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卷 Episode6 夜架篇•御主的惩罚
    自从进入城塞都市的学园,路克斯混得还不错。

    身边都是贵族千金,唯一的男性当然会引发问题。

    旧帝国王子的过去——再加上杂务王子的头衔,有时女同学会提出奇妙的委托,导致引发各式各样的骚动。

    但是考虑路克斯特殊的立场,已经算是充分融入学圔了。

    这也多亏了陪伴在身边的少女们帮忙。

    有指导自己念书的库露露席法,还有对待自己一如往昔的菲尔菲。

    有坦率陪伴自己的三和音,以及帮忙管控校园内评价的妹妹爱理等。在许多伙伴支持下,得到栖身之所。

    但是路克斯最近发现,有件事情不放心。

    问题不在于最近顺利的学园生活,而是——

    「路克斯•阿卡迪亚,方便来一下吗?有件事情必须告诉你。」

    学园的平日——上午课程结束后的短暂休息时间。

    走出教室的莱格莉教官招手,将路克斯找来没有其他人的走廊角落。

    即使是见过许多大风大浪的路克斯,被教官叫住也有点紧张。

    (什么事啊?最近应该没有闯出什么祸吧——)

    莱格莉是十分自立的女性,从未委托过路克斯任何事。

    若是提醒或指导方面,照理说应该更光明正大——

    就在路克斯提高警觉时,莱格莉说出平常没有察觉到,但某种程度上一如预料的一句话。

    「这件事原本或许不该告诉你。不过关于那个一年级,转学的女孩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路克斯露出难以言喻的表情。

    即使没有听到具体内容,这一句话也足以让他理解一切了。

    「就是自称你的从仆,古都国的少女,曾经担任旧帝国暗杀者的切姬夜架。」

    她曾经与不希望旧帝国复活的路克斯对立,并且交战。

    但最后相互明白并和解,夜架发誓对路克斯效忠。

    之后在路克斯巧言——应该说路克斯拜托的莉夏巧言之下,以新王国负责管理为名目,让她进入学园就读。

    理论上,夜架应该会从此以王立士官学园一年级的身分,过著平稳的日子——

    「我先声明,路克斯。那女孩丝毫没有融入学园喔。」

    「果然是这样……」

    看到莱格莉教官的苦涩表情,路克斯也表情复杂地回答。

    夜架的个性飘忽不定,难以捉摸,思考与行动也十分独特。

    再加上机龙使的技术异于常人,在班上肯定十分特立独行。

    但路克斯原以为班上同学有妹妹爱理,与三和音的诺珂特,应该勉强能圆过去——

    「该不会夜架不熟悉学园生活,因此感到伤脑筋?」

    「……你这么认为吗?」

    一板一眼的莱格莉教官,笑容很可怕。

    「呃,还是身边的大家觉得很辛苦?」

    路克斯生硬地反问,莱格莉教官随即从口袋掏出笔记。

    啊,有不好的预感。

    「上课时以护卫你等相关原因擅自跑出教室,完全不听同学的话。训练时无视课程内容擅自训练,模拟战中以搭档为诱饵击败对手。不听教官的话,无视起床与就寝的规定,骂她也毫无反省之意,换衣服时身上藏有暗器不肯离手,还会擅自脱衣服……」

    「我、我知道了!不用再说下去了!」

    附带一提,刚才那样好像还只有一半。

    之前一直由同班同学爱理收拾善后,但教官似乎再也看不下去了。

    因此才要负责指导的路克斯出面。

    「不过怎么会找上我呢?虽然我的确是她的御主,但毕竟是在学园,应该找蕾莉理事长或某位教官——」

    「那女孩肯听你以外的人说的任何话吗?」

    「对不起……」

    虽然顾虑学园内的立场,但看到莱格莉的抽筋表情,顿时打消念头。

    「当初建议夜架进入学园的是莉夏公主,但拜托公主的人是你吧?身为那女孩的御主,你得负起让她入学的责任。这是我对你提出的第一次委托。」

    「知、知道了。」

    无法反驳的路克斯只能点头。

    大战过后,路克斯希望给回到自己身边的夜架新的栖身之所。

    明明让她待在学园内,却没有好好指导她,是自己的错。

    必须想办法指导夜架,以免她在学园内惹出更大的麻烦。

    「——好。」

    既然下定决心,就立刻行动。

    话虽如此,学年与班级都与夜架不同的路克斯,还有许多事情不明白。

    因此得先收集正确资讯。

    与莱格莉道别后,路克斯回到教室就座。

    (尽可能取消今天的杂务吧……)

