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Episode4 菲尔菲篇•爱格兰姆商会的工作
    在路克斯十七年的生涯中,早上醒来的地点换过许多次。

    小时候是在帝都宫廷。

    杂务生活时代则五花八门。

    从大约半年前开始,是在城塞都市的学园。

    而今天——则在陌生豪宅内醒来。

    「嗯、嗯嗯……?」

    揉著惺忪的睡眼,同时路克斯缓缓坐起上半身。

    「嗅……?这里是——?」

    自己刚才睡的,是有床盖的豪华床铺。

    雪白天花板丝毫没有污渍,散发咖啡色平滑光泽的木制家具,规矩陈列在宽广房间内。

    从玻璃精雕装饰的灯具,还有轻柔羽毛被的触感,立刻能得知这里是非常奢侈而花钱的豪华房间。

    从窗帘缝隙透进室内的亮光来看,时间大约是早晨。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的场所,却散发出些许怀念气氛。

    「——等等,这里到底是哪里啊!?」

    茫然一段时间后,顿了半晌路克斯才大喊。

    身上只穿著轻薄的睡衣。

    还记得昨晚不知为何,被迫陪学园长蕾莉喝酒,但之后毫无记忆。

    「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以理解的现状,让路克斯产生强烈的不安。

    摸了摸手边,发现《飞翔机龙》与《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都不见踪影。

    难道从学园长室回到房间时,遭到坏人绑架?

    如果是「龙匪贼」一帮人可就糟了。

    路克斯的表情溜出紧张神色。

    要是路克斯遭到绑架,学园的众人可能也面临危机。

    「得趁早掌握情况,逃出去才行——」

    就在路克斯深呼吸一口气,手撑在床上准备起身的一瞬间——

    「嗯……」

    呣Q。

    「哎……呀?」

    与刚才完全不同的触感,让路克斯感到疑惑。

    触感与轻飘飘的羽毛被和床单略有不同。

    在指尖几乎深陷的柔软中,带有水润的弹性与温暖。

    还半梦半醒的路克斯,本能地动了动手,揉捏舒适的触感时——

    「嗯、唔……小路……」

    「……呜、呜哇啊啊啊!?」

    从被子底下传来模糊的声音,路克斯顿时跳起来。

    顺势掀开被子一瞧,发现表情幸福,呼呼大睡的少女容貌。

    「菲、菲尔菲怎么会在这里!?话说刚才摸到的果然是——」

    依然残留在手上的胸部触感让路克斯满脸通红,同时确认。

    浅樱色飘逸秀发,青梅竹马的少女。

    带有几分稚幼的纯真脸庞,以及分量十足的硕大胸部隆起,散发几分背德的性感。

    而且内衣底下窥见的滑嫩肌肤曲线,以及少女甜蜜如牛奶的气息相辅相成,马上让路克斯的心跳猛烈加速。

    「而、而且,为什么只穿内衣……!?」

    太过煽情的惹火模样让路克斯不敢直视,迅速别过视线。

    同样穿著睡衣,菲尔菲的款式却和路克斯不一样,完全是内衣。

    纯白的紧身胸衣,细肩带挂在肩膀上。

    质料薄得几乎呈现透明,辅以黑色缎带酝酿出高贵气氛,让少女原本就蛊惑人心的肢体显得更有魅力。

    尤其内衣没有裙襬,因此下半身的内裤一览无遗。

    以前同寝时看过的黑色睡衣,散发出略为成熟的诱惑,不过这一件惊人的程度又不一样。

    点缀可爱装饰的内衣,反而带有不平衡的性感魅力。

    「…………!?」

    与寂静的「呼〜呼〜」沉睡气息同步,菲尔菲丰满的胸部静静地上下起伏。路克斯顿时觉得口乾舌燥,涌起一股心痒难耐的冲动。

    话虽如此,既然情况不明,总不能直接别过视线让她继续睡。

    「这、这个,小菲,拜托,快醒醒——」

    路克斯轻轻将手伸向肩膀,晃了晃青梅竹马。

    虽然别过脸不敢直视内衣打扮,但真的快把持不住。

    「……嗯,咦?……小、路?」

    在理性即将崩溃之际反覆摇晃,菲尔菲才终于微微睁开眼睛。

    可能是刚睡醒,菲尔菲揉了揉比平时更加惺忪的睡眼,注视著路克斯。

    「我、我说啊,小菲。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所以说,我真的,没有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举动……」

