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Episode2 海布格的黑暗
    海风的气息,以及平静的海浪声充满整间房间。

    「嗯、嗯嗯……呼啊〜」

    莉夏打了个呵欠醒来,眼前是一片美丽景色。

    蔚蓝大海与石造港镇,透过小清新的寝室窗户映入眼帘。

    还能看见新王国西方领土港镇「特莱波特」的招牌。

    由于是商业都市,因此无法享受海水浴。但大海与船只近在眼前,也饶富一番趣味。

    想著水上与潜水用装甲机龙也颇有趣,而渡海的船只也充满了浪漫。

    对于兴趣是把玩装甲机龙的莉夏而言,这片景色也颇引人入胜,可是——

    「巡逻真是无聊,在学圜听莱格莉教官上课还比较有趣。」

    一边抱怨的同时换上装衣,在外头披上一件长袍。

    打开门离开官厅后,走向港口的另一侧。

    城镇东边有一座围在石头城墙内的前线基地,途中有士兵们开口问候。

    「早安啊,莉姿夏尔蒂公主殿下!」

    「早安。不用太多礼没关系,我对繁文缛节已经烦了。」

    以开朗的轻松语气回答后,莉夏继续往前进。

    这里是防卫第一遗迹——「塔」的军事据点,目前有两股势力并存。

    其一,是西方领地的领主,迪斯托•兰格莉思率领的机龙使部队。

    另一股势力,则是获得长达一个月遗迹调查权的海布格军主力。

    由一位名叫古德菲莉卡的妙龄女将军指挥,每天展开「塔」的攻略。

    总共有十三层的「塔」内部,基本上只能从一楼依序往上攻略。

    新王国其实很早就发现遗迹,但攻略进度却始终停在二楼。

    由于一楼异常宽广,得从座落的几十间仓库中运出装甲机龙。而且二楼以上的幻神兽出现频率大增,冒著攻略的危险性并不划算。

    「早安,莉姿夏尔蒂。昨晚睡得好吗?」

    登上能监视「塔」的灯塔,同样打扮的少女在顶楼待命。

    是四大贵族千金,学园最强三年级——赛莉丝缇雅•兰格莉思。

    莉夏一边打招呼,同时坐在她身旁。

    「帮我准备的房间很棒,可是睡起来感觉糟透了。一直挂念这座城镇的海布格那帮人,晚上根本睡不著。」

    「我也有同感。不只担心幻神兽的威胁,也担心敌军的威胁。实在很难撑一个月呢。」

    「实际上,攻略也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吧。」

    如果「创造主」皇女里丝媞卡的预言无误,距「圣蚀」导致世界毁灭的危机还有五个月。考虑到还有五座尚未解放的遗迹,根本无法从容地一个月攻略一座。

    因此世界联盟的掌权者提议,应将战力一分为二,同时攻略两座遗迹。实际上却窒碍难行。

    优密尔教国的「七龙骑圣」梅尔,目前伤势并未完全痊愈。更何况「龙匪贼」从上一次之后就消声匿迹。

    要是拚命攻略遗迹,却遭到「龙匪贼」背刺——这一层担忧导致无法卯足全力行动。

    进一步考虑到若无法对付终焉神兽,甚至有可能灭国。各国肯定会对别国攻略遗迹的行动静观其变。

    要是同时让五只终焉神兽逃脱,由于无法集中战力,某种意义上,这样的结论是当然的——

    「伤脑筋呢。考虑到对付从『塔』出现的幻神兽,我们没办法离开这里。」

    海布格展开「塔」的攻略已经过了五天。

    虽然探索时间暂定为日出到日落,但「塔」有无数从内侧通往外侧的传送装置。

    有逃脱通道是好事,但幻神兽也会跟著逃到外面去。

    漏网之鱼会跑到特莱波特,因此莉夏等人才留在这里守卫。

    「昨天一天就有大约十只幻神兽跑到特莱波特。至少必须有一名神装机龙使用者,否则光靠父亲的部队是无法维持战线的。」

    「也对。」

    莉夏点点头,从灯塔眺望城镇。

    视线正好捕捉到这次的总指挥官,罗莎•葛兰海多。

    「那女人果然在这里。看她只是在街上到处晃来晃去,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意义。」

    「的确很奇妙。第一天刚来向市长打招呼后,随即将『塔』的攻略交给属下,仅在街上四处巡逻——」

    就算她想在发现「塔」的最短攻略途径之前保留自己的战力,却无法解释辅佐官嘉莲希雅为何不在场。

    况且目的不是一口气冲进终焉神兽所在楼层,在早期派出强力机龙使反而较易攻略。

    「无论如何,这次我们没办法进入遗迹。再过几天,库露露席法与色女会来换班防卫,只能认真执勤到那一天为止了。」

    「话说回来,你最近和夜架的关系不错呢。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和她相处,真羡慕你。」

