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Episode3 另一位主人
    在路克斯与爱莉尔开始攻略「大圣域」,三天前的王立士官学园。

    「骑士团」主力出击,暗影假扮「创造主」的煽动愈来愈强之际,学园内充满悲戚的沉默。

    「虽然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想不到有这么严重呢。」

    「Yes. 可是,或许也是无可奈何的。」

    学园校地内,第四机龙停机库的地下房间。

    爱理与诺珂特,在该处准备踏上旅途。

    「因为哥哥以及莉夏公主等人都出发了呢。虽然三和音你们十分努力,一直负责统合剩下的同学——」

    「Yes. 谢里丝与媞尔珐都尽了一切努力。可是,爱理——真的连你也要前往废都吗?」

    「是的。」

    对于冷静的诺珂特发问,爱理毫不犹豫点头。

    废都葛尔尼卡位于马卡法王国。

    意思是爱理也要准备前往「大圣域」位于地底的古城。

    即使爱理在「骑士团」负责专门收集情报,平时就与莉夏等人同行,这一次还是被学园长蕾莉劝阻。

    理所当然太过危险,而且三和音也没有多余心力保护爱理。

    别说帮助,甚至被学园长指出,很有可能成为路克斯致命的阿奇里斯腱。

    就算再怎么担心路克斯的安危,要是扯后腿就没有意义了。

    可是,爱理另有与自己心情不一样的确信,而决定与三和音同行,前去救助路克斯。

    「如同苏菲丝曾为了解放遗迹而渴求我——阿卡迪亚之血,我的血脉在攻略『大圣域』的过程中可能也有帮助。如今哥哥……『七龙骑圣』落入敌人之手,我如果前去协助攻略『大圣域』,有可能打乱『创造主』的如意算盘。然后——」

    将不久之前告诉蕾莉的话,原封不动传达给一旁的诺珂特。

    为了向由衷关心自己安危的好朋友,表现自己的觉悟。

    「一旦『创造主』得知我现身在『大圣域』附近,她们会认定我是明显的阻碍者。换句话说,可以担任诱饵的角色。」

    「……!?」

    听到这句话的诺珂特,平时的冷静表情瓦解,浮现惊讶的神色。

    虽然没有确切证据,但可能有效。

    或许能成为转移敌人注意力,攻略「大圣域」与营造破绽救回路克斯的关键。可是——

    「你愿意赞成我的想法吗,诺珂特?」

    「……No. 没办法。这等于前往形同死地的场所。与之前不一样,敌人是『创造主』与大批高级幻神兽。没有多余心力保护任何人。」

    告知这项事实后,诺珂特垂头丧气。

    似乎对没办法保证爱理的安危,对自己的力量不足感到难为情。

    「我已经取得蕾莉小姐的允许了。虽然学园长表示如果为了哥哥就不应该这么做,但学园长也是有弱点的。」

    「那是——」

    只见爱理露出几许恶作剧的笑容,继续开口。

    「蕾莉小姐没办法拒绝我的要求。因为她为了妹妹——菲尔菲同学赌上性命,不惜背叛新王国也要试图拯救。如此明白家人重要性的人,怎么可能不明白我的心情呢。」

    「可是,爱理。」

    「请不要阻止我。我无法以机龙使的身分上战场,完全不是诺珂特对实力不足的懊悔比得上的。」

    「————」

    听到这句话的诺珂特,顿时哑口无言。

    严格来说,「骑士团」成员之一的诺珂特,与文官爱理的任务是不一样的。

    所以,也可以反驳两者本来就不应该相提并论。

    可是,对爱理而言,关键在于目前能不能帮助哥哥。

    以前一直受到路克斯的帮助,更有赖他打造容身之处,因此无法原谅自己无能为力。

    这种心情,身为朋友可以了解。

    「我真没资格当从仆呢。身为侍奉巴尔特席芙托家族者,必须懂得察觉对方心里在想什么才行。」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感谢你。」

    「Yes. 是啊。」

    面对爱理的苦笑,诺珂特也难得回以笑容。

    「对于爱理的任性,也大致上习惯了。不过,除了我以外没有人能受得了。所以我会一如往常,赌上性命陪伴你。」

    「谢谢你,诺珂特。」

    轻轻牵起诺珂特的手,爱理感慨万分地道谢。

    不只对爱理的安危表示最大的关怀,更理解爱理的心意。

    「——真是的,谈妥了吗?」

    「我们也大致上准备好啰!」

    此时传来微弱的脚步声,三和音的另外两人,谢里丝与媞尔珐跟著来到地下室。

    看来她们刚才就在门外,判断气氛后一直守在外头。

    「学园的安危没问题吧?我们所有人都出发的话——」

    「四大贵族的高层似乎愿意提供各种协助。虽然新王国同样焦头烂额,但这里也是相当重要的据点。」

    由于兼任遗迹「箱庭」的防卫据点,似乎还是需要比平常更多的警卫。

    代替保泽里多,据闻是由克洛伊查家族下届当家,迪格•克洛伊查负责指挥卫兵。

    「虽然对那个家族不太放心。可是情况紧急,没办法。」

    「嗯。身为军队副司令官的父亲,目前好像保护王都就很勉强了。然后是——」

    将双手盘在后脑勺,媞尔珐叹了一口气。

    谢里丝点头示意,跟著抬起头来。

    随后,从隔壁房间传来「嗡——」的独特驱动声。

    这是夜架沉睡在内,从孤岛带出来的遗迹装置——可以治疗、恢复的休眠舱发出的声音。

    「根据爱理解读的古代文字记载,时间应该到了。」

    「那么,我们去接她吧——」

    「这倒不用。」

    在爱理如此表示,要离开房间之前,房门先一步开启。

    现身的是肢体如野兽般柔软,以及美丽黑发的少女——切姬夜架。

    「由于在治疗结束前不久,就已经恢复了意识。」

    菲尔菲与罗莎•葛兰海多治疗后,好不容易空出来的休眠舱能量几乎耗尽,因此治疗花了不少时间。

    为了快速治疗经历与辛格伦的死斗后所受的无法战斗的伤势,夜架自从上一次战斗后就进入了休眠舱。

    「那么,现在就立刻赶到御主身边吧。如果我们赌上性命就能提高救援的可能性,算是很便宜了。」

    爽朗一笑的同时,夜架如此表示。

    爱理与三和音彼此互望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在「帝国凶刃」面前,自己的觉悟有如儿戏。

