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Episode2 莉夏篇•公主下厨奋战记
    我,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早上起得很晚。

    这可不是仗著公主的特权,贪睡懒惰的关系。

    晚上晚睡,早上当然晚起。就这么简单,非常合理。

    如果要上课,我会勉强自己起床。但没有课的假日或节日,我习惯睡到中午。

    「呼啊……」

    这里是位于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一号街区,王立士官学园的校园内。

    位于校园内的装甲机龙工房,我揉了揉眼睛打呵欠。

    我的工作室,充满金属与油的气味,无数拆解的零件与设计图散落一地。

    制服外依然披著专用白袍,似乎不知何时睡著了。

    由于之前告诉路克斯今天不在工房,因此他也没来叫我起床。

    「唔,喉咙好痛……」

    昨晚实在不应该熬夜熬到天亮的。

    不过一旦专注于作业,要中途放弃十分困难。

    工匠也好,铁匠也好,只要是对技术有坚持的人,应该能体会我的心情。

    只是——今天的身体状况有些糟糕。

    「……要是这样感冒的话,可就糟了呢。」

    虽然麻烦,但没办法。

    我拖著倦怠的身子,前往不远的学园医务室。

    †

    「哇,这个时期果然很冷呢……」

    深秋的外头寒意逼人,冷得我肩膀直发抖。

    即使是假日,中庭依然看见几名女同学在替花坛浇水。

    「您好,莉夏公主。今天也很冷呢。」

    「嗯,早安。有件事情想问一下,学校的校医已经来了吗?」

    「校医……是吗?这个,刚才经过时有打招呼,现在应该还在吧——」

    「是吗,太好了,谢谢。」

    在微妙时间差之下与学妹打招呼,我前往校舍的医务室。

    中途来到挂在墙上的镜子面前,看见自己的容貌。

    鲜红色瞳眸,束在侧边的蜂蜜色秀发。

    以及穿著制服的娇小身材。

    这就是身为新王国公主的我,莉姿夏尔蒂•亚提司玛特的容貌。

    虽然有点爱困的表情扣了点分数……但现在也没办法。

    「校医在吗?我的喉咙有点痛,开点药给我吧。」

    轻轻敲敲门后,我进入医务室。

    整理得略为别致的雪白房间内,传来花香与药物的独特气味。

    「哦,这不是公主吗。你会跑来真是难得呢?」

    学园专属女医生露出笑容迎接我。

    年纪轻轻担任校医,还是美女,在同学之间口耳相传。

    「啊……那、那么医生,不好意思!」

    原本在房间内的女同学擦身而过,显得有些慌张,走过我的身边。

    动作显得有些不自然,但我没放在心上。

    我坐在校医面前的椅子上,保险起见让校医检查喉咙。

    「学园祭才刚结束就有人受伤吗,大家都很辛苦呢。」

    「不是受伤,只是倾听她的话而已。照顾学生们的心理健康,也是我的工作之一——来,嘴巴张开喔?」

    校医露出意有所指的笑容,诊疗我的口腔。

    似乎没什么大问题,拿了点药就结束治疗。

