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Episode4 「钢铁魔女」
    「杀、杀了他!有一个人质就够了!杀了他也无所——咕哇!」

    领导召集部队的海布格军人,刚一开口的瞬间,肩口就被大剑砍裂。

    等同机龙心脏的幻创机核碎裂,指挥官当场跪倒在地。

    「什么……!?」

    除了罗莎以外,首先击败指挥官,其余士兵跟著慌张。

    路克斯并未错过破绽,挥舞大剑立刻砍倒菲尔菲周围的两名机龙使。

    两人肩口装甲破碎四散,手中的机龙牙剑在空中飞舞。

    「开、开枪!用机龙息铳的弹幕阻止他!」

    「不对等等!他的四周——?」

    操纵《巴哈姆特》的路克斯身边,飘浮著几项敌人的武装——机龙爪刃和机龙牙剑。

    就在海布格士兵们困惑的瞬间,武装像子弹一样朝四面八方发射。

    「——《共鸣波动》。」

    这是《巴哈姆特》内藏的特殊武装。

    平常是形成力场改变轨道,或是将物体吸引至手边的弱小能力。但在「限界突破」强化之下,威力强到甚至能高速投掷物体。

    反而被弹幕牵制的海布格军顿时阵形大乱,路克斯趁隙长驱而入。

    「哼,『限界突破』是吗……看起来是很厉害——但你能维持这种功率多久?」

    另一方面,属下数量以加速度减少之际,罗莎早就拟定了接下来的作战。

    「限界突破」的情报早就在罗莎的掌握中。

    这种功能解除了平时为避免对使用者造成负担的装甲机龙限制器,达成数倍功率。

    因此他分散力量击败属下,反而正中下怀。

    那股全力是无法维持太久的。

    看准他喘不过气,解除装甲的时候袭击是固定套路,但必须实行最佳策略让他自投罗网。

    『——命令全军,击败路克斯•阿卡迪亚。别害怕,他的力量无法长时间持续。』

    以龙声对属下再度下达指示的同时,罗莎自己也布下诱饵。

    并用操纵《十二道铁栅》的无人机,以及《欺瞒闪影》的幻想功能,造出罗莎替死鬼的无人机。

    让分身从背后偷袭以压倒性火力击败敌人的路克斯——但是机龙却在一瞬间被砍得四分五裂。

    「…………!?」

    即击——应用《巴哈姆特》神装,时间加速后的十几连斩。

    将机龙的四肢、背翼、头部,甚至幻创机核,彻底破坏到无法凭自己的力量重生的程度。

    「他识破了我的弱点……」

    罗莎见状,脸上的从容头一次消失,微微带有焦急与险峻的神色。

    《葛力尼奇》的神装《炼狱机构》,能力是分解机龙并重组。

    换句话说,特徵是如果破坏在一定程度内,也能重新组合。

    可是动力源幻创机核也遭到破坏的话,就无法接受命令,不可能在战斗中重新组合修复。

    「——不过,你的威势能持续多久啊?」

    即使屈居劣势,罗莎却依然冷静。

    「限界突破」状态下,虽然大幅强化机龙的所有机能,副作用却也十分强烈。

    《暴食》的压缩强化虽然也提升了十几倍威力,但如果连续使用,很快就会达到极限。

    不,只要再使用两次神装,就会轻易自我毁灭。

    她的判断十分正确,却也有误。

    「快、快逃啊!谁赢得了这种怪物啊!」

    「会死人的啊,撤退!撤退!」

    短短十几秒,五十架机龙的战力就减半,连罗莎的分身都被砍得粉碎。

    目睹一切的剩余军方机龙使,开始像鸟兽一样四散奔逃。

    一瞬间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罗莎愣在原地。

    但随即面露凶相,喝斥属下。

    「看来教育不够呢。阵前逃亡比死罪还严重喔?趁现在还——」

    「我管你那么多!在判罪之前就没命了啦!」

    「没救了啦,你不是也打不赢吗?就算国外我也逃给你看!」

    「什么——!?」

    看到即使出言恫吓也无法阻止属下逃跑,罗莎慌得发抖。

    眼见时机成熟,三和音三人降落在中央广场,谢里丝连忙开口。

    「路克斯!抱歉我们晚来了!菲尔菲和史缇珐小姐由我们保护,你去击败罗莎吧!我去看看嘉莲希雅小姐的情况后,马上回来助阵!」

    「Yes. 这里就交给我们吧。」

    「小路克,小心一点!」

    诺珂特与媞尔珐也跟著迅速加入,由诺珂特抱菲尔菲,媞尔珐抱史缇珐离开现场。

    「——拜托你们了。」

    简短告知的同时,路克斯的《巴哈姆特》滑翔,一剑劈向罗莎。

    神速制御——砍掉了罗莎挥舞龙角曲刃的肩口,瞬间破坏幻创机核。

    凭著「限界突破」的超强功率,速度特化的斩击足以贯穿厚重的障壁与装甲,一剑两断。

    不过理所当然,驾驶者罗莎在机龙被砍的同时消失无踪。

    以《欺瞒闪影》造出的罗莎分身无人机——还有八架。

    确实减少数量,步步进逼。

    「——真是一群无能的属下。看来给他们的恐怖还太温和了呢。」

    「你错了,罗莎。」

    破坏罗莎进一步来袭的无人机,同时路克斯否定。