    心中想著这些事情,同时专注在剩下的课程。

    †

    「所以事到如今,才终于来找我了吗,哥哥?」

    「这个,嗯,对……」

    狭窄的室内,充满尴尬的气氛。

    放学后的女生宿舍房间内。

    路克斯在爱理与诺珂特的双人房内。

    莱格莉教官的委托内容是让夜架习惯学园生活,必须先详细了解一年级的班级情况。

    因此才想到找夜架的同班同学爱理打听,结果事态比路克斯想像中更严重。

    「真是高兴,想不到哥哥居然会多少关心一下我这个妹妹。还以为哥哥打算将夜架通通塞给我,自己完全袖手旁观呢。」

    爱理虽然面露稳重微笑,眼神却丝毫没有笑意。

    换句话说,爱理强调自从路克斯要求让夜架进入学园之后,实在伤了不少脑筋。

    「差不多可以原谅他啰,爱理。路克斯也没有恶意。」

    眼看路克斯承受爱理平稳的恫吓,诺珂特伸出援手。

    但即使自己的朋友安慰,爱理还是不满地嘟起脸颊。

    「诺珂特对哥哥太好了。哥哥从以前做事就不顾后果,这时候更应该让他好好反省才对。哥哥要是不振作一点,我可是担心得要死呢。」

    「……或许是这样没错,夜架也让我吃了不少苦头呢。」

    「还以为你要帮我说话耶!?」

    看到诺珂特一下子倒戈,路克斯顿时沮丧。

    但同时诺珂特见状,随即静静将脸凑近路克斯。

    「抱歉,路克斯,忍不住开了个玩笑。爱理其实没有外表那么生气,尽管放心吧。」

    「是……这样吗?」

    「是的。虽然刚才话说得很酸,但没有告诉路克斯问题,是爱理的决定。还说『不能让现在的哥哥操无谓的心,学园内政就交给我想办法』,还找我讨论过夜架的问题呢。」

    一如往常的冷静表情中,诺珂特嘴角略微缓和。

    听得爱理当场满脸通红,慌忙喊了出来。

    「讨厌!?诺珂特你乱说什么啊!?我只是,这个——」

    最后还是没有否定,支吾其词。

    路克斯近来工作很多。

    除了平时课业与演习,加上不只学园内杂务与「骑士团」的活动,身为国家代表——「七龙骑圣」的工作也忙得要死。

    因此为了缓解夜架与周遭的摩擦,爱理似乎从以前就一直帮路克斯想办法。

    结果老是这样。

    长大后虽然会调侃路克斯,责备路克斯的轻率行动,实际上一直非常关心。

    「谢谢你,爱理,还有诺珂特。」

    「Yes. 你能了解我就很高兴了。作为爱理的朋友。」

    「唔……」

    看到路克斯的笑容,爱理困扰地半眯起眼睛。

    就这样咕哝了一段时间,不久深深叹了一口气。

    「……哎,我知道了。那么关于夜架的事情,究竟听说了多少?」

    现在才开始具体的话题。

    平常与夜架同班的爱理眼中见到的问题,与从莱格莉教官口中听到的大同小异。

    基本上她不违反学园的教育方针,却三不五时以自己的判断违反规定。

    而且即使责备她,也丝毫没有反省的模样。

    甚至在班上不合群,也和同学格格不入。

    即使有同学主动开口,想和她交朋友,她似乎也会笑著回绝「我对这些事情不太明白」。

    夜架本身曾经是古都国的公主,却是无法理解人类感情的异类,因此被人敬而远之。

    身为机龙使的实力顶尖,但没办法当一个「普通人」。

    「我们也很烦恼该怎么办。身为哥哥的妹妹,原本以为由我来说的话,她能多少听进去一点的。」

    「Yes. 她似乎并非单纯不想听话。简单来说,应该是不了解士官候补生应有的立场,以及如何待人接物吧。」

    夜架之所以在学园格格不入,不只是因为个性独树一帜。

    而是不晓得如何在学园这个社会中生存。

    不知道如何与同学交流,也不知道如何在学园规律中生活。

    身为御主的路克斯,必须让她学会身为人的常识。

    「所以到头来,还是得由我劝说她吗?」

    「Yes. 尽可能在学园内,趁著与夜架共度一般时间时指导她比较好。要是与她太过亲密,爱理可是会吃醋的,这一点请路克斯自行拿捏。」

    「诺珂特拜托,不要从刚才就一直乱说好不好!」

    听到诺珂特满不在乎说著,爱理满脸通红大喊。

    路克斯面露微笑目睹两人互动,同时构思作战。

    首先答应爱理与诺珂特每天报告经过后,暂时离开房间。

    让夜架明白学园内的规律重要性,以及如何与同学和教官相处。

    一边思索方法,同时处理杂务。

    「可是我和夜架不只班级不同,学年也不一样,该怎么制造机会呢……?」

    就算让她陪自己做放学后的杂务,也只是两人独处,没什么意义。

    希望尽可能透过上课与共同生活,找到机会教教她。

    「——哦,这不是路克斯吗。看你闷闷不乐的表情,又有什么心事?」

    「啊……学园长你好。」

    在校舍后门扫地时,忽然一位熟悉的女性经过。

    是青梅竹马菲尔菲的姊姊,也是学园长的妙龄女性,蕾莉•爱格兰姆。