    赛莉丝忽然这么说。

    别名「帝国凶刃」的她,曾经是暗杀者,还是完全无法融入学园的问题人物。

    听赛莉丝这么说,莉夏满脸通红连忙辩解。

    「才、才没有好不好!我才不是因为无法丢下那家伙不管,才主动找上那女人的啦——该说你还不是一样。文化祭的惩罚游戏上,居然爆出不得了的消息!」

    听到莉夏的反驳,这回换赛莉丝红了脸。

    只见她拚命挥手,慌忙试图辩解。

    「那、那只是上了她的当而已!这个,早知道接吻只要轻轻碰一下就可以的话,我怎么会那样——」

    「算了……话说现在,也很担心路克斯那边呢。」

    「对啊。虽然海布格的主力机龙使都来攻略『塔』了,但潜入敌营还是很不放心呢。」

    如果地下交易是真的,届时可能会爆发火拚。

    与朵拉肯对峙过的赛莉丝等人都知道,「龙匪贼」师团长等级都是强敌。

    「是没错,可是学园长真讨厌。居然找理由让路克斯和那天然女孩一起去——好死不死居然还是蜜月旅行!」

    莉夏红著脸,发出不平之声。

    还记得这次为了避免混乱,出发前向所有「骑士团」解释过。但除了菲尔菲和夜架以外,所有人都感到不解。

    「没有办法。由于这次任务特殊,除了她以外没有更适合的人选。」

    「可是啊——」

    莉夏还不死心地抱怨。

    「不是答应过不再提这件事吗。哎……话说回来,我也好想以保镳或属下的名义同行呢。身为骑士团长的我,与路克斯一起去也不会破坏规矩。」

    「…………」

    莉夏露出狐疑的眼神,盯著赛莉丝依依不舍的侧颜后——

    「啊……没、没有,我绝对不是因为羡慕菲尔菲,终究只是身为辅佐官的使命——」

    「老实说,刚才的话十分可疑,不过算了。既然你学会坦率表达自己,肯定是一件好事吧。」

    其实「讨厌男性」与过度严格的态度,都不是真正的赛莉丝。

    受到路克斯的影响化解顽固的心情,面对莉夏等亲近的对象,也逐渐学会表达真实的自己。

    「真是不可思议。多亏路克斯,即使相隔这么远,我们也能团结呢。」

    赛莉丝一脸安心地微笑,莉夏也满足地点头。

    这一瞬间,传来告知幻神兽来袭的钟声。

    钟声响起五次,意思是「塔」的周围出现五只幻神兽,正直扑港镇而来。

    「那么何不马上试试团结的力量?」

    莉夏也露出得意的笑容起身,与赛莉丝一同拔出机攻壳剑。

    即使面临防卫城镇,迎战大量幻神兽的重责大任,目光依然炯炯有神。

    「要赶快回来喔,我的骑士!」

    心中许愿的同时,莉夏穿上自己的神装机龙《迪亚玛特》。

    攻略过程中逃出「塔」的幻神兽数量,光是今天就多达三十只。

    威胁新王国的漫长苦战,今天依然持续上演。

    †

    另一方面,海布格共和国首都海德赫姆。

    弄到地下市场入场券的路克斯与菲尔菲,原本想在市场举办前的一星期内按兵不动。

    但偶遇前士官候补生,名叫史缇珐•赫兹迈思的少女后,路克斯答应她的意外请求。

    内容是——希望路克斯帮忙引见足足三年没见面的表姊,海布格「七龙骑圣」辅佐官的嘉莲希雅•赫兹迈思。

    「小路,差不多该出门啰?」

    「嗯。在地下市场开始之前,想试著找找看她。」

    路克斯手中握著漂亮的发夹装饰。

    这是几个小时前,史缇珐亲手托付给自己的。

    起床后,路克斯与菲尔菲共进早餐,然后一同前往史缇珐的住处。

    位于中产阶级住宅区的一角,毫无装饰的房屋。

    她与一名家人同住。父亲是一名木匠,一大早就去上工了,因此白天只有她在家。

    「让两位久等了。卢迪先生与……太太名叫菲涅儿吧?感谢两位愿意听我的事。」

    答应帮助她与嘉莲希雅见面,当然这不是正式约定,只是参加地下市场的举手之劳。但她依然开心表达感谢之意。

    「那么关于后续——你对嘉莲希雅小姐的动向,心里有底吗?」

    就算要让分隔三年的表姊妹相见,但如果不知道人在哪,则根本无从著手。

    结果史缇珐不安地皱起眉头,说话声音压低了一个音。

    「请问,在来此地的途中,有发现卫兵吗?」

    从她警戒的态度,路克斯料到她的心思。

    可能她要说的事情,事关军方的秘密。

    「我们刚才有提高警觉,但不用太勉强自己。目前的我们无法保证你的安全。」

    强如路克斯也扛不了这个责任。

    因此原本想劝阻她,但眼前的少女摇了摇头。

    「不,请让我说吧。我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全,拜托你们危险的事情——」

    略为犹豫之后,史缇珐下定决心开口。

    「当年我还是机龙使士官候补生时,可是特进阶级。未来前途光明,好几次接获看守地下市场的责任。记得当时嘉莲希雅也在一起。」

    没错,史缇珐终于开始说出军事机密。

    在地下市场流通的商品,多数都不合法。

    因为稀有装甲机龙零件与武装,买卖都要课以重税。

    换句话说不只警卫,可以肯定军方也和地下市场有挂钩。

    「如果她目前还在担任相同任务,应该有很多机会能接近她。要是见到她的面,希望你能告诉她原委,并让她看看这个。」

    说著,史缇珐将身上的发夹取下,递到路克斯面前。

    是点缀著苍蓝宝石的美丽饰品。

    「这是我生日的时候,她送我的礼物。拜托你帮忙询问嘉莲希雅,这个国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罗莎到底怎么了,好吗?」

