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路线B真智爱丽丝 终章 春天来了
    1

    深夜。

    做了不可思议的梦之后。

    注意到响动,睡着的我睁开眼睛。咚,听到窗户被什么东西敲打的声音。在想是不是错觉,咚咚咚,变得急促地不停响起,于是我起来了。

    托白兔的福,身体感觉相对比以前好了。

    『什么……?』

    一边忍住打哈欠一边打开窗户,咚,石头砸到了我的额头。

    『啊!?』

    『啊,抱歉』

    那边是,邻居家打开窗户看着这边的桃子。

    『好痛啊,有事的话就打电话呀!』

    『抱歉抱歉,这样能快点——而且没反应的话,就打算放弃了』

    但是好像固执地扔了好几次石头……

    就算是桃子我也提不起劲,可能的话就以『我要睡了』为理由把话题弄到明天以后就吧。

    『咲耶酱啊,很担心你哟』

    因为绷着脸在说,让我回想起来了。啊,说起来白天——身体最严重的时候来看望我的是妹妹啊,感冒药什么的在哪里那家伙不知道所以问过桃子了吗。

    『……没问题吧?』

    包含着各种意味再问吧。

    最近我在旁人看来应该样子很怪吧。寄宿在身体里的高温,由佐保姬大人的加护引起了骚动与慌乱,和爱丽丝的交流——

    我想到爱操心的青梅竹马,老实把话说了出来。

    『以前啊,曾经向你介绍过【朋友】吧——还记得吗?』

    『啊……』

    桃子想了一会,因为是脑子转得很快类型,似乎马上就理解了。

    『虽然忘记了,不过又想起来了』

    带着叹息声回答。

    『还以为是梦呢。在那个奇怪的暴风雪之中,巫女样子的女孩子……对了,那个人是——』

    抱起胳膊,说着『春彦真是个笨蛋』

    直直地看着我。

    『春彦,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人啊?正义的伙伴?超能力者?不是吧,只是个又笨又迟钝的普通男生才对吧——一个人做不到,这样想的话就依赖别人啊,我呢,虽然可能什么也做不到就是了』

    那句话一下子让我明白了。

    非常感谢。

    桃子,你并不是【什么也做不到】的家伙哟。

    以前,如果我和桃子的立场颠倒的话——可能爱丽丝就不会受伤,不会出现那种毫无退路的事态了。不过,最初见到爱丽丝的是我。成为那家伙的朋友,手拉着手,想和那家伙关系变好的是我。

    想要救助她的也是。

    爱丽丝是我的罪恶感的根本。被我伤害了,现在生命依旧处于危险中的人。

    不过,不知是这样——已经不想对自己的内心撒谎了。

    我很重视爱丽丝。

    所以。

    『那一天虽然失败了』

    因为无法做得像桃子那样好,我要慢慢地前进。

    『全部都解决的话,会再次——把那家伙介绍给桃子的哟。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想要守护的,重要的人』

