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 Episode2 『巡礼祭』
    『嗡——』的庄严钟声,从一大早就数次响起。

    多半与新王国和别国一样,城内兴建钟楼以防幻神兽来袭,不过这次听到的完全是仪式上的沉稳音色。

    「呼、呼啊……」

    在恩芙尔克家族过夜,原本心情十分紧张的路克斯,倒是睡得出乎意料的好,可能是长途旅行太累了。

    「吃完早餐后准备一下,要前往神殿啰。身体情况还好吧?」

    「很好啊。睡了一晚后,恢复了不少疲劳。」

    更换睡衣后,库露露席法主动露面。

    感觉昨晚的她十分争强好胜,但今天早晨已经恢复以往。

    护卫尼亚斯教皇,一同参加的『巡礼祭』步骤很简单,但得牢记在脑海里。

    期间为包含今天的三天内,巡回圣都与周边几处圣地,并且进行仪式。

    同行者有一名主教与负责照应的几名信徒,以及大约三十名神殿骑士团精锐。

    还有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与优密尔教国『七龙骑圣』梅尔•姬萨托。

    另外库露露席法的义兄,察因•恩芙尔克似乎也会以神殿骑士团成员之一参与护卫。

    来到一楼后,在宽广的客厅享用早餐。

    有炖煮面包的热汤,以鸡蛋缀饰熏培根的蛋包,撒上碎起司的沙拉,搭配加蜂蜜的红茶。用餐完毕后整装出发。

    搭乘马车过了十几分钟,再度抵达神殿前。

    「那么少主与小姐,还有路克斯先生请小心。」

    管家艾露堤莉泽目送众人到神殿前。

    「不必担心,小事一桩而已。」

    长兄察因依旧不肯正眼瞧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却也并未恶言相向,走向神殿内的厅舍。