    「知道了,我尽量试试看。」

    之后与史缇珐道别,路克斯与菲尔菲展开行动。

    现在——路克斯与菲尔菲带著生意用的贵重金属,并肩走在城下町外围的红灯街。

    不只有酒吧,还有娼馆、赌场等,充满各种欲望的地点——乍看之下以为是无法地带的可疑地区。

    「记得旧帝国也有这种场所。」

    实际上路克斯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显得有些犹豫。

    「还是我一个人调查比较好吧——?」

    「我可是,小路的,保镳喔?」

    原本担心波及菲尔菲而忍不住开口,但听她这么说,路克斯也只好从命。

    由于幻神兽的影响强化了身体能力,加上玛姬艾儿卡教导的武术,菲尔菲的战力能轻易击败巨汉,在这种状况下十分必要。

    可是两人打扮成小清新的有钱人,貌似该地分子眼中的肥羊。在抵达目的地之前,不知道有多少人主动上前招呼。

    走著走著,两人来到目标的酒吧。

    走进在粉红色灯光照耀下,看起来十分可疑的店,女店长便立刻上前招呼。

    「哦,兄弟,第一次来这条街吗?要是带女伴的话赶快回去吧,别让可爱的新娘伤心喔。」

    一头乌黑秀发,施以薄妆的女店主劈头就斥责路克斯。

    「不,不是的——请问你是引路人吧?」

    路克斯跟著递出一封信。

    上面署名是史缇珐。

    女店长随即眨了眨眼睛,迅速浏览信上的文字。

    「我们在找嘉莲希雅小姐,请问在这附近有见过她吗?」

    「……来后面谈吧,这里不方便说话。」

    随后女店长牵著路克斯的手,带两人进入店内的会客室。

    还端上奇怪的酒饮,但两人丝毫不打算喝。

    这名女店长似乎是史缇珐已故母亲的朋友。

    可能因为这层关系,十分熟识以前还是士官候补生时,来过附近的史缇珐。

    「原来如此。你们结识了史缇珐,来打听嘉莲希雅的事情——不过劝你们罢手吧。我不知道你们和那孩子有什么关系,但出于善意就这么做太危险了。别说罗莎,就连嘉莲希雅的名字,公开讲出来都会惹上麻烦。」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路克斯一脸讶异地质问,女店长随即叹了一口气。

    「这事可无法公开张扬,不过在地下市场甩卖的军火或遗迹走私品,记得就放在这附近的仓库。而且那还是一段时间前的事情了,海布格军方现在的勾当更夸张呢。」

    「事关黑市武器商人海兹,以及『邪恶之王』吗?」

    由于治安比以前大幅恶化,导致军队控制力大增。

    敢反抗的人都遭到处刑,所有地方都受到军方管控。

    无法公开的别国俘虏,以及抓来的市民也惨遭相同待遇。

    女的被卖去娼馆,男的则被当成重劳动的奴隶。

    更糟糕的是,为了自其他国家的耳目下隐蔽此地从事的无法行为,导致国家主动为恶。

    目前此处就是这种地方。

    「这种事情怎么——」

    怎么可能——路克斯差点想脱口而出,但却无法完全否定。

    五年前的阿卡迪亚帝国,也上演过类似戏码。

    试图改变帝国的路克斯,已经见过太多相同的惨剧。

    「所以说,我们这些人也遑遑不可终日啊——在后方实验场的可是军方的人呢,尤其现在更糟糕。他们甚至开始搞起某些可怕的勾当。」

    「实验……是吗?」

    「嗯。」

    女店主压低了声音回答,点了点头。

    「而且这几天,连你在找的嘉莲希雅都进出该处,原因不明。多半是受到罗莎的命令吧,无论如何——被派来做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附带一提,女店长直到几年前还不认识嘉莲希雅。之后发觉是亲戚,主动交谈过几次。但嘉莲希雅本人却推辞,吩咐不要告诉史缇珐关于自己的事情。

