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Episode3 库露露席法篇•弱点
    「——嗯,到这边就差不多了吧?」

    位于城塞都市克罗斯菲德,学园内的夜晚。

    早已过了门禁,照理说应该就寝的时间,路克斯一个人来到毫无人烟的校舍后方。

    莉夏可能一如往常工作到很晚,远远可以见到装甲机龙工房亮著微弱灯光。

    依照委托者的指定,路克斯在该地点等待。

    由于学园祭结束后情况剧变,路克斯也十分忙碌。但因为很快就要出任务而离开学园,才想趁现在完成同学们的杂务。

    「不过还是不太对劲呢……?」

    在秋夜的冷风下瑟缩发抖,一头雾水的路克斯自言自语。

    前几天,交给路克斯的一封委托信,上头是这么写的。

    【工作地点】秘密

    【委托人】秘密

    【工作内容】暂定就寝时间左右,请来到校舍后方。届时再告知委托内容。

    绝对绝对要来喔,要是逃跑就到你的房间堵人。

    过去长达五年的杂务生涯中,接过几次离谱的委托。

    例如药师委托自己服用开发中的药物。

    懦弱的中年父亲要求责骂比路克斯年纪大一倍的儿子。

    以及捕捉逃出笼子的猛兽宠物等,现在回想起来还头痛。

    艺术家委托当全裸模特儿的工作,路克斯坚持拒绝。

    不过连委托人的姓名与内容都保密的委托,实在没有印象。

    至少来到这里,开始专门接受学园委托后,一次也没有。

    (原以为是恶作剧,或是弄错了之类——)

    由于委托书不齐全,原本是可以直接无视内容的——

    『绝对绝对要来喔,要是逃跑就到你的房间堵人。』

    这句话微妙地吓人,结果路克斯还是来了。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说不定是什么陷阱,因此维持最低限度的警戒。

    静静待了一段时间后,不久身后的树荫有了动静,传来沙沙的细微声音。

    「让、让你久等了。既然你来了,代表你愿意,接受委托吧……?」

    「啊,晚安。」

    身穿制服的少女现身后,路克斯面露笑容打招呼。

    秀发遮住眼际的少女,路克斯略有印象。

    由于班级不同,彼此接触不多,是同年级立志当文官的女同学。

    记得名叫——

    「这个,我……我叫妮娜。有、有一项委托,诚恳拜托你……」

    可能个性怯生,少女的视线别过路克斯,吞吞吐吐开口。

    没有写在委托书上,可能也只是单纯感到害羞吧。

    (太好了,委托比我想像中还要单纯……)

    松了口气的路克斯,为了让少女放心,露出柔和的笑容开口。

    「嗯,没问题,不过这里很冷,我们进宿舍谈吧?还有委托内容到底是什么,要是能早点写下来的话——」

    「这、这样不行!」

    路克斯一问的瞬间,少女顿时面色大变,声音急促。

    「这、这是秘密委托!请不要告诉任何人!会将你找来这种没有人的地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呃,所以说…?」

