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Episode2 武力谈判
    「呼……呼……终于抵达了吗,路克斯等待的战场!」

    太阳高挂中天,晴朗的正午。

    金发侧马尾迎风飘逸,身穿《迪亚玛特》的莉夏等人从空中俯瞰废墟的战况。

    一边是将「大圣域」隐藏在地底,庄严巍峨的古城。

    距离几公里远的对面则耸立著世界联盟布阵,作为据点的要塞与瞭望塔。

    离开新王国很快过了两天。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追上菲尔菲与赛莉丝会合后,四人为了救回「七龙骑圣」,抵达马卡法王国的废都葛尔尼卡。

    由于距离新王国相当遥远,中间隔著几次休息,轮流穿上装甲机龙移动,以最短距离横越。

    自从「七龙骑圣」遭到一网打尽后,听说攻略「大圣域」的气势削弱不少,但莉夏认为联盟军光是没有全线崩溃就已十分了不起。

    「赶快降落在要塞上吧。但是——不可以焦急。毕竟我们现在都因为疲劳而动作不灵活。」

    在莉夏身旁,操纵神装机龙《凛德龙虫》的赛莉丝缇雅敦促。

    这句话毫无疑问。

    连机龙使当中拥有屈指可数体力的她,都在这次超级强行军中过度使力。

    必须先和目前管理要塞的指挥官打过照面,好好休息一番才行。

    如此心想并透过龙声通讯后,要塞内随即传来回答。

    『敢问是哪一位?请报上隶属机关与目的。』

    透过《特装机龙》的龙声听见的,是年轻少年的声音。

    另一边的莉夏深呼吸一口气后,自我介绍。

    『这里是亚提司玛特新王国公主,莉姿夏尔蒂一行。此次为了拯救「七龙骑圣」之一,同时是我的骑士路克斯•阿卡迪亚,以及与世界联盟相关的一员,前来提供诸军战力。敬请开门。』