    以前就是旧识的她,亲昵地微笑。

    「讨厌,在这种地方还叫什么学园长,可以直接叫我蕾莉没关系啊?」

    「这和一般情况刚好相反吧?」

    明明在学园内,却这么随兴。

    和蔼的态度难以想像她是身为士官候补生学园的负责人,路克斯苦笑以对。

    顺便和蕾莉谈了一下刚才一直烦恼的夜架问题。

    「原来如此,这方法的确很有趣。凡事总要体验一下,否则无法明白呢。」

    出乎意料,蕾莉答应了让路克斯与夜架共处的计画。

    「但还是办不到吧,何况原本就不同学年,要怎么以相同角度在学园生活呢——」

    「办得到喔。」

    就在路克斯苦笑著搔头的瞬间,得到这样的回答。

    「对啊,就算蕾莉小姐再怎么厉害……咦,不会吧——!?」

    「试试看吧。只要说不是外人,是你的拜托,就没理由拒绝啰。」

    伴随带有确信的笑容,蕾莉用力点头。

    就这样,在微不足道的点子与离谱的偶然之下,开始了这场骚动。

    †

    早晨的教室内,充满了惊讶与热闹的气氛。

    王立士官学园一年级的教室内,少女们困惑地交头接耳。

    连爱理和诺珂特都一脸复杂的表情,僵在原地。

    「这、这个……那么从今天开始的一周内,二年级的路克斯同学会在本教室上课。大、大家或许十分困惑,但是要好好相处喔。」

    不论怎么看,最困惑的都是上课的女教师。

    与蕾莉讨论过后仅隔一日。

    让路克斯与夜架一起,在一年级教室上课一星期的特别行程,就这样轻而易举实现。

    听说表面上的理由,是著眼于男女同班,与男学生交流。

    让一年级同学也有机会体验,才做此尝试。

    (不管再怎么说,这也太乱来了吧……)

    为了让无法融入学园的夜架理解「普通的学园生活」,居然真的让路克斯当一个星期的一年级。

    当然,这段期间内路克斯落后的原本课业与演习,预定在下星期的放学辅导补回。

    似乎由库露露席法担任一般辅导,赛莉丝负责装甲机龙演习,菲尔菲则辅助近身战等实技演练。

    『拜托,让我也为路克斯贡献心力吧!』

    莉夏似乎不满地大吼,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这样,冷不防开始这种有勇无谋的尝试,不过最重要的夜架——

    「御主能陪在身边真是高兴。如此一旦察觉危险,就省下跑到御主身边的功夫了。」

    显然对这项决定最不为所动。

    不过桌子却与坐在一旁的路克斯靠拢,身体主动贴近。

    「呜哇!?」

    隔著制服感受到肌肤的体温,与胸部的柔软。

    同时钻入鼻腔的少女体香,让路克斯晕头转向。

    朝上注视自己的视线散发妖艳的性感,还扭动身体诱惑路克斯。

    即使不是裸露度较高的黑衣,举止也足以融化男性的理性。

    「……你在做什么啊,夜架!?这里可是教室耶!哥哥你也别害羞好吗!」

    爱理慌忙从另一侧座位凑过身子,搂住路克斯的手臂。

    「哦?难道你吃醋了吗,爱理?别担心,我不会抢走御主的。」

    「怎、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呢!?拜托看一下场合好不好!」

    连平常在学园戴著面具,扮演「千金大小姐」的爱理都乱了套。

    「……我说诺珂特,她该不会在教室里都这样子吧?」

    路克斯脸复杂表情回头,坐在正后方座位的三和音少女点点头。

    「Yes.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却是No. 路克斯来了之后比较吵闹。」

    「…………」

    原以为和夜架在相同场所上课,她会比较安分一点,结果似乎收到了反效果。

    由于意识到路克斯在场,更加凸显夜架的异常。

    学园唯一的男生来到班上的小插曲。

    一听到路克斯要来班上,一年级女同学都投以好奇的视线,欢声雷动。但是看到夜架与爱理的对立,都困惑地安分许多。

    「哥哥也骂骂她好吗。不是为了这样才来的吗?」

    在语气前所未有地急促的妹妹催促下,路克斯点点头。

    「夜、夜架,稍微离开一点。马上要开始上课了。」

    「好的,御主。」

    脸上绽放纯真的笑容,夜架老实地听话。

    她似乎还是绝对服从路克斯的话。

    收拾局面松了口气后,教室四处传来小小的嘀咕声。

    「欸,她称呼路克斯学长为『御主』——」

    「难道,难道的难道,他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吗。」

    「…………」

    这种气氛是怎么回事。

    明明是来让夜架融入班级的,却反而掀起更大的骚动。

    (话说回来,记得大家都不太了解夜架……)

