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卷 Epilogue 通往圣域之道
    与「龙匪贼」决战赢得胜利的当晚。

    透过前来探视情况的玛姬艾儿卡,苏菲丝相关一事得到结论。

    同时新王国迫在眉睫的危机亦宣告解除,罗菲女王也暂时卸下重担。

    玛姬艾儿卡听了路克斯与爱理的说法后,答应苏菲丝的投降。

    由于苏菲丝曾与「龙匪贼」有一段雇佣关系,因此拟定让各国接纳苏菲丝的说词。

    主要内容是为了捉到「龙匪贼」,在玛姬艾儿卡的命令下,让苏菲丝刻意扮黑脸与世界联盟反目。

    当然,之前闹得天翻地覆的联盟无法接受这种理由。

    不过正因为歼灭了「龙匪贼」,加上获得剩下两颗「至高之力」的最佳结果,才得以说服各国。

    路克斯等人消灭天降魔星后,「龙匪贼」的雇主似乎立刻逃亡,「月」已经人去楼空。

    恢复正常的里•普莉卡还在,但由于记忆遭到删除,似乎不记得细节了。

    之后将「月」交给她管理,道别后将苏菲丝暂时寄在学园内。

    …………

    到头来,当时操纵「月」的黑幕依然是个谜。

    即便如此,根据之前的经历,也隐约察觉到暗中操纵者的真面目。

    「呼……」

    深夜中,路克斯独自一人在女生宿舍的房间内,仰望天花板叹了口气。

    还担心柯莱尔的问题。

    根据莉夏等人的说法,他在中途参加「龙匪贼」一役之后,貌似在爆炸中死于非命。可是之后不论怎么找,不知为何尸体一直没有寻获。

    他真的死了吗,还是——

    「…………」

    无论如何,既然「至高之力」已经凑齐,现在以抵达「大圣域」为最优先。

    马卡法王国废都•葛尔瑟勒。

    玛姬艾儿卡貌似已经在该座古城附近建立据点,包含机龙停机库与粮食在内,各国联盟的后勤基地已经准备妥当。

    根据斥候部队的报告,「大圣域」周围有大批强力幻神兽虎视眈眈,古城内更设置了复杂陷阱。

    各国派遣机龙使与「七龙骑圣」,将在下周正式展开「大圣域」的攻略。

    一边想著这些事,路克斯开始脱衣服。

    今天由于时间因素,无法前往大浴场,因此仅以沾了热水的毛巾擦拭身体。

    在冬季最寒冷的时节中有些不足,但现在没办法奢侈。

    以热毛巾擦脸,跟著是脖子、胸口、肩膀、背后依序擦完,解开腰带正准备脱下裤子的剎那——门上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有人,在吗?」

    「噢,嗯。我正在换衣服,再等我一下好吗?」

    隔著房门传来苏菲丝的声音,路克斯急忙回答。

    想起三番两次在这间房间发生的误闯事件,同时对勉强防止意外的发生松了口气。

    不过出乎路克斯的意料,苏菲丝说出一句意外的话。

    「是吗。如果只有少年,那就好谈。」

    「嗯,你能这样是最好——咦……不会吧!?」

    这一瞬间,房门开启,穿著平时服装的苏菲丝闯进房间。

    路克斯不由得试图遮住身体,毛巾却被苏菲丝抢走。

    「拜托!?你在做什么啊,苏菲丝!?不是说我在换衣服吗——!?」

    「知道。虽然受到少年你照顾,但那与报仇是两回事。既然被你看到害羞的一面,你也得让我看。」

    「就说那是无法避免的意外了啦!要是这样被别人看见就各种麻烦了!」

    说著,路克斯急忙遮住身体,苏菲丝却试图扯下。

    「让我仔细瞧,这样才公平。」

    眼看连内裤都快被苏菲丝抢走,满脸通红的路克斯拼命防御。

    两人上演数次激烈攻防后,不知不觉都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还有我听说,朋友之间要加深情谊,有必要裸体袒裎相见……」

