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卷 Epilogue 坦率的心情
    与「龙匪贼」奇袭同时出现的人型终焉神兽「圣蚀」,威胁终于落幕。

    可是隔天,根据「创造主」第一皇女里丝媞卡的说法,似乎只是暂时性的胜利。

    让「圣蚀」出现的罪魁祸首,终究还是「大圣域」。

    即使消灭人型终焉神兽,经过一段时间依然会复活,然后复活的周期会愈来愈快。

    世界毁灭的半年期限,只是计算上的数据而已。

    和平十分短暂。

    但终究成功拯救世界免于毁灭。

    学园祭的善后收拾从隔天开始,同时大多数聚集在城塞都市的「七龙骑圣」,以及代理领导者们都跟著回国。

    以压倒性力量解救城寨都市,免于幻神兽威胁的辛格伦,获得世界联盟的褒奖。而暂时击退「圣蚀」的路克斯与赛莉丝,功绩也受到认可。

    前海布格囚犯,实力高强却沦为阶下囚的暗杀部队,「六刑士」之一的「猎刑」盖达夫,在神秘机龙使的炮击下消灭。

    因此无法证明赛莉丝与路克斯遭人陷害,长达一个月的「塔」遗迹调查权依然掌握在海布格手上,没人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此外更得知「龙匪贼」趁著「圣蚀」现身的混乱中,入侵学园地牢救走了朵拉肯师团长,更抢回神装机龙《阿斯普》。

    虽说是趁迎击「圣蚀」的空档,遭到偷袭也无可奈何,但确实很伤。

    今后似乎会拟定对策,进一步强化机龙停机库的防御。

    而且——现在世界多了新目的。

    为了阻止旧时代皇族「创造主」告知的神托,也就是「圣蚀」毁灭世界,要以过去的睿智与技术沉眠的乐园之地•「大圣域」为目标。

    因此必须解放除了「方舟」与「巨兵」以外其他的遗迹。

    名叫「至高之力」的水晶分别收藏于遗迹最深处,讨伐持有水晶的五只终焉神兽,是最优先事项。

    同时有三件并行的应达成事项。

    第一:歼灭抢先攻略遗迹,敌对的机龙使佣兵组织——「龙匪贼」。

    第二:寻找从几个月前就失去踪影的第七遗迹「月」。

    第三:讨伐潜伏在世界联盟某处的「叛徒」。

    无论如何,里丝媞卡已经宣布,抢先抵达「大圣域」的国家将能获得更多奖励,导致各国不得不彼此争夺成果。

    离开学园之际,辛格伦对路克斯说的一句话,依然萦绕在耳中。

    「『创造主』们展现合作态度,似乎让各国领导者放松戒备——不觉得他们蠢到有剩吗,杂务王子?」

    「这是什么意思?」

    对于路克斯的回应,辛格伦脸上挂著无畏的笑容回答。

    「别再装傻了,你应该早已察觉到他们真正目的。『创造主』如果一开始露出敌对态度,将会与全世界为敌——但他们巧妙运用自己的财富与技术力,设计让我们鹬蚌相争。」

    「…………」

    「算了,现在还无法断定他们会背叛。另外我非常了解你的兄长,只要加入我的麾下,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顺便还能帮你一把,包括被海布格掌握的遗迹调查权。」

    ——路克斯没有回应他的邀约。

    辛格伦这番话其实有几分道理。

    可是依然不能对这男人掉以轻心,路克斯的直觉如此告诉自己。

    为了疗愈战斗的伤势与疲劳,路克斯与赛莉丝足足休息了两天,期间内学园祭善后完毕。

    第一次参加的学园祭十分热闹。

    带有一丝寂寞,路克斯与莉夏等人急忙向蕾莉求情,试图撤回赛莉丝提交的「七龙骑圣」辅佐官辞呈。

    当然,众人都做好了遭到拒绝的觉悟。

    「噢,辞呈那件事啊?嗯,我当然没有提交王都,还在手边喔?因为她只说寄放在我这边而已呀。」

    结果蕾莉以一脸若无其事的笑容回答。

    「反正路克斯你们知道的话,一定会全力要求我撤回吧?一旦正式进入辞职程序的话,处理起来就很麻烦啰。」

    连从以前就很了解蕾莉的路克斯,对她的本领都只能感叹。

    「学园长真是伤脑筋呢。不过真是帮了个大忙。」

    松口气的赛莉丝摸了摸胸口,回头望向「骑士团」众人。

    「感谢各位一直追随我。今后我依然会竭尽全力担任辅佐官,成为新王国——路克斯的助力。」

    「哎~赛莉丝学姊还是这么一板一眼呢。」

    「Yes. 不过真的太好了。」

    三和音的媞尔珐与诺珂特,分别回应赛莉丝的笑容。

    包括路克斯在内,在场所有人都露出放心的表情时,谢里丝忽然一脸恶作剧般的笑容,轻轻拍了拍赛莉丝的背。

    「原来如此,赛莉丝感谢我们呢。因此今后身为模范学姊,要遵守约定——对不对?」

    「是、是这样没错……话说是什么事啊?」

    总觉得谢里丝这番话有些可疑,赛莉丝一脸困惑。

    结果谢里丝得意地呵呵一笑,告诉众人。

    「大家都听到了吧?那么一言既出,该遵守与路克斯的约定了吧?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的祭典可无法结束喔?」

