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Episode4 沦为阶下囚的袭击者
    记忆如同闪光般掠过脑海。

    第七遗迹「月」。

    飘浮在空中,能从天上俯瞰世界的巨大堡垒。

    十几年前,苏菲丝•艾克思珐在此处从沉眠中苏醒。

    「你、你好!『钥匙管理者』大人!」

    「…………你,是谁?」

    「我、我叫里•普莉卡喔!呼~太好了!幸好你顺利苏醒呢。」

    苏菲丝在奇妙的胶囊中苏醒时,出现在眼前的少女身穿合身的礼服,头部长著狐狸般的机械耳朵。

    少女自称并非人类,而是这座遗迹的领导者自动人形里•普莉卡。

    当时苏菲丝已经七岁,却记不起其他事情。

    包括自己的过去,以及为何现在会在这里。

    与其说忘记,感觉更像什么也想不起来。

    「头,好痛……」

    只要一思考,眼前就会出现沙暴。

    光点不停闪烁。

    身处奇妙的机械要塞中,不知道该做什么才好。

    但与这种想法相反,苏菲丝很适应在「月」内的生活。

    只知道自己是名为「钥匙管理者」的古代人种,遗迹的守护者。

    据说是制造这种遗迹一族的后裔。

    「为什么你要唤醒我?」

    「因为四周出现了动静喔。虽然在舱内冷冻睡眠不会变老,但你肩负身为『钥匙管理者』的使命。况且原本还必须与另一半产下后代才行。」

    「…………」

    简而言之,有人出手干涉遗迹,同时为了产下后代,才是被叫醒的理由。

    苏菲丝必须离开这座奇妙的遗迹,或者不离开遗迹,利用冷冻保存的「造人材料」孕育后代。

    现在才得知自己有这种使命。

    「好烦,我不要。」

    但苏菲丝表达不愿。

    「拜托!?为什么啊!?没想到你会突然放弃使命耶。你将祖先的心情当成什么了啊!」

    「我又不知道什么祖先,好像也没留下相关情报。」

    一脸厌倦的苏菲丝冷淡地回答。

    「对家人的记忆也只剩下妹妹而已,所以两人相依为命吧。」

    某一天发现妹妹的存在后,苏菲丝唤醒妹妹,展开三人生活。

    苏菲丝,妹妹兀儿库,以及领导者里•普莉卡。

    产下后代子孙这件事,苏菲丝也认为事不关己。

    但由于无事可做,因此接受里•普莉卡的要求,也学会了操纵装甲机龙。

    兀儿库也有机龙使的才能,却不适合操纵,因此苏菲丝代替妹妹努力学习。

    就这样,岁月流逝,苏菲丝十六岁,兀儿库十四岁的时候,事情有了转机。

    「欸,姊姊。我想见见地上世界!」

    这一句话成为开端。

    邂逅两人在不知不觉中交织而成的机运,以及过去隐藏的宿命。

    巧合的是,这起开端正好与几千年前发生过的惨剧,完全相同。

    这种想法的萌芽,即将在这一刻历史重演。

    …………

    「…………!?」

    好冷。

    肌肤凛冽的寒冷空气,让苏菲丝身子一抖而冷醒。

    迅速想抱著自己的身子驱寒,却察觉金属触感妨碍了手腕的动作。

    「我怎么会……——!?」

    连平常个性沉著的苏菲丝,都惊讶得睁大眼睛狼狈不堪。

    双手被拉扯成高举过头顶的姿势。双脚也分别被枷锁拴在走廊的角落。

    腰上的机攻壳剑连同剑带被夺走,不见踪影。

    完全——落入了敌人的手中。

    「唔……」

    不过胜负尚未揭晓。

    虽然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依然必须抵抗才行。

    为了祈求和平而死去的妹妹,以及这个世界。

    †

    「嗯……」

    在老旧沙发上醒来的路克斯,被早晨的寒意冷醒。

    打开带来的怀表一瞧,时间才刚天亮不久。

    「…………」

    地下室的门没有打开,不过在意苏菲丝动静的路克斯往里头一瞧。

    情况没什么不对劲。

    四座牢房的最前面一间,关著四肢被枷锁拴住的褐色肌肤少女。

    「枷锁应该没有拴得很紧,但似乎很难受呢。」

    路克斯曾经是旧帝国皇族,有好几次铍铛入狱的经验,因此能想像被枷锁拴住的痛苦。

    更何况隆冬的地下室十分寒冷。

    暖炉里的火已经熄灭,路克斯添加新的柴火,点燃牢房内的暖炉。

    (停机库外头应该有一间茶水小屋,去沏杯红茶端来吧。)

    监视牢房内的苏菲丝一段时间后,路克斯暂时离开地下室。

    端著盛放红茶杯的托盘回来后,发现被拴住的少女发出呻吟声。

    「唔、唔……」

    「你醒了吗?」

    「这里……究竟是——」

    微微睁开眼睛的少女开口,路克斯随即微笑以对。

    虽然目的是放松苏菲丝的戒心,但当然未曾松懈。

    「早啊。呃,苏菲丝小姐……这样称呼可以吧?」

    「…………」

    苏菲丝以严肃的沉默代替回答。

    这是路克斯最伤脑筋的反应。

    「这个,还记得昨晚的事吧?你为了保护爱理,才会输给玛姬艾儿卡队长——」

    「…………」

    再度沉默。

    「这个——我端水和红茶来了,口渴不渴?」

    「…………」

    沉默依然不变,少女的视线却瞄了一眼自己的头顶——也就是束缚自己的手铐。

    「呃,这我实在没办法解开。我知道很难过,但应该不会痛吧?」

    「好冷,快冻死了。」

    「咦…………?」

    「这只是我自言自语,我没什么话可对叛徒一族说。」

    「…………」

    别过脸去的苏菲丝,一脸认真这么表示。

    (真是奇怪的女孩呢……)

