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Prologue 无法欺瞒的假面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kid

    修图:速水伊织

    若从结论而言,根本没有神明眷顾自己。

    『罗莎,神明不会拋弃活得正正当当的人。』

    『不论遭遇任何处境,我们都必须遵守法律。这才是为人活在世上的准则。』

    这跟和平成痴不太一样。

    纯粹只是自己的父母,真的是很幸福的生物。

    因为直到惨遭背叛,化为枯骨的那一日为止,他们一直以这番祈祷教导独生女。

    海布格共和国的「七龙骑圣」之一,人称「钢铁魔女」。

    早晨醒来的罗莎•葛兰海多就这么裸著身,从官厅的窗户眺望首都的街道。

    高耸石造建筑凛然林立的街景,宛如显示首都的繁华。

    但同时映入眼帘的,是相隔一道墙壁另一侧的大片贫民窟。生活在恶劣环境与治安中的人们,像野兽一样群聚在一起。

    海布格的首都海德赫姆,是一座很奇妙的城镇。

    城下町乍看之下十分繁荣,但是紧邻的居住区却显得荒凉破败。

    夺取者与被夺取者。

    强者与弱者。

    羊与狼。

    连从窗户划分出来的范围内,也能见到宛如世界缩图般的景色。

    海布格共和国是鼎鼎大名的军事大国,但早在某个武器商人出现之前,就已经出现步入歧途的徵兆。

    由于与阿卡迪亚旧帝国不睦,被迫签订不平等条约,更遭受终焉神兽之一——波赛顿的严重破坏,才急速穷兵黩武。

    为了从位于领土内的遗迹「巨兵」发掘宝物,因此强行徵兵,并课以重税。

    反对战争的罗莎父母,某一天突然被当成反叛国家的主谋逮捕,并且下狱——最后遭到处刑。

    后来打听到的内幕,是因为同样对国家暴政压迫感到不满的市民们,见钱眼开而告密。

    当时年幼的罗莎,根本无能为力。

    光靠自己曾经相信的正直,根本无能为力。

    就在罗莎被关进牢内,惨遭拷问、面临生死关头时,买下自己的军方人物教会自己一件事。

    「——终究就是这样。那些人缺乏力量。」

    一头红发,脸上浮现笑容,同时罗莎伸手将枕边的机攻壳剑搂向自己。

    「我的父母只是害怕自己偏离道路而已。既无智慧又缺乏力量的无能之辈,最后顶多只能寄望『为人正直』这种善行而已。」

    是神明,国家,或是英雄。

    「不论对象是谁,渴求救赎之际,如果自己是邪恶就无法得救。因此所谓的善良——充其量只是渴求正直的他人保护自己藉以得救,满足自己天真幻想的逃避之道而已。」

    宛如自问自答般,嘴里不断嘟哝。

    区区正义,面对邪恶根本无能为力。

    如果自己不控制他人,就只会遭到更强大的邪恶掠夺。

    从失败学习的罗莎受到薰陶,为了实践各式各样的邪恶而活。

    为了实践强者之证的哲学。

    「『邪恶之王』——这种称号也不坏呢。」

    从十几年之前,暗中控制海布格的人物。

    罗莎低喃著暗地里操纵军队,坏事做尽的强者之名。

    获得神装机龙《葛力尼奇》,获选为「七龙骑圣」,都是让自己进一步更强,立于优位的垫脚石而已。

    消灭敌对的新王国,让海布格恢复力量的阴谋已经启动。

    以海布格代表出马,在「演武战」中击败新王国,赢得位于新王国领土境内的港镇「特莱波特」附近,长达一个月的遗迹调查权。

    抵达港镇的海布格机龙使,已经对目标第一遗迹「塔」展开了攻略。

    世界面临毁灭的灾厄「圣蚀」。

    要阻止「圣蚀」就必须抵达「大圣域」。

    因此必须讨伐剩下的五只终焉神兽,得到名为「至高之力」的水晶,置于遗迹最深处——

    「绝不可错过这次好机会。利用攻略『塔』的过程,能大大削弱新王国的力量。只要刺激遗迹释放幻神兽,或是终焉神兽出到城镇,他们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与别国合作,阻止「圣蚀」引发世界毁灭。

    这是理所当然的,但连同之后的事情一起考虑,就是身为执政者的视角。

    首先在「创造主」那帮人的面前缔造功绩,在报酬上拔得头筹。

    同时藉由攻略遗迹的过程,损害别国战力,加以弱化。

    计画早已开始启动。

    罗莎嘴角嘻嘻一笑,跟著喝了一口玻璃杯中的水。

    随后,房间门上同时响起「咚咚」的敲门声。

    「罗莎小姐,您醒了吗?」

    「可以,进来吧。」

    「好、好的,不好意思——……!?」

    门把喀嚓一声转开,一名年轻侍女走进房间内。

    看见依然赤身裸体,站在窗边的罗莎,以及同样一丝不挂,睡在床上的辅佐官嘉莲希雅,顿时满脸通红。

    「有什么事?如果想和我们一起玩,倒是欢迎你加入哦?」

    脸上浮现嘲讽的笑容,罗莎语带调侃。

    侍女却慌张地挥挥双手,匆忙告知来意。

    「这、这个!听说最后的商品搬完了!通往地下市场的参加券也已分发完毕。」

    「哦,辛苦了。有没有什么异状?」

    「不,没有问题。话说——那个人该怎么处置?在东区七号街酒吧工作的少女,她的姊姊。」

    少女被当成父亲借钱的担保品,结果债务无法还清,全家企图跑路,最后被逮到。

    「依照计画卖了吧?反正没什么来头又缺乏器量,当作施药实验的白老鼠也行。」

    「明、明白了……」

    脸色发青点头的同时,侍女离开房间。

    整理好的文件中,记载著目前海布格经手的商品一览表。

    从机龙本体,武装与各种零件,设计图纸都有。

    装甲机龙的相关商品极为珍贵,本来根本不可能卖给别国。但因为某件台面下的事情而得以保证库存量。

    由于曾经与黑市商人海兹私下串通,因此与遗迹相关的军事力量略占上风。

    此外虽然没有曝光,但武器也流至他国组织之手。

    床上的女性起身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望向另一名少女。

    「这次同样要与『龙匪贼』交易,务必小心来自外头的害虫。」

    「……遵命。」

    听从房间内掌握绝对权势的女性忠告,听命行事的少女只能无力地点头。

    在「邪恶之王」举办的地下市场宴席中,要与大权在握的执政官打好关系,同时也要贩卖违法商品。

    即使各国关系陷入紧绷的状况之下,依然如期举行。

    不,毋宁说这场交易当中,正好掌握了攻略新王国之「塔」的关键。

    少女的身体喀哒喀哒地微微颤抖。

    查觉这一点的绝对权势之女,将少女的身体搂近,低喃。

    「你害怕了吗?害怕伤害许多人,遭到他人的憎恨吗?你放心吧——只要你身处『邪恶』的一方,立于支配者的一方,就丝毫不用担心有人会掠夺你。」

    「可、可是……」

    「你剩下的最后一个朋友——肯定也希望如此。只要你这次工作的表现良好,很快就能再度见面了。」

    女性再度压在少女身上,伸手在肌肤上游走。

    再度对少女施加名为洗脑的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