    「咦……?」

    路克斯与赛莉丝同时一头雾水,其他「骑士团」成员们也一瞬间茫然不解。

    但貌似立刻察觉,所有人都睁大眼睛。

    「等、等一下!?那已经过了时效吧!?何必特地重来一次——」

    「对呀。学园祭早就结束了,没有必要强迫人家嘛。」

    「而、而且也不用在这种地方啊——」

    莉夏、库露露席法以及爱理异口同声,试图阻止。

    结果菲尔菲始终面无表情,果断说出自己的答案。

    「我也想和小路,亲亲。」

    「…………!?」

    这句话让在场所有人回想起来。

    学园祭的庆祝活动,扮装大赛上的惩罚游戏。

    当时赛莉丝不敢亲吻路克斯,直接落荒而逃。

    「既然两人的误会已经冰释,就不必顾忌亲下去吧。来,我们都是证人喔。」

    「Yes. 既然是惩罚游戏,那就没办法了。由于只能从书本得知接吻的知识,我也难得十分心动呢。」

    「哇,可、可是啊,我看还是算了吧!?况且也过了一段时间——」

    喜欢祭典的媞尔珐,难得试图阻止路克斯与赛莉丝接吻。

    「哎呀,这样好吗?要是在同样情况下对方逃跑的话,媞尔珐也会觉得吃亏吧?」

    「唔,我、我知道了啦!所以说,就用力亲下去吧!」

    在谢里丝劝说下,连看热闹的媞尔珐都自行做好觉悟。

    「我、我知道了。那就——真的,要亲吗?路克斯……」

    路克斯偶然望向前方,发觉赛莉丝有些难为情地别过视线,但同时表情做好了觉悟。

    (反、反正是惩罚游戏,走到这一步也没有退路了,对吧?)

    「……不、不好意思!」

    路克斯一边压抑怦怦跳的胸口,同时微微紧张地闭起眼睛。

    对于惩罚游戏的亲亲,照理说亲哪里都可以。

    个性认真,又缺乏男性经验的赛莉丝,可能会亲在脸颊或额头上吧。

    就在路克斯做好心理准备,整个人往前凑过去时——

    「————咦?」

    在脸颊碰触嘴唇前,就被赛莉丝推倒。

    路克斯惊讶地瞪大眼睛,脑海里瞬间顿时一片空白。

    火热的气息一碰触后——少女水润而娇艳的双唇,与路克斯的嘴重合。

    柔软又煽情,光是这样的感觉就足以融化。

    路克斯被推倒在学园长室的沙发上,赛莉丝压在身上,两人口对口接吻。

    「嗯嗯、唔……」

    一只手与路克斯五指交缠,赛莉丝的丰满双峰挤压在路克斯的胸膛上。

    压倒性的尺寸,以及柔软中带有的弹性。

    嘴唇,交缠的手指,以及压在胸膛上的双峰。

    一切化为陶醉的甜蜜刺激,挑逗路克斯的情欲。

    (怎么、回事……头脑,不太对劲——)