    呼〜一声深深叹了一口气,女店长喝了一口酒。

    「这下你明白了吧?不论你们是会干些见不得光勾当的商人,还是答应史缇珐要求的好人——都不该和海布格的黑暗扯上关系。知道的话就回去吧,趁还没惹出麻烦的时候。」

    这似乎是住在这种危险地点的女店长得到的结论。

    她说的话其实有道理。

    如果路克斯只是普通的年轻旅行商人,本来就不该插手这种危险的事。

    既然已经获得地下市场的入场券,将机会赌在那边或许比较保险。

    可是如此理解后,路克斯心中还是带著疙瘩。

    之前的「演武战」中,败在路克斯手下的嘉莲希雅被问罪,有可能受到不合理的虐待。

    「那么请让我们在这里等一下嘉莲希雅小姐。如果她经过附近的话,请告诉我们。」

    「你疯了吗?就算真的能见到嘉莲希雅,也根本无济于事吧?」

    「有可能。但应该能告诉她史缇珐的想法,这样就能达成答应她的约定了。所以——」

    这番话有一半是事实,一半是谎言。

    谎言是,路克斯并非来度蜜月旅行的年轻商会少爷。

    凭藉路克斯与菲尔菲的能力,足以当场拯救嘉莲希雅。

    心中如此盘算的路克斯提出要求——

    「真伤脑筋呢,我可不负责任喔。」

    表情困扰的女店长,凝视一脸茫然,始终沉默不语的菲尔菲。

    「放心。交给小路,没关系。」

    「可以吗?」

    「别担心,我的实力,很强。」

    「…………」

    可能屈服于菲尔菲的坚定意志,女店长即使不置可否,但还是答应了。

    「知道啦,如果发现嘉莲希雅我会告诉你们,在那之前可以待在店里。像你们这样的人走在这种地区,实在太显眼了。」

    路克斯的确也有这种感觉。

    要是没有遇见嘉莲希雅,万一路克斯的身分曝光就麻烦了。

    因此两人决定,暂时躲在这间酒吧里。

    但——就在松口气的瞬间,店长却提出意外的提案。

    「那么你们在店里帮一点忙吧。这间房间也是要做生意的,总不好免费白用吧。」

    「请、请等一下!我们——」

    「没关系啦,不会让你们碰到奇怪的客人,放心吧。」

    原本已经做好觉悟的路克斯,现在却一脸囧样。

    然后过了几分钟——

    在诡异灯光照射下的酒吧内,路克斯与菲尔菲各自换上服装,模样生涩地工作。

    菲尔菲身穿以白色与黑色为基调的衣服,默默地接待客人与接受点餐。

    衣服是露出双肩的简单款式,但与原本就姣好的容貌与胸部相辅相成,散发出男性都忍不住集中目光的魅力。

    溺爱妹妹的蕾莉看了多半会很开心,这种场合下路克斯却很担心。

    (虽然推不掉才帮忙,但一旦发生事情,得保护小菲才行——)

    即使路克斯心急如焚,菲尔菲依然不为所动。

    头戴模仿兔耳的发箍,接二连三有男性客人提出陪酒的要求,不过菲尔菲都平淡躲过了醉汉骚扰。

    面无表情拍掉伸向自己的咸猪手,对于下流的言词也充耳不闻。

    「说不定那女孩意外地有才能呢。只不过看她贪心地盯著客人的料理,倒是值得重新商榷——」

    女店长也对菲尔菲赞不绝口。

    另一方面,打扮成侍者的路克斯,也接到不少女性酒客指名,忙得不可开交。

    「不过你也满厉害呢,真是熟练。简直不像商会的年轻少爷喔?乾脆住我这里算了?」

    「哈、哈哈……」

    这是活用长达五年杂务经验的结果,但老实说,不太开心。

    (该怎么说呢,这一类的工作好像到哪里都差不多。)

    一边苦笑,同时搞定眼前的工作,时间很快流逝过去。

    「——辛苦啦,两人可以暂时在这里休息喔。」

    两个小时后,女店长点头同意下,在会客室内休息。

    虽然是等待嘉莲希雅的期间才开始的工作,不过两人都出乎意料熟练。

    「然后就是祈祷,嘉莲希雅会经过这里了——」

    累得背靠在沙发上的路克斯嘀咕,同样坐在身旁的菲尔菲,视线望向自己。

    「如果见到她后,小路打算怎么做?」

    「至少先问她事情。还有,尽可能——帮助她吧。当然,我必须以新王国为优先,因此看情况而定。」

    「是吗。」

    菲尔菲既未否定也没有肯定。

    喝了一口女店长端来的像是水的飮料后,环顾室内一番。

    「不过,总觉得这里,有点像呢。」

    「嗯,对啊。」

    听到菲尔菲的问题,察觉个中含意的路克斯点头。

    类似过去旧帝国的窒息感,控制了整座城镇。

    如果五年前的路克斯没有谋划政变,有没有机会和菲尔菲过著普通的生活呢?

    还有——

    「欸,小菲。关于我以前的付出。」

    路克斯也跟著拿起杯子,同时不经意一问。

    那场革命之日,如果弗基尔没有背叛,旧帝国的皇族和军人是否能保住一命?

    或者会被弗基尔说中,路克斯遭到皇族背叛,死于非命,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

    无法否认,连敌人都尽可能拯救,是过于天真的理想。

    可是路克斯小时候,曾在阿卡迪亚帝国时代遭到遗弃。

    被赶出宫廷,母亲搭乘的马车遭逢意外时,饱受帝国暴政的民众责怪路克斯。

    其实这是路克斯的祖父试图拯救人民导致的结果。但路克斯一家只因为身为皇族,就成为民众的众矢之的,无力抵抗。

    皇族么弟毫无权力可言,动辄得咎。

    关于这一点,沦为箭靶也无可厚非。

    但路克斯一直极力避免只因为对方身在敌营,就断定为坏人的想法。

    「噗哇!这、这不是酒吗?她怎么端这种东西来啊!」

    沉浸在感慨中的路克斯喝了一口杯中物,喉咙深处顿时发热。

    一瞬间感到惊讶,但是仔细一想,路克斯和菲尔菲目前都扮作成人的身分。

    不安的路克斯一看身旁,发现菲尔菲已经眯起眼睛,呈现迷茫状态。

    脸颊微微泛起红晕,呼吸也有些急促。

    在两人独处的房间内看到这样的菲尔菲,再加上服装的裸露,刺激路克斯心跳加速。

    「没关系,的喔。」

    「咦……?」

    一瞬间,还以为她没醉——结果不知为何牵起路克斯的手,拉向自己的胸口。

    正面被菲尔菲搂在怀里,路克斯顿时面红耳赤。

    「等等、小菲!你在做什么啊?」

    「不论何时,我都会和小路在一起。」

    「那是假冒的身分啦,目前我们来到这间酒吧——」

    她完全喝醉了。

    (糟糕!再这样下去,会影响这次的任务。)