    「喉咙应该还没问题。不过——熬夜太晚可不好喔?不仅会降低身体免疫力,也会糟蹋难得的漂亮肌肤和秀发呢。」

    「目前是开发的重要关头。配合新解读的机龙相关古文书,有机会达到前所未见的境界。这么一来,他肯定也会高兴——」

    「『他』该不会是指路克斯吧?」

    「啊哇……!?」

    被呵呵微笑的女医生说中,我顿时慌张。

    路克斯•阿卡迪亚。

    身为曾经实行暴政的旧帝国王子,随著新王国的建立,沦为「杂务王子」这种背负责任义务的罪人,也是「最弱无败」。

    对他的实力与意志著迷的我,让他进入学园,成为学园内唯一的男学生。

    「不好意思,我打听了一些他的事情。他也接受了你的要求,成为你的专属骑士吧——年轻真好呢。」

    「……看、看诊结束的话,我要回去啰。」

    感到害羞的我,起身正准备开溜时——

    「不过真是可惜呢。你明明努力试图获得他的青睐,却用错了方法——」

    「……这话怎么说?」

    听到这句话,我顿时停下脚步回过头来。

    只见女医生露出意义深远的笑容凝视我。

    「刚才来这里的女孩找我谈的内容,是与好朋友同学处的不好。由于自己整天埋首于必要的课业,导致两人关系疏远。」

    「事情有轻重缓急之分吧。」

    我开口回应后,女医生轻轻指了指一旁的椅子,敦促我坐下。

    「…………」

    感到疑惑的同时就坐后,医生开始继续讲下去。

    「没错,她的确弄错了轻重缓急。不过男女之间的感情更加复杂喔?你们的指导教官莱格莉•巴尔哈特就曾经因为过于专注机龙使的任务,导致错过婚期——情人离她而去呢。」

    「原、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头一次听到,但知道这些内幕的女医生也让我有些惊讶。

    提到莱格莉教官,可是从旧帝国时代,即使身为女性依然活跃的机龙使,现在仍然是学生们羡慕的对象。

    「虽、虽然很可惜,但她的男性运不好吧。」

    「你任命他——路克斯成为你的专属骑士这一点非常好。不过在我看来,你太依赖这项契约,朝错误的方向努力喔。」

    「呼……」

    听到女医生稳重地劝说,我一脸苦笑地抬起头来。

    「好歹我也是公主,居然想吓我来打发时间,我倒不讨厌这种胆识喔——但是我现在很忙。研究装甲机龙也是为了路克斯,接下来的战斗需要我的帮忙。我差不多要回去了。」

    「哎,你也别这么说,能再听我说下去吗?提供学生建议算是一种职业病,当然我也不会刻意强求——怎样?」

    对我的反驳不为所动,女医生以成熟的口气继续说。

    其实我大可以不理她,但也不太好意思不客气回绝。

    「那我就听听吧。虽然种类不同,但我们都有职业病呢。」

    「谢谢。那么我就开门见山告诉你啰,你目前已经犯下重大的过失。如果身为女性想掳获他的心,这种过失相当致命呢。」

    「什么……!?」

    冷不防的这句话,听得我慌张不已。

    映照在房间墙上镜子里的我,顿时满脸通红。

    「你在新王国的立场也十分重要,而且具备相当罕见的才能。不论身为公主参加这间学园的『骑士团』,或是开发装甲机龙,以及公主的公务,势必会接踵而来。而你都全力以赴,认为这样才是为了他著想——不过呢。」