    冰冷而平板的声音。

    在仅剩敌意浓缩,犀利至极的眼光注视下,罗莎的声音微微颤抖。

    「这是,什么意思?」

    「因为你只会以恐怖控制他们。利用恐怖,可以轻易迫使他人跟从你——但只要破坏某一项前提条件,你的控制力就会跟著瓦解。」

    「——那出卯足全力的破坏戏码,是你刻意演出来的?」

    罗莎的分身驾驶的无人机再度遭到粉碎,代替回答。

    压倒性的火力差距,而且毫无破绽。

    对控制者罗莎明明手下留情,但路克斯却对机龙使属下与分身解放全力。

    是为了刻意让人目睹「限界突破」的强大威力,挫败敌人战意。

    若是所有属下一起争取时间,路克斯的体力有可能被迫耗尽,但力量差距过于强大,让属下吓得逃跑。

    「没错,而且结束了——我不会再原谅你了。」

    继续斩断第六架无人机,路克斯冷冷地宣告。

    可是进一步被逼至死角的罗莎,却露出无畏的笑容。

    「是吗?那就没办法了,我也不打算活捉你啦。」

    「…………!?」

    风雨帘幕在黑暗中不断拍打。

    一瞬间减弱之际,只见身披巨大装甲的罗莎现身。

    而且是与先前完全不一样的异样型态。

    「以伙伴为诱饵,组合而成吗。」

    双足步行的巨龙,足足有普通装甲机龙的十倍大。

    是以本体《葛力尼奇》为基础,所有装甲强化后的模样。

    不仅胸口,连双脚、双臂、推进装置都藉由合体增加厚度。

    特殊武装——《十二道铁栅》的无人机已经被粉碎无法重生,再怎么合体都不该这么大。

    换句话说——

    「答对啦。我的《炼狱机构》连失去控制的泛用机龙装甲都能分解,重新组合成自己的装甲。毕竟他们是没用的属下,至少得化为我的粮食才行,对吧。」

    恢复从容的罗莎微笑,俯瞰路克斯。

    呼叫属下不只是为了包围攻击,消耗路克斯的体力。

    而是为了最后像这样,吸收剩余装甲强化自己的绝招。

    「《炼狱机构》•合神型态。想当英雄是吧,那就让你像英雄一样战死沙场。当然在你死后——会被当成叛徒!」

    随后,从《葛力尼奇》装甲足冒出的几个车轮,以强大功率旋转——并且加速。

    推动体积暴增十几倍的巨大装甲向前,以爆裂般的猛烈速度冲刺。

    「唔——噢噢噢噢噢!」

    路克斯选择正面迎战,全力挥动《巴哈姆特》的烙印剑。

    试图以反击一剑砍断巨岩般的《葛力尼奇》拳头,但命中同时被强大的冲击余波弹开,将路克斯弹向后方。

    「咕、啊……!?」

    「真是愚蠢,自以为英雄,实在蠢到极点。」

    另一方面,罗莎丝毫没有动摇,以埋藏在全身上下的机龙息炮,一同开火追击。

    一边躲著无数交错飞舞的闪光风暴,同时路克斯拉开距离,重整态势。

    合神型态的《葛力尼奇》,功率与「限界突破」几乎相等。

    可是却陷入单方面的被动,是因为十几架装甲机龙的重量差所导致。

    尤其《葛力尼奇》是陆战型机龙,直接停下脚步互殴的情况下,重心稳定度天差地远。

    但即使知道不利,也不能放松攻击的力道。

    路克斯再度改变轨道滑翔——以重力加速度劈下大剑。

    却轻易被厚重装甲与多重障壁弹开。

    即使双方都使用高功率装甲机龙,但路克斯感受到余力明确的差别,才明白罗莎的计谋。

    「难道——这也在你一开始的盘算之中?」

    罗莎的消耗不如路克斯剧烈,多半是因为途中接受属下透过《特装机龙》支援。

    《特装机龙》可以将自己的能量转移给他人。

    换句话说,罗莎在增援刚抵达后,就吸收了好几人份的力量。

    另一方面,一直勉强自己的路克斯,眼看就快达到身体的极限了。

    无法再承受「限界突破」的负荷,再过不到两分钟,就会解除装甲,耗尽力量。

    若是这样,一切就完了。

    包括目前正被攻略「塔」的新王国,受了致命伤的菲尔菲,以及来到这里的三和音。

    「真可惜——看来似乎到此为止了呢,善良果然赢不了邪恶。不管你多么努力坚守正道,这就是极限。没有智慧与能力沾染邪恶,只是斗败公鸡与丧家犬的胡言乱语。」

    在豪雨拍打中,罗莎持续宣告。

    另一方面,路克斯挥舞大剑,拚命寻找突破口。

    但即使从任何角度砍劈,都无法击碎坚固的障壁与装甲。

    「记得我杀了自己的父亲,当时也下著这样的大雨吧——」

    「…………!?」

    似乎是一派从容,或者只是单纯的感情激昂,罗莎以独白的口吻开口。

    「黑市商人海兹死了,男司令官也跟著失势。葛兰海多家族难得有机会独揽军权,我当然也得加油才行,对吧……」

    「是你,杀的吗?」

    声音模糊的路克斯开口问。

    罗莎在恍惚中嘴角一缓,喃喃道出回忆。

    「真是开心啊。看那个自以为了不起,想以大贵族自居调教我的男人凄惨流血,气绝身亡的模样——当然,最后将罪刑栽赃给入侵的盗贼了。此事让我确信,反正世界上没有人察觉真相。羊即使活在世上,下场也是进肚子里。能将邪恶发挥到极致,才是真正的最强。」

