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路线B真智爱丽丝 第一章 花蕾
    1

    丢失了很多体力,意识又飞起来了

    做了个梦

    是与爱丽丝的回忆

    第一印象对双方来说大概都是最差了吧——我随意地踏入了禁止进入的土地,她不问理由地用火球(?)投我

    不过那对于生活得比较悠闲的我来说,是非常刺激的体验

    小孩子——所以很冒失,我对于冒险很饥渴

    好多次,频繁地穿过神社

    去到那个像寒冬一样的,孤挺花在厚厚的积雪上开得如痴如醉的阴森的异界,虽然只有几次——爱丽丝把我视作眼中钉、极力妨碍想要闯进神社的我

    陷阱啊圈套啊,用扫帚殴打我之类的直接攻击,小孩子想象不到的丰富词汇谩骂——她就像一个可爱的小怪兽一样,我和她交流起来相当开心

    渐渐地,那样的每一天就成为了日常

    在一起闹够了之后,精疲力尽地把背靠在放置石狮子的台座上,两个人一起咬我带来的冰棒

    单纯地,我向她搭话了

    我的日常中曾经没有的,不可思议的,对这个女孩子有了很深的兴趣

    『我说你啊——』

    窥视着觉得非常稀奇一样,像狗一样舔着冰的她的脸

    『叫做什么?』

    明明连这个都没问过,都不知道进行了几十次攻防战之后才问道

    『为什么我得把我的名字告诉入侵者不可,把闯进那个禁域的不管问答地排除是作为天里巫女的我的——』

    『啊哈哈』

    我反而成了失礼的家伙了

    『说话像个大人一样呢,你』

    『因为,我……』

    『复杂的事情差不多得了,来玩吧,是孩子嘛。你一直都愁眉苦脸的,那样开心吗?我交给你各种各样的事情吧!』

    拉起早早吃完冰棒的她的手站起来,微微一笑。困惑的她手掌很小,就像血的结晶一样

    『棒球和相扑,你不知道吧,似乎也没有朋友』

    『失、失礼。相扑还是知道的——呀!?』

    卷起她巫女服的下摆,她的脸红的很厉害

    『要、要、要、要做什么!?』

    『都说了,不要愁眉苦脸的。到这边来、我带足球来了。还有水枪和——』

    她拼命将弄乱的巫女服重新整理好,再次紧握着扫帚开始追赶我。那一天也开始了抓鬼游戏

    那样的日子一点一滴地累积着

    每天穿过神社,两人一起吹气球,吹泡泡,偶尔头被揍,像卡通画一样跳动的日子……

    再怎么说小孩子是风之子,也有身体不好的时候。我大约有一周左右被流感弄到下了,因此不能去神社

    完全康复后,我若无其事地走上神社的阶段,发现了靠在石狮子台座上——孤零零坐着的她

    『喂』

    发出声音的瞬间,她惊讶地看过来

    一下子露出一脸哭像

    『……』

    突然扭过头别开了视线

    『还、还以为你再也不来了』

    『为什么?不时地,正好病了的缘故——卧病在床哟,比起那个来玩棒球吧!爸爸给我买了手套!』

    『你啊——』

    虽然她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

    『已经够了』

    『怎么了啊,今天这么安分。说起来,果然还是不能在这里玩吗?』

    『对,应该说过很多次了——没什么,那个、不能来什么的……笨蛋!』

    『你生气的时机还真是令人捉摸不透啊』

    那一天她非常温柔,玩过之后,让我进了神社的一栋建筑

    和式的,通风很好。将手放在走廊的木板上,筋疲力竭的于是快要睡着的时候,她端着放着冰冷的麦茶和茶点心的托盘出现了

    『请用』

    『噢,3Q』

    毫不怀疑地大口大口吃着,我将茶点心塞满嘴巴。她呆呆望着这样的我姿势良好地坐着

    『你的名字叫什么?』

    『我?我叫樱木春彦,叫我春吧!』

    『春……小春』

    『别加小字啊——你又叫什么?』

    『叫爱丽、丝……』

    『爱丽丝?像外国人一样的名字呢』

    『父亲是外国的作家——话说,太亲昵了哟,我年龄比较大,所以请叫我【爱丽丝桑】,叫【姐姐】也行』

    『诶~』

    『真是的……啊,让我看看那里』

    因为太热,所以我用手扇着胸口,爱丽丝悄悄把脸贴近

    那里有被她偶尔放出的不自然的火球(?)所弄伤的轻微的烧伤,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只是被烈日晒过的痕迹

