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卷 Epilogue 剑与鞘
    突如其来出现在路克斯等人面前的第七遗迹「月」,之后展开搜索却一无所获。

    苏菲丝•瑟普提的叛变似乎也出乎托基梅斯联邦的意料。原本眼看要受到各国制裁,里丝媞卡却以一句话制止。

    『现在不是剩下各国内哄的时候了。而且我要收回前言,我们并不打算消灭出现叛徒的国家。』

    从「创造主」的反应来看,可能也有一半出乎她们的意料。再度召开世界高峰会后的玛姬艾儿卡如此表示。

    「为什么看得出来呢?」

    在举办高峰会的官厅走廊上,路克斯主动询问,玛姬艾儿卡则一如往常露出乖僻的笑容。

    「呵,这话真不像聪明的你哪。道理很简单,那帮『钥匙管理者』原本也希望最少维持中立。明明自诩『大圣域』的正统继承者,要是遭到同盟对象的背叛,不是很灰头土脸吗?」

    听到这里,路克斯才豁然开朗。

    「创造主」与苏菲丝实际上没有关系,托基梅斯联邦也不知道她就是「钥匙管理者」。

    安放「至高之力」,发现隐藏功能的第七遗迹「月」具备强大攻击力,以及召唤剩余三只终焉神兽的力量。

    目前新王国被当成人质,完全没有谈判余地。

    这次除了揭开众多谜题以外,也同时冒出无法解释的谜团。

    原本以为留在新王国的「至高之力」是属于「箱庭」,结果却是「月」的。

    为何旧帝国会获得「月」的「至高之力」?

    还有为何「钥匙管理者」苏菲丝•艾克思珐,以及妹妹兀儿库,亦即自动人形里•普莉卡两人会背叛世界联盟?

    甚至不惜借助「龙匪贼」的力量,无视原本信赖并维持合作关系的「创造主」一行人——

    她们之间,以及与旧帝国之间,到底有过什么纠葛?

    「实在不明白……」

    放学后在图书馆,路克斯阖上用以转换心情的遗迹相关书籍,喃喃自语。

    结束紧急世界高峰会后,「七龙骑圣」以及各国掌权者代理人纷纷离开新王国,暂时决定先静观其变。

    可是也不能提心吊胆,就这样全盘接受苏菲丝的要求。

    换句话说,接下来的两个月内,势必爆发激烈冲突。

    目前在苏菲丝等人威胁下,攻略遗迹被迫中断。不过这种状况持续下去,遗迹将会由她们这些「叛徒」攻略成功。

    换句话说,一旦世界联盟的战力集结完毕,多半会硬推不惜牺牲新王国,也要抢占剩余遗迹的策略。

    到时候,新王国究竟该如何自保?