    夜架的特殊过去,只有学园长蕾莉与「骑士团」队员,以及包含教官在内的部分人知道。

    大半女同学只听说夜架是「从旧帝国时期侍奉路克斯,旧帝国的残存从仆」。

    而且又是这种互动,导致众人更在意两人的关系。

    想著这些事情的时候,教师「嗯哼」轻咳了一声。

    「那、那就开始上课。大家翻开教科书——」

    「……啊,糟糕。」

    由于路克斯临时要上一年级的课,因此手边没有教材。

    原本想和爱理借看,但眼前已经出现了教科书。

    「请用,御主。为您献上我的课本。」

    「谢、谢谢你,夜架——等等,怎么通通交给我啊!?你的教科书呢!?」

    「那不是达成我任务的必需品,只要能帮助御主就是我的荣幸。」

    「…………」

    看到夜架一脸笑容回答,路克斯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呃,这个……夜架的心意我很高兴,可是——」

    「来,哥哥,我的借你看。」

    就在路克斯支吾其词的瞬间,爱理将桌子靠过来。

    因此可以将教科书还给夜架,顺利……虽然算不上,但总之继续上课。

    「呼……」

    路克斯内心松了口气,一旁的爱理却半眯著眼瞪自己。

    只见爱理以食指敲了敲自己笔记本的角落,上面小小地写著给路克斯的讯息。

    『之后要好好骂一骂哥哥。』

    「哎……」

    看到墨水渗入纸张的一行强力讯息,垂头丧气的路克斯同时开始第一堂课。

    †

    原以为突然转班会出问题,但之后意外地平稳度过。

    路克斯刚进教室时,气氛显得有些浮躁。但看到夜架与爱理对立后,几乎没有学生敢找路克斯攀谈。

    气氛貌似同学们小心翼翼观望两人的大战,同时不经意开口试探。(录入注:原文就是这样。)

    「路克斯学长参加过王都模拟战吧?演习时请学长指导一下。」

    「我们与二年级的班级,印象不一样吗?」

    「学长喜欢年纪较大的,还是年纪较小的女孩?」

    频频有学妹跑来问这些问题,但没有人让夜架加入对话。

    夜架反而站在退一步的位置,远远注视路克斯。

    同时爱理也不断斜眼瞥过来,提高警戒。

    这种恐怖平衡下,同学们也难以插手。

    路克斯颇伤脑筋,这种时刻不知该如何是好。

    「话说回来,路克斯学长的嗜好是什么呢?」

    这时,有名女同学忽然提出这个问题,路克斯趁机展开攻势。

    「这个嘛,因为一直从事杂务,没有什么嗜好。话说夜架有吗?」

    趁机向不远处的夜架开口。

    原本希望将夜架拉进对话圈,让她和班上同学们进一步认识——

    「……没有什么嗜好。」

    「噢,是喔……」

    夜架绽放出开朗笑容,立刻回答。

    诺珂特见状静静叹口气,爱理则抱著头伤脑筋。

    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总觉得这个答案,听起来不太像平时的夜架。

    「话说那边那位同学,能不能稍微往右边靠一点?你挡住了窗户,我没办法提防来自外面的袭击。」

    「啊,好。不、不好意思。」

    夜架以平稳的口气要求,原本站在窗边的少女跟著退一步。

    她会站在不远处目睹,看来是为了提高警戒,不让刺客攻击路克斯。

    丝毫不露出紧张感的夜架的确厉害,但这样很难交到朋友。

    「我说啊,夜架……这里是学园内,不用那么提高警觉啦。」

    「是没错,不过凡事总有万一。」

    「……可、可是啊,现在是休息时间,和其他朋友聊聊不为过吧——」

    说话的口气要重一点。

    表情如此示意的爱理,视线宛如针扎般刺痛。

    但现在的路克斯依旧无计可施,上午的课程就这样结束。

    之后的两天内,路克斯的努力始终不顺遂。

    想和一年级的少女们共进午餐,夜架却说「机会难得,我帮御主试毒」,浅尝路克斯的食物后才端过来。之后路克斯要更换装衣离席时,夜架也表示要护卫,而且想一起换衣服。最后连路克斯的手指被纸张划破,夜架也毫不犹豫以嘴含著指尖消毒。