    「也对。有夜架在堪比千人之力。原本还设想过依照情况可能无法成行,或是得让你休息几天——」

    「没有必要。我的机攻壳剑在哪里呢?」

    「好端端的在这里。话说先穿起衣服吧。看得连我们都感到害羞了……」

    爱理叹了一口气,跟著递过《夜刀神》的机攻壳剑。

    但是,无法直视夜架的裸体,红著脸别过头去。

    「这个~该怎么说呢,身材真好啊……肌肤也很漂亮,这样连小路克都能一举攻陷吧?啊……!」

    带有几分失落的媞尔珐嘀咕后,谢里丝也露出复杂的表情点头。

    「嗯,这的确有点伤脑筋呢。不只是身为机龙使的实力,居然连那方面都觉得自己裸不了——」

    「Yes. 放心吧,谢里丝。唯有胸部应该难分轩轾,虽然这是我看了这么多年的主观。」

    「是、是吗?等等,不要擅自与我的裸体比较啦!」

    露出几分期待表情的谢里丝慌忙解释。

    目睹三人互动的夜架,一边换上递给自己的装衣,表情认真地开口。

    「没有问题。御主的侧室愈多愈好。在我看来,三人都很有候补的潜力。」

    「什么!?」

    「这、这个——真、真的吗?」

    「Yes. 我也有机会,是吗?」

    听到夜架唐突的爆炸性发言,媞尔珐惊讶,谢里丝慌张,最后诺珂特以一副认真的表情难为情起来。

    就在难以言喻的沉默弥漫现场时,声音在地下室内响起。

    「拜托,大家闹够了没啊!居然连这种时候都在胡思乱想!?」

    在爱理一喝之下,三和音一脸苦笑同时道歉,夜架则不知为何被骂,歪头感到不解。

    面对破坏之前紧张感的互动,爱理不由得失落地浑身无力。

    打从心底对她们不置可否。

    可是,又觉得有几分高兴。

    能与如此知心的伙伴在一起。

    而且在战斗前可以一如往常互动,相互欢笑。

    (这样,可以算是幸福吧。)

    正因为与路克斯同样身为罪人的立场,感触才更强烈。

    而且不仅与三和音等人,还能与夜架相处,也是多亏路克斯。

    可能对爱理的沉默感到不可思议,夜架忽然主动窥视她的表情。

    「没事的,爱理小姐。对王族而言,近亲通婚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这是什么关心方式啊!?」

