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Prologue 过去的愿望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远壕

    录入:kid

    究竟从何时开始的呢。

    希望别人能注意自己。

    以及不知何时,心中不再这么想。

    五年前的旧帝国,王公贵族拥有特权,男尊女卑的风潮与苛政压迫人民。

    么弟路克斯,是与皇位继承权争夺战最无关的人。

    让人喘不过气的城内,必须看同为皇族的心情与脸色。

    「——年尾宴席之后就没见了呢,过得还好吧,路克斯?」

    可是,唯有同父异母的兄长弗基尔在皇族中特别突出,在宴席上也会亲切地打招呼。

    沾染扭曲的神选思想,导致自己郁郁寡欢。

    对于这样的路克斯而言,以为头一次有人能稍微了解自己。

    †

    树叶逐渐染红的秋季。

    不久即将举办大型活动,也就是学园祭的早晨。

    结束在校园演习场的装甲机龙自主训练后,路克斯呼了一口气。

    「呼……」

    虽然已经大致习惯学园生活,不过独自练习装甲机龙时,忽然让路克斯想起往事——长达五年的杂务生活。

    『为什么人一旦上了年纪,就没办法努力了呢。』

    当时帮忙的铁匠铺老板,曾经在酒吧告诉自己的话。

    『也有单纯怠惰的例子,但不只如此。人只要努力到获得一定成果,就很难更上一层楼。光凭自己的想法或视角是不够的,要是有任何了解自己的人能帮忙就好了……』

    原来如此。当时的路克斯点头同意。

    不过现在就是不希望被任何人看见,才会独自一人——

    「接下来……」

    趁身子变冷前结束休息,再度穿上装甲机龙,继续训练。

    路克斯习惯在没有实战课程的日子,利用零碎时间练习机龙。

    虽然身体不会忘记操纵方法,却担心技巧精确度降低。

    结束一轮练习后,最后深呼吸一口气,用力握紧装甲机龙的操纵杆。

    将搜集的小石头卷上空中,解放《巴哈姆特》的神装。

    「——《暴食》。」

    压缩强化——将时间流逝压缩至几分之一,之后超加速至数倍的能力,扩大到自己周围几公尺的范围启动。

    同时自己驱使装甲机龙,以大剑砍向缓缓落下的小石头。

    虽然自己的动作也减速至几分之一,但好处是可以确认周遭所有情况。

    应用神装可以对应来自多方向的攻击,还能加以反击。

    即使威力有所不及,不过这种战斗技术的战力不输奥义。

    「呜……!」

    途中路克斯却感到一阵头痛,解放《暴食》失败。

    由于原本就是强大的神装,朝广范围发动果然对精神与身体造成相当大的负担。

    从五年前就只差临门一脚,却总是不顺利。

    『只要再掌握一项诀窍,或许就能完成这项绝招了。比方说——』

    还记得最后观摩这项绝招的兄长•弗基尔是这样建议的。

    可是之后,青梅竹马菲尔菲被抓走。仓促进行革命计画的路克斯,到最后依然没有完成这项绝招。

    怀疑背叛自己的兄长说过的建言,认为「可能是陷阱」。

    得到最后的关键,却依然无法开启成功之门,路克斯总是在此驻足不前。

    可是——

    「每天都很努力呢,路克斯。」

    「咦……?」