    即使如此心想,试图离开菲尔菲,但存在感十足的柔软弹力与甘甜气息,却让路克斯难以抵挡。

    刚才实在不该跟著喝酒。

    再这样下去,路克斯的理性真的会融化。

    「小路的做法,没有错。你当时能救我,我很高兴。」

    如此心想的时候,耳边传来温柔的低喃。

    宛如阳光般温暖的声音,听得路克斯胸口微微一震。

    「呣喃呣喃,呼……」

    「拜托,别紧抱著我睡著好吗!店长马上就要来了——」

    就在回过神来的路克斯,慌忙在菲尔菲怀抱中挣扎的时候。

    「————」

    听见「匡锵!」一声玻璃破裂的声音,室内气氛顿时紧绷。

    路克斯迅速离开菲尔菲,从会客室内窥伺店内的动静。

    「怎么还是一样这么冷淡啊,不是叫你们记住大爷我的长相吗?大爷我可是升格为罗莎大人直属的『六刑士』了啊。」

    一屁股整个人坐在沙发上的,是一头冲天黑发的男子。

    瘦得筋骨嶙峋,眼睛下方有紫色眼圈,但眼神却犀利异常。

    「你可得乖乖躲好啊,麻烦的家伙来了。他是直属罗莎的『六刑士』之一,『断刑』的布朗狄修。」

    「…………!?」

    转头瞥了自己一眼的女店长说的这番话,听得路克斯倒抽一口凉气。

    根据三和音的情报,罗莎与「六刑士」目前应该还在攻略「塔」。难道为了处理地下市场的事宜,留下了一人吗?

    名叫布朗狄修的瘦削男子,一口气喝乾酒杯,跟著恶狠狠瞪向店员。

    像是在上下打量,同时又带有轻视的侮蔑视线。

    与其说下流,更像是趾高气昂全写在脸上。

    「然后呢,是哪一个?传闻中的可爱新人,刚才走在路上我听说了喔?交出人来。」

    男子一句话,令店内顿时弥漫著紧张的情绪。

    看来被这男子盯上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消息真灵通呢,不过那孩子今天已经回去了。他只是特别来帮忙的,所以——呣咕!?」

    女店长好言相劝的瞬间,布朗狄修伸出手来,一把揪住她的嘴。

    「你可别搞错了,老板娘——劝你马上把人交出来啊?别小看罗莎大人了。大人特别吩咐过,尤其是这时期打探前方仓库消息的家伙,不是别国派来的刺客就是反抗军。」

    路克斯等人的行动早就被看穿了。

    这男子显然是冲著自己来的。

    这一区八成早就躲了好几名通风报信的间谍。

    虽然不是没有预料到,但在正式参加地下市场前,这下子麻烦了。

    「呣喃……小路。」

    可能感受这次危机的预兆,菲尔菲也醉茫茫地睁开眼睛。

    「尤其是小菲,绝对不可以出去!要是被他和手下记住了长相,可就不妙了。」

    以手制止菲尔菲的路克斯,冷静下来等待机会。

    如果蒙住脸开打,或是仅靠难以锁定的《飞翔机龙》,或许有希望。

    敌人是「六刑士」之一,但冷不防偷袭的话——

    「难道你不能安静一点吗。真的以为这种手段对海布格共和国有什么好处……」

    路克斯如此心想时,男子身旁传来声音。

    「————!?」

    从门缝中窥见一名身穿军服,外表年轻的少女。

    露出前额的发型与理智的眼镜让人印象深刻,「七龙骑圣」的辅佐官嘉莲希雅。

    看她表情有些不悦地巡视店内,可能情况并非出于本意。

    意想不到,居然会在此同时碰见敌人和她。

    在参加地下市场前,路克斯等人的身分面临曝光的窘境。

    但同时也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啊?区区罗莎大人的仆人,少对我啰哩八嗦!难道要我以谋反罪抓走这间店的人吗?」

    但布朗狄修听了反而大吼,一把推开少女的肩膀。

    趁著在场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的瞬间,路克斯一蹬地板,猛然扑上前去。

    出奇不意,不召唤机龙,以出鞘的机攻壳剑直接砍过去。

    除了嘉莲希雅以外,只有一名貌似跟班的男性军人。

    只要有机会逮住老大布朗狄修当人质,马上就结束了。

    如此判断的路克斯,正准备压制瘦削男子的时候——

    「……噗哇!」

    千钧一发之际,「断刑」男子反应过来,将一旁的男子推向路克斯面前。

    「…………!」

    路克斯迅速拔剑,但却撞上被推向自己的男子,仰面朝天倒了下去。

    (糟了,再这样下去——!)

    就在犹豫该如何是好的一剎那,布朗狄修拔出机攻壳剑,手腕一转,剑锋朝下。

    (不会吧——!)