    听到夜架的轻声细语,爱理满脸通红回答。

    路克斯肯定平常也是这样的心情吧。

    「啊哈哈哈。既然心情也放松了,差不多该出发啦?为了救回他——救回我们重要的伙伴。」

    三和音之首的谢里丝下结论后,所有人直接开始准备。

    由于移动相当消耗体力,因此拜托「骑士团」的成员帮忙护送到国境,再进入马卡法王国。

    正好比莉夏等人晚两天,爱理等人也离开了新王国。

    †

    另一方面,现在的马卡法王国,废都葛尔尼卡。

    古城一楼的大厅。

    路克斯与爱莉尔驱除布阵于大厅的大批幻神兽,寻找从阶梯前往地底的路径。

    乍看之下以为这座古城只是大,不过复杂的结构相当麻烦。

    即使已经合作消灭了十几只幻神兽,依然不能松懈。

    多亏爱莉尔掌握的情报而没有落入陷阱,可是接下来似乎还会出现尚未确认的区域。

    「呼,先休息一下吧?记得这附近应该也有安全地带。」

    在新王国的爱理等人离开学园三天后,路克斯依照爱莉尔的指示,攻略「大圣域」。

    只要突破表层阶,打开最深处的门,就能入侵重要据点并列的深层阶。

    由于好像隐藏在复杂的地下迷宫深处,因此得先寻找门。

    海兹还是一样,似乎一直在进攻世界联盟的要塞,与玛姬艾儿卡的辅佐官洛洛特,以及辛格伦的辅佐官兹拜贝鲁克率领的白岭骑士团交战。

    由海兹指挥幻神兽牵制,阻止联盟军潜入,另一方面爱莉尔与路克斯开启通往「大圣域」的道路。

    第一皇女里丝媞卡则似乎从名叫「天宫」的飞船监视双方,同时负责指挥。

    弗基尔负责里丝媞卡自身的护卫。

    照顾起居与各种情报的传达,则听说由侍女密丝希斯进行。

    所有「七龙骑圣」都被移送到古城内的礼拜堂,在该处集中看管。

    除了路克斯以外,其他人都被当成单纯的人质,因此似乎吩咐失去首领的「龙匪贼」余党负责监视。

    「目前我们『创造主』的阵营,情况应该是这样——」

    说到这里,爱莉尔轻轻咬一口事先作的三明治。

    自从在不受幻神兽攻击的安全地区小房间开始休息,很快已经过了几个小时。

    由于不时还兼用角笛,战斗并未特别辛苦,但是也有不具备听觉的幻神兽,所以不能大意。

    「可以问一个问题吗?关于『大圣域』——」

    「请问。只要是我能回答的范围。」

    忽然一个疑问闪过路克斯的脑海。

    在获得爱莉尔允许后,路克斯开口。

    「为什么,连遗迹原本的主人『创造主』,都会遭到幻神兽如此猛烈的攻击?在遗迹也是这样,不觉得怪怪的吗?」

    「果然,会这么想呢。」

    听了这句话的爱莉尔,以伤脑筋的笑容回应。

    「如果只是抵御外部入侵者的防卫机制自动运作的话,照理说至少也不会攻击我们。」

    坐在老旧房间的椅子上,爱莉尔不意仰望天花板。

    「我想,可能一开始是这样没错。起初幻神兽肯定是为了歼灭敌人而创造并且运用的。可是某个时候,有人改写了命令。最后变成了会不分敌我,攻击任何人。」

    「……这该不会,是我们的祖先造成的?」

    阿卡迪亚皇国的一族,过去只不过是个弱小的国家。

    统治了世界的他们,一旦没有了敌人,就在国内产生了统治与阶级差距。

    遭受苛政、镇压、恶意压榨而痛苦不堪的平民们,反抗特权阶级的「创造主」,掀起革命,被称为「叛徒一族」。

    而这些人,就是路克斯等人的祖先。

    亦即五年前灭亡的阿卡迪亚帝国前身,路克斯根据至今的情报如此预料。

    所以海兹才会如此憎恨叛徒的后裔路克斯。

    「可能是吧。海兹似乎如此深信,但我个人的意见实在无法评论。因为,如果他们真的抵达了『大圣域』改写了系统,为何不设定成只有自己的血脉不受影响呢?」

    「…………」

    爱莉尔的这番意见,路克斯也有同感。

    可是,如此一来就留下奇妙的谜团。

    当初有人改变了幻神兽的性质,切换成防止有人入侵遗迹的装置。

    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这样就搞不懂,他到底为了什么目的而这么做。

    「不过,我心里稍微有底。说不定,那个遗迹防卫系统——」

    就在爱莉尔表情认真即将开口的时候,传来一阵声音。

    呜咿——噢噢噢唤噢唤噢唤噢噢。

    一阵让人起鸡皮疙瘩,带有杀意的漆黑凶兆响声。

    与周围的幻神兽迥异的声音。

    「这股气息——难道『圣蚀』复活了吗!?」

    「……!?」

    见到爱莉尔表情急迫,路克斯也不由得屏息。

    「圣蚀」是会反覆复活的最大最强终焉神兽。

    之前已经消灭过许多次,但每一次都会附加全新力量复活。

    若从此处——「大圣域」再度出现的话,遭遇的可能性很高。

    可是,压低声音静耳倾听后,这次听见其他的声音。

    规则的机械音色——是装甲机龙的驱动声。

    「——!?」

    失去首领的「龙匪贼」剩余部队似乎已经加入里丝媞卡的麾下,但他们不可能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前来。换句话说——

    「路克斯!快逃!」

    抢在听到爱莉尔的声音而戒备之前,「答案」撞破房门现身。

    是尖端如桩子般尖锐,紫色的钢线锁链。

    这是菲尔菲身上的神装机龙,《堤丰》的特殊武装《龙咬缚锁》。

    反射性拔出机攻壳剑,但已经来不及。

    路克斯的身体被钢线缠住,转眼间便被拉走。

    房间外一如预料,是身穿《堤丰》的菲尔菲。

    「抓到,小路了。」

    「漂亮,菲尔菲。」

    我行我素又迷糊的少女声音。

    一旁更传来凛然的声音,听得路克斯睁大眼睛。

    与菲尔菲在一起的,是身穿《凛德龙虫》的赛莉丝缇雅。

    可能心情随著重逢而缓和,两人忽然露出柔和的笑容。

    「菲尔菲!赛莉丝学姐!你们是怎么来这里的——!?」

    路克斯忍不住惊呼询问。

    「因为传出,小路的气味。」

    青梅竹马的少女理所当然表示:

    「刚才拜托莉姿夏尔蒂与库露露席法负责吸引海兹的大军,也因此才能制造潜入此处的破绽。」

    赛莉丝一五一十说明事情的经纬。

    照理说莉夏等人抵达这里,再快也是前天的事情,但是短暂期间内战况似乎大为变化。

    至少能穿过古城周围的防线,一口气猛追到这条长廊的能力绝不简单。

    或者,是少女们急欲救出路克斯的强烈意志驱使她们。

    无论如何,以结果而言,里丝媞卡认为剩下的莉夏等人是最大的障碍而提高警戒是对的。

    只有一点误判。

    就是之前在里丝媞卡利用下攻略过数座遗迹的她们,与路克斯屡次穿越死线——让她们的实力提升至超乎想像。

    「菲尔菲!你带路克斯脱离,我来负责挡住追兵。」

    「两位等一下!我没办法离开这里——」

    在「楔」的拘束下,一旦远离古城就会遭受电击,更重要的是——现在相当不妙。

    目前正答应爱莉尔的交易,抢先占领「大圣域」的途中。

    「——不好意思,将他还给我吧?」

    「……!?」

    划破在长廊流动的冰冷空气,爱莉尔澄澈的声音传至路克斯等人。

    众人反射性戒备的瞬间,闪光撕裂空气,直扑菲尔菲的《堤丰》。

    「……休想。」

    面对呈现直线轨道的闪光,菲尔菲启动所有障壁承受。

    可是,宛如针尖般集中在一点的威力贯穿了障壁,光线尖端缠绕在《堤丰》的装甲臂右肘上。

    「……?你做了,什么?」

    依然面无表情,菲尔菲略为产生疑问。

    答案很快就揭晓。

    缠绕的发光线滑向侧面,用力拉扯将装甲臂往外拽开。

    抱著路克斯的姿势一失去平衡,缠绕装甲臂的发光线随即松开,以眼睛跟不上的高速缠住并抢走路克斯。

    「什么……!?」

    面对爱莉尔极为熟练,堪称神技的动作,头一次见到的两人实在不知所措。

    连路克斯本人,老实说都不明白发生了何事。

    原以为是光线之类,看来是传导能量的鞭子。

    这种武器类似龙尾钢线,但威力与精密程度、射程距离却彷佛不同次元。

    「那就是你所拥有,真正的神装机龙吗。柯莱尔——不,神圣阿卡迪亚皇国第二皇女,爱莉尔•薇•阿卡迪亚。」

    「……!?」

    赛莉丝一道破,路克斯忍不住回头一瞧。

    身后已经不见《飞翔机龙X》的身影,而是霸气十足的犀利装甲外型。

    以黑色与亮绿色双色为主,貌似大蛇头部的肩口,充分显示其攻击性。

    握在右手的特殊武装鞭子,散发淡淡黄绿色光芒,垂落在长廊地板上。

    「恶龙《札哈克》,这就是我使用的神装机龙之名。」

    「…………」

    赛莉丝见状,脸上浮现警戒的神色。

    神装机龙彼此的对战中,是否理解神装的能力,将会产生相当大的优势。

    因为任何强者对未知的绝招都很弱。

    不过,犹豫仅在短短一秒之内。

    「《支配者神域》。」

    《凛德龙虫》的装甲发光,以赛莉丝为中心出现足足数十公尺的光之领域。

    只要在射程范围内,《凛德龙虫》的神装都可以瞬间移动。

    在战斗中,是可以完美控制间距,无比强大的神装。

    因此只要有机会启动,在攻防战中就能占有优势。

    而且赛莉丝在投掷机龙爪刃等武器后,还能配合命中时机以《支配者神域》接近,进行同时攻击的战术「重击」。

    「那么,就让我见识一下吧。你的力量与心中的觉悟——」

    眼看赛莉丝举起机龙爪刃,正准备使出这一招。

    一旁,菲尔菲窥伺夺回路克斯时机的破绽瞬间,爱莉尔展开行动。

    「——不好意思,现在不能将他还给你们。」

    带有几分虚无的认真表情,爱莉尔宣告后,拿起偷带在身上的角笛一吹。

    幻神兽不会进入安全地带,但长廊倒是可以。

    由于古城内还有幻神兽,所以是有效的战略。

    「《支配者神域》!」

    赛莉丝见状,跟著行动阻止角笛的使用。

    投掷机龙爪刃的同时,启动瞬间移动的神装,飞越空间。

    瞬间绕到爱莉尔的背后,以特大的突击枪刺向背后——可是。

    「…什么!?」

    美丽的翡翠色瞳眸,惊愕地大睁。

    不知何时出现在眼前的巨大墙壁,挡住了浑身力气的突刺。

    「这就是,《札哈克》的神装!?产生物质——不,是传送吗!?」

    赛莉丝疑惑的声音,隔著原本存在于路克斯背后的石墙传过来。

    更有几只幻神兽——石像鬼与奇美拉钻过通风口,接连袭击菲尔菲。

    「头……好痛。」

    即使透过训练学会了抵抗角笛的力量,可是栖息在菲尔菲体内的幻神兽依然产生反应。

    「小菲!等一下,我现在——」

    路克斯见状,伸手握住机攻壳剑的剑柄准备高速召唤《巴哈姆特》,却被爱莉尔阻止。

    「不好意思,你不能去救她。我们应该有其他的目的。」

    语气甚至让人感到几分冷酷。

    可是路克斯在她的面具底下,感受到属于她的盘算。

    「只要违反命令,『楔』就会有电击流过,但我并不想这么做。如果不想伤害她们的话——」

    「……我明白了。」

    目前路克斯与爱莉尔的目的,终究是开拓通往「大圣域」的路径。

    首先要下至表层阶,开启直通古城的传送装置。

    赛莉丝与菲尔菲遭到幻神兽包围,但她们两人应该能从劣境中脱困。

    反而只要爱莉尔命令路克斯,就必须与她们两人交战不可,光是能避免这点就真的是幸运。

    (小菲,赛莉丝学姐,拜托你们要平安啊——)