    「那是男生之间啦!?你从哪里学到这种知识的啊!?」

    「是、是吗?因为我没什么朋友,所以不明白……这个,可以将你视为朋友吗?」

    面对不知为何别过脸去的同时,脸上浮现红晕的苏菲丝,路克斯叹了口气点点头。

    「没错啊,我确实认为苏菲丝是朋友。」

    「……谢谢你,少年。」

    苏菲丝严肃的表情如面具般冷淡。

    但隐约散发出害羞的气氛,让路克斯跟著露出笑容。

    「那、那么,被你看见的事情,就当作欠我一个人情。」

    看来苏菲丝放弃看路克斯的下半身,嘀咕后站起身。

    这一瞬间,路克斯察觉到某件事,不由得别过视线摀住嘴。

    「怎么了吗?发生什么事?」

    「没有啦,这个,有点难以向现在的你启齿……」

    「……?不用顾虑那么多没关系,如果你认为我是朋友的话——」

    「就是,呃——跑出来了。」

    「…………?」

    苏菲丝歪著头不明所以,但几秒钟后跟著察觉。

    原本紧贴在她胸口褐色肌肤的布料,在刚才的攻防中偏离,导致少女风情的胸部起伏裸露在外。

    「——讨、讨厌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高分贝尖叫,苏菲丝顿时一溜烟跑走。

    之后被苏菲丝宣告「绝交」,直到「和好」为止,大约在学园的女生宿舍来回奔跑了一个小时。

    此外追逐期间,包含三和音在内的「骑士团」都得知此事,不用说又引起了一场纠纷。

    最后大家在餐厅集合,举办欢迎苏菲丝的宴会。

    少女们热闹度过的圣夜祭夜晚,最终也迎来了夜深人静的时分。

    †

    之后过了几天。

    路克斯在王都参加军事会议后,以「七龙骑圣」的身分接受召集,准备攻略位于马卡法王国的「大圣域」入口——废都葛尔瑟勒。

    在推测可能是「大圣域」的古城前布阵的要塞据点内,世界联盟的机龙使军团正展开战斗。

    装甲机龙已经修复过废墟建筑物,貌似足以供给连续一个月的战斗。但古城已经化为幻兽的巢穴,即使各国派遣菁英机龙使聚集,却连古城周遭都无法接近。

    「至高之力」的结论则是,透过「钥匙管理者」苏菲丝解除「箱庭」最深处的门扉,之后由库露露席法开启「坑道」最深处的门。之后以玛姬艾儿卡的权限,依序安放在深处以解放遗迹。

    从学园出发的路克斯,担任先遣部队之一,与其他「七龙骑圣」以及「创造主」一同来到马卡法王国。

    「哟,好久不见啦,王子。」

    路克斯抵达最接近废都的据点城镇——要塞都市佛特后,站在堡垒前的葛莱法随即主动打招呼。

    少年以略为黯淡的金发与三白眼,及无精打采的气氛为特徵,实际上本性温和。

    他是梵海姆公国的「七龙骑圣」,辅佐官柯莱尔却在前几天的战斗中殒命。

    与保护「大圣域」的幻神兽交战局面貌似暂时平息,四周没有敌人的动静。

    与堡垒卫兵交谈确认过后,两人在石造走廊上迈开脚步。

    「柯莱尔的事情很抱歉。这个,没能救助他。」

    「为何你要道歉啊?死亡本来就是我们军人工作的一部分,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是没错……可是。」

    「还有啊,其实连我都有点不太相信。他怎么可能因为区区爆炸就没命。」

    「…………」

    实际上,连路克斯都不相信。

    也不明白莉夏转告的遗言,「帮我向路克斯道歉」这句话的意思。

    一切都是未知数,总觉得难以释怀。

    「还有一件事,可以当作他根本没死的依据。附带一提,这事情相当严重,但我觉得应该可以告诉王子你,要听吗?」

    「咦……!?」

    听到葛莱法的声音散发出几分危险,路克斯不知所措。

    「如果你还想相信他,最好别听。毕竟实在太刺耳了,可不是好事。」

    「这是怎么回事?不——请务必告诉我!」

    路克斯表情严肃地追问,葛莱法随即长叹一口气,娓娓道来。

    「蜜弥爱特公主殿下你知道吧?柯莱尔说他是我们公主的远亲,但他的名字却从族谱图中消失了。」

    「……欸!?」

    原本做好心理准备,听到任何事情都不为所动的路克斯,还是对这番话感到困惑。

    「柯莱尔•艾斯达这个人,压根就不是梵海姆公国的皇族。族谱图中肯定也从一开始就没他的名字。但我们怎么会一直认为他是皇族咧,将近有一年时间——没有任何人发现。」

    「这怎么,可能,再怎么说都——」

    「不可能发生,对吧?实际上我们以前也这么想。可是有件事情,我想问问与他亲近的王子你。他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

    「…………!?」

    被如此一问的瞬间,路克斯的视野顿时笼罩在沙暴中。

    柯莱尔的身影闪烁不定。

    原本以为他的身影是货真价实的男性,但当时见到的确实是少女。

    连头发与瞳眸颜色都不一样,为什么会看成这样呢。

    柯莱尔•艾斯达的真面目。

    为何会突然发现他的真面目呢。

    最后的终焉神兽「圣蚀」。

    进化的秘药,万灵药与洗礼。

    毫无印象的记忆,以及柯莱尔变化的身影。

    (为什么我以前都没发现——)

    某方面的认知出现错误。

    认知,认知……?

