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卷 Epilogue 遗迹之零
    隆隆、隆隆……断断续续的传动声在古城废墟中响起。

    举目可及是堆积如山的瓦砾堆,以及灰色的街景。

    争夺「大圣域」的漫长死斗残留的火苗,还在附近冒烟燃烧。

    「唔、唔唔……」

    路克斯醒来的时候,《巴哈姆特》的装甲已经解除。

    「限界突破」造成的副作用与剧痛导致全身无力,但依然勉强睁开眼睛。

    投影过去阿卡迪亚皇国的景色已经消失无踪。

    只剩下指示中枢位置的光柱,以及站在光柱前的弗基尔•阿卡迪亚。

    「发生了,什么事……?莉夏公主呢,辛格伦呢──」

    即使路克斯上气不接下气地开口,但别说站起身,连爬行都没办法。

    一名少女站在路克斯的面前。

    是「七龙骑圣」的队长,大商会总管,玛姬艾儿卡•詹•范弗利克。

    脸上还是一样露出无畏的笑容,静静低头看著路克斯。

    「放心吧,情郎。你的伙伴全都平安无事。不过只能算勉强保住一命吧。目前正透过咱的属下指示送回要塞。真亏你能阻止辛格伦哪。至于他──似乎已经躲藏在某处。多半正在利用『洗礼』与特殊武装的力量,修复自己的身体与机龙吧。」