    就在路克斯心慌意乱,不知该如何解释同床共枕,而且菲尔菲只穿著内衣的现状时——

    「呼……」

    「等一下!?这种情况下不要继续睡好不好!?」

    看到菲尔菲再度阖上眼睛,路克斯忍不住吐嘈。

    该说她还是一样毫无防备,或是太我行我素呢,即使与路克斯同床共枕似乎都不在意。

    虽然很感谢她这么相信自己,但现在可不是讨论这些的时候。

    总之得赶快叫醒她,问个明白才行……!

    「小菲,快起来啦!?我还有事情要问你——」

    路克斯再度努力摇晃少女的身体,少女这才揉了揉眼角,缓缓坐起上半身。

    「……呼啊……小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还想问你耶!?」

    按耐不住的路克斯大声吐嘈,此时身后突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两位,我进来啰——」

    「咦,等等……!?」

    路克斯还来不及反应,房间的门就开了。

    一身典雅色调便服的,是王立士官学园的学园长,也是菲尔菲姊姊的妙龄女性,蕾莉•爱格兰姆。

    「等等,蕾莉小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话说到这里,路克斯突然停下。

    因为看到蕾莉露出小恶魔般的笑容,直觉想到某件事。

    「难道这全部都是蕾莉小姐——」

    「哎呀?在说什么呢。昨天晚上不是经过我答应才来到这里的吗。我不是说过吗?『到隔壁街区办点事,路克斯当作学习也一起陪我来』。」

    「啊……」

    想起「七龙骑圣」队长,玛姬艾儿卡的特别命令「寻找叛徒」。

    由于潜伏海布格共和国调查之际,要假扮成专门进口的商人,因此这次得学习如何彻底扮成商人,路克斯才会跟著蕾莉的工作——可是。

    (为什么还跟菲尔菲睡在一起啊?)

    昨晚陪蕾莉喝酒的时候,路克斯理应喝的是果汁。

    现在回想起来,该不会里面加了酒吧?

    这种「恶作剧」对蕾莉而言司空见惯,但实在不像学园长该有的作为。

    「话说学园那边没问题吧?」

    今天和明天是放假的节日,但要是擅自离开宿舍,难道其他人不会担心吗?

