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Episode3 月下双龙
    位于王立士官学园的第四机龙停机库。

    地下室有重要机龙与书库等设施,高耸的屋顶上却空无一物。

    仅有一片十分宽广,以低矮围墙围住的长方形空间。

    爱理站在禁止进入的该处内,任凭寒冷晚风迎面呼啸。

    这里是位于学园内,可以清楚见到月亮的高处。

    也是答应协助的交易后,与苏菲丝•艾克思珐会合的场所。

    一如约定,停机库周围没有任何人。

    这件事情也没有告诉过其他人。

    「难得刚刚才洗澡,这下子身体又要冷了呢。」

    「——那么有话赶快说吧,我也好冷。」

    「…………!?」

    看到四下无人,爱理嘴里如此嘀咕。身后却突然传来声音,爱理顿时惊讶地说不出话。

    转过头一瞧,只见身穿十分裸露的装衣,以及神装机龙《弗栗多》的褐色肌肤少女——苏菲丝•瑟普提站在身后。不,现在叫苏菲丝•艾克思珐。

    「你究竟从何时……」

    「我没有等很久。可是接下来,我们彼此都没时间了。」

    意思是待太久,被别人发现的危险性很高吧。

    可是苏菲丝的表情并不焦急,仅以平淡而毫无抑扬顿挫的语气表示。

    「刚才一直看不见你,难道是《弗栗多》的神装吗?」

    带有宛如熊熊火炎的渐层,郁金色神装机龙。

    爱理凝视奇妙的曲线造型,同时开口质问,苏菲丝却冷漠以对。

    「这我不能说,因为我是秉持秘密主义的女人。」

    「…………」

    其实这已经等于肯定,不过爱理并未吐嘈。

    头一次见面时由于情况紧急而害怕,但她可能出乎意料,是十分有趣的女孩。

    「我只确认一件事。你现在就和我进入『箱庭』,安放『至高之力』解放遗迹。预定短短几小时就可以回来,OK?」

    「等、等一下!不是还有两颗水晶在终焉神兽体内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了从与苏菲丝的对话中尽可能套出情报,爱理刻意询问。

    突然要解放「箱庭」的预定确实让人惊讶,但如果「箱庭」的终焉神兽已经消灭——或是有简单的方法可以消灭,能套出话来当然再好不过。

    或许能成为路克斯等人突破僵局的线索。

    「是因为……——?」

    就在表情严肃的苏菲丝即将开口回答的同时,空洞的双眸顿时睁大。

    随后,苏菲丝与《弗栗多》以眼睛跟不上的高速,被击飞至一旁。

    「…………!?」

    慢了一瞬间,这次换爱理感到惊讶。

    原以为停机库屋顶上的四方围墙低矮,她会直接摔落——结果出乎意料,苏菲丝与《弗栗多》稳稳静止在空中。

    「……交涉破裂。很可惜,我的愿望无法实现。」

    宛如站稳空中般维持飘浮,身穿《弗栗多》的苏菲丝嘀咕。

    身体被龙尾钢线紧紧缠绕,受到另一架装甲机龙束缚。

    「你怎么会在这里,暴发户队长?」

    「咦……!?」

    听到苏菲丝的低语,爱理顺著她的视线才见到。

    不知何时站在屋顶上,与苏菲丝对峙的,是身穿鲜艳樱红色神装机龙,橘色秀发的女性。

    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

    身为执掌世界牛耳的范弗利克商会总长,担任「七龙骑圣」队长的大富翁少女。

    ——不,只是外表看起来年幼的妙龄少女,脸上充满无畏的笑容。

    身上是吻合体型的小件装衣,外头披著平时的上衣。

    爱理也是头一次见到她的迎战架势。

    不过爱理感到困惑的,不只是为何玛姬艾儿卡突然出现在刚才明明空无一人的屋顶。

    (那架神装机龙究竟是——!?)