    有如陶醉在自己的信仰中,罗莎也展开攻势。

    一击足以击碎石板的巨臂,朝《巴哈姆特》直扑而来。

    「唔!」

    与反击的突刺相互抵消,反作用力迸发强烈的冲击。

    「我要用这股力量先夺取『塔』与新王国,让『七龙骑圣』也臣服于我脚下。抵达『大圣域』之后,靠圣域的力量达到更高的境界。不只现在这穷酸的海布格,我要让整个世界都屈服在我的统治下!」

    从《葛力尼奇》全身伸出的机龙息炮炮口发出光芒,连续发射。

    路克斯以机龙牙剑代盾,勉强躲开的同时瞪向罗莎。

    「你又想故技重施,靠恐怖控制所有人吗?为了目的不惜伤害所有妨碍你的人?就像我以前经历的帝国一样——」

    即使听到路克斯带有恫吓的反驳,罗莎依然仅仅讪笑。

    「再见啦,自以为英雄的丧家犬。靠你的信念根本无法改变任何事,也保护不了任何事物。承认自己落败受死吧。」

    轻视路克斯的罗莎大笑。

    目睹这一幕的瞬间,路克斯眼睛深处传来烧灼般的炽热。

    『无论抱持多么坚定的觉悟,你依然相信「国家」和「人民」是尊贵的。所以才想放过这些人,创造出能和谈的场所,简直就是作梦。』

    路克斯试图一起拯救旧帝国的人,营造出能合谈的环境,却遭到杀光王公贵族的兄长背叛——弗基尔曾留下这番话。

    在脑海中赶醒,化为激情灼烧内心。

    没错——只能拚了。

    (她和皇帝陛下或海兹一样——是根本无药可救的邪恶。我只能在这里消灭她!)

    坚定意志的同时,路克斯以残余体力引导出最佳结论。

    即使使用「限界突破」,罗莎依然是强敌。

    但自己学过不论多么坚固的敌人都能瓦解的技巧。

    已经开始叽嘎作响的《巴哈姆特》装甲大大扭曲的同时,跟著启动。

    「失控了——是吗?好呀,在你凄惨自灭之前,看我一击送你下地狱!」

    脸上顿时显露凶笑的罗莎,收回合神型态的巨拳,有如攻城槌般挥出。

    配合这一拳,路克斯也解放蓄积已久的力量。

    「强制超过……!」

    「——什么?」

    身体操纵与精神操纵,压抑的命令与解放的命令。

    藉由实现两种相反的同时操纵,一边压制攻击起点,并蓄积力量至极限。

    能产生十几倍破坏力的奥义之一,直击合神型态的《葛力尼奇》。

    以接触的敌人拳头为起点,威力传达至装甲臂的手腕、手肘连至肩膀。聚集十几架装甲机龙的装甲,随之龟裂弹飞。

    「这、怎么会——!」

    罗莎惊讶地睁大双眼,身子发抖。

    一击扭转形势。

    若是有人目睹这场大战,肯定没有人想像得到这种光景,随后——

    「……骗你的,啦。」

    「钢铁魔女」彷佛早已看透般,咧嘴一笑。

    合神型态理应在这一击之下土崩瓦解。

    但是破坏的连锁并未抵达本体的《葛力尼奇》装甲本身,因此毫发无伤。

    而且刚才理应碎裂的装甲,居然即将再度重新组合。

    「为了分散冲击,刻意先分解——是吗?」

    「你可以自豪无妨。合神型态若受到某种程度的致命冲击,会主动破坏外壳加以调律。只要将威力分散至身上的十几架机甲,就能大幅降低《葛力尼奇》本体受到的破坏。」

    路克斯的「限界突破」,以及透过机龙操纵的奥义使出全力一闪。

    罗莎居然连头一次见到的绝技都能对应,将路克斯逼至绝境。

    虽然她以恶为尊,深信这是能力的证明,但身为机龙使的实力的确顶尖。

    因此到目前的攻防战,她以些微差距获胜——理论上,可是。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身体——动不了?」

