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Episode2 「大圣域」,来袭
    「呼……气氛真是沉重。」

    隔天,路克斯早晨醒来后,简单做了些体操确认身体状况。

    为了消除疲劳,今天并未进行惯例的装甲机龙训练。

    现在进入第二天,距离「大圣域」深层阶出现为止,只剩下一天。

    一旦深层阶的门出现,接下来就要开始与「创造主」竞争。

    因此为了攻略深层阶,从傍晚预定参加玛姬艾儿卡召开的军事会议。

    开会前一直发呆也坐立难安,因此在要塞内散步。

    偶然发觉位于要塞北门的演练场传来动静,路克斯自然而然朝该处移动。

    明明身处距离新王国遥远的异国之地,不知为何对这股气息感到怀念。

    在静谧的冬季早晨,赛莉丝一只手拿著《凛德龙虫》的机攻壳剑,一身装衣,正在实践刺击的姿势。

    地面铺设泥土,周围则是砖瓦。

    以及仅有大树标靶与大镜子的宽广空间。

    赛莉丝在此处默默训练突刺。

    精神集中到连空气都紧绷,同时其犀利无比的姿势甚至令人感到庄严。

    摆出架式,瞄准目标,想像操纵机龙,然后刺击。

    在路克斯面前结束大约一百次动作之后,赛莉丝才终于发现路克斯。

    「──辛苦了,赛莉丝学姐。」

    「早安,路克斯。如果有事情的话,可以不用顾忌直接开口喔?」

    赛莉丝面向路克斯,跟著一拨浏海面露苦笑。

    可能在路克斯发现之前就一直训练,健康紧致的肌肤呈现粉红色发热,全身略为冒汗。

    「呃,原本觉得应该停止训练休息比较好,结果看得入神而忘了开口。」

    路克斯也露出面有难色的笑容,同时递过手中的毛巾。

    「最好擦拭一下汗水喔。毕竟是冬天,会感冒的。」

    「谢谢你的提醒。啊,可是──要擦汗就得脱下装衣……」

    「啊!这、这个,没关系,我会转到后面去的!」

    面对难为情地羞红脸颊的赛莉丝,路克斯迅速转过身去。

    「我、我知道了。可不允许你回头看喔?」

    传来细微衣服摩擦的声音时,保险起见路克斯闭起眼睛。

    另外刚才没有阻止她训练,是因为不使用机龙的负担较轻,而且对她磨练心性的方式看得入迷所致。

    「这种锻炼算是每天的惯例。仅凭磨练剑技,即便不使用机龙都能锻炼自己的内心。是你的祖父教我的。」

    「所以赛莉丝学姐的内心,有锻炼到吗?」

    内心怦怦跳个不停的同时,路克斯回应。

    「──有啊。虽然想这么说,不过在你面前还是别逞强吧。」

    将机攻壳剑收回剑鞘,结束练习的瞬间,赛莉丝的身体就微微发抖。

    「真是难为情的『学园最强』,『骑士团』的团长呢。面对前几天交手,名叫密丝希斯的机龙使却毫无招架之力。不,问题不在于她很可怕。而是害怕担任你的辅佐官至今的我,什么责任也无法达成。肯定是这样──」

    听到赛莉丝与平时不同的苦笑,路克斯略为感到困惑。

    「没有这回事。」

    就在话即将出口,路克斯却察觉到某件事。

    该不会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是这样吧。

    赛莉丝专注于独自进行过度训练的原因,不只是身边的人跟不上,可能还有身为四大贵族的责任感,让她不得不如此。

    正因如此,现在才会像这样发抖。

    不是对强大的敌人感到害怕,而是苦于自己承受的沉重压力。

    「我的母亲只生下我这个小孩。在当时旧帝国的风气下,只有『男性』才具备价值,生不出嫡长子的妻子是毫无价值的。所以身为四大贵族之一,骑士名门的继承者,我才希望能具备超越男性的实力。」

    不希望无法生下男孩的母亲受到委屈。

    年幼时她的关怀,锻炼赛莉丝自己成为学园最强的机龙使。

    再加上失去路克斯祖父的恩师事件,让她更热衷于塑造完美正确的自己,不过这项诅咒已经在遇见路克斯后斩断。

    「即使在你出现,帮忙找回我的内心后,我依然持续心想……我该不会是逃进自己决定该做的事情中,陶醉于将自己逼入困境的笨蛋吧。怀疑这样的自己,手中的剑该不会无法保护大家──」