    展现出连路克斯都忍不住面红耳赤的忠诚心,一旁的一年级学妹们见状,跟著对刺激的互动起哄。

    结果——不仅没有让夜架与班上同学和解,或是遵守规律,情况反而更加恶化。

    ……不对劲。

    原本计画教育夜架融入社会,结果路克斯来到身边后,夜架的行动却更加夸张。

    「哥哥太宠她了。要更严厉教训她才对。」

    「Yes. 在爱理的所有血管爆光前,我也拜托你。」

    第三天的午休,爱理与诺珂特终于忍不住下通牒。

    可是不知为何。

    路克斯却不太想完全照办。

    「嗯,的确可能是这样没错……」

    利用御主的立场,以命令强制她的行动。

    或许这是最简单的方法。

    可是不知为何,路克斯对这种方法犹豫不决。

    这时校舍响起「嗡——」的钟声,宣告午休结束。

    下一堂课是演习。

    以文官为目标的爱理,课程内容不一样,因此暂时分别。

    「那么哥哥,你可要千万小心一点,尽量别引发什么奇怪的问题。」

    「嗯。我们走吧,诺珂特。」

    点头同意爱理的叮嘱,路克斯站起身。

    为了避免迟到,加快脚步前往演习场。

    †

    「今天有事情想拜托一下夜架。」

    「哦,什么事呢?御主不需这么客气喔?只要是御主的命令,我随时照办无误。」

    下午——演习场中央。

    在换上装衣的同学们聚集的场所,路克斯对夜架下达某项指示。

    「演习中尽量别靠近我好吗?呃,这个地方的视野非常好,可以不用太提高警觉。」

    「——是这样,没错。」

    夜架表情认真地点头后,做出思考的神情。

    「但还是要提醒御主。幻神兽也有各式各样的种类,敌人的手段也会愈来愈巧妙。」

    「嗯。不过今天能不能帮忙,将你的技术教给大家?当然,只要在能力范围内都无妨。希望你不只照顾我,也关心一下其他人。」

    「…………」

    路克斯跟著清楚吩咐。

    并非交给她自主判断,而是引导她学会协调。

    夜架犹豫了短短几秒,不久静静地点头。

    「我知道了。虽然没有自信,但我很乐意服从御主的命令。」

    看到她一脸笑容回答,路克斯产生些许罪恶感。

    夜架真的办得到吗?

    更何况诺珂特报告过,一年级演习甚至不会进行完整的搭档模拟战。

    问题并非单纯夜架不合群。

    与一年级士官候补生相比,夜架的实力真的太强。不仅无法配合伙伴,对手也会一瞬间败在她的手下。

    当然,演习中基本上不会使用神装机龙,而是改以泛用型《特装机龙》,但实力差距还是天壤之别。

    (还是只能试试看。)

    路克斯斜眼注视夜架,以便随时支援她,同时开始演习训练。

    确认基本动作,并且加以习惯。

    确认使用武装,以及武装与基本动作的组合。

    针对一年级的演习内容是以基础为中心,因此路克斯专注于提供其他少女建议。

    一边仔细教导,同时不时留意夜架。

    「——所以说。在中空的连续攻击,可以这样发挥。」

    「就、就算叫我们这样发挥……」

    「……嗯。更何况我们连普通攻击一次都很勉强了。」

    夜架虽然以自己的方式教学,但似乎不太顺利。

    (但她似乎还是依照我的指示努力。)

    路克斯认为这是好的开始。

    凡事最重要的就是开始。

    (之后和夜架讨论一下,该如何提供同学更好的建议吧。)

    一边与少女进行二对二模拟战,路克斯同时考虑著这些事,忽然与不远处身穿《特装机龙》的夜架四目相接。

    「……咦?」

    随后——同样在不远处进行模拟战的夜架,视线略为朝横向移动。

    彼此以实战形式进行的模拟战中,发生一起小插曲。

    在宽广的演习场内,同时进行四场模拟战的特殊情况。

    虽然彼此划分战斗范围,拉开充分的距离,但偶尔会有流弹等小问题。

    这次是原本在一旁训练的《飞翔机龙》被机龙息炮的冲击轰飞,从侧面飞向不远处的路克斯。

    「路克斯学长!?」

    从观众席传来女同学的呼喊。

    能源光弹还可以用障壁防御,却挡不住装甲机龙本体。

    不过凭藉在王都公式模拟战中,别名「最弱无败」的路克斯具备的防御力,足以对应这起意外。

    (没问题,躲得过——不对。)