    同样沉默寡言的少女还有菲尔菲与诺珂特。但相较于我行我素的天然青梅竹马,以及冷静沉著的从仆女孩相比,苏菲丝又有些不一样。

    「知道了啦,来,慢慢喝。」

    看来她似乎想喝红茶,于是路克斯端起茶杯凑近她的嘴边。只见口渴的苏菲丝一口气喝光杯中液体。

    「烫……!」

    「拜托,别勉强自己啊,要是一口气喝完的话——」

    滚烫的红茶让苏菲丝挣扎,导致红茶撒在她的衣服上。

    心想被吊起来的姿势还是不适合喝热茶,担心她烫伤的路克斯解开将她双手铐在头顶上的半边手铐,这一瞬间——

    「是我,赢了。」

    「…………!?」

    面无表情的瞳眸发出凶光,苏菲丝以拴住手臂的手铐锁链,缠绕路克斯的脖子。

    然后立刻拉扯,紧紧勒住路克斯。

    原来大口喝红茶导致洒出来,是她的演技。

    「咕、唔……」

    路克斯立刻将自己的手伸进缝隙,避免铁炼完全勒住脖子,但情况很不妙。

    苏菲丝貌似也十分拼命,咬紧牙根双臂使力。

    「以空无一物的手解开手铐,这样我可以饶你一命。」

    「办……不到……」

    「再逞强只会没命,赶快认输对你比较好。」

    「万一你逃离这里,就没有沟通的机会了……我不想和你拚得你死我活。」

    「事到如今,还说这什么话——」

    就在苏菲丝呼吸略为紊乱的瞬间,路克斯使出扫腿。

    「呜哇……」

    趁著冲击导致双臂失去力气的瞬间,路克斯挣脱束缚,将她压在墙上。

    想不到因为罪人项圈十分坚固,避免了脖子完全被铁炼勒住。

    「唔……失败了。」

    「呼、呼……还好得救了。」

    之后好不容易遏止苏菲丝的抵抗,再度吊起双手。

    虽然早就做好她会反击的心理准备,却比想像中更麻烦。

    路克斯以前也接过许多杂务工作,但实在没有当过守卫。

    在说服之前,路克斯犹豫如何开口之际,苏菲丝见到陷入沉思的路克斯,顿时脸色铁青。

    「糟糕,照这样看来,等一下他肯定会找人揍我一顿……」

    连同高度裸露肌肤的服装,身体开始害怕地颤抖。

    「我不会这么做啦。应该说,目前只有我一人负责看守你——」

    说到这里,路克斯才发现自己失言。

    万一透漏这种情资,可能又会增加她逃跑的机率。

    「一、一个男人,负责监视我?」

    结果苏菲丝似乎从路克斯的话中听出什么弦外之音,

    「糟糕,照这样看来,等一下肯定会遭受这名少年色色的拷问……」

    「不会啦!你怎么会得到这种结论啊!?」

    路克斯急忙否定,苏菲丝却已经完全吓得发抖。

    「……等一下,说不定反过来,色诱也许有效果。」

    「要骗人的话拜托小声一点啦!」

    「那边的少年,只要帮我解开枷锁,要我帮你做什么都可以喔……可能吧?」

    「而且哪有这种不乾不脆的色诱方式啊!你刚刚才试图脱逃,我怎么可能相信你呢!」

    「…………」

    呼、呼……路克斯声音急促地吐嘈,苏菲丝听了顿时垂头丧气。

    之前在「七龙骑圣」的会议上见过几次面,但她一句话也没开过口,因此不知道她的个性。

    当然,她现在的表现也有可能是演技。但——

    (她果然是奇怪的女孩……)

    实在不像与世界联盟为敌,玩弄于股掌的少女。

    但更重要的是,路克斯开始思考,是否还有交涉的余地。

    虽然不能大意,但也不能一直耗下去。

    毕竟期限只有短短一周。

    如果期限内路克斯无法说服苏菲丝,玛姬艾儿卡就会拿她当人质,以不惜一战的态度与里•普莉卡交涉。

    在那之前,必须尽可能与她对话才行。

    「啊……」

    「……怎么了?」

    就在路克斯如此心想时,苏菲丝突然脸色发青。

    原以为又要对自己不利,但气氛似乎与刚才不太一样。

    一言以蔽之,她的态度显得十分急迫。

    「……现在立刻,帮我,解开枷锁。我不会逃跑的,快一点!」

    表情还是一样严肃,额头却开始冒汗。

    急迫的语气也好,她身上似乎即将发生什么事——

    (但很可能又有什么陷阱……)

    总不能老是上她的当。

    既然与爱理轮流监视,爱理应该不久后就会前来。

    到时候和她谈谈比较好。

    「拜托你,没时间了!应该说不只解开枷锁,再不告诉我地点就麻烦了!」

    「咦……?」

    看到苏菲丝呼吸急促,路克斯这才发现她的意图。

    只见她从刚才就一直并拢大腿,还不停扭捏搓动。

    回想起来,自从她昨晚晕过去后,哪儿也没去过。

    而且——虽然暖炉到半夜还有火,但隆冬的地下室十分寒冷。

    衣服裸露出许多肌肤,当然会产生这类生理现象。

    「等、等一下!我现在想想办法!」

    可是这种情况下,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总觉得方法多半是房间角落的夜壶,如厕用的孔穴,或是由守卫陪同前往厕所。

    (由我片刻不离盯著她,不是很糟糕吗!?)