    面对同样向「创造主」发誓绝对效忠的密丝希斯,尝到完全落败的滋味。

    可能因此动摇了赛莉丝累积至今的信念吧。

    所以才会藉由训练以磨练内心。

    「赛莉丝学姐……」

    「不好意思,路克斯。休息中一大早就让你听到我的牢骚。我这个学姐真是失败。」

    「没有这回事。我也一样,其实──……!?」

    路克斯急忙开口,睁开眼睛的同时,炫目的光景出现在路克斯眼中。

    墙上挂了一面用来端正仪容的镜子,上头映照著快要脱掉装衣上半身,以毛巾擦拭身体的赛莉丝身影。

    虽然勉强没有看到不该看的部分,不过难以隐藏的丰满胸部,每擦一次汗就摇晃一次,让路克斯忍不住看得入神。

    可能由于身后的路克斯别过视线,赛莉丝并未察觉到自己的半裸身影显现在镜中。

    「其实,怎么样呢?」

    「没、没有啦!其实,我很害怕……害怕自己的错误判断,波及到大家该怎么办。万一我无法帮助大家──可是。」

    路克斯心中小鹿乱撞的同时,视线移开映照在镜中的赛莉丝裸体,继续开口。

    「因为有大家的追随,目前恐惧已经降低至一半。如果保护新王国的大家也是战斗的原因,那么寻找我自己期望的答案,可能也会在相同之处连结在一起。所以我很感谢。包括赛莉丝学姐相信我,愿意担任我的辅佐官。」

    「…………」

    「这才不是多管闲事。赛莉丝学姐的母亲,肯定也会为赛莉丝学姐的心意感到高兴。可能由于不想对孩子造成负担,才没有主动开口──可是至少,我是这么相信的。」

    「────」

    「赛莉丝学姐肯定没有做错。为了他人想变强的心意,这个,我觉得非常美丽,而且帅气。」

    虽然这番话连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不过当著她的纯粹心情才敢开口。

    「路克斯,感谢你。我也对虽然如履薄冰,但是耿直又对任何人体贴的你──」

    「咦……?」

    受到赛莉丝突然改变语气的影响,路克斯抬头的时候,正好与望向前方的赛莉丝隔著镜子四目相接。

    赛莉丝手中的毛巾滑落,少女的半裸映入眼帘。

    「──!?」

    「等等!呃,刚才并未刻意保持沉默喔!?只是一直找不到时机开口……!」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一瞬间后,从脸红到耳根子的赛莉丝,在要塞内放声尖叫。

    随后赶来的卫兵们一脸不可思议,最后前来的玛姬艾儿卡表示「还来啊」,露出了愕然的笑容。

    †

    与赛莉丝道别后几个小时。

    表情复杂的路克斯,走在要塞内的走廊上。

    虽然她的紧张似乎适当地化解了,却留下难以言喻的气氛。

    没有机会提醒她镜子是事实,可是错在看到的路克斯,因此这场大战后得向她道歉才行。

    呼的一声轻轻叹气后,一阵微弱的脚步声在身旁并进。

    「午安啊,路克斯。身体情况不要紧吧?」

    「噢,嗯。今天感觉还不错。」

    与在玛姬艾儿卡安排下,从地下牢房释放的爱莉尔会合后,路克斯也回应。

    不过,她却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窥视自己,然后感到不解。

    「也对吧?毕竟今天早上似乎也玩得很开心啊。不过协定该怎么办呢?」

    「啊、啊哈哈……我对那件事情不太清楚耶。」

    面对爱莉尔意有所指的笑容,路克斯以乾笑回应。

    可能听玛姬艾儿卡提过,她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与赛莉丝发生的小插曲。

    毕竟是爱莉尔,应该不至于向莉夏她们打小报告,不过秘密掌握在她手上却是另一种可怕。

    心里想著,迈步前进的同时,随后在通道底端见到军议室的门。

    开门后,只见一名男子坐在正对面。

    「……!」

    「怎么啦?至少该打个招呼吧。还是身为前王子有什么矜持之类?」

    整个身子靠在椅背上,翘著脚、身披大衣的人是「苍蓝暴君」,辛格伦•谢布里特。

    他会头一个来颇感意外,路克斯不由得吃惊,可是路克斯支吾其词的原因并非如此。

    「不好意思失礼了,辛格伦卿。不过在室内,至少脱下风帽比较好吧?」

    面对辛格伦无畏的挑衅,爱莉尔微微一笑当作耳边风。

    「哦,见风转舵之快真是不得了啊。只不过是拿掉了手铐脚镣,难道以为自己的立场不会被追究吗?」

    但他当然不会善罢甘休。

    语带挖苦地进一步追击。

    「这一点我没什么好辩解的,不过我会回应各位的好意证明自己。」

    「原来如此,唯有脸皮的厚度堪比城墙啊。不过骗这个傻蛋也就算了,别以为耍这种程度的嘴皮子骗得了我。」

    辛格伦发笑后,这次换路克斯反驳。

    「不好意思,辛格伦卿。请你撤回对她的侮辱。」

    「你说侮辱?真是可笑。她曾经骗过我们一次,事到如今还在隐瞒,你居然想找藉口帮她辩护?」

    辛格伦的犀利眼光,狠狠扎在爱莉尔身上。

    「……?」

    隐瞒是什么意思?