    路克斯一脸困惑,少女跟著不饶人地逼近。

    从浏海的缝隙中,可以看见钻牛角尖的念头熊熊燃烧,略显阴沉的眼神。

    彷佛在沙漠中好几天没喝水,迫切渴求的感觉高涨,少女开口说。

    「请告诉我库露露席法同学的弱点。这就是——我的委托!」

    「……啊?」

    顿了几秒后说出的一句话,听得路克斯茫然张著嘴。

    就这样,路克斯开始了在学园中最奇妙的杂务工作。

    †

    「话、话说回来,库露露席法有没有不擅长的东西?」

    「……怎么突然问这个?真难得路克斯会这么问呢?」

    「没、没有啦,只是,偶然想到而已……」

    放学后——大致上完成一天杂务的晚上,路克斯在学园内的图书馆。

    为了接受库露露席法定期举行的课业辅导。

    进入王立士官学园就读的路克斯,还没办法完全跟上课程内容。

    小时候,生活在宫廷的时代接受过的教育,在阅读书写与基础知识上没有问题。不过装甲机龙相关的技术与知识以外的科目,目前进度还是跟不上。

    当然学园也体谅路克斯中途就读,这几个月以来追上不少。不过没有理由拒绝学科成绩顶尖的库露露席法好意,因此经常请她教自己念书。

    由于平时杂务繁忙,才趁空档念书。

    餐厅,会客室,图书室等,依照时间与情况,地点也各式各样。

    趁著接受辅导的时间,路克斯试著询问,却被轻描淡写躲过。

    「比方说,库露露席法有没有什么不擅长的科目——?」

    「没有喔。即使有喜好的差距,但没有不擅长到成绩会变差的程度。」

    「也对……」

    话题很乾脆地中断。

    有能力辅导同班同学路克斯所有科目,其实已显而易见。

    至少在学科方面没有弱点吧。

    「还是——你对我感兴趣呢?对哪里感兴趣,我随时可以告诉你喔?」

    「呃,不,不是这个意思……!」

    原本想试探性询问,库露露席法却回以有些深意的笑容,让路克斯内心一惊。

    前几天的学园祭与「圣蚀」事件中,路克斯的心情也产生变化,开始意识到少女们。

    因此对库露露席法从以前就带有引诱的动作,会感到心跳加速。

    她对自己的好感,会导致无法专注。

    原本这是一段心痒痒又开心的时间。

    可是路克斯的背脊却流下冷汗。

    「抱、抱歉,我会好好专心的——」

    路克斯慌忙辩解,同时意识专注在眼前的书本与纸张。

    (目前,这就是,努力的极限……)

    已经没办法再继续向她套话。

    要是能趁现在,想办法让「她」也能接受就好了——

    「…………」

    背后传来针尖般犀利的视线。

    不是自己的错觉。

    路克斯前方的图书馆窗户,反射出妮娜从刚才就躲在书架后方窥视自己的面孔。

    「…………!?」

    假装没发现的路克斯,专注在眼前的题目。

    (拜托,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路克斯拼命集中精神念书,同时回想起前一天的事情。

    †

    「库露露席法的,弱点……!?」

    学园内,深夜的校舍后方。

    四下无人之际,以浏海遮住眼际的二年级少女——妮娜这么说。

    「……是的。厌恶得不得了,或是特别不擅长的东西都无所谓。请你务必告诉我,她不希望被别人发现的秘密弱点。」

    心急如焚,声音中透露著紧张。

    同时从炯炯有神的双眸,感受到非比寻常的执著。

    「这个……你是认真的吗?」

    「怎么了?难道不行吗?」

    「呃,与其说不行……话说你为什么想知道这些?」

    库露露席法是来自优密尔教国的留学生,不过家世显赫,成绩也优秀。

    而且在学园中名列前茅。

    因此即使品行再怎么端正,也难免招致他人嫉妒。

    但从眼前的少女胆怯的模样,总觉得不像是怨恨。

    「因为——这个,呃,就是说,其、其实非常难以启齿……但、但是我写的……类似诗的作品被她看见。既、既然我的秘密曝光,没有掌握她的秘密我无法放心!」

    少女模样非常狼狈,竖起一根指头。

    (还以为怎么了,原来是这么回事……)

    库露露席法可能根本不在意这种事。

    虽然路克斯心中虚脱,但对当事人而言可能很严重。

    「不过至少连我也不知道库露露席法的弱点,更想像不到喔。」

    路克斯坦诚回答。

    妮娜的眼神显得无法接受,瞪著路克斯瞧。

    「那么请你去调查。我也曾经找过,但是一无所获……若是曾经与她成为情侣关系的你,说不定会发现什么。」

    就算她这么说,也真伤脑筋。

    (情侣那一次,原本就是唬人的委托……)

    杂务工作最大的忌讳,就是在一项委托中牵涉到「委托人以外的某人」的领域。

    就算想认真工作,也会招致不必要的麻烦,导致难以收拾。

    即便不至于如此,自己也无法造成重要的朋友,库露露席法的麻烦。

    因此路克斯下定决心拒绝。

    「不好意思,我没办法接受会造成他人困扰的委托。我会当作没听过这些话,希望你能知难而退——」

    「……那就没办法了,我会自己展开调查。不论任何手段都在所不惜,就算手段有些粗鲁——」

    「咦……!?」

    少女这番话带有阴沉抑郁的气息,听得路克斯颤抖。

    「这、这样有点不好,希望你别这样……」

    自己不知道库露露席法到底有没有弱点。

    但如果对眼前钻牛角尖的失控少女置之不理,反倒有点不放心。

    (糟糕,要是不理她,引发什么问题的话——)