    只要苏菲丝是敌人的一天,这一点可能就无法改变。

    「…………」

    话虽如此,并非一切都是不幸的坏消息。

    夜架虽然也身受重伤,暂时无法战斗,但没有生命危险。遭到绑架的爱理也平安归来。

    尤其感到自己责任重大的诺珂特喜出望外,重逢时忍不住紧紧抱著爱理。

    听说平时总是冷静调侃他人的诺珂特,唯有这时在谢里丝与媞尔珐的逗弄下,显得十分难为情。

    另外还有一件好消息。

    「穿这样对身体不好喔,御主。」

    路克斯来到中庭转换心情,正好遇见穿著制服的夜架。

    脖子上围著轻飘飘的毛线围巾。

    手脚以夹板固定,手撑拐杖,左眼藏在绷带底下——但还是露出她平时的天真笑容。

    「谢谢你,夜架。不过别勉强自己走路喔。毕竟你现在还需要静养呢。」

    「没错呢,现在也无法继续轮流保护御主了。况且——我果然不适合这么做。」

    「原来你还惦记著啊……」

    路克斯一脸苦笑同时吐嘈,夜架随即静静凑过脸庞。

    脸上的绷带还让人不忍卒睹,但脸颊泛红的笑容十分可爱,看得路克斯胸口怦怦跳。

    「有件事情,可以冒昧请教御主吗?」

    在落叶渐渐堆积的冬季中庭内,夜架边呼出白色气息边开口。

    「御主之前说过,身为道具的我也具备人性吧。可是,我依然不这么认为。」

    与平时妖艳又有些深不见底的她不同,宛如孩童般天真烂漫。

    「这样也无妨,我只要能这么想就很满足了。毕竟如果夜架没有人心,当时就无法以《禁咒符号》操纵我的《巴哈姆特》。」

    当时的路克斯看到莉夏的容貌而犹豫不决,是靠夜架当机立断推自己一把。

    如果不是了解人的心情——至少得了解路克斯,否则是办不到的。

    「就算我这么说,夜架应该也不会相信吧——」

    「不,我相信。」

    路克斯一脸苦笑,夜架却出乎意料地乾脆点头,并视线朝上凝视著路克斯。

    「虽然我不相信自己,但我相信御主的判断。所以——有件事我想顺便向御主确认。」

    「噢,好啊。只要我能回答,想问什么都可以。」

    对夜架积极地询问感到开心的路克斯,浮现放心的笑容回答。

    这一瞬间,柔软又滑嫩的触感,冷不防抵住路克斯的唇缘。

    「————」

    中庭的时间停了下来。

    并非以前的夜架带有夺占性质的强吻。

    而是纯粹嘴唇重合,温柔亲吻。

    少女身体蕴含的体温与心情,挑动路克斯的情欲。

    「这、这这这这,夜、夜夜夜夜夜架……?」

    视线从困惑之际满脸通红的路克斯别开,夜架带有几分害羞地开口。

    「我可能爱上了御主也说不定。可是如御主所见,我对自己并不瞭解,因此连该怎么做都不知道。」

    说著,夜架再度以一脸陶醉的表情露出微笑。

    这次比平常更加热情,并且身体紧紧贴合。

    「所以,希望御主能教我。究竟要如何爱御主,以及这样是否正确,请御主灌输我的心灵与身体。」

    「唔,呃——!?」

    看到难得老实乖巧的夜架,这次换路克斯慌张了。

    糟糕。

    笨拙的夜架不懂常人的进退,但是过于纯粹的好意与要求,听得路克斯头脑沸腾。

    「这、这方面我也还在学习啦……!?」

    正当慌张的路克斯试图打圆场,库露露席法、赛莉丝与莉夏从透风的穿廊现身。

    「看来果然不能离开新王国呢。路克斯与她的关系竟然发展到这种程度——而且公主竟然丝毫派不上用场……」

    「我、我不许可喔,路克斯!不、不可以在学园内做出这么不检点的行为!」

    赛莉丝慌忙高声制止,一旁的库露露席法则露出难以言喻的视线。

    「由你来开口的话,最近总有不打自招的感觉,不过算了。话说可得向她说清楚才行,在这场大战结束之前,我们之间的『协议』——」

    「……协议?」

    路克斯听得一头雾水,但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即使库露露席法一脸沉静的笑容,却有几分开战的预感。