    就在爱莉尔露出些许慌张时,军议室的门猛然打开。

    「大白天就在吵架吗,『苍蓝暴君』。你这男人还是一样纠缠不休哪。」

    进入房间的,是玛姬艾儿卡与辅佐官洛洛特。

    然后剩下的「七龙骑圣」也鱼贯而入。

    「只不过试探一下打发时间罢了。面对这种难缠的叛徒,警戒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啊~够了够了。军事会议即将开始,闭上你的嘴。」

    玛姬艾儿卡厌烦地表示,接著莉夏等人「骑士团」也跟著集合。

    总计十几人齐聚的军议室内,玛姬艾儿卡首先开口。

    「各位,看来已经最低限度休息过了吧。虽然十分严苛,但接下来就是拯救世界的最后战役。不必保留奋力一搏。做好觉悟了没?」

    「事到如今也不用再确认了吧?在这种危险的地方举办宴会的觉悟还不够吗。」

    语气轻佻的葛莱法回答后,众人也跟著默默点头。

    距离预测的世界毁灭剩下大约一个月,如果没有抢先里丝媞卡等人抵达「大圣域」的中枢,阻止「圣蚀」,就没有未来可言。

    路克斯也理所当然回望后,玛姬艾儿卡满足地点点头。

    「回答得很好。那么,接下来召开夺取『大圣域』的作战会议。爱莉尔,相关说明就拜托你了。」

    「好的。」

    首先被指名的爱莉尔起立,简单环顾四周。

    最后与路克斯四目相接,深呼吸一口气,开口。

    「接下来,『大圣域』的深层阶将出现在这座废都葛尔尼卡古城的遗迹附近。可是,即使是身为『创造主』皇族的我也不知道它的真面目。」

    「什么意思啊,这不是很奇怪吗?」

    海布格共和国代表的「七龙骑圣」罗莎,对爱莉尔这番话露出讶异表情。

    坐在座位上的赛莉丝也侧头不解地询问。

    「我也难以理解。你们『创造主』不是曾经居住在『大圣域』吗?」

    「对我们而言,『大圣域』就等于神殿。即使姊姊里丝媞卡接受过神托的启示,但基本上是不会进入的。更何况以居住区而言,皇都与遗迹就提供这些功能了。」

    「可是,你毕竟是皇族吧?总该进入过名为神殿的圣域才对。」

    最年轻的梅尔直截了当地指出,爱莉尔随即摇摇头。

    「『大圣域』原本就禁止进入,即使皇女也无法轻易进入。唯有姊姊里丝媞卡有经验,但进入方法应该与以前也不一样了。」

    「这是什么意思啊?」

    葛莱法当场吐嘈,少女则略为犹豫后继续表示。

    「要开启通往深层阶的中枢──也就是控制室的道路,必须达成几项条件。而要加以解除,需要我们阿卡迪亚皇国的血脉。」

    「意思是目前在此地的三人吗。」

    玛姬艾儿卡有如这才想起来般开口后,在场所有人跟著环顾座位。

    「──是的。我方阵营内,有我爱莉尔、路克斯与爱理小姐,我们三人拥有可以干涉中枢机构的权限。要满足这些条件,必须依照『大圣域』的领导者──阿榭立亚的指令才行。」

    「意思是『大圣域』内也有自动人形吗?」

    爱莉尔点头回应路克斯的疑问。

    结果,无奈地露出疲劳神情的莉夏叹了一口气。

    「意思是还得让自动人形带路?还有她会在那座古城附近出现吗。」

    「嗯。领导者多半本身就是中枢的钥匙。」

    众人的视线集中在「钥匙管理者」苏菲丝的补充。

    「我也大致透过第七遗迹『月』的文件得知。要找到自动人形,依照指示做好准备。如此就会发现控制室──不过,还有一项连我也不明白的奇怪情报。就是位于『大圣域』核心的零之遗迹,改变机龙的存在。」