    「这里是城塞都市一号街区的爱格兰姆家别墅,外出的留言已经准备好了,不用担心——可是当时有点伤脑筋呢。」

    蕾莉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拨了拨刘海,同时露出苦笑。

    「进入学园就读的女孩——夜架的眼力十分敏锐。当要搬走睡著的路克斯时,出现在我们面前,误以为我要拐跑路克斯——说服她花了一些时间呢。」

    「……这个,拐跑我的确是事实耶?」

    首先露出微妙表情吐嘈的路克斯,之后想起一件事情。

    「不过——真亏她肯答应蕾莉小姐带我走呢?」

    由于夜架的个性,原以为她会强硬留下路克斯。

    「没错,她担心你的安危,说什么也不肯答应。我也想了不少方法呢。」

    说著,一脸微笑的蕾莉看著表情茫然的菲尔菲。

    「我说为了留下路克斯与小菲的血脉,需要让两人独处,她就爽快答应了呢。」

    「不要擅自用这种离谱的原因说服她好吗!?」

    「哦?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蕾莉一脸认真,路克斯垂头丧气。

    「回到学园后,我该用什么藉口跟她解释呢……!?」

    「所以才要像这样,布置成自然而然生米煮成熟饭的状态啰?哎呀,真是可惜呢。再晚一点敲门的话,说不定连藉口都免了呢。」

    似乎独自沉浸在某种妄想中,蕾莉扭动身子。

    「…………」

    该说不出所料吗,让路克斯与菲尔菲同床共枕,似乎是蕾莉的阴谋。

    「蕾莉小姐,早餐时间很快就要开始啰?」

    再度有人敲了敲房门,这次传来活力十足的年轻女性声音。

    可能是爱格兰姆家族的仆人之一吧。

    「好好,马上就过去。那么路克斯,衣服在衣柜哩,要确实叫醒小菲后一起下楼喔?」

    「等、等一下拜托,至少对小菲的模样想想办法——」

    路克斯忍不住大喊,蕾莉却彷佛没听到似地离开了房间。

    之后只剩下还爱困,一脸茫然的菲尔菲与路克斯。

    「嗯嗯,哎呀……?J

    可能终于清醒,菲尔菲一脸不可思议地看著路克斯,露出不解的神情。

    「啊,呃,这个,菲尔菲,你听我解释——」

    「……不对,喔。」

    「咦?」

    菲尔菲忽然以食指抵住路克斯的嘴角,一脸认真地凑近脸庞,脸颊微微嘟起。

    「称呼我的时候,要叫小菲,才对吧?」

    连与路克斯睡在一起,自己身穿内衣躺在床上也不介意,表情天真地提醒。

    身子凑向路克斯,稚幼可爱的脸庞与硕大的胸部来到眼前,让路克斯忍不住满脸通红。

    「啊,抱、抱歉,这个,早、早安啊,小菲。」

    听到路克斯的话,菲尔菲平时的面无表情微微缓和,嘴角一缓。

    「嗯,早安,小路。」

    到头来,菲尔菲似乎一如往常地我行我素。

    路克斯连忙别过视线,转过身去尽可能别看菲尔菲的内衣模样并换衣服,然后来到别墅的一楼。

    †

    「那么今天,我想去拜访几位生意上的老客户。」

    享用早餐之际。

    宽广的客厅陈列散发美丽光泽的家具,蕾莉忽然脱口这么说。

    在长型餐桌上,摆满了貌似专属厨师精心制作的餐点。

    有加入香草的刚出炉面包,搭配油脂丰富培根的荷包蛋,淋上橄榄油与柠檬汁的沙拉,马铃薯浓汤,以及柑橘和木莓果酱。

    甚至还附有糖桨煮酪梨的甜点。

    路克斯原本以为学园餐厅的早餐已经够丰富了,想不到这里更加豪华。

    杂务生活时代的路克斯,根本吃不起这么高级的早餐。

    不愧是爱格兰姆财团的日常生活,真是阔绰。

    「今天很快就要离开别墅,因此早餐的菜色比较简单。」

    对蕾莉轻描淡写的话哑口无言的同时,路克斯跟著享用早餐。

    附带一提,这里——大小约为一般民宅五倍的豪宅,似乎是蕾莉在城塞都市时的住处。

    爱格兰姆家族专属厨师制作的料理,每一样都十分美味。

    「到头来,这次究竟要做什么呢?」

    「陪同我的工作。我要向三号街区的大型商店采买各种学园的物品,因此以生意对象的商谈为主。行程表的最后是与大人物一同用餐。」

    蕾莉从怀里掏出笔记本,流畅地念著。

    一位像是秘书官的女性,跟著站在餐桌不远的位置。不过蕾莉似乎不太假手他人,自己也能掌握全局。

    「我正好让小菲学习担任我的秘书官,兼任保镳的工作。因此想一边教你商人的事情,同时评价小菲的工作内容。」

    这时候,蕾莉才终于说出为何菲尔菲也同行的原因。

    「原、原来是这样吗……?」

    一边回答,同时望向默默吃著早餐的菲尔菲,只见她面无表情微微点点头。

    (蕾莉小姐的秘书官,兼任保镳吗……)

    蕾莉是掌管好几间商会的大财团继承者,当然也有不少敌人。

    菲尔菲不仅是一流的机龙使,而且也学过武术,因此防身用体术亦相当优秀。

    就能力而言的确再适合不过,但秘书官这一点就让人担心。

    她真的不要紧吗……?