    以恭敬的口气表示后,几乎没隔多久便收到回答。

    『感谢不远千里前来。欢迎各位的访问。』

    之后短短几分钟,要塞屋顶上便出现人影竖立旗帜。

    收到降落许可后,莉夏与赛莉丝分别抱著库露露席法与菲尔菲降落。

    迎接莉夏等人的,是黑发的娇小少年。

    「我是『七龙骑圣』队长的辅佐官,名叫洛洛特•卡迪乌斯。这次由于主人玛姬艾儿卡遭到囚禁,因此负责总指挥权,继续率领剩下的军队。请多指教。」

    「目前战况如何?路克斯他们怎么样了!?」

    事前听说「七龙骑圣」遭到囚禁的情报,但自从连络后抵达这里为止,已过了好几天。

    洛洛特面露稳重的微笑,安抚因此心急如焚的莉夏。

    「请放心。虽然确实情势不利,但目前还维持均衡。即使无法悠哉地慢慢来,至少还有空档冷静策画作战。」

    「是、是吗。」

    听到少年冷静的对应,莉夏也放心松了口气。

    玛姬艾儿卡的亲信虽然没有在世界联盟的会议露过脸,但与稚幼少年般的外表相反,似乎相当有胆量。

    见到一解除装甲随即脚步不稳的莉夏,他首先带领所有人前往会客室。

    该说不愧是世界级的大富翁,玛姬艾儿卡建造的要塞吗。

    照理说是重新利用废墟的军事据点,急就章建造的要塞,但短时间内甚至改建得带有几分豪华。

    距离要塞短短几公里外,是敌人根据地的古城。不过由辛格伦的辅佐官•兹拜贝鲁克率领的白岭骑士团建立的防线,貌似确实发挥了功能。

    随时都有十几架《特装机龙》监视四周,一旦出事就会响起警报。

    「就是这样,首先请冲洗汗水好好休息吧。等身体恢复,晚餐用毕后再与各位说明战况与商谈。」

    「感谢你的关心,洛洛特卿。」

    「直呼我洛洛特即可。我原本是孤儿,现在担任玛姬艾儿卡的一介管家。」

    洛洛特一脸苦笑,身为机龙使姑且不论,不过身为指挥官似乎相当熟练。

    总之先依照他的建议,在带领下分别进入双人房,放下行李。

    莉夏与库露露席法一同进入客房后,忍不住坐在床上。

    刚才勉强靠精神力撑住,其实已经疲劳得连站著都很难受。

    「战况似乎比想像中稳定呢。当然是好的方面。」

    脱下汗水染湿的装衣,擦拭身体的同时,库露露席法一拨蓝发。

    「七龙骑圣」遭到一网打尽的现在,原本还预设了更紧迫的最坏情况。

    实际上,对「创造主」等人而言可能同样出乎意料也说不定。

    多半在俘虏「七龙骑圣」后,确信自己理应赢得了胜利。

    至少莉夏等人原本都以为,这座据点会全面崩溃。

    但是,或许是不幸中的大幸,这种轻忽造成了目前的胶著状态。

    反而是玛姬艾儿卡与辛格伦似乎都预设了自己遭到囚禁的绝望情况,事先吩咐过自己的心腹。

    在攻略遗迹方面,两人乍看之下不太积极,其实貌似早已锁定关键的「大圣域」,准备万全。

    「可是,依然不能大意——应该说,目前的状况充其量只是稍微不那么绝望而已。」

    换好带来的学园制服后,库露露席法再度叹了口气。

    「嗯,『创造主』她们的威胁,什么十二天的期限应该已经开始在各国发酵了。或许还会出现屈服于她们的压力,拒绝帮助国家的人。」

    莉夏苦涩地紧咬牙根,想起在新王国的报告。

    模仿「创造主」里丝媞卡的幻神兽——暗影,命令包含罗菲女王在内的王公贵族,全部自行送死。

    因为「创造主」表示只要她们牺牲,就不会加害人民。

    即使这种要求太过无理又残暴,问题是可能会有低阶贵族与民众屈服于压力,宣称只要女王牺牲就能得救。

    明知道让我方慌乱就是「创造主」的目的,麻烦之处却在于不能完全无视。