    刚解除装甲,身后便传来声音,路克斯回头一看。

    身穿吻合身材曲线,装甲机龙专用服装——装衣的金发少女,眼神笔直凝视路克斯。

    四大贵族的公爵千金,游击部队「骑士团」团长的三年级学生。

    担任成为「七龙骑圣」的路克斯辅佐官,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

    亮丽金发长度及腰,眉目端正。

    身上散发超然气质的她,容貌美得让人屏息。

    尤其是傲然隆起的胸部,在紧致身材中大得离谱,穿上装衣后显得更加煽情。

    赛莉丝本人可能没有意识到,但路克斯毕竟是健康的青春期男生,导致不知该往哪里看。

    「……啊,早安,赛莉丝学姊。」

    对于目前已经关系亲密的学姊,路克斯生硬地打招呼。

    刚才练习时专注到完全没发现她的存在,加上在她笔直凝视之下,让路克斯感到害羞,忍不住别过视线。

    「抱歉慢了一步打招呼。其实从刚才就注意到了,但觉得不应该打扰你。」

    赛莉丝对待晚辈的自己,态度也十分礼貌。

    虽然有笨拙而令人惋惜的一面,但赛莉丝依然是优秀的学姊,路克斯心想。

    从肌肤浮现的汗水来看,她应该也才刚训练完毕。

    「我在练习新构思的战斗风格。名叫《机龙解放》,是基础技术的应用……但果然没有那么简单呢。」

    一边说著,路克斯转过头来。

    「路克斯刚才在开发全新绝招吗?貌似是对抗多人同时远距离攻击的绝招——」

    不愧是大名鼎鼎的学园最强少女。

    似乎才看一眼,就洞悉了路克斯的目的。

    「是的,从以前就一直尝试,但总是不顺利——要在广范围发动神装的状态下全力挥剑,功率还是不够。」

    路克斯一边苦笑,同时主动表明弱点。

    这时赛莉丝以手抵著下巴思考了一会,不久轻轻合掌一拍。

    「这样好了,既然绝招本身能发动,那么试著提高专注力的精确度与持续力如何?」

    「——咦?」

    出乎意料的建议让路克斯喊出声音。赛莉丝跟著心领神会地点头,并且举起自己的《凛德龙虫》的机攻壳剑。

    「我主要以附加条件的训练提高专注力。藉由特定动作启动,排除杂念并提高专注力的方法。锻炼到只要碰触腰上机攻壳剑的剑柄,随时都能做得到。」

    然后解说路克斯的祖父,家庭教师维德教导自己的方法。

    兼具轻微自我暗示的训练方式。

    在可以集中精神的环境训练时,将碰触机攻壳剑剑柄的动作当成第一动的暗号。

    彻底锻炼这一点,化为习惯之后,这个动作就会成为让大脑切换思绪的开关,似乎能瞬间发挥最大的力量。

    诸如武术之「型」,或是用以召唤机龙的咏唱符貌似也算在内,赛莉丝的高度专注力也是拜其所赐吧。

    「接下来就是靠发声等方式,短暂提升专注力了。虽然我并不常用,但听说发出声音还能暂时提升身体功能喔?像这样配合几项绝招——」

    「也、也对,之后我会试试看。」

    由于平常总是独自训练,或许能和路克斯聊天让她很开心。路克斯对莫名开朗又饶舌的赛莉丝会心一笑,可是却又感到不对劲。

    赛莉丝的建议很准确,十分有道理。

    实际上,如果真的练成的话,刚才的绝招说不定也能完成。

    但脑海里的某处却拒绝这些建议。

    明明认为正确,心里却不想接受。

    (我到底在想什么呢……?不,赛莉丝学姊的建议,记得以前——)

