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Episode1 不合时节的转学生
    「虽说是仅限这次的特例,但我们来了第二名男性转学生。接下来的两星期,大家要和他好好相处。」

    莱格莉教官严肃的声音平静地响起。

    同学议论纷纷,前所未有的困惑与惊讶的骚动,充满早晨的教室。

    之前路克斯与菲尔菲假借蜜月旅行之名,潜入海布格展开调查。

    同时,位于新王国西方领土,特莱波特港镇的第一遗迹「塔」的攻略也告一段落,恢复了久违的王立士官学园生活。

    使用「限界突破」在海布格决战留下的伤势尚未康复。暂时无法使用装甲机龙,在医生吩咐下休养生息后没多久。

    听到出乎意料的消息,让班上少女们都兴奋不已。

    「这个,所以短时间内请各位多多关照。我是梵海姆公国的七龙骑圣辅佐官,名叫柯莱尔•艾斯达。大家好。」

    特徵是扎成辫子的浅绿色秀发,容貌给人中性印象的美形少年。

    少年微笑的同时,教室跟著「呀——!」地欢声雷动。

    「欸,虽然散发的气氛和路克斯不一样,但也不错呢?」

    「他就是梵海姆公国的人,之前在学园祭帮忙扮执事吧?很优秀喔。」

    「能以他为目标吗?我们的王子太多人竞争了,根本没办法出手嘛。」

    「不过我当然是路克斯派喔。况且才两星期而已,应该等不到那个活动开始吧——」

    「——同学太吵了喔。在学园的期间内可以不用给予特殊待遇,但不可以失礼。」

    莱格莉即刻劝阻,同学才安静下来,气氛却依旧浮躁。

    同盟国的男生暂时以体验入学的名义,突如其来留学。

    而且少年的美貌还不输路克斯,势必在班上掀起前所未有的骚动。

    路克斯也一脸惊讶,同时苦笑望著同学的反应。

    对至今学园唯一的男生路克斯而言,感觉有些复杂。但果然不出所料,班上的「骑士团」成员都十分冷静。

    莉夏一脸不以为意地手扠胸前,库露露席法也一脸从容微笑。菲尔菲露出倦意打著盹,媞尔珐则显得兴致勃勃。

    「那就先决定你的新座位吧,想坐在哪里——」

    「啊,好的。」

    在教官敦促下,柯莱尔环顾教室一周。

    结果首先与路克斯四目相接。

    最近由于协防新王国等名目,多少认识了「骑士团」的成员。但似乎还是在意同性别的路克斯。

    「呣,反正才两星期,或许这样比较方便。路克斯•阿卡迪亚,你能负责照顾他吗?」

    「这个,不嫌弃的话我很乐意。」

    路克斯当然没有理由拒绝。

    爽快答应后,柯莱尔坐在路克斯身旁的座位,主动露出自然的笑容。

    「谢谢你。能和路克斯同班,真是开心。」

    即使两人都是男生,但容貌宛若少女的柯莱尔如此表示,却让路克斯不由得心动。

    班上的少女见状,跟著莫名其妙鼓噪起来。

    「哎呀~?小路克该不会对男生也有意思吧?」

    「拜托,媞尔珐别乱说好不好!」

    听到媞尔珐的调侃,路克斯急忙辩解。莱格莉跟著叹了口气,离开教室。

    「哈哈,虽然不太清楚是什么意思,但请手下留情喔。」

    一脸苦笑的柯莱尔,依然配合路克斯等人开玩笑。

    库露露席法以一如往常的冷静视线望向面前的光景;莉夏则表情略微不满地紧盯。

    路克斯一边回应柯莱尔的笑容,跟著正襟危坐点点头。

    这次的留学,学园的学生都以为只是单纯交流。

    但「骑士团」的成员都知道,其中有很复杂的意义与缘由。

    †

    前几天,世界高峰会再度召开。

    这次基于各国首脑阵容与「七龙骑圣」分别对谈的方针,在新王国的王都召开军事会议。

    路克斯也强忍伤势与疲劳参加,与三位「创造主」与会代表对谈。

    「这次成功攻略『塔』,确实意义非凡。如此一来,距离通往开启『大圣域』之道就更进一步了。」

    在特莱波顿消灭「塔」的终焉神兽——梅塔特隆后,成功将「至高之力」安放于最深处。

    隔周随后也传来捷报,由其他「七龙骑圣」全军出动,顺利在「创造主」的见证下,成功攻略梵海姆公国领土内的遗迹「迷宫」。

    参战者有「七龙骑圣」辛格伦率领的布拉昆德王国,葛莱法率领的梵海姆公国,以及苏菲丝领军的托基梅斯联邦等三国。

    战绩由三国共创,因此成果也由三国平分。

    面对终焉神兽,那边似乎也陷入相当艰困的苦战,造成不少损害,但终于顺利落幕。

    如此一来——七座遗迹中的四座已经攻略完毕,剩下三座。

    「箱庭」、「坑道」,以及目前依然行踪不明的「月」。

    眼看「圣蚀」在大约三个月后即将毁灭世界,即使过程不甚理想,但某种程度上还算顺利可是。

    「很可惜,各位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应该都无法行动。因此实际上,距离抵达『大圣域』的时间已经不足三个月了。」