    『对不起,做得太过火了,今后,我——』

    爱丽丝有些消沉,还是用冰冷的手指抚摸我的胸口

    『你只是个孩子……什么也不懂,连愚蠢都称不上的小孩子。我却把这样的你弄伤了。顽固地一心只想着遵守戒律。我才是愚蠢——对不起呢』

    说完之后,啾地将嘴唇贴到烧伤的地方

    吹出冷气

    像雪女的死之接吻一样

    『好冷!』

    吓得退后了一点,同时我注意到

    烧伤的地方消失了

    『哇哦!?怎、怎么做到的刚才?感觉你好厉害呀』

    残留的疼痛感也随之消失了,我因为这种解放感笑了出来

    爱丽丝一副害怕的样子

    『不、不觉得恶心吗——对这种事。虽然终究是从他人那里借助了力量。不、不过也不普通的哦……』

    『为什么?不是很厉害吗,我也想要这种超能力一样的东西呢!这个,通过修行之类的能够学会吗?』

    『小、小春想要——这样的力量吗?』

    爱丽丝不知为何脸红到了耳根

    『这是从我的血族哪里继承的力量——所以,是家族的话,或许可以……想要和我成为家人吗?』

    我只是单纯地对她的像漫画一样的超常能力感到钦佩

    不过爱丽丝却因此十分高兴的样子

    『谢谢你,小春』

    她流出了泪水

    『我一直认为这是不详的力量。断绝和他人的关系——与人疏远的力量。不过,你无论被赶走多少次都会顽固地靠近我。你有所希望的话,无论什么都想为你做,如果是看到我的你的话……』

    『那就再来一杯』

    把麦茶的茶杯递过去,爱丽丝接过去,非常认真地

    『我知道了』

    说着,脚步轻巧地走去为我倒茶

    从那一天开始她就不再攻击我了。变得非常普通地和我玩耍

    那时候开始流行的游戏机,把妹妹的也擅自拿走了(之后被狠狠地发火了)两个人一起哔哔哔地玩着

    不过因为还是比较喜欢动动身体,两个人互相丢飞碟,爬树,捉虫子,捉迷藏……累了的话就像猫的孩子一样手拉着手,相互抱在一起睡觉,是非常幸福的时光。

    院内,正殿里,台阶上,树丛间

    偶尔在那个一片雪白的世界中

    我们相互笑着,拉着手,度过宝贵的每一天

    有她在身边变成了理所应当

    教给有爱摆姐姐架子的习惯,这样什么也不知道的她,各种各样的事情非常的开心。说着话就会忘了时间。

    那样无可替代的时光

    『春彦』

    有一天,回到家时桃子正等着我

    她以前就经常和我们兄妹玩,作为最好的朋友的青梅竹马。双亲的关系也很好,一边非常繁忙的时候就生活在一起,像家族一样的存在

    所以,她在家里这件事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

    桃子可爱地竖着眼睛,手插着腰的训斥模式

    『你抢了咲耶酱的掌机吧,都哭了,快道歉啊!』

    『才、才没有抢。而且好好还回去了。还有,我想是在假哭』

    『因为春。把我的存档随意消除了!』

    二楼的门打开,露出脸的年幼的妹妹这么叫了一下又回到了房间。基本上是个懒得出门的人

    『看吧,不是生气吗』

    桃子非常满足地点点头,用手指指着我的额头

    『你啊~叔叔和阿姨不在的时候你就是长辈了啊,照顾咲耶不是你的任务吗。为什么还欺负她,你是哥哥吧?』

    『没、没有欺负她啊——』

    从以前开始,就没有反抗过这个青梅竹马不问青红皂白的发脾气,因为基本上是个坦率的家伙,又多数是对的。不过误解的部分也很多。

    『而且,最近你都到哪里去了啊?丢开咲耶酱不管,最近总是不在家——i、我倒是觉得没什么!你到哪里做什么去了。不过咲耶酱她……』

    『真是的,烦死了』

    我觉得麻烦了——而且因为还小,被单方面地发牢骚变得有些不高兴

    『我去哪里做什么和桃子没有关系的吧』

    『有、有关系啊。因为被叔叔阿姨嘱咐了你们的事情』

    『又没有做让人担心的事情,只是去了朋友那里而已』

    『朋友?』

    桃子似乎安心下来了,不过表情还留有警戒

    『什么样的朋友啊,不是什么糟糕的朋友吧?』

    『才不是,爱丽丝是女孩子——差不多了吧,我累了』

    『女、女孩子?』

    桃子不知怎么的过度的反应

    『这是怎么回事,没听你说过啊!为什么你会和女孩子……每天在一起玩啊!太不正经了!』

    『不正经是哪样啊。本来我就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要像你报告不可吧?』

    『让、让我见那个孩子』

    桃子脸靠过来,稍微有点恐怖

    『介绍一下啊,我是春彦家人一样的存在所以——所以有这个权利吧。也有确认你朋友是怎样的人的义务,对,因为被叔叔阿姨交代了……』

    说着和平时一样的台词,不知为什么确实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总之,春彦一直都迟钝、无神经,根本不会有女孩子陪着。就只有我这样的,才能陪着你。所以,那个——让我看看,你有没有伤害到那孩子吧。我可是春彦的保护者』

