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路线A小河桃子 第一章 邻居桃子之死
    “““赶上了——!”””

    我进入教室的瞬间就骚动起来

    一转眼就被包围了

    “真的?那个、真的是你做的?”

    指着的窗外——看到樱花满开的樱树

    “……大家都知道了?”

    “短信已经传开了?”

    白兔竖起大拇指

    “说起来,从这边看起来,还不错吧”

    “砰的一下一下子就开了”

    “对对,很不寻常哦”

    “电视台会来吗”

    “不好,慎太郎的儿子要来了”

    “良纯来了!!”

    脸熟的家伙们,情绪高涨着

    “传说是真的啊!”

    女生们也和积极

    “靠近樱木同学的话我是不是也能得到出色的恋人呢”

    “恋爱运很高?”

    “很高w”

    “真羡慕!”

    “呐,樱木同学,让我碰一下”

    “欸?”

    山田同学把手放到我的肩膀上

    “也许能得到恩惠……”

    “啊、我也要碰!”

    “我也要、我也要”

    “诶!!”

    瞬间就被围起来了

    啪嗒啪哒啪哒

    平时没怎么说过话的女生们,把手掌贴上来

    “……樱木君6我、我也可以吗?”

    那个什么,连老实的藤枝同学也要!

    被女孩子们这么近距离地包围着还是第一次

    分不清是洗发水还是香水,有着各式各样的香味,女孩子才有的手的触感,从我的胸前到后背都被压上了……

    变得非常紧张了

    “嘿、不错的手臂、很有肌肉?”

    “是……是吗”

    老实说、感觉还不赖

    “““““喔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男生们情绪异常高涨

    “这不是恩惠吧!?”

    “你这家伙,不能光是羡慕着”

    男生们两眼放光地涌过来

    “哇哦!?”

    女生门慌忙让开之后,就代替她们把我包围住了

    “也给我们恩惠!!!!”

    如同地狱恶鬼一样,把手掌按下来

    呜啊!!男孩子粗鲁的手、不要啊…………!

    “为什么是樱木啊”

    “就是”

    “你的话已经有小河了吧”

    “————哈!”

    桃子吓了一跳

    “想劈腿么!”

    “劈腿是什么意思!说过和桃子不是那个关系了吧”

    “就、就是啊”

    桃子继续说

    “和春彦什么的更本不可能的哟”

    “对、说吧”

    “春彦呢,小三的盂兰盆假,露营回家的车上,忍不到服务区,就在塑料瓶里解决了”

    “你在说什么呢!”

    “还有、中二的时候,手机黄色站点发来的虚构索取,吓得说着‘我们是朋友吧……’的样子,快哭出来了一样跑来和我商量”

    “别说了桃子zzzzzzz!”

    “那个早就被知道了”

    “早就被知道了啊————————啊!”

    我抱住头

    “然后是最近,晚上会听宅向的广播的样子,有时还会把动画里的歌唱出来哟”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

    抱着头大叫

    “那个呢,在我的房间都听得到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下来——”

    “……小河,已经知道了”

    男生制止了桃子

    “够了,饶了我吧”

    仰着头脱力的我,被同情的目光俯视着

    青梅竹马之壁……大家能明白了吗

    那之后,新班主任的认识、全校集会,像是附带一般的班会

    校长演讲时提起佐保姬开花事情的瞬间,班上同学一齐看向我

    不知这样,不认识的同学也起了反应,体育馆骚动起来

    虽然老师警告之后平静了下来,不知怎么……心脏动得很奇怪

    被那样瞩目着真的很糟糕

    突然觉得平凡是最重要的

    对了,就像是平凡至上系主人公的那种心情一样

    就这样,转眼就到了放学的时候了

    “接下来干什么?”

    “M记?”

    “ok,走吧”

    迅速组好的队出了教室

    “……”

    ……糟了

    平时的话,我也随便组好队了的

    因为樱花的骚动,到最后,流下了轻浮的印象

    还受到一部分人不明所以的嫉妒目光……

    啊啊够了

    “怎么?一脸痛苦的表情”

    桃子来了

    “我今天开始玩网游吧……”

    “喂——”

    “开玩笑的啦”

    “真是的”

    接着桃子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

    “啊啊对了,爸爸和妈妈说了‘偶尔来店里露个脸’什么的”

    “啊……那样的话一会就过去吧”

    “我现在就打算去帮忙”

    “那……走吧”

    变成了这样

    神宫变得非常热闹了

    代替早上堵满的学生,观光游客一下子涌了进来

    “重新看一次,真是厉害呢”

    “是啊”

    我和桃子重新仰望着佐保姬

    壮大古木盛开的姿态,只能用壮观来形容

    而且,纯白的樱花非常有冲击力

    也许会想樱花本来就是白色的呀,一旦看到纯白的就会觉得完全不同

    “好厉害,太漂亮了”

    就和陶子说的一样。大家都不由得吸了一口气看入了迷

    很多手机、相机对着,电视台的取材也马上来了

    因为是观光地,平时也能看到取景,但是今天的人数和器材都有明显的不同

    “告诉他们是你让它开花的话,会接受采访的吧”

    “请不要这么做”

    “但是真的为什么会开啊”

    “谁知道呢”

    “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周围人的反应吗?”

