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Epilogue 全新的战端
    预言中「圣蚀」造成的世界毁灭,将在五个月之后来临。

    而在末日来临前,新王国面临的一连串危机终于告一段落。

    抓到的「六刑士」们纷纷招供,坦承使用角笛袭击特莱波特。

    进一步根据罗莎•葛兰海多针对「邪恶之王」的证词,世界联盟认定本次事件肇因于海布格内部的斗争。

    由联盟选出的官员以调查为名介入干涉,试图导向正轨以平息风波。

    在各国首脑云集的国际会议上,认为各国必须携手合作的非常时刻,不应该横生枝节。因此监控罗莎的行动并施加限制后,似乎预定让她继续担任「七龙骑圣」。

    毕竟她原本就受到嘉莲希雅威胁,被迫假扮虚伪的邪恶。

    私底下与「龙匪贼」交易似乎是事实,但她貌似已经与贼人切断关系,因此没有得到有用的情报。

    然后——

    「这次辛苦你啦,情郎。和咱的爱徒旅行愉不愉快啊?嗯?」

    兼具年轻少女的外表,以及老成气氛的女性。

    下达本次潜伏作战命令的玛姬艾儿卡没品地嘴角一歪,朝他这么嘀咕。

    这里是位于学园图书馆地下室的隐藏房间。

    无数书架宛如迷宫般排列,在火炉、工作台与实验器材围绕的石造房间内,玛姬艾儿卡听著路克斯的报告。

    「没能参加『塔』的终焉神兽战,真是抱歉哪。如果海布格那帮人没有谎报抵达最深层的日期,咱原本会去参战的——毕竟大商会龙头很难抽出身啊。」

    「其实我不太在意这一点——」

    「是吗?哎,别客气了,让咱来慰藉你疲劳的身体。趁四下无人快来『办事』吧?」

    偏好童颜小鲜肉的玛姬艾儿卡对路克斯投以不怀好意的视线,舔著舌头。

    「……可是小菲目前正在门外等著你耶?」

    路克斯以难以言喻的表情,试图闪躲她的诱惑之际——

    「哎呀,那不是更让人『性』奋吗—……别摆出这种表情嘛,咱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啧!」

    毫不遮掩地咋舌,同时玛姬艾儿卡别过视线。

    路克斯不置可否地叹了一口气,收起玩心的玛姬艾儿卡跟著严肃起来。

    毕竟揭发海布格是叛徒之举,已经失去了意义。

    既然本次事件并未对「创造主」走漏风声,私底下处理掉比较不会横生枝节。

    「话说回来,听说你将『至高之力』置于『塔』内了吧,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吗?」

    「……不,就我所见,没有什么不对劲——」

    「是吗。」

    一反刚才玩世不恭的态度,玛姬艾儿卡表情严肃地凝视路克斯。

    不过这时,路克斯说了谎。

    大战结束后,获得「至高之力」的路克斯目睹到——

    路克斯会前往外墙崩塌的「塔」最顶层,是因为见到某个人影。

    与兄长弗基尔不惶多让的男人,散发深不可测的猛者气息。

    布拉昆德王国代表,「七龙骑圣」副队长,辛格伦•谢布里特。

    漆黑眼神宛如深不见底的泥沼,以及桀傲不驯的态度,十分吻合「苍蓝暴君」的别名。

    但他与这一次「塔」的一连串相关事件,理论上应该毫无关联。

    「你想干什么?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哦,怎么这么冷淡啊,同胞。我和你都是『七龙骑圣』,还是副队长啊。眼见新王国有难,特地赶来援助呢。」

    「表面工夫就免了!我问你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辛格伦身穿的神装机龙,外型让人联想到巨大的海龙——《利维坦》。