    女医生说到这里顿了半晌,凑近我的脸。

    「我认为你的努力值得赞赏——但人终究是动物,尤其『男人』这种生物更是如此。」

    「……你想表达什么?」

    「你的做法要掳获他的心很困难,就是这个意思。」

    说到这里,女医生一脸苦笑。

    「即使展现崇高的目标,追求理想,男人也不会对女人倾心。比起这些,透过更加本能的情感,更可以掳获男人的心。所以这样下去会失败,尤其你身边的劲敌不是很多吗?」

    「…………」

    我没办法开口反驳「没这回事」。

    这句话,其实我心里多少有底。

    最近有攻势特别积极的库露露席法,以及老是黏著路克斯的青梅竹马菲尔菲,在学园祭大出风头,甚至毫不避讳接吻的「骑士团」团长赛莉丝。

    而最近连那个色女都缠著路克斯不放。

    「你的努力值得赞赏。但要是以为——这样就等于让他认同你是『女性』的努力,那可就错了。这么一来,对他而言你顶多只是『身为骑士效忠的主人』或『干练的维修士』啰。」

    「…………」

    女医生的话,如针尖般扎著胸口。

    的确,直到路克斯成为我的专属骑士为止都还好,但并非与我加深个人关系……或许是这样没错。

    「……知、知道了啦。可、可是——我该怎么办才好?」

    过去我的生活中几乎没有男性,因此不太清楚如何取悦同年纪的男生路克斯。

    我坦率询问女医生后,得到的回答是——

    「这个呢,要攻陷心仪男性的心,首先得先确认你的武器。」

    「我的,武器……?」

    「没错。就像凡事有擅长不擅长之分,首先确认自己的长处,加以活用后展开进攻最稳当——所以说,能先脱下你的外衣吗?」

    女医生一脸微笑,下达指示。

    总觉得这女人突然变得好起劲,虽然有些不安,但现在已经来不及回头了。

    脱下工作用的白袍后,女医生的视线从头顶到脚尖仔细端详了一番。

    过了一段时间后,貌似对我具备的「武器」检查完毕。

    「首先从缺点开始,你这样的打扮不行。不只还有一些睡乱的头发,整晚修理装甲机龙,散发出金属与油的气味也会扣分。」

    「呜哇……!?」

    毫不留情专挑弱点,让我不由得哀号了一声。

    居、居然说出人家微妙地在意的部分……

    有什么办法,要是这么说的话,岂不是无法开发与维修了吗……

    「在与他见面前,要好好洗个澡去除气味,之后再喷一点香水。还有——既然身为公主,穿上可爱的服装也很重要喔。」

    「是、是吗……」

    我几乎没有制服以外的衣服,这句话难以启齿。

    毕竟我只有回到王都的城堡,才有换衣服打扮的机会。

    届时也只是换上侍女们为我准备的衣服而已。

    「……所以说,打击我自信的话讲完了没?」

    「嗯,接下来讲讲优点吧。」

    对视线忿忿不平的我苦笑,女医生继续说。

    「首先漂亮的秀发与瞳眸颜色让人印象深刻。娇嫩的娇小身躯很有女孩味,十分可爱。以身材而言胸部也颇大,只要活用的话男生会忍不住喔。」

    「呜、啊……」

    即使是同性别,表情和身材被批评还是很难为情。

    我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发热,女医生见状,咧嘴笑得更开心。

    「这样的害羞表情也很棒。能自然而然露出这样的表情,可是你的强项喔。」

    「……那、那么,在路克斯面前注重自己的打扮,这样就行了吗?」

    「不——如果只有这样,才一半而已喔。」

    「咦……?」

    脸上露出意义深远的笑容,女医生进一步凑近脸庞。

    「要和情敌拉开差距,最重要的是满足男生的本能欲望。我现在特别传授你具体方法。」

    「男、男生的本能欲望……?」

    头一次见到女医生妖艳的表情,我紧张得喉矓咕噜一声。

    掳获男人心的具体对策。

    我仔细聆听方法,并且决定付诸实行。

    †

    「这个,男生喜欢的食物……是吗?」

    十几分钟后,我从校舍前往女生宿舍,来到学园名产三人组——三和音聚集的房间。

    沉默寡言的一年级诺珂特。

    嘻嘻哈哈的二年级媞尔珐。

    以及三人中的老大,三年级的谢里丝组成的三人组,首先听听她们的意见。

    ——之后听了女医生的「满足男性本能欲望的方法」,我为了抓住路克斯的心,决定试著挑战看看。

    「男生的本能欲望——就是食欲。年轻的男性,肚子总是感到饥饿。如何,这样你也办得到吧?」

    「那、那当然!别看我这样,最近也勤加练习厨艺,多少进步了一些——」

    听到女医生这么说,我用力点头露出笑容。

    但女医生露出些许伤脑筋的苦笑,继续说。

    「这样很好,不过还是不够。不是还有其他厨艺比你好的女孩吗?」

    「唔……」

    的确是这样没错。

    虽然我多少私底下练习过,但是根据里艾斯岛集训时见到的菜色,能利用现成的材料做出像样料理的库露露席法,我终究比不上。

    应该说,连长年杂务生活经验的路克斯,似乎也比不过。

    「这时候有一项要诀——练习男生喜欢吃的食物就好。只要能将他喜欢的食物做得比任何人都好吃,就能超越技术与经验的壁垒喔。」

    「……是吗!那就这么做吧!」

    决定战略后,接下来就是执行。

    接受女医生薰陶的我,正准备马上开始练习路克斯喜欢的料理——忽然发觉。

    ……等一下?