    「那就不吝赐教了。毕竟我也相当感兴趣呢。」

    「哎,其实真的不该在这种事情分神呢,伤脑筋。」

    「正因为面临重要关头啊。我们心中抱持的事物,不就是这样吗?」

    在语意深长的库露露席法,以及一脸烦闷表情的赛莉丝两人搀扶下,带著夜架离开。

    再度仔细玩味夜架成为我方伙伴的事实,同时仰望冬季的高耸天空。

    距离「圣蚀」引发的世界毁灭,眼看就要突破两个月大关。

    也接近自从路克斯来到学园后,第一次的年末。

    †

    爱理隔著走廊窗户,目睹路克斯与少女们热闹的交流。

    即将下雪的天空呈现灰蒙一片,正好反映了爱理目前的心境。

    自从哥哥来到学园后,几乎每个月都上演性命攸关的死斗,而这次依然勉强保住了性命。

    「苍蓝暴君」辛格伦•谢布里特。

    原本最提高警戒的对象,似乎已经不再以「至高之力」的把柄威胁路克斯了。

    多半又有什么不好的企图,但目前只能静观其变。

    更重要的是——爱理的身上发生了更可怕的事。

    自己遭受苏菲丝囚禁后,为什么能平安归来——

    「将这颗『至高之力』安放在台座上,这样就能解放『月』,启动所有功能。」

    摘下面具的苏菲丝,表情平淡地解释。

    让爱理平安返回的交易条件,就只有这一项。

    可是爱理无法轻易答应。

    「休想。我不知道你们想做什么,但我丝毫不打算帮助你们。」

    隐藏颤抖,爱理说得斩钉截铁,苏菲丝的神色却依然不动如山。

    就在爱理举起怀中的短剑,下定决心要刺进自己的咽喉时——

    「那就算了。」

    表情满不在乎的苏菲丝,说得十分乾脆。

    「拜托,苏菲丝你胡说什么啊!如果不能解放的话,就无法完全发挥遗迹的功能啊!这么一来我们的目的与意义都——」

    「可是强逼她就范的话,她会选择自尽。我希望尽可能别害死妹妹。我最重要的妹妹——兀儿库在那座『箱庭』上当,遭到四分五裂的下场。我不会和那些叛徒一样狠心。」

    「哎,都已经不惜绑架了,还说这些又有何用,苏菲丝真是伤脑筋呢。」

    假冒「七龙骑圣」辅佐官兀儿库,名叫里•普莉卡的自动人形,头上的机器狐耳失落地低垂,叹了一口气。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

    听到爱理困惑地嘀咕,苏菲丝转过身望向爱理。

    如水晶般纯粹无瑕的眼神笔直凝视,静静开口。

    「我有方法可以不流血结束这场大战。你可能没有自觉,但关键就掌握在你手上。下一次我们找你的时候,希望你能同意。在那之前可以按兵不动,表面上与我们敌对也没有关系。」

    「这是,什么意思——?」

    「对你而言,这可能等于背叛新王国。可是考虑整个世界的存亡,这应该是最好的方法。如果你能答应我们,那么安放『至高之力』解放『月』的功能后,就让你回到哥哥身边。虽然我最讨厌『叛徒一族』,可是妹妹回到至亲身边,是最好的结果……」

    「…………」

    「如果之后你背叛我们,我们就启动『月』的功能——『狂月之钟』,倾所有幻神兽与终焉神兽之力辗平新王国。你的哥哥当然也会没命,若你觉得这样无妨,大可以拒绝交易。」

    苏菲丝的表情显得有些落寞。

    很难断言不是刻意为了怀柔爱理的演技,可是。

    「……我知道了。」

    内心一面向路克斯与新王国的众人道歉,爱理回答。

    「在『大圣域』纳入管理之前,我会依照与你们缔结的契约,展开行动。」

    「谢谢你,『叛徒一族』的后裔。我和你虽然是敌人,唯有这件事先向你道谢。」

    苏菲丝一脸认真说的这番话,始终在爱理耳边萦绕不去。

    进入最深处的管理室,安放「至高之力」后,她们果然遵守诺言,释放了爱理。

    虽然爱理没刻意质问她们,却留下唯一一点疑问。

    不,与其说疑问,更接近确信。

    (辛格伦卿在特莱波特附近的「塔」,让哥哥解放了遗迹。「方舟」与「巨兵」两座遗迹可能是海兹,而「迷宫」则由里丝媞卡安放「至高之力」。)

    这一次则由爱理安放「至高之力」解放遗迹。

    这种奇妙的偶然重叠在一起,显示一项事实。

    (该不会只能仰赖阿卡迪亚一族,以「至高之力」解放遗迹……?)

    证据是爱理虽然从「月」平安归来,取而代之,却答应过苏菲丝一件事。

    『希望你别告诉任何人这件事。这是为了你,以及你的哥哥著想。』

    「……这我怎么敢开口呢。」

    眺望窗户外头,爱理自言自语。

    身为罪人,却为了保住性命而背叛新王国。

    这件事情一旦曝光,高层肯定会再度逼迫路克斯效忠。

    若要再度成为路克斯的沉重负担,何不早点一死解脱。

    『为了保护爱理,我从未感到痛苦。即使曾经辛酸,但我不曾后悔。只要能保护自己唯一的亲人,我就很幸福了。』

    哥哥说这番话的笑容,自己从未忘记过。

    因此爱理下定决心,将这件事——等待时机成熟,回应苏菲丝的要求一事隐藏在心中。

    就算背叛新王国,依然想活著陪在哥哥身边。

    而且如果苏菲丝等人所言不虚,自己能拯救这个世界的话,也甘愿一起拯救路克斯。

    「很快,祭典又要来临了呢。」

    圣诞祭的脚步愈来愈近。

    与即将剩下两个月不到,「圣蚀」毁灭世界的大限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