    “啊-”

    “现在还没遇到什么好事啊”

    “不是有吗”

    “欸?”

    “被大家围起来,摸来摸去了不是吗,那就是传说中的效果哟”

    桃子眯起眼睛斜视看我,笑眯眯的样子

    “那就结束了,真遗憾呢?”

    怎么这样,说得很高兴的感觉

    “现在开始,我会变得非常受欢迎的!”

    “是是是”

    樱参道旁边有一条叫做姬小路的道路与其平行

    这里各种各样的商店排列着,是观光的主要街道

    精美的食品店啦、土特产店啦……嘛,像这样的地方我想应该哪儿都一样吧

    这边稍微偏一点的地方进去就是桃子父母经营的西餐店

    “哦哦桃子!我亲爱的女儿哟”

    将西餐店进行法国风格装扮的这位叔叔,让人看了就觉得热地展开了双臂

    “和爸爸,来一个回来了的拥抱吧”

    对于恶心的娇羞脸迫近的父亲,桃子像高手一样轻松避开了

    “为什么啊,桃子”

    “太恶心了”

    叔叔磅地呆住了

    “……爸爸,明明是桃子的爸爸的说……”

    无力地跪倒在地

    “……‘我的家人 2年一班 小河桃子’”

    和往常一样,开始背诵女二小学时代的日记

    “‘我的爸爸,是西餐店的店长(中略)帅气的爸爸,我最喜欢了’”

    中略后面的说完之后,叔叔又一次——

    “……最喜欢……了……”

    “…………恶心”

    桃子露出冰冷的眼神叹了一口气,大概每次都会有这样的对话

    在学校八面玲珑的桃子,对父亲就是这种感觉,溺爱的父亲与青春期的女儿这样,不过会来店里帮忙,一定关系不错吧

    “也就是说同意自己恶心咯”

    “着你这家伙听了啥”

    叔叔,突然一下子站起来

    “切,什么啊,这不是春彦吗”

    “你好”

    “来这里有和贵干啊”

    突然就变成不温柔的叔叔了

    “就是说尾随桃子而来的吧”

    “才没尾随”

    “被桃子的美色诱惑,才跟在后面来的吧”

    “冷静下来好好看清楚状况啊”

    “你这样的跟踪狂桃子是不会要的”

    “是听你那边说了‘偶尔来露个脸’这样的话,才来的啊”

    “哈?才没有说呐,那种话”

    叔叔一脸厌恶的表情

    “说的像是喜欢你来一样,为什么非要看你这样的臭小鬼的嘴脸啊”

    “是嘛,,那我回——”

    “不过既然来了也没办法呢,就勉为其难让你吃了晚饭再走吧”

    “……哈?”

    “还在做什么,坐在吧台边上啊”

    这个叔叔说的一只都这么乱七八糟的

    “那、我就去换衣服了”

    桃子不知为何苦笑着进去了

    西餐店的小河屋,是古老的民家改建而成的店,大体上是面向观光游客的,良心的价格加上舒适的感觉,也有很多当地的常客

    我懂事之前就在做了,小时候经常和桃子过来玩

    “欢迎,春君”

    吧台对面的厨房传来阿姨的声音

    “啊,你好”

    “今年也和桃子在一个班级吗?”

    “嗯,是啊”

    “果然”

    像是摇铃一样嘻嘻地笑了

    桃子的妈妈是个美人性格也很好,而且年轻得让人吃惊

    想着是不是和小时候那时相比完全没变而去看以前的照片,倒不如说现在的样子反而变年轻了

    “春君,冰激凌咖啡可以吗”

    “啊,不用……”

    “雏子,不用理这种家伙”

    叔叔缠上我

    “小河屋的,把豆的成本率提高到最高的考究咖啡,春彦想要那个吧”

    “水就可以了”

    “你这家伙,不想喝我们家的咖啡吗!”

    “并没有讨厌哦”

    “达哉的话,很久没看到春彦过来了,很高兴呢”

    “才不高兴呢!”

    “是是”

    阿姨有时会浮现桃子的面影

    不过,因为是母亲,所以那边才是元祖吧

    “春君要什么?”

    我看了下午饭的菜单——

    “那么,aglio olio的意大利面好了”

    aglio olio是意大利语,大蒜和油的意思

    总的来说就是意式香辣面那一类吧,很久以前阿姨教给我的

    “系”

    说着让人想到意大利语“Si”的超日本语,点燃了平底锅下的火

    “想对着桃子用大蒜味道呵气吗?什么趣味啊你”

    无视掉叔叔的玩笑话

    店里现在因为还不到11点,冷冷清清的

    店里的几个人都像是熟客的样子

    用笔电进行工作样子的私服人、一个阿姨,还有带着婴儿的妈妈二人组

    “到了高峰期会很忙的哦”

    “我知道的”

    尤其是四月,花莳最大的季节,桃子也会帮忙

    “说起来,春彦”

    “什么?”