    「创造主」——

    旧时代皇族幸存者,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第一皇女,里丝媞卡•阿卡迪亚。

    银发秀发与瞳眸,身穿纯白礼服,散发飘渺气氛的少女神情紧张地这么宣布后,「七龙骑圣」与辅佐官等十四人之间,随即产生些许慌张。

    「要让我们放假有何不可,但这样真的来得及吗?剩下的遗迹不见得能顺利攻略吧?」

    特徵是一头怒发冲冠的金发,懒洋洋印象的少年。

    梵海姆公国的葛莱法难得发表意见。

    基本上路克斯也有相同疑问。不过以优密尔教国辅佐官身分出席的库露露席法,却静静地直指问题核心。

    「即使要开启遗迹释放终焉神兽,『钥匙』也不够吧?」

    ————。

    这句话让在场数人顿时惊觉,里丝媞卡跟著再度解释。

    「简单来说是这样。『钥匙管理者』一旦解除重要设施的锁钥,使用者将会暂时失去干涉遗迹的能力。由于需要大约一个月才会恢复,各位将会被迫待命一个月。」

    「…………」

    库露露席法前几天在「塔」;「创造主」的手下——侍女密丝希斯在「迷宫」,都分别使用了身为「钥匙管理者」的权限。

    因此目前无法开启通往遗迹最深层的门扉。

    即使危机迫在眉睫,却依然被迫停下脚步。

    「难道不能破坏门扉或墙壁,强硬撬开入口加以攻略吗?」

    路克斯的辅佐官赛莉丝,开口说出坦率的疑问。

    她指出,无论遗迹的重要设施封闭在多么坚固的墙壁内,若完全发挥神装机龙的能力,也有机会突破。

    里丝媞卡听了却摇摇头。

    「办不到……应该说,我想再一次提醒各位。不要破坏没有『钥匙管理者』的权限就无法进入的设施,或是无法使用的装置。」

    原因在于,打造遗迹的合金连机龙之力都难以破坏。

    一旦遗迹认定遭受强大攻击,会导致最深处的台座拒绝接受「至高之力」长达数个月。

    理所当然,通往「大圣域」之道也会封闭。

    里丝媞卡趁此机会严命众人,若以破坏的方式攻略需要「钥匙管理者」权限的场所,是形同反叛的禁止事项。

    「意思是从现在开始,只能袖手旁观一个月吗?以我个人来说这样乐得轻松,是没啥不好啦。」

    话题即将告一段落之际,海布格共和国的「七龙骑圣」罗莎•葛兰海多突然插嘴。

    在攻略遗迹途中受伤,吊著折断的一只手,还拄著拐杖,却始终不肯示弱,态度依然强硬又高高在上。

    附带一提——路克斯并未揭发罗莎就是叛徒。

    在「塔」的一连串事件后,路克斯曾与「七龙骑圣」队长玛姬艾儿卡商量过。但并未揭发罗莎的背叛,而是让她继续担任「七龙骑圣」。

    罗莎•葛兰海多的恶行与恶名只是表象。实际上她只是受到「邪恶之王」——嘉莲希雅威胁与洗脑,当成替身操纵摆布。

    『当然,迟早还是得告诉各国掌权者。毕竟现在少了「七龙骑圣」之一实在很可惜,而且遭到「创造主」那帮人报复,引发混乱也很麻烦。这件事让咱私下处理吧,之后交给咱就行了。』

    既然玛姬艾儿卡这么说,路克斯也跟著从命。

    玛姬艾儿卡的辅佐官已经被派往海布格,让少了「邪恶之王」的军事政权步上解体一途。

    其实这等于干涉他国内政。可是距离世界毁灭只剩三个月,急迫的现状让人无从置喙。

    当然,若路克斯反对则另当别论,但他选择原谅罗莎。

    由于一切都私下解决,因此罗莎与以前一样,依旧维持桀骜不驯的演技。

    「当然,我们没有时间蹉跎下去。在无法攻略遗迹的这一个月内,希望各位休养战力,以及达成以下三项课题。」

    三项课题为:

    1:歼灭敌对佣兵组织「龙匪贼」。

    2:发现行踪不明的第七遗迹「月」。

    3:锁定潜伏于世界联盟的「叛徒」。

    目前还无法确认第三项课题是否存在,因此漫无头绪。

    真要说的话,海布格的「邪恶之王」或许符合。但由于罗莎一事已经私下处理,对外自然当作没这回事。

    「从现在开始一个月之内,请各位停止攻略遗迹。取而代之,达成三项课题的国家,我保证提供装甲机龙等奖励,以及在『大圣域』的好处。」

    面对里丝媞卡再度拋出的诱饵,几名「七龙骑圣」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解放七座遗迹后开启的应许之地,「大圣域」。