    「《暴食》——你主动分解装甲的瞬间,我对《葛力尼奇》施加了时间的压缩强化。」

    《暴食》在头五秒内能将现象压缩至数分之一,使之力量剧减,后五秒一口气释放。

    以「限界突破」强化的神装,效果也异常膨胀至从压缩至十几分之一,然后达到十几倍。

    罗莎虽然提防过这一点,却没有料到会施加在自己身上。

    包含罗莎在内的《葛力尼奇》整体时间减速,装甲并未复原。

    路克斯并未错过装甲分裂的缝隙,一剑劈过去。

    「——永久连环。」

    在罗莎身上施加全力的《暴食》,阻止她的动作后,路克斯从障壁上方一劈机龙牙剑。应用交互使用两种操纵,使出毫无一瞬停歇的百连斩,剑剑砍在《葛力尼奇》的装甲上。

    「哼!这种无力的斩击就算砍再多次,都无法破坏我的神装机龙!」

    不论承受路克斯多少攻击,障壁的确丝毫未损。

    但罗莎并未发觉,自己已经被将了一军。

    「你已经完了,罗莎。」

    面对露出无畏笑容的罗莎,路克斯冷淡以对。

    三大奥义的永久连环,仅仅四秒便收刀,路克斯拚命喘气,伫立在空中。

    「你的装甲机龙之所以没受到伤害,是因为《暴食》的效果,时间流速急遽减慢的关系。」

    换句话说,只是劈中的百连击冲击,尚未传达到她的装甲而已。

    罗莎减速至极限的时间加速至十几倍时,之前集中一点的攻击一口气猛扑。

    「…………!」

    查觉到事实的罗莎,表情在绝望下扭曲时,《暴食》的效果进入后五秒。

    「——不、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惨叫。

    罗莎连同《葛力尼奇》被弹飞到后方,以肉眼追不上的速度从路克斯的视野中消失。

    同时,脱离《炼狱机构》控制的十几架装甲机龙零件,在弹飞的轨道上全部飞散四处。

    「呼、呼……呜……啊啊啊!」

    「限界突破」的《巴哈姆特》解除,路克斯当场呆站在原地。

    全身关节肌肉立刻疼痛不已,体内灼热得彷佛快要烧起来。

    冰冷的雨水毫不留情夺走体力,不断引诱路克斯当场倒下。

    「还、没完……!」

    但路克斯迅速拔出《飞翔机龙》的机攻壳剑,轻轻一戳大腿,靠痛楚保持意识清醒。

    虽然几乎已确实瓦解罗莎的战力,但不能让她就此逃脱。

    多少经过计算后,弹飞她的方向是最初的场所——地下市场隔壁的军事演习场。

    在追上她并擒获之前,自己还不能就此倒下。

    「呜、咕……!」

    一阵强烈咳嗽后,摀住嘴的手沾染鲜血,感受到身体剧烈消耗。

    胜利只在一线之隔。

    罗莎的邪恶计谋有效使用各种手段,而且一层又一层精心巧妙。

    还不只这样。对机龙使技术的钻研,甚至超越了常识。

    一如传闻,而且与其他「七龙骑圣」一样,罗莎不愧于掌握整个海布格的邪恶智慧,以及符合「钢铁魔女」别名的强大实力。

    若不是路克斯记忆混浊,使用「限界突破」的话,肯定是手下败将。

    (为什么,能使用「限界突破」了呢?不,应该说我究竟在哪里得知「限界突破」的解除方法的?)

    如果自己早就知道,又是为什么?后来为什么又想不起来?