    「如此一想,果然没心情悠哉地休息呢。」

    「可是——还是得休息。这毕竟是身为新王国公主的我应尽的义务。」

    深呼吸一口气,莉夏躺在床上仰望天花板。

    感觉如此强烈地紧张与不安。

    但依然为了维系下一个希望,阖起眼睛以疗愈身体。

    †

    之后过了几小时。

    莉夏等人在远征军的代理指挥官洛洛特邀请下,出席参加晚餐。

    「粗茶淡饭而已,在战场上还请将就。」

    虽然洛洛特说得很谦虚,不过餐点相当豪华。

    这也意味著事先储备大量粮食的玛姬艾儿卡手段高明,以及目前的战况还算平稳。

    享用温热汤品、去盐腌肉与面包、起司与葡萄酒的餐点,莉夏等人同时聆听详细战况。

    包括保护古城周围的幻神兽数量还很多,但已经降至一半以下。

    以及「大圣域」与其他遗迹一样有阶层,后半部分似乎有被称为中枢的控制室。

    还有「创造主」等人为了防止他人捷足先登抵达而俘虏「七龙骑圣」,并且为了阻止援军的脚步,大肆宣传要清洗王公贵族。

    到这里为止,某种程度上与莉夏等人听说并且预料的内容一致。

    「话说,为何『七龙骑圣』会沦为阶下囚呢?他们实力如此强大,我不认为他们会乖乖束手就擒?」

    面对赛莉丝率直的问题,洛洛特露出些许困扰的模样回答。

    「虽然是听说的,不过『创造主』那帮人似乎藉由『洗礼』这种手术,可以使用一部份遗迹的功能。」

    第一皇女里丝媞卡,身为神托巫女,能获得「大圣域」的情报,并且简单地操纵。

    第三皇女海兹,拥有对各遗迹领导者的支配权。

    以及——假扮梵海姆公国「七龙骑圣」辅佐官柯莱尔的第二皇女爱莉尔,能控制他人的认知,这是目前的推测。

    「话虽如此,其实玛姬艾儿卡早就怀疑柯莱尔卿了。因此,才派我们这些随从暗地里监视他的动向。随著她的背叛,我们才得知她的真面目。」

    「真想不到,他居然是敌人………」

    莉夏难以置信地嘀咕。

    由于受到爱莉尔许多次帮助的经历,脸上透露出复杂的感情。

    「她可能也早就察觉到我们在监视她,所以之前一直没有采取大胆的行动,不过似乎终于打出了这张王牌。」

    「小路他们,没事吗?」

    接受宴请,享用了五人份晚餐的菲尔菲,忽然打断了谈话的流向,开口询问。

    面对这个问题的洛洛特沉思了一会儿,不久静静抬起头来。

    「老实说,目前完全不清楚。虽然还能维持战线,但难为情的是,已经十分勉强了。」

    原本想救援「七龙骑圣」,攻略位于古城地底的「大圣域」。

    可是,由于古城内潜伏更多陷阱与幻神兽,目前的战力不足以攻进去。

    一旦反覆强攻消耗兵力,遭到反扑,据点失守的话,联盟军势必兵败如山倒。

    因此,才会连收集敌营情报都如此辛苦。

    「可是,如果让我发表个人意见的话,至少路克斯很有可能还活著。因为对『创造主』而言,他是对付剩余的威胁,亦即各位新王国『骑士团』相当有用的人质。」

    「原来如此。」

    莉夏闭起眼睛嘀咕,随即又睁开鲜红色双眸。

    「也就是这个意思吧。要突破僵局,得靠我们的活跃。你们也早就在等待我们的抵达。」

    「嗯,您说的没错。」

    带有几分歉疚地垂头丧气,洛洛特点头。

    「很可惜,我的机龙适性值很低,穿上泛用型《特装机龙》已经十分勉强。光靠神装机龙使用者兹拜贝鲁克卿一人,防御要塞就很勉强。」

    「距离『创造主』等人宣告的倒数期限还有七天。在那之前要潜入古城,收集情报并救出『七龙骑圣』。这就是我们要达成的任务吧?」