    问题是该怎么巧妙接住被击飞的学妹。

    仅仅两秒之间,路克斯原本可以从容思考——可是。

    「……不可以,夜架!?那是——」

    视野角落出现的举动,让路克斯忍不住高喊。

    可能看到被击飞的装甲机龙即将撞上路克斯,原本在隔壁区域对战的夜架,驱动《特装机龙》飞过来介入两人之间。

    「呀啊啊啊……!?」

    原本想阻止她,却已经赶不及。

    夜架挥舞机龙牙剑,中途将直扑路克斯的少女机体弹开,击落地面。

    「————!?」

    糟糕。路克斯心里后悔,但已经太迟了。

    「那边的学生!你在做什么!?怎么可以砍落被惯性弹飞的同学——」

    「我只是为了保护御主而已。」

    表情丝毫没有恶意的夜架,回答这时候才发觉的男性教官。

    路克斯与诺珂特慌忙上前说明原委,可是在场几乎所有学生,都无法认清情况。

    只因为有可能撞上路克斯,居然刻意击落被弹飞的装甲机龙。

    多数学生都认为这是事件经过。

    「想不到居然变成这样……」

    之后教官们责备夜架的危险行为,命令她写悔过书。

    在让人长叹一口气的事件中,第三天就这样落幕。

    †

    「哎……果然还是非说不可吗。」

    发生那起小插曲后隔了一晚,第四天。

    虽然被教官骂得狗血淋头,夜架却一如往常当耳边风。

    即使知道她个性原本就这样,但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哥哥,你也该骂骂她了吧。而且要严厉斥责她,以免她不考虑他人,做出反应过度的举动。如果她不听话就惩罚她,要是连惩罚她都无法让她听话,到时候——』

    得趁她惹出更大的乱子之前,让她退学。

    了解事情原委的爱理表示,这对学园与夜架而言是最好的选择。

    路克斯其实也知道必要性——

    「惩罚吗……」

    老实说,真伤脑筋。

    自己明明连斥责他人都不擅长,现在居然要惩罚人。

    从事照顾任性孩童的杂务时,即使曾经口头警告过,也不敢真的动手揍。

    「而且夜架好歹年纪比我小……」

    要避免单纯暴力的惩罚十分困难,想不到好点子。

    但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只是单纯摆烂而已。

    如果只希望让夜架在新王国有栖身之所,却对她的具体问题漠不关心,身为御主也太不负责任了。

    可是不知为何,路克斯并不想严厉惩罚夜架。

    「……这样子可不行啊。得好好告诉夜架才行——」

    就在路克斯嘀咕,走在放学后的走廊上时。

    「哦,什么事呢?」

    「呜哇啊啊啊!?——等等,夜架!?你从什么时候在的!?」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路克斯吓了一大跳。

    回头一看,只见脸上露出柔和笑容的黑衣少女站在面前。

    「是的。不久之前,听爱理说过了。听说御主有事情要找我。」

    震惊之余,路克斯依旧深呼吸一口气,露出认真的眼神望向眼前的少女。

    「这个……呃,我有事情要告诉你。不过没办法在这里说,因此等我结束杂务后,尽可能找个没有人的地方——」

    「是吗?那么我去物色可以借用的地方。」

    「嗯,好,拜托了。」

    暂时与她道别的路克斯,叹了一口气。

    希望尽可能口头劝戒,要是再不行就找其他方法。

    身为御主好好惩罚她,导正她的过错。

    「得趁这个机会想办法——」

    在脑海角落下定决心,同时路克斯继续从事杂务。

    †

    然后到了晚上。

    结束晚餐和入浴,即将到女生宿舍就寝时间之际。

    路克斯依照夜架托诺珂特转告的话,前往学园内的地牢。

    地牢——

    路克斯第一次来到学园时被误会成偷窥狂,就是关在这里。

    听说那是夜架自己挑选的地点。

    刻意选择既寒冷而阴暗,不适合谈话的地点,难道有什么原因吗?

    心里一边想著,路克斯跟著走下通往地下室的阶梯。

    打开木门一看,另一侧是铁窗,以及铁窗内的夜架身影。

    虽然有些许月光从天窗洒落,但阴暗之下看不清楚。

    不过夜架的表情似乎与平时不同。

    「等您好久了,御主。」

    深情款款的稳重声音。

    她的特徵,左右不对称的瞳眸在阴暗中发光。

    「夜架……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

    路克斯以认真的语气开口,让她不觉得自己在生气。

    夜架听了,视线落向地面,语气中带有几分诱惑。

    「嗯,当然知道。是我违反了御主的命令吧?我听爱理说,御主要惩罚我。」

    白天在演习场不遵守吩咐,接近路克斯。

    试图保护已察觉危险的路克斯,却反应过度,对其他少女做出危险举动。

    「其实我没有非常生气,但我必须骂你才行。如果连我告诉你在学园内该怎么做,你都不愿意听的话,到时候——」

    最后一句话,路克斯犹豫不决。

    夜架趁隙说出答案。

    「要惩罚我——是吗?没有关系,我已经做好觉悟了。」

    回答过后,夜架点亮牢房里的灯火。

    黑暗中亮起些微烛光的瞬间,路克斯的脑袋顿时结冰。

    「嗯,可是我——……咦,不会吧————!?」

    惊讶的尖叫在牢房内回荡。

    夜架的模样几乎全裸。

    与艳丽的黑发形成对比,凸显雪白娇嫩的肌肤。

    身上只有一件黑色内裤,以及系著秀发的蝴蝶结而已。

    脖子上的皮革项圈挂著钝铅色的小锁头,双手铐上伽锁。

    大小适中的乳房夹在夜架的双臂中,更加凸显隆起。

    简直就像在牢房内受辱的囚犯或美少女奴隶。

    异样的光景呈现在路克斯眼前。

    「你、你你你你你在做什么啊夜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路克斯立刻退避三舍,满脸通红大喊。

