

    「…………」

    媞尔珐的一句话,让难以言喻的沉默扩散开来。

    莉夏,菲尔菲,赛莉丝,爱理,以及三和音三人组。

    连学年都分散的所有少女,为了寻找路克斯而齐聚一堂。

    「算、算了!现在这边比较重要。你在吗!?路克斯——……!?」

    一打开会客室的门,莉夏顿时惊讶地哑口无言。

    阳光从拉下的窗帘缝隙照进室内,显得有些阴暗。

    在豪华的红色地毯,以及高级家具气氛装饰的房间后方,一名少女站立著。

    「——哎呀?看来已经穿帮了呢。」

    是身穿学园制服,腰上挂著刀型机攻壳剑的黑发少女。

    曾为阿卡迪亚帝国『帝国凶刃』的机龙使,现在认同路克斯是御主,成为路克斯的从仆。

    不久前刚成为学生,进入学园的切姬夜架站在众人眼前。

    「咦!?你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今天从事杂务的人是——」

    「是的,就是我。」

    脸上顿时出现开朗的笑容,夜架立刻回答莉夏。

    众人见状,满头疑惑的同时僵在原地。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玩这种花样——」

    听到谢里丝的问题,夜架嘻嘻一笑,将一封信拿到面前。

    「因为这是我的任务。」

    「这是——路克斯的信!?」

    莉夏一把抢过信来翻开,急忙浏览信上的手写文字。

    同时夜架也跟著念出内容。

    「昨晚御主因为一些事情,已经前往国外了——只不过比当初的预订提早了一天。」

    「什么——!?」

    媞尔珐不由得惊讶一喊。

    然后慌忙望向一旁的爱理,只见她用力摇了摇头。

    「我完全没听说过……」

    「御主吩咐我今天我代为从事杂务,最后转告各位这件事情。因此呢,任务结束啰。」

    「等、等一下。从刚才就没见到库露露席法的踪影,难道——」

    莉夏环顾房间一番,夜架随即以天真的笑容回答。

    「是的。就在昨晚,御主踏上前往优密尔教国的旅程了。与库露露席法单独两人。」

    「…………」

    除了在场的夜架以外,所有人都张大著嘴僵在原地。

    「咦咦咦咦————!?」

    在鸦雀无声的寂静后,从早晨的学园校舍,爆出少女们的尖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