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路线A小河桃子 第三章 恩惠
    1.

    预知的内容是这样的

    星期天,在美凪的动漫商店发生了异臭骚动(恐怕是煤气泄漏)

    在现场的我和桃子被卷入,就这样死掉了

    “……原来如此呢”

    和之前的预知不同,我能想象这次的事情

    该为那一天那个时候去了那家店检讨

    要说为什么的话,因为马上就要发售的超期待的游戏作品的发售活动(带有限定商品)会召开

    突然决定的发售会,还因为要不要取消别店的预约,换到那边去而烦恼

    “也就是说……去了吧,我?和你一起”

    “诶?”

    桃子一下子愣住了

    “怎么了?”

    “没、没,只是发下呆”

    挠了挠头

    “对,一起去了,然后一起站在台阶上”

    “那里的台阶很窄吧”

    “对、非常拥挤,而且,前面那个人一个人在那里一个劲儿地说……”

    像述说过去一样说着对我来说还没有发生的事情的桃子,真的感觉很微妙

    “接下来,就出现奇怪的臭味了,像温泉一样……清楚的异常的臭味,非常难受,一下子乱起来了……”

    桃子低下头

    “……接下来的,不想说了”

    午后阳光照射进来的房间,不符合谈话的气氛,非常奇妙的感觉

    “……温泉指的是硫磺?……硫化氢吗?”

    相对容易入手的,自杀用品

    “可能吧……”

    “虽然不清楚……如果说,是谁持有杀意的话”

    “怎么回事……?”

    “嘛——很奇怪就对了”

    除此之外

    “第二次了吗……预知”

    小声说着,感受到桃子的视线

    这是什么不能够解释,该怎么说呢,是漂浮在现在的氛围中的东西

    “怎么了?”

    听到之后,避开了目光

    “没、没什么”

    “有什么在意的事情吗?”

    “真的,什么也没有,只是看着觉得没什么特色的脸而已”

    “该说超帅的吧”

    “哈”

    “嘲笑啊”

    ……话题岔开了

    “……呐,春彦”

    桃子带着不安问道

    “这是……偶然吗?”

    “……”

    连续两次

    和之前一样在美凪,一样是周日

    确实,令人在意

    ……提及时间的作品里,有着发生『同样的事情会无数次反复』这样的展开

    桃子也想到这些事情了吗

    我考虑起来……

    “……应该是偶然吧”

    下出结论

    “……为什么”

    同样的事情反复进行的展开,有着不可欠缺的条件

    “……是什么?”

    “『回到过去』”

    对

    “通过时间机器回到过去,意识和记忆都回到过去,就是说,那是『改变过去失败』的内容”

    “……啊……”

    “我们并不是这样吧?我们的时间前进着,没有重复,这次的原因和结果都是”

    不只是桃子,我也死了

    “地点和星期几虽然一样,但是反过来想的话,也只有这个一样,所以,就觉得是偶然吧”

    桃子理解了,露出安心的表情

    “真是非常巧合呢”

    大概这是难以置信的事情吧

    受到七次落雷,七次都得救了……那种

    不久,在电视上

    『有一天,突然,她得到了不可思议的力量』被做成再现vtr一样……

    这个一定是这种情节吧

    这样想,感觉还有点有趣

    “——就是这样”

    我下了总结

    “总之,不去发售会就行了吧?不去现场就没事,这个在之前已经验证过了,什么也不用担心”

    就是这样

    “当然,在当天也要联系商店,做好事件的防备——这样就完全了”

    嗯

    “像做到现在的『和平时不同的行动』也没必要去做了吧”

    “……”

    怎么回事,没有得到桃子一点理解的感觉

    “嗯,好”

    不过没什么弄错的吧?带着这样的心情,我点点头

    “那么,去便利——”

    “不要啊!”

    “……哈?”

    “在冷静个什么啊”

    “冷静?”

    “对啊!这样大意很危险的啊!”

    “可是——”

    “没有可是!”

    瞪了过来

    “……嘛,也对”

    确实,不能否认松缓了情绪

    “不要、大意”

    “继续,尽可能地呆在一起吧”

    桃子提醒着

    “不用做肆意的举动”

    ……平时,桃子就不止如此地爱操心

    不过,这也没办法呢

    和我不同,那家伙直视了死亡的未来记忆

    那是已经被证明了真正存在的东西

    “嗯,我知道了”

    “嗯”

    桃子露出打心底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确实,如同桃子说的一样

    我们只能继续摸索

    涉及时间的作品,在主人公身边一定会出现『专家』

    认识的博士或是时间旅行的经历者或是从未来来的人……

    这些专家说着“引起时间悖论了”被《世界的规则》教给主人公,解答什么不能做,应该怎么做,理所当然的传授

    不过现实中的我们,没有那么恰巧的专家

    这个世界,是由什么构成的呢

    时间悖论发生了吗,未来变得怎么样了呢?