    路克斯心中更加怀疑,不过却摇摇头打消念头。

    「现在不是想这些事的时候……!我必须,击败罗莎,才行……咳咳!」

    也深呼吸了好几口气,但气息始终紊乱。

    更何况现在连《飞翔机龙》都无法召唤。

    「要是不击败罗莎,让她逃脱的话,一切——菲尔菲、史缇珐,以及这个国家的人,都会——」

    眼看路克斯即将倒地的同时,一只机龙手臂稳稳抓住了他。

    路克斯顿时屏息以对,眼前出现的是熟悉的少女。

    「你是……?」

    豪雨中,特徵是发辫的少女,乘著装甲机龙。

    可能因为阴暗,发色看不清楚。

    但是他的中性面貌却很熟悉。

    「…………!?」

    路克斯眼睛深处传来刺痛感,视野被沙暴遮蔽。

    异状一瞬间消失后,意识清楚许多,这才认清他的面目。

    支撑差点倒地的路克斯,是身穿《飞翔机龙X》的柯莱尔。

    「抱歉我迟到了,路克斯。刚才我以龙声和三和音众人通讯过,大家都没事。菲尔菲的伤势虽然很重,但似乎没有生命危险。」

    「太好、了……」

    虚弱的语气已经疲劳到极点,但路克斯依然露出放心的笑容。

    「我接受梵海姆公国特命,在地下市场追查『龙匪贼』的拜因,却被他逃了。由于扣押了现场,因此可以向世界联盟作证。可是现在我比较担心你的身体,我们暂时先跟著撤退吧。」

    「还、不行。要是不击败罗莎,这个国家会——」

    「最好不要太乱来,你已经无法使用装甲机龙了。要是让你死在这里,我可就无颜见你的伙伴了。」

    「我没事,但我必须现在去追罗莎——若只是《飞翔机龙》的话,只要再让我,休息一下,就可以使用了。」

    「……我知道了。」

    嘴上叹气的同时,柯莱尔还是听从路克斯的指示。

    以自己的《飞翔机龙X》抱起路克斯,朝已经即将崩塌的敌人根据地——

    罗莎•葛兰海多被击飞的可能方向,军事演习场飞去。

    †

    「咳、咳咳……呕……」

    另一方面,罗莎在《暴食》的效果导致时间流速遽减之际,挨了集中在一点的永久连环斩击。一如路克斯的预料,罗莎坠落在演习场,口吐鲜血痛苦不堪。

    幸好被击飞的方向是一片森林,树木充当软垫才免于当场死亡。但不只神装机龙的装甲,连手脚与肋骨都碎裂,徘徊在死亡边缘。

    「……到底,为什么?这是、不可能的……贯彻邪恶的我居然会输,这怎么,可能——」

    染血的全身不停发抖,同时罗莎上气不接下气地扭动身子。

    豪雨的夜晚,总让罗莎想起自己的过去。

    在那个下雨的夜晚,拷问自己的男性军人死在自己眼前。

    「邪恶之王」杀了他。

    理论上当时一切就结束了。

    自己凭藉力量——站在支配他人的一方。

    可是,自己为什么会输。不——

    「还、还没完……只要能逃离这里,我就赢了……」

    嘴里嘀咕,试图鼓舞自己,罗莎站起身来。

    将手搭在自己藏在身上的泛用机龙机攻壳剑上,步履蹒跚走向军方设施。

    可是,已经有某些事物瓦解了。

    她的表情出现以前的她从未显露,眼泪即将夺眶而出的模样。

    †

    「是这附近吧?罗莎的《葛力尼奇》似乎是在这里解除的。」

    追著罗莎回到海布格军方用地内的演习场,路克斯与柯莱尔端详横倒的森林树木,同时追纵足迹。

    「谢谢你,柯莱尔。接下来,我应该可以靠自己了。」

    其实路克斯也满身疮痍,但呼吸似乎稳定了下来,再度拔出《飞翔机龙》的机攻壳剑,穿上装甲机龙。

    「不要太勉强自己,路克斯!乾脆将罗莎交给我处理吧——」

    「不,不行。我必须亲手与她做个了断……」

    表情彷佛发高烧梦呓般,路克斯在黑暗中跨出脚步。

    《葛力尼奇》的装甲散落四周,在雨水下不易分辨,但可以看到一些血迹。

    罗莎肯定也陷入濒死状态。

    但她可能还有体力逃跑。

    要是诺珂特来到身边的话,就可以使用探测装置确认生物反应,不过——

    「小心一点,路克斯——附近有人!」

    柯莱尔压低声音警告,路克斯随即停下脚步警戒。

    但似乎不是罗莎,而是之前逃跑的半数海布格兵。

    他们可能也达到极限,身上没有装甲机龙。

    一见到路克斯与柯莱尔,立刻丢下自己的剑跪在地上。

    「请、请饶了我们!我们也只是听从罗莎的命令行事。是真的,机攻壳剑交给你了——」

    「我知道了。柯莱尔,他们就交给你了。我继续去寻找她——」

    「是可以,但一个人不要紧吗?刚才透过龙声确认,三和音似乎马上就要赶来啰?」

    「嗯,还撑得下去。」

    路克斯缓缓往前方飞去,发现血迹延续到大岩石的后方。

    「丢掉武器投降,我可以不在这里取你性命。」

    「…………」

    不知罗莎是不是不在岩石后方,没有回应。

    就在路克斯即将举起障壁牙剑的瞬间,感觉背后传来气息。

    「——啊啊啊!」

    伴随嘶哑吶喊的同时,身穿《特装机龙》的罗莎以机龙牙剑砍向路克斯。

    但第二次就无法奏效了。

    即使疲劳已达顶点,但路克斯还是看穿了埋伏。

    「你果然会来这一招。」

    以障壁牙剑的极击反击技命中后,《特装机龙》从机龙牙剑到手臂一同碎裂。

    罗莎见状,后退的同时,身体抖个不停。

    可能脚和手臂都骨折,身体歪歪斜斜。

    从她保护腹部附近的动作看来,多半肋骨也断了。

    「为什么,为什么没效啊……!明明不应该这样……到底是为什么!」

    眼睛充满绝望的泪水,但依然投掷机龙爪刃。

    路克斯冷静以机龙牙剑代盾躲过后,罗莎的身影却趁隙消失。

    是《特装机龙》的基本功能,迷彩能力。

    可是在濒死状态下,连这项功能都无法完全发挥。

    路克斯一剑劈向扭曲的景色空间,破坏腰间部位的装甲。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暴露身影的同时,装甲跟著解除的罗莎,只身进一步逃向森林深处。

    「你输了,罗莎。乖乖投降,接受法律的制裁。偿还你至今的罪孽吧。」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邪恶明明就是绝对的,怎么可能会输。明明说过我会赢,为什么——!」

    罗莎表情悲痛地抱著肩膀发抖,但依然不肯放下机攻壳剑。

    中途绊到泥泞摔了一跤,全身沾满鲜血与泥巴,最后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仰望路克斯与《飞翔机龙》。