    从旁瞧著貌似毫无干劲的菲尔菲,路克斯享用了一顿丰盛的早餐。

    †

    与客户商谈的地点,光是今天似乎就有七处。

    结束用餐后,马上准备动身出发。

    路克斯回到二楼客房,仆人随即备妥装满塞满水壶与杂物等物品的小包包。

    不知何时量过了尺寸,连路克斯专用的礼服都准备周到,因此借用与菲尔菲不同的房间换上。

    「总觉得好久没有像这样,连假日都穿这种衣服了呢……」

    看著镜子,同时路克斯对一身正装感到不安时——

    「小路,在吗?」

    门把喀嚓一声转开,菲尔菲突然进入房间。

    「呜哇!?小、小菲!?有什么事吗!?」

    「有些事情,想谈谈喔?」

    菲尔菲一如往常茫然无表情,微微侧著头。

    「等等,不是这样啦,我还在换衣服耶!」

    「……我不在意喔?」

    「在意一下啦!再一下就好,等我一下下!」

    还好没有连菲尔菲都在换衣服,但这样分房就毫无意义。

    「…………」

    在一语不发,表达不满的少女气势震慑下,路克斯迅速换好礼服,这才转身面对菲尔菲。

    「话说,有什么事——……!?」

    路克斯话才说到这里,顿时「劈哩」一声僵在原地。

    已经换上与路克斯礼服颜色搭配的菲尔菲,手上分别握著不同颜色的内裤。

    一件是紫色,另一件则是略微黑色的质料。

    虽然已经好几次意外目睹女同学的内裤,但这两件的成熟气息与之前见过的又不同。

    一瞬间差点以为是菲尔菲要穿的——

    「姊姊要换的,你觉得哪件比较好?」

    「这个问题不该问我吧!?」

    路克斯忍不住高分贝吐嘈。

    看来菲尔菲刚才在检视与蕾莉同行时带的行李。

    当然,听说基本上都由仆人负责准备。但如果前往附近没有爱格兰姆家相关人物的地方数日,跟在身边的菲尔菲就得在当地采买,或是安排订购等。

    考虑到这些,菲尔菲似乎以自己的想法,帮姊姊蕾莉挑选行李——

    「……话说这个包包,另外还装了一大堆点心耶?」

    菲尔菲将包包内容物秀给路克斯瞧,占据容量的东西有饼乾、淋上蜂蜜的甜甜圈、乳酪塔、以及一整颗柳橙等食物。

    「……姊姊说在工作途中,会觉得肚子饿。」

    「刚才的片刻沉默是怎么回事!?」

    路克斯听了吐嘈,但菲尔菲的表情丝毫没变,保持沉默。

    这些肯定是菲尔菲自己要吃的。

    对这番预料叹口气的同时,路克斯回想起自己的杂务经验。

    曾经当过他人的随从,或是搬运随车行李等工作好几次,因此加以参考。

    「这个,根据前往的地点,每次都不太一样,但基本上以功能性优秀的必需品,或是小东西为中心准备比较好吧?」

    挑选御寒用外套、钱包、怀表、笔记本与笔,常备药物等必要的物品,与菲尔菲一起塞进包包里。

    过了五分钟后,担任蕾莉的随行者,当日来回用行李打包完成。

    「小路,好厉害。」

    菲尔菲轻轻拍了拍手,表情认真地称赞。

    但表情看起来并不满足。

    严格来说,青梅竹马的视线一直盯著点心的袋子。

    「这个,我想应该不容易,但点心也要塞进去吗?」

    「嗯。」

    路克斯询问,菲尔菲随即等待许久般点头。

    但当然无法全部塞进去,顶多一半而已。

    「……可惜。」

    平时的面无表情当中,散发些许失落的气氛,菲尔菲嘴里嘀咕。

    路克斯见状跟著苦笑。

    喜欢点心这一点,和小时候一点也没变。

    路克斯找了另外一个袋子,将剩下的一半点心塞进去,装在自己包包里。

    「我帮你拿一半,要是吃完了就跟我说吧。」

    「…………」

    听到路克斯这番话,菲尔菲表情始终认真,眼睛炯炯有神。

    然后下一瞬间——

    「呜哇!?」

    紧紧地,动作缓慢,却以最少的动作,使劲抱住路克斯的身体。

    「谢谢,最喜欢,小路了。」

    脸上浮现有些幸福的微笑,菲尔菲低喃。

    身体紧贴的温暖,以及丰满胸部挤压在身上的柔软触感,让路克斯顿时脑充血。

    「拜、拜托,小菲快放开啦!我的行李……还、还没打包完成耶。」

    路克斯急忙试图离开菲尔菲,却徒劳无功。

    就在两人卿卿我我时,门上再度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菲尔菲小姐,路克斯先生,出发时间快到了,请问准备好了吗?」