    这些事情,完全不知道

    刚才我的『答案』是对的吗,也不知道

    我和桃子两人,拼命思考,做出各种尝试,只能在什么也看不到的情况下探索着

    确实,不能放松警惕

    2.

    “春彦,能把世界史的笔记借我吗?”

    休息时间,白兔到我座位旁边

    “为什么?”

    世界史是刚结束的课程

    “当然是因为我完全没记啊”

    “哈?”

    “……不、稍微想一下的话……”

    “什么啊?”

    “要和『最妹』的佩奇碳一起约会的话,会进行怎样的课程呢什么的”

    这个没有底线的残念帅哥是怎样

    “所以说,笔记借我复印一下吧”

    觉得很麻烦,我默默拿出笔记的时候-

    “真智君”

    桃子跑到旁边

    “我的笔记,借给你吧”

    “嘿?可以吗?”

    “嗯,用我的更方便吧,看起来应该容易一些”

    “哦哦,thank you”

    “还有,给你二十日元,拿去复印吧”

    “可、可以吗”

    “可以的可以的,我钱包里很多十元的硬币”

    “lucky!不愧是有打工的财主”

    “是啊”

    “那,我去了”

    白兔意气风发地走出去了

    “怎么了,真大方呢”

    老实说,有点奇怪

    “你很危险哦”

    “嘿?”

    “……预知哟”

    桃子说道

    “本来的话,我也跟着去了,可是真智君选择使用了学生会室啥的复

    印机,擅自就使用了,这被会长看到了——惹得非常生气”

    “被那个『雷神』啊”

    “对”

    “……这个确实是很危险呢”

    “对吧”

    “得救了”

    “偶尔这样使用预知也不错吧”

    确实是和周日的事情完全没有关系的地方呢

    “说起来你,又在打工吗”

    “说什么呢,不是在店里帮忙吗?”

    “那个没有工资的吧?”

    “有的哟”

    3.

    “……请、请多指教”

    “哦”

    开始在小河屋打工了

    桃子尽可能在一起的意向和我看重金钱的双重结果

    想要的游戏,非常多呢…………

    “就请你在洗碗槽干活吧”

    “……”

    因为出生以来的第一次打工,所以有点紧张,而且对方还是叔叔,各种各样的复杂呢

    “那么,换上这个”

    穿上递过来的短衬衣

    “鞋子的尺寸呢?”

    “26.5”

    “我的是七,总之先穿上吧”

    穿上给我的叔叔的工作鞋

    “合适吗”

    “勉强”

    “还有这个,洗碗用的”

    递过来一件白色的围裙(只到腰下面)

    “那么,教你系的方法,看好了,首先,这样,然后,从这下面卷起来,穿过去”

    “……这样?”

    “不对,认真一点啊”

    被叔叔改正了,在被完全不知道的系发弄得费力拔神的时候……

    啊,我的打工开始了的自觉迅速涌上来

    洗碗的地方有工作用的洗碗机,意外的正规

    “托人便宜买来的,有和没有有很大的不同呢”

    确实,叔叔做着连锁店的店长

    在水槽蓄好水,叔叔按了墙上固定箱子的按钮

    罐子里流出洗涤剂,融在水槽的热水里

    周围有大量像是午餐使用过的餐具堆叠在那里

    再怎么说这里也是观光地所在的店,高峰期就会这样

    披萨的盘子(大)和炒意面的盘子(中)在水槽中既定的位置侵泡着

    叔叔把盘子放在洗碗机的架子上

    “这样,按列错开排列起来很容易,接着,拉下拉杆”

    刚一拉下拉杆,就响起水的声音

    “银色的不用洗两次”

    “银色的是?”

    “刀、叉,这个夹子”

    银色的东西吗

    这之后继续进行着说明

    “……就是这些,那么,交给你了”

    “辛苦了,给,这个”

    把Jinja-Yell递过来

    “可以吗?”

    “当然”

    太口渴了,一下子就喝完了

    “怎么样?洗碗池”

    “怎么说呢,那个,像玩x罗斯方块一样”

    不停消除还是会有新的掉下来永远不会结束的感觉,简直一模一样

    “啊哈哈,确实”

    把盘子还去厨房,叔叔一脸苦闷的表情

    “在做什么啊?”