    「听说御主要惩罚我,因此我准备了不少道具——来,请御主尽量疼爱我吧。」

    说著,夜架将鞭子交给路克斯,表情一点也不像要接受惩罚的模样。

    脸颊泛红,宛如身体火热般呼出甜美的气息。

    期待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沉醉而亢奋。

    以魅惑的表情期待御主路克斯的惩罚。

    「不、不对啦,各种不对劲吧!?怎么会有那条鞭子!?为什么有这么多蜡烛!?除此之外怎么还有像是磔刑台的器具!?」

    虽然不知道用途,但背后还有一个乘坐部分呈三角形的木马。

    附带一提,这些用具似乎是从封存在别处的仓库中找出来的。

    学园原本就是旧帝国的军事设施,可能是以前的拷问用器具。

    但是现在搬出这些东西,实在出乎意料。

    「来吧御主,请您惩罚我吧。羞辱我,鞭打我,用蜡烛滴我,好好调教我吧。」

    「————!?」

    夜架转过身去,将铐著手铐的双手铐在冰冷石墙上。

    然后缓缓将仅穿著一件内裤的屁股翘起来。

    看著一脸潮红,笑著转过头来的夜架,手握鞭子柄的路克斯僵在原地。

    该、该该该该该怎么办。

    虽然夜架本身期盼,但是施加这种惩罚真的好吗?

    不对,这样真的能叫做对夜架的惩罚吗?