    是早餐时也随侍在侧,蕾莉的女秘书官的声音。

    「这个——没问题!?」

    慌忙之中,路克斯连忙喊叫,希望对方不要开门,结果却失败了。

    应该说「马上下楼,先等一下」才对。

    「是吗,那么有东西想先交给您——!?不好意思!」

    开门进入房间的女性秘书官,忍不住面红耳赤大吃一惊。

    然后用力关上门,随即冲下楼梯。

    「这个,等一下!?不是这样的啦!?」

    路克斯连忙大喊,但已经太迟了。

    之后在蕾莉莫名的机灵提案下,延后出发时间十分钟。

    †

    离开名为别墅的豪宅后,终于前往城塞都市三号街区。

    基本上搭乘马车移动,不过铺设整齐的道路行驶起来不会很摇晃。

    在马车上同座的,除了路克斯等人以外另有一名女性秘书官,再来就只剩下驾驶马车的马夫。出发十几分钟后,身旁的菲尔菲马上开始打起瞌睡。

    「小菲,不可以睡著喔。要好好保护蕾莉小姐才行——」

    「……嗯,我知道,的。」

    菲尔菲发出快睡著的模糊声音,一脸茫然抬起头来。

    蕾莉外出时,似乎至少都有两名保镳跟随,但今天必须由路克斯与菲尔菲充当保镳。

    当然,即使在学园外,剑带上依然插著机攻壳剑。

    以防若是有个万一,路克斯也要参战。

    「话说回来,蕾莉小姐不觉得不放心吗?」

    「哦,为什么呢?别看我这样,在商会之间的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喔?」

    蕾莉露出调侃的笑容,回答路克斯的问题。

    但是问题不在那里。

    「呃,不是这个意思。是关于保镳,光靠我们真的够吗——」

    就算菲尔菲很强,身为机龙使的技术也很高超,但实际遭遇袭击时却难以意料。

    路克斯也几乎没从事过保护要人的杂务,因此担心地询问。

    「路克斯实在太紧张兮兮了。你算是小菲的随从,再放松一点同行也无所谓喔?」

    「可是——」

    「而且不用担心小菲。别看她这样,对他人的杀气或敌意十分敏感喔。」

    「呃,她已经睡著了耶……?」

    「呼……」

    仔细一瞧,刚才还努力对抗睡魔的菲尔菲,终于闭上眼睛,开始静静发出鼻息。

    应该说姿势有些歪斜,身体靠在一旁的路克斯身上,柔软的东西抵著路克斯。

    「……真不愧是小菲。即使第一次出任务,也丝毫不害怕呢。果然有保镳的才能。」

    「这也太溺爱妹妹了吧!?话说醒一醒啦,小菲!不能在这里睡觉——」

    路克斯对不改本色的蕾莉感到无力,同时轻轻晃了晃身旁的菲尔菲。

    「嗯,别担心……我还,醒著。」

    「至少眼睛睁开说好不好!?秘书官从刚才起也露出不安的眼神看著耶!?」

    「路克斯太小题大作了。没有多少人胆子大到敢攻击爱格兰姆财团的马车。所以没问题。」

    「这已经形同否定保镳任务了吧!?」

    到头来,蕾莉带著菲尔菲充当助手,该不会是做为自己精神的疗愈吧?