    寻着视线看过去,桃子再和两名男性客人说话

    “住在这附近吗?”

    “是的”

    “我们是来观光的到明天为止”

    “今天的打工几点结束?”

    ——哦呀……

    “还有闭店工作,大概会很晚哟”

    桃子平静地撒着谎,躲开了

    “……搭讪?”

    我问到,桃子阿姨苦笑着

    “偶尔也有哦”

    “才不是偶尔!”

    叔叔龇牙咧嘴

    “随便就进来了,经常这样。男性的常客中盯上桃子的非常多……”

    “欸……为什么?”

    “你家伙认真的吗?桃子这么可爱不是当然的吗!”

    确实,我觉得脸还不错……

    “而且,该说在男人看来容易亲近的气场吗……虽然是我的女儿,不是积极的受欢迎类型吗”

    这里稍微不太明白

    “好了春彦,去杀了那些家伙吧”

    “才不要呢!!”

    ……结果,对于不断躲避的桃子貌似也放弃了,那之后马上就回去了

    这之后,每次去厨房看看外面都会看到……

    仅限于男性客人,都时不时地用眼睛追着桃子

    桃子端着料理去桌子那面的时候,注意到了散发出之前说过的那种气息

    去看夜樱吧

    桃子这么说了,于是就从参道回去了

    “辛苦了”

    “嗯”

    “初次打工、怎么样?”

    “是呢……”

    我也问自己

    “『哈—结束了』这种感觉,也不觉得特别开心或是特别辛苦……嘿—这样吧”

    “我明白,我也可能是这样”

    “不过,不过不只是打工的事情,也有稍微吓到的地方……这些感觉渐渐消失有一种舒畅的感觉”

    “春彦等级提升了”

    桃子用幽默的口吻说

    “啊—樱花真漂亮呢”

    桃子抬头看向天空

    我也仰望起来

    看着染上夜色烦人花的地毯,与这空隙间像河一样流动的星空

    花莳的樱花,比全国任何一个地方开的都早,谢得也迟

    因为这里是春天的,樱之圣地

    “说起来,佐保姬大人,从周末开始被点缀上了灯光”

    “渐渐变红了呢”

    佐保姬大人像被时间追赶颜色鲜明起来

    已经完全不是樱花原本的颜色了

    “爸爸一起看过的也一样,据说那时候是紫色”

    “真的假的?对于现实来说也太不可思议了”

    “感觉你的恋之传说也不可小看呢”

    不知为什么,桃子的视线有些冰冷

    “你才是挺有人气的吧”

    “我?”

    “被搭讪了啊”

    “……偶、偶然而已”

    “不不不,听说其实挺多的哦?很行嘛”

    桃子紧紧盯着我

    “……好像,很无所谓的样子”

    “才没那种事情,老实说吓到了——”

    “讨厌!这个话题倒是为止”

    不知不觉就接近樱隧道的终点了

    “稍微走慢一点吧”

    “为什么要啊”

    “没什么吧”

    稍微慢慢地,走着

    4.

    “久等了”

    我把咖啡端到桌子上

    常客的程序员完全无视我持续盯着电脑

    被无视了老实说不大好受……也就那样吧

    我做客人的时候,别这样做了吧

    像这样,通过打工我学到了不少东西

    从开始到现在过了三天,今天被教授了大厅的工作

    把发票放在桌子上,折返回去

    这路上,发现其他桌子上没有收拾的杯子,一个不漏地回收

    有一次去了大厅空手回来,,就在刚才被叔叔提醒了

    用抹布擦完了桌子

    完美

    我也是能干的家伙吧,一脸得意地回去

    “不行,完全没改嘛”

    “——!”

    “那边地板上不是还掉着垃圾吗”

    回过头,的确掉着纸巾

    “还嫩得很呢”

    桃子把那个捡了起来

    “桃子刚才开始就沉默着没有跟着,好好说出来的话。春彦记不得了吧”

    “……对不起”

    “因为可爱所以原谅你了”

    毁掉了

    ……说起来,被跟着了吗……

    “……!?”

    是叔叔突然挠起我的胳肢窝

    “怎么了啊?”

    “表情太僵硬了”

    “……!”