    『欸~……』

    『什么呀,这已经是决定事项了哦!因为女孩子很纤细——对于不能理解这一方面的春彦,说好由我来交给你与异性的正确交流方法了哟!』

    『纤细吗——虽然爱丽丝时会用扫帚打我的人』

    一般嘟囔着,我一般考虑前后的事情

    不过,一心想要逃避眼前桃子的责备

    『可以啊,没什么大不了的』

    大概,选项选错了

    不,就算在这里做出不同的回答也一样,爱操心的桃子一定会跟在我后面——不知什么时候可能就与爱丽丝相见了

    『会介绍给你,那么,你也来玩吧。大家一起玩会更开心吧!』

    这样定好了以后,那一天因为太疲劳了,回到房间就睡了

    接着第二天

    带上干劲满满的桃子,去了天里神宫

    拉起不知一个劲想着什么的桃子的手,登上了和往常一样的台阶。皮肤却感觉到空气一开始就很奇怪

    很冷

    皮肤被刺骨的冷气烘烤着一样

    明明还是盛夏

    『春彦……』

    桃子呼出白气,摇摇晃晃的,捂住嘴。我撑着她,进入了神社的院内

    大神社,就算过了观光季节,也或多或少有些人气——不过今天却一个人也没有。各处都笼罩着些模糊的白雾,像是迷失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地方一样

    寻找着爱丽丝,不久迷茫了,哪儿也没有,拉着恋色很差的桃子,我进入了树林

    是小孩子以外很难注意到的,像野兽所走的道路一样的这条小路。不久平常的景色里混进了杂音。明白了正在像不可思议的空间切换

    漆黑的地平线,积得厚厚的雪。发出瘆人光泽的孤挺花……

    爱丽丝站在那正中间

    和往常一样的巫女服,冰冷的表情,紧紧盯着这边

    『呜……』

    桃子终于到了极限了,完全朝我跌过来。强烈的寒冷令意识都要变得含糊了

    我变得不安,把青梅竹马抱进怀里,面向爱丽丝

    爱丽丝看起来非常寂寞

    『那个女孩子和你不同,没有灵魂上的感受性,或者说躲避怪异的力量出奇的高呢。不适合这个异界,会陷入痛苦。早点离开比较好』

    用冷漠的,和初次见面时一样的表情,她这样说着

    我一直站在那里

    『爱丽丝……』

    第一次,我堆这个异常的状况感到恐惧

    这是什么?发生了什么?爱丽丝是什么人?

    这个疑问来得太迟,不过和她的交流很开心很幸福——所以丢开不顾了,本来应该是最初要解决的谜

    不过追究这个问题的话,一切都会迎来结束,这一点我多少理解了

    『你做了什么吗……?』

    我抱着桃子,爱丽丝依旧无言

    暴雪更加强烈了,我急得叫出来

    『说点什么啊!』

    爱丽丝是我的朋友,不过桃子是家人。在一起的话很开心,不过只是会结束的关系。被伤害的时候,我就会守护桃子。不是因为被父母,桃子的爸爸妈妈这么说了——因为桃子为我做过同样的事情

    一直守护着我

    所以我要做出回报

    羁绊,这是当然的。而且、现在——爱丽丝是这样伤害着『我们』可怕怪异的存在

    在视线都变得模糊的猛烈地暴风雪中

    『小春,回去』

    爱丽丝微弱的声音向这边传来

    『不要再来这里了』

    『为、为什么啊』

    我什么也不知道,心情变得不讲理,怒吼道

    『我,我啊,把青梅竹马带来——想要介绍给你做朋友,只是这样而已。大家一起玩的话就会变得开心,可是你,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对,因为是朋友』

    爱丽丝像在自言自语

    『所以,有着这种心情是不合理的。是我自以为是。有错的,罪孽深重的是我。小春没有任何错。不要被我这冰冷丑陋的心情,这个暴雪所卷入』

    她的脸上流出透明的眼泪

    『我是天里的巫女,冬之巫女——【布鲁·弗路】的容器。温暖的情感之类的东西是不能接触的。开心、幸福过。不过不让它们结束不行』

    露出笨拙的笑容

    『因为你是应该生活在温暖世界中的人』

    不过马上消失了,流出了大颗大颗的眼泪

    『所以,再见了』

    『什么啊这是,完全搞不懂啊——好好说清楚怎么回事啊,爱丽丝!』

    『不要过来!』

    一靠近暴风雪就变得更强。感觉是随着爱丽丝感情的波动而变化。虽然不明白是什么意义,不过对于怪异现象在和她的交流中渐渐已经习惯了。我继续背着累到的桃子,想要抓住爱丽丝衣服的前襟,迈出脚步