    「对了,我也可以问个问题吗?最后与『龙匪贼』缔结契约的家伙——背叛那个褐色女孩的黑幕,听说你心里有底,是真的吗?」

    看来葛莱法已经听苏菲丝提过这件事。

    人不可貌相,善于照顾人的他,在召集前介绍苏菲丝与他认识,似乎有所成果。

    「嗯……虽然还只是我个人的臆测。」

    话虽如此,也不能只向葛莱法打听机密情资,路克斯却什么也不透露。

    因此路克斯决定开口。

    实在不愿成真的猜想。

    除了理应不在场的「创造主」等人以外,如果当时有人在操纵「月」——

    「就是……海兹•薇•阿卡迪亚。照理说已死的她,恐怕目前还活著。」

    透过里•普莉卡表达的语气,就是海兹本人。

    而且如果这个推理属实,等于暗示了一项事实。

    「创造主」目前位于「大圣域」攻略计画的核心。

    虽然不知海兹是何时苏醒的,但如果她再度与「龙匪贼」接触,以「大圣域」为诱饵操纵他们的话——

    「喂,这难道是……」

    路克斯向貌似联想到这件事实,面露险峻表情的葛莱法点点头。

    「嗯,我必须告诉玛姬艾儿卡队长这件事才行。如果海兹她依然活著,这场战斗从一开始就——……!?」

    就在路克斯偶然望向前方,见到石板走廊的瞬间,发现一名少年——不,少女站在该处。

    发辫少女穿著女性用装衣。

    中性而端正的容貌,是路克斯与葛莱法熟悉的对象。

    「柯……莱尔!?不,你是——」

    睁大眼睛,僵在原地的葛莱法开口。

    可是理应早已死亡的她,色调却与之前迥异。

    银发以及灰色瞳眸,与路克斯和爱理一模一样。

    但是唯有右眼,带有淡淡的亮绿色。

    这证明了她与「创造主」里丝媞卡,以及海兹一样都接受过「洗礼」。

    「——抱歉,两位。」

    柯莱尔露出几许悲伤的表情,拔出机攻壳剑。

    剑闪随即迅速扑向路克斯与葛莱法,朝后脑杓一击。

    幸好单刃的剑可能并未开锋,没有遭到斩杀,冲击力却击倒两人。

    位置貌似十分准确,两人顿时虚脱,意识模糊。

    不明就里之际,路克斯仰望柯莱尔。

    「……因为,已经没有时间了。你们的能力超乎我的想像。如果真的抵达『大圣域』,得知这个世界的秘密与真相,国家之间必定爆发血腥战争。抱歉以前一直欺骗你们,还有——谢谢你还愿意称呼我为朋友。」

    「柯……莱尔,你、你这……!」

    一旁传来葛莱法的呻吟声。

    柯莱尔听了,眉毛丝毫不为所动,以左右不对称的瞳眸俯瞰两人。

    「我的名字是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第二皇女,爱莉尔•薇•阿卡迪亚。施加在我身上的洗礼之力,是能利用『大圣域』的一部分系统,改变他人的认知。」

    「改变,认知?」

    「已经没有使用这股力量骗过你们耳目的余裕了。如今要是不以这股力量瞒过『七龙骑圣』,就来不及了。」

    换句话说,柯莱尔的外表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不论发色、瞳眸颜色,以及胸前的隆起,都只是在系统效果下造成不存在的错觉。