    她身上的神装机龙形状,与爱理迄今见过的所有机种都不一样。

    首先,大小约有宽广机龙停机库屋顶面积的五分之一。

    而且这架机龙还没有脚。

    玛姬艾儿卡并未直接穿上只有上半身的巨大多层装甲。

    而是宛如伫立在她身后的守护神,现出自己的外型。

    笼罩玛姬艾儿卡四周的巨大半球形装甲,原以为是《特装机龙》。但从主结构伸出七只粗如梁柱的装甲臂,散发惊人的数量优势与压迫感。

    一架机龙堪比一支军队。

    理论上是一架装甲机龙,威貌却堪比众多机龙使组合的重装兵阵形。

    「要隐藏这身影可花了我不少功夫。毕竟一展开装甲后,这家伙就动不了了哪。是说要报上名号好像已经有点晚了呢——背叛者。」

    「……『月』的资料库里有记载。那就是特装型神装机龙《耶梦加得》吗。」

    「身为队长,迄今从未表现过身手真是抱歉哪。不过我好歹也很有责任感,为了收拾不肖的部下才特地赶来。投降的话可以从轻发落喔?」

    一脸挑衅的笑容,玛姬艾儿卡以下巴示意。

    「不肖?我可没有背叛任何人。从一开始,我就只为了自己而战。」

    被《耶梦加得》又长又粗的龙尾钢线束缚的苏菲丝,以冰冷的语气回答。

    「是吗,那谈判就算破裂了。翻桌拒绝我的谈判可是重罪喔?」

    「…………」

    玛姬艾儿卡面露邪恶的笑容,四周随即弥漫剑拔弩张的紧迫感。

    但就在预料会有一场激烈大战的时候,玛姬艾儿卡的视线忽然望向爱理。

    「抱歉慢了一步啊,路克斯的妹妹。这架神装机龙要消除气息启动,有一点困难哪。」

    「不、不会……但、但这是怎么回事?玛姬艾儿卡小姐不是在蕾莉学园长那里睡著了吗——」

    「那是我的辅佐官变装的。名叫洛洛特,是我的男性管家。虽然年纪尚轻却身手矫健,也很适合穿女装。」

    对语带玩笑的玛姬艾儿卡略为畏怯,同时爱理进一步表达疑问。

    「不,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发现我和她私下——」

    「你以为我是谁哪?自从你遭到『月』绑架,怀疑你发生过什么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根据之前的经纬,我猜是利用你解放遗迹,看来被我猜中了哪。」