    「改变,机龙……?」

    ──不知为何。这个词汇,路克斯有种奇妙的似曾相识感。

    可是,实在想不起来。

    愈是深入思考,记忆就像雾气一样消失。

    「小路,想睡觉吗?」

    「不。我没事,小菲。」

    听到坐在一旁的菲尔菲声音,路克斯回神后,爱莉尔接著说明。

    结果条件似乎是找到「大圣域」的自动人形,然后由路克斯、爱莉尔、爱理的其中一人依序完成机构指示的步骤。

    「至于会出示何种条件,在找到什么自动人形之前都不得而知。所以为了提高遭遇的机率,咱们也该分组行动才对。」

    没有人反对玛姬艾儿卡的提议,随即分成四支分队。

    第一部队,由洛洛特、兹拜贝鲁克,白岭骑士团与三和音组成。

    第二部队,由爱莉尔、葛莱法、梅尔、苏菲丝、罗莎与玛姬艾儿卡组成。

    第三部队,由爱理、莉夏、库露露席法、菲尔菲、赛莉丝与夜架组成。

    第四部队,则是路克斯、辛格伦。

    「第一部队的目的,是防卫这座要塞。神装机龙的使用者较少是麻烦之处,不过敌人多半也没有余力再攻击这里。因此留下最低限度的战力。」

    之后,玛姬艾儿卡开始依序解说分队的任务。

    虽然刻意省略说明,不过继承阿卡迪亚血脉的三人会分开,是为了达成自动人形提出的条件吧。

    或许「钥匙管理者」至少也能与自动人形对话,因此库露露席法与苏菲丝才会分在不同的队伍。

    「接著是第二与第三部队,这两支才是攻略的主力队伍。彼此心意相通的伙伴比会比较方便,所以才这样分。」

    「可是我想跟在御主身边呢?」

    脸上浮现爽朗的笑容,夜架若无其事地主张。

    她还是一样不懂得察言观色,不过这次连莉夏都跟著帮腔。

    「这个好色女人的确极端……可是为何只有第四部队才两人而已?我觉得战力应该均分吧?」

    这一点路克斯也有同感,玛姬艾儿卡却苦笑著回答。

    「好问题,公主。不过咱没办法答应任性的要求。那两人与第二、第三部队不一样,不只要搜索深层阶,还有某项重要的任务。」

    「该不会──」

    就在赛莉丝露出讶异表情的瞬间,玛姬艾儿卡率先回答。

    「没错,第四部队要以歼灭敌人为最优先目标。总之,一旦遭遇里丝媞卡的部队,咱要你们积极展开攻击。」

    「──!」

    聚集在军议室内的众人,顿时弥漫著寂静的紧张。

    随后,第一个反应过来的爱理举起手。

    「太危险了!明知道敌军的侍女密丝希斯,可能还有弗基尔•阿卡迪亚都是强敌。怎么会只派两人迎战……」

    紧接著爱理急迫的声音,库露露席法接著开口。

    「对啊,确实很危险。辛格伦卿与路克斯的确实力出众,但剩下的敌人也是相当厉害的强者。至少应该从其他部队各调一名神装机龙的使用者才对。」

    「哎,早知道你们会反驳了。」

    可是,面对众人的谏言,玛姬艾儿卡露出无奈的表情耸耸肩回答。

    「不过你们没忘记吧?特别是目前的情况,已经无暇顾及自身安全了。毕竟『大圣域』一旦落入敌人之手,那一刻就是咱们输了。因此只能乾坤一掷。」

    「难道派路克斯他们第四部队迎战敌军,有什么好处可言吗?」

    面对极力争辩的莉夏,玛姬艾儿卡阖起眼睛点点头。

    「我军与敌军不一样,人数上占优势。因此只能活用胜过敌军的部分。第四部队不只有阻止行动的效果,况且阿卡迪亚的血脉进攻的话,敌军也不会坐视不管,所以会确实阻止他们。期间内第二与第三部队兵分两路搜索,才能提高抵达中枢的机率。」