    『是吗』

    没有嘲笑我,桃子有些寂寞地微笑着。

    『那就拿出志气来吧。没事的,我知道——春彦是去做就能做到的』

    『谢谢你,妈妈』

    『都说了才不是你妈妈,话说这个梗你打算用到什么时候啊!?』

    不只是石头,布娃娃呀,闹钟啊各种东西都飞了过来,不管怎么说——她让我鼓起了干劲。

    『谢谢呢』

    再一次小声地道谢,我用力点下头。

    撒,因为不能让青梅竹马变成骗子,所以我得做出【去做就能做到】的事情来。

    2

    幸福的生活继续着。

    就像在身体被炙烤着的不舒服的感觉与死亡的恐惧上覆盖一样,无可取代的日子。

    我和爱丽丝之间完全没了顾虑,每天都在一起。在旁人看来,一定是对笨蛋情侣吧。

    白天一起吃饭,握着手说话,到各种地方去。像是恋人一般。看上去不是反而奇怪。

    感觉像是烦恼消失了一样。

    我能看到变得爱笑的爱丽丝,就很开心了。不过爱丽丝像是有什么勉强,有时会突然露出寂寞的表情。

    怀着些许的不安,继续盼望着真正意味上春天的到来。

    从日历上看明明早就已经是春天了。

    『春酱,这边』

    爱丽丝对我的称呼已经完全固定成了【春酱】

    地点是离本地不远的美凪。

    从我们生活的小镇坐电车只要一下,骑自行车也能过去——这样的距离。和有神社寺院啊,个人商店的本地不同,这边有着高楼大厦,大型商场,非常有气势。

    随便玩的话在本地就可以了,服装店什么的也相对更贵所以不是经常来玩——不过,今天是特别的。

    赏花之后,爱丽丝对我说了一个【愿望】。

    叫做愿望有些微小,她的期望。

    想到什么爱丽丝才这么说的我虽然不知道,不过这是约会吧。我有一些紧张。

    『你又是那副看上很冷的装扮——』

    等待的场所,是有小钟楼的公园。

    开心望着聚在一起的鸽子的爱丽丝,进行了出门的打扮。比起平时要稍微用心一点呢

    『这个季节里穿着像是忍耐大会一样的服装会很奇怪吧,就是这副样子也有在看不到的地方进行了防寒哟。看吧,肚子上围了春酱买给我的围巾♪』

    『想不到围巾还会用到那种地方对呢』

    嘛,有使用我买的围巾我是很开心啦。

    『因为关乎性命啊,不是注意好不好看的场合吧』

    『这些话都听厌了——而且,今天是那个,约会哟?』

    自己说出来后却因为害羞只有咬着嘴唇小声说『嗯,约会』。

    『很憧憬,这样子……不行吗?约好了,然后等候,再【迟到了,对不起,久等了?】这样——』

    『不是,没什么不行』

    作为天里的巫女节制着,把青春的光辉全都隐藏起来生活着的她。

    像个小女孩一样呢,她对谁都自然拥有着的幸福的憧憬——我承认。而且反而想要予以应援。

    因为把她的未来关上的原因的一部分,也和我有关。

    『不用等,到家里来接也不错呢』

    『不可以,那是样式美』

    不过,终于到了约会这一步了吗。

    相互间都没有告白,我不知道自己对爱丽丝的感情算不算得上是异性爱的【喜欢】。罪恶感起了妨碍。佐保姬大人的加护,令情绪高涨也是一部分原因吧。

    爱丽丝的好意,甚至令人感觉痛苦。通过白兔给我看的录像,知道了她的真心话。不过,那到底是不是恋爱感情呢。

    感到着急的我们,继续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怎么了?』

    『不,没什么哦』

    对产生奇怪意识的自己感到羞耻,我巡视了周围。

    『说起来,这边人很多呢』

    『人多了也会暖和起来,我反而会感觉舒服。嘛,总之,要做什么?春酱对这附近很熟吧?』

    『不,没那么——虽然地标建筑,有名的地点是知道得很清楚』

    『做过各种调查了』

    爱丽丝取出了贴满标签条的指南书。

    『想去的地方,有这几个——会简单地说明的,请说出春酱的希望吧。然后确定优先顺序,来决定怎么样游览吧』

    『干劲满满呢』

    『诶,那是……因为……』

    『嗯?说了什么?』

    因为说得很小声所以没有听清,爱丽丝又微笑着回答说『不,没什么』

    接着又像转移话题似的,大声地说。

    『好,今天就好好玩个痛快吧!』

    3

    『哇……✩』

    爱丽丝面无表情地眺望着大海——

    『掉下去就会被冻死呢♪』

    只有声音听起来挺开心的样子,大声地发出喜悦的声音(?)

    只有知道这个城镇的人才知道的名物,一个叫做『粉船』的东西。『船』也就是绕着这个美凪的海域一带巡回的游览船。是把战争时代卖给民间的医疗船拿来用的样子。虽然很破旧却很大气派。还能够参观当时的船室和大炮(!)。