    仔细想想,路克斯喜欢的食物是什么?

    发现自己缺乏根本资讯的我,决定首先针对这一点展开调查。

    「这个呢。比起蔬菜,男生还是比较偏好肉类吧?」

    顿了半晌后,媞尔珐回答我的问题。

    听起来似懂非懂,但我的问题也很模棱两可,没办法。

    要是我的作战被看穿可就糟了,因此没办法说出路克斯的名字。

    「呣,肉类料理吗……另外两人有什么意见?」

    我以小纸条与羽毛笔抄写笔记,同时跟著询问谢里丝与诺珂特。

    「不好意思,我的男性亲戚很少,没办法肯定回答。」

    谢里丝一脸伤脑筋地苦笑,诺珂特则始终表情冷静地点头。

    「Yes. 我也是一样……不过要以个人印象来说,男生似乎没有特别的好恶之分。」

    「原来如此,讨厌的食物应该不多,是吗……嗯?」

    我一边抄笔记,同时对意有所指的这句话感到疑惑。

    「……等一下,刚才的口气是怎么回事。难道你们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咦,莉夏公主不是要为小路克下厨吗?」

    「呜哇……!?」

    媞尔珐毫不保留的一句话,听得我不由得慌张。

    「你、你怎么会知道的啊!?我还没问这么详细不是吗!?」

    听到我忍不住提出的疑问,谢里丝轻轻微笑。

    「莉夏公主,或许你会觉得我多管闲事。但是世界上有许多即使自己没发觉,在他人眼中却一目瞭然的事情喔。」

    「不,已经不是那种等级,而是一眼就看得出来吧……」

    「Yes. 更何况这间学园,包含相关人士在内的男性原本就屈指可数。」

    「…………」

    算了,没关系。

    如果只让她们三人知道,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结果她们三人都不知道路克斯的喜好,因此我决定展开下一项调查。

    直接询问路克斯或许比较快,但我想将这一招留待最后。

    希望尽量偷偷练习,要是被身边的人发现也不好。

    因为我必须领先他人才行。

    「莉夏公主第一次举办的欢迎会,路克斯似乎每一样都吃得津津有味。试著在这种场合下观察如何?」

    「……!?对啊,还有这一招!」

    听到谢里丝的话后灵光一闪,我决定好下一项作战。

    「帮了大忙啰,三人组!那么这些话别对其他人说喔!」

    我叮嘱三和音后,决定等待机会。

    †

    「辛苦了,莉夏公主。」

    「噢,嗯……来的正好。那么就尝尝看吧。」

    「可惜今天大家不在有些寂寞,那我开动啰。」

    隔天午餐时间,我偶然有机会与路克斯两人独处。

    若是平常,库露露席法或青梅竹马天然女,以及其他女生都想与路克斯同坐。因此很快有这种机会真是幸运。

    我们坐在中庭的缘石上,享用从餐厅端来,放在木制托盘上的菜肴。

    今天的菜肴有淋上橄榄油与胡椒的沙拉,鸡骨与蔬菜炖的咸汤,刚烤好的面包,以及撒有香草的烤鸡,四分之一个柳橙,再搭配红茶。

    虽然不是很奢侈,但肯定是营养还算均衡的一餐。

    不知道路克斯以前在旧帝国吃什么,不过至少这里的午餐,路克斯都吃得津津有味。

    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喜欢吃,却反而难得知他喜欢吃什么。

    「……嗅?莉夏公主,难道我的脸上沾了什么吗?」

    「啊,没有,没什么。」

    由于我一直盯著他,差点让他误会。

    可是不能错过路克斯的用餐模样,因此我改以偷瞄的方式。

    话说这里的菜色真是美味。

    我完全没自信能端出这么美味的菜肴,但如果锁定路克斯的偏好,应该勉强有机会吧?