    在准备完毕出发前,先在有暖炉的警卫室内待命。

    室内颇为宽广,接过茶水负责人的茶,静待时间流逝。

    其他相关人士可能正准备仪式的重心,有人手持教典,也有人面对空中祈祷。

    「…………」

    同为恩芙尔克家族相关的三人坐在一起,但长兄察因显然不太高兴。

    「似乎有些晚了呢,我去外面看看情况。」

    库露露席法忽然望向窗外,如此表示。

    少女一离开座位的瞬间,长兄察因随即开口。

    「你说你叫路克斯•阿卡迪亚,是吗?听说你前几天刚就任新王国的『七龙骑圣』?」

    「这个……对。」

    短短一瞬间困惑的路克斯,还是一脸认真地回答。

    「——为什么,你会来到这里?」

    「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察因眯起眼睛说的这句话,路克斯感到疑惑。

    「你不是身兼新王国公主的专属骑士吗。吩咐你来的目的,该不会是为了卖同盟国一个人情吧。」

    周围可能感受到语气有些强烈,其他神殿骑士团与信徒们都压低了声音,注视著自己。

    「不,我只是基于个人意志,想陪伴库露露席法而已。」

    但路克斯坦率地回答,望向察因的脸。

    结果察因回以略为困惑与讶异的视线。

    「难以理解,竟然只为了这种原因千里迢迢跑到外国。难道你是博爱主义者的大善人吗?还是看出我们恩芙尔克家族值得你如此牺牲?」

    「两者皆非。」

    即使察因语带挑衅,路克斯依然立刻稳重地回答。

    「至少在新王国,她的体贴对我帮助很大。因此只要有任何帮助她的机会,我都会毫不犹豫,仅止于此。」

    「呵,是这样吗?」

    「嗯,就是这样。」

    即使察因满不在乎地挖苦,路克斯依然微笑以对。

    但察因的态度始终不动如山。

    「所以你是婚约候选人吗?连她的真面目都不知道,还敢大言不惭说这种话?」

    「…………?你刚才说什么——」

    就在路克斯不由得对察因话中有话困惑之际,

    「别国的事情不是你该干涉的吧,兄长。」

    「————!?」

    听到突然打岔的声音,两人顿时身子紧绷。

    仔细一看,库露露席法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警卫室。

    「听说差不多准备出发,我们护卫也该到外头待命了。」

    「哼……」

    察因一瞬间露出惊讶的表情,但随即轻轻鼻哼了一声,离开警卫室。

    其他神殿骑士团成员也跟著起身,开始鱼贯移动。

    「哥哥造成你的困扰了吧,真抱歉。」

    轻声叹了一口气,库露露席法说。

    「不会,只是——」

    路克斯摇摇头,同时想起刚才的谈话内容。

    察因这种没由来讲话带刺的反应,应该与库露露席法说过的事情有关。

    可能是嫉妒身为养女的库露露席法,在恩芙尔克家族中却展现过人才能。

    但路克斯感觉到的,却不只是这种嫉妒心而已。

    「呜哇。」

    噗的一声,一顶毛皮帽子突然戴在自己的头上,路克斯这才回过神来。

    「这是神殿骑士团用的防寒装备。我忘记之前帮路克斯借了一份。」

    说完,在洗炼礼服上披著一件毛皮外套的库露露席法朝室外走去。

    路克斯追在后面离开警卫室,走在前方的库露露席法跟著开口。

    「哥哥的话不要照单全收。虽然没有当面撕破脸,但不知何时会成为引爆争执的导火线。」

    「嗯……我知道了。」

    心中感到些许惋惜,同时路克斯苦笑。

    「——但是很感谢你,说我这种冷淡的人很体贴。」

    「…………」

    少女忽然露出的微笑,让路克斯产生心脏被贯穿的错觉。

    库露露席法总是一脸满不在乎的从容微笑,正因如此,感到开心的微笑表情让人真正觉得可爱。

    冷不防露出楚楚可怜的表情,甚至足以让人忘记呼吸。

    「我们走吧,路克斯。教皇圣下在等待呢。」

    这次则一如往常,不经意露出微笑的库露露席法开口。

    路克斯点头回应,两人跟著快步走向等待的马车。

    绕行事先决定的圣地,巡礼第一日就此开始。

    话虽如此,这条巡回圣都周遭地点的旅程,全都可以当日来回。

    基本上搭乘马车代步,有时似乎也会以装甲机龙移动。

    第一日的巡礼地点是圣都东南方。

    目的是在寂寥的森林寺院中进行祈祷。

    在马车内摇晃之际,路克斯听库露露席法讲解优密尔教国与教义的创立。

    「那么在优密尔教国,这些『神明』与『天使』就是崇拜的对象吗?」

    「基本上是这样没错。」

    沙漠,暴雪——或是难以治水的地区。

    在这种严苛环境下,为了借用神之名管理自己或人民,因此信仰会更加根深蒂固。

    年幼时期,路克斯曾在旧帝国藏书中学过这些知识。但在优密尔教国,原因似乎又有些不一样。

    「不过并非如此而已。根据传承,笼罩在冰雪中的这片土地,曾经受到神明与天使的拯救呢。」

    「传承……?」

    库露露席法对低声说著,然后沉默不语的路克斯苦笑以对。

    「嗯,这个世界上有绝对不会降临凡间的神明。神明有话要对人说,或是赐予事物之际,会派遣天使下凡。天使对人们施以各式各样的帮助,拯救受天灾所苦的众生。根据传承,还有人真的与天使交谈,当面问过问题——『神明在哪里』。」