    在周围群树环绕的一小块空地,终于,罗莎没力气再动弹。

    「求求你,救救我……!原谅我吧……!我、我不想死啊……!真的,不想再被人掠夺任何东西了……!」

    泪水沾湿染满血污的脸颊,罗莎苦苦哀求。

    这可能也是陷阱。

    路克斯直到最后都没有大意。

    「你又想故技重施,欺骗别人吗?或是——」

    试图争取时间呢,就在路克斯即将开口时,周围传来脚步赶来的声音。

    「————」

    以为是援兵来到,一瞬间路克斯心急如焚,但似乎不是。

    貌似已解除装甲的一般士兵,在柯莱尔的引导下来到此处。

    「他们已经弃械投降了。罗莎,希望你也乖乖束手就擒。」

    柯莱尔试图以冷静的口气劝说。但罗莎查觉到后,反而向属下大喊。

    「快、快点救我!只要除掉这两人——!让我逃脱的话,就给你们报酬——」

    「少啰嗦,你这烂女人!」

    「呀啊——!?」

    瞬间,放声尖叫的罗莎,脸往后方一弹。

    某个士兵丢过来的石头,不偏不倚命中她的脸。

    「对、对啊对啊!给我闭嘴,烂货!大坏蛋!」

    「我们会被害得这么凄惨!全部都是你害的吧!」

    「以前居然敢威胁我们!居然居然——」

    大约二十来名海布格士兵,听到这句话怒火中烧,开始围攻罗莎。

    有人丢石头,有人践踏罗莎折断的手脚,有人撕破她身上仅剩的装衣,有人甩她巴掌。

    可能因为有什么深仇大恨,或是为了保护自己的立场。

    即使罗莎凄厉哭喊,众人的暴行依旧未停止,反而出手愈来愈狠。

    「不要……!求求你们,饶了我吧!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别再打了!救命啊——!」

    已经丧失战力的无力少女,在众男性的咒骂与暴力下嚎啕大哭。

    凄惨得让人忍不住侧目的光景,让路克斯不由得皱起眉头。

    ——自作自受。

    凭藉力量与恐惧控制这个国家,坏事做尽的报应。

    路克斯没有道义阻止众人。

    而且她虽然目前衰弱,但只要恢复力量,肯定会再度成为大坏人出头。

    到时候,很难说会不会再度被罗莎放冷箭暗算。

    「————!」

    但路克斯依然反射性伸出手,试图阻止众人的时候,嘉莲希雅的声音却透过龙声传来。

    『拜托你,路克斯先生——请你亲手杀了她吧。』

    嘉莲希雅的声音带有恳切。

    『咦……?』

    这句话让路克斯感到困惑,僵在原地。

    『我的家人都沦为她手上的人质,大家都在她的暴虐无道下受苦。拜托你,请帮助我们吧。』

    『可是,这种事情,我……』

    路克斯依然显得犹豫不决,嘉莲希雅却继续开口。

    『拜托你,路克斯先生。我现在还无法过去,但如果抓她成为俘虏,她一定会逃脱,事后展开报复。我知道这个要求很强人所难,可是拜托,为了拯救这个国家,委屈你了。』

    一边听著嘉莲希雅的恳求,同时路克斯紧紧握住《飞翔机龙》手中的机龙牙剑。

    『你想以王的身分,不只试图拯救帝国的国民,还包括腐败的皇族和贵族。所以——才会无法看穿试图夺权的「邪恶」的我,被我放冷箭暗算。』

    毁灭旧帝国的时候,弗基尔这番话再度在路克斯的脑海里复苏。

    (没错。我已经——不能再犯与当时相同的错误了。)