    库露露席法如此归纳后,洛洛特静静地点头一敬礼。

    「我们会以这座据点为中心,尽可能提供援助。不论人员,或是物资,只要有任何要求都尽管开口。请各位助我们一臂之力。」

    「交给我们吧!我们一定会救出路克斯——救出『七龙骑圣』们的!」

    身为新王国的公主,莉夏高喊以鼓舞众人与自己。

    剩下三人也点头同意。

    「嗯,我们一定会成功的。因为这不是为了别人,就是为了我们自己。」

    「没错。如果在这里救不了他,可就没脸面对学园的大家了。」

    「好想,早点见到小路。」

    库露露席法、赛莉丝、菲尔菲各自表明自己的决心后,晚餐就此解散。

    世界命运的分水岭,在废都葛尔尼卡的这七天。

    宣告开始的漫长夜晚,宛如暴风雨前的宁静般更加深沉。

    †

    「这样好吗,里丝媞卡大人?」

    就在莉夏等人强势宣告要攻略「大圣域」与救出「七龙骑圣」之际。

    位于几公里外的古城寝室中,里丝媞卡正在脱衣服。

    「什么好不好,密丝希斯?聪明如你,怎么会问这种不得要领的问题呢。别客气尽管说吧,我不会生气喔?侮辱弗基尔则另当别论。」

    说著说著露出调侃的笑容,少女脸颊微微泛红。

    雪白的柔嫩肌肤,彷佛连血液流动都一清二楚。

    飘逸而修长的银发。

    以及宛如穿在身上的纯白内衣一样,她是如此纯粹。

    里丝媞卡与密丝希斯所在的寝室,和路克斯与爱莉尔不同一间。

    古城周围与内部潜伏著众多陷阱与凶恶的幻神兽,但也有几处安全地带,幻神兽不会接近该处。

    能识别这一点,是里丝媞卡透过「洗礼」获得的力量——控制「大圣域」一部分系统的能力。

    事先从各遗迹收集粮食与衣物,放置在安全地带,再根据带来的物资,稍微改造据点。

    「…………」

    在这房间内,密丝希斯对主人的话犹豫了一会儿,最后终于开口。

    「或许有一点关系。就是同意将他交给爱莉尔皇女殿下看管一事。」

    「噢,是指路克斯•阿卡迪亚吗。」

    「是的。」

    听到皇女里丝媞卡的声音,密丝希斯立刻点头。

    「虽然戴上了『楔』,可是要将他当成『棋子』利用,会不会有点危险呢。」

    「也对。」

    少女打趣地笑了笑。

    换好睡衣后,坐在有顶盖的床上。

    「光从他成为『七龙骑圣』核心人物的人品这一点,也能理解他的深不见底。即使远远不及弗基尔,但应该还算有能力。虽然外表是非常不可靠的少年。」

    「这么一来——为何如此做呢?」

    面对密丝希斯极为冷静的问题,里丝媞卡略为伸了个懒腰。

    呼啊……轻轻以手摀著嘴角打呵欠的模样,可爱得十分符合年纪。

    「总之,虽然与弗基尔的选择也有关,但如同我刚才所说,这算是给爱莉尔的褒奖。与海兹那个坏女孩不一样,她独自扮演假身分好几个月,而且成功达成了任务呢。」

    「…………」

    「况且,我多少也明白爱莉尔的心情。毕竟我们都是芳龄少女呢。追求另一半是本能。传说曾经君临世界的始祖皇女——阿榭立亚,也收了名叫『白色英雄』的少年作为亲信。原本是身分悬殊的恋情……某方面来说,有点类似我对弗基尔的感情呢。」

    「原来是这样。」

    「光是这番答案,你还无法接受吗?」

    里丝媞卡吁了一口气,呈现大字形仰躺在床上。

    密丝希斯接近身边盖上毛毯后,静静地继续开口。

    「我个人还有一抹不安。凭我们的力量,攻略『大圣域』的确要耗费不少劳力。纵使我们具备充分战力,想保存余力却也是事实,因此我担心将他——路克斯•阿卡迪亚当成棋子使用是否为上策。」