    但目前路克斯也提高警觉,穿著《巴哈姆特》。

    即使已经没有余力正面交战,可是不能在气势上屈居下风。

    「哼……」

    对路克斯的反抗哼笑了一声,辛格伦跟著露出挑衅的视线死盯著路克斯。

    他的视线究竟代表什么,路克斯心里有底。

    亦即罗莎受「邪恶之王」吩咐,破坏下一层楼——梅塔特隆所在的房间隔墙,解放终焉神兽的指令。

    明明阻止了这项阴谋,却还是放出了终焉神兽。

    「那是你在搞鬼吗?利用海布格的阴谋,对新王国——」

    「噢噢,好可怕喔。别随便乱怀疑他人啊,英雄。我只是因为自己有好几项目的而已。」

    喉咙微微咯咯笑,风帽底下的表情露出扭曲的微笑。

    「不过之前真是小看你了。原想趁你们穷途末路时出手相救,卖你们一个人情,结果你们光靠自己就消灭了神兽。话虽如此,你们也暂时无力再战了吧。」

    「————」

    全被他看穿了。

    这两星期之间,莉夏等人被迫不断与幻神兽交战所累积的疲劳,可不是那么容易回复。

    以菲尔菲的《堤丰》为首的神装机龙,受损也比以前严重许多。

    「哎,别那么恶狠狠瞪人嘛。我可是来帮你忙的喔?包括让『塔』的攻略进度超前,以及引导你前来此处——」

    说著,辛格伦忽然转过身去,前往后方的房间。

    虽说是塔的顶层,但空间颇为宽广,站在原地无法看清全貌。

    在遗迹灯火照亮下的深处,滚落著意外的东西。

    「————!这是!」

    是四肢与脖子断裂,四分五裂的少女遗体。

    路克斯立刻瞪向辛格伦,但他却若无其事地以下巴示意。

    「你真是与死人骨头无异又胆小呢,仔细看,她哪里是人了。」

    「这是——『塔』的自动人形?」

    那是管理遗迹的「领导者」。

    发誓服从「钥匙管理者」一族的命令,以及「创造主」的自律机械。

    完全停止机能的头部,长著宛如蚂蚁触角的东西,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这是怎么回事?为何她会被破坏得如此彻底?)

    相较于一半呆站在原地的路克斯,辛格伦持续往前走。

    「你的表情怎么彷佛懵懂无知?基于亲切,我给你一个忠告。下次只要一看到她们,务必毫不留情彻底破坏。虽然她们要过一段时间才会苏醒,但是不久就会无法识别我们……她们是『创造主』们施加的保险。如果不抢先破坏,总有一天会发生无法挽回的惨剧。」

    「你在胡说什么?我问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辛格伦?」

    一头雾水的路克斯大喊,辛格伦却不回答路克斯的问题,仅以无畏的微笑回应。

    「别管那么多了,赶快放上『至高之力』。如此一来,『塔』的攻略就算结束了。开启了一个通往『大圣域』的开关。」

    「…………」

    就在路克斯提高警觉,迟迟不前之际,辛格伦解除了装甲。

    既然辛格伦已经表示「不会放冷箭偷袭」,路克斯跟著将水晶嵌入最后方房间的凹洞中。

    「噢,对了——将你的手置于水晶上,同时命令『上锁』。如此这座『塔』就不会再受到外力干涉,这座城镇也不会再受幻神兽攻击了。」

    「————」

    一瞬间还怀疑他在骗人,烦恼一番后,路克斯试著在脑海里浮现「上锁」的念头。

    伴随「……隆!」一声的震动,「塔」发出淡淡光芒,幻神兽的气息逐渐远去。

    如此一来,继「方舟」与「巨兵」,第三座遗迹攻略完毕。

    剩下行踪不明的「月」在内有四座遗迹,必须消灭四只终焉神兽才行。

    「好啦,你应该也依稀察觉到了吧——终焉神兽只剩下三只了。」

    辛格伦轻描淡写对工作告一段落,吁了口气的路克斯开口。

    「这是,什么意思?」

    「哎,别再装傻了。这里只有我们两人而已,不过这件事要是从哪泄漏的话,新王国可就自身难保啰。」

    「…………」

    「再见啦,杂务王子。总有一天会为了某件事要求你帮忙。别担心,就算你不情愿也非接受不可。只要你的目标是这个国家的什么英雄,知道吧。」

    黑暗眼神深不见底,放声大笑的辛格伦拔出另一支机攻壳剑,穿上《飞翔机龙》后离去。

    桑妮雅以前曾经在学园内寻找「至高之力」。

    话说回来,新王国究竟是怎么弄到手的?

    如果辛格伦知道其中秘辛的话——

    「你有在听吗,路克斯。」

    「……咦,啊,有的!」

    沉思中的路克斯,听到玛姬艾儿卡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无论如何,这次辛苦你啦。来,这是说好的东西。」