    提供旧时代资源与宝物,甚至失传技术的保证。

    在攻略遗迹的过程出力,完成课题的国家中,给予最优秀的国家奖励。最近以得分制将这样的口头约定具体实行了。

    目前表面上来看,共同攻略「塔」的新王国与海布格共和国,以六四开分配攻略遗迹的十分。

    同理,一起攻略「迷宫」的梵海姆公国、布拉昆德王国,托基梅斯联邦也共享积分。

    新王国六分,海布格共和国四分,梵海姆公国四分,布拉昆德王国三分,托基梅斯联邦三分。

    由「创造主」钦定的评价就此落定。

    「附带一提,每讨伐一名『龙匪贼』三龙首的师团长一人,就可以得到五分奖励。至于发现『月』或是『叛徒』的国家,则能获得十分的奖励。」

    「…………」

    望著一脸柔和笑容宣布的里丝媞卡,「七龙骑圣」与辅佐官们都沉默不语。

    这番话同时也向各国掌权者宣布,因此众人多半明白,掌权者的命令会以获得「大圣域」的好处为优先。

    原本应该避免各国争夺积分的局面。但考虑到世界免于毁灭后的局势,身为掌权者还是无法对积分置之不理。

    这次攻略两座遗迹,皆由各国协力的形势下和平落幕,但今后就难说了。

    焦急贪功的国家可能会彼此较劲,甚至可能陷害对方是「叛徒」。

    因此,接下来的一个月是准备期间。

    所有人都同意情势严峻,必须在剩下两个月搞定,不过——

    「然后——我还有一项提案,就是趁此机会交换辅佐官,如何?」

    里丝媞卡最后冷不防的一句话,在室内激起小小的骚动。

    最后这项奇妙的提议受到高峰会承认,几天后在各国实施。

    †

    「呣,意思是柯莱尔要暂时住这里吗?」

    「欸欸,辅佐官的工作究竟是什么呢?」

    「有任何问题的话,尽管问没关系喔!」

    上午的课程结束,午休时分。

    果不其然,女同学围著柯莱尔,展开一连串质问攻势。

    「真是的,世界明明面临毁灭的危机,我们班上的同学却依然故我呢。」

    远观同学的嬉闹,莉夏与路克斯、库露露席法、菲尔菲、媞尔珐四人聚在一起,若无其事地讨论。

    「没办法,不论她们或市民,都对现状一无所知啰。」

    「对啊对啊,话说莉夏公主也太松懈了吧?那不是极机密事项吗。」

    面对不满地手扠胸前的莉夏,库露露席法与媞尔珐以一如往常的气氛吐嘈。

    死斗的疲劳似乎尚未消退,菲尔菲仅睡眼惺忪地眨眨眼。

    为了避免混乱与暴动,「圣蚀」即将造成的世界毁灭,只有包含「骑士团」成员在内的一部份高层得知。

    所以眼前的光景其实很正常,却让人好奇柯莱尔的存在。

    「为了在大约一个月的空窗期,趁机确认彼此的战力并加强合作,以监察的名义每两星期交换『七龙骑圣』辅佐官——这是那个皇女的藉口吧。」

    没错。

    柯莱尔以转学生身分来到学园,绝非偶然。

    他是在皇女里丝媞卡的提案「交流与监察」之下,来自梵海姆公国的使者。因此明天早晨,赛莉丝与库露露席法也要离开新王国。

    「反正那男生也一脸人畜无害,应该不用太担心吧。」

    「——不能掉以轻心喔,路克斯。你应该早就明白那项提案的真正意义了吧?」

    库露露席法立刻否定莉夏的嘀咕,轻声提醒。

    路克斯微微点头,跟著回答。

    「我知道,可能是吧——不过。」

    与别国彼此交换辅佐官的真正目的。

    多半是藉由强化国家彼此之间的合作,迫使彼此「监视」别国。

    代替别国辅佐官陪同在「七龙骑圣」身边,势必能大致监视该国动向。

    简单来说,皇女里丝媞卡害怕有哪个国家为了贪功而抢先出头。

    而且一旦察觉隐瞒遗迹相关的情报,甚至能以此为把柄,指控对方为「叛徒」。

    「创造主」的目的,终究是藉此机会铲除这些不确定因素。

    结果无法完全拒绝里丝媞卡的要求,在掌权者会议上决定。

    「不过应该没关系吧?毕竟又没有什么亏心事——……啊。」

    说得一派轻松的媞尔珐,一看到菲尔菲顿时噤口。

    终焉神兽的种子寄宿在菲尔菲体内的秘密,可不能泄漏给其他国家。

    「总而言之,接下来的一个月最好提高警觉。你对任何人都很体贴,但千万不能大意。毕竟我和赛莉丝学姐都要被派往其他国家。」

    「——嗯。你要小心点,库露露席法。」

    「啊,路克斯,可以告诉我厕所在哪里吗?这个,我不知道男生厕所在哪里——」

    就在此时,柯莱尔从远处座位举起手来。

    路克斯见状,立刻来到柯莱尔身边。

    「嗯。不嫌弃的话,接下来我可以带你逛逛校舍喔——」

    听到这番提议,柯莱尔松了一口气,露出放心的笑容握住路克斯的手。

    「谢谢你,真的得救了……」

    每次下课时间都被女学生包围的柯莱尔,肯定已经疲惫不堪。

    察觉到这一点的路克斯,看准时机营造两人独处的机会,柯莱尔也明白他的顾虑并加以道谢,然而——

    「路克斯真的明白刚才那番话吗……」

    「面对别国辅佐官,看起来实在缺乏警戒心呢……」

    库露露席法露出复杂的眼神观望,莉夏也一脸不以为然。

    「好想和小路,一起吃午餐。」

    另一方面,现在才睁开眼睛的菲尔菲,开始大嚼甜甜圈。

    「再怎么说,我们学园真是和平呢。」

    媞尔珐为这件事情下结论,耸了耸肩。

    即使对柯莱尔转学的特殊情况感到紧张,平稳的日常依然就此揭开序幕。

    †

    「得救了。毕竟在梵海姆公国的军事学校,没什么接触女孩子的机会呢。」

    时间来到放学后——

    路克斯带领柯莱尔在学园内参观。

    从校舍与演习场开始,接著是装甲机龙工房、餐厅、图书馆、机龙停机库。

    依序介绍一遍校内设施。

    光是这样倒没什么问题,但——

    「欸欸,不觉得那两人的关系比想像中亲密吗?」

    「对呀,听说他们因为工作关系经常见面,似乎还是路克斯为数不多的男性朋友喔。」

    「原本还嫉妒他耶,该不会代表两人有基情?」

    「好啦~看热闹的请保持距离喔~」

    媞尔珐一脸笑容,帮忙引导远远围观路克斯与柯莱尔的一到三年级女学生。

    由于看热闹的学生实在太多,听爱理表示,甚至还依照时间轮流请三和音帮忙管理。

    「哈哈哈……这间学园真的各种惊人呢。该说是独特吗——」

    「就算说这样很奇怪,应该也不会遭怪罪啦。」

    面对一脸困惑的柯莱尔,路克斯也苦笑以对。

    演习等课程中,剧烈疲劳导致路克斯无法操纵装甲机龙,只能在一旁观摩。但光是与柯莱尔一起做热身运动,就莫名引发女同学的尖叫。

    一部分女学生甚至认为,两位美形少年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

    女子学园内的唯一男生。

    过去的日常生活瓦解,才心想好不容易暂时平息了,学园却又从另一种意义上热闹起来。

    而且整间学园还弥漫一股不同于此的浮躁气氛。

    「话说回来,怎么感觉特别热闹。该不会祭典将近吧?」

    「啊……对喔,话说快到了呢。」

    听到柯莱尔这句话,路克斯才想起来。

    女生宿舍基本上禁止悬挂装饰,但刚才经过的几间房间,都以柊树枝编成的圏圈装饰。

    这种装饰的作用是驱魔与祈福。

    以前有好几次在这种时期接获杂务的委托。

    偶然想起这一点的路克斯,不由得表情一缓。

    「是圣夜祭。迎接新王国新年的祭典,很快就要开始筹备了。」

    †

    同一时刻。

    少女们远远注视两人,同时跟著拟定作战计画。

    夜晚——结束晚餐后的空荡餐厅。

    「骑士团」的主要成员都聚集在以临时会议为名,特别包下的餐厅内。

    与会者当然有团长赛莉丝、莉夏,库露露席法,以及菲尔菲。

    连三和音的谢里丝、媞尔珐、诺珂特与爱理,甚至夜架都伴著茶点一同列席。

    「唔呶呶呶……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难得路克斯结束假蜜月旅行回来,结果我们更难接近他了呢!」