    “喜欢妹抖服吗”

    ……?

    “……都不怎么喜欢”

    作为秋叶原系的爱好着,早就彻底喜欢上了

    “我最喜欢了”

    叔叔说道

    “前不久在电视上见过哦,妹抖桑,那个,真不错呢”

    现在才开始么

    “所以想让桃子穿上”

    “……哈?”

    “在网上买了,放在了更衣室看得见的地方……不过完全不穿给我看”

    一脸认真的样子

    “桃子不为我穿妹抖服”

    “……叔叔……”

    “才不是叔叔。不过,不想她穿上吗!轻飘飘的迷你裙,锁骨什么的也看得见”

    “而且是那种类型吗!”

    “你,桃子如果穿着妹抖服对你说‘欢迎回来,主人’的话,啊……已经!啪啪对感激你的,桃子哟……!!”

    “客人在看哦”

    就是这种样子才会被女儿觉得恶心,为什么就不明白呢!

    “久等了,春君”

    阿姨越过吧台把料理递了出来

    “啊、谢谢”

    “放着不管就好,这位叔叔”

    “是呢”

    阿姨露出了非常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样漂亮的人为什么回合叔叔结婚呢

    “来了,春彦”

    一下子逼近过来

    “桃子出来的时候,若无其事地说‘我最喜欢妹抖服了’吧”

    “为什么?”

    “别管了说就是,臭小鬼”

    “才不要,叔叔”

    “不是叔叔,是young达哉,young达哉哦”

    “别用老手抓我”

    “切……行啊。好了,趁热吃了吧”

    “欸?啊啊——我开动了”

    把油的发亮的拉面送入口中

    ……好吃

    不仅美味而且有个性的味道啊……家庭餐厅里吃不到的味道类型,有品质而且容易亲近,能感觉到阿姨的为人

    这个只要七百日元(饮料200日元),非常便宜的感觉

    “好吃吧”

    “嗯”

    “900元呢”

    “——!”

    “免费什么的我可没说过?”

    “不肮脏吗”

    “随你说,为了女儿穿上妹抖服,我什么都愿意做”

    “多不知耻的大人啊”

    “嘛,要怎么做?”

    发票在眼前不停晃悠

    来真的啊,叔叔

    ……九百块老实说很心疼

    “……我明白了”

    不久,换装结束的桃子就出来了

    叔叔用眼神示意我

    “……诶…………妹抖服什么,真不错啊”

    桃子“哈”地转向这边

    “我、最喜欢妹抖服了”

    桃子叹了一口气,走了出来

    “你是白痴吗”

    轻轻地撤下我的餐具

    “反正是爸爸说了什么吧”

    马上就看穿了

    “不……不对”

    “你,不是喜欢妹抖服的吗”

    “也、也不讨厌……哦”

    “不会穿的”

    桃子用坚决的表情说道

    “绝对不会穿的呢”

    三十分钟后

    “不要搞错了哟”

    还什么都没问桃子就说道

    “这是好奇心什么的,每天都看得到就会想着‘穿一次试试吧’了,女孩子就是这样子的啦”

    “哈?”

    “所以说别搞错了”

    “什么啊”

    “……是说,只是穿上试试,怎么样,奇怪吗?”

    一边说着,一边拉起裙摆,转来转去

    “嗯,不奇怪”

    “……就这样?”

    “就这样是?”

    为什么被瞪了

    “嘛,不是挺好的吗”

    实际上并坏

    比起平时看起来感觉有些特别,这样那样的、妹抖服是铁板什么的吗?

    “是、是嘛,哼”

    桃子抓着头发时,我的表情一下子崩坏了

    “诶嘿嘿”

    “你这家伙”

    “呜啊”

    叔叔绞住了我的脖子

    “桃子不是穿上妹抖服了吗”

    “所以说那又怎么样,你不想她穿上吗”

    “烦死了,你这家伙,你这家伙什么的……”

    “不明白你……好、好痛苦”

    “等下,爸爸,快住手”

    “……叫爸爸可不行”

    “哈?”

    “要叫‘主人’才行”

    “…………好恶”

    叔叔垂头丧气地缩成一团

    常客看到这边也露出苦笑

    用笔电工作的人,阿姨,带着婴儿的妈妈二人组

    “不好意思,需要倒水吗?”

    “啊,是的”

    被阿姨教导,桃子像桌子那边走过去

    桃子倒水的时候,阿姨亲切地向她搭话

    好想是以倒水为机会只是想简单说几句话,桃子也亲切地做出回应

    不一会儿,就回来了

    “那个人是常客吗?”