    话虽如此,就算找来夜壶,让她双手自由也有点危险。如此一来,势必得由路克斯代为脱下她穿在身上、代替内衣的装衣——

    「是我错了!快点,拜托你!我不会逃跑的!」

    「冷、冷静一点!我会让你去的!不过稍等一下!我帮你想其他方法——啊……!」

    浑身颤抖,脸色铁青的苏菲丝,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仔细一瞧,她的眼角泛起泪珠,满脸通红僵在原地。

    滴滴答答的水声,在阴暗的牢房中响起。

    该怎么说呢,盯著芳龄少女的失态实在让人犹豫。

    「这个,该怎么说……抱歉。」

    「……去死。你这种人,去死一死算了!」

    拋开之前的冷静面具,苏菲丝恨恨地泪眼汪汪瞪著路克斯。

    (呃,糟糕了,该怎么办?明明要设法消除她的误会,结果却演变成最糟的状态……!)

    连路克斯都慌乱困惑之际,牢房外头传来脚步声。

    「哥哥,苏菲丝的情况怎么样了?我帮忙端早晨的红茶来——了……」

    喀锵一声,爱理手中的铁制托盘脱手。

    幸好杯子没有打破,不过现场充满寂静的沉默后,笼罩著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氛。

    「不、不是啦,爱理!?这个,算是因为一些阴错阳差,我可没有对她怎么样——!」

    「哥哥请你出去吧。」

    如此表示的爱理,面露眼角充满阴影的笑容。

    一句气话也不说反而更可怕。

    路克斯只得垂头丧气走出牢房,让爱理负责善后。

    还好只有弄湿下半身,交给爱理只能打开脚镜镣的钥匙后,委由她处理。

    「哎,搞砸了……」

    不熟悉守卫任务,又偶然引发小意外,算是非战之罪。

    当然路克斯没有恶意,却对首次接触就引发最坏的结果感到懊悔。

    之后让爱理收拾,路克斯决定先回女生宿舍一趟。

    †

    「受不了……哥哥真是伤脑筋。」

    暂时离开,带著扫除用具回来的爱理,边叹气边处理。

    苏菲丝在十分裸露的服装下穿著装衣,因此爱理脱掉下半身的裤子,以及底下的装衣。

    以沾了热水的毛巾擦拭身体,替换上爱理带来的内裤后,立即开始打扫牢房。

    「牢房内有通风口,应该不会留下异味,但我还是向谢里丝借香水来吧。」

    「为什么不呼叫伙伴?」

    就在爱理拖地途中休息片刻时,刚才一直沉默不语的苏菲丝突然开口。

    「你应该听变态少年……你的哥哥说过,我刚才曾勒住他的脖子,为什么要独自善后?很危险喔。」

    「这你有资格说吗?明明受到警戒,才刚碰上难堪的局面呢。」

    「…………」

    爱理回应的语气略显不置可否,苏菲丝顿时沉默。

    「其实没什么深层含意,只是不希望事情变得更麻烦。哥哥明明很有行动力,但其实各种迷糊少根筋呢。」

    「…………」

    擦拭过身体,也穿上内裤的苏菲丝,恢复之前的冷静表情。

    仅笔直注视爱理的动作,以及语气。

    奇妙的沉默时光流逝。

    并非冷战的紧张感,而是互相观察,窥视对方的动静。

    「可以,问你一些问题吗?」

    「我不能一直被关在这里。」

    「意思是你的部下,『龙匪贼』会来救你吗?我想应该是不可能的。以前囚禁在学园内的人龙师团长朵拉肯在劫狱下脱逃,因此四周受到严密警戒——」

    「他们才不是部下。那群人只是最近暂时雇用的,我并不清楚详情。」

    「是这样的吗?」

    爱理的回答带有几分惊讶。

    另一方面,貌似认为自己失言,苏菲丝的语气再度恢复冷淡。

    「如果你放我出去,我可以告诉你。你应该还有更好的选项,再这样下去就会错失机会。」

    「这是,什么意思?」

    「赶快放我走就对了,时间已经所剩无几。」

    「你说时间,难道是距离『圣蚀』毁灭世界的期限吗?」

    「…………」

    面对爱理的问题,苏菲丝并未回答。

    随后,隐约传来学园内通知学生起床时间的钟声。

    「我会再来的。外头有卫兵看守,不可以轻举妄动喔。」

    严格来说,其实并没有专门看守苏菲丝的守卫,但爱理刻意这么说。

    爱理离去后,冰冷的沉默气氛充满牢房内。

    「虽然是敌人,但攻击妹妹让人不忍下手。她的哥哥似乎比较迷糊,就针对他吧。」

    以几乎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苏菲丝自言自语。

    「可是,没有时间了……我如果不在,『龙匪贼』那帮人就会采取行动,利用里•普莉卡。到时候可就糟了。」

    但就在下定反抗的决心后,突然惊觉一件事。

    「万一下次,又想上厕所的话,该怎么办……」

    †

    第七遗迹「月」,在新王国西方领土上空待命。

    施加光学迷彩,隐藏在无人发觉的天空上,目前正陷入大混乱。

    「讨厌啦~到底怎么了嘛!?要是苏菲丝被抓的话可就麻烦了耶!之前明明再三警告,回收爱理的时候要特别小心!」

    完全放弃操纵「月」,娇小少女手忙脚乱。