    「…………」

    「『创造主』不会轻易派出剩下两名的亲信吧?因此这应该是最有效的作战。」

    的确,里丝媞卡势必无法再让密丝希斯与弗基尔放下护卫的工作。

    前几天爱莉尔击败的海兹应该已经无力再战,对方的实质战力只剩下弗基尔与密丝希斯。

    再加上面对拥有《艾基•达哈卡》的「反机龙使」密丝希斯,即使包围对方也有可能一起遭到反杀。

    所以乾脆以少数精锐,路克斯与辛格伦两人迎战比较好。

    这种布阵兼具危机管理,并且不放过胜利契机。

    因此也不得不接受这种队伍的安排。

    「放心吧,爱理。这是最后一次让你担心了。」

    「这也是原因之一……不,我知道了。」

    路克斯表达肯定的意志后,爱理随即收回即将脱口的意见。

    之所以闭口不谈,多半因为与辛格伦有关。

    他的确是强者,却具备不下于实力的野心,之前就为了利用路克斯而数次接近。

    与夜架爆发的战斗中,更发现辛格伦也有以前接受过「洗礼」的痕迹,一半身体已经与万灵药结合。

    这些隐情虽然无法当场开口,却也因为这样,才会警戒他与路克斯单独组队。

    可是,路克斯已经听玛姬艾儿卡说过会这样安排。

    因此也早已做好了觉悟。

    「接下来,进入作战的正题吧。通通用心听好。」

    首先玛姬艾儿卡指示所有人的行动目标,成员们针对这一点提问。

    会议长达几个小时,各分队甚至各自展开讨论,辛格伦却连一句话都没开口。

    「…………」

    高压的命令也是反感的主因,可是这男人只要露出无畏的笑容保持沉默,多半不会发生什么好事,这才可怕。

    「辛格伦卿,你打算以什么步骤执行任务?」

    坐在会议席的角落,路克斯主动开口。

    「你有这么蠢吗?看来你还是没摆脱受人豢养的打杂个性啊,英雄殿下。」

    结果却被熟悉的暴君语气反唇相讥。

    「问我有什么作战?光是思考有什么意义。我们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实在太多,拟定作战一点用处也没有。如果沉溺于预料无法自拔,反而会无法见机行事吧?」

    「…………」

    「我们的使命是讨伐第一皇女里丝媞卡。只要顺应情况,利用各种手段集中达成目标即可。仅止于此。」

    口气还是一样盛气凌人,但却一语中的。

    不过这段话的环节中,为何却有种奇妙的感觉呢。

    像是他不说「不明白」,却说「不可能知道」。

    听他的口气,宛如连路克斯等人不知道都在他意料之中。

    可是,路克斯现在也无法胡乱试探。

    因为队长玛姬艾儿卡已经针对辛格伦,下达了秘密指令。

    昨晚,不知何时溜进路克斯房间的玛姬艾儿卡,告知的内容是──

    †

    「这是什么意思?为何要我监视辛格伦卿?」

    在分配给路克斯的客房中,偷偷钻进被窝的玛姬艾儿卡一身黑色内衣,咧嘴微笑。

    「别大声嚷嚷。万一其他人闯进房间,咱可就要以正在『办事』的藉口掩饰啰?」

    「…………」

    虽然口气半开玩笑,不过压低的声调代表她是认真的。

    换句话说真的不能泄漏。是十分重要的内容。

    「你听说调查『天宫』的两人一无所获回来了吧?敌人的资讯终端似乎遭到破坏,一台也没剩下来。那么,猜得到究竟是谁做的吗?」

    「…………」

    面对脸颊凑近到快亲上去的玛姬艾儿卡,路克斯短暂思考后,开口回答。

    「……辛格伦的辅佐官,兹拜贝鲁克卿吗?」

    「终于察觉到啦,辅佐官没在那场宴会上出现的原因。」

    兹拜贝鲁克是辛格伦的亲信,还是忠实的从仆。

    即使专心执行要塞的防卫任务,宴席上完全没露面也很不自然。

    因此,他很可能趁当时大家松懈下,前去调查「天宫」。

    不过就算破坏剩下的资讯终端,非「钥匙管理者」的辛格伦究竟想隐瞒什么?