    “要站在客人面前,表情放松一点”

    一边摆摆手,一般进了洗碗间

    不甘心的地方也学到了很多

    没有了客人的进出,完全没有要做的事情

    店里总会有这样的时间到来,我静静地站在店里

    ……

    思考着《预知》的事情

    最近几天,没发生什么地度过了

    和上周一样,用预知的事情一个接一个忙碌着

    和预知无关的事情,开始感觉到身边『某些巨大的变化』,也有从意识中完全消失的事情

    ——这样下去,没问题吗

    应该这样子的

    卡啦卡啦,门铃响了

    “欢迎光……”

    “咦,樱木君?”

    班上的女生三人组

    “在打工吗?”

    “呃、嗯……”

    “收到W”

    “……三位吗?”

    “就是这样✩”

    ……打工的时候同学来了,该说非常不好意思吗,奇怪的感觉

    把水和毛巾拿过去

    “这个感觉不错呢”

    衬衣与黑色西裤『侍者』的感觉

    “挺合适的嘛”

    “像大人一样”

    老实说,感觉还不坏

    “不过那边不是小河同学吗?”

    “哇,真的!”

    桃子正在和常客说话

    听不到吗,对这边完全没反应

    “这里,是那家伙父母开的店哦”

    “骗人”

    “在嫁的店里工作吗?”

    ——嗯?

    “嫁(笑)”

    “不顾旁人似的说出『嫁』感觉得到一种宅(同伴)的气息呢……?”

    “不、不是那样的哦,该说是偶然呢。总之有很多理由的啦——那么,点些什么?”

    “使用敬语啊店员W”

    烦死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接触得非常融洽

    “说起来,樱木君,喜欢游戏的呢?”

    “嘛”

    “那么,对秋叶原熟悉吗?”

    什么啊,这个逻辑

    “其实yuuki也正好入宅了”

    围住刚才说『嫁』的有城同学的肩膀

    “说是想去秋叶原”

    “喂,不要这样啦”

    “没什么啊”

    “所以,能给我们带带路吗?”

    “哈?”

    “所以啦”

    “我说请你给我们带路”

    “……一起去的意思?”

    “嗯”

    “行吧,又没什么”

    轻易地,就出现和女生一起出去的话题了

    “……”

    ——还没完

    这就是我感觉到的『巨大的变化』

    昨天隐约就开始察觉了……最近这样的展开变得非常多

    一有机会就会发生,然后非常顺利地就和女生的距离缩短了

    因为佐保姬大人的恩惠,变成立flag的体质了吗……?

    终于将这些事情认真地考虑了

    不,是错觉也说不定,只是偶尔发生

    “好了,yuuki也来拜托吧”

    “……”

    觉得害羞吗,低着头的有城同学的表情——意外的可爱

    稍微抬起头,目光对上了

    这个瞬间,感觉好像有一种『不错的感觉』

    “……事实上我也没去过秋叶原,所以主要地方的带路的话—”

    “欢迎!”

    桃子过来了

    踩了我的脚

    “在做什么呢大家?超吃惊呢!”

    “桃子,脚,踩到我了”

    “阿拉,对不起呢”

    用绝对是故意的感觉,挪开脚

    “春彦,差不多该去休息了吧”

    “欸?刚才才进去——”

    “嗯?”

    “……好、好”

    “嫁来了”

    “嫁来NG了”

    “欸?在、在说什么——”

    “可以了”

    “对不起,我们,没那种打算”

    “搞错了!”

    桃子生气地否定了

    在说什么啊

    “你去休息吧!!”

    “!?好、好的”

    为什么生气了啊

    5.

    第二天

    我和桃子来到秋叶原

    “弄错了哦”

    谁也没问就在那里说着

    “为什么要到秋叶原来啊”

    “所以说,学校请假吗……?”

    “今天不去学校比较好,有这样的预知”

    “……没骗人吧?”

    “真的啊!”

    昨天店里的谈话触发的吗?这家伙,也算是宅呢

    “啊、女仆小姐”

    车站出来不远处,妹抖桑在发着传单

    “真有秋叶原的感觉呢”

    “对吧!”

    ……嘛,既然来了也没办法,好好享受人生第一次到秋叶原吧

    “那,想到哪里去?”

    “欸?”

    “想要去的地方,一个的话至少有吧?”

    “对呢,果然还是女仆咖啡厅吧”

    “什么系的?”

    “欸?”

    “就算说是女仆咖啡厅,也有各式各样的风格不是吗”

    说不说欢迎回来主人大人之类的吗?

    “对、对了,那边哦”

    桃子一下子伸出食指,怎么了,这么激动

    “看啊…………猜拳游戏系?”