    「对呀。竟然举出『陪在梵海姆公国辅佐官的他身边』这个名目,真是大失算呢。」

    「两位,稍微隐藏一下真心话吧。这毕竟是作战会议喔。」

    就在爱理带有不置可否地吐嘈时。

    「对、对啊!这次的主题毕竟是趁我和库露露席法在明天出发之前的情报交换。」

    一脸正经的赛莉丝焦急地这么总结,这才暂时平静下来。

    「Yes. 这点姑且不论,但眼看圣夜祭就要到了呢。送给今年最受关照的男性礼物——在明年三月的降诞祭收到回礼的活动,也迫在眉睫了。」

    淡淡开口的诺珂特说完,谢里丝与媞尔珐也跟著露出恶作剧的微笑。

    「我还以为这次聚会讨论的就是这件事呢,难道不是吗?」

    「对呀,如果不在这里先讨论清楚,之后多半会衍生各种麻烦吧。」

    「哦?什么麻烦呢?」

    「…………」

    大家似乎都心里有数,听到夜架的问题顿时沉默。

    之后,一边窥视众人神色,同时下定决心的库露露席法开口。

    「距离这个国家的盛大节日『圣夜祭』似乎剩不到一个月。但世界面临可能毁灭的危机,应该没有人胡思乱想吧?」

    「……胡、胡思乱想是什么意思呢?这个,我只有想过,预定要送什么礼物——」

    赛莉丝扭扭捏捏嘀咕后,众人随即默默露出狐疑的视线望过去。

    「先确认一下,说到圣夜祭,应该不是和某人倾吐爱意的日子吧?仅止于送礼而已。」

    「那、那当然!这可是比旧帝国时代更古老,延续至今的传统呢。这个,一部分人或许有这种习惯吧。」

    「是、是啊!这个,即使赠送他人礼物表达感谢,也没有更进一步的含意……应该吧。」

    莉夏慌忙继续辩解,赛莉丝也跟著补充。

    刚才一直发呆的菲尔菲,这时拍了一下手。

    「对了。还得想想,要送小路什么礼物——」

    「————!?」

    瞬间,激起众人的强烈反应。

    形同宣告所有人都念念不忘送礼这件事。

    「赠送御主的礼物?我对这方面实在无法想像,因此至少将身体直接献给御主——」

    「就说这样不行了啦……」

    看到库露露席法难得声音急促,爱理察觉到蹊跷。

    「既然世界面临毁灭,就彼此约定不准偷跑。是这个意思对不对?」

    「偷、偷跑!?我、我才没有非分之想……」

    莉夏红著脸,跟著微妙地别过视线。

    但同样察觉爱理弦外之音的三和音,分别加以补充。

    「这样的确比较好。当然,其实也不是没有想过,至少要传达心意——毕竟不知何时会为国捐躯嘛。」

    「Yes. 可是如果在解决『大圣域』纷争之前失去平静,就本末倒置了。」

    「得统一大家的心情才行喔。要是太多人展开攻势,小路克也为难吧。」

    谢里丝感慨良多地开口,诺珂特与媞尔珐跟著帮腔。

    除了菲尔菲与夜架以外,从众人顿时屏息以对的模样,多半都已察觉爱理的意图。

    简单来说,在尘埃落定之前,约好不能向路克斯表达自己的心意,亦即互相牵制。

    库露露席法如此提议的原因,想必是因为她也担任优密尔教国的辅佐官,在担心自己万一有任务在身而无法陪在路克斯身边的情况吧。

    查觉到这一点的莉夏,以及赛莉丝都心照不宣,表示同意。

    也就是说,圣夜祭是检验自己与路克斯之间的距离的前哨战。

    还有决战结束,世界恢复和平随后来临的降诞祭。

    在那一天之前,必须进一步缩短与路克斯的距离。

    「……唉,我明白各位烦恼的心情了。菲尔菲与夜架我会再找时间谈谈。那就说好,哥哥当天的预定行程由我管理,为了避免『撞礼物』,之后可以请各位向我报告吗?」

    「嗯,也好。有你这个妹妹负责,真是帮了大忙。」

    「我、我知道了。其实我,早就决定要送路克斯什么了。」

    「明、明白了。这个,在明天之前我会大致想好。」

    「该送给小路,什么呢。」

    「我对这些不太明白,机会就让给大家吧。」

    库露露席法,莉夏,赛莉丝,菲尔菲接连嘀咕后,夜架露出天真的笑容下结论。

    就这样,由爱理统整少女们的希望,聚会就到此结束。

    「真是的,为什么我非得做这些事不可啊。」

    嘴里一边嘀咕抱怨,爱理同时与三和音道别。

    尤其因为前阵子的假蜜月旅行,她还特别提醒菲尔菲别因为学园长——也就是在姊姊蕾莉教唆下,对路克斯做出跨越红线的举动。

    虽然早料到不久后一定会变成这样,一旦面临后还是感到很复杂。

    另外,爱理也将这件事告诉了夜架,但夜架兴致索然地推辞。

    『没有必要。毕竟不知道该送什么礼物才能让御主开心的我,想送也无从送起——』

    夜架不明白他人的心情。

    虽然爱理也同意这番话,却微妙地感到不自然。