    更何况,就算真的还留有某些纪录,他们也很有可能无法确认。

    「很在意他们独自调查时,是否掌握了什么吧?不过咱预料他们有完全不同的目的。为了不让我们进一步获得『大圣域』的情报吧。以防万一。」

    「──意思是湮灭证据吗?究竟是为什么?」

    带有紧张的路克斯反问后,玛姬艾儿卡笑意更浓。

    「不明白。可是你以前听过他个人的野心吧?」

    「…………」

    第一次遇见辛格伦时,梅尔与葛莱法也听过。

    他要以机龙使之力开创全新的世界统一国家。

    更表示要建立与现存王公贵族势力完全不一样的独立组织,引导世界迈向和平。

    直到现在依然认为现实上不可能,可是有了「大圣域」则另当别论。

    透过之前的战斗很容易想像,「大圣域」隐藏了包含武力与未知技术等强大力量。

    「他这个人十分奇妙。一半身体也接受过『洗礼』,似乎还从十年前就认识弗基尔。他也隐瞒了咱们很多事情哪。」

    可怕的是,连这些事情都调查得一清二楚的玛姬艾儿卡。

    身为活跃于世界各地的大商会总管兼武术达人,似乎透过之前的经纬尽可能搜集情报。

    而且对辛格伦提高警戒,准备向路克斯下达密令。

    「所以说,你打算要我做什么?」

    「咯咯咯。观察力敏锐是美德,不过再隐藏一下表情比较好。否则会被他识破喔?」

    「意思是,难道──」

    「嗯。就是在『大圣域』好好监视他。如果辛格伦试图独占『大圣域』,准备搞出什么勾当,就由你负责阻止。最坏的情况下杀了他。」

    「────」

    玛姬艾儿卡露出带有凶狠的笑容下达指令。

    趁路克斯愕然之际,玛姬艾儿卡俐落地溜出了房间。

    †

    「我真的有能力阻止他吗?那男人──」

    在客房的床上度过最后的休息日,路克斯回想至今发生的事情。

    今晚,或是明天早晨,「大圣域」的深层阶将会开启,攻略行动即将开始。

    光是与弗基尔决战就已经是重担,居然还肩负阻止辛格伦的野心这种危险任务。

    辛格伦是否真的企图独占「大圣域」还不得而知,但的确不能置之不理。

    就算辛格伦要独占「大圣域」,依然需要阿卡迪亚的血脉,照理说会试图利用路克斯。

    命令要求自己反过来试探辛格伦的真正意图,必要的时候讨伐他。

    试探那男人可说是危险至极,但却不得不为。

    卯足全力的辛格伦,连使用「限界突破」的夜架都打不赢,但好过让爱理暴露在危险中。

    况且如果以联盟军身分成功控制「大圣域」,命令「圣蚀」停止功能后,玛姬艾儿卡答应首先将使用权交给路克斯。

    届时会优先给路克斯报酬,消除残留在菲尔菲体内的终焉神兽影响。

    『你觉得以徒弟──或是你青梅竹马的性命当作交涉筹码很卑劣吗?问题是,不论是试探辛格伦的真正意图,或是阻止他的野心,你可能是唯一适合的人选。你愿意在明知危险下接受任务吗?』

    既然她都这样表示了,也只能接受。

    在床上专心思考的路克斯,胸口忽然一阵骚动。

    伴随剧烈耳鸣,脑海被剧烈搅乱,心跳加速。

    「呜、咕……」

    意识就这样被吸入黑暗的深渊中。

    †

    「──斯,路克斯,快醒来!」

    「嗯、嗯嗯……」

    听到中性而柔和的声音,路克斯略为呻吟后清醒。

    这才发现可能睡著了,路克斯躺在床上,正被爱莉尔摇晃。

    「爱莉尔?这里是──」

    「是路克斯你的房间。看你没有回应我好担心。果然太累了吗?你似乎在梦呓呢。」

    「可能,是吧。」

    毫无自信的路克斯苦笑。

    以枕边的怀表确认时间,现在是上午六点。

    这个时间原本早该起床,但可能做了恶梦,难为情之下不敢开口。

    另外爱莉尔会来到这里,似乎是玛姬艾儿卡从牢里释放她后,指示她来叫醒路克斯。

    「话说路克斯,你没事吧?有没有发生奇怪的头痛?」

    「这是什么意思?」

    路克斯反问不安的爱莉尔,发辫少女随即松了一口气。

    「没什么。话说有件事情希望你确认一下。跟我来好吗?」

    「嗯……」

    请她先离开房间,自己换上装衣后,在带领下并非前往军议室,而是往上的阶梯。

    原本还不明白她的意图而感到疑惑,可是谜团一来到要塞的屋顶就立刻揭晓。

    「──这是……!?」

    「七龙骑圣」的成员与莉夏等人都已经换好装衣集合,不过在向她们打招呼前,就被周围的光景震慑。

    因为要塞的另一侧──崩塌的古城遗迹附近,出现了一片广大的城镇。

    有以大理石打造的雪白建筑与丰富的青翠群树,还有一座王城耸立在后方。

    直到昨天还是废都,完全变成不同的面貌。

    这一座顺利保存的古老要塞,反而与周遭的景色格格不入。

    「果然,路克斯也看到相同的景象呢。」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我们移动到别处了吗?不,该不会是……」