    少女是领导者,自动人形。

    头上长著机械狐耳的里•普莉卡。

    「怎么啦?我们明明负责来护送你们解放『箱庭』,难道现在要毁约?」

    这时候,身穿盗贼般轻便黑衣的少女——「龙匪贼」人龙师团长朵拉肯•美姬司托里现身并开口。

    「你真啰嗦呢。别忘了是我们提供栖身之所,给无处可去的你们喔。」

    「的确是,我的部队在最近的战斗中也耗损不少。顶多只能再与他们正面冲突一两次吧。」

    「那还不赶快将委托人抢救回来!你们知道她被关在哪里吧。」

    「办不到啊,自动人形小姐。」

    露出几分不置可否的笑容,朵拉肯摇了摇头。

    「我的伙伴以前曾经劫狱,将关在学园牢房内的我救出来。可是这次情况不一样。目前还有两座尚未解放的遗迹,战力十分集中。不论那间学园或王都,随时都有一两名『七龙骑圣』滞留。再加上那间学园有不少神装机龙使用者。强如我们也不敢贸然行动啊。」

    「明明是佣兵,出任务前的藉口却这么多。这就叫做无能,知不知道!」

    主人苏菲丝不在,心急如焚的里•普莉卡怒目横眉咒骂。

    结果正好,从管理室外头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由于门没关,这是告知有人来访的信号。

    进入管理室的,是表情精悍,皮肤黝黑的男子。

    指挥《飞翔机龙》部队的「龙匪贼」天龙师团长,名叫葛托汉的青年。

    据说原本是托基梅斯联邦雇用的机龙使佣兵,却遭到迫害,被赶出家园的原住民生还者。

    年纪二十七八岁,接近经验与体力达到平衡的年纪。

    「能让我一起加入话题吗?拜因那家伙跑了,正闲著呢。」

    「哦,来救我的时机真是巧妙呢?难道对我动了色心吗?」

    「谁要你这种手脚不乾净的坏女人。而且我希望你能修正一下,雇主小姐。」

    没理会朵拉肯的纠缠,葛托汉向里•普莉卡开口。

    「要修正你们无能的评价,就拿出成绩来吧。具体而言,就是救回苏菲丝——」

    「关于这件事,可以放弃去救她了吗?」

    「啊……?」

    面对葛托汉的问题,睁大眼睛的里•普莉卡僵在原地。

    「你在胡说什么啊?难道连脑子都坏了吗!居然对雇主见死不救,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冷静一点,我的意思只是别轻举妄动。」

    葛托汉苦笑以对,安慰里•普莉卡。

    「老实说,你的主人没带回阿卡迪亚时,情况就已经陷入了僵局。而且这本身还是『七龙骑圣』队长,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的陷阱。」

    「…………」

    「你的主人遭到囚禁,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的陷阱。没多久她们应该会以你的主人为筹码展开交涉,到时候再采取行动即可。」

    「万一在交涉之前苏菲丝就遇害怎么办!?这样一切就完蛋啦!」

    「不会的。至少她会成为俘虏,就代表那些人也没这么蠢。」

    「那我不需要你们了,给我滚吧。合作时间真短暂呢。」

    实在受不了坚持按兵不动静观其变的「龙匪贼」,里•普莉卡一下达逐客令,担任队长的葛托汉随即静静一笑。

    「别这么急著下结论。我又没说过不去救她啊?」

    「对啊,别小看我们,委托的任务必定达成可是出了名的呢。」

    「……你们有什么要求?」

    对语气开朗的朵拉肯心怀警戒,里•普莉卡皱起眉头。

    于是葛托汉也露出稳重的笑容,捱近自动人形少女身边。

    「我又没有要你增加报酬。只是为了救出你的主人,希望帮个忙而已。」

    「…………」

    「对我们施加『洗礼』当作前金。反正以前就微量使用过好几次万灵药,不会做不到吧?」

    「……你们究竟从哪里学到这些知识的?」

    听到葛托汉的要求,里•普莉卡增强戒心反问。

    「我们只是一直选择可能性较高的选项,哪怕是微乎其微。」

    不知从何时听到对话,地龙师团长拜因也跟著出现。

    虽然容貌还留有几分稚气,但毫无松懈的姿态,能感受到佣兵的风格。

    「世界联盟那帮人与『七龙骑圣』很强。尤其是那间学园的神装机龙使用者——叫做『骑士团』的那些人,也不是普通机龙使。即使连同幻神兽投入我们的全力,也不容易与她们抗衡啊。」

    如此开场白的同时,少年再度挺直腰杆,望向里•普莉卡。

    「既然你也是『钥匙管理者』主人的道具,就应该这么做。尽一切所能提高哪怕一丝可能性,对不对?」

    「…………」

    面对拜因的质问,里•普莉卡无言以对。

    因为完全正确。

    自己身为自动人形,不论动用任何手段,都应该救回主人苏菲丝。

    苏醒的时候就想起,应该依照标准流程采取行动。

    可是苏菲丝并未以部下的立场要求自己。

    『一直住在这里实在很闲,陪我聊天吧。』

    面对让自己苏醒的里•普莉卡,苏菲丝渴望姊妹的对等关系。

    可是这些只靠别人给予的报酬而活的佣兵,真的能相信吗?