    应该说要是被学园抓包,才真的会被退学吧。

    可是主动渴求惩罚的夜架,散发的甜美诱惑让心脏狂跳到发痛,一片白雾笼罩在脑海中。

    「…………!?呃,我想起来另外有事!去处理完毕再来!」

    勉强挤出这句话,路克斯随即冲上楼梯,逃到校舍外头。

    拼命大喘著气,同时消沉地垂头丧气。

    「可能不是我应付得了的……」

    原本就不认为靠惩罚能改变夜架,但没想到她会如此极端。

    甚至觉得,夜架根本主动希望受惩罚。

    该不会为了接受惩罚,才刻意惹出这次麻烦的吧——

    「哎,该怎么办才好呢……」

    在中庭仰望月亮,路克斯叹了一口气。

    如果这样下去,总有一天可能得强迫夜架退学。

    说不定唯一的方法,就是命令夜架从今以后,在学园内不准与自己扯上关系。

    「可是,我——」

    「辛苦了,路克斯。」

    「……诺珂特?」

    就在路克斯自言自语之际,学妹从身后出现了。

    在这起事件中也帮忙的诺珂特,以平时的冷静表情接著开口。

    「Yes. 有些在意的事,所以在机龙停机库调查了一下。看你的模样,惩罚夜架似乎不太顺利呢。」

    「真是难为情,可是那实在——」

    想起刚才的煽情光景,路克斯满脸通红。

    但诺珂特表情冷静,平淡沉稳地继续说。

    「无法相互了解吗?还是完全掌握不到她的真心,因此无法理解她?」

    「…………」

    一语中的,路克斯陷入沉默。

    自己的确在烦恼这一点。

    「可能是这样吧,她并不适合学园生活。考虑到双方的利害关系,说不定直接让她退学比较好。可是——」

    诺珂特这时突然语气一变,笔直看著路克斯。

    「我得到唯一一项得知她真心的线索。等和她谈过后再作决定也不迟。」

    说著,诺珂特交给路克斯的,是向机龙停机库维修士取得的武装修理报告书。

    「这是——!?」

    过目之后,路克斯不由得屏息以对。

    上面写著这次骚动的真相。

    †

    隔天。

    路克斯在一年级的教室内,与夜架等人一同上课的第五天——最后一天放学。

    为了与上课时比平常更安静的夜架谈话,路克斯借用了校舍的会客室。

    听到「咚咚」的敲门声后,路克斯让夜架进入室内。

    原以为她又会以夸张的打扮赴约,幸好是平时的黑衣。

    「晚安,夜架。」

    「辛苦了,御主。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在灯火的照亮下,浮现少女的身影。

    左右不对称的瞳眸与黑发,滑嫩的雪白肌肤。

    具备妖艳美貌,年纪比自己小的从仆散发一如往常的气氛。

    「这个,有件事情想问你……关于前天的事。」

    「是的,我明白。任何惩罚我都会谨慎接受,就算要我离开这间学园——」

    夜架露出毫无后悔之意的笑容,即刻回答。

    但路克斯却说出不同的话。

    「——抱歉我没发现那时候的真相。」

    「嗯……?」

    夜架难得露出不解的表情,侧头疑惑。

    「你为了避免意外,才会击落朝我飞来的《飞翔机龙》吧?知道我准备接住那女孩的装甲机龙,为了以防万一才出手帮助。」

    「…………」

    「机龙停机库的维修士报告,被弹飞的女孩手中的机龙牙剑基座,出现不易分辨的龟裂。受到强烈冲击很有可能折断。当时我要是接住那女孩,冲击力可能使刀刃碎裂,导致碎片刺中我。所以你才会防患未然吧?」

    「…………」

    夜架的确关心路克斯的安危,但路克斯下命令后,某种程度上让她自行判断。

    当时会有过度反应,果然不是无凭无据。

    直到诺珂特告诉自己之前,路克斯都没发现。

    「——御主不需要道歉。毕竟我还是违反了御主的吩咐。」

    夜架脸上露出困扰的笑容,轻声说。

    「更重要的是,为何御主一如您的妹妹等人所述,未在这几天内刻意远离我呢?这一点才让人感到意外呢。」

    原来被她听到了吗,路克斯内心苦笑。

    能隐藏气息的少女,要瞒她实在不易。

    「只要御主吩咐不需保护御主、不需要关心、甚至无视御主——我都会照做不误,但御主并未给予任何指示。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啊,下这种命令肯定很难受啊。」

    对于夜架一头雾水的问题,路克斯寂寞地微笑。

    「这等于否定你唯一打从心底想做,并且做得到的事情啊。所以我没办法不分青红皂白,禁止夜架打从心底的付出。」

    「…………」

    少女认定自己是道具,侍奉御主路克斯。

    内容与做法,以意见或命令下达。

    但路克斯实在不愿意下命令,禁止这种行为本身。

    基于主从契约,继续当个更称职的道具。

    路克斯知道,这是对于号称「没有人心」的夜架唯一的维系。

    「不过啊,像这次事情要说清楚嘛。你为了不让我犯错而保护我,但武器快损坏这一点,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所以唯有这一点,今后你能答应我吗?」

    「——是的,我发誓,御主。」

    嘴角浮现微微笑意后,夜架恭敬跪地一敬礼。

    就这样,解决了这次的事件。

    「……哎,真是没办法。」

    路克斯如此心想的瞬间,门外传来气息,跟著听见声音。

    进入会客室的,是与这起事件密切相关的两名少女。

    「爱理!?还有诺珂特,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毕竟哥哥对女孩特别溺爱,怎么可以放心将她交给哥哥呢?所以只是来观察一下。」

    「Yes. 既然担心两人的话,说清楚不就好了吗。」

    「诺珂特不要多嘴好吗!?」

    可能感到害羞,爱理慌忙辩解后,望向夜架。

    「不过至少知道,你是真心为了哥哥著想而行动的。所以这一次特别原谅你。还有——」

    「嗯哼」轻咳一声后,继续开口。

    「好歹我会在形式上当你的朋友。要是不这么做,你根本没办法好好度过学园生活。」

    「Yes. 我也有相同心情。虽然我也不擅长交朋友,但还是多多指教。」

    「……请问可以吗,御主?」

    「嗯,我也拜托你,当她们两人的朋友吧。」

    路克斯微笑以对,夜架随即静静凝视两名少女的面孔。

    「请两位多多指教。虽然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

    夜架的语气还是一如往常。

    但头一次认同是朋友,或许这样就算是进步了。

    「太好了。」

    就在路克斯放心地吁了一口气后,夜架忽然转过头来。

    轻轻贴近自己,手指在胸膛上滑过,露出妖艳的微笑。

    「不过有一点可惜。其实我很期待这次御主能亲自惩罚我呢。」

    「……!?那、那是因为,这次有点不方便……下次——」

    「要是有机会的话想尝试吗?哥哥对夜架的下流惩罚。」

    路克斯支吾其辞的瞬间,笑容中眼角带有阴影的爱理开口。

    「等等,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当时不是只有我去那里吗!?」

    「Yes. 之后我们帮忙收拾了。虽然认为路克斯应该没有这种兴趣——男性的业障真是太重了呢。」

    「没有啦!?我刚才想说的是『下次以其他方式惩罚』耶!」

    「哦?御主想到了更羞辱的方式吗?那么马上——」

    「拜托喔!?就说真的没有了啦!?」

    不知为何,连夜架也和爱理及诺珂特一起调侃路克斯。

    少女们头一次的友谊互动,在彼此之间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