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Prologue 成为诀别的过去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音无

    扫图:风

    录入:kid

    修图:溢精

    ──五年前的某一日。

    年仅十二岁的路克斯•阿卡迪亚,在趴著的桌上醒来。

    作战顺序已经充分拟定完毕,并且在脑海中反覆演练过多次。

    似乎不知不觉中精疲力竭,进入了梦乡。

    身体情况不太理想,但是在当前的佳境下无法奢求。

    为了推翻旧帝国,路克斯已经下定决心,但是在实现前却相当劳心劳神。

    「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吗……」

    位于城下町外侧的一间小屋。

    该处正是演练革命作战,商讨计画的据点。

    自从鼓动以亚提司玛特伯爵为首的几位大贵族起义,与阿卡迪亚帝国军展开小规模冲突,已经过了大约三周。

    帝国对于一直无法镇压叛乱心急如焚,终于总动员遍布海外各地的机龙使主力。

    为了迎击谣传中,亚提司玛特即将对帝都展开的袭击。

    当然路克斯也继续隐藏真面目,参战协助革命军。

    目前在攻略遗迹等行动中,活跃于一线等级的机龙使在帝国内也寥寥无几。

    现状是只要穿上装甲机龙,就能确保压倒性的战力,导致磨练过技术的强者还不满两成。

    因此接受弗基尔薰陶机龙技术,具备实力的路克斯,相信自己足以突破。

    「…………」

    与兄长拟定的帝都袭击计画,再度在脑海中演练。

    这场作战的关键,是让「亚提司玛特伯爵的革命」成功。

    伯爵已经与有意反叛帝国的大贵族们,立下了不少战果。

    然后终于要攻进王城,弗基尔与路克斯则趁隙从隐藏通道入侵城内,镇压内部。

    预定逮捕一干皇族,将大局交给相隔一段时间赶来的亚提司玛特伯爵部队控制。

    如此一来残存战力将无从出手,胜负揭晓。

    「……就快了。爱理,这个国家很快就要──」

    妹妹原本要被送往边境伯的事宜,由于与革命军的冲突激化而延后。

    路克斯露出空虚的表情低喃,思绪更驰骋至青梅竹马的少女上。

    为了人体实验而遭到绑架的菲尔菲,已经平安获救。

    前几天路克斯去拯救她的当下,误以为她已经丧命。

    如果她当时没能得救,路克斯将会如何呢?

    在极度绝望与悲愤之下精神崩溃,可能会直接冲去杀光旧帝国的一干皇族。

    可是,这些事实宛如从未发生过,她平安无事归来。

    简直就像从原本的命运,修正轨道至路克斯期望的方向。

    「……修正轨道?我在胡思乱想什么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呢──」

    路克斯苦笑著自言自语。

    肯定是菲尔菲被抓去做人体实验的冲击,导致路克斯误会了。

    没错。若不是这样,那副光景该如何──

    「……!?唔……!」

    脑髓忽然一阵刺痛,视野被沙暴笼罩。

    自从那一天,路克斯心中就产生了某种违和感。

    一直感觉到自己的认知──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奇妙的扭曲。

    「──贤弟,路克斯,你在吗?马上就轮到我们上场了。」

    听到连同敲门声传来的弗基尔声音,路克斯猛然抬头。

    刚才一直发呆没察觉到,不过一看时钟,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在帝都,亚提司玛特伯爵率领的革命军已经开始战斗。

    之后路克斯与弗基尔将趁暗奇袭,排除保护王城的机龙使,引导亚提司玛特伯爵入城。

    这么一来,就结束了。

    包括长久以来的苛政连锁,以及阿卡迪亚帝国的历史,全部都将画上句点。

    「好,马上来。」

    为了这一刻已经锻炼许久。

    现在能完全驾驭神装机龙《巴哈姆特》,毫无疑问可以执行。

    唯一的缺点是活动时间。虽然不至于得面对总数一千架以上的所有机龙使,可是能不能在不到十分钟内确实摆平,答案却是否定的。

    弗基尔似乎帮忙准备了弥补这一点的秘策。

    「身体似乎没问题呢。那么就向你传授很久以前提过的策略。」

    跟在进入房间内的弗基尔身后,一名身穿美丽洋装的少女走进来。

    银发与灰色的瞳眸和路克斯等皇族相同。可是自己完全不记得她的长相。

    宛如人偶般毫无生气的美丽少女,头上长著两只小小的犄角。

    「这女孩,究竟是──?」

    首次见面的奇妙模样少女,让路克斯感到困惑。

    可是,不知为何却似曾相似。

    曾经与外表十分相似的少女在某处见过面,路克斯还──

    「阿榭立亚•蕾•阿卡迪亚。现在这具自动人形,将对你的身体施加『洗礼』。为了延长你可以穿《巴哈姆特》战斗的时间,并且使用『限界突破』。」

    「『洗礼』……?等等,您刚才提到的阿卡迪亚是……!?」

    这一瞬间,路克斯的意识突然产生扭曲。

    脑海中弥漫浓雾,导致什么也想不起来。

    路克斯眼中的光景扭曲,发出声音瓦解。

    然后,路克斯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