    若是之前的夜架,即使不是为了路克斯,好歹也会思考形式上的馈赠。

    原以为上次的战斗中,与其他少女共同奋斗,能让她多少了解一下彼此。

    「希望她别心怀不轨就好了……」

    现在会主动关心她,代表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视她为朋友,爱理不禁苦笑。

    囚禁在自己的过去与使命中,路克斯有如受到诅咒般无法察觉他人的好意。如今这枷锁也透过与少女们的交流逐渐化解。

    再过三个月,这场大规模决战尘埃落定,路克斯尽心尽力的战斗也会告一段落。

    换句话说,对她们而言,这也是一决胜负的时期。

    †

    「圣夜祭吗,新王国有这种欢乐的活动真好呢。」

    「不过在旧帝国时代,原本是贵族专属的祭典。进入现在的新王国后,罗菲女王陛下才取消了参与身分的规定。」

    「这个国家的女王陛下真是好人呢……」

    刚结束晚餐的路克斯,正在休馆后的图书馆内,整理管理员委托的书籍。

    由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杂务也以轻松复健为主。不过柯莱尔主动要求帮忙。

    一开始本想拒绝,但觉得再让他成为女学生瞩目的焦点也很可怜,最后还是答应了。

    「梵海姆公国的蜜弥爱特公主也不遑多让吧?」

    「也对。若我也能有那种风度——就好了呢。」

    「…………?」

    柯莱尔这番话让路克斯微妙觉得不对劲,侧头疑惑。

    照理说他是公主的贴身护卫,还是远房亲戚,难道有什么蹊跷吗?

    「无论如何,这两星期就多多指教啰。来的是我这种人,可能会觉得无聊吧。」

    整理好最后一本书的柯莱尔微笑,路克斯听了摇摇头。

    「之前我大概也说过,虽然我喜欢学园的大家,但却没有任何男性朋友。柯莱尔能来我很开心。」

    「啊,这个……谢谢你,路克斯。」

    说著,柯莱尔突然脸颊微微泛红,一脸害羞。

    总是流露自然微笑的他难得有此反应,看得路克斯跟著莫名地心跳加速。

    (等等,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他明明是不折不扣的男孩子——)

    即使他具备中性的容貌与纤细的体格,这样也太失礼了。

    应该说,之前在梵海姆公国看见裸体时,他害羞过度的反应也让人在意——

    (不对,就因为我胡乱想这些有的没的,才会这么尴尬。彼此年纪相仿的男生,必须光明正大交际才行——)

    如此下定决心时,图书馆外头传来敲门声。

    「小路克辛苦啦~今天的浴场已经没人使用啰~?」

    「噢,好,媞尔珐谢谢你。我马上过去——」

    向门外头回答后,路克斯缓缓站起身。

    等所有女学生都使用过大浴场后,才轮到自己泡澡的机会。

    正因为不可以胡思乱想,路克斯才刻意开口。

    「那、那么柯莱尔,一起去泡澡吧?」

    「咦!?这、这个——有点……不对,我知道了!」

    一瞬间睁大眼睛露出慌乱的神色,别过视线的柯莱尔点点头。

    (拜托,为什么连柯莱尔都感到害羞啊……?)

    一边咀嚼有些尴尬的气氛,路克斯随后前往大浴场。

    †

    「这个,路克斯,我现在看起来确实是男生没错吧?」

    在更衣室脱衣服的途中,不知为何这么问的柯莱尔,让路克斯一时不知所措。

    「当、当然啊,怎么了吗?」

    「不,没什么。」

    即使嘴上这么回答,柯莱尔却不知为何躲避路克斯的视线,遮住自己的身子脱衣,看起来莫名地更显诱惑。

    真是怪了。

    明明看起来的确是男生,为什么却带有几分性感啊。

    虽然产生莫名其妙的紧张感,不过脚一踏进浴场的瞬间,莫名其妙的想法顿时消失。

    「哗……」

    以大理石打造的梁柱。

    在淡淡橘色灯火照耀下的大浴场,每次来都觉得十分舒畅。

    即使柯莱尔是公主的远亲,大概也从未见过这种规模的浴场,开心得绽放笑容。

    「总觉得,好惊人呢。竟然能在这么大的地方泡澡,真是羡慕。」

    梵海姆公国的学校几乎没有泡澡的习惯,浴池也十分狭小,柯莱尔似乎连泡澡都很难。

    略为清洗身子后泡在浴池内,幸福地伸直手脚。

    「嗯~好放松喔。甚至让人想成为这里的学生呢。」

    「哈哈,柯莱尔愿意的话倒是很欢迎啊。」

    终于恢复平时的气氛,路克斯内心松了口气。

    视线不经意瞄向他的胸口,果然没有丝毫女性的象徵。

    (当时总有种他真的有胸部的错觉——)