    爱丽丝后退着,明显地害怕着

    大概,与其说害怕的是我,不如说,害怕的是伤害到我吧

    『快回去,快点!对了,一开始就更努力把你赶走的话——为什么那个时候回去了,为什么要说一起玩,为什么把我当作朋友……!』

    『吵死了,好好解释啊!』

    我叫道

    『不要一个人承担啊,有什么烦恼的话就找我商量啊。不要说什么回去,别开玩笑了——我们是朋友吧!』

    这句话让爱丽丝像狠狠地被伤到了一样低下头

    然后开合着小小的嘴唇

    『谢谢』

    这是分别的话语

    『谢谢你的这句话。因为这样,我能够好好活下去——再见了,再见了,再见了。最喜欢了,小春。我的,最好的朋友』

    接着露出了,从见面以来头一次的,极其自然的微笑

    虽然那只是干冷的笑容

    『唯一的,朋友……』

    只一瞬间

    拼命喊叫着,暴雪卷成螺旋,将我吹飞。爱丽丝发出悲鸣,肩头到腰的部分皮肤隆起,卷上去。在巫女服上面也能清楚看到

    爱丽丝蹲在去,超乎寻常的高声叫着,同时在那个胸口

    啪地一下,开出了鲜血一样的花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她拼命抑制着的东西,破裂了。看起来是这样。像是到了极限的水气球一样,有什么溃决了。不久,暴风雪平缓下来,腰松下来的我,抱起倒在身旁的桃子——

    兢兢战战地抬起头

    看到的是,噩梦一样的光景

    茫茫白雪之中

    星星点点的开着的孤挺花的正中间

    就像是祭台上供奉的贡品一样,爱丽丝倒在那里。背后靠着石制的树木,白色的巫女服被血染红……

    看起来就像死了一样

    『呜,哇啊————』

    所以害怕着,年幼的我逃走了。把这样的异常状况全都当作是梦。桃子也会担心的,这只不过是借口。

    害怕了,对于这个无法理解的事情。所以像胆怯的狗一样逃走了

    安全地把桃子送回家,她发了高烧难受了一阵子

    我在此期间没有再去天里神宫

    再也没有误入那个奇妙的异界,和那个地方相连的小路也消失了——再也没有和不可思议的,穿着巫女服的少女见面

    把一切都当成只是梦

    随着年龄增长,学校教科书的内容,与家人细微的谈话,日常的生活,把那个短暂的时间添涂覆盖住——

    一直都忘记了爱丽丝的事情

    把称我为『唯一的朋友』,露出可怜表情的她的事情

    然后又再次伤害了她

    2

    从梦里醒来

    内心堆满了沉重的罪恶感

    为了被我伤害的她,我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

    睁开眼,是不熟悉的天花板。我睡在宽广的铺着榻榻米的像旅馆一样的房间,被悉心地盖着被子。一瞬间有了一切都是梦境的错觉。不过如果不是这样的,那么我在哪里?