    无论如何,要拯救苏菲丝,选项和时间都所剩无几。

    唯有这一点是确定的。

    「没办法,真是的。不过你们最好记住,别以为少了苏菲丝还能染指『大圣域』。还有『洗礼』如果失败导致丧命,我可不管喔。」

    「明白,现在的主人。那么就透过『月』的功能,让我们接受『洗礼』吧。」

    丝毫不见喜色的葛托汉温和地点头。

    冷静无比的态度,反而让里•普莉卡感到诡异。

    彷佛这一切过程,可能也早在算计之内——

    †

    另一方面,苏菲丝与玛姬艾儿卡战斗后,一下子过了六天。

    心急如焚的路克斯与爱理说服苏菲丝之际,王立士官学园笼罩在热闹与喧嚣的气氛中。

    由于接近圣夜祭,学生们开始准备赠送给异性的礼物。

    在正式的圣夜当晚,习惯上会准备少量餐点与点心,以及红酒以便祈祷。不过前一天允许举办变装祭典狂欢一番。

    尤其最近放学后,学生们都忙著准备祭典。

    虽然路克斯不用从事学园外的杂务,却经常被拉去帮忙其他工作。

    当然在三和音的媞尔珐帮忙下,筛选了路克斯过于庞大的杂务委托,留下十分之一左右,但依然十分繁重。

    「等一下——!再继续独占小路克的话,会触犯禁止事项喔!这些事情必须正式提出委托才行。」

    「怎么这样。以为难得有机会可以和他一起去买盘子呢。」

    路克斯被三年级女生们拉住,表示希望帮忙挑选圣夜祭使用的盘子,却拖了太久。

    碰到这种时候,三和音经常出面帮老好人路克斯解围。

    「No. 如果不透过委托,独占路克斯请限制在五分钟以内。毕竟除了『七龙骑圣』的任务,他还得完成预定的杂务委托才行。」

    「原来每一次都有计算时间喔……」

    连路克斯都对三和音的彻底感到惊讶。

    老实说,可能因为最近经常不在学园,在校园各处被女生喊住的次数多了许多,三和音的确帮了忙。

    偏偏连杂务内容,都变得与以前有些不一样。

    以前路克斯广受欢迎的原因,是因为身为学园唯一的男学生,加上对前皇族感到好奇。

    但自从成为「骑士团」在战斗中崭露头角后,变成身为机龙使的力量受到瞩目。现在同学们则对「七龙骑圣」的事情好奇。

    这也是因为一般学生对「圣蚀」毁灭世界的危机毫不知情,才会以为路克斯创下世界级的机龙使功勋吧。

    如此一来,除了单纯朋友的身分以外,同学看自己的眼光还带有某种羡慕。

    考虑到以前的处境,其实相当感激。不过少女们轻浮的气氛却日渐伤脑筋起来。

    还好有三和音帮忙调解这些路克斯不擅长的部分。

    「其实,如果只是喊住聊几句话,本来我们也不会吹毛求疵。」

    谢里丝一脸困扰地抓了抓头。

    「呃,所以其实没关系吧?」

    「那可不行。应该说,由于无法正式委托,最近流行『总之先开口喊住你』这种密技呢。」

    「咦……?」

    真想不到,杂务工作的委托情况已经发展到这种程度了。

    「小路克这下子欠我们更多人情了喔~?」

    「Yes. 之后再以私下慰劳的方式报答我们吧。」

    佩服不到三秒钟,随即若无其事提出自己委托的三和音,看得路克斯一脸苦笑。

    「嗯哼。由于送你的礼物也随委托数量蜂拥而至,因此『骑士团』大家的份,预定之后由我们负责送达。应该说,学园长已经安排了活动——哎呀,这还是秘密呢。」

    「我已经有不好的预感……」

    在这种情况下,苏菲丝的事情已经够伤脑筋了,学园长到底在想什么啊。

    『正因为这种时候,才更要珍惜日常生活。反正也没有其他事可做。』

    「…………」

    眼前彷佛浮现她一脸微笑的表情。

    「……可是没见到爱理呢。刚才她有点事离席,还以为她会去找路克斯你呢。」

    「啊……!」

    听到诺珂特的问题,路克斯才想起一件事。

    就是路克斯与爱理两人,负责轮流监视苏菲丝。

    距离换班已经过了一段时间。

    「抱歉,我想起自己还有一些委托,等一下见啰!」

    「啊——」

    留下这句话后,路克斯急忙一溜烟跑出学园。

    目送路克斯离去的三和音,呆站在原地茫然了一会儿。

    「怎么回事?小路克难得会这么慌张呢——应该说,不自然?」

    「嗯,这该不会,很有可能喔。」

    「难道与那项协议有关吗?」

    诺珂特接著谢里丝严肃的语气答腔。

    「可能是。说不定那项协议会变得毫无意义喔。」

    「这代表——」

    「小路克与『骑士团』成员,有可能正私底下幽会!?」

    对于媞尔珐不安的疑问,谢里丝也表情紧绷地回答。

    少女们的协议。

    规定包括莉夏在内,「骑士团」与夜架等人组成的成员们,在消灭「圣蚀」,克服世界毁灭的危机之前,不能与路克斯发展至恋爱关系。

    在爱理与三和音都知情,只有路克斯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这是众人某一天私下讨论的结果。