    焦急的路克斯,情急之下想办法安慰她。

    「唔,唔……我说啊,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

    眼角带有阴影的瞳眸望向路克斯,少女发出冰冷的声音。

    「如果我接受你的委托,请答应我别对库露露席法做出奇怪的举动。」

    「你愿意……接受吗?」

    「如果可以附加几个条件,倒也不是不行。」

    路克斯表情紧张地询问。

    这个问题本身也有一半是赌注,但是没办法。

    「……我知道了。那就拜托你了。」

    盯著路克斯的脸一段时间后,少女叹了口气,最后点头。

    之后又聊了一会儿,路克斯与少女分别,回到自己房间。

    †

    到头来,路克斯与少女交换几项条件,同时答应她的委托。

    妮娜提出的条件是,这几天之内要发现库露露席法的弱点。

    路克斯的条件,则是这段期间内,妮娜不能对库露露席法出手。

    而且一旦路克斯达成委托,就不可以再提出类似的委托,也不能对库露露席法乱来。

    「呼……目前为止,还算顺利吧?」

    趴在自己房间的床上,闭上双眼的路克斯嘀咕。

    与少女的交换条件,虽然比平时的杂务复杂许多,但终究谈妥了条件。

    当然,自己不可能刺探库露露席法不希望为人知的弱点,因此打算做个样子,随便找个弱点搪塞她。

    之后只要让她接受,就算完成委托。

    「能让她接受的、库露露席法的弱点,是吗……」

    话虽如此,其实一点头绪也没有。

    但此时路克斯心想,没必要想得太困难。

    「…………」

    紧接著在睡魔的重压下,感觉身体沉入床中。

    就这样,路克斯的意识没多久便进入梦乡。

    †

    隔天一如往常要上课。

    早上提早起床,前往盥洗室洗脸后,换上制服。

    早晨的杂务分为几个模式。

    今天的工作是打扫学园内。

    由于要打扫工房周围,顺便叫醒在工房睡觉的莉夏,路克斯前往厨房拿红茶。

    与刚睡醒的莉夏简单聊了几句,打扫四周完毕后,前往餐厅吃早餐——

    「啊……!」

    发现已经待在餐厅角落的少女——妮娜的存在,路克斯回想起来。

    『赶快去发现库露露席法同学的弱点。』

    全身散发的气势,强烈显示她的主张。

    路克斯心里一惊,同时前往在餐厅的库露露席法座位。

    已经开始享用早餐的她,与路克斯四目相接后停下动作,露出亲昵的表情对路克斯微笑。

    「早安,今天真早呢。」

    「库露露席法也是呢。对、对了,话说回来,这么早起床不会难受吗?」

    在委托人少女的催促压迫下,路克斯迅速展开行动。

    早上很难起床。

    原本希望这种等级的弱点能让妮娜认同——

    「不要紧。以前在优密尔教国时,得更早起床祈祷才行,因此从小就习惯了早起。在这间学园反而乐得轻松呢。」

    「啊,也、也对……」

    第一次试探失败。

    (哎,既然她会第一个在早餐时间前来,其实就心知肚明了——)

    路克斯眼神游移,再度望向餐厅角落。

    名叫妮娜的少女,还是一脸不满望向路克斯。

    「话、话说回来,库露露席法有没有不喜欢的食物?这间餐厅的菜色一直都很美味,但是在优密尔教国——」

    「没有特别的好恶。当然多少有喜好,但经验中没有难以下咽或讨厌看到、闻到的食物。」

    「是、是吗……库露露席法真是厉害呢。」

    再度失败。

    这次用餐应该没机会刺探到库露露席法的弱点了。

    端著早餐托盘再度坐在她的面前,路克斯也开始用餐。

    夏季强化集训时已经证明,库露露席法在厨艺方面,都比曾经在酒吧或餐厅等工作过的路克斯厉害。

    寂静无声的优雅用餐礼仪,在路克斯眼中也完美无缺。

    即使一大早起床,也丝毫没有破绽,制服和秀发都一丝不苟。

    (话说当时被她的气势吓到,才答应委托……但是要找库露露席法的弱点,说不定难如登天——)