    『嗯?』

    突然想起哪里不对

    被子鼓鼓的。另外右手附近感觉有什么人的体温,已经被抱着的感触,想着难道说,试着窥视其中

    『姆呀姆呀……欸嘿嘿,春彦好暖……』

    是白兔

    一脚踢飞

    『哇,突然间你想干什么!?』

    我坐起上身对动作敏捷地站起来稍微白兔埋怨着

    『那是这边的台词,话说为什么会和你一起睡。根据回答会把我心中对你的看法从【亲友】降格到【蛆虫】』

    『冷静春彦。对我来说陪睡的话终究还是二次元美少女的好』

    『二次元的住民是没有体温的吧』

    『真笨呢春彦……无论是抱枕还是漫画或是色情游戏,抱着睡的话我的体温就会转移过去,变得稍微暖和起来』

    『白兔总是对人生很乐观呢』

    『哼』

    又不是在夸他,不知为何白兔一副得意的样子

    没有陪白痴的功夫,环视周围之后感到困惑

    『那个——』

    『啊,好好说明一下状况吧』

    白兔现在才跟上状况似的

    『这里是天里神宫的,嘛该说居住区吗,是我们所生活的建筑物。为了不让游客乱走进来,在比神社的正殿还要里面的不显眼的地方』

    『啊——』

    抓了抓头,带着迟来的倦怠感点点头

    和小时候的爱丽丝只在神社外面玩,所以不知道

    说起来,神社的人也有生活得场所呢,这种样子,真的感觉像旅馆一样呢。相当气派。

    同时,慢慢地脑子开始思考,模糊地回想起来了

    我正在进行某个『祛除』,大概是在种种界限下失神了。

    这样的话……

    『爱丽丝呢?』

    『安心吧,没事的哟』

    白兔带着叹息说着

    『现在在自己的房间里睡着。快感谢吧。温柔的我把一块倒下的你们用放在那边的手推车运回来,还好好照顾了你们哟』

    虽然对白兔知不知道关于那个冬天一样的世界,有没有好好把手推车还回学校之类的很多事情感到在意。

    『那个,谢谢了。不过你学校怎么样了?』

    『那是我这边的台词哟,真是的,突然就被姐姐拐跑了,小河很担心的吧?打姐姐电话又打不通——想到大概是在天里神宫就跑过来了,结果两个人都晕倒了』

    像在自言自语一样

    『所以才说了别去做——姐姐还不够成熟,又夹杂着私情。用动摇的心情挑战比人类上位的存在,不可能做好吧』

    『虽然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总之我安心了

    『爱丽丝没事的话实在太好了』

    『不,很遗憾并不是【没事】哦——你也是呢。先问一下,身体怎么样了,还有觉得不舒服吗?』

    『嗯,唔』

    重新确认了自己的身体,试着做了深呼吸

    虽然那个冷到令人麻痹的寒气,不知怎么消失了——不过作为代替

    『总觉得,身体在发热一样』

    『哎呀,因为我的陪睡而兴奋了呢!春彦的思春期……』

    『杀了你』

    被威吓后,白兔盯着我观察起来

    『嘿,这么回事啊——说起来你的樱之加护被……嗯,怎么办呢。一直让我陪睡也不可能,因为我又不会调节也可能会热量夺取过多了,毕竟和男的一起睡又非常恶心……』

    『怎么了?』

    『不——』

    白兔耸耸肩,故作姿态地笑了

    虽然这家伙知道什么的样子,但我不很清楚。平时就是中二病十足的言行呢——哪里是认真的,哪里是从漫画、动画中引用的一点不清楚。

    『嘛,详细的事情等姐姐醒了再和你说明』

    『对不起』

    『没事,因为麻烦的是姐姐——而且不是亲友吗,有困难会互相帮助不是,而且对我来讲也不是别人的事呢……』

    又开始说着意味深远的话了,因为不知如何做出反应所以希望你别说了

    『还有,看看时间吧。你是因为经过熟睡了,不过现在还是深夜』

    白兔指示的地方有一个漂亮的挂钟,时针指到一点,房间里的窗户外面看起来漆黑一片,正是在深夜里

    计算得出那个『祛除』之后,已经睡了十小时以上了

    『已经给你家里打过电话了,经历了这么多也累了吧——今天就住下来吧』

    因为白兔已经来我家玩过几次了,父母和妹妹都见过

    这家伙联络的话,就不需要担心了

    『总之……』

    白兔看向远处,像有什么鬼计一样奸笑着,不经意地说

    『睡出汗了吧,先去洗个澡吧。我家有着非常宽广的露天澡堂哦』

    看上去有点开心的样子

    3

    果然像旅馆一样呢

    走在宽广安静的走廊。春天的气候本来应该很不错的,可是身体里像是中暑一样,感觉到闷热。昏暗,脚踩不稳,好几次差点摔倒。

    『真大呢……』

    怎么也无法想象是一家人生活的地方,而像是能够收容和招待多数的团体客人的建筑。也因此一个人也没有,散发着寂寞的氛围。

    『白兔那家伙,也给我带带路啊』

    简直快要迷路了。白兔说完『我要去准备饭菜』就马上走掉了。我按照说明的路线向澡堂走着。

    『是这里……』

    抱着向白兔借来的替换衣服,穿着制服,我走进去

    『啊热』