    路克斯在心中祈祷,同时追在以《札哈克》飞翔的爱莉尔身后。

    「直接前往表层阶,寻找衔接古城的传送装置吧。之后再开启最深处通往深层阶的门。」

    原本以为古城一楼的长廊是死路。

    一使劲推墙壁的部分就出现拉杆,爱莉尔伸手一拉。

    眼前的墙壁往一旁滑开,另一侧同样再度出现巨大金属墙。

    「这个,在遗迹内见过好几次——」

    「嗯。虽然需要『钥匙管理者』的权限,不过这里很久之前就让密丝希斯开启了。之后只要知道位置,任何人都能进来。」

    可是,幻神兽很快就会重新配置,因此直接走这条路十分辛苦。

    所以刚才一直在清理敌人,开拓道路。

    「话说《札哈克》的使用者,原来是爱莉尔你啊……」

    「你早就知道了吗,路克斯?」

    「嗯。在学园祭与罗莎的部下战斗时,你偷偷帮助过我对不对?从那时候开始,你就一直在观察我的情况吧。」

    「是没错……」

    如此回答的爱莉尔,紧张未曾从表情松懈。

    不过,与刚才和赛莉丝她们交战时不一样,能感受到几分焦急难耐的犹豫。

    「附带一提,《札哈克》的神装是《双头邪智》。能力是干涉附近对象的精神,消除特定的记忆与认知。」

    爱莉尔解说之前无暇说明的神装。

    换句话说,刚才赛莉丝以为墙壁突然出现,其实是因为一开始就在爱莉尔背后的墙,从记忆中消失的缘故。

    虽然缺乏单纯的破坏力,不过这种神装的应用范围十分广泛。

    暂先进入附近可能是安全地带的房间,喘口气休息。

    「稍微休息后再出发。幸好这个入口没有被她们发现。就这样开拓通往『大圣域』的道路——」

    「……这一点我不允许。」

    超然气息与玲珑的声音,突然从头上降落。

    连同在眼前扩散的光之领域,赛莉丝与《凛德龙虫》降临。

    「利用《支配者神域》传送空间……!?可是,究竟如何找到这个位置——」

    「是我,喔。」

    爱莉尔刚举起鞭型特殊武装《龙刃光鞭》,宛如落雷的轰鸣声顿时从正上方砸下。

    厚重的石造天花板爆散,冲击的同时卷起粉尘。

    「这是——《堤丰》的《龙咬爆火》!?」

    能直接将能量注入抓住的物体或生物加以爆破,是《堤丰》的特殊武装。

    以此能力破坏天花板,从上层直接降落。

    「原本不惜使用神装也要甩掉你们,却完全被你们玩弄在股掌间吗。真是服了。」

    与路克斯一同迅速拉开距离的同时,一道冷汗从爱莉尔额头上滑下。

    遭到孤立的赛莉丝,以《凛德龙虫》的神装瞬间移动,与菲尔菲会合。

    迅速歼灭幻神兽后,藉由菲尔菲超越常人的听力,锁定路克斯与爱莉尔的位置。

    赛莉丝以《凛德龙虫》降落,菲尔菲也紧接在后——才形成刚才的局面吧。

    连带导致这扇隐藏门的位置完全曝了光。

    「倒也未必。完全中了你的陷阱是事实。只不过,我们依然不肯罢休而已。」

    「小路,不会交给你。」

    通往地下迷宫的入口开了个大洞。

    在「大圣域」之前,两组人马再度对峙。

    「看来路克斯因为那个奇怪的项圈而遭到你的控制。稍等一下。我马上就破坏它。」

    「……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得手。毕竟,我也有非完成不可的事。」

    面对散发超然压力的赛莉丝,爱莉尔也以毫不退让的意志回应。

    赛莉丝掌握路克斯的情况,寻找进攻的机会,菲尔菲同样一点一点缩短距离。

    目前的路克斯由于「楔」与爱莉尔之间的契约,立场上必须遵从她的意志,但要阻止拿出真本事的赛莉丝与菲尔菲并非易事。

    再次觉得平常是可靠的伙伴,一旦敌对竟会如此可怕。

    (况且——我们如果在此开打,无论如何都很麻烦。)

    路克斯的「楔」,光是受到强烈冲击就会产生足以致死的电击,况且由于紧贴脖子,连《支配者神域》都无法取下。

    因此不论怎么挣扎,都无法回到世界联盟的阵营。

    可是对赛莉丝与菲尔菲而言,都已经追到这里,也不打算退让吧。

    (一旦在此爆发战斗,爱莉尔既无法达成目的,赛莉丝学姐她们也会消耗战力。不——最坏的情况,甚至有可能受重伤或丧命。)

    霎时间如此心想的路克斯,迅速向两人喊话。

    「赛莉丝学姐!小菲!我没事,先撤退吧!无论如何我的项圈都拿不下来,也没办法离开古城!再这样下去,彼此会不得不打起来!」

    听到这句话的赛莉丝与菲尔菲,表情略微出现动摇。

    可是,路克斯却误判了她们的觉悟。

    「我知道了。那就如此决定。直到击败操纵项圈的控制者为止。」

    「嗯。小路在那之前先安静一点。」

    「……!?」

    这是最糟糕的反应,但也没办法。

    两人对爱莉尔向路克斯提出的「交易」毫不知情。因此即使是路克斯亲口说出,也不可能接受这种提议。

    理所当然,会试图击败正控制「楔」的爱莉尔。

    『——看你似乎有困难呢。我可爱的妹妹,爱莉尔。』

    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稳重的声音,在场四人屏息以对。

    「里丝媞卡姊姊?究竟——!?」

    『从古城上空的「天宫」啊。毕竟我可是能干涉「大圣域」系统的神托巫女呢。只要房间内有遗迹的监视装置,就能大致上掌握你们的动向。虽然之前一直没告诉你。』

    「…………」

    里丝媞卡这段话的真正意图不明,却是可怕的事实。

    万一为了劝说赛莉丝与菲尔菲,连爱莉尔的计画都说出口,一切就完蛋了。

    可能爱莉尔就是警戒这一点,才完全没有对赛莉丝她们透露吧。

    「那么——我该怎么做才好?」

    爱莉尔以问题窥视她的真正意图后,随即传回来自姊姊的指示。

    『很简单。无视她们继续前进吧。我相信爱莉尔。正因如此,希望你好好达成任务。』

    「可是,她们没有这么天真会让我们直接通过——」

    『没关系。放心吧。因为我刚才已经派过去了。长达千年保护我们的守卫——皇国最强的机龙使。』

    「——!?」

    听到高声响起的这段话,战栗瞬间掠过爱莉尔的表情。

    爱莉尔迅速挥舞特殊武装《龙刃光鞭》,光鞭跟著上下左右疾驰。

    然后瞧准赛莉丝与菲尔菲戒备的破绽,拉著路克斯的手走向地下。

    来到里丝媞卡无法监视的房间外头——

    「等等,怎么了啊,爱莉尔!?」

    「事情不好了!赶快甩掉她们,放弃救你的计画!不——找出衔接古城的传送装置加以引导吧!否则的话,肯定逃不了的!」

    快速说完的爱莉尔,表情呈现前所未有的急迫。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没有料到。究竟是姊姊一时兴起,还是为了杀死赛莉丝小姐她们的陷阱不得而知,可是非常麻烦。万一她来到这里,可就糟了!」