    之前他扮女装追查「龙匪贼」时,记得不只身体,连发色都——

    「刚才有听说,圣夜祭似乎会收到女孩子的礼物吧?路克斯应该会收到不少——」

    「啊,这方面爱理似乎会帮我管理。她说感觉礼物数量会比想像中多,反应真大啊。」

    「哎……路克斯真是的,都已经在这里将近一年,却还不明白女生的心情呢。」

    听到柯莱尔说得不以为然,路克斯感觉内心受伤。

    「我算是赞成爱理妹妹吧。路克斯不在的期间,与葛莱法一起前来防卫学园,发现你真的很受欢迎呢。」

    「果然不单只是基于好奇而已吗。毕竟我是唯一的男生,而且——」

    「路克斯,这种谦虚只是单纯的迟钝喔?」

    哗啦一声走出浴池,以毛巾包住浅绿色的秀发。

    然后柯莱尔略为嘟起脸颊,纠正路克斯。

    「光是好奇心,怎么可能持续瞩目你将近一年呢。虽然你是旧帝国皇族,还是学园唯一的男生,但大家能诚心接纳你。这一点就非常了不起,值得夸耀了喔。」

    「……是这样,的吗。」

    若是这样的话,确实值得开心。

    路克斯过去隶属欺压国民的旧帝国皇族。

    在男尊女卑的陋习下,「敌对」立场的女性认同并接纳了路克斯。

    眼看好不容易要获得自己一直期望的事物了。

    「对了,路克斯有喜欢的人吗?」

    「————!?」

    被貌似调侃,却又带有几分认真的口气询问,路克斯感到困惑。

    「怎、怎么突然问这个?」

    「有什么关系,彼此都是男生,我一直想聊聊这些。况且葛莱法眼里只有蜜弥爱特公主一人。」

    「……可是你问得这么突然,这个——我也不知道。」

    「真的吗?不是和这么多女孩关系亲密吗。」

    泡过澡后呈现潮红色脸颊的柯莱尔主动询问。

    「我和大家的确很亲密,可是因为发生过许多事。甚至会担心……万一发生什么事。」

    「呣。代表路克斯还是想过这方面的问题呢。」

    泡在热水里的柯莱尔,露出几分纯真的表情微笑。

    不远处的路克斯别过视线,难为情地回答。

    「可、可是又不能说清楚。况且我是罪人,还有非完成不可的使命——」

    「……或许,的确是这样。」

    略为深吸一口气后,柯莱尔露出微妙的表情开口。

    「罪人不只背负巨额债务,也没有结婚的自由。但是你受到罗菲女王陛下与莉姿夏尔蒂公主的认同,还成为公主的专属骑士,屡屡拯救国家于危机之中。只要你想,不是随时可以要求解除脖子上的伽锁吗?」

    「——嗯。我想,柯莱尔你说的没错。」

    同样顿了半晌思考后,路克斯也露出寂寞的微笑回答。

    「可是,我还办不到。过去我曾经眼看自己在达成目标前功亏一篑,我得等待自己找到可以接受的答案为止。」

    意指旧帝国的革命,在弗基尔的背叛下以惨剧告终。

    路克斯究竟遗漏了什么,或者兄长说的话才是对的。

    可能永远也无从确认答案。

    即便如此——路克斯再度以「七龙骑圣」的身分与新王国密切关联,也下定决心与莉夏等人一起奋斗。

    做法与当时一样,连敌人都要尽可能拯救。

    可是,这次有许许多多伙伴站在自己这边。

    「已经发生的往事以及犯下的过错,可能根本没有所谓的答案。即便如此——若这次大战能顺利落幕,我认为自己心中应该就能接受吧。」

    由于柯莱尔是梵海姆公国的人,不能告诉他「黑色英雄」的细节。

    所以路克斯以现在的心情诚挚表白后,柯莱尔深吸了一口气微笑。

    「是吗。希望……你能找到答案。」

    语气并非不在乎,而是将手置于胸前,感慨良多地回答。

    这是理解路克斯,并且感同身受的笑容。

    「——御主的意思是,直到三个月后降诞祭的期间内,与她们的关系也会更进一步吗?还会摆脱罪人的项圈?」

    「嗯。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尽可能——等等!?夜架你怎么会在这里!?」

    热气之中,回答两人对话的一瞬间,路克斯顿时察觉少女的气息。

    美艳的白皙肌肤少女出现在眼前。

    「不、不会吧——!?怎怎怎、怎么会!?」

    连柯莱尔都吓得退避三舍,在浴池内激起大大的涟漪。

    理应只有两名少年的深夜大浴池,一口气带有奇妙的火辣感。

    「哦,两位不用管我没关系。我只是前来保护御主,顺便帮忙搓背而已。而且——我已经向朋友借了什么泳装来穿呢。」

    露出天真微笑的夜架,身上的确穿著紫色的泳装,以及深蓝色的小件缠腰布。

    话虽如此,肌肤的裸露还是比平常的衣物与装衣略高,很自然吸引路克斯的视线。

    「不对啦,我想说的是——」

    「路克斯,你该不会经常这样吧……?」

    肩膀以下沉入乳白色热水中的柯莱尔,难得露出不满的神情。

    他因为泡澡水的热度而满脸通红,半眯著眼貌似在瞪人。

    「没、没有啦!这个,夜架平时也不会跑到这里来啦——!还有夜架,不是说好在学园内不可以有奇怪举动吗!?」

    一边向前所未有地剑拔弩张的柯莱尔辩解,路克斯同时责备搂著自己脖子的夜架。

    但少女一如往常,丝毫没有歉疚之意,反而口吐惊人之语。

    「保护御主的人身安全,是从仆理所当然的使命。更何况来路不明之人出现在御主身边——」

    「咦——?」

    夜架意义深远的这番话与视线,让路克斯顿时惊觉。

    因为夜架一蓝一紫,左右异色的双眸显然盯著柯莱尔。

    「你的意思是,我会对路克斯不利?」

    「抱歉还没自我介绍,我叫切姬夜架。是御主忠实的从仆,也是道具——仅只于此。」

    夜架没有回答柯莱尔的问题,而是自我介绍。

    光是这样,少女便表示「不打算与眼前的少年进一步拉近关系」。

    「我、我知道啊。虽然头一次正面谈话,但和传闻一样吧?况且我这么说可能不妥,但这种举动可不应该喔。」

    貌似回想起来,别过脸去的柯莱尔平稳地表达抗议。

    「我这么说可能不妥」这句话让人好奇,路克斯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与夜架不同,和柯莱尔一起入浴理应没问题。难道他的意思是,区区国外留学生不应这么逾矩?