    松开领带,扣子也解开几颗,用手像胸口送风,完全凉快不下来,比起热水的澡堂我更想洗冷水

    想要转换心情望向窗外

    正好看到,那个神圣不可思议的纯白樱花——优雅地盛开着

    说起来,樱的加护是这个那个的,爱丽丝和白兔都说过……不过是什么意思呢。和我碰到那个的时候开花了有关系吧,不明白——

    『哦,这里吗』

    考虑着无聊事情的我,似乎到了

    薄薄的热气从门缝中飘出来

    写着『澡堂』,也有温泉的记号,不会错了。有些高兴呢,因为很喜欢澡堂,自己家里没那么宽广,能伸着脚泡进去令人很开心。

    把手放在拉门上,打开

    爱丽丝在那里

    『……』『……』

    说得更明白一点的话

    全裸的爱丽丝在那里

    和相遇的时候,小孩子那时候完全不能比的,女性身体的样子。很柔软,胸前和臀部都散发出香气般色气。白白的肌肤上的水珠闪耀着,平时绑起来的头发渐渐开散

    背景是豪华的露天澡堂

    似乎没有脱衣处之类的地方,岩石上整齐地放着她脱下来的巫女服

    一丝不挂的她,刚从水中站起来,正在查干身体换衣服的样子。单手拿着毛巾,呆呆地直立着

    『为什么,小春——』

    爱丽丝平时的无表情崩毁了,变得满脸通红

    『哇、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了几乎快哭出来的声音,洗发水瓶子,洗澡桐之类的东西同时丢过来

    『不、不是,并不打算……!』

    没想到这个澡堂是混浴——没有男女的分别貌似。虽然像旅馆一样,弹好歹是个人住宅,按照顺序来的话男女就不会撞上了不吧。澡堂没有分男女的意义

    当然作为客人的我不明白这回事,白兔的奸笑是因为预想到我和爱丽丝撞上吧。那个混蛋,之后把他裹起来

    『对、对不起——我马上出去……哇哦!?』

    不过,身体发热而没劲的我,因为慌乱脚不灵活——转身的时候摔倒了,狠狠地撞到了头

    『好痛……!?』

    没有晕过去,不过陷入了挣扎

    为什么我这么倒霉……

    『小,小春』

    爱丽丝被吓到了,把手伸过来

    『没没没,没事吧!?哇,小春!?』

    『没。没事,请把身体遮一下』

    不由自主地用了敬语

    不过她慌乱中忘了羞耻,把手贴到我撞到的头部,拼命地

    『起包了,不冷敷的话……』

    一瞬间

    静静地,从她触碰的地方,传来舒服的冷气。纤细的指尖的感触。同时,我体内留存的异样的热也微微缓和——

    这是……?

    『呵,果然呢』

    不知何时,白兔在门那边的走廊站着

    我坐起来,怒吼道

    『好你个白兔!知道爱丽丝在澡堂吧——打算做什么啊!?』

    『嘛嘛,冷静点。我也没有恶意,不如说状况清楚了——可能的话,发现了解决你们问题的方法也说不定』

    『……?』

    又开始说着意味不明的话的白兔,我只能不知如何是好

    『哇啊…………』

    大概终于想起了羞耻心,爱丽丝红着脸悄悄用毛巾遮住了身体

    4

    吃着饭

    果然像旅馆一样呢,宽广的用餐区。榻榻米上排着的比脚矮的长桌子上是有着季节感的精致料理。总觉得肚子非常饿,于是我狼吞虎咽起来

    『哇,好吃』

    我偶尔也自己做饭(经常到海外出差的父母不在的时候不得不给妹妹弄吃的),所以有些佩服

    我对面坐的白兔和爱丽丝

    『哼,这样夸我的话会不好意思的——』

    『为什么你会得意起来啊,无法理解。把你罕见的红眼球挖出来放到网上拍卖吧』

    又进行了恐怖发言的爱丽丝,已经像是平常的她了。我又想起刚才看过的裸体,对着视线就会不好意思——

    老实说,她对我来说是『以前的朋友』,那时候意识不到性别差异,现在的爱丽丝哪里都是『女孩子』了——而且已经是个出色的美人了

    『怎么了?』

    被盯了一下,我把头转开

    不是浮躁的时候

    『那个啊——』

    我又像以前一样,什么也不理解只是失败,我讨厌这样。不要延后问题,我必须知道我能做什么

    『总之先说明一下现在发生了什么吧』

    早上开始奇怪的现象就接连发生,老实说我头都快炸了

    『嘛嘛,在此之前』

    白兔反而很开心的样子

    『春彦你到这边来,做到姐姐的旁边』

    『啊?』

    虽然不太明白,总之先照着做了。过去,在爱丽丝旁边坐下。从近处看,以前比我更高的她非常的小——

    『然后姐姐再稍微靠紧春彦一点』

    没有陷入感伤的时间。白兔把爱丽丝从旁边推过来,贴上我

    『做什么啊……』

    爱丽丝正自己吃着自己的,带着不满和我肩膀挨在了一起。和看过来的她四目相对了。感觉好难为情,爱丽丝也低下了头

    两个人挨着,像女儿节人偶一样老实地坐着——

    『怎么样?轻松了些吧?』

    『欸?』

    和白兔说的一样,一直发热的身体冰凉起来,感觉很舒服

    冷气像是从爱丽丝那边流过来的。像是炎夏时进了有空调的房间一样,非常凉爽——不过这是怎么回事?