    天使是这样回答的。

    『神明就在各位的心中。』

    『从没有人记得的遥远古代,各位就受到神明的庇佑而生生不息。』

    神明注视人的一举一动,总有一天会再派遣天使下凡。

    「其实这些都司空见惯了。不过直接与天使对话过,这一点倒是很罕见。一般而言,人类会以神格看待天使,更加敬而远之吧。」

    「或许是。」

    说著说著抵达目的地后,两人走下马车各就各位。

    尼亚斯教皇与主教前往最后方的房间摆放祭祀用具,仪式的重头戏似乎即将登场。

    可能是布阵完毕,忽然有几名神殿骑士团成员,来到路克斯等人的身边。

    似乎都是上了年纪的骑士,而且认识库露露席法。

    「哦,果然在这次任务中同行吗,好久不见哪,恩芙尔克家的女儿。」

    「有一年不见了吧?在新王国的日子有任何不便吗?」

    「嗯,在新王国过著文武双全的充实生活呢。」

    库露露席法一敬礼,同时对路克斯投以带有歉意的视线。

    身为贵族名门,总是会遇上许多交际场合。

    在恩芙尔克家族之外,库露露席法似乎颇讨人喜欢,几名武官围在她身边。

    曾为皇族的路克斯察觉这一点,正准备离开她身边以免妨碍时——

    「你好呀!大哥哥!」

    「哇!」

    突然有一名少女,朝路克斯的腰间撞了上来。

    惊讶的路克斯眨眨眼一瞧,原来是梅尔•姬萨托。

    身材比莉夏更娇小,甚至让人误以为是年幼孩童。

    不过却同时带有成熟的妖艳与剑拔弩张的气息,是『七龙骑圣』的少女。

    「大哥哥果然也来了呢。优密尔教国的『巡礼祭』怎么样?」

    「这个……」

    梅尔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仰视陆克斯开口。

    乍看之下像可爱的孩子,但对她可不能大意。

    昨天在神殿,才被她的圈套耍得团团转。

    「可能会觉得很无聊,不过要忍耐喔。话说那位小姐还是一样,这么受欢迎呢。」

    梅尔没理会路克斯的困惑,视线望向库露露席法。

    凝视不远处与贵族交谈的她,以及另一人,形影单只的兄长察因•恩芙尔克。

    「——真是讽刺呢。那一场大赛的成果,居然到现在还成为她受恩芙尔克家族疏远的原因。」

    原本可爱的表情也转为无畏的梅尔说。

    身为『七龙骑圣』的表情,路克斯以前见过。

    「这是什么意思?」

    「武艺大赛的事情呀。在优密尔教国举办的最大规模装甲机龙比赛。以新王国而言,算是公式模拟战的顶点吧。」

    自从发现装甲机龙以后,各国都会举办程度不一的模拟战。

    武艺大赛可能是优密尔教国的机龙模拟战。

    「我的家族——姬萨托家与恩芙尔克家,在教国也是屈指可数的武门栋梁。两年前的武艺大赛,我在决赛中与库露露席法交手过。」

    「这么说来,因为那件事导致她受到家族疏远——」

    大概库露露席法辜负了恩芙尔克家族的期待,落败了吧。

    「不,并不是。」

    有如看透路克斯的疑问般,梅尔回答。

    「输的人是我,虽然是毫厘之差输在判定上。只不过——」

    「久等了,仪式马上要开始了。要是说无关紧要的话,会被骂喔?」

    「库露露席法……」

    不知何时回到路克斯身边的库露露席法,露出满不在乎的表情盯著梅尔。

    而梅尔•姬萨托丝毫不以为意,对一旁的路克斯投以微笑。

    「我曾经向你打听过,库露露席法的弱点吧?」

    带有年幼雌性的魅惑,笑容异样的少女开口。

    「告诉你我的目的吧。当时输给她的不甘心,我希望在这场『巡礼祭』中讨回来。敬请期待吧,大哥哥。」

    仅说到此,梅尔静静离去。

    留下摇头叹气的库露露席法与路克斯两人。

    「居然对过去的失败打小报告,感觉不是很好呢。」

    「这代表果然……」

    「安静一点,差不多要开始了。」

    听到库露露席法开口,路克斯才察觉。

    在篝火的亮光照耀下,尼亚斯教皇在众信徒面前念祝祷词。

    之后顺利结束两项仪式,第一天的巡礼平安告终。

    † 

    于神殿前解散后,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并未直接回到恩芙尔克家,而是来到圣都的餐厅休息同时用餐。