    见到远处出现的人们,路克斯顿时哑口无言。

    穿梭在街道上的所有民众,容貌都是银发与灰色瞳眸。

    这模样是阿卡迪亚一族的象徵。

    「难道,这是阿卡迪亚皇国吗!?」

    如此呼喊的瞬间,脑海里传来声音。

    「──完全正确,我等血脉的后裔们。」

    回答者并非爱莉尔。

    忽然有人出现在大家聚集的要塞屋顶中央。

    是身穿银白色礼服,似曾相似的美丽少女。

    模样是名叫「圣蚀」,最可怕最强的终焉神兽。

    「赶快离开,路克斯!很危险!」

    「──等等!她不是『圣蚀』。是我们一直在找的自动人形。」

    赛莉丝迅速穿上《凛德龙虫》挡在路克斯面前保护,但爱莉尔急忙阻止。

    就在众人感到疑惑之际,菲尔菲忽然向神秘少女伸出手。

    「拜托,天然女孩你在做什么。别随便出手!」

    「因为毫无气息才感到奇怪,不过根本碰不到呢。好像会穿过去。」

    莉夏立刻警告,不过菲尔菲依然一脸茫然,不为所动。

    一如所言,菲尔菲伸出的手穿过神秘少女的身体,证明她的存在纯属虚幻。

    「幻觉?不,这是──」

    「获得资格的各位后裔。恭喜你们通过遗迹,回到此地。我名叫阿榭立亚。是与『钥匙管理者』一同打造『大圣域』机制的创立者复制品。」

    就在困惑的气氛中,亡灵般的幻影少女平淡地开口。

    她的外表与「圣蚀」一模一样,不同之处在于感受不到可怕邪气。

    特徵反而是自动人形特有的冰冷气息,以及头上长出的机械犄角。

    「这里毫无疑问是『大圣域』的深层阶。周围景色重现了我等『创造主』一族曾经居住过的土地与风景,并且映照出来。只是干涉了认知让各位见到而已,并不具备实体。」

    「这些全部都是幻影?『大圣域』的什么古代技术真了不起啊。」

    感到惊讶的罗莎依然大胆一笑,葛莱法也一脸惊愕地陈述意见。

    「拜托喔,实在太可怕了。怎么想都不是人力所及的力量嘛。」

    「所以叫什么阿榭立亚的。让深层阶出现在这里,意思是咱们已经算抵达中枢了吗?」

    「…………」

    面对玛姬艾儿卡的问题,阿榭立亚丝毫没有回答,甚至没有瞥一眼。

    与其说无视或否定,更像玛姬艾儿卡的声音根本没有传入她的耳中。

    爱理疑惑地歪头,同时战战兢兢嘀咕。

    「究竟怎么了呢?难道没办法与我们对话吗?」

    「有问题就开口吧。我等的后裔。」

    「──!?」

    这一瞬间,貌似立体影像的自动人形阿榭立亚,突然转身面向爱理。

    目睹这一幕的众人,全都明白了原因。

    「如果不是阿卡迪亚一族的话,好像根本没反应?」

    苏菲丝说出的原因可能是正确的。

    连「钥匙管理者」的她开口询问,名叫阿榭立亚的立体影像都无动于衷。

    「那由我来问吧,阿榭立亚。如何才能抵达连结深层阶中枢的你身边,获得『大圣域』呢?」

    爱莉尔立刻开口询问,阿榭立亚跟著转过身来开口。

    「原本只有先抵达此场所的资格者才能获得『大圣域』。可是,这一次总共有六名资格者,因此我想考验素质后再判断。」

    「考验素质?」

    梅尔表情讶异地开口,不过自动人形阿榭立亚仅默默地继续说明。

    「要获得『大圣域』,资格者须做好一定的准备。请确认阿卡迪亚皇国的历史纪录,同时达到相应的器量。第一个达成目标者,我就认定其为主人。」

    「实在有听没懂耶?到底要怎么准备才好?」

    路克斯也同意赛莉丝的疑惑,然后询问。

    随后,周围的景色顿时一变。

    「──这是!?」

    刚才原本繁华热闹的阿卡迪亚皇国城下町,民众突然消失无踪。

    一股有些可怕的沉默笼罩四周。

    「请绕行城下町,接受三项考验。掌控中枢的我,会在最后等待。那么,期望各位能再度见到领导者本尊。」

    话一说完,阿榭立亚的立体影像顿时消失无踪。

    四周只剩下一片寂静。

    「就像仪式之前的巡礼之旅吗?都来到这一步了,他们也真爱用这种莫名其妙的花招整我们呢。我可没兴趣学什么历史耶。」

    声音毫无干劲的葛莱法开口,归纳情况。

    简单来说,在场具备资格的阿卡迪亚一族,得接受三项考验。

    似乎要一边追溯纪录于「大圣域」的历史,并且完成考验,路克斯等人才能获得前往中枢的资格。

    葛莱法说的没错,首先必须寻找考验才行。

    「明白是明白──可是这下糟了呢。」

    正在思索刚才那番话的路克斯身旁,库露露席法语带警戒地开口。

    「原本应该是能兵分三路的我们有利。可是,如果里丝媞卡已经得知这项考验的攻略方法与路径,若不优先妨碍她们,就会在这场竞争中落败。」

    「…………」

    库露露席法的担心十分正确。

    若是能干涉一部分「大圣域」系统的里丝媞卡,就无法否定这种可能性。

    「呣。这方面你怎么看?现任『创造主』?」

    玛姬艾儿卡依然露出冷静的笑容,质问爱莉尔。

    少女则略为犹豫后,开口说出答案。

    「就我所知,姊姊应该也没有这种程度的干涉能力,但她也很有可能向我撒谎。阻止她多半是正确的。」

    「那就决定了。依照预定兵分三路进行搜索,接受考验获得资格。不过,一旦发现里丝媞卡,就立刻通知第四部队让他们强袭。能抓住或杀死她是最理想的,最坏情况下阻止她即可。」