    “对,nazuna店的阿姨”

    “nazuna店 ”

    “沿着参道走,有能排成长队的荞麦面馆对吧?”

    “……!是那里啊”

    “那边的男人是个程序员”

    勇者电脑,全身黑衣服,身材瘦小的人我还以为是作家

    “程序员,在这种地方工作吗”

    “自己开有公司,真厉害哟”

    “嘿~……”

    “也就是说和大家都说过话咯?”

    “和常客们的话每个都说过”

    嘎啦嘎啦,门铃响了

    “欢饮光临,是两位对吗?”

    “……啊……这里,是女仆咖啡店?”

    “不、不是,今天稍微有点特别……我给你们带路,这边请”

    “哦哦……穿着妹抖服工作的桃子,像天使一样呢……”

    叔叔,入迷地盯着工作的桃子

    “……欸嘿嘿……欸嘿嘿……”

    受不了

    “我说春彦啊,佐保姬你是弄开花的吧?”

    “……嘛”

    “桃子可不行哦”

    “在说什么啊……”

    “你这种人是配不上桃子的——嘛、就算有着传说这样的力量,像你这样的家伙受女孩子欢迎也是不可能的吧”

    “又不是某上了年纪的大叔”

    “前不久和女子大学生交换了手机邮箱哦”

    “欸?真的?”

    “哎呀!上周在小酒馆——”

    “……达君?”

    冰冷的,雪原的风吹过了

    这是阿姨的声音,回过头虽然和往常一样微笑着——————却感到恐怖

    “达君”

    “在、z”

    叔叔吓得抖起来了

    “那件事……能详细告诉我吗?”

    “不、不是的雏子!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哐当

    阿姨拿着的平底锅发出了悲鸣

    “所以说那个真的只是一时兴起哦”

    回家的路上桃子就强调过了

    “看到妹抖服就想穿一次看看,很普通的,女孩子的话”

    “我知道了……”

    我们现在要去买晚饭的材料,向超市的方向走着

    不只是早饭,晚饭也是桃子帮我做,所以,双亲送来的伙食费有三分之二要预先交给桃子

    从车站的地下通道出来的另一侧是很普通的没有魅力的小镇

    外面的人看了会说“差距好大”的样子,对本地长大的我们来说哪里都是一样古旧不能使人眼前一亮

    “有什么,想吃的吗?”

    “是呢……唐扬?”

    “真是喜欢呢”

    “大家都喜欢的吧”

    “蔬菜也得买呢,有什么便宜的吗……”

    桃子打开了手机上的“本地传单应用”

    过了这么久还是用不习惯的手势在屏幕上滑动着

    这家伙是个机械白痴,智能机完全用不好,安装的应用就两个,占卜和本地传单,这还是我帮她装上去的

    不知道怎么我换了手机之后,她也马上换了一个同样的

    应该是换手机那天捉弄她说了“你这家伙那个功能机是怎样233”之类的话的缘故吧,做了坏事情呢

    “啊,真便宜呢,生菜和水菜都只要七十八日元,真困扰呢”

    一脸开心地说着

    一边用着手机一边发出家庭的氛围,反过来说真是厉害

    该怎么说呢……

    “你啊,有家的味道哦”

    “家的味道?”

    被打了

    “不不,是厉害的意思,家庭方面的”

    “……说什么的”

    “桃子再次打开传单的界面

    “!!不好了!”

    突然回过头

    “怎、怎么了?”

    “rosa的鸡胸肉正在特价销售哦”

    “……哈?”

    “一定得去!”                                                        

    “不、等一下,四铁的rosa不是非常远吗”

    “可是很便宜哟”

    “有多便宜啊”                

    桃子用像宝物地图一样的其实把手机拿给我看

    “三十八日元一百克哟”

    “sanga里卖多少?”

    sanga是现在我们要去的很近的超市

    “四十五日元呢”

    “…………只差7日元?”

    “说什么呢!你要吃五百克的吧,加上我和咲耶的分,一共会买一千克!也就是说……”

    哔!伸出手指

    “差七十日元哦”

    …………

    “快一点吧,可能会卖完的”

    “等等,等一下,到rosa可是有好几倍的距离哟,算了好不好,就七十日元”

    “才不好!因为,rosa那边更便宜啊”

    “不过sanga这边近不是么”

    “的确sanga是比较近,每百克四十五日元也还能接受,不过知道了rosa只要三十八日元之后就只能去rosa买了啊”

    “不不不,等一下啊,桃子同学”

    我试着说服桃子

    “不就只是七十日元吗,那花的可是我的钱……”

    “问题才不在这儿”

    那问题在哪里啊……

    结果,被带去了rosa

    “啊,已经没在运营了呢!”

    咲耶颓废着

    “什么啊,那个臭更新,超级难以置信”

    “吃饭的时候别大声说话”

    “吵死了,你会理解我的心情吗!”