    心中如此想著,同时凝视托盘上的菜肴与路克斯的嘴角。路克斯忽然将插在叉子上的鸡肉递给我。

    「请用。」

    「咦……?」

    「公主肚子饿了吧?我才大病初愈,吃不了那么多的。」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我感到困惑时,路克斯忽然一脸微笑,如此告诉我。

    「不、不是啦!?我会看著你用餐,不是因为我自己想吃——这个……」

    「不用害羞没关系啦?请用吧。」

    屈服于路克斯的纯真笑容下,最后我还是接受好意。

    (怎、怎么会这样……!这么一来,我不就反而变成贪吃的女人了吗!)

    即使受到打击,无可奈何下还是吃了烤鸡。

    味道是不错,但既然路克斯会分我吃,代表不是他喜欢的食物吧。

    「好吃吗?莉夏公主。」

    「噢,嗯……」

    可是看到貌似十分开心的路克斯,我甚至觉得,其实这也不坏呢。

    「其实,希望你可以,直接喂我吃……」

    「咦……?」

    听到自己不小心说出的话,我顿时面红耳赤。

    「没、没什么啦!?那、那么我还有事情,先走啰!」

    迅速将肉吞下肚后,我急忙离开现场。

    †

    「呼,失败了呢……不过路克斯究竟喜欢吃什么呢?」

    结束课程,放学后。

    走在校舍内的我,脑海里再度思索这些事。

    由于我抢走了一半鸡肉,原以为路克斯会去其他地方买东西吃,但他一直平淡地持续进行杂务。

    「没办法。虽然是非常手段,但只得向可能更了解他的人打听了……」

    如此心想的我,在校舍中四处寻找,好不容易在餐厅找到她。

    「……?有什么事吗,公主?」

    我来到座位旁边,一名女同学随即表情茫然望向我。

    她是大财团千金,学园长的妹妹,天然女孩,菲尔菲•爱格兰姆。

    「有件事情想开门见山问你,你知道路克斯喜欢吃什么吗?」

    好歹是路克斯青梅竹马的她,总该知道一两样路克斯喜欢的食物吧。

    由于我的作战有曝光危机,原本不太想问她。反正这女孩对这方面似乎十分迟钝,应该没问题吧。大概。

    「小路他啊,喜欢热松饼,之类的喔?」

    「是、是这样的吗?真是意外呢……」

    当场得到回答的我,假装平静的同时迅速抄笔记。

    虽然以男性而言很罕见,但说不定真的是这样。

    「还有,甜甜圈啦,饼乾啦,派或蛋糕之类——记得是。」

    「……等一下!?话说回来,你以前曾经让路克斯吃下一块大得吓人的热松饼吧以!?那不是你自己喜欢吃的东西吗!?」

    感觉愈听愈不对劲,我停下抄笔记的手询问。

    「……没错啊。我做好后,路克斯也吃得很开心。所以才觉得,肯定没错喔?」

    「…………」

    我在内心叹了一口气,跟著将刚写好的笔记揉掉。

    看来问她是错的。

    虽然不是路克斯讨厌的食物,但这天然女孩说的话可不能照单全收。

    「……好,既然这样的话,就直接问最关键的人!」

    我下定决心后,丢下一头雾水的天然女孩,决定前往某个地方。