    「不允许你逃走!将路克斯还给我!」

    从身后传来赛莉丝追逐爱莉尔滑翔的气息。

    虽然通道还算宽,可照理说在复杂的地下迷宫无法发挥速度,然而赛莉丝不断使用《支配者神域》,穿越墙壁追上路克斯等人。

    「路克斯也赶快找!可能伪装成某种摆设,隐藏了通往古城的传送装置!」

    「……我知道了!」

    被走投无路的紧迫气氛震慑,路克斯点头。

    一边提防赛莉丝她们的追逐,迅速消灭眼前的幻神兽。

    由于目前穿的是《飞翔机龙》,火力上不太放心,但勉强可以一战。

    爱莉尔挥舞鞭子造成幻神兽的破绽,路克斯间不容发上前补刀。

    就这样往深处前进后,忽然受阻于一间奇妙的大厅。

    「这里,究竟是——!?」

    在蓝白色光芒照耀下,有著天花板十分高耸的广大空间。

    墙上有无数半透明胶囊,同时奇妙的震动叽嘎作响。

    「这是幻神兽工厂之一。持续生产保护古城周围与『大圣域』的幻神兽。当然,这是众多工厂的其中一座——」

    听了爱莉尔的解说,路克斯这才明白。

    话说好像在「方舟」内也见过类似的装置。

    规模没有那么大,空无一物的空间却十分宽广。

    「这间房间虽然并非目的地,但可能有回到古城的传送装置。还是调查看看吧。由于可能潜伏幻神兽,要小心一点——」

    「嗯。」

    点头同意后,路克斯调查在昏暗光线下照亮的四周。

    机龙的足部小心翼翼,踩在无数胶囊如柱子般耸立的奇妙空间。

    赛莉丝她们可能也正与幻神兽交锋,似乎不会立刻抵达此处。

    由于情况暂时松了口气,路克斯询问刚才的问题。

    『爱莉尔。刚才的事情,可以问你吗?』

    并未停下手边的调查行动,路克斯以龙声询问。

    由于是大厅,为了避免里丝媞卡窃听,即使对就在附近的爱莉尔,依然使用龙声通讯。

    结果爱莉尔同样透过龙声,迅速回答。

    『我也太大意了。由于太久没有回到里丝媞卡姊姊那边,但的确听过某件事。在表层阶的某间房间,功能稍微恢复了一些。而那正好带回了古城,并且修理完毕……』

    『那是』

    『神装机龙的制作机器。』

    「……!?」

    听到这里,路克斯不由得哑口无言。

    『相同的神装机龙,本来无法复数制造。这是「大圣域」如此规定的。可是——如果曾经完全遭到破坏,则另当别论。即连失去的神装机龙,虽然得花时间与功夫,依然可以重建。』

    『这与刚才的通讯有什么关系?』

    『我们「创造主」的最强战力已经苏醒了。密丝希斯之所以很少行动,是因为她肩负随时护卫里丝媞卡姊姊的使命。而且,她同时也是王牌。可是,现在的条件已经可以派遣她。她穿的神装机龙已经再生完毕。』

    「…………」

    在不远的幻神兽工厂内探索的同时,路克斯对龙声的这段话感到不解。

    期间依然寻找回到古城的传送装置,但忽然停下了手。

    「话说回来……怎么回事?为什么明明在幻神兽的工厂中,却没有任何一只幻神兽攻击?」

    自从进入这间房间后,路克斯就感到奇妙的不对劲。

    就算在这里生产的幻神兽都飞往外头,在如此宽广的空间中连一只都没有实在很怪。

    难道是里丝媞卡干涉「大圣域」的系统,事先排除了幻神兽吗,或者是。

    就在路克斯如此心想时,忽然闻到奇怪的臭味而皱眉。

    刚才一直没看清楚的后方一角——该处淹没在漆黑色的血海中,抵销了蓝白色的光线。

    「这是——!?」

    慢了一瞬间发现的光景,让路克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全都死了。

    十几只——不,至少也有几十只各式各样的幻神兽,四分五裂死亡多时。

    有些幻神兽头部破裂,有些核心被贯穿,有些则被劈成两半。

    回溅的血泼到周围的胶囊,遮住了光线。

    「————」

    然后,最让路克斯惊愕的,并非眼前的惨简仅由一人达成,而是一直没发现她在那里。

    她压低气息,混入黑暗中,等待敌人接近。

    如果路克斯是她攻击的对象,现在大概已经身首异处了。

    「密丝希斯•V•艾克思珐……!」

    察觉到她的存在,路克斯忍不住开口。

    她是「创造主」的贴身侍卫,具备钢铁意志的沉默侍女。

    与库露露席法同样一头蓝发,现在身上不是侍女服,而是装衣。

    幻神兽的血溅得到处都是,可是她与身上穿的装甲机龙,却连一滴回溅的血都没有。

    「而且,那架机龙是——」

    穿在她身上的深蓝色厚重装甲。

    似曾相似的外型,看得路克斯瞠目结舌。

    「没错,是神装机龙《艾基•达哈卡》。虽然曾经遭你破坏,但藉由解放所有遗迹,终于成功再生了。」

    「…………」

    先前扮演军火商的海兹借给保泽里多的,原本是她的机龙吧。

    之后,在能全力迎战的《艾基•达哈卡》再生完毕前,王牌密丝希斯才一直按兵不动。

    不过,既然她已经展开行动……

    「两位,请远离一点,敌人来了。」

    低声说的密丝希斯脸部侧面,浮现淡淡发光的几何纹路。

    「完全结合」。

    是只有库露露席法或苏菲丝等人,机龙适性最高的「钥匙管理者」才能使用的特殊模式,但照理说对身体负担也很大,密丝希斯却从一开始就启动。

    只见她缓缓举起战斧,静静盯著工厂入口。

    随后有几支锚具扭动著,从暗处飞出来。

    「《堤丰》的《龙咬缚锁》——先攻的是菲尔菲•爱格兰姆吗。」

    即使面对来自远距离的奇袭,密丝希斯依然文风不动。

    躲过如子弹般逼近的钢线锁炼尖端,随即高举战斧冲上前。

    「钢线的目标不是我,而是身后的障碍物吧?」

    「————」

    一如密丝希斯平淡的宣告,《龙咬缚锁》咬住了密丝希斯背后的胶囊,然后高速拉近。

    从身后被高速拉近的胶囊,对夹在中间的密丝希斯形成来自后方的强袭——

    「一边是前后夹攻,这么说来另一种攻击是时间差——来自左右或头顶上吧?」

    利用《支配者神域》,正好出现在密丝希斯头顶上的赛莉丝警戒地皱起眉头。

    即使是第一次见到,密丝希斯依然瞬间识破了赛莉丝与菲尔菲的合作攻势。

    「就算你知道,但你要如何防御?」

    不过,赛莉丝依然毫不动摇,从中空朝斜下方刺出《雷光穿枪》。

    从密丝希斯的视角看来,是从眼前的空中朝下段突刺。

    来自前方的几支《龙咬缚锁》发射到自己的后方,在拉扯下朝自己飞来的障碍物,形成来自后方的袭击。

    等于是来自前后的夹击。

    而且密丝希斯的装甲一旁有数根钢线通过,因此形成阻碍,连上下左右的活动都受阻。

    两人的神装与合作无间,形成精湛的战术。

    连路克斯都惊叹的必杀夹击,即将命中的时刻——

    「很可惜,错了一步。」

    密丝希斯开口后,使劲挥动握著武装的右装甲臂,先将战斧插在从身后逼近的胶囊。

    同时,《艾基•达哈卡》以最大功率的障壁,挡住赛莉丝来自前方的突击枪。

    虽然仅在短短一瞬间,但是挡住了从中空使出的长枪下段突刺,趁隙将插在胶囊上的战斧从背后笔直使劲往下劈。

    换句话说,连同插在战斧上的胶囊砸向眼前的长枪,拨开这一击。

    「——!?」

    在不到一秒钟的剎那,精确度堪比神技的攻防交错。

    「居然能从那种情况下,挡住她们的合作攻势——」

    刚才的合作攻势即使是路克斯,不靠《巴哈姆特》的神装都自认躲不过。

    密丝希斯却连眉毛都不动,以最短最佳的动作挡下。

    「不对!她们两人有危险……!」

    但是,一旁的爱莉尔发出极端压低声调的声音,紧咬牙根。

    一头雾水的路克斯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但是视线回到赛莉丝等人的战斗后,疑问顿时冰释。