    就在路克斯心中一头雾水时——

    「是吗?可是你应该没什么资格说我吧。」

    「没有啦,我说的只是一般常识——」

    「其实,我一直很怀疑。」

    水蒸气遮住彼此身体的同时,夜架以天真的笑容加以牵制。

    「你从以前就一直过分接近御主。而且总是凑巧出现在御主身边,简直就像在监视御主一样——」

    听夜架这么一说,路克斯在内心惊觉。

    纵使柯莱尔有梵海姆公国委派的任务在身,但接触次数确实不少。

    而且这次「创造主」提议的交换辅佐官,本身就包含「七龙骑圣」彼此,以及国家之间相互牵制的弦外之音。

    「……碰巧而已。况且我没有欺骗、背叛他的意思。」

    「那么我陪在身边也没有关系吧。毕竟我是御主的道具,没必要听局外人的差遣。」

    柯莱尔平静地反驳,夜架却依然一脸笑容,毫不退让。

    (这是什么情况啊……)

    始终抱持独特价值观,神出鬼没的夜架,以及善于社交,稳重的常识人柯莱尔。

    两人的个性堪称两个极端,想不到会因此产生对立。

    而且还是在浴场。

    「而且我不希望你这个男生待在御主的身边。毕竟时间与机会并非无限,这样足以让御主错失与其他少女传宗接代的机会。」

    「拜托,你胡说什么啊,夜架!?」

    即使听到这番话,「骑士团」队员一瞬间在脑海浮现,路克斯连忙辩解。

    但柯莱尔似乎完全不介意,微微嘟起脸颊。

    「我不太想这么说,但这是给路克斯添麻烦喔?」

    「哦,应该没这回事吧,御主?」

    「……拜托,怎么问起我来了!?」

    哑口无言之际,两人的话题突然转到自己身上,路克斯顿时词穷。

    伤脑筋。

    真要说的话,柯莱尔说的才是对的。但夜架也以自己的出发点关心路克斯,不忍心糟蹋。

    以这层意义来看,也不能说她是错的。

    「不好意思,哥哥。有看见夜架吗?刚才提到泳装的事情,她突然跑到外头——!咦……门怎么开著?」

    就在路克斯僵在原地的瞬间,貌似对不知何时开著的大浴场门感到怀疑,一脸疑惑的爱理探出头来。

    然后看到路克斯、夜架与柯莱尔,跟著僵住。

    「没、没有啦,爱理!这是因为复杂的原因——」

    「洗好澡后请哥哥来房间一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哥哥。」

    一脸笑意的眼神带有阴影的爱理,满脸笑容这么嘱咐。

    「好、好啦……」

    浴场门缓缓关上后,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默笼罩四周。

    「这个,抱歉喔,好像各种麻烦呢。」

    「好好解释对方应该能理解。御主,需要我直接向妹妹解释吗——」

    「没有我出面应该没办法。这个,差不多可以起来了吧?」

    分别回答柯莱尔和夜架后,路克斯从浴池起身。

    偶然造访的一个月休息时间,以及柯莱尔的转学。

    原本平稳的日常生活,即将揭开波涛汹涌的序幕。

    †

    「能打断路克斯被说教的时间,我似乎也来得正是时候呢。」

    深夜,四下无人的餐厅。

    隔著桌子,戴眼镜的库露露席法坐在对面。

    桌上放著滩开的教科书与几张纸。

    以及斟有红茶的茶杯。

    这是与库露露席法难得的读书会。

    为了刚才与夜架在大浴场发生的小插曲,爱理正准备开始说教时,库露露席法正巧救了路克斯。

    「真的得救了呢。不过接下来才伤脑筋,夜架的行为确实有问题,但想不到会演变成与柯莱尔对立。」

    「真让人好奇。难道路克斯迟迟对我们提不起兴趣,是因为比起女生更中意男生吗?」

    「库露露席法别这样啦!?」

    路克斯急忙辩解,库露露席法跟著嘻嘻一笑。

    偶尔被她调侃有点伤脑筋,但与她相处的时间依然很宝贵。

    担任「七龙骑圣」的路克斯不在学园,或是休养期间,她会帮忙整理课程要点,并以简单易懂的方式指导。

    连生疏的课业都有她在背后相挺,真的帮了很大的忙。

    「话说,明天早上就要出发了吧?前往优密尔教国。」

    「没错。虽然与路克斯分别很寂寞,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在意老家与遗迹的事情,还有梅尔与涅依•露榭的动向。」