    记得五年前有听过。

    当时看著路克斯训练的兄长,弗基尔也说过这番话——

    「喂,路克斯!还有赛莉丝,这边这边!」

    就在路克斯沉思之际,上空传来熟悉的声音。

    出现的是身穿巨大深红色装甲机龙《迪亚玛特》的少女身影。

    路克斯担任骑士随侍的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

    「啊,早安,莉夏公主。今天这么早真难得呢——」

    现在是清晨六点多,若是平时的她,这时间应该还在装甲机龙的工房睡觉。

    莉夏降落到两人身边后,随即解除身上的装甲。

    可能不是为了训练而来,看她身上穿著制服与白袍。

    「呵,还好啦,我偶尔也会早起啊——不是啦!有紧急要务联络我们!就是之前听说的军事会议。由于改变行程,似乎今天上午要在这座城塞都市内召开。」

    看到莉夏表情认真,路克斯与赛莉丝对望了一眼。

    前几天,有人向王都自称「创造主」——也就是遗迹古文书中提及的旧时代皇族。

    原本近日预定与两位新王国的重臣,召开对策会议。

    「——知道了,我马上换衣服。」

    说完,路克斯跑步先回宿舍房间去。

    「…………」

    目送路克斯离去后,莉夏喊住了同样准备前往休息室更衣的赛莉丝。

    「可是你们两个,一大早独处在做什么啊?不会是在做什么亏心事吧?」

    「你、你在说什么啊,莉姿夏尔蒂!?真没礼貌!我只是偶然见到路克斯在训练——」

    「是、是吗,那就好。话说,刚才听那个色女——夜架说,最近库露露席法的举止似乎有些怪异……」

    莉夏脸颊微微羞红,手指有些不安地交缠,低声说。

    「怪异是指什么意思?」

    看到赛莉丝一头雾水,莉夏的脸更红了。

    「就、就是说啊,这个,从优密尔教国回来之际,又和路克斯接吻,还、还轻声说喜欢他。居、居然没有我的许可,做出这种事——」

    「接、接吻——是吗!?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

    对这句话有反应,连赛莉丝都瞬间羞红了脸。

    听赛莉丝大声一说,莉夏也更显得狼狈不堪。

    「不、不要太大声啦!连、连我听了都不好意思耶!?」

    困扰地抱怨完后,视线望向演习场的地面,她做了个深呼吸。

    「话、话说夜架——那个色女只是这么说而已。可、可是到头来,路克斯似乎并没有进一步发展,好像也没有回答库露露席法。所以我想应该没问题……总而言之!」

    莉夏刻意提高音量,调适心情般挺直腰杆。

    然后挺起娇小身躯上不算小的胸部并扠著手,依然红著脸颊继续开口。

    「还有,既然你是路克斯的辅佐官,就要小心库露露席法乱来。这个,要是她对我的骑士出手,我可会伤脑筋呢。也会妨碍今后的任务,最重要的是,我原本预定……正式告诉他的说——唔……没、没什么!」

    莉夏说著说著,最后几句话的声音小到听不见。

    「总、总之就是这样而已!那么马车在外面等了,快一点!」

    「我、我知道了!我也会马上过去……」

    回答的声音有些紧张,赛莉丝也赶紧回休息室。

    以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这才察觉心跳像快钟一样噗通噗通狂跳。

    「库露露席法她,吻了路克斯……!?作、作为确认男女心意的行为,我也具备这方面的知识……」

    像是发高烧一样,面前的镜子映照出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赛莉丝从学园的同学或学妹们,也听说过几次这方面的事。