    『嗯,原来如此……』

    爱丽丝饶有兴趣的样子,把手指放到我胸口上,想要确认一一边一样

    冰冷在那附近游走着,我冷的发毛了

    『喂,你们不要自己理解就行了,怎么回事?』

    『没办法呢,就引导无知的春彦吧』

    重新坐好,微微坐正,爱丽丝开始说了

    『这个国家原来被称为敷岛——那是四季岛,拥有四季的岛屿的意思』

    不愧是巫女桑(虽然不清楚是不是本职),语调流畅

    『让四季变化的是人们巨大的感情变化——由冬天到春天的变化,特别的,是以温暖的心情为原动力。喜悦,高兴,幸福……从全国收集到的这些情感一次性在这个城镇的那颗樱树——佐保姬大人身边聚集』

    『那种事,从没听过』

    『那是春彦不用功吧,尽管如此不过也只是在神职里传承的传说,不是科学上确认的事情,信不信是你的自由』

    爱丽丝淡淡地说

    『不管怎样,佐保姬大人收集的带有春天气息的感情,是为了使季节改变,让规定的必要的幸福的事件大量发生来诱发丰富的感情,这样得到的』

    爱丽丝说过的樱之加护,祝福,就是这个吧

    『对,今年——选上的是春彦,也就是你呢。令周围的大家都意乱神迷,向你投来好意了吧,那就是樱之祝福。本来这是非常有名誉的,幸运的事情。像是中奖了一样,因为受到了神大人的喜爱嘛』

    确实,这样的话的确是中奖了

    『樱的祝福也只是稍微使人幸运一点而已,不会使人类或者世界歪曲。平安地改变季节的话,就会好好地回到原状』

    爱丽丝有些可惜的样子

    『可是,这次是例外。春的祝福是温暖感情的宝库——对于冰冷的异界【布鲁·弗路】的住民来说,是恨不得从嗓子眼里伸出手来也要得到的作为资源的饵食』

    『那个,布鲁弗路?是个什么?』

    『从古时候就确认的,这个天里神宫所监视和管理的异界』

    爱丽丝流利的语调

    『这个宇宙不可能存在的,拥有热力学上负数性质的高次元生物们生活得冰冷的异界——曾经到达熵的界限的古代文明或是超宇宙文明所开发的免疫机能,也就是根据麦克斯韦的恶魔们一点也不能预测的理由,在矿物内部所折叠的小世界……』

    『不好意思,请稍微讲得好懂一点……』

    『就是非常喜欢温暖的东西的异界怪物,这样够了吗?』

    爱丽丝勉强地撅着嘴说道。就算说明了,那些艰涩难懂的词也听不懂

    『【布鲁·弗路】的住民不是主动活动的生物。平时在矿物内部进行着无限的睡眠——我们,天里神宫的管理也并不那么苦难。不过……』

    突然,她不知怎么看着白兔那边

    『因为各种情况,现在的天里神宫的处理能力有大半都没在运作。在这种情形下我们的监视有了缝隙,【布鲁·弗路】的住民渴求着佐保姬大人的温暖的力量,到了这边的世界』

    咬牙切齿的样子

    『因为佐保姬大人=樱的本体是神,太过强大所以不敢出手——所以,打算有效率地得到温暖的力量,凭附在了被樱祝福的你身上』

    爱丽丝对着我深深地低下头

    打心底感到后悔似的

    『对不起,是我的错,作为天里巫女的失职』

    『啊,不——不要那样想』

    『是吗』

    不经意那么说了,爱丽丝抬起无表情的脸回到了用餐。啊,再把头低一点就好了

    『【布鲁·弗路】的住民没有形体。高次元生物——是所谓的精神生命体。他们为了在这边的世界活动,需要潜入其他生物的体内。今早袭击你的寒气,原因就是被冰冷的【布鲁·弗路】住民附体了』