    「…………」

    爱理对玛姬艾儿卡的犀利推理倒抽一口凉气的瞬间,苏菲丝伫立在中空的《弗栗多》一声不响突然加速。

    随手取出三支机龙爪刃掷向玛姬艾儿卡,随即追著投掷的刀刃滑翔。

    「…………!?」

    伴随「飕!」一声划破空气的声音,受到龙尾钢线束缚的《弗栗多》飞翔。

    ——好快。

    爱理还来不及喊出声音,机龙爪刃已经逼近玛姬艾儿卡眼前。

    千钧一发之际,《耶梦加得》挥动巨臂弹开爪刃,第二只装甲臂随即往回缩,紧紧握住钢铁拳头。

    看起来像是只有上半身,盘据地面的设置型神装机龙。不过从七只装甲臂配备的各种武装,可以窥知多采多姿的攻击方式。

    原本心想真不愧是菲尔菲的师傅,但爱理发现似乎不像《龙咬缚锁》一样有拉近敌人的功能。

    不过耸立在身后的《耶梦加得》,动作顺著身穿巨大装甲的玛姬艾儿卡,达到人机同步。

    装甲臂呈弧线轨迹防御后,驱动拳头准备迎击。

    使出浑身力量的正面刺拳,直击《弗栗多》。

    「——《风之威光》。」

    「…………!?」

    但就在猛烈冲击贯穿空气之后,玛姬艾儿卡露出险峻的表情。

    宛如巨岩的装甲拳头,在苏菲丝的面前静止不动。

    「那就是《弗栗多》的神装吧?拳头无法继续前进,肯定不是障壁的缘故。我的拳头可没有那么容易挡下哪。」

    「我和你没有任何交涉的余地。不好意思,纳命来。」

    苏菲丝并未回答玛姬艾儿卡的问题。

    仅举起中型机龙息炮瞄准,代替无声的答覆。

    「难道以为那种小鸟枪打得穿我的《耶梦加得》障壁吗?这架机龙一度设置就无法随意移动,取而代之却有压倒性攻击与防御力。」

    位于身后七只巨臂上的武装蠢动,在黑暗中散发淡淡的光芒。

    两只装甲臂空手,一只从手腕到前端是连射枪型,一只是剑型,一只是大炮型,还有一只是塞满了机龙爪刃的盒子,最后一只化为缠绕在《弗栗多》身上的龙尾钢线。

    七只巨大的装甲臂,分别呈现装甲机龙的代表性武装。

    「我没时间——陪你继续废话下去。」

    丝毫没有畏惧的神色,苏菲丝低语的瞬间,爱理倒抽一口凉气。

    刚才苏菲丝投掷,玛姬艾儿卡弹开的机龙爪刃突然掉转,从背后宛如子弹般直扑而来。

    「…………!?」

    玛姬艾儿卡迅速反应,六只装甲臂一挥加以击落。

    瞬间,苏菲丝发射中型机龙息炮,瞄准装甲臂保护之下的玛姬艾儿卡。

    ——轰隆鸣响,闪光大作。

    「啊……!」

    扬起的烟尘消散后,爱理已经被《弗栗多》抱至腰间。

    《弗栗多》一直被龙尾钢线束缚,照理说应该动弹不得。

    偏偏反而是爱理被她拉过去飘浮在空中,落入她的手里。

    「真不愧机体巨大,防御坚硬。不过胜负已经揭晓。」

    表情空洞的苏菲丝,一动《弗栗多》的装甲臂,以机龙爪刃的刀尖抵住爱理的脖子。

    玛姬艾儿卡面对攻击泰然自若,但现在爱理被抓住当人质。

    「原来如此。一如所料,《弗栗多》的神装是操纵动作的轨道控制吧?躲开我的拳头也好,将远处的爱理拉过来也好,神装之力能自由活动指定物体。不过看来无法同时对好几种物体使用哪。」

    以食指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玛姬艾儿卡微微一笑。

    但苏菲丝没理会玛姬艾儿卡的推理,反而提出要求。

    「就算发现又有什么意义?赶快解开缠住我《弗栗多》的龙尾钢线,否则——」

    「没错,无法同时使用哪。这也是我不解开你身上束缚的原因。只要你使用神装解开龙尾钢线,就无法以控制轨道挡住我的攻击……亦即如我预料,我的《耶梦加得》能轻易贯穿你的障壁。」

    「…………」

    即使听到这番话,苏菲丝依然面不改色。

    但是从她并未立刻采取行动看来,代表玛姬艾儿卡的话是正确的。

    「只要不解除龙尾钢线就无法逃脱,但若因此使用神装,就无法防御我的攻击。因此你才会抓那名少女当人质,充当护盾让我无法攻击。对不对?」

    「你会大费周章说明,就是为了争取时间。」

    面对玛姬艾儿卡挑衅的笑容,苏菲丝冷笑以对。

    「刚才机龙息炮的轰鸣声大作,学园的机龙使应该马上就会赶来……不好意思——我不能让你得逞。」

    瞬间,《弗栗多》的装甲发出光芒,眼看缠绕在身上的龙尾钢线自然松开。

    利用神装《风之威光》控制轨道以松开束缚。

    苏菲丝以装甲臂搂住爱理的腰,挡在自己前方以消除破绽。

    「————!?」

    被敌人当成肉盾,爱理的身体紧张得不敢动弹。

    飞翔型神装机龙《弗栗多》只要解开龙尾钢索,就能逃到空中。

    《耶梦加得》是独一无二的设置型巨大机龙,因此可以直接摆脱纠缠。

    该不会毫不犹豫遭到攻击吧,爱理犹豫到底该采取什么行动。

    可是——心中的担忧真的化为了现实。

    「原来如此,脑筋动得满快的嘛。不过——太天真啦。」

    「什么?」

    就在苏菲丝露出困惑的表情时,《耶梦加得》能量朝巨大的头部集中。

    力场的光芒啪叽作响凝聚,化为龙的咆哮释放。

    「——机龙咆哮!」

    「不、会吧……!?」

    即使爱理被当成肉盾,比普通装甲机龙强上好几倍的冲击波漩涡照样逼近。

    若是穿著机龙也就罢了,但肉身根本承受不了这种威力。

    《弗栗多》正以操纵轨道的神装《风之威光》解开缠住身上的龙尾钢线,无法防御。

    (————!?哥哥!)