    「你担忧万一项圈松脱的时候吧?」

    听到里丝媞卡道破,密丝希斯表情认真地点头。

    一旦违反命令、抱持反抗意识,或是试图取下,甚至连受到强烈冲击,「楔」之项圈都会产生电击。但密丝希斯担心的却是另一件事。

    这件事在某种意义上,形同怀疑与侮辱皇女们。

    因此绝非可以轻易说出口的话。

    「担心爱莉尔有可能背叛我们,抢先与他一同控制『大圣域』吗?」

    「……!?」

    楚楚可怜的樱唇诉说的这句话,直接切入核心。

    这句话的内容,连表情冷漠的密丝希斯都不由得哑口无言。

    一语中的。

    爱莉尔离开「创造主」的身边,担任密探相当长一段时间。

    还与世界联盟的核心部队相处融洽,没有遭受过任何怀疑。

    同情众人的她,选择帮助他们的可能性并不为零。

    「不用担心,密丝希斯。爱莉尔不可能背叛我们。因为那孩子与我,以及海兹一样,都记得过去的悲剧。」

    「…………」

    「我们遭受那些『叛徒一族』陷害,下场有多么凄惨……只要想到这一点,有什么道理怀疑她呢。」

    见到里丝媞卡露出忧郁的侧颜,密丝希斯也无法多说。

    神圣阿卡迪亚皇国一族,曾经席卷世界的绝对统治者。

    在「叛徒一族」掀起的造反中,极尽残暴的反扑行径。

    里丝媞卡等人在遥远的过去,沉睡在皇族用的休眠舱逃过一劫,但是沦落这等地狱的实际体验,却深深记忆在脑海中。

    几百年后,眼看休眠舱被「叛徒一族」的后裔发现,即将再度遭到毒手时,被弗基尔救了一命。

    这些宛如昨天发生的事情都历历在目。

    「无论如何,这个世界已经没有我们的容身之处。只有这些遗迹,是我们祖先留下来,足以自豪的统治者遗产。」

    感慨良多地低喃,皇女轻轻将手置于胸口。

    「所以,不论用尽任何手段我都要获得『大圣域』。这才是正确之举。」

    「这——」

    「目前,设定成只有我们皇女三人,才能解除『楔』吧?」

    密丝希斯点头同意。

    「楔」是「大圣域」的一部分,设定为一旦戴上,只要没有解开,第三次电击就会立刻要人命。

    为了解除海兹造成的二次电击设定,爱莉尔曾解开过路克斯的项圈一次。

    到目前为止爱莉尔曾主动告知,里丝媞卡与密丝希斯都知情。

    「不过对于路克斯•阿卡迪亚,我已经设定成即使爱莉尔试图亲手解开『楔』,都会立刻发出致命电击。连试图解开的人,都会在电击的余波下丧命。所以—没有任何问题。」

    「——!?」

    见到她的清楚笑容,密丝希斯不由得背脊发凉。

    乍看之下高雅美丽的她,依然隐藏著十足身为统治者的冷酷。

    连变更设定都没有告诉爱莉尔。

    万一她试图解开路克斯与其他「七龙骑圣」的项圈,就让爱莉尔立刻死亡,当场处刑。

    「而且,虽然并未告诉妹妹们,其实我早就想好了对策。所谓统治者的策略,不论面临任何处境都能制胜才是基本。只要路克斯•阿卡迪亚这枚棋子攻略『大圣域』的进度顺利,就能启动足以毁灭世界的另一项秘策。」