    不知何时,眼前递过一件包著红布的东西。

    这是之前在海布格的时候,透过三和音要求的报酬。

    听玛姬艾儿卡表示,任何她经手的商品都可以,因此路克斯提出这项要求。

    「一如要求,与学园的款式相同,而且是最高级品质……不过你也真是无欲无求哪,这点小东西就够了吗?」

    「是的,谢谢你。」

    确认接过的物品后,路克斯满足地微笑。

    布包里装的是与罗莎战斗之际,破坏机攻壳剑的锁时,同时快要损坏的剑带替代品。

    将崭新滑顺的皮革制成的剑带系在自己的腰上,剩下的另一条剑带则以布包住。

    「呵,看你似乎还打算再战吧。如今世界面临这种情势,不休息一下身子骨会受不了哪。所以说,怎样?暂时到咱的别墅去,两人一起度个假——」

    笑容不怀好意的玛姬艾儿卡,指尖轻轻滑过路克斯的背。

    「拜托!你在做什么啊?」

    路克斯满脸通红往后跳的瞬间,身后的门跟著开启,菲尔菲露出脸来。

    「小路,在伤脑筋。师傅别欺负他。」

    「…………小菲!」

    身体算是康复,刚才一直站在门前的菲尔菲,静静摆出备战架式。

    「……呵呵,居然敢对师傅动手动脚?就算你现在变弱了,咱也不会手下留情喔。」

    「那么,就逃跑。拜拜,师傅〜」

    玛姬艾儿卡一脸无畏,准备应战的瞬间,菲尔菲像拎包包一样抱起一旁的路克斯,迅速夺门而出。

    「算了,这次就让给可爱的徒弟吧。」

    目送路克斯与菲尔菲离去,玛姬艾儿卡无畏地微笑。

    身后传来玛姬艾儿卡不满的视线,两人就这么逃离地下室。

    †

    「拜托,放我下来啦,小菲!已经没事了啦!」

    一回到学园中庭,路克斯便慌忙哀求。

    菲尔菲放下路克斯后,在安稳的阳光中抬头仰望天空。

    现在是休假日的早晨,学园内还没什么人影。

    呼吸著静谧澄澈的空气,同时路克斯面向菲尔菲。

    「这次谢谢你——还有辛苦你了。因为有小菲前来助阵,帮了大忙呢。」

    五年前,对旧帝国发动革命失败,一直是路克斯的心头刺。

    这次在海布格的「邪恶之王」的阴谋诡计中,多亏她的帮助而得救。

    而且她发挥了超越极限的力量,保护路克斯。

    一开始还担心,那场蜜月旅行会不会搞砸——

    「非常开心呢。总觉得好像又回到两人一起玩耍的时候。」

    这种感想可能不太妥当,却是坦率的心情。

    虽然也发生难过的事情,但透过和最了解自己的少女单独旅行,路克斯再度明白。

    憧憬菲尔菲的行为,选择「试图拯救他人」的道路,是毫无虚假的真心。

    但自己依然强烈盼望,能在她的身边再度过一次这样的日子。

    「我也,觉得很开心。」

    菲尔菲一如往常的面无表情中,带有些许喜悦的感情,微微一笑。

    即使不多话,但看到表情茫然的她,声音听起来十分幸福,路克斯胸口便跟著猛烈跳动。

    一面感慨幸福的时光即将结束的寂寥,路克斯面对菲尔菲。

    「稍微休息一段时间后,『七龙骑圣』的任务多半又得开始忙了,不知道还能在学园待多久——」

    就算菲尔菲是「骑士团」,终究还是王立士官学园的学生。

    可能没什么机会参与今后面临的遗迹相关危险任务。

    对于路克斯而言,这样比较安心,同时却也感到寂寞。

    「这场大战结束后,又能和小菲在一起。所以先忍耐一下——」

    因此祈祷能再度与她度过安稳的时间,并且劝说她。

    但菲尔菲睡眼惺忪的眼睛,笔直盯著路克斯瞧后,摇了摇头。

    「我提出要求,姊姊那边的工作,要休息一段时间。」

    「咦……?」

    「原本预定这次和小路的旅行结束后,再度担任实习秘书的工作——但我告诉姊姊,想暂时担任小路的保镳。」

    提到菲尔菲毕业后的出路。

    原本日积月累地训练,将来要担任现任学园长,接管财团工作的蕾莉身边的秘书兼保镳。

    「不过,我担心,小路的安危。今后的战斗,我希望也能在身边,保护小路。」

    眼神笔直盯著路克斯,菲尔菲牵起路克斯的手。

    乍看之下毫无主体性的青梅竹马,其实深思熟虑过一番。

    而且一旦决定的事情会贯彻到底,同时具备坚强的意志。

    「答应我。即使战斗再度开始,也要和我在一起。因为我,希望今后也能,一直待在小路的身边。」

    这就是路克斯赢不了她的原因。

    无限温柔又坚强的青梅竹马,提出的要求根本无法拒绝。

    然后——

    「这个,祝、祝你——生日快乐。」

    路克斯显得有些难为情,同时拿出事先藏好的东西。

    菲尔菲见状,一时之间睁大眼睛眨了眨。

    「这是,剑带?」

    虽然有考虑配合她的风格,上头有小小的花朵刺绣,但毫无疑问是插机攻壳剑的剑带。

    由于收纳《堤丰》的剑带,与路克斯的剑带同样损坏——

    其实还有许多想送她的礼物。