    似乎是圣都屈指可数的高级餐厅,弥漫安稳而高雅的气氛。

    有如舞厅般宽敞的餐厅,许多服务生忙碌地在红地毯上来回,舞台上有演奏者弹奏竖琴。

    以香草包裹的蒸鱼,与搭配牛排的水果酱汁味道十分醇厚,路克斯也开心享用大餐。

    「明天还有护卫任务,因此不方便喝酒,但其实很想来杯红酒呢。」

    库露露席法也说得有模有样,但总觉得比平常更显成熟。

    「库露露席法,白天说过的事情,可以详细告诉我吗?」

    听到路克斯谨慎询问,少女忽然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开口。

    过去在教国举办的武艺大赛。

    在决赛中击败梅尔•姬萨托,为何会导致库露露席法的失败。

    「以前曾经提过,我在恩芙尔克家中立场的经纬吧?」

    几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想忘也忘不了。

    在遗迹『箱庭』内部,库露露席法亲口说出自己的过去。

    年幼时,库露露席法就察觉,自己是恩芙尔克家族的养女。

    在各种领域上持续努力,试图填补没有血缘的家人之间的关系。

    展现优秀能力的结果,却受到兄妹疏远,彼此的隔阂更深。

    「可是我依然没有完全放弃。不过在那时,发生了决定性的事件。就是——在教国举办的机龙使武艺大赛。」

    库露露席法一脸有气无力的表情低声说。

    「两年前的武艺大赛,首次登场的梅尔还是刚学会操纵机龙的生手,却技压其他机龙使——包括我的兄长察因。」

    「——!?」

    这项事实让路克斯不由得哑口无言。

    纵使女性的机龙适性值较为有利,但才刚学会操纵的少女,居然击败理应已是熟练者的察因,而且晋级决赛。

    换句话说,这是不折不扣的天生资质。

    生来注定要成为机龙使,超乎常人的才能就此觉醒。

    「我以《飞翔机龙X》迎战。当时的我擅自背负恩芙尔克家族的名声,明明没有人要求我,连家人都没提过,但我却以非赢不可的心情全力挑战。」

    喝著餐后红茶的库露露席法,侧颜有些寂寥,语带自嘲。

    「那么输赢是……」

    「嗯,一如她所说,我靠机龙的性能差异与经验获胜。当时,我的内心十分夸耀。在武艺大赛中夺冠的人,会晋升神殿骑士团中的高等地位,也会获得神装机龙的褒奖。我原本开心地以为,自己维护了家族名声。可是——」