    就在心里怀疑下,时间在马车内静静流逝。

    †

    结果路克斯的担心不过是杞人忧天,之后马车顺利抵达目的地,三号街区的分店门口。

    「……好惊人。」

    走进建筑物内的路克斯,不由得对眼前的光景感叹。

    爱格兰姆财团麾下之一,伍尔艾德商会分店。

    以木材和红砖打造的醒目建筑,比想像中还大。

    从防御幻神兽地点的紧闭大门,到笔直铺设的道路延长线上,连接店铺的巨大搬货口。

    彷佛想趁早大量收购从遗迹或外部运来的众多商品,贪婪的象徵。

    散发阵阵高级感的商店内,虽然没有市场的喧嚣热闹,但在每张桌子上商谈的男女老幼,神都带有相同光芒。

    在杂务生涯中,路克斯也曾经接触过这种世界几次,商人散发的独特气息到哪里都一样。

    蕾莉也向应为自己人的商会分店长简单打招呼后,随即表情认真,谈论商品好坏与交易,以及现在的行情等话题。

    商谈时笑容毫无破绽的蕾莉身旁,一直跟在身边的女性秘书官,也表情认真抄笔记——

    「……咦,哎呀?」

    这时却发现不见菲尔菲的踪影,就在路克斯疑惑之际,感觉一旁有人戳了戳自己肩膀。

    一如往常面无表情的菲尔菲,站在一旁。

    「小路,一起去逛逛,各式商品吧?」

    「咦……!?」

    嘴里咬著淋上蜂蜜的甜甜圈,菲尔菲告诉路克斯。

    这间商店是三层楼建筑,每一层楼都十分宽广。

    的确可以到处逛逛——

    「呃,这样不太好吧!?该说学习,还是保镳呢……总之这才是我们来此地的用意吧!」

    「姊姊说,我们可以在附近观摩。」

    「意思是我们算不上战力吗!?」

    「还说,想买什么尽管开口喔?姊姊还给了我一笔钱。」

    「连零用钱都有!?」

    秘书兼保镳实习到底是怎样啊……?

    而且我不用为了今后而学习吗?

    蕾莉的大而化之还是老样子,实在让人无力。

    不过城塞都市的治安良好,而且这间商店的周围还有严密戒备。

    发生意外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且路克斯的任务充其量只是作作样子,根本不可能真的学习谈生意。

    因此——在这里习惯商场的气氛也不坏。

    「知道了啦,小菲。那么就稍微逛逛四周吧?」

    「嗯,一起,去吧。」

    与脸上微微浮现笑容的菲尔菲一同,在商店内展开观摩。

    三层楼的商店,每一楼层都十分宽广,划分为几个区域。

    生鲜物品似乎只有部分贩售,但都是瓶装鱼乾或肉乾等,各地都受欢迎的储存食物。

    杂务生涯时代的路克斯也十分重视,因此怀念地看著商品时,负责店员随即准备座位,询问是否试吃。

    「啊,没关系,我们只是看看而已——」

    「这个,很美味喔?」

    「——拜托,已经吃起来了!?」

    原本感到不好意思的路克斯吐嘈,但菲尔菲已经默默吃起肉乾。

    「没关系啦,来,欢迎随意试吃。今年做得很不错喔。」

    「好、好的……」

    在满脸笑容的店员敦促下,路克斯也尝尝肉乾。

    相较以前杂务生涯,啃的都是又硬又咸的肉乾,现在尝到的香气芬芳,味道独特。

    「这个,有橡树的气味。」

    吞下肉乾的菲尔菲,轻轻开口说。

    店员听了随即开心地回应。

    「哦,不愧是蕾莉小姐的妹妹呢,能发现这一点代表真有眼光。来,也尝尝看这里的葡萄乾如何?」

    「我喜欢,甜食。」

    「啊,不好意思……我们还想逛其他地方,就到此为止吧——」

    菲尔菲眼睛发亮跃跃欲试,路克斯却打了退堂鼓。

    因为据说在商人之间,免费的东西最贵。

    之后又逛了咖啡、红茶,护身用刀剑、毛皮和衣物等各式各样的商品。爱格兰姆财团千金的名号似乎广为人知,菲尔菲走到哪里都受到款待。

    一开始路克斯还觉得有些坐立难安,不过没多久就习惯了。

    就这样,长达五年间从事过各式各样杂务的路克斯,也发现许多熟悉器具或商品,难得享受快乐的时光。

    (总觉得,这种气氛,好怀念呢……)

    那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呢?