    就在爱理紧闭眼睛祈祷的瞬间,身体被拉向后方。

    「咦……?」

    带著困惑睁开眼睛一瞧,只见苏菲丝将原本当成肉盾的爱理藏在《弗栗多》身后——障壁的后方。

    但障壁无法防御所有威力,从停机库屋顶被轰飞。

    爱理的身体顿时失去重力的感觉。

    「……没错吧?毕竟路克斯的妹妹一死,『箱庭』就无法解放。你甘冒危险前来的目标也无法达成,只要识破这一点——将她当成肉盾根本算不上虚张声势。」

    「…………!?」

    彷佛从一开始就洞悉一切的口气,听得爱理内心颤栗。

    「七龙骑圣」副队长辛格伦具备压倒性的机龙使实力,但玛姬艾儿卡懂得洞悉对手的战略。

    瞬间看穿并瞧准破绽,毫不犹豫执行。

    这不只是身为武术家识破对手技巧与呼吸而已。

    而是身为富商的洞察力与临机应变力。

    在这层意义上,她确实具备符合队长的实力。

    咧嘴露出坏心眼的笑容,玛姬艾儿卡双臂一动,《耶梦加得》随即摆出追击架式。

    与使用者的动作连锁,背后的巨龙臂腕发出叽嘎声,铁锤一击瞄准苏菲丝砸下。

    粗如帆船主桅的巨大装甲臂,凭藉重量劈出一记手刀。

    眼看直击势必会造成严重伤害的一击直扑而来,苏菲丝的双眸随即呼应,发出光芒。

    「——《金刚杵》。」

    随后,光柱穿透多云的夜空落下。

    笔直撕裂漆黑的暗夜,刺眼的雷击直接命中《耶梦加得》。

    「——唔!」

    强如玛姬艾儿卡也无法以障壁完全防御,忍不住皱眉。

    (刚才那难道是——)