    “啊”

    萌萌的家伙呢

    “嘛确实,想去一次呢”

    “对吧?”

    “好,去吧”

    …………挤不进去

    “真厉害呢”

    明明是工作日,人却这么多

    “大家想的都一样吧……已经不行了、不愧是观光胜地”

    外国人有很多

    “碰巧遇上高峰期了也可能,等一会而再去吧”

    “嗯”

    “有什么其他想去的地方吗”

    “那个……春彦没有吗?”

    “是呢……果然,要去那样的地方吧”

    进入商店

    “……哇哦”

    一楼是书籍区,成排的书,全是宅向的

    从堆叠成岛的新刊,到围了店一圈的书架上的本子

    墙上贴的海报,小饰品,凝聚心血的店员亲手做的音乐

    和本地大型书店不同,在宅向读物区不用在意别人的目光觉得丢脸也可以

    和附近的动画商店也不一样

    非常开放

    就在街上

    拥有宅趣味是理所当然的的地方

    大家都算是同伴

    这里是不用做什么隐瞒的《宅特区》

    ——好棒!

    秋叶原,最棒了!有一种被救赎的感觉

    情绪高涨起来,感觉钱包的扣子也慢慢松动了

    “看啊桃子,封面,是真正的『最妹』哦”

    “啊,真的呢,很有人气呢”

    我取下一本动画杂志,开始阅读最妹的特辑

    桃子就从旁边看着

    “监督访谈?”

    “是啊”

    在我集中精神读的时候……桃子的视线开始在四周游走

    “……你也读点什么吧”

    “啊,嗯”

    回答得有些慌乱和含糊

    虽然说过喜欢最妹,却对那边的东西置之不顾

    话说,情绪也太普通了吧,是我比较奇怪吗……?

    “啊,是『革命王子』”

    想着画集的角落走过去了

    『革命王子』是恶党小说的杰作

    相当久远的作品了,不过还列在书架上,让人感受到他坚定的人气

    “你,迷上这个了呢”

    “嗯,最终回超感动的”

    “王子背负着世界的憎恶死去了呢”

    “对对对,太悲伤了”

    我也对其很着迷的一部动画

    “最喜欢的当然是王子,不过妹妹丽娜也很可爱呢”

    “丽娜挺不错的呢”

    “很好呢”

    “和卡特雷娜的友情最棒了”

    “卡特雷娅?”

    “欸?”

    “欸”

    桃子一脸茫然

    “……那个……啊,对了……戴眼睛的同班同学、对吧?”

    “那是阿兹萨。亲友啊,漫画版出场的”

    “漫画版?那是什么?”

    “……该不会,没读过吧?”

    “……漫画的事情,你一次也没和我说过吧”

    “欸?就这样?”

    “对呀”

    “不过那个衍生作,是fan的都必读的吧。网上也有很不错的评价”

    “……烦、烦死了!偶尔也有这种事情啦”

    “哦……哦”

    总之,先转变话题吧

    “去上面一层看看吧?”

    “嗯”

    看了楼层的向导

    “—啊、是『女性向』,想去看看”

    桃子又用兴趣满满的感觉指着

    “走吧走吧”

    ……欸

    “你喜欢boys吗?”

    “boys?”

    “说什么呢,女性向不是吗?”

    “欸?所以说……是boys吧?”

    “哈?boys是少年向的吧”

    “欸?”

    附近的客人都看过来了

    “什、什么……?因为是『boys』所以是『少年』才对吧……?”

    桃子感到困惑

    “boys是少年漫画的东西吧?”

    背后传来笑喷的声音

    嘛,boys=少年漫画这个解释,从某方面讲也没错……

    “喂,过来”

    把她拉到角落

    “boys就是那个啊……所谓的腐女”

    “腐……啊!腐女啊!?就是写作腐烂的女子的那个!!”

    “喂!”

    在那边的女生都被吓到了

    急忙走出店里了

    “……”

    “……”

    在中央大街上,无言地走着

    有想弄清楚的事情

    基本上已经转变成一种确认

    “……”

    桃子不打算看这边

    寻找着开口的时机,看着路上的店——

    ——哦,那个难道是……

    工口游戏店

    店的入口周围填满美少女的画像,播放着华丽的视频

    我心里,一瞬间好奇心和羞耻心进入哈米吉多顿

    ——不行不行,有桃子在

    “…进去吗?”

    桃子说了

    “……欸?”