    亲戚或朋友的恋爱故事,或是对男性教官们的评价。

    由于长年遭受误会自己讨厌男性,因此身边的少女们从未向赛莉丝提及。但赛莉丝认同路克斯,决定让他正式进入「骑士团」之后,三番两次有学生跑来询问两人的关系。

    『既然他是赛莉丝学姊认同的第一个男生,还是会对他倾心吧——?』

    『之前说希望路克斯教导关于男生的各方面,后来到底教了什么事情呢?』

    『好可惜喔。还以为赛莉丝同学喜欢的人绝对是女生呢——!』

    撇开最后一个不论,自从上次之后,经常有同学这提起这件事。

    与路克斯的关系每次被同学开玩笑,赛莉丝总是害羞地回答「不、不许再说这些事!」同时斩钉截铁加以否定。

    对身为晚辈的路克斯抱持好感,同时做为第一个亲切对待自己的男性,也感到很可靠。

    担任「骑士团」团长,平时严以律己的赛莉丝,他在小地方的关心感觉十分疗愈。

    身为年长者,虽然想表现自己规矩庄重的一面,可是与路克斯在一起时,总会以坦率的心情向他撒娇。

    即使认为这样不太好,却觉得这段时光十分舒坦。

    在这种意义下,路克斯确实是「抱持好感的男性」。

    由于自己也是公爵千金,到了本该论及婚嫁的年纪。

    「讨厌男人」的流言,与身为士官候补生,实力却不输给军队的男性。

    如果没有这两项条件,可能早就决定婚约对象了。

    「将路克斯视为喜欢的异性……是吗。」

    赛莉丝还没有对路克斯意识到这一点。

    但听到库露露席法主动接近路克斯,内心动摇的程度连自己都惊讶。

    少年打破了「正确」与「使命」这两项困住自己的牢笼。

    光是想到路克斯与谁发展亲密关系,就让心情陷入不安与焦躁中。

    「我、我到底在胡思乱想什么啊——!?」

    擦拭身体同时想著路克斯,身体就莫名发热,涌现一股心痒难耐的冲动。

    好不容易深呼吸试图冷静,悸动却依然不止,呼出微热的气息。

    「库露露席法她,喜欢路克斯……是吗。」

    自己会担任路克斯的辅佐官,纯粹是为了支持晚辈的他。

    前几天前往优密尔教国支援也是一样。

    可是——真的仅止于此而已吗?

    「没有这回事。我、我怎么可能为了想待在路克斯身边,以辅佐官的立场为藉口呢——」

    心中这么想。

    可是为什么自己的心情这么不平静呢。

    「与库露露席法无关。我对路克斯不应该抱持邪念。对吧,维德老师?」

    对已经往生的导师,赛莉丝低喃。

    但心情还是有些浮躁,换好衣服后她急忙赶往校门。

    †

    马车行驶了几十分钟后。

    位于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官厅会议室内,充满了紧绷的气氛。

    身为大领主,四大贵族的赛莉丝父亲——迪斯特•兰格莉思。

    以及负责辅佐女王的年轻近臣,那鲁夫宰相。

    面对代表新王国的两位重臣,路克斯与赛莉丝就座。

    「那么本次会议就此开始,可以吗?」

    那鲁夫宰相声音认真地说,路克斯与赛莉丝同时点头。

    优密尔教国事件落幕,刚返国回到学园没多久。

    新王国使者立刻捎来书信通知路克斯等人,四大贵族的重臣有要事前来。

    内容是召开与世界动向相关事件的对策会议。

    对于「七龙骑圣」的路克斯是当务之急。

    「如同之前告诉你们的内容。之前发掘遗迹时证明其存在,名叫『救世主』的旧时代皇族们现身,并且要求与各国对话。」

    「…………」

    这句话让路克斯表情紧绷。

    前几天,在王都停止动作的遗迹「巨兵」再度启动,现身的「创造主」主动开口示意。

    从之前在遗迹取得的文书,或是在各国暗中活跃的武器商人海兹等情报,可以窥知凤毛麟角。但这是她们头一次正式现身。

    因此代表各国的机龙使「七龙骑圣」——以及拥有各机龙使的代理领导者们集合,准备与「创造主」展开对话。

    也就是召开世界高峰会。

    「听说各国要人都忙著准备,其中我们特别伤脑筋呢。」

    「这是什么意思?」

    路克斯感到一头雾水,那鲁夫宰相跟著微微抬头。

    「她们指定我们新王国为对话场所。而且——还不是王都,而是与你们有关的地点。」

    「难道——……」

    赛莉丝的父亲迪斯特,回答屏息以对的赛莉丝。

    「就是这个意思。她们——『创造主』们指定对话的场所,就是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你们就读的王立士官学园。」

    听到这个答案,路克斯与赛莉丝都哑口无言。

    居然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场所,进行这么重大的会议。

    「……要求对话的『创造主』,她们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那鲁夫宰相摇摇头回答赛莉丝。