    比方说她最喜欢的点心。

    或是高价的装饰品。

    不过这件礼物,是自己目前的心情。

    「其实,说真的。一开始我反对这趟旅行,因为不希望小菲面临危险的战斗。只希望你平安就好,可是——」

    后来发觉,这其实是错的。

    以为现在实力变强,就开始自我膨胀,可以独自扛下一切责任。

    「光靠我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无法达成我的愿望。况且将来有可能再度犯错。所以,所以……」

    短暂犹豫后,路克斯奋力挤出自己的真心话。

    「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战斗。今后我希望,再度借助小菲的力量。」

    送菲尔菲专用的全新剑带,带有这番愿望。

    听到路克斯希望待在身边战斗的要求,青梅竹马少女略为僵住。

    然后,温暖的触感忽然包住路克斯的身体。

    菲尔菲的双臂紧紧搂住路克斯。

    「等……小、小菲你做什么啦?礼物不是我——是这条剑带啦!」

    全身柔软的触感与胸口的跳动,让路克斯不由得慌张地扭动身子。

    但菲尔菲散发著坚持不让路克斯逃离的氛围,嘴角略微一缓。

    「嗯……我知道。不过,我很开心。」

    「咦?」

    「因为小路,实现了我的愿望,感到开心。」

    「…………」

    想保护路克斯。

    为了支援路克斯,希望在身边一同奋战。

    这场路克斯本身期望的战斗,有她在背后力挺的心情,十分窝心。

    剩下的五个月,不论发生任何事,自己都能毫无迷惘地战斗——

    「我答应你。今后我会再度借助小菲的力量。」

    点点头的菲尔菲在面前伸出小指,路克斯也跟著隐藏害羞的心情,伸出小指来。

    交流方式与儿时丝毫未变。

    虽然一样,但又有些不同。

    沉浸在彼此著想,希望在一起的心情中,路克斯对菲尔菲微微一笑。

    「谢谢你,小菲。」

    在阳光洒落的中庭,两人倘佯在和煦的气氛中。

    眼看世界毁灭的日子一天一天逼近,路克斯掌握了确实的事物。

    †

    正当路克斯与菲尔菲在中庭答应彼此时,另一方面,黑衣少女静静走在石板路上。

    「那项机能的测试,没有问题呢。」

    来到学园内的第四机龙停机库。

    趁学园维修士尚未上班的时间溜进来,夜架凝视著自己的装甲机龙《夜刀神》。

    除了路克斯开发的三大机龙操纵奥义,还具备「刻击」这项绝招——但她依然毫不满足,对「六刑士」使用全新的力量。

    威力相当不错,或许该说,终于找到了胜算。

    「为了御主,果然不能再让那男的继续活下去。」

    夜架自问自答的口气,自然得彷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

    听说路克斯与辛格伦两人在「塔」最顶层的互动,夜架如此确信。

    目前还不明白辛格伦的企图。

    但他貌似要以某种形式利用路克斯,然后当成弃子拋弃。

    对他人气息过度敏感的夜架,透过几次接触后如此确信。

    如同当年,自己的弟弟遭到重臣背叛而死于非命。

    「仔细想想……这间学园和我总是格格不入呢。」

    打从出生就缺乏身为人的感情,取而代之具备战斗奇才,得名「帝国凶刃」。

    路克斯却善待自己,就像以前的弟弟一样,以「人」的方式对待自己。

    不仅有爱理与诺珂特愿意成为自己的朋友,莉夏也屡屡找自己聊天。

    可是——正因如此。

    在这间学园生活愈久,就愈明白自己与这里格格不入。

    明白自己根本不该存在于此地。

    当年在古都国,自己的弟弟以对人的信赖与想法对待自己。

    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根本无法报答她们的心意。

    「对我而言,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合乎本性。」

    这次受损的《夜刀神》维修结束之际,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登场机会。

    那个叫辛格伦的男人,绝非普通人类。

    即使夜架卯足全力也难以暗杀他,因此至今才未出手;但现在有机会。

    如果夜架不顾自己性命安危,有三成的机率可以除掉他。

    「十分值得期待。如果这点程度,能够击败御主最大的障碍——」

    下一次那男人露出破绽,试图陷害路克斯时,自己就会暗杀辛格伦。

    心中偷偷下定决心,少女宛如阴影般无声无息,离开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