    †

    「哥哥喜欢的食物吗?这我不清楚喔?」

    「怎么会不清楚呢!?告诉我就对了!」

    我忍不住喊出声音来,周围的学生随即盯著我们瞧,眼前的少女跟著半眯著眼,不置可否望向我。

    「莉夏公主,这里可是图书馆,能不能稍微安静一点?」

    「知、知道了啦。不过这是怎么回事?再怎么说你是妹妹,总该知道吧。」

    没错,我跑来找路克斯的妹妹,某位立志当文官的同学——爱理•阿卡迪亚,来到学园内的图书馆。

    原本以为既然是亲妹妹,肯定知道路克斯喜欢吃什么——

    「这是真的,没必要说谎骗公主。我发现哥哥从以前就对绝大多数食物说好吃。不过比起豪华大餐,可能比较偏好普通的家常菜吧?」

    「……是这样,的吗?」

    听到妹妹的平淡回答,我伤起脑筋。

    「是的。所以不需要再进一步追问大家了。」

    「什么……!?我、我哪有追问所有人啊!?」

    被妹妹一语道破的我,连忙落荒而逃。

    可是这该怎么办呢。

    如果连妹妹都不知道,代表他真的没有特定喜好吧?

    这么一来,已经有厨艺经验的库露露席法等人,还是占有绝对优势——

    「凭我果然不行吗……」

    之后我依然试著不经意问了几人,却依然得不到有用的资讯。

    †

    「——好。」

    当天晚上。

    过了入浴时间,几乎所有学生就寝之前的时段。

    我走在寂静无声的女生宿舍内,跟在路克斯后头。

    虽然手段不太聪明,但事到如今,只能直接问他本人了。

    原本想瞒著路克斯练习厨艺,可是已经没有退路。

    因此今天放弃每日开发装甲机龙的既定工作,跟著路克斯。

    「话说他还真的什么委托都接呢……学园祭不是才刚结束吗。」

    路克斯说,身体的疲劳算是恢复了,因此想趁现在先完成各种工作。

    女同学的委托从讨论装甲机龙的武装选择,技术指导,到以讨论人生为名目的单纯茶会。

    甚至还包括挑选便服等,显然会让身为男性的路克斯感到困扰的内容。

    学园会委托路克斯搬运教材,或是帮忙打扫,整理文件。

    连宿舍都要求他帮忙丢垃圾、管理器材等各项工作。

    「呼,今天的委托大致上都完成了吧……」

    从大浴池走出来的路克斯,表情松了一口气说。

    该说不愧是持续了五年的杂务生涯吗,勤奋的态度让人佩服。

    (我委托他的时候,也得稍微手下留情了……)

    脑海角落一边想著这些事情,同时下定决心,正准备向路克斯开口时——

    「好吧,差不多该开始啰。」

    见到路克斯加快脚步,我停下原本要说出的话。

    不太对劲。

    他明明说工作完成,但是他的步伐明显不是要前往新分配到的宿舍个人房。

    一瞬间还以为他要去其他女生的房间。但出乎意料,他的目的地是连接宿舍的餐厅。

    晚餐时间早已结束,专属厨师通通都下班了。

    但看到路克斯开门进入厨房的一幕,看来有确实得到许可。

    (可是他究竟想做什么?路克斯已经吃过晚餐,今天的委托不是也结束了吗——)