    由于最近身负重伤,这段期间还频繁往来外国与城塞都市之外。如果有人偷跑,会导致其他人无法集中战斗。

    库露露席法提议,在战斗告一段落之前,要避免主动向路克斯表白,众人也赞成。

    巧合的是,爱理与三和音正好担任裁判的角色。

    之所以会以爱理为中心,无非是因为身为路克斯亲妹妹的立场。

    「但是这项规定,有一个例外。」

    此时想起来的谢里丝开口。

    「Yes. 就是并未禁止路克斯主动接触她们。」

    「换句话说,如果路克斯已经主动向心仪的女孩展开追求攻势的话——」

    根据规定,并没有妨碍的方法。

    简单而言,就是等不到消灭「圣蚀」,就会建立恋爱关系。

    其他成员可能会受到冲击,唯有这一点必须避免。

    「这么一来,我们身为自警团,有调查事实的义务,对不对?」

    「没有异议~!应该说,不会是真的吧……」

    「Yes. 我们跟在路克斯身后吧。」

    谢里丝眼睛炯炯有神,媞尔珐与诺珂特也附和。

    就在路克斯不知情之处,另一项危机正逐渐接近。

    †

    「抱歉,爱理!我迟到了!」

    「真是的……要说服苏菲丝,可是哥哥你的主意喔?」

    进入机龙停机库地下室的路克斯,被待在牢房外等待已久的爱理半眯著眼一瞪。

    「她说了什么吗?」

    「只说了哥哥的坏话,像是强行要求当面失禁。」

    「就说那是误会了啦!」

    不,虽然某种意义上可能是现实,但说得彷佛路克斯如此禽兽,也实在伤脑筋。

    「开玩笑的。话说应该没有人跟踪哥哥吧?」

    「嗯,我有提高警觉。」

    苏菲丝监禁在学园地下室这件事,是连女王都不知道的超级机密。

    万一秘密曝光,苏菲丝多半会被当成重要参考人兼人质,引渡给世界联盟。

    若要与她们正面对决,或许这才是正确的选择。

    但这也等于断绝了从她口中问出真相,并且加以说服的可能性。

    无论如何,接下来必须谨慎采取行动。

    「那就换班看守啰。」

    「好的,她的身体情况没有问题。还有,要彻底警戒学园周围。虽然我已经拜托莉夏公主等人暗中加强警戒了。」

    「嗯,拜托你啰,爱理。」

    两人简短交谈后,路克斯随即进入牢房。

    「我进来啰,苏菲丝。」

    首先打声招呼,路克斯进入牢房并列的大房间。

    来到监禁苏菲丝的牢房前,只见少女不知何时已经醒来,空洞的眼神半睁,并且停止呼吸。

    「发生什么事了,苏菲丝,振作一点!」

    眼看苏菲丝四肢无力松弛,路克斯急忙准备测量脉搏。

    结果突然睁开眼睛的她,急忙表示厌恶。

    「变态……居然碰触晕过去的女孩子身体,一般应该先解开枷锁才对。」

    「咦?哎、哎呀……?」

    原本还以为她死了,结果看到她顿时反应,路克斯一头雾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啊,糟了。我晕。」

    就在慌乱的路克斯一旁,苏菲丝突然像灵魂出窍般再度晕倒。

    「请问,你该不会,在装死吧?」

    「…………」

    没有回应。

    但路克斯再度试图把脉时,苏菲丝猛然跳起,以厌恶的眼神瞪著路克斯。

    「以为别人睡著了就上下其手,色胚。」

    「果然醒著嘛。呼,吓我一跳。」

    路克斯连忙订正以免招致误会,却对严肃望向自己的怀疑视线退缩。

    不过肯对自己开口,可能已经算好的了。

    由于之前失禁一事,起先两三天甚至连话都不说一句。

    「……就这么,想看吗?」

    「咦……?」

    但就在足足相隔十几秒后,苏菲丝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若是一下子的话,可以喔?我的,重要部位。」

    「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当著不明就里,一头雾水的路克斯面前,苏菲丝缓缓扭动身体。