    第四部队──也就是辛格伦与路克斯两人组。

    虽然已经有预订计画,如今却得面对最危险的任务。

    因为必须正面对决「反机龙使」密丝希斯,再加上实力深不见底又隐藏秘密的弗基尔。

    「哥哥,你要小心喔?刚才的自动人形,说过在场有六名资格者──」

    听到爱理指出这点,路克斯点头。

    目前在场的阿卡迪亚一族后裔。

    曾将「至高之力」安放在遗迹的资格者,原本应该只有五人。

    亦即路克斯、爱理、爱莉尔、海兹、里丝媞卡。

    第六人身份成谜,但如果说可能性,只有弗基尔而已。

    问题是,记得弗基尔并未将「至高之力」安放在遗迹过。

    至少,之前的记忆中没有这一点。

    那么第六人究竟是谁呢。

    爱理指出的矛盾与谜团就是这一点。

    虽然想破头也不明白,但总之,要竭尽可能警戒弗基尔。

    「你要小心点,哥哥。祝你平安无事……」

    「嗯。我一定会回来的,爱理。」

    爱理可能想挽留哥哥,不舍地低下头去。

    这时莉夏等人也聚集,接二连三出言鼓励。

    「我在休息期间也负责维修你的机龙呢!绝对别输了喔!」

    「回来后继续念书吧。毕竟这段时间,校外工作特别忙碌呢。」

    首先是莉夏与库露露席法,分别握住路克斯的手告知心里话。

    对于接下来无法陪伴在身边的重要伙伴,各自以温暖的话语鼓励。

    「小路。没办法在一起,抱歉。」

    来自青梅竹马菲尔菲口中的,仅有一句话。

    不过依然从紧握的手与她的眼神中,看得出带有强烈祈祷路克斯平安无事的愿望。

    「只要御主呼唤,我随时都会赶过去。」

    夜架恐怕也是认真地如此表示,不过应该不至于向她求助。

    毕竟前几天,与七只终焉神兽对峙时的疲劳与伤势,应该尚未充分恢复。

    接著,最后与「骑士团」之长赛莉丝面对面。

    「路克斯,我不知道你以前与弗基尔有什么恩怨。不过我会祈祷。期望你能在这场大战中,得到至今一直期望的答案。」

    「──好的。」

    百感交集的路克斯点头后,与少女同学们道别。

    然后所有人拔出机攻壳剑,各自召唤机龙穿上。

    带著少量便携粮食与治疗用具,准备完毕。

    「那就出发吧,各位。接下来我们将执行最终任务。各部队的队长为咱、莉姿夏尔蒂,还有辛格伦。所有人尽力达成使命──」

    就在玛姬艾儿卡表情充满自信地开口,这一剎那──

    ──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咿!

    「……!?」

    尖锐的角笛怪声响彻四周,众人立刻戒备。

    随后,静得出奇的阿卡迪亚皇国城下町内,出现无数幻神兽。

    前所未见,模仿天使姿态的幻神兽,发出狰狞吼声直扑而来。

    「──这是!?」

    「意思是,这也是考验的一部分吗?──不,单纯只是从地底下的『大圣域』表层阶生产并呼唤幻神兽吧。多半是里丝媞卡的杰作。」

    所有人震惊之际,一旁的玛姬艾儿卡迅速判断情况后表示。

    路克斯举起大剑准备迎击时,附近的辛格伦开口制止。

    「别上当了,打杂的。只会正中『创造主』的下怀。你这么快就想当我的绊脚石吗?」

    虽然辛格伦以蛮横的态度责备路克斯,但他说的没错。

    就算是里丝媞卡布下的陷阱也好,或只是出现在深层阶的敌人,在这里消耗时间会导致落败。

    因此逃跑才是正确选项。

    「各员别战斗,摆脱敌人。看来这些家伙在幻神兽当中也十分特殊。有角笛的人等待命令结束后反过来操纵!」

    对于队长玛姬艾儿卡的指示,各人都点头后开始行动。

    三支部队当场散开,正式开始深层阶的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