    晚上可以一边眺望满是高楼大厦的美凪一边乘坐,现在还是上午,那边不能期待了。

    最值得看的是沿着海岸的一路樱花,今年还没正式进入春天的缘故所以没什么活力,不过那边也还没有散落依旧开到一半——虽然看多了,但是非常漂亮。

    船继续向大海中间前进,莫名奇妙地参观了鱼和贝类的养殖场之后(是赞助商还是什么吗?),停到了离美凪不远的中华街。

    不仅让我们享受了海景,还带我们到了下一个娱乐场所。

    费用还几乎等于免费,对高中生来说很划算。

    『大海,原来这么宽广啊』

    爱丽丝感慨很深地说道,手放在船的栏杆上,眼睛放着光。

    最近,能够稍微读懂一直面无表情的爱丽丝的内心了。这家伙的好奇心相当旺盛呢。

    『是啊很宽广哟,因为地球绝大部分都是海嘛』

    『是生命的母亲呢。妈妈……』

    因为爱丽丝自己出说了地雷发言,突然阴沉起来,我改变了话题。

    『今年的樱花始终开得不尽性,都变成淡季了。游客也失去兴趣觉得不值得来呢。这艘船就像是我们包场了一样。因为完全不做宣传本地人都不知道哦,这个』

    『没坐过船,所以觉得很开心』

    『没有晕船吗?』

    『嗯』

    不知为什么,爱丽丝开心得有点不好意思。

    我边想着真可爱啊,边在爱丽丝旁边眺望大海。

    『真的在沙滩上走欸,也想玩水,不过今年现在还很冷呢——冷春的感觉。冰冷的,春天』

    『春酱一点也不冷』

    『啊,不,不是说我,是说季节』

    『对我来说,说道春就是指的春酱。』

    说了听不太懂的话之后,爱丽丝低下头。

    『对不起,不能在海里玩都是我的错呢。这样的身体,真是对不起呢……』

    『啊,不——不是那样的,错的是【布鲁·弗路】的住民啊。啊,不过真遗憾呢,看不到爱丽丝的泳装了!』

    『泳装什么的,太、太羞耻了』

    为了阻止爱丽丝说出消极的话而说的笨蛋发言,让她低下头脸红起来了。

    『因为白兔的策略,在澡堂不是互相看过泳装了吗』

    『那时候是醉了——』

    爱丽丝像是下定了决心,看着我。

    『不过春酱想看的话,给你看也是……可以的哟?』

    因为打算将手搭在衣服上,连我也脸红起来于是停止了。

    本来就是不想让人看到肌肤的,爱害羞的女孩子吧。

    虽然也想着什么时候不用借助酒的力量拜见她的肉体。但那不是现在。在船上,风很强,很冷。

    『抱歉,有些冷吗?果然还是在屋里玩的比较好呢』

    于是拿起她放在栏杆上的手,和自己的手重合在一起,她『啊』地惊了一下。没有特别反抗地接受了。

    『不,没事的。吓了一跳,身体很好哟。因为很开心吧,所以【布鲁·弗路】的住民没有活动。都是因为春酱的帮助』

    真漂亮啊,用只有对我才看的到的天真的笑脸,爱丽丝如此说道。

    『春酱一直和名字一样,传递给我春天』

    咬着嘴唇。

    『卫微小而又无聊,像是被雪封闭的我的世界,开放出了幸福的樱花』

    非常自然的。

    『春酱,我喜欢你』

    也太不突然了,这是爱的告白吗——还是说只是单纯亲爱的表现呢,我无法判断。

    不过身体内测暖暖的。

    爱丽丝意外地积极,靠上大栏杆,张开双手。兴奋着,新鲜着。不过,那样的爱丽丝也充满魅力。

    海鸟鸣叫着。

    『有这种电影呢。好了,春酱,请从后面抱住我』

    『我想那大概是说的泰坦尼克号吧,很不吉利——』

    『很浪漫啊。逐渐沉默的豪华客船上孕育的纯爱……♪』

    『喜欢这些吗。那就不要动哦——好了,我抱!』

    一伸出手,爱丽丝就『呀』地一声急忙躲开。

    我差一点就掉到海里去了。

    『为什么避开了』

    『因、因为突然觉得害羞起来了——从后面,很恐怖啊。看不到春酱,视线里都是冰冷的海。所、所以,由我来抱吧!』

    交换男女的立场,爱丽丝从我背后抱住我。

    紧紧地,温柔地。

    爱丽丝似乎感到安心发出『哈』的声音,脸贴在我脖子上。这么亲密我虽然很高兴——不过背后姆扭姆扭的柔软物贴着哟!?

    这种刺激性的感触,让我僵住无法动弹。

    难道对自己肉体的凶残性没有自觉吗,爱丽丝像个孩子一样羞涩着。

    『……春酱,很温暖』

    声音嘶哑着。

    『对我这样温柔的话,会变得离不开你的。明明曾经打算全部放下的。和你在一起又都忘了。』

    『忘掉吧,要一直在一起哟』

    感觉像求婚一样,我急忙补充。

    『一起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吧。让爱丽丝你幸福到把【布鲁·弗路】的家伙赶走吧。这艘船可不是泰坦尼克号哦』

    说着,指着远处看到的路地。

    『看啊,爱丽丝!能看到天里神宫哦!』

    爱丽丝抬起头,感触颇深地眺望着生养自己的家。

    『变得那么小了呢——』

    比豆粒还小了,作为她的全部的天里神宫。

    爱丽丝出神地看着……

    4

    那之后我们满满地开心了一把。

    担心爱丽丝的身体,不能让爱丽丝走太多路——不过爱丽丝却摆起姐姐的架子为我带路,似乎有着很多想去的地方拉着我到处走。

    一般坐着公交一边行动,尽可能不给身体添加负担。

    我们度过了有如开花般的快乐时间。

    美凪虽然不远,但是还没这样紧凑地游玩过呢。只和女孩子两个人,这种是和男性朋友一起来玩的时候不一样的开心。

    『春酱,去那边可以吗?』

    爱丽丝这么说的时候基本都是看到神社了,爱丽丝每次看到都会

    穿过鸟居,扔香钱,击掌合十。虔诚期待的样子,就像内行人一样。我能说出『我没有宗教信仰』这样的扫兴话,在她旁边偷偷祈愿着。

    神明啊,如果您是慈悲的话。

    请拯救如此心地纯净却又必须走在寂寞的人生道路的女孩子的生命,无论付出什么我都愿意。

    在大型的神社买了护身符,与带着狗散步的老妇人闲聊了几句——要完全满足(?),爱丽丝取出了地图。

    『好,接下来去这个神社吧。这个城镇的神社还有十八个……!』

    『打算全制霸吗!?』

    嘛,只是陪着逛而已。

    神社为什么几乎都在高的地方啊……不能让爱丽丝累着了,路上还背着她爬楼梯,我没有意义地锻炼了脚力。

    『对,对不起,春酱。看见神社就兴奋了——我看机会不错,就想和所有的神明大人打个招呼』

    『不,爱丽丝高兴就好……』

    在公园休息了一会儿(确实累坏了),指着到处都有的石像,问那些是什么。

    『是麒麟吧』

    『不,不是有很大的手掌吗』

    『不过有像是角的东西啊,把那个想作是头的话就是麒麟了』

    『我想麒麟是没有三颗头的,那是三头龙了』

    『那个很像春酱呢』

    『我找不到除了【男性】以外的共同点』

    『怎么看都是春酱,那个是春酱』

    『我没有全裸着扔炮弹的猎奇兴趣』

    怎么石像什么的这么多全裸。

    因为公园中有个小植物园,所以打算进去看看。为了帮助行走借来的手杖,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