    察觉到这项事实,路克斯内心愕然之际——

    「路克斯。」

    「咦——?」

    坐在餐桌对面的库露露席法忽然起身,凑过身子贴近脸庞。

    美丽的少女容貌,有如妖精般幻想。

    脸庞凑近自己面前,路克斯不由得心跳加速。

    「有点弄脏啰,来。」

    库露露席法手中的餐巾,温柔擦拭路克斯的嘴角。

    沾在嘴角的,是早餐里的红色番茄酱汁残渣。

    「啊,这个……谢谢。」

    不由得感到害羞的路克斯满脸通红,库露露席法随即一如往常,若无其事地微笑。

    「要想事情也可以,不过用餐时最好放轻松。我知道你很辛苦,但你在这方面偶尔有点松懈喔?」

    「……噢,嗯,我会注意的。」

    感到害羞的同时,路克斯回答。

    (等等,别说发现弱点了,居然还让她帮忙我!?)

    而且她连自己有心事这一点都看穿了。

    (这下子可能伤脑筋啰……)

    以前屡屡达成委托的路克斯培养出的直觉,预告了长期抗战。

    或者难得一见,无法达成的委托——但是。

    「…………」

    感觉以浏海遮住眼际的少女——委托人妮娜的视线,从身后传来。

    (要在剩下的几天内,发现库露露席法的弱点,真的能达成吗——)

    路克斯低下头,微微叹了口气。

    感觉这是一场长期抗战。

    †

    「请问,能不能快一点发现她的弱点……?」

    接受委托后的第三天午休。

    婉拒少女们共进午餐的邀约,路克斯来到杳无人迹的校舍后方。

    以同样没有寄件人的信将路克斯找出来的,还是妮娜。

    一如预料,她的目的是之前的委托,「找出库露露席法的弱点」。

    起先路克斯以为,只要找到库露露席法不太严重却又不擅长的事物,随便告诉她交差就行了。

    可是实际著手,才知道这个问题有多困难。

    课业,近身战,装甲机龙等实力不在话下,连身为贵族的举手投足,私生活都毫无破绽。

    连饮食或动物之类,似乎都没什么不擅长的事物。

    「抱歉,比我想像中还难发现。希望你再等我一下——」

    「……明天,我不在学园内。」

    「咦?」

    唐突听到出乎意料的事,路克斯感到惊讶。

    「志愿当文官的学生们,有在二号街区接受社会实习的课程,因此明天不在学园。」

    声音中带有愤怒与焦急,语气阴沉的少女持续说。

    「不快一点的话,诗的内容可能会在校内大肆张扬。请在我回来之前找到她的弱点,否则我就要亲自对库露露席法动手了。」

    「动、动手,你想对她做什么?」

    「我没有义务告诉没达成委托的你……」

    「知、知道了啦。我想办法总行了吧——」

    路克斯朝阴郁的少女好言相劝,对方才好不容易接受。

    「唉……只好再去一次库露露席法那里了。」

    与委托人少女分别后,路克斯一脸疲倦嘀咕时——

    「哦,找我有什么事吗?」

    「呜哇……!?等等,库露露席法!?」

    背后突然有声音喊自己,吓得路克斯跳起来。

    这里是放学后的走廊上,但完全想不到身后有人。

    「居然这么惊讶,真是可惜。还有要来我这里居然叹气——路克斯怎么这么坏心呢。」

    库露露席法以半开玩笑的笑容开口。

    「啊,抱、抱歉。不过我不是讨厌和你见面,而是因为有些麻烦——」

    路克斯慌忙要辩解时,库露露席法微微一笑。

    「不太愿意刺探我的弱点——对不对?」

    「咦……!?」

    准确说中路克斯的烦恼。

    「等、等一下,话说我——」

    「委托内容可以保密无妨。我只是偶然听到刚才那女孩主动告诉你的内容,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