    难以置信的动作,路克斯立刻身子一扭。

    随后,机攻壳剑的刀身瞄准路克斯,连同刚才倒地的跟班一起刺下去。

    路克斯勉强躲过这一击,但剑刃贯穿了手下的身体,钉在木质地板上。

    「呜嘎啊啊啊啊啊!」

    属下顿时放声惨叫,店员与客人都倒抽一口凉气。

    担任罗莎直属部下的男子,轻而易举刺杀了自己的手下。

    「连个敌人都抓不住,俘虏当手下就是这么没用。嘉莲希雅!你给我解决这个小鬼,我去揪出另一个躲藏的同伙女人!听到没?」

    趁路克斯重整体势之际,布朗狄修伸手抽起插在手下身上的机攻壳剑。

    然后朝菲尔菲所在的休息室通道跑过去。

    「站住!」

    「骗你的——」

    路克斯正要反射性追上去,迅速转身的瘦削男子却一剑劈过来。

    勉强以机攻壳剑挡住这一击,胸口却被削掉一块皮,渗出血来。

    「你还真是冷静啊?还以为你会上当呢,哇哈哈哈!」

    面对布朗狄修的挑衅,路克斯绷紧表情。

    绝对不能放这个宛如凶器般的男子逃脱。

    即使屈居劣势,但无论如何都要击败他。

    「要和老子我斗剑吗,好啊!嘉莲!你也给我帮忙!」

    布朗狄修命令一旁慌乱的嘉莲希雅,但少女却摇了摇头。

    「别开玩笑了,你以为闹这么大不会出问题吗?」

    「你应该是最清楚会不会出问题的人吧?别忘记你全家都在罗莎大人的手上当人质啊?」

    「呜!」

    听到嘉莲希雅的哀号声,路克斯顿时察觉她的处境。

    她果然遭到利用。

    现在需要击败的,只有布朗狄修一人。

    但出乎路克斯的意料,嘉莲希雅迅速跳到路克斯的面前。

    有如代替布朗狄修迎战般,主动拔出机攻壳剑。

    「要是让你动手,你会杀了他们两人。所以你别出手。」

    「哦,这么关心敌人啊。那这个功劳就让给你这辅佐官吧。」

    脸上浮现浅浅笑意,布朗狄修居然老实离开酒吧。

    一对一对峙的嘉莲希雅,静静放下机攻壳剑的剑尖,显示停止战斗的意思。

    「你这是——?」

    路克斯开口一问,嘉莲希雅随即将音调压得极低,小声说。

    「总之就是这样。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人,但赶快离开这里吧。似乎还有另一名女孩,我会尽可能让她逃走……」

    「你不是服从罗莎的命令吗?」

    「请、请不要多说无关紧要的话!更重要的是,再不赶快逃跑的话……」

    「——答对了,不过已经太迟啦。」

    外头传来「喀锵!」金属独特的叽嘎声。

    室内的路克斯瞬间察觉,是装甲机龙的驱动声——以及举起机龙息炮的预兆。

    嘉莲希雅也立刻倒抽一口凉气,迅速卧倒在地上。

    「所有人趴下——炮击要来了!」

    路克斯刚一大喊警告所有人,随后盖过五感的猛烈冲击贯穿店内。

    笼罩在几乎震破鼓膜的轰炸声中,吞没尖叫声的爆风炸开。

    眼看差一点晕过去之际,路克斯担心菲尔菲的安危。

    (——怎么会这样!居然炸飞了整间店!)

    那男子说溜就溜的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听话。

    而是打算以嘉莲希雅为诱饵,以机龙息炮轰掉整间酒吧。

    虽然早听说海布格共和国的军方腐败,想不到比想像中更严重。

    军方机龙使这些绝对权力者,做出惨无人道的举动以杀鸡儆猴。

    这男人为了夸示暴力的恐怖,特地如此不择手段。

    「咯咯咯咯咯咯,大爷我手下留情,还活著吧?死不了但很难受,对不对?这就是包庇可疑人物的代价,好好品尝一番吧——咕哇!」

    布朗狄修露出浅笑,夸耀胜利的剎那,从瓦砾堆刺出的机龙牙剑,刺中了他身上穿的《陆战机龙X》。

    虽然伤势不重,却吓得布朗狄修立刻后退,惊讶地瞪著路克斯。

    「臭小子,算你狠……你什么时候召唤机龙的?」

    「我没必要回答你!」

    事实上,根本不需要。

    因为路克斯并未偷偷召唤装甲机龙。

    这是赛莉丝擅长的零咏唱机龙召唤,以及高速连结。

    多亏曾经陪她训练过,在逃脱困境时派上了用场。

    目前只能相信菲尔菲听了路克斯的声音,趴在地上躲过了。

    无论如何,现在最优先目标是击败这个男人。

    「区区泛用机龙的使用者?你以为赢得了本大爷吗!」

    布朗狄修放下机龙息炮,改为高举长剑身的巨大剑。

    附有锯齿状的超小型刀刃,可能属于稀有武装之类。

    原本必须提高警觉,静观其变。可是——

    (不能耗太多时间,一击就要定胜负!)

    路克斯鼓足力量呼一口气,随即以《飞翔机龙》直线滑翔。

    凭藉莉夏亲手打造的障壁牙剑,足以破坏敌人的武装。

    反击技极击要成功,必须洞悉对手的攻击预备动作。不过布朗狄修的斩击十分单纯,路克斯一下子便抓到节奏。

    「你以为你挡得住吗——大笨蛋!」

    布朗狄修咧嘴一笑的剎那,路克斯以障壁挡住这一击的机龙牙剑,「啪锵!」一声被弹到后方。

    「什么!」

    仔细一瞧——敌人手持的稀少武装,发出强烈光芒晃动著。

    是沿著刀身高速疾驰的超小型刀刃。

    武器被强大的运动能量弹开,导致错失极击的时机。

    「呀哈哈哈!武器没毁在大爷的《震动刃》之下,算你好运。但现在换你完蛋啦!看大爷将你大卸八块!」

    布朗狄修一收刀,再度朝失去平衡的路克斯砍过去。

    ——但即使攻击被弹开,身体失去平衡,路克斯依然试图反击。

    「机龙咆哮!」

    将集中在装甲头部的能量,从单一点以螺旋状释放。

    同时在面前举起自己的机龙牙剑,以冲击波推动刀刃劈向敌人。

    「咕、噢噢……!」

    敌人的《震动刃》也划破《飞翔机龙》的障壁,砍碎肩头装甲。

    即使攻击力已经降低不少,强大威力依然传到路克斯身上,犀利疼痛扩散至全身。

    「呜、啊啊啊!」

    流窜彷佛劈断筋腱、骨头、肌肉与血液的冲击。

    被弹到后方的路克斯,身上的《飞翔机龙》装甲跟著解除。

    (……太小觑他了!想不到这项武装竟然有这么强的威力!)