    同时《札哈克》握住《龙刃光鞭》,鞭子尖端朝门外头伸出去。

    「那么就到此结束了——《千变魔术》。」

    「唔!?」

    以战斧拨开赛莉丝的长枪,随后《艾基•达哈卡》的装甲发出炫目光芒,解放神装。

    《艾基•达哈卡》的神装《千变魔术》,凶恶的能力能吸收其他装甲机龙的能量,甚至连神装都能抢走。

    与保泽里多战斗时,赛莉丝不在现场,但有听路克斯等人说过。

    因此若是普通的使用者,会避免神装遭到夺取而迅速退后,但赛莉丝却选择相反的做法。

    就在突击枪被战斧从上到下架开的一瞬间,利用劲道迅速旋转长枪——再度举起后并未直接以长枪突刺,而是从枪尖发出雷击。

    「那是——雷闪!」

    《雷光穿枪》的电击,可以藉由发射攻击中距离的范围。

    再加上连障壁都不可能防御电击,因此对于与机龙「完全结合」的密丝希斯而言,反而会增加伤害。

    即使是必杀合作攻势刚被挡下,依然间不容发执行最适合的选择,这是赛莉丝彻底磨练过的战斗思考——「机动定石」。

    另一方面,攻击被躲过的菲尔菲也展开追击态势。

    《堤丰》如子弹般滑行,以收回右臂的姿势逼近密丝希斯。

    《龙咬爆火》的能量集中在右手,打算在抓住的一瞬间爆炸。

    再度以双重攻击形成必杀绝招。

    雷闪的电光命中后,《艾基•达哈卡》的装甲弹飞。

    「……成功了!」

    「不——不对!」

    忍不住惊呼的路克斯一旁,爱莉尔的嘴唇颤抖。

    面前的光景,映入不明就里而困惑的路克斯眼中。

    「这是——怎么回事!?」

    「来自前方的,攻击……?」

    承受雷电直击的一部份装甲,如散弹般直击《凛德龙虫》,跟著遮蔽《堤丰》的视野。

    再加上从该处溢出的琉璃色冲击波,分别命中赛莉丝与菲尔菲。

    即使没有造成什么伤害,但确实挡住了追击的脚步。

    乍看之下,类似自动解除一部分装甲的机龙解放,但有些不一样。

    「是《艾基•达哈卡》的特殊武装……《不净蔓延》。一旦遭受攻击,就会自动朝敌人与周围发射反击的冲击波与装甲弹。以此封住两人的行动……!」

    衔接双肩炮口,《双头魔颚》的另一项特殊武装。

    可能由于保泽里多还不熟练而没使用过,但该武装自动反击,挡住了两人的攻击。

    然后——

    「最佳的判断,了不起。可是你们在不知不觉中犯了最大的禁忌。那就是,机龙使绝对不可以与我战斗。」

    「……!?这、这项神装是——」

    「力量,逐渐,消失……」

    赛莉丝与菲尔菲,甚至没有碰到密丝希斯的《艾基•达哈卡》。

    一直警戒神装遭到夺取,相隔几公尺的距离。

    可是,机龙的能量依然以可怕的速度被吸走。

    而且在赛莉丝两人使出对应策略前,密丝希斯已经先采取行动。

    「————」

    在最高速操纵下《艾基•达哈卡》使劲挥动战斧,砍向赛莉丝的《凛德龙虫》头部。

    赛莉丝勉强以突击枪成功防御,可是这一瞬间,原本在周围展开的《支配者神域》光之领域顿时消失无踪。

    「反应得真快。不过,真是悲剧啊。敢在有『反机龙使』别名的我面前——使用《支配者神域》。」

    从赛莉丝的《凛德龙虫》夺取神装后迅速发动,《艾基•达哈卡》瞬间移动。

    出现位置在菲尔菲正后方。密丝希斯以战斧使出一记横扫的剎那,菲尔菲朝后方的回旋踢跟著炸裂。

    以前在模拟战中,菲尔菲也曾经看穿赛莉丝的《支配者神域》,凭直觉反击成功。

    被踹飞至工厂的墙边,同时密丝希斯一脸认真地盯著自己的手边。

    「除了佩服以外还是佩服。既非『创造主』也非『钥匙管理者』的人类,竟然能提升实力到这种程度——就是这么可惜。我必须杀了你才行。」

    即使遭到反击的一蹴,依然以左手稳稳挡住。

    不,那并非单纯的格挡。

    不是防御,而是夺取。

    菲尔菲具备的,《堤丰》神装——

    「——《无情果实》。」

    就在路克斯顿时屏息之际,从《艾基•达哈卡》的装甲,释放出漆黑的波动。

    让自身以外的神装失效的同时,还能降低周围的机龙功率,是强力无比的无效化神装。

    由于两人的神装都遭到夺取,因此前者的功能无效。但就在《千变魔术》吸收能量的途中挨了这一招,操纵几乎完全遭到封锁。

    纵使赛莉丝与菲尔菲号称战斗力无与伦比,一旦机龙本身失去反应就毫无力量。

    因此,刚才的密丝希斯凭藉完全的机龙杀手能力,完封两人。

    「那么,再见了。」

    以侍女的动作一敬礼后,挥动装甲臂握著的战斧。

    朝动力的幻创机核存在的肩口,分毫不差劈下去。

    「呜、啊啊……!?」

    「小……路……」

    造成两人的装甲机龙停止,装甲解除。

    力量耗尽的赛莉丝与菲尔菲脚步踉跄,趴在工厂的冰冷地板上。

    足以与「七龙骑圣」齐名的两名强者,转眼之间便倒下。

    「这才是,『创造主』她们的最大战力……!」

    目睹这一切的路克斯,在惊愕之下只能喘息。

    身穿《艾基•达哈卡》的密丝希斯,实力可能与夜架——不,可能堪比全力的辛格伦。

    (更重要的是,糟糕了……)