    完全被她看穿了。

    可能从路克斯这几天的举止推测出事有蹊跷,刚才偷偷跟在后面吧。

    虽然秘密曝光不妙,但甚至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似乎是隔壁班立志成为文官的女孩委托你呢。正因为对事情原委心里有底,因此我也无法完全扮演受害者呢。」

    「到头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我误以为那女孩遗落的诗集是什么书籍,拿起来翻了翻而已。虽然已经答应她不会告诉任何人,但她似乎无法接受呢。」

    「抱歉……这个,因为她实在来势汹汹,才以为与其拒绝委托,不如主动介入想办法解决——」

    路克斯说明原委后,库露露席法反而不置可否,半眯眼睛看著自己。

    「路克斯要稍微反省一下。对女人心不太了解的你,怎么可能化解女生之间的争执呢。」

    「好过分!?」

    准确说中,宛如一刀捅在心上。

    「多半老毛病又犯了,无法对眼前的问题坐视不理吧,但这样可不好。至少她因为自己的感情衍生的问题,不应该当成正式委托接受喔。」

    「这个——」

    库露露席法说的可能没错。

    为了不让委托的女同学妮娜伤害库露露席法,试图介入两人之间的结果,反而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抱歉,库露露席法,是我不好。」

    路克斯垂头丧气,库露露席法跟著轻轻抚摸路克斯的头发。

    「既然你似乎有在反省,那我们来谈谈该如何解决问题吧?还有虽然晚了点,但还是要向你道谢。谢谢你关心我——我很高兴。」

    柔和的声音,温暖的眼神,让路克斯一瞬间心动。

    库露露席法平时的印象是若无其事的笑,但这种带有亲爱之情的笑容,感觉真的好可爱。

    (等等,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现在应该好好讨论委托内容才对——)