    「目前依旧不明——但如果『创造主』一族早在以前就觉醒,会挑这时候主动出手,多半有什么重要意义。」

    「…………」

    可能众人都有相同想法,室内顿时一片沉默。

    曾经身为皇族之一,试图改变旧帝国的路克斯,透过莉夏的协助,在学园找到新的栖身之所。

    而且透过与少女们的关系与事件,再度下定决心成为「七龙骑圣」,为新王国效力迄今。但想不到这么快就会碰上如此大的事件。

    「那么刚才一同前来的莉夏公主呢——?」

    「将代替罗菲女王陛下出席该会议。为了讨论细节,应该和陛下在别的房间讨论。」

    换句话说,新王国派遣莉夏担任世界高峰会的代理领导者。

    身为「七龙骑圣」,则由路克斯与赛莉丝出席吧。

    「可是由莉夏公主代替女王陛下出席会议,代表其他各国也——」

    「没错,听说也会跟进。」

    新王国由莉夏公主代替罗飞女王出席,其他各国也效仿。

    简而言之,反映了各国有多么害怕「创造主」。

    况且还有不稳定的遗迹威胁,以及名为「龙匪贼」的好战分子抬头。

    虽然逮住了「龙匪贼」三龙首之一的朵拉肯,关进城塞都市的监狱,但盘问似乎不顺利。

    路克斯也不清楚,为何不从一开始就在王都盘问。但可能是担心「龙匪贼」为了救人而发动奇袭吧。

    「『龙匪贼』一事在世界高峰会可能也会成为话题,但至少先决定在高峰会上该如何回答的方针吧?」

    也就是在世界高峰会上,路克斯与赛莉丝究竟该如何帮忙莉夏。

    就在如此提案时,迪斯特忽然出言试探路克斯。

    「路克斯•阿卡迪亚。你有什么看法?『龙匪贼』的目标,难道只是企图反叛各国吗?」

    「此话怎讲,迪斯特卿?」

    那鲁夫宰相一头雾水。

    从遗迹偷挖宝物,企图对各国要人不利的「龙匪贼」,是佣兵组织集团。

    获得无缘从发掘遗迹利益中分一杯羹的贵族与掌权者的暗中支援,让他们成为与国家对抗的反叛者集团。

    表面上是这样,各国代表应该都这么想,不过——

    「不,我认为他们有某种明确目的。」

    略为考虑后,路克斯毫不犹豫说了出来。

    「咦……?」

    没理会那鲁夫与赛莉丝困惑的反应,路克斯平淡地继续说。

    「与朵拉肯师团长一伙交战过后我才发现。他们的行动十分有条不紊,机龙使的熟练度也高得离谱。与各国精锐相比丝毫不逊色。」

    「是、是吗?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路克斯依然对那鲁夫宰相的反应文风不动,顺理成章地同意。

    「嗯——我也认为不可能,再怎么说。」

    「……哎?」

    那鲁夫宰相对路克斯平淡的一句话愣住。

    连坐在一旁的赛莉丝都茫然张著嘴。

    「『龙匪贼』三龙首之一的朵拉肯,实力与『七龙骑圣』几乎同等级。有这么强的实力,别国军事部门怎么会错过这么优秀的人才呢。优秀的机龙使不论各国,都是罕见的战力。」

    「可、可是路克斯,记得她不是说过,讨厌在贵族手下做事吗?」

    「对、对啊。听说沦为阶下囚的她,在盘问中也反覆提到这一点呢。」

    人龙师团长朵拉肯,受到贵族们的苛刻待遇,因此转行当佣兵。

    之前的战斗中,记得她也这么说过,可是。

    「我认为那是她在演戏。」

    「咦……?」

    听到路克斯一脸认真回答,赛莉丝更加困惑。

    「这个时代,机龙使不愁找不到工作。比起有一餐没一餐的佣兵,考虑待遇,投靠国家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实际上布拉昆德王国的『苍蓝暴君』辛格伦卿就是这样。原因是——」