    值得庆幸的是那是温室,很暖和——爱丽丝的身体好些了。不过温暖对所有动物都是不错的环境,看着花的爱丽丝鼻子跟前掉下来一个手掌大小的蜘蛛。

    『呀啊啊!?』

    『啊、别动啊爱丽丝——这混蛋』

    『不、不行。不能杀掉,只是稍微被吓到了』

    爱丽丝伸出手,轻轻把贴在脸上的蜘蛛拿掉,放回树上。看起来冷漠,其实是个温柔的女孩子。

    我不知为什么像是自己的事情一样觉得骄傲。

    不只有温柔,可能还不能活下去。

    实际上,对我的同情,爱丽丝背负了沉重的伤痛与被冻僵的痛苦。不过,正因为是这样的她——我才会想去支撑她,帮助她。

    转眼间太阳就落山了。

    作为结束,我们登上了在美凪有名的这个地标性的高楼。一边在里边的服装店里干逛,一边上了最顶层。时间已经相当晚了,今天准备慢慢玩所以事先和妹妹联络过了,爱丽丝也是同样的想法吗——什么也没事说。

    今天的爱丽丝真是精神呢。

    经常笑,走路时也很大声地在说。

    就像个普通的女孩子一样——

    不过不会不虚弱,不会不痛苦,依旧忍耐着。我该怎么做,从白兔那里得到延缓时间,不是只这样开心就可以的。到时候还是会有破灭的到来。

    再重蹈覆辙的话我就是无可救药的笨蛋。

    不过,到底该怎么做才好啊。继续这样幸福地维持温和的心态,只是漫不经心地等待春天真的好吗?

    向谷底落下的每一秒,我都在无力感中咬紧嘴唇。

    『哈呼』

    最高层的展望台。

    放在铺满玻璃的墙壁旁边的沙发。客人在那里点了饮料,放松地俯视着城镇的景色。用观叶植物分开座位,变得只有两个人。

    在安静地音乐与恋人们的轻声细语中。

    爱丽丝郑重地将红茶喝入口中,咚地靠上靠背。真的很累了吧。困得——迷迷糊糊的。

    『睡着也可以哟,我会把你送回家的』

    『不……不用』

    啪地把手贴在脸上,爱丽丝坐正了。

    『那样多可惜呀。难得和春酱的约会啊』

    正前方,玻璃窗外是霓虹灯闪耀的高楼耸立的街道。放着饮料的矮桌子上蜡烛的火焰摇晃着,有种神圣感。

    『是约会的场所呢』

    之中的我们又不是情侣,难道说【姐姐带弟弟来玩】这种感觉的爱丽丝觉得厌烦。

    『和赏花的时候一样呢,怎么说最近看的这些多得讨厌』

    『因为佐保姬大人的加护,大家都很兴奋吧。迟迟没有迎来真正的春天,佐保姬大人也着急了吧』

    爱丽丝慌张地活动着手,之后下定决心一般把身体靠过来。

    咚,她小小的头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冷冷的,像干冰一样,冷到发痛的冷气。不过我没有畏缩。因为我已经知道在那身体里有着温暖的心。

    『像赏花的时候一样呢,不会做H的事情的,安心吧。做了那些事情的话就回不去了吧』

    像是在说给自己听一样,爱丽丝

    『不过,只是彼此触碰可以的吧。想要在你的旁边,就算只是一点点,就算只是1mm。觉得麻烦的话请说出来。这种装的像恋人一样的……』

    才没有觉得麻烦。

    对我来说也是,这每一秒都弥足珍贵,是无可取代的【重要的时刻】。

    所以,会害怕失去。我被连呼吸也无法做到的不安袭击着,偷偷抱住爱丽丝。

    彼此的心跳混杂在一起。

    爱丽丝闭上眼睛。

    『今天,对不起。老让你迎合着我的兴趣。怎么可能——神社啊、植物园啊,对年轻的男孩子来说很无聊吧。像个老奶奶一样……』

    『那些事情不用在意』

    我老实地说。

    『很开心哟,因为和爱丽丝在一起,到那里都是最好的』

    只有和她在一起,不会无聊。

    那些细微的表情变化,无所谓的对话,全都散发着光辉。

    『以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都是硬把我的兴趣推给你。所以这次,我想随着爱丽丝。别在意这些了哟』