    “真严重呢”

    桃子发出温柔的同感,这家伙也一直唠叨着三十八日元的鸡胸肉卖光的事情,看来到了吃饭的时候也还耿耿于怀

    “又不是数据消除了,适当转换一下……”

    “不是说着玩的!!”

    不,在玩的吧

    “……关于这件事,我也要行动起来……”

    “咲耶酱要添饭吗?”

    “嗯,只要一口”

    变成正常的样子,把碗递给了桃子

    最后的唐扬和米饭一起高高兴兴地吃掉了

    “我吃好了”

    “把碗筷拿过去”

    “……”

    咲耶不中用的动作收拾好餐具,放到了洗碗槽

    “我吃好了”

    咲耶走出房间一边说着“比沙罗曼蛇更快”一边上了二楼

    “哎呀哎呀”

    “要添饭吗?”

    “不、不用了,我吃好了”

    我拿走自己的碗筷,拿起要洗的餐具和海绵

    “啊,放着我来就好”

    “好了,偶尔也该我来做吧”

    “不过……”

    “一直都是你替我做,这次交给我吧”

    桃子笑了一下

    “那,我就收拾桌子好了”

    “好”

    就这样,两个人弄完了

    这之后,像往常一样两人并排坐在沙发上,一起看综艺节目

    “…………呼啊”

    “困了吗?”

    “嗯,有点”

    “很疲惫吧”

    “可能是吧”

    就是那样吧

    照顾我们,帮忙店里,春假结束后又加上久违的校园生活

    “……桃子,我家的饭,可以不帮忙做了”

    “欸?……说什么啊,你不是不会料理吗”

    “会做夜宵啊”

    “拉面和炒饭对吧”

    “虽然是这样,不过总会有办法的,早上烤面包的话也可以”

    “……”

    “也见过桃子做的了,我想我也能做”

    “不行的,那种事情”

    “为什么不行啊,或许做不到你那么好……”

    “因为我被阿姨拜托过了”

    “没说过每天的两餐都做吧”

    “没问题的,我有午睡”

    “确实你在学校吃过午饭后也一定会休息,像妈妈桑一样”

    “妈妈桑什么的不许说!总之,所以说我完全不会疲劳”

    “刚才不是说过累了吗”

    “没说过”

    “只是碰巧打个哈欠而已”

    桃子用断然的表情说道

    “我完全不困”

    “…………嘶~”

    这就睡着了

    “…………”

    要不要叫醒呢,真困扰

    既想就这么让她睡下去,又觉得让她回去好好睡比较好

    “……呼扭……”

    这时候,桃子的身体倾向这边

    ………砰

    在我肩上

    ……喂喂

    “……嗅嗅……”

    什么啊,嗅嗅是

    被压着的地方传来头硬硬的触感,胳膊柔软的触感

    干爽的头发和衬衣的缝隙中弥漫着甜桃的香气

    是熟悉的,这家伙的味道

    “……嘶唔……”

    睡得很香嘛

    这下不是动不了了吗

    “……”

    …………

    不能一直这样啊

    没办法

    我小心地转过身体,抱住桃子的头和肩,让她躺在沙发上

    慢慢地、慢慢地

    “…………嗯”

    啊,起来了吗

    “……!?”

    这真是很突然的事情

    受惊的桃子反射性地坐起来

    啾

    最初感受到的是薄薄的软软的东西里面,前齿的触感

    这之后,一下子扩散开来

    干涸的嘴唇,不尝试就不能形容的……柔软的味道

    ““…………””

    只是不到一秒的瞬间,就在脑海中烙下了强烈的印象

    我们就像起反应的磁石一样分开

    “……”

    桃子像腰碎掉一样倒在沙发上

    就像被寂静的大块推倒一样

    糟糕

    “刚、刚才”

    我强行打开话题

    “是误会!我把你、那个,你睡了,靠在我身上,所以,这样,就想让你躺下”

    “……”

    “总之,是事故”

    脸颊绯红,桃子的眼神游离着

    “……我知道了”

    “……”

    桃子无意识地按住嘴角

    “……不、不算数,不算数的,不要担心”

    这样的初吻,稍微有点那个吧?

    “不算是和你接吻”

    看着这边,颜色还游离着

    “……当、当然了啊”

    这之后,突然……

    “笨蛋!!”

    “欸?”

    “啊真是讨厌,超讨厌”

    抽了张面纸,猛猛地擦着嘴唇

    “我回去了!!”

    桃子站起来,迈着粗鲁的步伐走出去了

    “……”

    ……嘛,做了这么长时间青梅竹马的话,还是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这样想着

    被来电吵醒了

    手机的来电或者短信,真的可以一下子令人惊醒呢

    是桃子打来的

    “……怎么了?”

    “……起了吗?”

    这个声音和明亮的平时不同

    “怎么了”

    “发烧……”

    “感冒了吗?”