    「他身为机龙使的立场众所周知,是吗?」

    路克斯点头同意迪斯特•兰格莉思的论点。

    「就算瞬间无敌,装甲机龙也无法长时间持续使用。因此就算他们依靠暴力夺取国家,依然马上会遭到暗杀。」

    不管实力再怎么强,光靠实力是无法登上王位的。

    重点是拥有许多能信赖的伙伴与部下,以及得到人民与贵族认同的体制。

    辛格伦以前私底下对路克斯等人提倡的理论。

    以机龙使为中心,制定世界统一国家,也有这种想法。

    「这么说来——?」

    「表面上隶属国家军队的人,远比佣兵更加安全又能获利。很难想像朵拉肯无法和其他国家达成这种程度的交涉。」

    路克斯这番话让会议室的气氛动摇。

    「拟定如此缜密的战略,努力不懈磨练战术,结果最重要的行动目的却不明,天底下没有这种事……这是我的想法。」

    「……所以到底怎么回事?那些『龙匪贼』为什么不肯依附国家,故意当佣兵或盗贼?到底为了什么?」

    对于那鲁夫宰相表情讶异的疑问,路克斯轻轻吸了口气。

    「我认为他们抱持著某种确信吧。」

    如此断言后,路克斯的口气彷佛自己也在思考。

    「无视国家的正式程序与遗迹调查权,不惜沦为反贼,确信只要掌握某件事物就能赢。代表遗迹可能隐藏某些东西,足以控制整个世界——」

    「…………」

    路克斯的推敲,让在场所有人沉默不语。

    不久,一旁的赛莉丝缓缓打破沉默。

    「我认为有此可能,但会不会跳得太远了?这种无凭无据的话,要在世界高峰会的场合上提出——」

    「不,还有另一个根据。」

    但迪斯特立即开口,否定这句话。

    「就是名为『创造主』的那帮人,偏偏挑在这时候,有如看准时机般现身。」

    「————」

    会议室内再度弥漫寂静的紧张感。

    除了路克斯与迪斯特以外,所有人都惊讶地屏息以对。

    「你们之前说过,在优密尔教国的遗迹『坑道』获得了新的情报吧?关于那些份文书,由莉夏公主和你们先过目。当然禁止泄漏内容,在世界高峰会上也别说。」

    「什么……!?可、可是首先得让女王陛下过目一遍才行——」

    听到这里,那鲁夫宰相显得慌张。

    之前与库露露席法一同获得了纪录书。

    带回遗迹与旧时代成立相关的情报是好事,但目前尚未确认内容,需要办理交给新王国高层的手续。

    「由你负责取得许可,宰相。距离世界高峰会已经没时间了,要与『创造主』们对话,我们有必要先了解遗迹的情报。」

    「——我、我知道了。一旦确认过后,立刻禀报女王陛下。」

    在那鲁夫回答前,路克斯也点头。

    如果路克斯等人率先掌握库露露席法帮忙带回来的情报,在世界高峰会的议场上,就能确认「创造主」们到底说了多少真话。

    而且也有助于了解要求对话与协助的她们,心中真正的意图。

    这份情报不透过女王,由路克斯等人确认,可能算是特例吧。

    「那、那么,接下来是其他事情——」

    在依然有些慌乱的那鲁夫宰相主导下,继续进行会议。

    过了一小时,做出结论后各自解散。

    「呼……」

    走出会议室的路克斯轻轻叹了一口气。

    虽然不出所料,但这种工作总让人紧张。

    尤其自己主动表达与政治有关的意见,更是如此。

    就在路克斯想著这些事情时,忽然发觉同样走出房间的赛莉丝,正定睛凝视自己。

    「怎么了吗,赛莉丝学姊?」

    「刚才真是惊人呢。路克斯好厉害。」

    「咦………?」

    说著,赛莉丝面露微笑,说出有些随意的感叹。

    「能在父亲与那鲁夫宰相面前侃侃而谈——不,与『龙匪贼』的交战中,居然还能推测他们的行动目的。」

    「没有那么夸张啦。只是碰巧说出之前心想的一些事情。」

    「不过我认为,至少父亲十分相信你。父亲真的很少委派别人工作喔。」

    尊敬的少女称赞自己,让路克斯有些难为情。

    不过在会议中,路克斯察觉到一件事。

    「——赛莉丝学姊,是迪斯特卿。」

    「…………!?」

    听到路克斯的声音,赛莉丝缇雅转过头去。

    四大贵族之一,父亲同时也是大贵族族长,迪斯特•兰格莉思伫立在附近。

    高个子绅士缓缓朝两人走来,视线静静望向路克斯。

