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Prologue 契约的记忆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kid

    修图:bulbfrm

    夜架从小就耳闻过,人记不住梦的内容。

    但她依然认为,自己可以记得梦境。

    也知道死去的弟弟,从未在自己的梦境中出现。

    「——你好啊。清醒了没,遭受囚禁的公主?」

    「…………」

    这一句话,让夜架顿时惊醒。

    几个月前——里艾斯岛附近一座无名孤岛的废墟地下室,有这么一个奇妙的空间。

    像是小房间,名为「茧」的地方。

    或者像大型金属棺材,存放自己的容器。

    房间外能看见蓊郁茂密的森林。这块像流放地的无人场所,让夜架想起自己遭到软禁。

    以及向阿卡迪亚帝国投降后,与旧帝国缔结主仆契约。

    还有,奇妙的立体影像显现在自己眼前。

    是银发与异色瞳眸,杀气腾腾的少女。

    「我是海兹,力排众议让你清醒的救世主。」

    少女与已经灭亡的阿卡迪亚帝国有关,却说自己与帝国没有直接关系。

    表明身分后,少女简单说明设施的使用方式。

    这座岛由名叫多巴尔的贵族管理,并且不久后就会露面,向夜架下达指令。

    之后透过伴随痛苦的手术「洗礼」,强化夜架的一只眼睛,并持续在设施内训练。

    夜架明白自己在旧帝国安排下沉眠于此地后,保存记忆与身体,过了好几年光阴。

    以及——得知自己必须效忠的阿卡迪亚帝国血脉,目前仍未断绝。

    「接下来我得离开一段时间——不过在离开之前,有件事想问你。」

    自称海兹的少女立体影像,露出无畏的笑容询问。

    「为什么你在沉睡之际,依然不曾放手?是想杀了谁吗?还是害怕自己毫无防备?」

    即使沉睡时一丝不挂,唯有握住自己的神装机龙《夜刀神》的机攻壳剑那只手始终没有放松。

    想不出什么特别的原因。

    纯粹基于本能理解。

    身为古都国公主,被烙上「不配当人」这个标签的自己,由于天生的战斗异才,唯一受到赏识并获得了这股力量。

    这是一无所有的自己唯一能执著,独一无二的依靠。

    「都不是。」

    因此夜架向少女的立体影像吐露心声。

    这可能是没有任何人理解的唯一爱情。

    对人没有兴趣,与他人毫无牵连的自己钟情的唯一事物。

    直到最后依然不明白,为什么弟弟会试图拯救没有人性,遭人遗弃的自己。

    究竟是基于血缘关系的怜悯。

    还是有作为战力的利用价值。

    其实答案已经不重要。

    「——不,这是我为了维持自我,不可或缺的事物。」

    夜架毫无迷惘地微笑,少女的立体影像跟著咧嘴一笑,随后消失。

    之后在名叫多巴尔的男子出现之前,夜架在岛上独自训练,等待登场。

    然后向前来的多巴尔展现自己的实力,秘密拟定计画,瞒著海兹将自己送到里艾斯岛。

    之后在「方舟」遇见爱理,直到现在。

    还期待自己拥有人性的弟弟丧命时,夜架的感情丝毫没有动摇。

    即使得知旧帝国灭亡,也丝毫未变。

    路克斯愿意以人的身分对待自己,也关心自己的学园生活。

    不过对御主的心意感到开心时,夜架也觉得自己无以为报。

    知道缺乏人性的自己,没有对等的价值回报御主的心意。

    「这一次,我一定会达成身为道具的使命。」

    ——然后,时至今日。

    在学园内,深夜的演习场。

    身穿《夜刀神》的夜架,仰望月亮喃喃自语。

    目前依然有前所未见的威胁与命运逼近路克斯。

    无法拯救弟弟与旧帝国免于毁灭的自己,终于有机会达成心愿。

    只要化为路克斯的剑消灭敌人,粉身碎骨保护御主,自己的使命就告一段落。

    「——我绝对,不会再搞砸了,御主。」

    心中暗自下定决心的少女,嘴角浮现沉稳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