    「…………」

    连对自己的至亲都如此冷酷无情,甚至并未告知重大情报。

    还对爱莉尔欲擒故纵,进一步设下陷阱。

    让人打从心底感到恐惧,以及战栗。

    如此一来,侍奉她的密丝希斯•V•艾克思珐只能祈祷。

    祈祷主人之一的爱莉尔,不会产生与眼前的恐怖统治者冲突的念头。

    以及不会寻找并选择自己该走的路。

    †

    里丝媞卡向世界各国宣布,剩下十二天的倒数期限。

    威胁各国代表前往废墟自投罗网,否则要屠杀平民。

    过了一半期限的第六天早晨,造访废都葛尔尼卡。

    「嗯、嗯嗯……」

    在透过破破烂烂的窗帘缝隙照进室内的阳光下,路克斯醒了过来。

    寝室内有一张附顶盖的床铺。

    爱莉尔睡在床上,路克斯睡在一旁的沙发上。

    身上穿的,是昨晚交给自己的薄质料素面睡衣。

    以放在身上的怀表确认时间——上午六点。

    对平时有杂务或早晨训练,习惯五点起床的路克斯而言,已经算睡过头了。

    虽说依然是早晨没错,但果然异常。

    窗帘外头——从古城看得见的废墟城下町,幻神兽昂首阔步在地面与空中。

    位于敌人根据地,身为叛变至敌营的立场,还与爱莉尔缔结密约,让她抢先占领「大圣域」。

    原以为紧张得根本无法入睡的路克斯,回过神来发现睡得颇熟。

    可能出乎意地疲劳吧。

    或者是,内心相信爱莉尔吧。

    「就算真的是这样,还是完全不能大意呢……」

    只要另一个戴在自己脖子上的项圈——「楔」的束缚存在,死亡就随时比邻而居。

    不只目前依然受到囚禁的「七龙骑圣」。

    还得面对里丝媞卡、海兹与弗基尔等人。

    以及可能不久后,会赶来的莉夏等「骑士团」的众人,与「大圣域」的攻略行动——

    情况分分秒秒变化,只要有任何一个齿轮偏离,立刻就会面临毁灭。

    「——呼。」

    话虽如此,现在过于钻牛角尖也无济于事。

    不论路克斯以前从事的杂务工作,或是旧帝国革命这种大规模计画,在起事之前的行动都一样。

    一步一脚印,累积眼前的基础工程,为了达成目标只能这么做。

    因此,首先为了得知当初的目的,路克斯决定向爱莉尔打听。

    (好像连在这种情况下,都与女孩子一起过夜呢……)

    反正一开始在学园也是与菲尔菲共寝,现在才计较这些似乎太晚,但是青春期男生会在意这些也无可奈何。

    战战兢兢窥看有顶盖的床铺,发现爱莉尔不在床上。

    「咦——?」

    不对劲。

    爱莉尔会与路克斯一起过夜,是因为「交易」的缘故,同时也有监视的名义,可是她去哪里了呢。

    (难道,向里丝媞卡揭发计画了吗?还是海兹存心捷足先登?)

    或者据点的联盟军展开奇袭,已经进入交战状态。

    如果她们疲于应付,路克斯或许能趁隙脱逃,与「七龙骑圣」会合。

    当然,如果试图解开其他「七龙骑圣」的「楔」,彼此都会遭受电击,因此是不可能的。

    (情况可能比预料中更早产生变化。虽然若莉夏公主等人要来的话,照理来说也太快了——)