    「这次听到不少十分感兴趣的话,辅佐莉姿夏尔蒂公主殿下就交给你了。总有一天,想和你私底下谈谈别的事。」

    「好的。」

    路克斯回答后,迪斯特静静点头。

    接著直接转向女儿赛莉丝。

    「…………!」

    赛莉丝的表情略微紧张,等待父亲开口。

    但迪斯特的视线甚至没看赛莉丝的脸,而是朝向走廊彼端。

    「相较之下,你显得有些心浮气躁呢。」

    声音中透露严格,同时带有失望。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赛莉丝的表情微微紧绷。

    「难道你想用这种软弱的态度参加世界高峰会?那只会成为我们家族的耻辱,看来有必要找人代替你出席——」

    「不好意思,迪斯特卿。」

    这时路克斯迅速介入。

    「前两天的战斗让她十分疲劳,而且是为了救我。」

    短暂时间内,两人的视线交错,弥漫著沉默。

    但不久后,迪斯特缓缓中断视线。

    「是吗,那就好。只要我女儿没有忘记自己立下的誓言即可。」

    「…………」

    眼看迪斯特离去,赛莉丝只能无言低著头。

    面对完全失去平时风范的赛莉丝,路克斯慌忙开口。

    「请不要放在心上,赛莉丝学姊。」

    脸上浮现困扰的笑容,路克斯出言安慰。

    然后像是忽然想起什么般,开口询问。

    「可是,学姊真的没问题吗?」

    「什、什么没问题?」

    看到对自己的问题慌张的赛莉丝,路克斯更加确信。

    「没、没有啦,总觉得赛莉丝学姊,今天的气氛与平时不一样……」

    平常总是散发独特紧张感的她,今天却总觉得有些茫然。路克斯也不知如何清楚形容,总之就是这种感觉。

    「我、我没事!话、话说回来,传闻是真的吗?这个,从优密尔回国之际,库、库露露席法主动,吻、吻了你——」

    「咦……?你说什么——」

    「没、没什么!我自己就能解决!」

    没听清楚的路克斯询问,结果赛莉丝慌忙否定,压低声音说。

    「哎……为什么要逃避呢?我明明该成为让身为男生的路克斯也能依靠的稳重对象啊——」

    一口气说出来是很痛快,但赛莉丝的表情立即变得阴沉,低声说。

    过去那件事。

    懊悔在偶然之下,害死了路克斯的祖父,也就是自己的导师维德。因此赛莉丝一直严以律己「行正道」。

    在校内选拔战当时,原本可以对「男性」路克斯表明,让众人知道自己真正的心情。

    「我知道了。不过——有任何事情的话,别客气尽管告诉我喔。只要能成为赛莉丝学姊的助力,我会很开心的。」

    路克斯笑著告知后,赛莉丝的脸变得更红,别过视线。

    「……我、我没事!不用勉强自己没关系。没错,最近我只是单纯松懈了而已!我得重新锻炼一遍,以免让父亲失望——」

    「这、这个,不要太勉强自己喔。赛莉丝学姊的训练原本就很严苛了。」

    像是没听到路克斯的提醒,赛莉丝随即离去。

    (赛莉丝学姊到底怎么了啊……?)

    心中伴随一抹不安,路克斯追了上去,回到学园。

    「真是的,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夜晚——在女生宿舍的自己房间内,赛莉丝深呼吸一口气。

    父亲迪斯特说的没错,今天的自己十分松懈。

    在重要的世界高峰会前会,不小心让路克斯看见。

    「再这样下去不行。至少得集中精神在会议上——」

    明明心里这么想,可是不知为何在路克斯身边,就会意识到他的存在。

    「我最近真是奇怪……」

    脸颊发热,胸口噗通噗通狂跳。

    这股不可思议的感觉,甚至无法找「可靠的男性」路克斯商量。

    不知为何,只有心中想著路克斯,才会发生这种问题。

    「这是未知的苦难吗。可是,我依然只能往前进——」

    双手一拍自己的脸颊,挺直腰杆。

    然后直接前往练习场,赛莉丝展开训练。

    几天后将举办学园祭,以及与「创造主」等人的世界高峰会。

    日常的祭典与动摇世界的大事件,同时揭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