    《震动刃》是以超高速震动刀身,强化切断威力的机龙牙剑。

    敌人的别名「断刑」可不是叫假的。

    如果时机有些许误差,路克斯可能早就当场被劈成两半了。

    「呜、咕……」

    咳血,外加全身痛得彷佛从高处坠地,麻痹之下连站都站不起来。

    (快站起来啊!再这样下去不只是我,连小菲和其他人都会——!)

    咬紧牙根的路克斯,试图竭尽剩下的力气,偏偏身体不听使唤。

    嘎啦一声,遭到破坏的酒吧瓦砾堆传来搬开的声音。

    路克斯绝望地哀嚎的瞬间——菲尔菲站在眼前。

    「没事吧,小路?」

    「小、菲……」

    看来青梅竹马似乎躲过刚才的机龙息炮,身上没有外伤。

    还反过来轻轻抱起路克斯,轻抚路克斯的身体。

    光这样路克斯就感到剧痛。

    「骨头没断,内脏也没事。不过肌肉似乎受伤了,别乱动喔。」

    「更、更重要的是,敌、敌人呢……?布朗狄修呢?」

    路克斯试图挣扎动弹不得的身体站起身,但菲尔菲伸手温柔制止。

    「放心。他似乎,已经晕了。」

    菲尔菲说的没错,勉强看得到解除装甲,趴在地上的男子。

    「是吗,太好了……」

    吁了一口气后,路克斯放松身体。

    胜负只在一线之隔。

    由于不希望造成更多人牺牲,才会在不清楚敌人内情的情况下趁早分出胜负。这种失策不像平时的路克斯。

    若不是敌人不知道路克斯的真面目,没拿出实力的话,胜负可就难料了。

    「我带你,去看医生喔。」

    菲尔菲轻轻抱起路克斯,正准备离去时——

    「请等一下!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趴在瓦砾堆中的嘉莲希雅出声,喊住两人。

    「感谢各位阻止了布朗狄修的暴行。可是我没办法眼睁睁放走你们——……!?」

    此时,少女像是想起路克斯的容貌般,隔著眼镜的眼睛顿时睁大。

    「你是……不,你们该不会是——」

    路克斯立刻从怀里掏出史缇珐的发夹递过去,嘉莲希雅当场困惑地看著发夹。

    有如敦促第一时间没想起来,僵在原地的她,路克斯告知发夹的意义。

    「你还记得这个发夹吗?是你的表妹,史缇珐托付给我的。」

    「史缇珐……是吗?那孩子怎么会……」

    愕然低喃后,嘉莲希雅像是下定决心般,表情严肃。

    「我知道了,那就听你们说吧。这件事情我会私底下处理,能不能告诉我哪里见面?」

    路克斯点头后,指定一间前几天记住的茶店,当作会合地点。

    目的是传达史缇珐的想法,以及询问海布格怪异问题的原委。

    暂时告别后,嘉莲希雅忙著收拾这场骚动,路克斯在菲尔菲带领下逃离现场。

    在杳无人迹的巷子里边躲边逃十分紧张,不过却出现意外的援军。

    「——真是惊人。看你们不在旅馆,正在找你们两人呢。」

    途中遇见前来传达情报的诺珂特,利用《特装机龙》的迷彩功能帮忙藏匿。

    确认周围没有幻神兽或其他装甲机龙后,在接送下顺利抵达据点区。

    接受医师的紧急包扎后——直接前去与嘉莲希雅会合。

    †

    「刚才真不好意思,路克斯先生。感谢你阻止我们海布格共和国的人引发的暴行。」

    赶来不远处茶店的嘉莲希雅,首先静静地低头谢罪。

    这间茶店貌似原本就走闲静取向,店内没有其他客人。

    「断刑」布朗狄修由于违反军规遭到逮捕,在将军回来之前似乎会受到拘留。

    反正他的手脚骨折,暂时也无法动弹。

    「别放在心上。我们目前也是偷偷潜伏在海布格的。更重要的是,你想起自己的表妹了吗——」

    关于这一点,嘉莲希雅毫不犹豫地肯定。

    「嗯,是史缇珐吧……回想起来,我已经好几年没见到她了。不,其实是害怕见她。要是她知道过去的朋友罗莎如此丕变,不知道会怎么样……想到这一点,我就不敢去找她。」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目前在海布格,罗莎她到底想做什么?」

    俐落的表情顿时阴沉,嘉莲希雅低下头去。

    然后声调压得更低一些,露出渴求协助的表情望向路克斯。

    「既然你们新王国的机龙使——而且还是『七龙骑圣』等级的人隐姓埋名潜伏在这里,应该八九不离十,是为了地下市场的交易,对吧?」

    路克斯默默地点头。

    结果嘉莲希雅有如下定决心般叹了一口气,跟著深呼吸。

    「那么就告诉你们吧。目前我们海布格共和国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她开始了漫长的解说。

    距今十多年前。

    海布格共和国军队与阿卡迪亚帝国发生小规模冲突而受害,因此开始穷兵黩武。

    尤其从武器商人海兹与海布格军方开始挂勾后,扩军政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虽然目前禁止进入,但可能启动所有「巨兵」内部的生产设施产能,花费数年大量生产了装甲机龙。