    一边换上装衣,路克斯伸手开门准备离开寝室。

    一旦擅自外出,就没有退路。

    「……!?」

    要遵守与爱莉尔的约定,或是冒著危险寻找帮助她的方法。

    正当路克斯的思考在天平上摇摆不定时,面前的门把旋转,房门开启。

    预料会发生冲击性情况的剎那,过于出乎意料的光景映入路克斯眼帘。

    「早、早安啊路克斯。昨天没事吧?项圈之类——」

    「………………」

    一身围裙打扮。

    在装衣上穿著纯白围裙的爱莉尔,表情认真端著托盘。

    盛放在托盘上的篮子,装了刚烤好的面包。还有蔬菜棒,以及与培根一起煎的荷包蛋,附有汤品与一杯水。

    面对怎么看都像刚刚在准备早餐的爱莉尔,路克斯只得睁大眼睛僵在原地。

    「咦?怎么了,路克斯。不吃早餐吗?」

    「不,平时都会吃——不过你的打扮是……」

    「啊、啊哈哈……会不会有点奇怪呢?在装衣上头这样穿。还有调理早餐,也是我今天早上突然想到的——」

    可能现在才发现不自然,爱莉尔脸颊微微羞红。

    应该说,由于布料面积少的装衣而产生难以言喻的性感,不过还是提醒自己别猛盯著瞧。

    暂且先来到寝室的餐桌旁,在冷掉之前享用早餐。

    「这些,难道是爱莉尔你帮我准备的吗?」

    一边吃著早餐,路克斯忍不住询问。

    「呃,果、果然不好吃吗?还是老老实实交给密丝希斯比较好呢……失败了呢……」

    毫无自信地别过眼神,难为情地低下头去的动作,透露几分可爱。

    「不会啊,很好吃喔。有种舒缓紧张情绪,放松的感觉。」

    学园的餐厅也十分豪华而美味,不过对路克斯而言这样刚刚好。

    「是吗,太好了。以前在梵海姆公国的士官学校,还练习过自己制作。啊,只有面包是密丝希斯帮我烤的。」

    放心地吁了一口气,同时爱莉尔微微一笑。

    表情呈现非常居家少女的笑容,看得路克斯心脏噗通一跳。

    「不过,为何特地亲自准备呢?起床后看到你不在,原本打算去找你呢。」

    若无其事转移自己打算开溜并询问后,爱莉尔略为侧头思考了一会儿。

    随口一咬面包吃进嘴里后,好不容易才回答。

    「啊哈哈,是为什么呢。不过,可能因为想准备吧。我老早就想试试看帮朋友准备餐点之类了。肯定是——」

    彷佛带有几分怀念。

    或是抱持憧憬,感慨良多的眼神,爱莉尔嘀咕。

    少女出身自旧时代的皇族,之后假冒身分生活。

    不过,爱莉尔与路克斯等人共度学园生活时崭露的笑容,可能是她自己的真心话。

    「爱莉尔想尝试过普通的生活吗?」

    「嗯……我很羡慕有你们在的学园各位,羡慕莉夏小姐她们呢。」

    见到露出寂寞笑容回答的爱莉尔,路克斯不禁看得入神。

    心想,难道连亲手准备的这份餐点,都是在表达心意吗?

    一边思索的同时,两人迅速吃完早餐。

    †

    「那么,准备出击的期间内,我会去探视『七龙骑圣』他们。然后我们两人等一下会攻略『大圣域』的表层阶。首先想驱除位于这座古城地底的大群幻神兽。」

    终于似乎要展开具体的「大圣域」攻略行动了。

    听说第一皇女里丝媞卡透过「洗礼」获得的干涉遗迹能力,可以利用「大圣域」的一部分机能,但似乎有限制。

    因此当然不想分散力量在驱除幻神兽这种小事。

    (对我而言,是否该感到高兴?)

    虽然这算是帮助「创造主」等人,不过幸好不用进攻联盟军据点的要塞,与我军自相残杀。

    「这我明白……可是爱莉尔的视线离开我身上,真的好吗?」

    「嗯。虽然很想对『楔』下达『不准离开这间房间』的命令,但如果发生万一就麻烦了,所以取消,更重要的是,我担心海兹是否对『七龙骑圣』不利。」

    或许的确如她所说。

    若能让爱莉尔前去一探究竟,应该比较合适。

    「知道了。我会准备好等你回来。」

    「小心一点喔,路克斯。」

    仅说到这里,爱莉尔随即离开寝室。

    「还是说,给了我换衣服的时间呢?」

    自言自语嘀咕的同时,路克斯换好衣服。过了几分钟,回到房间的爱莉尔将剑带连同路克斯的机攻壳剑归还。

    是泛用型《飞翔机龙》与神装机龙《巴哈姆特》。

    然后爱莉尔也在自己的剑带上,插了两支机攻壳剑。

    「装备都齐全了吧。还有,准备了少许粮食与怀表、地图和照明,以及毛巾等物品。」

    带有几分开朗笑容,她将装了这些物资的小包包交给路克斯。

    「谢谢你,爱莉尔。」

    「……?怎么了吗,路克斯。」

    对于路克斯说出来的道谢,爱莉尔不解地睁大眼睛。

    「海兹的事啊。不论是对『七龙骑圣』,或是我,都主动关心以防遭受海兹的攻击。」

    「……哎,你真的是怪人呢。难道你不明白,自己正遭到我的威胁,处于被迫背叛伙伴的情况吗?」

    「或许是吧。」

    路克斯脸上露出微笑,轻轻从剑鞘中抽出机攻壳剑。

    随著咏唱符召唤《飞翔机龙》后,爱莉尔也跟著有样学样。

    「——命你前来,象徵力量的纹章翼龙。服从我的剑飞翔吧,《飞翔机龙X》!」

    召唤出比路克斯的《飞翔机龙》更大一圈,流线型的机龙后,化为包覆身体的装甲。

    「那就出发啰?先开拓通往古城地底——『大圣域』的道路,可以吧?」

    路克斯点头同意后,两人开门起飞。

    穿梭长廊飞下楼梯,开启大厅的门后,与出现的众多幻神兽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