    压抑抨抨跳的内心,路克斯挺直腰杆。

    「那、那么,到底该怎么办?继续寻找你的弱点似乎也无济于事,要等她明天回来后直接说清楚吗?」

    「伤脑筋啰?在可以告诉他人的范围内,我似乎也没有不敢告诉他人的弱点呢。」

    库露露席法以手支颚,做出思考的动作。

    既不能告诉妮娜出身遗迹的秘密,但除此之外似乎想不到。

    「这个呢——那么尝试看看,可能也很有趣喔。」

    但库露露席法忽然仔细凝视一旁的路克斯——最后呵呵微笑了一声。

    「那女孩说过,明天要去校外实习吧。那么就花一天陪我寻找我的弱点吧——」

    「……咦?」

    库露露席法以意义深远的笑容,回应一头雾水的路克斯。

    就这样,隔天依照原本的委托,开始寻找库露露席法的弱点。

    †

    ——在午休的会客室内,传出小小的声音。

    这间访客用的会客室原本禁止使用,但为了躲避其他少女的耳目,才利用打扫的多余时间与库露露席法共度。

    「来,这样就将军啰。还有其他步吗?」

    「我认输了……」

    路克斯叹了一口气,低头认输。

    「呼,真是可惜,这次也没能发现我的弱点。」

    「哈、哈哈……」

    听到库露露席法这么说,路克斯苦笑以对。

    总之为了寻找弱点,考虑过各种情况——甚至连游戏或嗜好都包含在内。

    「虽然我试图客观审视自己,但可能没有自觉也说不定。」

    因此基本上以库露露席法想到的凤毛麟角开始尝试,由路克斯担任对手。

    有客观的视角与比较对象。

    或许可以因此突显出新的弱点也说不定,但输了这么多次,似乎让路克斯大受挫折。

    「我在杂务生活中也多少陪过人家下棋耶……」

    一边收拾西洋棋盘与棋子,路克斯跟著叹气。

    不论西洋棋或飞镖等游戏,路克斯都完全不是对手。

    库露露席法连游戏都毫无破绽。

    「可是连游戏都找不到弱点,该不会没希望了吧……」

    「哦,已经要放弃了吗?要是走投无路,只要改变角度就行啰。比方说——身体上的弱点之类。」

    「身、身体的弱点……等等,难道——?」

    听到这句话,路克斯观察库露露席法。

    美丽端正的面貌,以及纤细却女人味十足的身体曲线。

    十分合身的制服,略为挺起的胸部——

    「……路克斯,你在看我的哪里?我绝对不会生气的,可以老实告诉我吗?」

    绝对是骗人的。

    证据是库露露席法只有眼神没在笑。

    「没、没有啦——!?话说我根本什么都还没想耶!?」

    「没关系,说说看。反正你刚才一定盯著我的胸口瞧吧?」

    「没、没有啦……呃……」

    「是吗,谢谢你诚实告诉我。对了,说件完全无关的事,今晚为路克斯举办的辅导课程,作业量增为三倍喔。」

    「你不是说不会生气吗!?」

    「对呀,虽然说过不会生气,可是没说过不会没由来地对路克斯还以颜色吧?」

    「太过分了啦!?」

    泪眼汪汪的路克斯一喊,库露露席法跟著若无其事地一拨头发。

    「是吗。那么取而代之,告诉我你的一项弱点就原谅你。」

    显得有些开心地凑近脸庞,微微一笑。

    老实说,自己说出自己的弱点的确很难为情,可是没办法。

    自己为库露露席法造成麻烦,总不能只有自己置身事外。

    「知、知道了啦。那么,我有自觉的弱点是——……!?」

    就在路克斯下定决心,深呼吸准备开口时,库露露席法的食指轻轻按著路克斯的嘴唇。

    「不用继续说下去没关系,我只是开玩笑而已。」

    伴随恶作剧的笑容,库露露席法制止路克斯。

    「还有,怎么能这么轻易告诉他人自己的弱点呢。你的弱点就是对毫无警戒的对象太过坦率了。很让人担心呢,要小心一点。虽然不知道你今后会面对什么样的危险任务。」

    「………」

    完全被她玩弄于股掌。

    而且——她早就发现了。

    眼前聪明伶俐的少女,似乎也从路克斯这几天的模样,依稀察觉到那件事了。

    「意思是我的弱点不重要吗!?到头来库露露席法——」

    「这个呢。虽然不见得有自觉,但是寻找身体上的弱点,是不错的想法喔。比方说怕痒,身体僵硬,这也是一种可能性吧?」

    「啊……」

    说不定这是意外的盲点。

    如果特别怕痒的话,像库露露席法这么完美的少女,的确可能是有趣的「弱点」。

    「那么——要不要试试看?」

    库露露席法轻轻撩起秀发,凑过一只耳朵。

    耳朵平时隐藏在库露露席法的长发下。

    慢了半晌,路克斯才察觉露出耳朵的意义。

    「不、不会吧!?难、难道要我来摸吗!?」

    「有什么好惊讶的呢。我自己摸不是没有意义吗?……噢,难道路克斯还想摸摸看其他地方?」

    库露露席法忽然露出恶作剧的笑容。

    (其他地方,难道是——)

    就在路克斯内心一惊的瞬间。

    「……抱歉让你期待啰。」

    「哪有期待啊!?当我是什么了啊!?」

    「依照路克斯的个性,肯定想摸我略为平坦的胸部,或是将手伸进大腿之间,诸如这种不纯洁的举动吧?」

    「拜托,我什么都还没想耶我只是吓了一跳而已!」

    「不过现在天还很亮,这里又是校舍内,别这么猴急喔?所以说——不试试看吗?」

    「………」

    路克斯朝库露露席法带有挑衅意味的脸庞侧边伸出手来。

    然后缓缓摸了摸形状姣好的耳垂。

    「啊……」

    一瞬间,库露露席法发出貌似些许惊讶的模糊声音。

    (碰触女孩子的耳垂,连小时候都几乎没机会呢——)

    表面水嫩,感觉十分好的柔软弹性,力道传回路克斯的手指。

    具备完美实力的库露露席法身上最毫无防备的部位,摸起来让人脸红心跳。

    「没、没事吧,库露露席法?」

    「……嗯,没、没事。可、可以再用力一点没关系。」

    「噢,好……」

    依照指示,路克斯指尖略为进一步施力。

    在柔软触感中,带有宛如硬芯般的坚固。

    「哈……啊、啊啊……果然,的确很痒呢……」

    (怎、怎么回事啊,再继续下去很不妙……!)