    “应该吧

    三十八度七……”

    “没事儿吧”

    “嗯,没事……不过,去学校就……”

    “哦……一个人吗?”

    “嗯,贴着冷毛巾睡着”

    “是吗——谢了呢”

    对桃子的叫床电话道谢

    发烧了不能过来就用电话叫我起来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

    而且,开始每早叫我起来之前,像休学旅行什么的的早上也一定会打电话或者发短信过来

    嘛、老实说很烦人……中学的时候还吵起来了

    从那时候得到了教训,我马上道谢了

    嘛,长时间交往就明白了

    “好了,快睡吧”

    生病时的桃子,有些讨人喜欢

    “果然是太累了吧,你”

    “……马上就会好的”

    受不了

    “挂了哟”

    “嗯……也对咲耶说一下吧”

    “我知道了,那么再见”

    “嗯……路上小心”

    ——

    擦了擦手机屏幕

    我和桃子都没有昨天那种生硬感

    那不是因为一直都会挂念着的关系

    以前也有过的,只是众多小事中的一件——最后被这样处理了

    闲聊的时候只用一瞬就相互确认了

    这是长久交往使然

    隐约的紧张感开始缠绕着我

    我不是觉得紧张

    作为旁边,如同篝火的热气,摇摇晃晃地烤着我的右半身

    上节课换了座位

    班主任的学科,上课时匆忙地“现在换吧”让我们抽签

    结果,我得到了最后一排靠窗这样的漫画主角一样的位置

    旁边是吉田同学(超辣妹系的、女生最大团体所属)

    她的样子有点……奇怪

    一边看书的样子,一边时不时地偷看我

    然后还经常用手梳着头发

    “……”

    又看了

    好像哔哩哔哩的,被极端警戒着的感觉

    这么说起来,位置决定的瞬间,就变得奇怪的反应了

    “……(激)”

    ……

    被讨厌了吗

    ——悄悄确认一下吧

    坐了一会儿,像这样不弄清楚的话我忍受不了

    “……吉田同学”

    “——!什么事!”

    哇,好大反应

    像已经受到打击了

    “能给我一根自动铅的笔芯吗?”

    “欸?啊,可以”

    从笔盒里取出笔芯盒,抽出一根笔芯

    太好了,没有被讨厌的样子

    “好、好的”

    从吉田同学的手里去取过来

    “谢谢”

    吉田同学的指尖稍微碰到我手掌的时候

    “————不、不行!”

    突然就缩回去了

    “……诶?”

    吉田同学的脸变得通红,紧紧地和手臂叠在一起

    “所以说那样快的话我会很困扰的!”

    …………怎么回事?

    “对你意识过剩了吧”

    把刚才的事对白兔说了。现在是午休时间,在食堂

    “你,是传说的达成者对吧”

    “啊啊”

    “‘让佐保姬大人开花的学生一定会得到很棒的恋人’”

    白兔用那种声音背了一遍

    “女生的话,会产生认识不是吗”

    “哈?”

    “换到正后方成为同桌这样‘这、是不是什么……’一样的感觉”

    “……就因为这样?”

    “不,我之前也看过的,这种女主角”

    “游戏啊”

    “是漫画哟!”

    “哪种都好吧……”

    ……不过,的确,这么想的话,那个反应就说得通了

    “也不用这么夸张吧,吉田同学”

    “是啊,茶发婊竟然和二次元做的一样,真是的”

    “你会被吉田同学以外的全体女同学踢的”

    这时候

    “就是这孩子,错不了”

    “真的?”

    回过头,两位学姐单手拿着塑料瓶站在那里

    “呐,你是樱木君?”

    “?……是的”

    “看吧!问过学弟了”

    “嘿,这个孩子”

    一边说着,两个人坐在了椅子上,接着体育系开朗的性质

    “讷讷,佐保姬大人有效果了吗”

    “欸?不……没什么”

    “果然,没有的吧”

    “有的!!”

    没见过却可以断言

    “因为啊,一下子就开了哟,以前一直都没开过的,就这样,乓地一

    声,就”

    伸开双臂的瞬间,拿着的塑料瓶中的果汁迸了出来

    沾到我的衣服上了

    “绝对有的!不是奇迹吗!绝对的充满力量的——啊,抱歉”

    注意到了,向我道了歉

    “那个、手帕……”

    “不,没关系”

    学姐从包里取出了手帕,奇特的的花柄

    和体育系的外表不同,非常有女孩子的感觉——觉得“很不错”

    “马上擦掉!”

    “好了,好了,已经弄掉了”

    “没有弄掉!”

    看也不看就断言了

    “不,真的已经完全干净了,看吧”

    把衬衣拿给她看了

    “嗯……”

    接受了的样子

    “还是把洗衣店的钱给你吧”

    “已经可以了”

    “觉得有点浪费?”