    那个,身体里被冻结一样的感觉的整体就是那个吗

    不过,现在那些都消失了。而且——爱丽丝在旁边稍微好些了,原本之前像得了感冒一样全身发热

    『我从你体内的驱逐了【布鲁·弗路】的住民,历代,管理他们的天里巫女有着那样的技术——不过,失败了』

    虽然爱丽丝一副对不起的样子,不过大概失败是因为我

    那时候我无缘无故的愤怒,恐惧,悲哀,抱有着负面情感。恐怕是——『布鲁·弗路』的住民为了得到力量,诱发了我体内的冰冷的感情吧

    力量增强的我体内的怪物,与爱丽丝的干涉起了化学反应,爆发了

    『结果,驱逐了春彦体内的【布鲁·弗路】住民,但是取而代之,他们附体到了我的身上』

    说着,爱丽丝用手碰了杯子

    一瞬间,发出哔哔哔的异常声响,被子周围不自然地起霜了。冷冷地,冷气拂过我的脸

    『我虽然作为天里的巫女经过了训练,像这样管理他们——能进行不被寒气侵蚀的应对,不会马上发生危害性命的事情』

    不会马上就是说——总有时候可能会发生

    体验过那股寒气的我有着实感,『布鲁·弗路』的住民太过危险,夺走提问等同于夺取生命。马上就踏上了死亡之路

    『不过,为了祛除他们对我,被狠狠怨恨了。在那份愤怒停止之前——不论付出多大的劳力,也不得不持续守护被夺走的热量』

    明明非常可怕的事态,爱丽丝却没有表情,手指头也不动一下

    『有问题的不止我还有你——春彦』

    大大的双眼一动不动看着这边,她说

    『无论怎么样,他们为了能从春彦那里效率更高地得到温暖的感情,似乎对你的身体进行了改造。从佐保姬大人那里得到的祝福被增大了,好像就能更多的得到』

    无论什么幸福也好,喜悦也好,过量给予的话就会坏掉

    大概和大量摄取砂糖一样吧

    总之我根据对话整理出情报

    正常的季节交替,迎来春天。为了那个,佐保姬大人将『温暖的力量』收集,不够的话就选择我这样的家伙给予祝福,来增幅那些力量

    说起来今年樱花的开放也来得很晚,也就是春天的到来延迟了

    那个原因是冰冷异界的住民。冰透一切的高次元生物。他们的目的是佐保姬大人使世界变为春天而收集的『温暖的力量』,温暖的感情……

    『温暖并不存在——春彦被无止境供给的是暴力的热量吧。摄取了那个热量的【布鲁·弗路】住民移动到了我的身体里呢。接着,春彦就会被没有极限的发热使全身沸腾而死』

    被告知了恐怖的事情

    就算这样,也因为话题太过非现实而没什么实感——恐怖感还很薄弱。是无法潇洒应对的事态吧。渐渐变得严重——最后,我会被高温炙烤杀死

    『放心吧,我会帮助春彦的——就算失败了一次也不能认定就不行,请相信我,一定会试着找到救你的办法』

    爱丽丝真挚地话语后,,旁边的白兔自信满满地断言

    『什么啊,安心吧姐姐!那个方法的话刚才我就找到了』

    『说什么呢,愚蠢的弟弟,简称愚弟』

    『哼,我是个M,所以被姐姐骂了只会得到快乐哦』

    『感觉好恶心,把脸放到洗脸盆里窒息死吧』

    『好了,好好听吧』

    经过姐姐过分的话,白兔无意义地站起来摆出pose

    『你们是笨蛋吗,我很聪明所以马上注意到了哦——』

    非常不安,想要摆脱这个死胡同的话,连猫的手都想借

    『很简单哦——姐姐因为被【布鲁·弗路】的住民附体而变冷』

    指着爱丽丝,接着看向我

    『然后春彦因为受到被增幅的樱之祝福而变热』

    然后他将手在身体前交叉成X,宣言道

    『也就是说,把负的姐姐和正的春彦贴在一起的话,不久变成敲打好处的温度了吗』

    『啊——』

    我感到很佩服。对啊,把热的和冷的混在一起温度就变得刚好了。小学生也能懂

    刚才爱丽丝碰到我就觉得很舒服,因为热量被她夺走了。将这个一直继续下去的话——

    『只能成为暂缓的对症疗法呢,不能从根本上解决』

    爱丽丝冷静地说着,白兔并没有动摇

    罕见的认真的表情,白兔看着我们

    『所以以后尽可能一起行动不就好了——你们两个。不想死的话。怎么样春彦,今天住我们家——一起睡吧?』

    『不、不行』

    爱丽丝发出很大的反应

    『这么麻烦春彦——这样打乱平稳,是不行的』

    低下头去

    『不会马上变成那样的事态。偶尔看看经过,摸索根治地方法吧。忍不住热的话请叫我好了』

    爱丽丝从房间角落放着的放小东西的东西里取出记事本,在上面写上电话号码和邮箱地址,放到我手里

    『无论在哪里都一定会赶来。还有,无论何时都会帮助你。因为这是我们的问题。不需要连被卷进来的你都背负重荷』

    一口气说个不停,爱丽丝摆好姿势回到用餐上

    『那么,这个话题结束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姐姐~……』

    白兔呆呆地发出叹息,爱丽丝用『还有什么意见』的脸盯着他令他沉默了

    『嘛算了,现在就这样吧——春彦呢?』

    我被白兔问道

    『啊,啊……』

    遗憾的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带着这样的感觉,我奇妙的生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