    少女的气息甚至带有甜美的娇喘,让路克斯产生一股奇妙的冲动。

    「就、就到此为止吧!这个——反正似乎也不是这么显而易见的弱点!」

    「……或许,是吧。没发现真是可惜呢。」

    「哈、哈哈……」

    真是好险。

    理性差一点就融化的路克斯,在内心松了一口气。

    之后依然持续尝试寻找弱点,结果到太阳下山都徒劳无功。

    †

    「哎……结果还是没找到呢。」

    晚餐后。

    在即将熄灯的图书馆桌边,路克斯与库露露席法谈论。

    这次由路克斯尝试自己所知道少女们弱点——比方说黑暗或高处等情况,但每一项都很难算是库露露席法的弱点。

    就在路克斯终于累翻,举白旗投降时——

    「——话说回来,不对劲呢。」

    「咦……?」

    库露露席法的视线依然停留在书页间,忽然感到疑惑。

    「为什么她会这么害怕?的确可能对自己写的诗感到难为情。可是就算被人看见,会如此执著也不可思议呢。」

    「她就是这种类型的女孩吧……」

    路克斯一脸苦笑,同时回想委托的少女。

    「咦?等一下——?」

    起先路克斯什么也没说,但是在第二次催促下——才开口「记得她说过,不快一点的话,诗的内容可能会散布到学园内」。

    告诉库露露席法这件事情后——

    「或许无关紧要,但的确启人疑窦。话说回来——她的诗句内容是与恋爱有关呢。记得有白百合的引导啦,高贵的音色啦,献上自己的心意之类……」

    「总、总觉得不要回忆得这么详细比较好——」

    「……原来如此,是这个原因啊。」

    就在路克斯连忙制止时,库露露席法轻轻叹了一口气。

    「明白什么了吗?」

    「嗯,虽然不敢保证,但应该八九不离十。路克斯,委托的工作可以不用管了,我会和她单独谈谈。」

    「…………」

    库露露席法仅说到这里,随即起身离开图书馆。留下一头雾水,茫然张著嘴的路克斯。

    †

    隔天早上。

    路克斯原本战战兢兢,心想委托人少女妮娜会采取什么行动,却收到这样一封委托信。

    【委托内容】委托取消,谢谢你。

    信上的内容只有这一句。

    「——所以结果到底如何?」

    「没什么值得提的。只是和她直接对话,解开误会而已。」

    库露露席法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原本如此钻牛角尖的少女,怎么会这么容易接受?

    「…………」

    「这么不相信我吗?」

    「没,没有啦,不是不相信你,而是……」

    「她所写的恋爱诗句,是要送给这间学园的某位前辈。由于内容阐明了对象,担心对方发现,才会乱了分寸呢。」

    「咦……!?等、等一下,库露露席法,你说的前辈——该不会?」

    除了自己以外,应该没有其他男学生。

    路克斯差点脱口而出时,库露露席法若无其事地一拨头发。

    「毕竟是男生止步的女校,偶尔会出现有这种想法的女孩。尤其凛然的女孩也不少。」

    「原、原来是这样……」

    虽然感到意外,但似乎别深究比较好,因此路克斯并未追问。

    「我只是告诉她,捡到的诗句内容里在意之处,以及答应她绝不告诉别人。只要排除『我可能已经发现』或『随时有可能告诉他人』的不安因素,她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吧。」

    「原来是这样让她接受的。」

    「嗯,不过作为代价,我也告诉她一项秘密——而且同样是恋爱方面的。」

    「——咦?」

    看到库露露席法露出意义深远的微笑,路克斯喊了出来。

    「难、难道库露露席法,也对那位前辈——?」

    「……哎。」

    听到路克斯的问题,库露露席法叹了一口气呆住,不置可否地半眯著眼。

    「路克斯,该依照惯例开始辅导了吧。今天是平时的三倍喔。」

    「不会吧……!?」

    库露露席法突如其来的宣告,吓得路克斯直冒冷汗。

    「……话说回来,我终于知道自己的弱点是什么啰。」

    放弃挣扎,准备墨水与笔的路克斯身旁,库露露席法静静低喃。

    「咦……?」

    就在路克斯感到不解,完美的少女浮现微笑说。

    「就是对于中意的对象,丝毫不会展现出自己的弱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