    “想看的吧?里面”

    “不、可是,哪里是——”

    “我知道”

    桃子露出微笑,贼贼的笑容

    “没什么吧?我也有点兴趣,难得到秋叶原来了”

    ……到刚才之前可能还没注意到,我比较迟钝嘛

    不过现在——在勉强自己,我清清楚楚地明白了

    “……我说桃子”

    走过店门口

    “你啊——不是宅吧?”

    “……”

    “漫画和动画,其实并不喜欢把?”

    “喜、喜欢哟!『革命王子』呀『最妹』呀,还有『drop』、『cs』什么的也是”

    全都是我所喜欢的

    “不过,boys什么的,你一次也没说过”

    那个,完全在守备范围之外

    ……也就是说,果然是这样吗

    “为了一样吧”

    和我

    “——”

    “不,已经清楚了,在这附近走的态度,气氛什么的?就是这样”

    名为秋叶原的广阔空间,是一张优秀的试纸

    “……”

    “你真的,在这些方面很厉害呢”

    不过,很惊讶

    不到这种地方都来还不知道,因为平时能够交谈

    ……就算这样,boys什么的真的一次也没提起吗?

    大概,在不清楚的情况下就这么过了吧

    “不用这样勉强地迎合我也可以哟”

    不知不觉,中央大道已经走过了

    人一下子减少,街道的颜色也开始改变

    只有十米就发生了这样激烈的转变,和我们当地非常相似

    这是观光地的共同点吧

    “……对话,接不上啊”

    桃子终于承认了

    “不看同一部动画的话,就不能对话了”

    “没那回事吧,不是宅话题,其事情也多少能说一些吧”

    我和你

    “不能!”

    桃子大叫道

    “那样没有意义!”

    “什么?”

    “因为是你喜欢的东西,不用你喜欢的话题对话——就没有意义!!”

    ————

    “所以你说好的东西全部都看了!为了喜欢上同样的事物”

    虽然头脑还不能完全理解——

    “所以,有觉得好的东西也有不明白的地方……不过一起说着『那个不错呢』的话,就会觉得开心和安心”

    受到了像被锤子敲打的冲击

    “——”

    桃子捂住嘴

    “……”

    还是什么都不明白

    不过,感觉像是说出了把所看到的全部都改变的,决定性的话语

    “…………不”

    桃子的眼睛像快要哭出来一样

    “不是的!不是的!”

    害怕地挥着双手

    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该怎么做才好——我不明白

    6.

    感觉快睡醒了

    看到了淡淡的梦

    不、不是梦,只是对过去记忆回想也说不定

    在快醒来的朦胧中,两边都够不着

    总之,我和桃子相对着,觉得非常害羞

    ……啊,这是那个时候

    知道桃子意外有着宅向兴趣的时候

    我在起居室里看着动画

    中二时候的春假,我迷上了动画

    无意中看了春假特别播放的魔法少女动画,就迷上了

    觉得主人公的女孩子很可爱,就这样完全觉醒了,像是人生的一次转折吧

    那天是家人都不在的大好时机,悠闲地,专心地看着的时候——

    不知什么时候桃子站到了身后

    紧紧盯着电视上,女主角正叫着“嘿~”的画面

    “……”

    额头上慢慢渗出汗水

    想要转换频道蒙混过去的时候

    “啊,这个,是四叶对吧”

    桃子口中说出标题的简称

    这个瞬间,我……

    变得非常安心了

    “……知道吗?”

    “嗯,嘛”

    “你也看动画?”

    ……这之后,记得桃子做出了是宅的宣言,我变得安心了

    “……嗯,偶……经常看”

    ……咦?

    只是这样……?

    “欸,……你居然是宅啊?”

    “嗯,是呢”

    在迎合我,不是很明显吗

    “嘿,真是意外”

    可是,我从紧张中解放了,因为发现同伴而喜悦,完全安心了

    没有看出来

    随自己方便来记忆

    桃子

    拥有同样兴趣,能够无忧无虑交谈的青梅竹马

    所谓的日常,某种意味上,是像空气一样的存在

    不管好坏,不会相互关心,拥有孽缘的青梅竹马

    不用你喜欢的话题对话——就没有意义!!

    ……怎么回事啊

    将看到的世界改变的、冲击——

    7.

    “大新闻!!”

    休息时间,白兔过来了

    “那个『建御雷』可能是个隐宅,电话里传出了声优声音的铃声哟!”

    “……诶”

    “而且是女声优的,会长明明是个女的,却是这边的人呢”

    “……嗯”

    “哎呀—那个建御雷成为同伴什么的,糟糕!好像喜欢上了!”