    稍微有些霸道,不过为了给可能在担心的爱丽丝勇气,加大了力道。

    『只在自己知道的范围行动也很无聊哦。互相带给对方新的东西,把【快乐】【有趣】共有。与人交往也就是这么回事吧,大概』

    好像说了些难为情的话,于是『好了』这样催促着爱丽丝,让她看向正面。那里扩大的,无限大的光辉。慢慢亮起来的霓虹街道,用陈腐的话来表现就是像个宝石箱一样。

    爱丽丝呆住了,眺望着那边。

    睁大的双眼,反射出光芒——突然,落下了泪珠。

    『啊,怎么了!?』

    爱丽丝慌乱地摇摇头,竭力发出声音。

    『不,没什么——只是,太……幸福了』

    就像看了感动人的电影,只是一个劲地落泪。

    『很、很,幸福啊啊……』

    那一瞬间,我觉得要是这一刻能够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要是有极其不可思议的怪异现象,就能让时间停止了。不过,没有慈悲的这个世界季节变动着,时间流逝着。

    停止不了。

    『对不起,爱丽丝』

    我只能道歉。

    『强行留下你,任性地折腾,不过我连拯救你的方法都———』

    爱丽丝用手指抵上我表现出后悔的嘴巴。

    然后,把脸贴过来。

    双发嘴唇接触。

    被打断了。有这种感觉。我的道歉,我可怜的内心,被宽恕了。不过,不过,不是含糊了事就可以的。对爱丽丝快要消失,感到恐怖,感到遥远,我抱住她,在手臂之中,爱丽丝还活着。

    大意的话。手掌中的她就会像水一样落下,消失不见。

    这个瞬间也是。

    『打断你的说话,对不起。你的心情传递给我了哟——不过,不要说出来』

    嘴唇离开后,爱丽丝轻声说。

    『谢谢你,春酱』

    身体依旧重在一起,我们看着夜景。

    如此美丽,轻易就会被破坏的,幸福的光景。

    『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坐着这样的梦。去赏花,看上去很幸福的参拜者们,牵着的手,亲吻的唇……不过,因为和自己无关而放弃了。你给与了很多我这之上的东西呢』

    哽咽着的嘶哑音。

    『谢谢你,找到了我——与你相遇,实在是太好了。春酱,最喜欢你了。非常非常喜欢』

    一瞬间。

    我的视野软下来。

    是饮料里加了什么吗,或是使用了什么超常的力量吗——

    『生下来之后第一次爱上的人,那就是你』

    她的声音在我内心深处回响着——

    『谢谢你,春酱』

    一切都停止了。

    5

    春天真正开始到来了。

    经过了漫长的冬天。

    接连一段时间的不可思议的骤冷,春色烂漫——称不上如此的我们的小镇的气候也慢慢变得温和起来。

    植物发芽,谁的脸上都露出微笑,阳光也显得温和。

    在樱花不再开发的道路上。

    和往常一样正在上学途中。

    已经有着急得换上校服的同学,气氛欢快着。幸福满载的光景——

    『春彦?』

    旁边,一起上学的桃子和妹妹看着我。

    和平时一样的风景,只是看着就心情低落,平凡的,正是我的日常。不过,怎么了——缺了什么/

    忘掉了,重要的事情。

    『怎么了,一脸茫然的样子』

    桃子在我眼前晃着手。

    像是有什么不满一样。

    『说起来,装样子说过的【什么时候给你介绍】的那个人怎么了——最近都没看到……难道发生了什么?』

    对我说了听不懂的话。

    『那之后春彦就一点也提不起精神——很担心哟,我可是。因为是春彦,是被年长的女人欺骗抛弃才失落了吧。果然,年长的对你来说就是不行啊……』

    『你在说什么啊?』

    我真心搞不懂,不过感觉心里闹哄哄的,所以问的语气稍微强硬了一点。

    桃子呆了一下。

    『你说的是认真的吗?』

    感觉有些轻蔑。

    『不是有着这样不可思议的发行——和非常漂亮的人,最近关系很好吗。说要介绍给我的,重要的人……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桃酱』

    在旁边观望着发展的妹妹,有点害怕的样子。

    『那是说的最近到家里来的——那个……咦!?对不起,对不起!』

    想起了什么精神创伤吗,变得哆哆嗦嗦的了。

    『连你也是在说什么啊』

    是两个人合起来骗我吗,我苦笑着。不过桃子和咲耶都一脸认真。毕竟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我还是明白的。

    咲耶罕见地担心地看着我。

    『春,很久没有那样开心了哟。平时都感觉不怎么认真——迎合他人的笨蛋春。我也说不太清楚……不过非常努力哦』

    我?

    你们两个,究竟在说什么啊?