    “不是,真的”

    总是制止了

    “那么我们先走了”

    “真的,对不起呢”

    “不”

    和白兔一起,走向学校的出口

    “不看事实的人呢”

    白兔小声说着

    “是温柔的人呢”

    “我不在的话,不就立起flag了吗?”

    “才不会”

    “不,很危险的,亲友差点就被三次元迷惑了”

    白兔露出模范表情

    “得救了呢?”

    “一般的残念而已,只是那样做的话”

    “桃子,进来了哟”

    敲了敲门再打开

    瞬间嗅到了甘甜的气味

    桃子的味道非常浓厚,以前没有发出过这样的味道

    在里边的床上,桃子坐起上身,穿着薄薄的粉色睡衣

    “怎么了?”

    “嗯,烧已经退很多了”

    “没那么容易吧”

    桃子把关上的日记本放在膝盖上

    “还是和以前一样记着日记呢”

    “没什么吧”

    “没什么”

    有好好在继续呢

    “真的什么也不需要吗”

    用邮件先问过了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咲耶酱已经把各种东西都买给我了,到刚才都还一直在这里哟,说了你来了之后就回去了”

    真是一点也不可爱

    “不过精神着太好了,很担心的哟”

    “……什、什么啊,感觉有点恶心”

    “也不恶心的吧”

    “恶心的,啊,恶心恶心”

    “嗯,要说恶心的话这才是吧”

    闭上眼睛抬起头

    “呼嘶呼嘶……桃子碳的房间有非常甜的气味哦?”

    “恶!”

    “装的啦”

    “真是的……”

    “……有吗?”

    “欸?”

    “……味道”

    “有哦”

    “…………变态”

    “你问的吧”

    不过是桃子味的气味

    “学校怎么样了”

    桃子问我

    “怎么了?”

    “有什么变化吗”

    “没什么……啊”

    要说的话也有,吉田同学,学校食堂的事情什么的

    “什么?”

    “不是,其实”

    对桃子说了

    “哼”

    桃子特意用了不感兴趣的说法

    “太好了呢”

    “怎么了啊”

    “和吉田同学或者哪个前辈交往的话也不错不是吗”

    “为什么会那样啊”

    桃子盯着我

    “怎么了啊?”

    “没什么,嘿~佐保姬大人的效果不是出来了吗”

    “不、这不是那么回事儿吧”

    “是那回事哦,被意识到了不是吗?就这样就有感到头晕和前来的人

    ,有效哟”

    “才没的吧……”

    “我不知道”

    桃子摇摇头

    “好吗?你现在,成为那个恋爱传说的相关者‘一定会得到很棒的恋人’了吧”

    “……”

    “和你接触的孩子会想‘于是、是我?’‘命运’什么的,稍微想想就明白了,比你想象的还要脆弱”

    “……是、这样吗”

    “是的”

    ……欸诶诶

    “galge主人公”

    “galge主人公?”

    “……是啊……和恋爱传说的真假没有关系……”

    桃子小声说着什么

    “……该怎么办啊……”

    “什么啊?”

    “什、什么也没有,去下面泡杯茶来吧,galge主人公”

    “自己去啊”

    “病•人~”

    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真是的”

    到了下边的厨房,打开冰箱

    小时候就经常进出,所以知道的很清楚

    用杯子泡了茶,回到房间

    桃子在床上像捏碎的纸一样蹲坐着

    “怎么了”

    “……呜…………”

    立即跑上前去

    然后注意到了

    脸色和平时不一样

    一看就觉得情况很糟,病得发黑,还有红色

    把手贴上额头

    ……

    手掌传来不寻常的热、我的心脏凉了下来

    “桃子!桃子!”

    “……ku……”

    呼吸很危急了

    “——救、救护车”

    取出手机

    只用电话联系就行了?

    细微的不安,惊人地膨胀起来

    119

    嘟嘟嘟响起

    等待的时间,一把抓起自己的头发往上拉扯

    “——是的,这里是花莳消防119,是着火了吗?还是救急?”

    “救、救急……”

    随着惊慌失措的样子电话总算打完了

    “……、……、……呜……呜呜呜………………”

    被附身了一样

    ——————————————会死掉吗

    现实的感觉,揪着心脏

    这绝不是因为冷,身体所有温度都消失了,热和冷本身渐渐化为“无”

    这样的,恐怖的感觉

    握住桃子的手

    用两手紧紧地包握住

    感到恐怖

    烧得这么热,人是不可能还活得下去的

    怎么回事啊,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火大了

    明明几分钟之前还和平时一样不是吗

    “…………春…………彦”

    看着我的颜色,像是去了遥远的地方、很远很远

    桃子不在了的话……

    从来没想过

    桃子出生以来就一直住在旁边、理所当然地每天都能见面……

    为什么啊

    为什么我像在走马灯一样

    “不许死!你这家伙……不许死!!”

    注意到了自己的声音

    啊啊,我好像哭出来了

    “绝对不许你不在了!!”