    「…………」

    噢,原来如此。

    听到这里,路克斯也恍然大悟。

    武门栋梁,恩芙尔克家族的长男察因,居然输给姬萨托家族年幼的梅尔。

    但如果梅尔夺冠的话,至少还能勉强保住察因的颜面。

    可是她却败在同为恩芙尔克家族的库露露席法手下。

    妹妹赢了姬萨托家的新人,言下之意彷佛落败的长男太不中用。

    从那一天开始,不难想像长兄察因的苦难。

    可能连恩芙尔克家族起先都瞧不起库露露席法的实力吧。

    若不是这样,就不会发生那种悲剧了。

    「之后如同告诉过你的,我得到神装机龙《法夫纳》作为奖赏。过了一段时间,经历某一次事件后,决定了我到新王国来留学。」

    而现在唐突被召回担任『巡礼祭』的护卫,还肩负了任务。

    「抱歉,明明是难得的晚餐,却聊起这些心烦话题——现在还有时间,回去之前要不要逛一逛?」

    「嗯,我也陪你去吧。」

    之后她聊起以前待的修道院生活等回忆。

    该说果不其然,或是从以前就十分开窍,她似乎是同学或晚辈的倚靠对象。

    除了在老家很不自在以外,她的少女时代过得十分健全。

    之后搭乘马车逛了几间服饰店与小饰品店后,在一脸不置可否的艾露堤莉泽制止下,才回到恩芙尔克家。

    「不好意思,路克斯先生。在您疲劳的时候,大小姐带著您到处跑。」

    「不,我也很开心。如果不是这种时候,我总是有忙不完的杂务呢。」

    「能听到您这么说,就让人放松些呢。」

    与库露露席法暂别后,陪路克斯一同来到访客用寝室的艾露堤莉泽,松了口气露出苦笑。

    「不过……小姐变了许多呢。」

    「是吗?」

    听到她感慨良多的一句话,路克斯询问。

    「嗯。以前小姐即使对我,态度也有些疏远。本来根本不可能拋开顾忌,和我做朋友呢。」

    虽然有些不置可否,但声音有些高兴。

    看来她打从内心对库露露席法放松戒心的态度感到高兴。

    路克斯再度心想,她果然是好人呢。

    「有机会的话,务必也来城塞都市玩吧。我会尽己所能招待你。」

    「谢谢您,不过目前暂时无法答应。如果陪伴在婚约者的您身边,大小姐可能会骂我吧。」

    艾露堤莉泽一脸苦笑,回绝路克斯的邀请。

    「不,先等一下!? 我和库露露席法的关系——」

    就在路克斯慌忙试图解释真相时,女性管家已经在敬礼之后离去。

    到头来,还是得想办法在回国前解开误会才行。

    心里一边想,同时换上便服,路克斯躺在床上。

    库露露席法在武艺大赛获胜,与梅尔结下恩怨,还和长兄察因和家族衍生隔阂。

    以及恩芙尔克家族的意图,在会通过遗迹附近的『巡礼祭』当中护卫尼亚斯教皇,藉此立下功劳。

    路克斯心中还有几个疑点。

    「……好。」

    深呼吸一口气,调适心情后,路克斯决定瞒著库露露席法,执行个人的作战。

    稍微绕了点远路,请艾露堤莉泽代为转达,敲了敲三楼房间的门。

    最重要的谈话对象,正坐在书架围绕的办公室当中。

    「不好意思,史提尔卿。感谢您今日让我有机会开口。」

    「已经夜深了,有事就长话短说。我可不像女儿们那么年轻。」

    史提尔的口气还是一样冷淡。

    听得路克斯不禁苦笑。

    想起将买来的伴手礼送给三女优妮珐,以及四女依儿玛当作礼物,

    『别人已经送过我了。』

    结果却碰了一鼻子灰。

    虽然两人立刻面露笑容,告诉路克斯『不过还是谢谢』。

    「所以你到底想问什么?该说的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为什么要特地将库露露席法召回教国呢?」