    她的装衣原本就相当裸露,一扭动身子,视线自然望向她的腰间、腋下,以及胸口。

    「拜托,被手铐拴住很痛。会留下痕迹的。」

    「是、是吗。」

    对于芳龄少女而言,这可能相当难受。

    如此心想的路克斯,正准备掏出手铐钥匙的时候——

    「不对,等一下。仔细一想,你该不会又想骗我,试图逃出牢房吧?」

    「……没这回事。」

    「说这句话时至少看著我的眼睛吧!?」

    只见她一脸严肃地别过头去,实在太显而易见了。

    果不其然,路克斯似乎不适合这种工作。

    可是也不能消耗太多时间在相互交流上。

    距离答应玛姬艾儿卡的期限,只剩下两天了。

    再这样下去,她就会沦为人质,与「月」上演交涉大战。

    「果然,哥哥似乎比妹妹更好对付。」

    「呃,可以不要当著别人面前这样讲吗……?」

    就算这是事实,当面被别人这么说还是很沮丧。

    「那我就威胁你吧。时间已经不多了,因为我在出发前已经告知了期限。」

    「期限?」

    「也吩咐过里•普莉卡,身为首领的我万一没回到『月』该怎么办。如果我一个星期后还没回来,就不知道『月』会怎么启动了。」

    「你、说什么?」

    听到这里,路克斯脸色一变。

    换句话说,「月」可能会向终焉神兽下达命令,袭击各国。

    「所以希望你立刻释放我。如果你放我走,我就答应不攻击新王国。」

    苏菲丝以冰冷声音宣告后,告知时刻的钟声跟著响起。

    路克斯决定暂时离开现场。

    而且没注意到,苏菲丝已经利用在牢房角落发现的老旧铁丝,一点一点插入手铐上的钥匙孔。

    †

    「还是无法与她成功交涉吗……」

    走出机龙停机库的地下牢房,路克斯自言自语。

    虽然听爱理说,苏菲丝的态度多少有些软化,但提到关键处还是十分顽固。

    这也难怪。

    毕竟她不惜与全世界为敌,也要率先获得「大圣域」,半吊子的觉悟可是办不到的。

    (可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觉得她自己也在迷惘?)

    虽然没有具体根据,但这是路克斯的直觉。

    其实她明明很想敞开心扉,却一直以理性的面具压抑。

    路克斯感觉到这种印象。

    偏偏不知该怎样才能卸除她的心防。

    不知道如何才能化解她的觉悟。

    说真的,其实还想与留在「月」的里•普莉卡对话,而非龙匪贼,但这是不可能的。

    原本想至少问问同样身为「钥匙管理者」的库露露席法,但她几乎没有小时候的记忆,多半不会有太大的效果。

    就在路克斯如此心想时,有人一拍背后。

    「小路克你在这种地方~究竟在做什么~?」

    「呜哇!?媞、媞尔珐?怎、怎么了吗?」

    「哎呀哎呀,好像有点慌张呢。该不会刚才与女生见面了吧?」

    「唔……这个——只是单纯的杂务啦。」

    准确被猜中,路克斯内心一惊。

    虽然立刻挤出掩饰的笑脸,媞尔珐却以更怀疑的眼神盯著。

    「嗯~难道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吗。不过已经确认莉夏公主等人并不在这里。难道是小路克情人候选人的第三势力吗!?」

    「什么意思啊!?还有媞尔珐才是,究竟为何而来啊!?」

    路克斯吐嘈不知为何一脸认真思索的少女同学后,媞尔珐貌似想起什么,咧嘴微笑。

    「对对对~明天就是活动日,我是来告诉你这一点的。圣夜祭的游戏喔!」

    「该不会是蕾莉小姐之前说过的——」

    不好的预感果然成真。

    「没错!名叫小路克礼物战争!哇~拍手拍手!」

    当著表情显得半吓到而呆住的路克斯面前,媞尔珐开心欢呼。

    如果不能在明天之内说服苏菲丝,隔天早上玛姬艾儿卡就要来了……

    不,问题可能出在连续几天一事无成的路克斯。

    听说要送给路克斯的礼物太多,无法全部赠送,才举办活动代替,但到底又卖什么关子啊?

    「——所以说,具体上我该怎么做才好?」

    「嗯~先保密。总之明天一整天就专心在这件事吧。虽然不知道会接受谁的委托,但我们有优先权喔。」

    「噢……嗯,好。」

    这么一说,媞尔珐她们的确先约了。

    况且又不能告诉她们苏菲丝的事情,只能点头答应。

    「那明天就拜托啦!大家都很期待呢!」

    与一脸笑容挥挥手的媞尔珐道别后,路克斯叹了一口气。

    (可是现在不是举办这些活动的时候了呢。)

    即使顶多半天,但实在舍不得占用说服苏菲丝的宝贵时间。况且这段期间还得拜托爱理监视,实在伤脑筋。

    偏偏目前并没有解决方案,总觉得无论如何都没办法。

    附带一提,「七龙骑圣」一次会派一位相关人物前来王都与学园警卫,但玛姬艾儿卡昨晚已经前往马卡法王国了。

    「真希望来的是某种程度上能信任的人。」

    应该说最坏的情况下,只要不是辛格伦等人就行。

    各种意义上,实在不愿意让那男人观赏路克斯的礼物活动。

    自己可能恢复从容到足以思考这些无聊事情了。

    无论如何,明天之后情况将会大幅进展。

    虽然还在意莉夏她们,不过路克斯已经主动拜访过所有人。

    「希望别发生什么事——」

    最后再度前去探视监禁苏菲丝的停机库后,回到自己房间。

    就这样,圣夜祭当天的活动之日终于来临。

    †

    几天前——新王国中央,王都罗德加利亚。

    位于耸立王城的其中一间会议室内,持续肃静的讨论。

    「看来只能做觉悟反击了,毕竟我们时间所剩无几。」

    「可是之前已经说过,我们无法采取这种强攻方案。」

    亚提司玛特新王国的罗菲女王,以坚毅的态度回应各国代表。

    眼看苏菲丝以「月」的兵器与终焉神兽为筹码威胁,阻止各国攻略遗迹,连日召开的对策会议却沦为永无休止的口水仗。

    代表各国的高官挤满了会议室内。

    由于自己国家可能暴露在危险中,无法派遣所有要人驻留新王国,这些高官才以代理者身分出席。

    前几天还在苏菲丝的宣战下颤抖,犹豫不决。但现在风向却彻底改变,要求反攻的声浪愈来愈大。

    由于要从两只终焉神兽取出「至高之力」安放在遗迹内,推测「月」的所在位置很可能在目前尚有未解放遗迹的亚提司玛特新王国,以及优密尔教国附近。因此其余五国代表坚持应该抱著牺牲的觉悟,主动出击。