    我也在路克斯没发觉之下偷偷进入餐厅,躲在阴影内。

    心跳加速的同时窥看动静,发现路克斯排好食材,拿起小锅子。

    以橄榄油炒切细的肉、洋葱和香菇等食材,加上剩下的少量高汤,进一步在锅内熬煮。

    接著开始飘起美味的香气,连我都忍不住一吞口水。

    晚餐到现在已经过了一段时间,虽然我平时对用餐兴趣不太高,但香料的香气刺激我的食欲。

    「好久没制作了,不知道还顺利吗?」

    路克斯将小锅子内的东西盛进盘子内,开始享用。

    不断将汤匙移至嘴边细细品尝,没多久松了口气绽放笑容。

    「嗯。手艺果然比杂务时期退步了一些——但再稍微练习一下,应该就够了吧。」

    然后貌似同意般点了点头,清洗吃完的锅子,开始收拾。

    「…………」

    在路克斯走回我这里之前,我迅速离开餐厅。

    然后十足把握地嘀咕。

    「……终于成功啰。」

    找到了。

    三更半夜,一个人偷偷摸摸做菜给自己吃。

    虽然不像路克斯会做的事,但反而证明没错。

    那份料理肯定是路克斯喜欢的食物。

    也符合妹妹说的「不豪华的普通家常菜」。

    我盯著路克斯的动作与烹调顺序记下笔记,今天就先到此为止。

    然后找朋友讨论料理名称与制作方法,重现菜色内容。

    看来是从旧帝国时代就有的传统炖煮料理,做法不会很难。

    要是我明目张胆练习蔚艺会很显眼,但希望最少要做得比路克斯好吃。

    (这时候——还是只能询问专家了。)

    假日我找到丢垃圾的上年纪厨师,卯足全力询问。

    「做肉汁炖菜的诀窍?哈哈哈,只要公主直接说一声,这点小事难不倒我。」

    「别管那么多,教我就对了!我没有时间了……毕竟已经很不顺利了。」

    上了年纪的厨师感到稀罕地笑著追问,我才告诉对方想练习做菜。

    叮嘱这件事不可以告诉他人后,说服厨师,这几天我开始练习旧帝国发祥的肉汁炖菜。

    要从头熬煮高汤,对外行人而言十分困难。因此用的是白天厨师做菜时留下来的少量高汤。

    由于路克斯在晚上忙东忙西,我利用早上的时间练习了好几天。

    一开始的确十分辛苦,但好不容易烹调出还算可以的味道。

    「哦,手艺进步啰,公主。在我们餐厅也可以出色地帮忙了喔,我已经没东西教你啦。」

    「手艺一点也不怎么样嘛!?你在愚弄我吗!?」

    我忍不住吐嘈最近拜师的餐厅厨师,上了年纪的男厨师伤脑筋地搔搔头。

    「拜托,这可是误会哪。味道要再更上一层楼,就与烹调熟练度与细节技术有关啦。公主你们驾驶的机龙不也一样吗?对于公主而言,或许这也很重要,但要是连本行都被公主比下去的话,我可就没饭吃啦。」

    苦笑的同时,上了年纪的厨师摸摸自己的胡须。

    这句话我也听得懂。

    「……是吗,也对。受你照顾了,谢谢。」

    我接受蔚师这番说法,道谢后随即离去。

    最近几乎都分神练习下厨,但我还有许多其他该做的事。

    这时应该要鼓起勇气,让路克斯尝尝味道才对。

    「好!」

    鼓起干劲,我开始准备。

    然后决定,在这一天一决胜负。

    †

    「路克斯,这个——今晚有些事情想和你聊聊,有时间吗?」

    过了门禁时间,以及晚餐和入浴的时间——深夜。

    我去找在宿舍大浴池打扫的路克斯,打声招呼。

    「没问题。不过委托还剩下一点,会比较晚喔——还是在装甲机龙工房吗?」

    「不、不是。这、这个——晚一点没关系。我也还有一些工作要处理。不过会合的地点,希望能在你的房间……」

    「我的房间……是吗?我知道了。那么工作完成后,我马上回来。」

    「嗯,好……拜托啰。」

    看到路克斯一瞬间不明所以,但随即转换心情露出笑容,我担心被路克斯识破。

    我就是这么不会说谎,没办法。

    下定决心后,我结束工房的工作进度,比会合的时间提早一点,前往已经关门的餐厅。

    事先取得过许可的我,打开门锁前往后方的厨房。

    趁白天要了一点高汤,因此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完成即可。

    但——就在这时,我看到后方传来微微亮光。

    出乎意料的情况让我感到不解,这时发现一个人影。

    「咦?莉夏,公主?」

    「路克斯——……等等,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还没找你来呢!」

    没错。原本应该在我完成料理后才来的路克斯,不知为何早一步抵达餐厅。

    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这个,为什么莉夏公主也会在厨房呢?我还以为——」

    「算、算了。总之有话待会再说。」

    彼此的对话微妙地牛头不对马嘴,然后我一如计画走进厨房,依序开始制作炖菜。

    路克斯也在一旁开始烹调,几分钟后,将成品盛装在盘子上。

    然后——

    「请问,这个……是相同的料理吧?」

    「……应该是吧。」

    路克斯脸上浮现难以言喻的表情,我也露出困惑的神色。

    餐桌上并列著两份外观色泽几乎一样的炖菜。

    ……这是怎么回事啊。

    不对劲,怎么会变成这样……?

