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卷 Epilogue 少年的项圈
    「创造主」等人逃跑后,战斗暂时画上休止符。

    之后过了半天。情况依然维持戒严,布拉昆德王国的白岭骑士团团员们随时监视,丝毫不敢松懈。

    古城崩塌的遗址什么也没有,只有淡淡的魔法阵光芒笔直耸立。

    路克斯与爱莉尔一同逃出地底后,开门的程序似乎已经顺利准备就绪。

    里丝媞卡等人失去了据点脱逃,但似乎没有离开崩塌的古城地底太远,证明了爱莉尔的情报是正确的。

    另一方面,由于路克斯等「七龙骑圣」的奋斗下,顺利歼灭七只终焉神兽,目前玛姬艾儿卡建立的要塞据点依然勉强没事。

    不过,没有下一次了。

    剩下的所有战力将会集中在此地,下一次正面交锋时,可能就会分出胜负。

    强忍疲劳赶来的莉夏等人可能也早就达到极限,包含路克斯在内,被吩咐好好休息。

    照理说三天内恢复体力相当严苛,但还是非得仰赖这短暂时光不可。

    剩余敌人只有「创造主」的首领,第一皇女里丝媞卡,侍女密丝希斯,弗基尔,以及海兹四人而已。

    此外仅存在属于不确定要素的「圣蚀」。

    问候过罗菲女王与那鲁夫宰相,与「骑士团」成员简短交谈后,路克斯在玛姬艾儿卡的指示下前往要塞的地下室。

    该处有一座层层上锁的牢房,爱莉尔就在牢房内。

    「我端晚餐来了,爱莉尔。」

    「谢谢你,路克斯。」

    爱莉尔的双手被枷锁铐住,连脚也被铁炼拴住。

    身上的服装还是装衣,不过机攻壳剑的剑带已被卸下。

    朴素的牢房内只有一张床,以及兽油灯。

    虽然被当成犯人或人质对待,爱莉尔依然和颜悦色。

    「该怎么说呢,与不久之前立场颠倒了呢。」

    「抱歉。其实我有向玛姬艾儿卡队长求情过,将你从牢里释放出来。」

    面对一脸苦笑的爱莉尔,路克斯表情认真地低头。

    不过,眼前的少女丝毫没有不悦的神情,依然戴著手铐的双手置于床上,敦促路克斯坐下来。

    「不会,我原本以为遭到处刑也不足为奇,这种处境已经好得太多了呢。我感谢路克斯你,还有玛姬艾儿卡队长,以及各国的国王们。」

    实际上,爱莉尔说的可能没错。

    在世界联盟的认知中,一开始爱莉尔为了欺骗「七龙骑圣」并一网打尽,才来到这处战场。

    虽然以结果而言,是里丝媞卡的计谋造成许多人牺牲,但是这种藉口很难让人信服。

    不过,玛姬艾儿卡向路克斯打听原委后,帮忙向世界联盟交涉,将爱莉尔的处置引导至劝降的方向。

    最大的原因是,爱莉尔本身很有可能在「大圣域」剩下的攻略行动中,扮演重要角色。

    因此爱莉尔只要拿出成果,为攻略「大圣域」提供贡献,或许最后有可能获赦而保住一命。

    如履薄冰——不,可能只是单纯的场面话,但除此之外没有得救的方法。

    那么,路克斯也该朝这个目标倾注全力。

    话虽如此,还是需要严密囚禁与监视,才会像这样锁在牢房里。

    身为她最亲近的对象,选择路克斯负责监视她。

    「那么,来用餐吧?虽然上头吩咐我不能解开手铐,所以我无能为力。」

    「该不会,你要喂我吃吗?」

    略带开心微笑的同时,爱莉尔语带恶作剧地询问。

    在这种情况下冷不防被调侃,路克斯也跟著笑出来。

    不过实际上,这番话应该包含了爱莉尔的关怀,以免路克斯感到歉疚吧。

    路克斯以汤匙舀起炖菜送进嘴里,爱莉尔随即津津有味地笑逐颜开。

    「嗯,真好吃。像这样有人喂我,可能是第一次呢。」

    再一次端详眼前的爱莉尔侧颜,感觉她的确是可爱的少女。

    由于身为「创造主」的使命,起先以路克斯的男性朋友身分相识,并在战斗的背地里屡次提供协助。

    如果不是基于这种立场相遇的话,现在两人又是什么关系呢?

    路克斯偶然想起这些事情。

    「三天后要出动时,最好也先在我脖子上牢牢地戴好项圈喔?」

    眼前的少女半开玩笑表示后,路克斯随即深呼吸一口气,窥视少女的瞳眸。

    两人在命运的恶作剧之下敌我对立。

    即便如此,她依然不顾自己的使命,思考这个世界本身的未来,以和平为目标。

    所以——

    「爱莉尔已经不会再背叛了吧?愿意成为我们的伙伴了吧?那么,只要你发誓并握手答应我即可。这才是我能帮你戴上的项圈。」

    「……知道了。我发誓。」

    对路克斯这番话一脸茫然的爱莉尔,不久露出柔和的微笑,牵起路克斯的手。

    少女玉手的肌肤触感滑嫩,光是握著就十分舒服。

    「创造主」与「叛徒一族」长时间彼此敌对。

    连这些恩怨都能透过一个念头跨越,感到十分开心。

    就在路克斯感慨良多地沉浸在感伤中时,爱莉尔忽然凑过脸颊。

    「那么,很快就要夜深了,能帮忙我换衣服吗?这个,虽然有些难为情……不过可以喔?若是路克斯的话——」

    「不会吧————!?」

    如果要脱下爱莉尔目前身上的装衣,换成睡衣的话,代表必须裸体。

    手铐与脚镣的钥匙可以借来,倒还没有问题,却需要有人帮忙更衣。

    (爱理……拜托她的话多半会被骂,话说我真的可以代劳吗!?)

    目睹脸颊羞红别过视线,少女艳丽的侧颜,忍不住一吞口水的瞬间——脚步声从身后由远而近。

    「等一下!你这个囚犯在搞什么鬼!实在太超过了喔!?快点离开路克斯!」

    「真是丝毫不得大意呢。某种意义上一直乔装自然的举止才麻烦呢。」

    气势咄咄逼人的莉夏与库露露席法表示。

    「小路。我也好困,帮我换衣服。」

    「怎么会变成这样!?在这座据点不允许这种行为!太没规矩了!」

    菲尔菲睡眼惺忪打呵欠,满脸通红的赛莉丝跟著吐嘈。

    「我倒是很欢迎喔。不如说让我为御主代劳吧——」

    「夜架拜托你出去!场面愈来愈混乱了啦!哥哥你也是!协定该怎么办啊!?」

    「这个,其实我听说了协定的事情,但我是局外人所以没关系。」

    「…………」

    面对笑容爽朗地如此断言的爱莉尔,其余所有人都哑口无言。

    最后从后方赶来的三和音,一脸不置可否叹了口气。

    「该怎么说呢,真是有活力啊。」

    「Yes. 反而感到佩服呢。」

    「那么,莉夏大人,要承认她不属于协定范围内吗?」

    媞尔珐一鼓噪,莉夏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开口表示。

    「身为新王国的公主,怎么能容许这种偷跑行为!爱莉尔!你也得加入!加入我们之间的协定!」

    「感觉新王国王族的格调突然降低了喔……?」

    无视库露露席法的吐嘈,媞尔珐也激动不已。

    「就该这样才对嘛!好,爱莉尔……妹妹?在这份血印状写上名字吧!」

    要塞的冰冷地牢一口气热闹起来,气氛沸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