    “………………一起”

    梦话

    “一直…………在一起”

    “啊啊是啊”

    我拼命说

    “要一直在一起!!”

    路口的线黯淡地反射着夕阳光

    我无言地走在被夕阳染上颜色的路口

    身体完全使不上力

    “……哈啊”

    空虚的心只能发出叹息

    “怎么老是叹气啊?”

    “啊咧?刚刚好像听到了桃子的声音…………哈哈,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桃子已经……”

    “别开这种玩笑了!!”

    “别这么大声啊,桃子”

    “是你的错吧”

    “……说回来。怎么一下子就变这么精神了”

    急救车运送途中,桃子一下子就完全恢复了

    这已经像是开关的on/off一样戏剧性的发烧令急救队员那些人困惑不已

    姑且到医院进行了血液检查,也打过了点滴——现在正在回家路上

    “我也不清楚哦”

    腰不停转着

    “就是说,点滴好厉害呢,我现在精神得要命”

    “……真的已经没什么了吗?”

    “嗯”

    “是弄什么啊真是”

    “撒”

    桃子一脸少女地看着我

    “怎么了啊”

    “你,非常拼命呢”

    “…………”

    “握着我的手,说着‘不要死、不要死’什么的”

    “……啊咧?刚刚好像听到了桃子的声音”

    “噗噗”

    “……”

    “啊、等等”

    小跑着追上桃子,并排走着

    “那之后、有说什么吗?”

    “……”

    “我记不太清楚了,呐,说了什么?”

    “…………”

    “讷讷”

    “……什么也没说哦”

    “哼,嘛,要原谅你吗—”

    准备当作把柄吗、非常开心呢

    “顺便去买一些晚饭材料吧”

    桃子总算改变了话题

    “今天吃什么好?”

    “嗯……鱼?天妇罗什么的”

    “昨天是唐扬吧,连续吃油炸食品可不行,选箔烧或者清蒸那方面吧”

    “啊啊,箔烧也不错”

    “决定了”

    桃子望向天空

    褪色透明的青空

    “白天变长了呢”

    “”是啊“————————————————————————————————————————————————————————————————诶”

    桃子突然停住了

    “桃子?”

    “…………欸?…………欸…………?”

    眼神一边在天上徘徊,一边抓住额头

    “喂、怎么了”

    “……………………………………………………………………………………………………………………………………”

    表情僵住了,一动也不动

    经过我喉咙边的恐怖、复活了

    “桃子!”

    摇着她的肩膀

    “————啊?…啊啊……”

    桃子突然回归自我,看向我

    “对不起,没什么”

    “不是那种感觉的吧,别掩饰”

    “……那个……怎么说呢”

    桃子露出苦笑的表情

    “既视感?那样的感觉”

    “哈?”

    “是白日梦吗……嗯、真的、什么也没有”

    “真的没事吗?”

    “还要握住我的手吗?”

    “才不握”

    “早点买好东西回去吧,咲耶酱一定肚子饿了吧”

    发生了那样事情的隔天

    今早是罕见的纯和风早餐

    “咲耶、拿下酱油”

    “不要”

    “不许不要,好了,拿过来”

    咲耶勉强地把瓶子递过来了

    撒太多,血管断掉吧

    “才不会断”

    只放了一点酱油,开心地将烤蛋送入口中,符合咲耶的口味,非常甜

    “……”

    桃子和往常一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晨间节目“海女”

    样子变得很奇怪

    『不是面向你的,尼』

    『诶诶欸!』

    “……”

    没有电视内容相对的反应

    一般时而笑时而捏汗,非常忙的样子

    咲耶也感觉到了,看向我

    “……桃子?”

    “——欸?”

    “等、等一下……”

    用手挡住也能继续视听,像检查胶卷的导演的脸一样

    不明所以的紧张感包裹着餐厅

    “去厕所”

    咲耶呆不下去似的站起来,出去了

    “……”

    说起来今早来叫起床的时候开始就觉得和平时有什么不一样

    想事情的动作经常做……

    这时、桃子突然说道

    “……因为咱的妈妈是希腊正教吗!?”

    『因为咱的妈妈是希腊正教吗!?』

    ——欸?

    桃子,吓得退后了

    戚!椅子脚支支作响

    “………………”

    单手捂住口,眼神扭曲了

    “怎么了”

    慢慢地……面向了我

    “……春、春彦…………怎么办啊……”

    失去血色的脸

    “我…………能看到未来了”

    ……哈?

    “昨天医院回来,突然——看到了”

    “什么?”

    “记忆”

    “……?”

    “未来的记忆。到四天后为止……自己的记忆”

    “…………”

    在说什么呢…………?

    桃子两手更用力地捂住嘴,身体缩起来

    肩膀发着抖,眼里涌出泪光,转眼就掉出来了

    怎么也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感觉

    不过

    “没、没事吧?”

    “…………会死”

    “诶?”

    “在三天后的周日……”

    桃子说了

    我…………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