    “……是嘛”

    “……呐”

    “…………”

    “怎么了啊,春彦?”

    “!——欸,什么?”

    “从我来了之后一只愁眉苦脸的”

    “是、是吗?”

    “和小河发生了什么吗”

    “为、为什么会提到桃子啊……”

    “一直没有互相看过,明显很奇怪啊”

    “……”

    “吵过架了?”

    “不,不是那样的”

    是的

    “不用担心”

    只是——有些混乱

    店里非常闲,打工提早结束了

    “……”

    必然的,我和桃子同时走出店内

    气氛非常僵

    “……要做什么?”

    没办法,试着搭话

    “要做什么的话”

    桃子也冷静不下来,扭扭捏捏的

    “去趟超市之后会去?……和平时一样”

    “啊,对啊,是嘛,什么啊……”

    想不到要和平时一样似的,显得非常生硬

    “那么,走吧”

    “春彦,这边,走错了”

    “啊”

    我突然停住脚

    “……嘛,没什么吧,这边也能过去”

    “~~~~~~”

    桃子发出不成声的呜咽

    “啊,够了!说过不是了吧!”

    爆发了

    “确实撒了谎来迎合你,昨天说的不就只有这个吗……所以,没有其他更深的含义了哟!”

    ……大声说出来会起反效果哟……

    “哦、哦”

    ……怎么了啊

    现在感觉到的事情,还不想化为言语

    姬小路非常热闹

    本来在这个时间点店都关门了,但是还有的店依旧兴旺着

    “啊,好可爱”

    在小橱窗里,用和之织品做成的蛤蟆开口的钱包陈列着

    感觉是面向女孩子的,时尚的小物品商店

    “有这种店呢”

    继续走着,桃子的目光还追着路过的橱窗

    我没觉得什么,桃子却深深地被吸引了的样子

    ……

    我停下脚步

    “……去看看吗?”

    “欸?”

    “想看吧?”

    “……可以吗?”

    我讨厌陪着别人逛街购物的事情,桃子非常清楚

    不过——

    “可以啊,没什么”

    不知为什么,变成这种冷淡的语调了

    虽然稍微知道了桃子目前为止迎合我御宅趣味的事情

    不过,不知怎么……

    想看见桃子高兴的表情

    仔细看了精品店之后,我们到了姬小路入口处的一个小型商业设施喝茶

    露天的座位,有种被人看着很难为情的感觉

    桃子把纸杯举到嘴边,好像很高兴地笑了

    我也因此用还不错的心情喝着拿铁

    桃子突然抬起头

    四处张望着

    “怎么了?”

    “不,没什么”

    我也看了一下周围,没有什么改变的地方

    连牙医都有的本地的福利设施,是个安静的地方

    “我,稍微去一下”

    桃子从座位上站起来

    去厕所吗,向着二楼走去了

    我慢慢地喝着纸杯中的拿铁等待着

    ……真慢啊

    停下玩手机,站了起来

    我也去下厕所

    来到厕所跟前的时候,桃子正好从女厕所出来了

    “那,我在下面等你”

    “哦”

    我们擦肩而过,我走进了男厕所

    哐当

    我进去的时候,里面一个单间锁上了

    没有特别在意,对着小便槽解开皮带,拉下拉链

    这时候,斜后方的单间的门发出尖锐的声音打开了

    回头一看,右腹有什么擦过了

    又薄又硬——粘着银光的金属

    刀

    保持偏离的方向,刀尖碰上了瓷砖

    不是普通的刀,是军用型的

    右腹处有违和感

    肉被切下来了还是出血了,都不知道

    脑袋冰冷地沸腾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逃了

    不知道理由地,拼命逃跑了

    8.预知当天

    通过公用电话和动漫商店联络了,催促了他们对事件可能性和对可疑人、可以物品的警戒

    然后现在和桃子,和上次一样呆在起居室

    第二次的《预知》当天

    我们的不安与恐怖和上周星期天有了很大的不同

    桃子的预知里,没有那件事

    “……为什么……”

    桃子一只没有平静下来

    “我的记忆里,没有那种事情。发生了的话——不,一丁点儿奇怪的事情也好,我应该都不可能不记得才对……”

    对此,我的答案只有一个

    “……改变了吧,未来”

    是的

    “我们一个劲儿地采取“和平时不同的行动”,所以,改变了未来”

    只能是这样

    “考虑看看的话……这不是当然的吗”

    “那,为什么春彦会被盯上呢……?”