    『啊——』

    桃子神情有些寂寞。

    望着上学路上的神社里,格外高大的——看上去像棵枯木的大树。

    『佐保姬大人也完全散落了。春天已经结束了呢』

    我在巨木前呆立着。

    头非常疼。想起来了,一列樱花树。在这里一切都开始了。

    樱花像是在述说什么一样,慢慢地落下了最后一片花瓣。

    落到了,我的手心里。

    樱花不可能有的,纯白的花瓣。

    微微地,若青若紫,染着淡淡的颜色。

    这个颜色我想起来了。

    这是她的——

    『春彦?』

    『春,怎么了?』

    从左右传来青梅竹马和妹妹的呼喊,一直迟钝的我——终于明白少了什么。

    为什么忘记了啊,明明那么重视你。

    冻结的思绪溶化了,从头脑里溢出来。

    像是被打了一样,我走路摇摇晃晃的。

    和那个女孩子的相会,绝不是什么浪漫的东西。挥着扫帚追赶我的巫女装的少女。太有趣了,和青梅竹马与妹妹这些女孩子玩厌的我,受好奇心驱使几乎每天都回到她的身边去。

    掉入了陷阱。

    哭丧着脸扭打在一起。

    两个人睡成大字……

    经过了伴着疼痛的离别——再一次,我和她相遇了。

    她,面无表情,嘴巴很坏,非常麻烦——不过,很温柔。就像抱住我时一样,是像姐姐一样温暖的人。

    ——长大了呢,春酱。

    ——姐姐来让你成为乖孩子。

    ——扭。扭。坭呜~♪

    ——怎么看都是春酱,那就是春酱。

    ——和你相遇,实在是太好了。

    不是【像冬天一样的女孩子】。

    不是【没有相遇的话就好了】。

    不中用,爱害羞,一直忍受着痛苦。

    那个人,我喜欢着她。

    『春彦,没事吧?』

    桃子看着我的脸,用力拍着我的肩膀。我将快要被过去吞噬的意识找回,摇摇脑袋。不是发呆的时候。

    到了春天,佐保姬大人的加护可能已经不在了。

    不过,心中火热的东西还是在往上涌。

    这是佐保姬大人喜爱的人类的温暖。仿若燃烧的炙热心意。如果我是能被佐保姬大人选上,有着坚强激进内心的人的话——

    现在不激起它的话该怎样。

    或许已经迟了。

    不过已经回想起来了。

    『哈哈,不会忘掉的呢』

    不知怎么生气非常奇怪地笑了起来。

    『记忆消除吗——就好像是真正的灵能力者一样呢,那个专家(笑)不可能做得到吧』

    记忆止不住地溢出来,就像融雪一样。

    同时我获得了活力。那就像高涨的怒火一样——

    『这次也就是说是被丢下了啊』

    那么,可能就没有生气的理由了。

    大概,她——那个想着自我牺牲的,让人火大的,真智爱丽丝,从倒下入院那一刻起,就一定已经下定决心了吧。

    及时从我身边离开,到那个冰冷的异界去了结自己的生命。

    在自己体内的【布鲁·弗路】住民就算从身体里飞出去——那也是在它们原本的世界,不会给周围添麻烦。

    默默地,就消失了。

    就算散落的花一样。

    开什么玩笑。

    又不是【不可思议之国的爱丽丝】。全都像是做梦一样,只留有开玩笑一般的结局。丢下我去了异界——那种事,怎么可能接受!