    装甲机龙与国力密切相关,包含工业与商业在内,是不可或缺之物。

    由于关键的装甲机龙生产线掌握在海兹与军方手上,因此共和国名存实亡。

    无穷无尽的扩军,短短几年内就确立了军事政权。

    「如此一来,你觉得会变成怎样?当然,海兹以阿卡迪亚旧帝国叛军为伪装,试图毁灭你们国家的原因是——」

    嘉莲希雅忽然打住,跟著询问路克斯。

    这个国家的遗迹,「巨兵」已经完全受到压制。

    几个月前,原以为海兹对路克斯等旧帝国皇族抱有什么执著,如今却又发现她的其他动机。

    「试图由自己一手掌控其他所有遗迹——是吗。」

    不知是偶然,还是某种刻意安排,拥有最大领土的新王国,境内居然有三座遗迹。

    只要攻陷新王国,剩下的三座遗迹也容易攻略许多。

    也就是第三皇女海兹虽然采取不同方法,但很有可能也以「大圣域」为目标。

    「事到如今只是单纯推测,不过一旦控制新王国,她打算做什么呢?」

    这时嘉莲希雅宛如独白般嘀咕。

    短时间内就晋升海布格军师的海兹,之后也打算继续攻略各国遗迹。

    不过与新仇旧恨的新王国不一样,要对别国遗迹出手可不是易事。

    要是不顾一切发动侵略,其他国家可能会联合起来对抗自己。

    届时虽然不至于完全没有胜算,却很棘手。

    「这么说来,『龙匪贼』的真面目该不会——」

    「是的。可能是当时的军师海兹,与男性军队司令官联手布局的阴谋。」

    如果海布格无法光明正大调兵,那就利用佣兵机龙使侵略他国遗迹。

    原本就猜到那么厉害的佣兵集团,后台绝对不会太小。如此一来就说得通了。

    「那么『海布格』目前依然在主导、操纵『龙匪贼』吗?」

    「不,我猜也不是这样。」

    路克斯深入核心追问,嘉莲希雅却摇头否定。

    「自从海兹战死后,『龙匪贼』就与海布格保持距离。因为他们认为,推翻新王国的阴谋失败,『巨兵』也停止了行动。再这样下去,海布格共和国只会持续衰弱。」

    已经囊括相当战力的「龙匪贼」看到海布格失去利用价值,便打算凭自己的力量抵达「大圣域」。

    船要沉了,船上的老鼠就纷纷跳船。

    晋升为军师,与军队司令官串通的海兹已经消失了。

    旧帝国叛军亦随之瓦解,「龙匪贼」佣兵也跟著离去。

    如此一来,民众将会趁政府势力弱化而蜂起。

    这时候,新的强者——隶属军方的罗莎•葛兰海多才会趁势崛起。

    她身为机龙使的实力无庸置疑,可是人格却有问题。

    但是即将衰弱的海布格,也找不到其他能振衰起敝的新栋梁。

    而且不知为何,军队司令官之后突然以病死的理由下葬。

    原本就形同地下皇帝的司令官,没有人对他的死感到难过。不过罗莎却取代他独揽军权。

    由新兴实力者实行军事政权的全新统治。

    正待开始的时候,「创造主」却突然现身,要求召开高峰会。

    简洁说明至现状的经纬后,发现其中的脉络。

    「换句话说,这次的地下市场已经不会私下与『龙匪贼』交易了吗?」

    如此一来,路克斯等人的任务也失去意义。

    若无法在交易现场人赃倶获,不仅无法证明叛徒存在,也无法阻止目前在新王国的「塔」攻略进度。

    如此一来,路克斯顶多只能回到新王国西方领土的特莱波特,消灭「塔」四周出现的幻神兽而已——

    「不——还会有最后一次。下一次地下市场开办的日子,会再一次与『龙匪贼』交涉。」

    嘉莲希雅神情紧张,告诉路克斯。

    这形同海布格共和国的「七龙骑圣」辅佐官明确的谋反证据。

    「在地下市场幕后,『龙匪贼』提供遗迹的宝物给海布格,交换装甲机龙与几十名兵力。这是交易的内容,所有士兵都曾经是奴隶,即使流入别国也不会曝光。而这将是最后一次。」

    「…………」

    在交易现场人赃倶获的机会只有一次。

    但如果能逮到狐狸尾巴,不只新王国得救,更能掌握「龙匪贼」的线索。

    在场的战力有路克斯与菲尔菲,运气好的话三和音也能参战。

    罗莎与「六刑士」目前正在特莱波特攻略「塔」,只要进度持续,肯定对路克斯有利。

    「只要你出席地下市场的宴席,当天就由我带你去现场吧。这次交易应该会收到据说只有『龙匪贼』在使用的秘药——万灵药。到时候只要以『七龙骑圣』的名义,在交易现场人赃倶获即可。」

    碰到这种时候,加盟世界联盟的「七龙骑圣」头衔就能派上用场。

    干涉别国内政原本相当困难,但也可以借用讨伐「龙匪贼」的名义。

    「可是这样好吗?嘉莲希雅小姐——」

    路克斯并未对这番预测放心,而是再度询问嘉莲希雅。

    「是的。听说史缇珐担心我,让我下定了决心。我的家人被罗莎当成人质,因此只能屈服。可是——如果有路克斯先生的协助,或许有机会推翻她的势力。我不想再看到自己的故乡失控了。」

    「……我知道了。那么五天后的当天,就拜托你了。我也会尽可能提高警觉,但如果发生什么事,请找我商量吧。」

    「谢……谢你,路克斯先生。」

    嘉莲希雅笑得有气无力,点点头后站起身。

    由于没脸见史缇珐,因此她表示,希望别提到自己的事情。

    「我们也走吧,小菲。」

    「嗯……」

    一语不发目睹两人对谈的菲尔菲,扶著路克斯起身。

    至五天后地下市场开办的这段期间,两人决定在旅馆静观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