    反观最有可能受害的新王国,无论如何都必须避免这一点。罗菲女王与那鲁夫一同拼命抵抗各国的压力。

    但是实际上,也不是不明白各国施压的原因。

    毕竟再这样下去,「龙匪贼」有可能抢先夺取「大圣域」。

    如此一来,世界就会受到他们控制,失去国家的存在意义。

    虽然还有两个月的缓冲,才拖延至现在,但双方终将面临必须一战的情势。

    因此在自己国家受害可能性不高的时间点,无论如何都要歼灭敌人。

    如此一想,才想以政治正确为后盾,强行推动作战计画。

    如果罗菲与那鲁夫的立场颠倒,估计他们也会有相同反应。

    因此双方始终找不到妥协点,讨论内容迟迟没有进展。

    「里丝媞卡皇女陛下,难道没有什么妙计吗?」

    无处可逃的那鲁夫宰相,将话题拋向偶然在场的「创造主」代表,里丝媞卡。

    结果,具备超脱凡俗美貌的纯白皇女,缓缓睁开阖起的眼睛。

    左右相异的双眸呈灰色与绯色。

    缓缓巡视各国代表后,她开口表示。

    「嗯,虽然很不愿意对继承我神圣阿卡迪亚皇国血脉的新王国这么说——但还是该做出牺牲的觉悟,前去夺回『月』才对。」

    「噢噢……!」

    就在这一瞬间,除了代理优密尔教国的高官以外,所有人都发出夹杂兴奋的欢呼。

    「真不愧是旧时代皇族,决心实在令人敬佩啊!」

    「早就该这样啦,虽然很可惜。」

    「不惜伤害子孙的国家,真是勇敢啊。」

    更藉机开始大讲风凉话。

    「创造主」皇族里丝媞卡宣称,阿卡迪亚旧帝国是自己遥远的子孙后代,但却没有直接关系。

    原本期待她会看在情面上站在新王国这一边,结果那鲁夫的如意算盘落空。

    更糟糕的是,攻略「大圣域」的关键,「创造主」们居然肯定反攻行动。

    看来这样的演变迟早都无法避免。

    「……能不能再稍微等待一下?即使要向『月』大举进攻,为了国防安全起见,还需要集结战力。希望能稍候片刻——」

    面露苦涩神情的罗菲提出要求后,优密尔教国的高官也垂头丧气。

    如此一来,各国也不好意思得寸进尺。

    万一继续强行要求,下次自己国家陷入危机时,可能会被见死不救。

    「那么准备完毕后,就转守为攻吧。反攻就定在五天后,这个国家的圣夜祭隔天。」

    由里丝媞卡下结论,军事会议就此达成协议。

    暂时解散,各国高官离开会议室后,罗菲依然坐在座位上垂头丧气。

    「陛下,请您不要太过沮丧。」

    会决定反攻,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那样下去最坏的情况下,世界联盟会瓦解,其余五国会追随「创造主」一方。

    如果「创造主」失去耐心而对新王国见死不救,他们多半也会效仿。

    更重要的是,目前的新王国相较于阿卡迪亚旧帝国,对他国影响力已经弱化许多。

    一旦遭到背叛,会面临更悲惨的结局。

    「这也没办法。毕竟新王国以前曾造成各国不少麻烦。」

    「…………」

    面对女王语气中带有灰心,那鲁夫无言以对。

    在此聚集的各国中,半数曾在旧帝国时代遭受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侵略,因此怀恨在心。

    即使新王国遭受重大损害,他们也不会内疚。

    「既然决定要反攻『月』,就召集四大贵族吧。虽然让瓦格•克洛伊查复权是一种赌注,但听说实际上有许多贵族在他的能言善道下与他结盟。」

    四大贵族之一的瓦格克洛伊查,由于与长子保泽里多一同营私舞弊而失势,却依然对领地有相当强的影响力。

    尤其在次子吉格克洛伊查的影响下,他们所在的西方领土呈现强烈反叛的徵兆。

    目前新王国屈居劣势,为了保护王都的贵族,那怕多一点机龙使都好。

    如此一来,必然只能借助他们的力量。

    对于曾经以奸臣对瓦格定罪的新王国而言,这是十分苦涩的决定但目前没有其他突破现状的方法。

    「交给你了,那鲁夫。你应该对这些事情比较详细……」

    「请交给我吧……来人,送陛下回寝室。」

    离开会议室的那鲁夫,呼叫下人搀扶累得头昏眼花的罗菲女王。

    将女王托付下人照顾后,那鲁夫前去找执政官们收集必要文件。

    走在黑暗中,兽油灯黯淡照耀下的走廊。

    映照在窗户上的表情,与刚才完全不同,露出冷淡的阴暗眼神。

    「……比想像中更没用呢。靠亚提司玛特伯爵的头衔管理,面对这种绝境也到了极限吗。要是再借助四大贵族的力量,会导致权力均衡瓦解。」

    宰相的表情,冷酷面对严苛的现实。

    「无论如何,都必须准备一番才行。对于新王国而言,与四大贵族的关系是不可或缺的。至于谁来当王,总是会有办法的。」

    没有任何人听得见的微弱声音,在那鲁夫宰相的脑海内响起。

    然后再度朝向看不见彼端的走廊黑暗中,迈开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