    路克斯忽然想起,以前母亲还健在的时候,曾经有机会和菲尔菲一起到爱格兰姆商会总店观摩的。

    随后,维德祖父就因为上谏施行暴政的皇帝,导致路克斯等人被轰出宫廷,当时无法实现——

    「啊,这个可能很不错喔——」

    路克斯一边想著往事,同时对眼前的一把小刀说出感想。

    可能是以好铁精心锻造而成,锐利的刀锋部分,以及刀身厚度十分平衡。而且长度也适合杂务工作。

    就在这一瞬间,刚才在一旁的年轻男商人急忙来到两人身边。

    「哦,客人您喜欢吗?这是从邻国进口的小刀,由技巧高超的锻造师傅打造而成。不过——这里还有更好的喔。」

    身材高大的稳重男性,看起来不像伍尔艾德商会的人,而是来自异国的商人。

    一看到菲尔菲的面貌,商人随即从手中的包包,取出一把付有皮革剑带,剑带上施以豪华装饰的剑销。

    「这一把……虽然有些年分,但可是大约十年前,由瓦姆地区的名家锻造的短剑。锐利与坚固度包您满意。」

    「是——这样吗?」

    路克斯拿起短剑端详。

    以前在打铁铺从事杂务时,记得听过好几次传闻。但路克斯对这种华丽装饰兴趣不高,况且貌似很贵。

    「客人意下如何?这条毛皮剑带可是货真价实,现在可以算您便宜点——」

    该怎么办呢。

    路克斯多半无法负担价格,但是不是先让蕾莉看一看比较好?

    「这应该……是假的,喔。」

    「咦——?」

    路克斯与商人一脸呆滞,露出不解神情的瞬间,菲尔菲举起短剑,同时嘀咕。

    「相较于之前看过的相同短剑,气味没有那么古老。还有,铁的品质似乎不好,也散发出铁腥味,我分得出来。」

    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平淡的口气,菲尔菲的瞳眸望向商人。

    「呃,这个,应该不会吧。您看看这条剑带,应该就能明白——」

    「皮革是真的,但里面——应该,是赝品喔?」

    「唔呃……!?」

    可能戳穿了谎言,来自异国的商人,脸上顿时露出焦躁的神色。

    视线频频望向周围,确认自己是否成为瞩目的焦点。

    从他的动作看得出来,菲尔菲所言非虚。

    (……真了不起——)