    相较于浑身僵硬无法动弹的路克斯,赛莉丝的表情有些陶醉,温柔地吸吮路克斯的嘴唇。

    绝不激情又过度,纯粹带有亲爱之情的爱抚,让路克斯的理性逐渐融化。

    不会再抵抗他人好意的现在,这一吻的刺激远胜以往。

    「噗、哈……!」

    足足吻了十几秒的赛莉丝,好不容易才放开路克斯。

    抹去沾湿嘴唇的唾液,使劲喘著气。

    「这、这样太奇怪了!太惊人了,这——这真的是接吻吗?我、我不允许这样,实在太过煽情了!」

    赛莉丝以半愕然的表情开口的瞬间,周围完全静止不动的时间才启动。

    「这是我要说的话——————!?」

    以大声呼喊的莉夏与媞尔珐为首,「骑士团」所有成员急忙吐嘈。

    「谁、谁叫你吻得这么热情啦,赛莉丝。连我都觉得有点太刺激了——」

    陷入混乱的谢里丝开口,库露露席法也一脸哑口无言的视线。

    「看来我太小看你了呢……」

    「哥哥,振作一点!」

    另一方面,爱理摇晃整个人放空,抬头仰望天花板的路克斯。一旁的莉夏宛如灵魂从口出窍般呆站在原地。

    「路克斯,我的,骑士被……」

    「再亲一次就会醒,了吧?」

    「——等一下,想趁乱做什么啊,你这天然女!」

    看到菲尔菲一脸认真,回过神来的莉夏连忙阻止。

    「大、大家在慌张什么啊!?我、我只是依照夜架昨晚教我的接吻方法依样画葫芦——」

    「…………!?」

    满脸通红的赛莉丝慌张一喊,所有人的视线顿时望向站在房间角落的黑衣少女。

    「……哎呀?大家怎么了吗?既然要与御主接吻,作为后续房事的前戏,当然将我懂的一切知识倾囊相授——」

    脸上绽放笑容的夜架说完的瞬间,所有人想法顿时统一。

    仅顿了半晌,有如代表众人想法般,莉夏往前跨出一步。

    「是•你•在•搞•鬼•吗————————————!」

    莉夏鼓足灵魂的怒吼,在学园长室座落的校舍中回荡。

    快乐的学园祭结束了。

    在吹散寂寞的喧嚣嬉闹中,路克斯开始与少女们缔造全新的关系。

    †

    「哎……总觉得这下麻烦了呢。」

    一切告一段落后,路克斯独自走下图书馆后方——通往地下的阶梯。

    这间隐藏房间并未对学生开放。

    路克斯走进陈列无数器材与书架的石造大房间内。

    与赛莉丝的惩罚游戏结束,蕾莉拍了拍众人解散后准备离去的路克斯肩膀,告知委托。

    委托内容是,要路克斯听某位少女的话。

    不,严格来说,她的年纪似乎已经不算少女……

    「——等你好久啦,咱的情郎候选人。再度跨越一项考验,是否更有男子气概啦?」

    独特服装与风貌十分特别的少女,坐在蕾莉之前坐的座位上。

    脸上挂著有些低俗的下流笑容,「七龙骑圣」队长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

    其实某种程度上已经猜到蕾莉的要求,但还是让人意外。

    不过路克斯丝毫没有动摇,静静地苦笑回答。

    「谢谢你的赏识。不过这次能击退『圣蚀』,都多亏赛莉丝学姊。我只是受到学园的众人帮助而已。」

    没理会玛姬艾儿卡说的「情郎候选人」,路克斯回答。

    「这就是谦虚吧。其实与其独自达成某些目标,能让许多人愿意帮助你,反而更需要才能的哪?原来如此,你果然很适合接受咱的委托。」

    「玛姬艾儿卡队长的委托……?」

    听到路克斯这句话,玛姬艾儿卡忽然露出意有所指的阴沉笑容。

    「话说你,最近似乎被不少人看上哪?那个超级坏心眼的副队长辛格伦也好,『钢铁魔女』罗莎•葛兰海多也好。另外听说连『创造主』的近卫骑士,弗基尔•阿卡迪亚也和你关系匪浅呢。」

    「…………」

    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总觉得能猜到玛姬艾儿卡想说什么。

    路克斯试图维持镇定,但可能看透细微的表情变化,玛姬艾儿卡微微一笑。

    「别担心,咱又不会吃掉你。只不过觉得,『创造主』那帮人比想像中还麻烦哪。」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们消灭的什么『圣蚀』,他们打出这张『王牌』的时机啦。」

    脸上露出无畏笑容,玛姬艾儿卡改翘起另一只脚。

    「那恶魔能发出危险信号吸引大量幻神兽前来,甚至能召唤邻近的终焉神兽。而且如果『创造主』的话能当真,不是还会随著时间经过不断复活吗?」

    「————」

    「圣蚀」——即使消灭也会复活。

    只要没有破坏产生「圣蚀」的系统,就无法阻止。

    因此必须前往可能是管理其系统的「大圣域」。

    这与库露露席法在优密尔教国遗迹「坑道」中发现的情报一致。

    「创造主」并未说谎——理论上是。

    「距离世界毁灭的期限还有半年,毁灭世界的灾厄『圣蚀』。如果光听他们说的话,充其量只是吹牛而已。但前些日子的事件,让真实性大大增加。而且就在世界高峰会结束之后,简直像瞧准了一样哪。」

    「意思是太过刻意了吗?『创造主』她们甚至能控制『圣蚀』?」

    路克斯立刻如此回答,玛姬艾儿卡却静静摇了摇头。

    「是有这种可能,但咱的猜测不太一样。她们可能大致掌握了『圣蚀』的动态,却无法自由操纵——感觉像是这样。如果她们真有这么大本领,不就能更加巧妙地陷害咱们,让咱们全灭吗?」

    「…………」

    关于这一点,路克斯也认为有道理。

    不过纵使现阶段没有说谎,也无法完全信任「创造主」。

    「算了,这些姑且不论,距离世界毁灭只剩下半年。身为『七龙骑圣』之一的世界顶点,我有保护自己财产——不对,保护世界和平的使命。」

    说出有些毫不掩饰的光明正大理由后,玛姬艾儿卡站起身来,抬头挺胸。

    「因此,亚提司玛特新王国『七龙骑圣』路克斯•阿卡迪亚,队长亲自赋予你特命。找出存在于咱们世界联盟的叛徒——加以抹杀!那家伙会在哪里出现,咱已经有头绪了。」

    红色外套飘扬,玛姬艾儿卡高声宣告。

    「————」

    深不见底的支配者笑容,让路克斯感到更大事件的预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