    现在,由于路克斯假装协助「创造主」等人,因此没办法救助赛莉丝她们。

    可是,如果现在不迎战密丝希斯,赛莉丝与菲尔菲都会没命。

    唯有这一点无论如何都必须阻止。

    即使与爱莉尔之间的密约化为泡影,路克斯会遭受「楔」的电击而丧命。

    或是最终无法拯救她们——也绝对不能就此见死不救。

    路克斯瞬间下定决心,紧紧握住《巴哈姆特》的机攻壳剑。

    做好就算再度被爱莉尔阻止,依然不顾一切甩开她的觉悟——可是。

    「等一下!密丝希斯!」

    眼看路克斯即将采取行动,爱莉尔喊了出来。

    听到主人的声音,密丝希斯停下手,以毫无感情的严肃表情回头。

    「什么事呢?爱莉尔皇女殿下。她们是挡在主人面前的最后威胁。况且人质也足够了,我认为应该在此解决她们——」

    『是的——没错。允许成为随从的只有路克斯而已。就算你再怎么对其他人宽容,我也无法对她们开恩。』

    密丝希斯仰望工厂的天花板,里丝媞卡的声音随即落下。

    果然与「大圣域」的系统连结,目前依然在监视。

    可能也考虑到爱莉尔的这种反应,里丝媞卡才会派密丝希斯来吧。

    即使爱莉尔不会放弃自己的使命,倒戈追随路克斯等人,但不保证不会同情路克斯的伙伴们。

    里丝媞卡藉由营造这种情况,测试爱莉尔身为「创造主」究竟会如何行动。

    可是,爱莉尔静静摇了摇头,否定里丝媞卡的话。

    「当然,我明白这一点。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若是里丝媞卡姊姊,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吗?」

    『……?难道,这股反应是——』

    就在里丝媞卡低语的瞬间,整间幻神兽工厂都剧烈摇晃。

    路克斯顿时紧张地屏息的同时,中央地板碎裂,喷出火炎。

    从中飞出的几支火箭矢划过爱莉尔的侧腹,导致喷血。

    「……呜!?」

    「爱莉尔!?」

    路克斯立刻一喊,同时瞪向现身的敌人。

    身穿清纯洋装的娇小少女——不,蕴含深不见底凶兆的漆黑气息。

    只要「大圣域」不停止,就会不断复活的最后终焉神兽「圣蚀」,正好出现在现场。

    唯有这一点不论是不是「创造主」,现阶段都无法控制。

    这也是里丝媞卡几乎没降落至古城,一直待在飞船——「天宫」内的原因之一。

    (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反而更糟!)

    虽然转移密丝希斯的注意力是好事,但「圣蚀」会不分敌我发动攻击,也不能丢下倒在地上的赛莉丝与菲尔菲,离开现场。

    「密丝希斯!在我们逃跑的期间帮忙争取时间!我们直接寻找回古城的传送装置!」

    「……——知道了。」

    爱莉尔如此吩咐后,密丝希斯跟著举起战斧与「圣蚀」对峙。

    另一方面,路克斯准备前去救援赛莉丝她们,爱莉尔却从一旁阻止。

    「路克斯,不可以出手!」

    原以为是要对她们见死不救,可是随后,从工厂门传来划破空气的声音。

    出现的是两名机龙使,莉姿夏尔蒂与库露露席法。

    「莉夏公主!?库露露席法!?」

    一见到分别穿著《迪亚玛特》与《法夫纳》的两人瞬间,路克斯忍不住一喊。

    「这是什么情况啊!?」

    目睹一片混沌的工厂内部情况,进入房间的莉夏皱起眉头。

    另一方面,库露露席法冷静地一瞥情况。

    项圈「楔」戴在路克斯的脖子上。路克斯站在爱莉尔身旁。还有赛莉丝与菲尔菲的战斗痕迹。

    以及密丝希斯穿著曾经战斗过,有过恩怨的神装机龙《艾基•达哈卡》。

    甚至还有与她对峙的人型终焉神兽,「圣蚀」的身影——

    「看来情况似乎一言难尽呢。不过,大概可以猜到一些。」

    「别管那么多了!得赶快救她们两人,救回路克斯——」

    「冷静一点听我说,现在可能没有办法拯救路克斯。我们应该采取的最佳行动,是带赛莉丝学姐与菲尔菲逃离这里。穿越这座表层阶,逃出古城。」

    「别说傻话了!万一错过这次机会,路克斯就……——!?」

    激动之下即将开口的莉夏,见到库露露席法认真的眼神后顿时噤口。

    对她而言,同样比任何人都想拯救路克斯。

    可是,连随时冷静沉著的她,额头都流下冷汗并紧咬嘴唇。见到她急迫的模样才察觉。

    察觉眼前的情况蕴含超乎想像的危险。

    别说失误,一旦稍有不慎就会陷入死局的「最坏」情况。

    「……我知道了。刚才似乎有些太冲动。只好再让路克斯稍等一下了。」

    「嗯。再稍等一下。一定会救回他的。」

    简短应答后,两人迅速操纵机龙。

    库露露席法抱起赛莉丝,莉夏抱起菲尔菲,随即全速逃跑。

    「不要管她们!我们先完成我们的目的!」

    点头同意后,路克斯服从爱莉尔的指示。

    (莉夏公主,库露露席法……菲尔菲,赛莉丝学姐——)

    对赌命前来拯救自己的少女们百感交集,暂且道别。

    「圣蚀」发出让人寒毛倒竖的尖叫声,密丝希斯的《艾基•达哈卡》与其对峙。

    远离剧烈战斗的回响,路克斯与爱莉尔前往表层阶的更深处。

    对怀念的同学气息依依不舍,但依然为了面对现实而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