    难道连路克斯都在勤加练习自己喜欢的菜色吗——

    「喂,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和我制作相同的菜?」

    「呃,这、这个——看到最近莉夏公主工作过度,肚子似乎很饿,因此才拜托厨师教我适合宵夜享用的菜色——」

    「……等、等一下!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啊!?」

    我忍不住反问一脸生硬笑容的路克斯。

    「这个,听三和音她们说,莉夏公主对下厨产生兴趣——因此想帮公主做些东西,但好久没有下厨了,才会稍微练习一下。」

    「你也太天然了吧!?」

    怎么会这样。

    光是听到我对下厨产生兴趣,就单纯以为我肚子饿……

    「等一下?这么说来,这不是你喜欢吃的东西吗?」

    「啊,我做的味道应该还不错,请放心吧。」

    「不是啦!?我想问的不是这种事——」

    哎……

    就在我虚脱地低头,路克斯忽然看著我,表情认真地开口。

    「难道这是为了我制作的吗?」

    在路克斯感到意外的眼神凝视下,我微微点点头。

    「……对、对啦,你似乎又开始了杂务,才会心想工作结束后会不会肚子饿。」

    其实——我真正的目的,是想学会路克斯喜欢的菜色。

    害羞得不敢说出真话,结果我微妙地说了个谎。

    「谢谢你,这么关心我让我很高兴。最近其他杂务很忙,身为莉夏公主的骑士,却有些怠忽职守呢。」

    可是看他露出坦率的笑容,内心深处突然感到一阵暖意,我不由得别过视线。

    「这个,既然机会难得,趁凉掉之前一起享用吧?」

    就在我难为情地扭动身体时,路克斯以一脸伤脑筋的笑容告诉我。

    无可奈何之下,彼此交换料理,享用炖菜。

    溶入汤内的肉类与蔬菜的美味,以及刺激食欲的香料香气,味道十分深奥。

    我虽然也练习了一段时间,但路克斯比较熟练,感觉还是比我做的好吃。

    不过,该怎么说呢。

    我的炖菜明明不比路克斯自己煮的美味,但路克斯依然笑咪咪地享用。

    单纯是关心我吗?还是——

    我的心情传达给他了吗?

    (算了,没关系。有时候这样也不错……)

    虽然作战失败,但光是看到路克斯开心享用,就感觉喝醉般脑袋茫然,望著路克斯。

    「不过啊,我要先订正一下。我平常可不觉得肚子饿,因此不需要宵夜喔。」

    「咦……!?是、是这样的吗?」

    看到我竖起手指果决说著,路克斯露出有些惋惜的表情,但这是我的作战。

    既然路克斯在训练与开发机龙上也期待我,我也不能让他失望。

    「圣蚀」与新王国的危机迫在眉睫,我也必须对战斗全力以赴才行。

    不过——还是想趁著些许空档练习,比路克斯做得更好。

    这不只是战斗、装甲机龙、骑士或公主的关系,而是与路克斯有关。

    「你就心怀期待等著吧,路克斯。」

    我以略带弦外之音的语气,得意地宣告。

    路克斯以一脸略为困扰的笑容接受。

    「……虽然不太清楚,但我会期待的。还有,今天的料理也十分美味喔,莉夏公主。」

    「呜哇……这、这个……嗯。」

    当面听他这么说,顿时面红耳赤的我,忍不住别过脸去嘀咕。

    就算是安慰,但我依然打从心底感到开心,我肯定很单纯吧。

    不过光是这番话与笑容就感到满足的我,要出师大概得很久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