    『混账东西!』

    说出了曾经叫嚷过的词语,像那时候一样殴打着自己的脸。所有的记忆都装置好了。我再次启动起来。

    我确实什么也做不到。

    被丢弃也是应该的。

    勉强了爱丽丝,让白兔帮忙争取了时间——结果,还是什么也没做到。没能找到结局方法。所以,爱丽丝离开了。实行了自己想到的唯一明智的办法。

    那是尤其温柔的结局。记忆被消除的我,忘掉了她的事情——在到达春天的世界,平淡的日常中游手好闲地生活。

    有她风格的,只考虑了我的幸福结局。

    别开玩笑了啊。

    『这种东西,全部——都不可能接受吧』

    我跑起来。后面的桃子和妹妹慌张地叫我,不过现在我无视了。我全力奔跑着。冲上去抱住了眼前佐保姬大人的巨大树干。

    『喂,你这家伙!』

    知道对方是神又怎样。如此玩弄我的人生——虽说没有恶意,

    不过我也多少忍受了你的无理,那么实现我附加愿望的服务也可以有吧。

    『是神吗!一直以来让那家伙——世世代代的天里巫女们,勉强她们,让她们守护,让她们信仰着的吧!?稍微回报一下不好吗!不,不对,不是这样——』

    去找佐保姬大人,是找错了。我所要做的,是让自己面对伤害——一直被守护的我,第一次将心表露出来。

    作为诚意,作为决意。

    『那家伙——爱丽丝只是为了救我!因为这样死掉太奇怪了吧!记得她的愿望吗,我想起来了哟!』

    那天在这个神社参拜——爱丽丝偷偷写下的许愿牌。

    可爱的,有她风格的小小的文字写下的。

    ——希望能和春彦变得幸福。

    『她的愿望——给我实现啊,你是神吧!春天不是让大家都变得幸福的季节吗!这种程度的奇迹有也可以的吧!』

    怒吼着不讲理的话,突然间。

    我的身体里流入了某种东西。

    那是从未有过的温暖。

    不是被【布鲁·弗路】住民扭曲过的,让我痛苦的热量。种类不同,就像是婴儿时期抱住我的母亲的体温——这才是像春天的阳光一样的东西。

    与此同时,我目击了一个奇迹。

    上学的学生们,桃子和咲耶也是,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慢了一点,我抬起头。

    佐保姬大人——巨大的樱花树,满满地开着樱花。

    花叶散尽的佐保姬大人的枝条上,蹦出无数的花蕾——它们一齐开花了。就像是在回应我的心情一样。

    美丽的春色盛宴。

    不过,颜色很奇妙。

    和刚才染上颜色的花瓣一样,是紫色的。不对,这是爱丽丝头发的颜色——樱花是不可能有的。更像是开在冰冷异界的孤挺花那样,哀伤而又优美的冬天的颜色。

    明明是冷色,不过却不可思议的温暖。

    接下来,路上的樱花树也依次开花了。

    等等,佐保姬大人,太慷慨了吧——大量地放出奇迹,各处盛开。花瓣舞动着,在柔和的阳光中,大家都笑起来。

    『虽,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有点喜不自禁了♪』

    『春天啊,桃酱!』

    桃子和咲耶都高兴地拉起手,看着这幅光景。

    一边感觉着现在流入的庞大的春天的温暖,我对妹妹和青梅竹马说。

    『我有点忘记东西了』

    非常认真的。

    『我对自己的愚笨感到火大,为了给自己打气,所以揍我一下吧』

    『嗯,春彦!感觉非常有你的风格哦!』

    『虽然不太懂,不过死吧!嘿呀✩』

    桃子使劲推了我的后背,然后妹妹用脚踢了上来,我跑了起来(妹妹在后面打我)要取得——当然是那家伙在的地方。

    穿过对异常的樱花风暴感到困惑的学生,一个人——不回头看一个人,去到那寂寞的地方。穿过草和树,跑在像是野兽行走的小路,最后抵达了。

    天里神宫。

    然后向着隐藏在那最深处的,冰冷的异界去。

    6

    桃子、咲耶、佐保姬大人。各种各样的东西在我背后推着我,轻轻地迈出步伐。一下子世界就变换了。不知春为何物的冬之世界——【布鲁·弗路】。

    因为凶猛的大雪,视野很糟糕。

    在哪里,在哪里——有谁拍了一下巡视四周的我的后背。

    『哟,真迟呢』

    回过头,白兔站在那里。

    『不过,还在界限内哦——姐姐还活着。在哪里的话,你是知道的吧。真是的……害我提心吊胆的』

    『抱歉』

    简单回应侯,我跑起来。

    虽然很抱歉,不过现在没有和白兔闲聊的闲工夫。让她久等了,在这样寒冷的地方。让容易寂寞的她一个人在这里。

    白兔把我进来异界的入喉,似乎很快就修复了。然后为了【布鲁·弗路】的家伙们就去不了那边,当着看守。

    每当暴风雪去到他的身边,就会挥手赶走它们。

    一直都率先做着最重要的事情。

    『交给你了,亲友』

    白兔在那里不能动吧,所以用话语为我送行。我竖起大拇指回应后,在纯白的世界里奔跑起来。

    终于,熟悉的小屋映入眼里。

    作为临终的场所也太冷清了。我一直把她丢在这种地方。从小时候起一直都是。

    终于来接她了。

    这次不会逃避。

    打开门。

    『爱丽丝』

    小小的房间,完全指望不上的炉边的火。连指尖都变得纯白,巫女装扮的爱丽丝,——用完全不敢相信的表情看着我。

    『为什么……明明应该不记得了才对』

    『用爱的力量把全部都想起来了哟』

    说着玩笑一样的话,爱丽丝也完全笑不出来。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还要再来一次吗,把那些无用功?浪费人生最宝贵的时间?这样做一切都会好起来,没有比的方法了。怎么了,不能理解吗?』