    爱理见状,立刻判断情况。

    可能是《弗栗多》的特殊武装之类,从上空瞄准玛姬艾儿卡攻击。

    但爱理只能确认到这里。

    远离《弗栗多》,从屋顶栏杆被弹飞到外侧的爱理,从十几公尺的高度自由落体,眼看无法逃离死亡的命运。

    ——绝望。

    脑海浮现果实摔烂在地面的景象,同时爱理蜷缩身体的瞬间,突然轻飘飘浮在空中,还听见一直希望的声音。

    「——爱理!」

    「哥哥!?」

    听到哥哥熟悉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瞧,黑色巨龙抓住了爱理坠落的身体。

    跟著横向飞翔著地,将爱理放在附近的草皮上。

    「哥哥怎么会在这里——?」

    「待会再说,现在得先对付苏菲丝才行——」

    路克斯并未松懈,瞪向双龙不相上下的战况。

    之所以能在这么准确的时机赶来,是因为玛姬艾儿卡以龙声通讯。

    对机龙停机库屋顶上的声音有所反应,路克斯一穿上《巴哈姆特》,玛姬艾儿卡的声音立刻传来。

    『你的妹妹很快就会从停机库的屋顶上坠落,不想失去妹妹就接住她。』

    特装型神装机龙《耶梦加得》,龙声范围也很广。

    因此才能从苏菲丝尚未察觉路克斯的距离,传达作战计画。

    到目前为止都符合作战,但平安救出爱理后,一个疑惑在路克斯心中萌芽。

    「……唔。」

    从停机库被击落的《弗栗多》,装甲已经解除。

    《耶梦加得》全力一击与坠落的冲击,已经让苏菲丝晕了过去。

    「——路克斯,你让开,我来送她上路。」

    身穿装衣的玛姬艾儿卡。从停机库屋顶一跃而下。

    设置型的《耶梦加得》已经解除,不过她的手上还握著短剑型机攻壳剑。

    「——请等一下!」

    这时路克斯却也解除装甲,挡在玛姬艾儿卡面前。

    「怎么?难道想包庇试图对妹妹不利的贼人吗?」

    面对如此警告的玛姬艾儿卡,路克斯不为所动。

    「不能在这种地方杀了她。原因你应该比我更了解才对。」

    「这是什么意思,情郎?她可是利用包括『圣蚀』在内的三只终焉神兽威胁,与世界为敌的人喔?是死是活有什么差别吗?」

    「不,有差别。因为叛徒中有领导者,自动人形里•普莉卡,她目前依然还在『月』。万一苏菲丝有什么三长两短——」

    「意思是她会自暴自弃,不惜自爆以玉石倶焚吗?嗯,这倒是真的。」

    宛如从一开始就了然于胸,玛姬艾儿卡将机攻壳剑收回剑鞘。

    然后回到停机库拿出绳子,将苏菲丝五花大绑。

    「总之就先拷问她吧,逼她吐露所有知道的事情。然后当作交易的筹码,瞧准『月』的自动人形破绽。」

    「这个——也可以先暂时打住吗?」

    「为何?难道情郎喜欢这种的?」

    玛姬艾儿卡语带调侃,路克斯则始终认真回应。

    「我认为她并非单纯的坏人。你刚才应该也见到她奋不顾身,试图拯救爱理。」

    「…………」

    听到路克斯一语道破,爱理倒抽一口凉气。

    其实心里有底。

    第一是面对强大的《耶梦加得》发出的机龙咆哮冲击波,她保护了自己。

    第二则是坠落时。

    以貌似《弗栗多》的特殊武装《金刚杵》朝玛姬艾儿卡反击后,试图以控制轨道的神装拯救爱理。

    所以爱理的身体才会一瞬间飘浮在空中。

    当然战斗结果是玛姬艾儿卡获胜。但如果苏菲丝从一开始就对爱理见死不救,结果可能不一样。

    至少她有可能摆脱追击。

    「怎么说这种坏话,我可没有对你的妹妹见死不救喔?这些叛徒必须要有你们这些阿卡迪亚一族的血脉,才能解放遗迹。所以前几天,你妹妹才会遭到绑架吧。」

    「……原来你早就发现了吗?不——这番话属实吗?」

    可能只有阿卡迪亚一族,才能将巨大水晶「至高之力」安放在遗迹内。

    这项情报并非清楚记载在任何文献,或是听任何人说过。

    只是爱理根据过去的体验所推测的论点。

    因此爱理再度质问后,玛姬艾儿卡点头同意。

    「我也没确认过,但应该八九不离十。叫『创造主』的那帮人似乎刻意隐瞒这一点哪,对不对,小妹?」

    说到这里,玛姬艾儿卡得意地手扠胸前。

    被准确说中的爱理,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这些事情等拷问她之后就能证实。来,将她交给我吧。」

    「我觉得,要下如此判断还太早了。」

    路克斯却拒绝了玛姬艾儿卡的提议。

    「在这种伤势下,她暂时无法战斗,况且只要夺走机攻壳剑,她就无能为力了。」

    「聪明如你,怎么讲出这种蠢话哪。纵使如此又怎样?立刻杀死她确实可能有危险,但有太多事情必须将她折磨个半死不活,逼她吐出实情吧?」

    玛姬艾儿卡说的没错,想逼问的事情多得不得了。

    可是路克斯却不愿意从她身上拷问出情报后,对她见死不救。

    「但是——我不会对已经无力反抗的她不利。首先应该展开对话,然后尝试说服她。」

    「……哎。」

    一脸无可奈何的玛姬艾儿卡,耸耸肩叹了口气。

    在寒冬中呼出的白气,溶入黑暗中消失。

    「你还是老样子哪?明明不用对敌人如此手下留情。」

    「就算她真的试图利用爱理解放遗迹,应该也没必要甘冒生命危险救她。请让我试著说服她,只要好言相劝,说不定可以说服。」

    路克斯再度恳求后,彼此暂时陷入沉默。

    结果学园卫兵貌似察觉战斗的骚动,来到停机库前方。

    「不要紧,敌人已经离去。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提高警戒。」

    玛姬艾儿卡将卫兵赶回去后,再度望向路克斯。

    「身为『七龙骑圣』队长,我可以拒绝你的恳求,但这样会被你讨厌哪。」

    脸上跟著浮现有些心怀不轨的邪笑。

    「反正终归要拷问,但既然交由学园看管,就有可能遭到同伙强攻的危险。乾脆拿她当人质威胁『月』那帮人,作为交涉筹码也是一个方法?」

    「意思是……」

    「嗯,她就交给你看管了。虽然留她一命十分危险,但尽可能试著套出情报。只不过,期限在一星期后,也就是圣夜祭结束的隔天早上。如果在那之前你无法说服她,就拿她来威胁『月』。还有,若是在期限前也套不出重要情报,你可得负起责任。」