    为期两星期的「辅佐官交换」,原本应该与没有邦交的国家进行,但库露露席法破例得以回到优密尔教国,还有护卫陪同。

    原因似乎是库露露席法身为「钥匙管理者」,得避免遭到「龙匪贼」绑架或袭击。

    「你要小心喔,库露露席法。即使暂时不需要攻略遗迹,这种时候反而更要小心。」

    「嗯,路克斯也是——虽然想这么说,但你貌似并未泄气呢。前几天世界高峰会结束后,看你还挺开心的。」

    库露露席法语带玄机,露出恶作剧的微笑。

    看到这样的表情,路克斯想起前几天高峰会结束后的事。

    「七龙骑圣」与辅佐官几乎走光后,特徵是一头红发与黑色军服的少女——罗莎葛兰海多留在房间内。

    她的恶行与罪状几乎都是「邪恶之王」嘉莲希雅捏造、塑造出来的替死鬼。目前在队长玛姬艾儿卡的监视下,继续担任「七龙骑圣」。

    但这终究只是私底下的事。

    为了不让海布格的内部斗争浮上台面,即使在嘉莲希雅缺席的高峰会当天,她的态度一如往常剑拔弩张,不过。

    『——非常感谢您,路克斯先生。愿意对我这种人,伸出援手……我真的,好开心。如果有机会的话,请务必让我报恩。』

    吊著受伤的手臂,罗莎害羞地别过视线,如此表示。

    这句话,让路克斯心中再度感谢当时阻止自己的菲尔菲。

    自己差一点做出无法挽回的选择。

    『别这么多礼没关系。今后也请多指教啰,罗莎。』

    路克斯微笑以对后,与她握手道别。

    海布格共和国发生的一连串凄惨事件中,这是唯一能让人安心的结果。看在赛莉丝眼中却大感困扰。

    『虽、虽然我也听说了她的事情,但路克斯有点太腼腆了。这个,要是你喜欢大胸部女生的话……没、没没没没什么!』

    红著脸,话讲到一半,赛莉丝顿时落荒而逃。

    告诉库露露席法高峰会后的小插曲,只见她微微皱眉。

    「这的确很麻烦呢。虽然罗莎也一样,但连赛莉丝学姐都——」

    「……?话说库露露席法那边呢?高峰会上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吗——」

    「我这里倒没什么动静,只有和梅尔稍微聊一聊……噢,反而摸不清那两个孩子的底细吧。托基梅斯联邦的两人组,记得叫做苏菲丝与兀儿库?」

    特徵是褐色肌肤与红色刺青的「七龙骑圣」与辅佐官。

    姊姊苏菲丝沉默寡言,从不开口,以表情和点头摇头表示对错。明白她意思的妹妹兀儿库在高峰会上代为发言。

    虽然两人喜剧般的言词举止,与沉闷的高峰会格格不入。

    「但这次也没什么不对劲的举动吧?」

    单以高峰会上的举止,没有发现任何不寻常,路克斯如此表示。

    「这个呢——那孩子的妹妹回应我喊她的反应,倒是十分逗趣。」

    路克斯也有看见。

    就在高峰会结束后。

    当著鱼贯离去的众人面前,库露露席法向路克斯「欸」一声的瞬间,原本背对的兀儿库急忙转过头来。

    『是的,怎么了吗?』

    由于距离长达几公尺,路克斯等人一头雾水。但苏菲丝连忙搂住兀儿库的脖子拉开她。

    『抱歉喔!苏菲丝刚才是在说!不要发呆!对我说的!』

    兀儿库泪眼汪汪被拖走的模样,直到最后依然引人发笑。

    「那应该只是单纯会错意而已,但接下来的三个月,都得绷紧神经呢。尤其暂停攻略遗迹因而松懈的时候,更容易遭人攻击。毕竟我和赛莉丝学姐都不在。」

    「嗯,我不会松懈的,但有莉夏公主她们,应该没问题吧。」

    「……关于私人问题方面,这才是让人担心之处。」

    「咦……?」

    由于最后一句话特别小声,路克斯跟著反问。

    结果餐厅门传来咚咚的敲门声,以及赛莉丝的声音。

    「两位,方便打扰一下吗?我有事要告诉路克斯——」

    看来夜晚似乎还很长。

    「开心的时间过得真快。那么我不在的期间,务必小心别被牵著走喔。虽然我这边也安排好了。」

    「哈、哈哈……」

    听著意义不明的叮嘱,与库露露席法道别。

    随后——路克斯享受著赛莉丝因担心路克斯身体情况,向菲尔菲学来的按摩,两人度过了一段平稳的时光。

    †

    路克斯回到房间后,临时室友柯莱尔早已在房间等待。

    由于女生宿舍没有空房间,想当然而舍监建议两人同寝,路克斯也爽快答应。

    路克斯躺在准备好的双层床下铺,柯莱尔则睡上铺。

    一反刚才因为夜架一事激动的情绪,现在平静许多。

    「我和爱理妹妹聊了一下。也打听了她——夜架小姐的事情。」

    爱理似乎帮忙为夜架擅闯浴场一事道歉,并解释夜架的奇特行为。

    「真抱歉,引起各种骚动呢。」

    路克斯一边苦笑,向上铺开口。

    仔细想想,这可能是头一次与年纪相仿的男生同寝。

    一种不可思议的心跳加速感,在路克斯的心中浮现。

    「不会。反而是我有点慌乱。该怎么说呢,在这里的生活各方面都新鲜过头了——很开心呢。」

    柯莱尔回答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遥远。

    让人联想身为公主远亲的他,以前身处氛围压抑的环境。

    「虽然她的作风有点太乱来,但我有些羡慕呢。」

    「是、是吗……?」

    想起夜架的行为,路克斯发出讶异的声音,柯莱尔跟著苦笑以对。

    「对啊,至少她还知道自己的定位。毫无迷惘,为了侍奉你而生。我就是羡慕这一点,当然,也羡慕你。」

    「……难道柯莱尔不是吗?」

    「其实我,没有以前的记忆——大约三年前在床上醒来时,失去了所有过往的记忆。」

    「————」

    出乎意料的告白,让路克斯哑口无言。

    「之后我藉由父母留给我的笔记,尽可能补完自己的记忆。仅存的家人有姊姊和妹妹,还有记载的使命而已。光是现在能平安过日子,就必须感到知足了。」

    「…………」

    带有几分迷茫的低喃,听得路克斯无言以对。

    路克斯自己过去的人生,当然一点也不轻松。但好歹有继续奋战下去的依靠。

    自己身为旧帝国皇族,该达成的使命。

    即使曾经对生存方式迷惘,却从未失去目标。

    「我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但我没有根据足以相信这些是正确的。或许这么说很天真,但若能发现的话——」

    「……你会发现的,一定会。」

    接续柯莱尔的低喃,路克斯打断了他的话。

    这番话并非经过思考,而是自然真情流露。

    「即使失去过往的记忆,只要从现在开始建立就行了。我认为,藉由从今尔后见到的事物来决定就好。葛莱法也比想像中善良,况且——若是朋友的话,还有我啊。」

    「……也对,谢谢你。」

    带有几分害羞的回答,声音听起来有些可爱。

    不知为何,明明都是男生,但光是对话就让人心痒。

    「那、那就晚安啰。明天也请多指教喔!」

    路克斯急忙熄灯,掩饰这种莫名其妙的情绪。

    沉默伴随黑暗降临,没多久自己便发出沉睡的呼吸声。

    近来冬季的寒意不断增强,不过房间光是多了一个人,就觉得多了几分温暖。

    但这时,路克斯其实并未察觉。

    门外由远而近的声音,以及带来微弱气息的事物。

    没发觉原以为会暂时平稳下来的今日,其实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然是这样没错。她们不在的这段期间,我得想办法才行——」

    也没听见柯莱尔对门外的夜架所嘀咕的这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