    自己曾经想,并且试图拯救被视为邪恶象徵的皇族,以及众臣。

    可是却在兄长弗基尔的背叛之下失败,自己的天真成为趁虚而入的弱点。

    直到现在自己依然无法回答,什么才是最正确的。可是——

    「拜托你,杀了她吧!」

    「我们国家的人没办法杀她!大家都怕『六刑士』的报复而犹豫!拜托你代为下手吧!」

    「只要杀了这女人,『邪恶之王』也会跟著消失!这个国家就恢复和平了!」

    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杀了她。

    士兵们有如合唱的咒骂声愈来愈强,路克斯的世界跟著扭曲崩塌。

    充满期待的视线,集中在手持机龙牙剑,站在罗莎面前的路克斯。

    「路克斯……不能再继续伤害她了!还有很多事情得从她口中问出来啊!」

    站在一旁的柯莱尔试图阻止,但路克斯却静静高举机龙牙剑。

    「不,不行。使用过『限界突破』的我,已经一度力竭,暂时无法再行动了。这段期间要是让罗莎逃跑,就再也无法保护大家了。」

    没错。

    这不只是为了路克斯自己。

    连在这里的菲尔菲,三和音,以及新王国的大家都会面临危机。

    「这件事不能假手他人,非得由我亲自动手不可。只有这样才行。如果她始终不肯罢休的话,真的,只有这种方法——而已。」

    路克斯排除感情,冷冷盯著罗莎瞧。

    然后静静手持机龙牙剑,面对睁大眼睛,胆怯的罗莎,高高举起。

    「求求你……饶我一命!不要杀我!不该是这样的啦……因为我只能,这么做而已……!我什么都愿意做!求求你饶了我……!」

    「——那么,我也只能这样做而已。为了阻止你,这是不得已的。」

    路克斯的口气十分冷淡。

    但是随后,路克斯心脏剧烈跳动,产生宛如血液逆流的错觉。

    旧帝国时代,同样是下雨天。在摔落悬崖的马车前哭喊的自己,身影与现在的罗莎重叠。

    即使哭喊哀求拯救重伤的母亲,回应的却只有咒骂声与石块。

    与王位继承权最无缘,路克斯一家与旧帝国的暴政丝毫无关。

    而且当时的路克斯一家遭到宫廷放逐,也是因为自己的祖父试图拯救人民,劝谏皇帝的结果——但围观民众丝毫不知情。

    他们只是将过去的憎恨,倾注在自己这种遭到皇帝拋弃,毫无立场可言的皇族身上。

    「呜、咕……啊!」

    一股让人发狂的呕吐感与目眩,同时袭击路克斯。

    但是过去饱受虐待的海布格士兵们,依然持续喊个不停。

    嘉莲希雅也以龙声传送「杀了她」的恳愿。

    在柯莱尔眼神不安地注视下,眼看路克斯即将冷酷地劈下机龙牙剑,这个时候——

    「不可以,这样,小路……」

    一只温暖的手,碰到了包在装衣内的路克斯脚部。

    怀念而温柔的声音轻抚耳朵,路克斯顿时回过神来。

    巴不得罗莎受死的海布格士兵,「杀了她」的合唱声让世界宛如地狱。唯有菲尔菲抱紧路克斯试图阻止。

    「小、菲……?」

    被罗莎砍中的菲尔菲,照理说受到了致命伤。却不顾胸口包裹绷带,在这场豪雨中再度赶到路克斯的身边。

    「等等啊,菲尔菲!这么重的伤势用跑的会——?」

    以谢里丝为首的三和音成员,分别身穿装甲机龙赶来。

    刚才的异样气氛顿时烟消云散,只有静静的雨声拍打鼓膜。

    「我的身体不要紧,所以,不可以,杀她喔。」

    「…………」

    一如往常茫然,我行我素的菲尔菲声音。

    光是听到这句话,路克斯的身体顿时失去力气。

    原本对罗莎接近沸腾的杀意消失,只剩现场的光景映入眼帘。然后路克斯吩咐三和音一句话。

    「……拜托你们,抓住她。还有那些人,就交给——」

    话还没说完,身上的装甲顿时解除,身体失去力气。

    路克斯早已超越极限。

    接下来肯定无法凭自己的力量行动。

    「路克斯!?」

    「小路克!?」

    「路克斯!」

    听著三和音不安的声音呼喊,有人的手静静抱著路克斯。

    是温柔而温暖,有些怀念的感触。

    隔著背脊感受青梅竹马菲尔菲的体温,路克斯就此失去意识。

    †

    「唔、唔唔……」

    由于「限界突破」的副作用引发极度疲劳,因此发了烧的路克斯意识不清。

    过了一整天,才好不容易恢复意识。

    「小路,没事吧?」

    「嗯,稍微有好转的迹象……明天应该可以回新王国了……」

    虽然试著逞强,但身体还很沉重,根本动弹不得。

    尝到全身彷佛深深埋在黏土堆里的错觉。

    身体宛如与床铺化为一体,紧紧贴著无法活动。

    地下市场在那场骚动后关闭,被抓起来的罗莎似乎在嘉莲希雅与反抗军的接管下,准备接受审判。

    海布格军的主力目前依然在新王国特莱波特,攻略第一遗迹「塔」。

    要让军队撤退,必须以这次事件为把柄,逼海布格军认罪。

    因此得寻找罗莎在暗地里与「龙匪贼」交易的纪录,办理向世界联盟控告的手续。

    『非常抱歉,路克斯先生。在海布格的混乱平息前,希望等一段时间再控告罗莎。』

    隔天,在路克斯、菲尔菲,以及三和音聚集的旅馆露脸的嘉莲希雅,非常难以启齿地开口。

    在定罗莎的罪名之前,要是向「世界联盟」控告这件事,要求歼灭叛徒的「创造主」等人肯定会插手,导致海布格失去自清的机会。

    由于目前留在首都的军人,多半都受到罗莎的威胁,因此纷纷倒戈到反抗军。

    要等战斗中负伤的他们重建组织,迎战罗莎剩余的属下「六刑士」,还需要一点时间。

    当时虽然害怕罗莎的反扑,因此以为只能杀了她。不过现在她完全受到拘束,因此可以不需担心。

    然后——查觉到嘉莲希雅想法的路克斯,决定暂时先回到新王国。