    「……知、知道了。」

    即使条件严苛,也是玛姬艾儿卡最大的让步。

    路克斯点头同意后,玛姬艾儿卡便前去找蕾莉,商量安排停机库的地下牢房。

    剩下两人独处后,爱理才终于开口。

    「这样好吗,哥哥。虽然我没什么资格说,但她十分危险。万一她逃走,或是被同伙救走,学园与新王国会——」

    首当其冲,真的会遭到毁灭之祸。

    「是没错,但总之还是得审问她,只能试试看了。虽然又让爱理你担心了。」

    「真是的,都知道会让我操心还执迷不悟,哥哥真的对女孩子喜欢到无可救药呢。」

    「拜托,不要会错意啦。我只是——」

    「哥哥在想什么,我怎么会不知道。」

    「咦……?」

    「呼」一声轻轻叹了口气,爱理仰望漆黑的夜空。

    「毕竟我们也一样,仅因为立场不同而被当成坏人。才会希望至少听听对方怎么说。」

    「…………」

    没错。

    现在新王国已经能若无其事接纳路克斯,但对于现在这些民众而言,过去的路克斯曾经是敌人。

    「而且,她也连续放过我两次性命。所以我也想针对这一点询问她。当时我被『月』绑架之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在地下牢房准备好前,路克斯听爱理说明。

    苏菲丝在「月」上头与「龙匪贼」在一起。

    以及试图利用爱理,作为解放遗迹的关键。

    还得知她曾经在「箱庭」失去自己的妹妹。

    并且称呼路克斯等人阿卡迪亚家族为「叛徒一族」。

    最后,她想自己抵达「大圣域」,其实是为了拯救世界。

    无论如何,要在一个星期内从她口中套出情报并且说服,势必十分困难。

    但如果放弃努力,等待彼此的将只有杀戮而已。

    「两位好,路克斯大人,爱理大人。我是玛姬艾儿卡的秘书兼护卫洛洛特。」

    就在路克斯与爱理结束对谈后,身穿管家服的小个子少年现身打招呼。

    特徵是浓密的褐色短发,沉稳举止的童颜少年。

    几乎不具备装甲机龙适性,因此似乎不是担任辅佐官,但却是玛姬艾儿卡的得意助手。

    前阵子爱理遭到「月」绑架之后,依照玛姬艾儿卡的命令监视学园。这次则貌似为了骗过提高警觉的苏菲丝,特地变装成玛姬艾儿卡待在蕾莉那里。

    简短打招呼过后,玛姬艾儿卡与蕾莉前来。

    「已经获得蕾莉的允许,准备好了。移送的人手不够哪,你们也来帮忙吧。」

    「……我知道了。」

    依照玛姬艾儿卡的指示,五人进入机龙停机库地下室,悄悄进入后方的隐藏房间。

    停机库本身是停放机龙的场所,还有机龙使卫兵随时警戒,敌人也无法轻易接近。

    判断将苏菲丝隐藏在学园内,对己方也比较放心。

    「那么我等圣夜祭结束后再来提人。如果有什么事情要办,就趁这段时间动手。」

    「好的。感谢你的关心。」

    将苏菲丝监禁在地下牢房后,路克斯与玛姬艾儿卡道别。

    以手铐铐住宛如睡著般动也不动的苏菲丝后,与爱理轮流监视牢房。

    「那么今天就休息吧,爱理也辛苦了。」

    「……等等,难道哥哥要睡在这里吗!?」

    由于刚才向学园长借了毯子与沙发,路克斯决定今天睡在监禁苏菲丝的石造牢房前。

    「毕竟我有责任啊。万一让她逃走,就真的完蛋了。」

    虽然监禁苏菲丝的牢房内准备了暖炉的火,但房间外相当寒冷。

    偏偏无法在牢房前的走廊生火取暖,因此只能忍耐。

    基本上,学生禁止进入机龙停机库地下室,而此处还位于重重上锁的大门后方。

    旧帝国时代使用的牢房有四座,将老旧沙发置于通往牢房的通道,路克斯就睡在这里。

    「哎……我知道了。哥哥可千万别冷死啊,现在可是隆冬呢。」

    「我会小心的。那就晚安啦,爱理。」

    「晚安,哥哥。」

    最后放弃说服的爱理,道别之后离去。

    牢房门关得紧紧的,不过有监视用的空隙,可以确认苏菲丝的身影。

    似乎只是晕了过去,没有生命危险。

    双手双脚被枷锁拴住,持有物品由爱理检查过,应该不用担心私藏武器。

    不过在这段期间内,她真的能接受路克斯的说服吗。

    叛徒一族——为什么她会这样称呼路克斯与爱理呢。

    (距离圣夜祭,还剩下六天……)

    受到苏菲丝•艾克思珐与「龙匪贼」的威胁,原本完全陷入胶著的情况急遽变化。

    「圣蚀」毁灭世界的期限剩不到两个月的当下,路克斯感觉到即将再掀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