    路克斯的一句话,让史提尔微微皱眉。

    「你的意思是在怪我吗?责怪我为了替恩芙尔克家族立功而利用她?不过如你所见,我想你也知道,目前我和库露露席法保持距离。」

    史提尔叹了一口气,同时低声说。

    但路克斯的意见却不一样。

    「教国有事找库露露席法或许是这样,但我认为内情不单纯。如果您真的排斥她,应该不会特地让她和我一起住在这里。而且现在还愿意与我对谈——其实您很在意她吧?」

    「…………」

    对于路克斯表情冷静的问题,史提尔略为沉默,然后苦笑。

    「你的想像力真丰富。想问的问题只有这些吗。」

    「不,还有一件事情,方便问一个无聊问题吗?」

    「什么问题……?」

    「为什么从见面的时候,您在屋内也一直不脱掉手套呢?」

    「……这件事情你没必要知道。我要休息了。」

    话题到此打住,路克斯一敬礼后回到寝室去。

    虽然无法得知先前在意的事情,不过今天实在没办法。

    漫长的一日终于落幕。

    † 

    深夜,在人们进入梦乡的圣都中央,出现人的气息。

    教皇与信徒谒见与仪式、召开议会之际使用的神殿。

    不过此处没有设置居住区以供利用。

    基本上即使是信徒,没有正当理由也不容易进入这处圣域。

    因此对掌权者而言,这里是密谈的安全场所。

    「——所以说,已经盘算好付诸行动了吗?」

    在微微灯火照亮下,雪白的神圣建筑物阴影下,传来寂静的声响。

    形影单只的人,口气与夜晚的空气一样冰冷。

    身披几乎溶入雪景的白袍,露出缺乏生气的视线。

    「放心吧,我也没有笨到会错失良机。一切都万无一失——难道你不知道我身为机龙使的别名吗?」

    白袍人的面前没有半个人。

    连宽广神殿的占地内,都没有任何交谈对象。

    远在北方数公里外的小山丘上,有一名身穿装甲机龙的人。

    黑衣襬与短袖口,身穿盗贼款式装衣的妙龄女子。

    露出宛如吞掉人的笑容,仅以声音传达给对方。

    「『战场奏者』是吗?听起来真是奇怪呢。当佣兵想虚张声势的话,不是应该取个更具威胁性的头衔?」

    白袍人如此说著,听得另一方的女佣兵哼笑一声。

    曾在包含优密尔教国的三国之间作乱的传说佣兵,现在是头号通缉犯的危险叛贼之一。

    『龙匪贼』的三龙首——人龙师团长,朵拉肯•美姬司托里。

    在层层的缜密战略与巧妙的花招诡计下,已造成数不尽的牺牲者。

    「总有一天会知道的,不过你才该小心一点呢。可别犯下与那落魄骑士……迪尔威相同的错误啊。我们『龙匪贼』对叛徒可不会手下留情。」

    妙龄女盗贼以隐约的平稳口气说。

    面对带有威胁的叮嘱,白袍人露出无畏的微笑。

    「敬请放心。更重要的是,迪尔威的下场是怎么回事?透过『万灵药』的『洗礼』,不是让人类的隐藏力量觉醒的手段吗?」

    平稳询问语气中略带险恶。

    朵拉肯听完一脸苦笑,同时轻轻搔了搔头。

    「因为信任你,我才向你透露一点内情。那是因为他无法控制力量。」

    「意思不是你骗了他和我?」

    「『万灵药』在遗迹当中也是最重要的机密,就像剧药一样。常人即使少量使用,也会伴随足以让人疯狂的痛苦,实际上一半以上的用量就足以要人命。尤其体内能吸收的份量也因人而异,结果他却不顾死活,一口气施加全身。即使能暂时变强,也免不了死亡的副作用。连精神都受到侵蚀,导致邪恶内心增幅。」

    呼的一声,朵拉肯微微叹了一口气。

    接受这个说法,另一名人影朝空中呼出白色的气息。

    「换句话说,是他违反了别过量使用『万灵药』的叮咛,才会丧命吗?」

    「不,我什么也没告诉他。」

    『哈』地讪笑一声,朵拉肯立刻回答。

    「我——不,虽然也让其他人确认过,但『龙匪贼』根本没有给迪尔威『万灵药』,而是有人擅自给他的。」

    「何必撒这种一戳就穿的谎,坦承失败比较能赢得信任喔?」

    「你会怀疑我也无可奈何,但我只能请你相信我。『万灵药』本身相当稀少,照理说取得方式也不为人知。不过关于那个倒是完全出乎意料。」

    「……好吧。再继续和你废话会有危险。」

    「只要让我记住你朋友的声音,我就能加以模仿。如果你心里有底,知道哪个妨碍者可能察觉计画,我可以诬陷他成为叛徒喔?」

    「不用担心。更重要的是——」

    「嗯,只要与你的工作顺利进行,我也会依约提供你珍贵讯息。话说传闻是真的吗?教国与恩芙尔克家族隐藏的『天使』真的存在?」

    「情报要看你的成果而定,朵拉肯。不过连新王国『七龙骑圣』都在这次『巡礼祭』中同行,倒是让人惊讶。」

    「可以要求提高报酬金额吗?看来工作会变得棘手呢。」

    「如果顺利的话,倒是可以考虑一下——失陪。」

    白袍人冷淡回答朵拉肯的轻挑语气。

    然后有如话题到此为止般,消失在神殿中。

    「信徒干坏事吗……可别被你们信仰的神明背刺了啊,」

    同样停止传讯的女首领,语带挖苦地自言自语。

    「两名『七龙骑圣』……『征伐者』与『黑色英雄』吗。见识一下最强等级的技巧吧。」

    整座圣都笼罩在开始降下的雪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