    听三和音的说法,海布格军的「塔」攻略进度十分顺利,前几天达到了第十层。

    包含最顶层在内,剩下三层。

    攻略速度十分快,但这并非海布格军调查遗迹的力量特别优秀。

    他们似乎在强大幻神兽出现的瞬间,透过角笛将幻神兽引诱到周围的传送装置,释放到外头。

    因此实质上,几乎由新王国的莉夏、赛莉丝、库露露席法、夜架这四人,以及迪斯特属下的部队负责歼灭幻神兽。

    由于无法陪同调查,因此抓不到他们使用角笛的证据。不过莉夏等人根据幻神兽逃到外侧的高频率,如此推测。

    途中第六层的门,库露露席法似乎在要求下协助开启。

    这可能会对新王国造成损害,原本不想帮忙。但如果不解放遗迹,世界会灭亡,因此没有拒绝的空间。

    听到这些情报后,路克斯向三和音表示,希望她们回新王国报告,但三人却拒绝了。

    她们选择路克斯在旅馆静养期间,随时保护人身安全,护卫路克斯的安危。

    「要是现在视线离开小路克等人,说不定会直接和菲尔菲生米煮成熟饭呢。到时候就没脸见大家啦。」

    「哈哈哈。我知道你一直羞于启齿,其实我也很关心你喔。虽然新王国目前面临困境,但总不能将受伤的菲尔菲独自交给濒死的你照顾。」

    「Yes. 我认为我们应该实行最妥善的行动。」

    媞尔珐、谢里丝、诺珂特分别有各自的理由,选择待在这里。

    菲尔菲的伤势也不浅,不过在幻神兽的力量下迅速恢复,几天就完全康复了。

    之后努力照料路克斯。

    「小路,饭做好啰。来,嘴巴张开。」

    准备的是与旅馆餐点不同的蔬菜汤,喂进路克斯的嘴里。

    菲尔菲平常只会制作甜点,这道汤似乎是旅馆店长教的。

    吃著沾了同一道汤品的柔软面包,感觉略为舒服一点。

    用餐完毕后,菲尔菲用热水和毛巾帮路克斯擦拭身体。

    不过从床上坐起上半身的路克斯,表情依然郁郁寡欢。

    「为什么……」

    这句话突然从眼神空洞的路克斯嘴里说出。

    路克斯一直卧床不起,原因不只是身体的疲劳。

    自从将罗莎逼至绝境,差点杀了她的那一天之后,路克斯的内心就像死了一样冰冷。

    「为什么,当时我没办法动手杀了罗莎呢……」

    「…………」

    菲尔菲无法回答路克斯的问题。

    手的动作略微停顿后,再度擦拭路克斯的身体,同时以柔缓的动作更换绷带。

    「我只能这么做而已。只要我杀了她,海布格的大家就能得救。明知道她根本不会悔改——」

    可是,自己却无法了结她的性命。

    没办法回应四周的期待。

    『在外国眼中,应该流传了不少恶名吧。不过……我实在不相信。』

    史缇珐担心罗莎,说过的这番话。

    在菲尔菲遭到背刺时,这句话也跟著拋诸脑后。

    可是将罗莎逼至绝境的瞬间,路克斯的内心产生动摇。

    就算乞求饶命是她的手段,甚至是演技。

    即使周围对她投以憎恨,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那一瞬间的罗莎,却和年幼时期的路克斯重合。

    就像路克斯哭著恳求周围帮忙,救救遭遇意外陷入濒死的母亲一样。

    「我实在下不了手……到头来,我可能正如弗基尔兄长说的一样。完全没有为了大义,消灭邪恶的觉悟。我什么也办不到,没脸面对任何人。从一开始就无法达成任何理想——」

    『不受任何人喜爱的人,愈希望任何人都能爱自己。』

    如同弗基尔以前如此形容路克斯,其实只是希望受人认同,自己可能根本没有觉悟可言。

    (这么一来——我根本无法继续担任「七龙骑圣」。)

    就在路克斯想说出这番心思时。

    「啊……」

    略为甘甜的香气,忽然包围路克斯。

    菲尔菲从背后紧紧抱住为了包绷带,坐起上半身的路克斯。

    光是这样,就让路克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时钟的指针声音,逐渐刻印在停顿的时间中。

    「……不是的,小路。」

    耳边响起菲尔菲的声音,十分温柔,柔和的口气像对小孩子诉说般。

    映照在房间内镜子中的她,嘴角浮现安稳的笑容。

    「小路,丝毫没有错。所以,放心吧。」

    「…………!」

    这句话沁入内心,挤出压抑的感情。

    泪水宛如决堤般,从眼睛滚滚溢出。

    「可是,我——!」

    没办法实现所有人的愿望。

    没办法亲手斩断罗莎这海布格的黑暗。

    没办法不惜弄脏自己的手,也要贯彻正义。

    试图连旧帝国的人也拯救,却被弗基尔识破而失败,就像五年前一样。

    「其实小路,并不是要消灭坏人喔?」

    紧紧抱住心中千头万绪,发抖的路克斯肩膀,菲尔菲表达自己的想法。

    「小路只是,无法对眼前有困难的人,坐视不理而已。所以——这样就好了。不需要为了他人,对其他能拯救的人见死不救,真的不用。」

    「呜、呜……」

    瞬间,路克斯的身体失去力气,豆大的泪珠滚落。

    当时,众人都嚷著要杀她。

    害怕遭到报复的海布格士兵们,以及嘉莲希雅,都希望路克斯杀了罗莎。

    可是当时已经分出胜负,罗莎已无力再战。

    「所以,不要勉强,伤害自己。一切都没事的,我会保护,小路你的。」

    「…………」

    少女的温暖,包容深深受创的路克斯。

    直到路克斯的心跳平静为止,菲尔菲一直紧紧抱著不放。

    ——好怀念。

    宛如人生遭逢巨变,难受得无以复加的那一日。

    宛如路克斯呆站在母亲长眠的墓地前,菲尔菲温柔地紧抱自己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