    「不过放心吧,我不会让姊姊夺走你们的性命。等到这场大战尘埃落定,获得『大圣域』之后,届时会再一次——……这想法真是自私呢。」

    露出几分不舍的微笑,柯莱尔低喃。

    路克斯的意识逐渐模糊。

    最后柯莱尔……不,她的声音萦绕耳际。

    「……可是,我在你身上发现了可能性。所以,我会以自己的方式抵抗这种命运。这并非身为『创造主』,而是我自己求得的答案。」

    她的脚步声逐渐离去。

    某人抱起路克斯的身体。

    「谢谢你,路克斯。我喜欢你。」

    「…………」

    路克斯不只无法回答,甚至无法思考这句话的意思。

    五官笼罩在黑暗中,随即跟著失去意识。

    †

    流线型的雪白船只,停泊在新王国的上空。

    这艘飞船是「创造主」等人的住处,同时是移动要塞——名叫「天宫」的史前遗产。

    原本是「大圣域」的一部分,王族御用的交通工具,前几天却以全速飞行,进入优密尔教国的「坑道」。

    通过库露露席法事先开启的门扉后,抵达最深处安放「至高之力」。而现在正准备朝眼下的「箱庭」前进。

    「包括『迷宫』在内,这是第三个了吗。看来我是第一个抵达呢。如此一来,身为神托巫女的我终于有机会达成任务了。」

    银发与灰色瞳眸,身穿纯白礼服的第一皇女,里丝媞卡•蕾•阿榭立亚如此表示,放心地摸了摸胸口。

    蓝发侍女密丝希斯静静伫立在一旁。

    「可是海兹殿下的身体应该撑不了太久。若要让殿下参加今后的战斗,以『洗礼』延长的生存时间可能也会缩短。」

    「呵……!」

    说到这里望向一旁,只见站在该处的长袍少女嘴角一歪。

    不对称的双眸呈现灰色与蓝色。

    曾经贩卖遗迹武器,以黑市商人暗中活跃的她,海兹•薇•阿卡迪亚。

    与路克斯战斗后濒临死亡,原本身体无法动弹。但就在两周前恢复意识,并且读取到脑波。

    海兹的要求是,与其以这种模样活著,不如竭尽一口气参战,迎向死亡。

    要向将自己害得这么惨的路克斯等人复仇,以及达成身为「创造主」的悲愿。

    全身接受强化身体的「洗礼」,海兹的一半身体出现黑色几何学图案的刺青。

    这种洗礼并非施打化为魔人的万灵药,仅能让海兹正常活动而已。

    当然,强迫原本连走路都没办法的身体延续生命,无法持续太久。

    顶多再撑十天,海兹就会耗尽生命力,陷入永远的沉眠。

    但是海兹的觉醒,对她们而言纯属侥幸。

    利用过去海兹与「龙匪贼」的人脉,才得以成功抢先苏菲丝•艾克思珐一步。

    「还敢讲这种话,居然要我出马摆平你们『钥匙管理者』一族捅出的娄子。居然还有脸冠上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的别名啊。」

    「别再为难密丝希斯了,海兹。真要说起来,不是该怪你没等待我们觉醒吗?因为你不肯听弗基尔的话。」

    听到里丝媞卡的责备,海兹一脸厌烦地噘起嘴。

    「弗基尔?居然这么迷恋那种该死的叛徒,姊姊也真是伤脑筋啊。该不会在我沉眠之际,被他的花言巧语迷得神魂颠倒吧?」

    海兹从以前就认为弗基尔「十分可疑」而不信任,对信赖他的姊姊十分嗤之以鼻。

    可是平时态度温和的皇女•里丝媞卡一听到这句话,顿时散发杀气。

    「现在你可神气了啊。只不过右眼透过『洗礼』,得到领导者支配能力的蠢妹妹,居然敢侮辱身为神托巫女的我,以及那位英雄。」

    「…………!?」

    承受宛如剑锋般犀利的里丝媞卡眼光,海兹顿时哑口无言,身子一缩。

    啧了一声舌离开房间后,紧绷的气氛略为缓解。

    「那么,爱莉尔似乎已经一如预定,制伏了『七龙骑圣』,差不多该前往『箱庭』了。只要我抵达『大圣域』,就能正确统治这个世界。密丝希斯,去叫我的骑士来吧。」

    「明白。」

    侍女密丝希斯向主人一敬礼,随即走在银墙走廊上前往其他房间。

    咚咚的规则脚步声响起回音,给密丝希斯有机会思考。

    虽然刚才不敢开口,其实密丝希斯也无法相信弗基尔。

    「叛徒一族」的他明明救了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的皇女们,迄今一直尽忠执行任务。却连第二皇女爱莉尔都对他的某些举止保持警戒。

    那并非单纯的恶意或野心。

    应该说,皇国的皇女们在他眼中简直就像鱼塘里的鱼,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恐惧感。

    「弗基尔,里丝媞卡大人似乎要下船,请前往护卫。」

    「——嗯,知道了。谨遵殿下之命。」

    弗基尔在房间内把玩黄金制的天平。

    将十字架银饰置于天平上,貌似在尝试些什么。

    几个小时之后,让全世界陷入狂乱的宣告,即将对民众公布。

    面对「圣蚀」造成的世界毁灭,撼动各国之理的大战,正准备燃起狼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