    现在依旧宿在她身体里的【布鲁·弗路】住民诱发了她的负面感情吗,和以往不同满载哀声。

    『这样就能全部解决的!明明是可喜可贺的!』

    我也因为被那样的家伙们诱导,失败过一次。然后变为她替我承受【布鲁·弗路】住民带来的痛苦。

    这一次,不会输给那些家伙。

    践踏人的感情。

    什么异界的住民,【神一样的存在】。不过是侵蚀人身心的寄生虫啊。为什么爱丽丝要因为这种东西非死不可/

    『别开玩笑了』

    我将身体里积蓄的怒火化作话语解放出来。

    『全部解决——可喜可贺的才不是这种情况啊!』

    不是有着某种确信才这么喊出来的。

    不过,在心中——有着一股温暖,那一定是我的同伴。变大,像要吹散所有冷气一样,温暖布满了世界。

    变化非常戏剧性。

    就像我的话语含有魔法一样的威力一样。

    通过我的身体,或许,佐保姬大人的力量流入了冰冷的异界【布鲁·弗路】。

    像浊流,或者说像瀑布一样。

    我已经不想再【什么也做不到】地悲观下去了。

    ——幸福,幸福啊啊啊……

    ——出生以来第一次爱上别人。

    被爱丽丝所爱。

    被白兔唤作亲友。

    得到青梅竹马与妹妹的鼓舞。

    现在的我连世界都能改写。

    神的话,就打到他听话。

    对爱丽丝伸出手。

    握住她冰冷的手指,把她抱到胸前。抱住的是——奢华的,像是坏掉的,玻璃工艺品一样的她。这次,不会再离开了。

    『爱丽丝要和我一起生活下去』

    对【布鲁·弗路】——冰冷的异界宣言。

    『你们这些东西,才不把爱丽丝交给你们!』

    就像被这句话所激化,小屋发出很大的嘎吱声。【布鲁·弗路】的住民对感到不高兴的人发火了吗——不对。从破旧的墙壁的缝隙中,大量的水流了进来。

    墙壁轻易地被水压粉碎,房顶崩坏了。

    『呀——』

    理解到发生了什么的我为了冷静下来用力抱紧了身子缩着的爱丽丝。然后,立马打开房门冲到屋外。

    世界完全改变了。

    刚才从我体内溢出的佐保姬大人的力量——春天的力量侵染了【布鲁·弗路】。这在某种意义上是用蹂躏才能表现的,压倒性的改变。

    刚才的暴雨是融合的雪。暴风雪完全没有了,无限宽广的地平线方向没有一点冬的残留。温暖的阳光照射进来,地面的植物迅速地发芽。

    渐渐染上了春色——

    这是伟大的温柔。令寻求着温暖的【布鲁·弗路】住民们全部满足也还有剩余。真正的奇迹一样的春的到来。融雪反射着阳光,像是除此之外世界没了别的表现——闪耀出春色浪漫的景象。

    『这么会……』

    爱丽丝在我手臂中呆住了。

    『【布鲁·弗路】是永远的冬天——冰冷的异界,变成春天……?母、母亲大人,天里的巫女们守护下来的传统被……这,这种事——?』

    一时间,只得惊慌失措。

    最后——总算是累了,倒向我松垮下来。

    『春酱真厉害』

    从她身体里面,渴求着春天的【布鲁·弗路】住民们飞出来了吧。爱丽丝迅速地恢复了体温,紧贴着的我能感受到。

    脸红红的,露出微笑,爱丽丝笑得像花一样美。

    『完全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我,我只是想着独自蹲坐着,寂寞地死去。可是,春酱……』

    她也反过来抱住我,用抖动的声音说。

    『很讨厌啊,不想一个人死啊——很可怕的,春酱……』

    『我想到会是这样,就来接你了』

    我也笑了。

    不是因为春天的气氛,是因为出生以来第一次能帮助某人。

    『已经不会分开了——要一直,和爱丽丝在一起』

    总算对她说了。

    把和她在一起的日子萌生出的感情。

    『因为我喜欢爱丽丝』

    『春酱』

    爱丽丝抬起乱糟糟的脸,一直没有表情的脸这是怎么了——两只眼睛都不停地流着眼泪。

    『和我好吗?我很会添麻烦哟——可能还会再引起同样的乱子。一直都作为秘密的,我,我呢……』

    下定决心想好了要说什么之后。

    『不,不是什么专家』

    差点让我滑倒。

    说真的为什么你会认为我会相信这个啊……不过嘛,流着泪一脸不好意思地姐姐这么可爱,嘛我就什么也不说了。

    『知道哦。爱丽丝是不成熟,不中用,爱害羞——容易寂寞,爱撒娇,会添麻烦的人……不过,这样的爱丽丝我也喜欢』

    更用力地抱住她。

    听到了口哨声。

    看向那边,白兔惊奇地巡视着周围。

    『哟,两位——幸福比什么都重要呢。不过,现在不是轻松的场合哟』

    白兔露出真挚的表情。

    『这种状态持续不了太久,因为【布鲁·弗路】还是冬天的世界。佐保姬大人的影响也始终会消失。在此之前,你们两个回到你们的日常中去吧』

    这些话稍微有点令人在意。

    我盯着白兔。

    『你打算做什么?』

    『没什么,不会做危险的事情。不过嘛,受了姐姐这么多照顾,又和春彦交了朋友,都很开心呢。稍微让我报恩一下吧』

    说得毫不在意。

    『要将这边的世界和你们的世界切离,让它门不在相交。堵住入口,我在那里守着。为了不再发生这次一样的事情。嘛,这个样子再过几十年还是几百年,靠着这份温暖我们都能满足呢』

    白兔虽然用的轻松的口吻,不过并不是那样简单的事情吧。

    我说了【不要】。我喜欢和白兔笨蛋的日常,爱丽丝也一样吧。她不是一个人,一直有白兔支撑着。作为弟弟,一直在身边的啊。

    『什么,又不是死。本来的话在那边的世界就是错的。我把从姐姐那里夺来的肉还回去的话,姐姐也许……』

    说了有所蕴意又令人费解的话后,白兔摆摆手。

    『要幸福啊,两个人』

    白兔最后露出的是对冰冷异界【布鲁·弗路】住民来说难以想象的,温暖的笑容。

    『——噩梦的时间,结束了哟』

    一阵目眩,我抱着爱丽丝感觉从【布鲁·弗路】渐渐远离。周围模模糊糊的,全都有像是梦一样,靠近了我们熟悉的日常。喧闹中,看到了桃子和咲耶。还有满开的樱花——佐保姬大人。

    撒,回去吧。

    然后,看着前方前行。

    和爱丽丝祈愿的一样——变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