    我不知道

    差点被杀掉的那天,我害怕得睡不着觉

    这两天里,考虑了各种各样的事情

    最后——想出『一种可能性』

    “犯人,可能并不是盯上我了”

    “欸……?”

    “可能是认错人了,也可能是觉得不管是谁都好”

    这是目前为止发生的事情里存在的一个共同点

    “和大楼的墙壁『正好我在时』掉下来了一样,『碰巧是我』被盯上了也说不定”

    “……在说什么呢”

    “试着想一下的话,全部——都是我吧”

    “墙壁掉落正好在我上面,动画商店也正好是我要去”

    然后是这次的事情

    “你,桃子只是——在附近被卷进来了而已”

    “……”

    桃子默默地听着

    “大楼的事故,桃子是为了保护我而死了……那之后我死没死什么的你不知道吧?”

    这个共同点的意义

    我得出了这样的假说

    “也就是说……应该是逃不掉的宿命吧——我的死”

    桃子什么也没说,和预想的一样房间安静了下来

    桃子的表情——比起吃惊更加平静

    “春彦和我都变得一个状态了呢”

    “欸……?”

    “受到刺激,做各种各样不好的想象吧?”

    露出微笑,看着我

    “变得停不下来糟糕的想象”

    “……”

    ……确实是这样

    和看到死亡未来的桃子一个状态

    确实,是这样

    “逃不掉的宿命(激哩)——什么的wwww”

    桃子,梆梆地敲着桌子

    “你,没那么严重吧”

    “……”

    “为什么我这边反而冷静下来了”

    桃子撩起头发

    “我呢,对,不是那么严重的事情,因为前天的事情是个意外哟”

    “……”

    “抱有想把你杀掉的仇恨的人,没有的吧?”

    “……应该吧”

    这件事也彻底考虑了

    恨着我的家伙……非要说的话,只有一个人

    但是我怎么也不认为他会杀掉我

    无法想象那家伙会做这种事情

    看了一下时钟,9点10分

    到预知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

    “……不过不敢怎么想都很困惑”

    未来改变了是严肃的事实

    继续遵从桃子的预知也已经不能说是安全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所以我们只能怀着和上周一样的恐惧心度过这段时间

    “没问题的哟”

    桃子毫无根据的话语

    不过,我想话语是很重要的

    “对呀,没问题的”

    随着时间临近,我们凝固起来——

    在沙发上绷紧神经,慢慢消磨着

    然后

    9点40分

    预知的时间

    “……过了”

    平安地过了

    桃子深深松了一口气

    我开始上网检查

    活动,没发生什么正常举行了的样子

    追溯了一下评论,发现了店员强化了检查

    警戒了我们的电话吧,进行了什么样的举措啊

    “总之,挺过来了”

    “嗯”

    “……其实应该发生些什么才对吧”

    “撒”

    到了现在也无法知道了

    只是——

    『游戏发售活动』『fan队列』『硫化氢』

    只想到这些没有价值的事情

    比起这个

    “……怎么样,桃子”

    “欸?”

    “像之前一样,看到新的『预知』了吗?”

    “…………不,没有”

    “是嘛”

    我放慢呼吸

    “什么啊”

    结束了……

    这样觉得,一下子放松下来

    “真厉害呢”

    “嗯”

    “啊—,好累!”

    “呵呵,倒杯茶、

    正说着话的桃子,感觉到异样僵住了

    喂

    骗人的吧

    “                           ”

    桃子拼命吼叫出来

    声音大的可怕,把我冻住了

    这是和之前完全不同的,理性蒸发的声音

    恐惧、悲痛、不吉、凶兆

    对了,凶鸟

    像鸟的叫声一样

    刺痛着我的心脏

    对了,我

    只有我司了吧,我知道

    “春彦……!春彦—!”

    “桃子——、”

    “不要!为什么!?为什么……!?”

    看不到

    桃子看到的,不是现在在这里的我

    “咦——”

    “桃子!!”

    桃子的肩膀,抖动了一下

    我轻轻的支撑住她的肩膀

    “冷静下来……”

    “……发生了什么”

    “……、……、”

    眼睛里溢出透明的眼泪,落泪下了

    “……”

    像拿着装满水的杯子一样,我持续忍受着,等等着

    “…………春彦死了”

    ——

    “……被杀了”

    ————

    “……到处都是血……到处都被刺了……倒在、”

    桃子无法说道最后

    到水槽去,吐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