    「是、是吗……太好了。原来,大家都没事啊……」

    路克斯放心地吁了一口气,玛姬艾儿卡跟著咧嘴妖艳地微笑。

    「之后就放心交给咱吧。咱剩下的体力还足以再打一场。之后只要除掉那个可笑的小丑,『大圣域』就是咱的了。」

    「……小丑?」

    就在路克斯心生怀疑时,随后察觉到玛姬艾儿卡的视线彼端。

    身上没有装甲,站在光柱一旁的弗基尔,脚下倒著身首异处,已经断气的密丝希斯,以及身体被贯穿的里丝媞卡。

    「虽然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肯定是背叛了主子吧。」

    「…………」

    路克斯哑口无言,表情茫然看著这一幕,依然无装甲的弗基尔却动也不动。

    从《菲尔尼格修》的内部释放,再度穿上神装机龙的五名「七龙骑圣」与从冰冻中逃脱的爱莉尔,缓缓包围弗基尔。

    「你还真从容耶,这样好吗?我们可没有余力饶你一命喔?」

    身穿《库耶列布勒》的葛莱法,讶异地瞪著弗基尔。

    「要投降就开口求饶吧。毕竟我实在不想动手杀人。」

    最年轻的梅尔•姬萨托进一步以坚毅的口吻宣告。

    「这是叛徒的末路,所以我不会同情她,但你依然是我们的敌人不会变。」

    穿著《葛力尼奇》,强势的罗莎一边开口,同时缩短距离。

    「已经没有时间了。在你试图启动的『大圣域』开始运作之前,要分出胜负。」

    苏菲丝以带有紧张感的无表情面孔表示。

    「我背叛姊姊与妹妹,更切断了关系,知道自己没有资格说这种话。但是,唯有你我无法原谅!」

    身穿《札哈克》的爱莉尔,朝握住操纵杆的手施力。

    虽然因为信念不同而兵戎相见,但他依然是背叛并杀害血缘姊妹的仇人。

    最后玛姬艾儿卡整合所有人的意见,朝弗基尔开口。

    「那么,差不多可以了吧?就算六打一也不会手下留情哪。做好觉悟了没?」

    面对启动神装机龙《耶梦加得》,下达指挥的玛姬艾儿卡,弗基尔略为抬起头回答。

    「──别这样。你们在各方面知道得太多了。」

    口气彷佛毫无兴趣,弗基尔发笑的同时开口。

    「再过十几分钟,『大圣域』即将开始重组世界。只要你们不妨碍,结构将会顺利运作。届时在全新的命运与历史中,再度做出选择即可。」

    「住口,弗基尔。我已经告诉此地的所有人了!我不知道你有什么愿望,但你别想继续得径!」

    《札哈克》的装甲臂迅速活动,《龙刃光鞭》直扑弗基尔。

    但是,弗基尔从腰间一拔出机攻壳剑,鞭子瞬间消灭。

    并非鞭子遭到破坏,而是存在本身瞬间消失。

    可是,弗基尔再度挥动机攻壳剑后,理应消失的《龙刃光鞭》随即出现。

    为了挡住爱莉尔的攻击而抢夺,但似乎又归还爱莉尔。

    「怎么回事啊……!?鞭子怎么会一下子消失一下子出现……!」

    「不知道。可能是《奥罗波若斯》的特殊武装《生死流转》。可是为什么。明明还看不见《奥罗波若斯》的本体,却能使用神装机龙的特殊武装?」

    爱莉尔提高警戒同时开口之际,玛姬艾儿卡透过龙声向所有人下达指示。

    『无论如何,似乎必须先解谜才行。作战由咱下达指示,上吧!』

    『──了解。』

    就在葛莱法、梅尔、罗莎、苏菲丝,以及爱莉尔回应之际。

    弗基尔握住机攻壳剑的剑柄,将《巴哈姆特》召唤至眼前。

    不远处目睹此一光景的路克斯,由玛姬艾儿卡的辅佐官洛洛特抱著开始撤退。

    正当意识陷入黑暗之际,路克斯的脑海内再度浮现过去,自然而然脱口。

    「大家,小心一点……他,非常,危险……!」

    †

    五年前的革命之日。

    尖锐的武器声响,在阿卡迪亚帝国王城的上空响起。

    在谒见大厅解决掉近卫兵的弗基尔,正准备歼灭剩余皇族之际,路克斯赶回来阻止。

    「……怎么了?为何要妨碍我,贤弟。我可是要拯救你和妹妹喔?」

    「不对!不是这样!我要问的是你的目的!为何你要毁灭旧帝国。明明在几百年前,你曾经拯救过这个国家!」

    身穿《巴哈姆特》的路克斯,大吼质问。

    相较之下弗基尔露出不慌不忙的笑容,对同父异母的弟弟开口。

    「真想不到你会说出这种话,贤弟。这些家伙必须在此斩草除根。连这帮长年饱受压迫的人,现在都过于骄傲自满,没有丝毫良心。所以必须重新塑造才行。接下来我要求你务必达成任务。我正在依照为了拯救世界而创造的『圣蚀』意志,达成使命。而且是从你们早已忘记,千年以上的过去开始。」

    「……!?」

    听到这句话,路克斯的存疑转为确信。

    弗基尔根本不是路克斯的兄长。

    而且甚至不是旧帝国的人。

    「『圣蚀』曾经是拯救世界的装置,却在愚蠢的人类手中混入了毒素。虽然是失去一半本质的损毁机制,但我会与『圣蚀』一同导正这个世界。我一直在等待正确引导这个世界的救世之王。为此我会不断地拯救。」

    「你到底想做什么!救了我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路克斯挥舞大剑,推开弗基尔。

    在漆黑夜空中飞舞的同时,男子不慌不忙微笑。

    「我在实现你的愿望啊,贤弟。曾经是无力弱者的你心中的期望,一心向往的境界。破坏常人命中注定的负面连锁,带来救济的人。你已经得到与我一样,走在英雄之道上的资格。」

    弗基尔的身后传来「隆隆!」声响。

    从云层露脸的月光,照亮陷入火海的王城。

    位于其背后的,是俯瞰王城的雪白巨龙。

    「我的使命早就决定好了啊,贤弟?从遥远的古代起,我的存在理由就已经注定。一如不久之前还软弱无力的你,曾经期望自己能变成那样。」

    背对著月光,以及参天巨龙的弗基尔,低头俯瞰路克斯。

    与路克斯相同的灰色瞳眸,映照著染上一片黑暗的虚空。

    「──英雄,会抵抗命运并期望救赎。是弱者的伙伴。」

    这既非自嘲也非嘲讽。

    男子充满深渊破灭的笑意,浮现在黑夜的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