    这名男性旅行商人,看到菲尔菲独自发呆,才想卖赝品给她吧。结果却狠狠遭到反击。

    要是故意卖赝品给客人的事情曝光,会当场遭到逮捕,以后也甭想再当商人了。

    「这、这真是太不好意思了!看、看来一不小心混入了其他商品——拜托,请两位务必保密!」

    「…………」

    菲尔菲毫无情感的表情,仔细盯著低头致歉的商人脸孔瞧。

    对于不认识的人而言,菲尔菲的沉默寡言可能反而更可怕。

    「刚才的小刀,我想要。一开始那一把。」

    「……咦?什么!?当然,现在可以算两位便宜点!」

    商人脸上露出僵硬的陪笑,拿出刚才平凡无奇的小刀。

    「免费送我们。」

    「呃……!?」

    可能刚才的小刀品质较好,商人的表情完全抽筋,嘀咕著「呃,免费实在是……」。

    「可以免费?」

    结果慑服于少女压力的商人,举白旗认输。

    路克斯哑口无言目睹一切过程后,菲尔菲将布包裹的小刀,递到路克斯面前。

    「来。」

    「咦……?」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路克斯一脸疑惑。

    「给你。早上,帮忙,打包行李的礼物。」

    菲尔菲跟著一脸认真,将包包塞给路克斯。

    「不用客气没关系,反正免费。」

    「哈哈,谢谢你……」

    一反外表,顽固的菲尔菲既然坚持,就只好乖乖收下。

    路克斯苦笑著道谢,忽然附近传来脚步声。

    「怎么样,小菲出乎意料地能干吧?」

    可能结束了商谈,蕾莉与女秘书官一同前来。

    「她能够以嗅觉分辨食材的好坏,十分可靠吧?」

    蕾莉得意地挺起胸膛,苦笑著补充一句「不过掌握行情,以及相关知识还嫌不足呢」。

    「…………」

    敏锐嗅觉可能受到寄生在身体内的幻神兽种子「寄生树」的影响。不过菲尔菲外表茫然,但原本就擅长洞悉事物的本质。

    话说回来,能免费拗到这把小刀的菲尔菲,可能出乎意料地能干。

    「刮目相看了吗?」

    「嗯,真是厉害呢,小菲。」

    路克斯露出笑容,菲尔菲的脸上也浮现些许微笑。

    与菲尔菲一同出游的日常气氛。

    众人共同享有这份怀念而平稳的感觉。

    †

    之后依然没有任何问题,逛了许多地方后,晚上——顺利回到一号街区的别墅。

    在客厅享用香气芬芳的红茶,喘口气后,路克斯来到外头纳凉。

    从二楼窗户来到阳台,随即感受沁凉的空气拂过头发。

    「话说回来,真是意外呢。」

    想起菲尔菲的外表与以前完全没变,但充当蕾莉的秘书兼保镳随行,却展现些许成长的一面。

    过程顺利让路克斯感到放心,却又带有一抹寂寞。

    「不过大家都在逐渐改变呢。我也——」

    就在路克斯喃喃自语时,身后突然传来脚步声,菲尔菲来到身旁。

    「辛苦了,小菲。」

    「嗯。」

    她还是一样不多话,但可以感受到些许开心的感觉。

    「今天,谢谢你陪我。」

    在阳台上比邻而坐,菲尔菲静静开口。

    「不会,工作十分开心。一开始还以为会出包呢——」

    回想起打包与试吃等事情,路克斯一脸苦笑。

    「…………」

    结果。

    脸颊微微嘟起的菲尔菲别过脸去,对路克斯不理不睬。

    「等、等一下……!?难道我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吗!?」

    「……因为,那不是工作。」

    「——咦?」

    一瞬间感到疑惑,随后路克斯才察觉小菲的意思。

    话说回来,这次的事情的确完全没提到「工作」两个字。

    姊姊蕾莉强势邀请路克斯,随行做为参考,仅止于此。

    菲尔菲也毫不在意工作或任务,陪路克斯度过一天。

    「我没有,委托过小路,工作喔?」

    面无表情当中带有些许不满的感觉,菲尔菲开口。

    「只是想,单纯陪伴小路,就这样。」

    「啊……」

    菲尔菲无邪的眼神,笔直映出路克斯的脸庞。

    「嗯,也对。抱歉喔,小菲。」

    听到菲尔菲这么说,路克斯也跟著浮现微笑。

    罪人的枷锁,以及杂务生活牢牢渗入身心的路克斯而言,是理所当然。

    感觉自己逐渐成长,一点一点改变。

    不过菲尔菲对待路克斯的态度,并非旧帝国罪人或杂务王子,始终是重要的青梅竹马。

    (该不会——)

    或许她还记得,以前答应过一起逛逛爱格兰姆商店,年幼时的约定。

    迄今丝毫不变的心情,对现在的路克斯而言十分窝心。

    「这次谢谢你邀请我,我很开心呢。」

    「太好了。」

    略为放心松了口气,菲尔菲纯真无邪的表情,随即凑近路克斯面前。

    「因为我,不会委托小路做事。如果有事希望我帮忙,随时可以开口,邀约我——」

    一如往常的我行我素,呆呆的语气。

    但菲尔菲出乎意料地饶舌,继续开口。

    「所以小路,也不可以对我,太客气喔?」

    而且一如往常,露出除了路克斯以外,没有人会察觉的些许笑容。

    对啊。

    原来是这样。路克斯这才明白她的心情。

    她从以前就喜欢对关系亲近的人称呼绰号,也是不希望彼此太客气。

    与爱格兰姆财团成员的自己,和身兼王子与罪人立场的路克斯无关,这就是她内心的感受。

    「嗯,今后也继续要好喔,小菲。」

    所以路克斯面露笑容,回应少女的心情——可是。

    「那么,今天,也一起睡吧?」

    「…………咦!?」

    「我不是说过,不会委托,小路吗?」

    「等、等一下啦!?问、问题不在这里——!?」

    听到菲尔菲表情认真,突如其来的要求,路克斯慌得满脸通红之际——

    「哎呀?小菲可是很寂寞的喔,毕竟在宿舍与路克斯分房了嘛——」

    「怎么连蕾莉小姐都跑来了啊!?」

    结果还是得和她们一起过夜。

    「刚才,不是送小路,小刀当礼物了吗?」

    始终面无表情的菲尔菲,露出些许不满的语气威胁路克斯。

    「平常对生意没什么兴趣,怎么对这种事情特别计较啊!?」

    结果还是拗不过她,当天晚上与菲尔菲在有床盖的床铺上共枕而眠。路克斯当然兴奋得睡不著觉,过了一个难熬的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