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终章 报酬与客源
    【——开始统计成绩。此时以后采取行动皆不计分。统计后将发表结果。重复一次】

    我因周遭喧闹声醒来,带着轻微空腹以及睡太多的倦怠感确认情况。满腹度有减少,我看看时刻,现在已是活动最后一天的早上六点,看来我睡了将近二十小时。

    看看自己,身上披着一件薄毯子,靠在我身上的利维以及怀里的柘榴早已醒来,正在等候我起床。

    「早安呀,利维还有柘榴。」

    「云,你醒啦。」

    「是库洛德啊。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感觉这场活动又长又短呢。」

    「离发表成绩还有段时间,玛琦她们也在等你。」

    「好。」

    「对了。拿去——这是你昨天没拿的报酬。」

    库洛德说完后,将道具传给我,这些就是属于我的报酬。因为我得当诱饵加上最后还被击倒,报酬种类似乎有好上一些。

    有还算稀有的装备、还算特殊的道具、受诅咒的装备等多种物品。还有我偷偷想要的书。

    「这下书我就收齐全了。」

    「大家看你很想要书的样子,还为了你多砍了一堆会掉书的怪。」

    这听起来有些沉重啊。

    「……你有在我睡觉时读过吗?」

    「我没那种剥夺别人乐趣的念头。而且我早就收完全套了。」

    就我的想像,他应该是跟人用装备交换书,方式比我有效率得多,才会这么快就收集完。

    「喂——云。快来这里。」

    玛琦她们围在营火堆旁等我。我环视周遭,发现大家都一脸爱困样。

    「早安。」

    「早呀。你真的是……也不回床上就一直睡在那,怎么叫都没反应害我好担心哟,云。」

    「抱歉啊。」

    让其他人担了无谓的心呀——我心里想着露出苦笑。

    「不过大家看起来好像都彻夜未眠,我睡着时大家都在做什么?」

    「嗯——为了庆祝成功讨伐头目所以开了宴会,然后大家想说所剩时间不多,就又跑去狩猎啰。」

    玛琦如是道,将我制作的花草茶倒进木制茶杯并递来。

    清新的花草茶香味,令我依然沉重的脑袋舒爽了几分,我喝上一口享受香气并轻吐一口气。

    【——传送成绩】

    游戏传来公告,周遭玩家对以邮件通知的成绩反应各自不同,有的兴奋、懊悔、死心、苦笑、安心。但大家最后仍以神清气爽的表情看着各自的伙伴。

    「那我也来看看自己的成绩吧——」

    我的成绩通知信中最上方有这么一行大字。

    【成绩(4/2396名)恭喜您入选】

    我自己没想到能入选,看这几个大字吓得我停止动作。库洛德一脸愉悦地笑着看我,我满怀怨恨地回瞪他却一副不在意的样子道来:

    「邮件里面也有写出详细计分内容,可以感受到官方为求公平费了许多心力。」

    我大致浏览一递,确实能看见为求公平的评分措施。

    未学习天赋【4000P】,队伍栏空缺【40000P】。

    我继续往下读,里头还写着:生产武器【24500P】,生产防具【17500P】,生产回复药品【18200P】,生产系列可换算的点数明显较多。

    其他还有打倒敌怪以及特殊头目的点数。

    「额外宝箱【3000P】……只不过是获得道具还能拿这么多点吗?」

    「就代表要拿那宝箱不简单吧。云的潜水【500P】本身不高,表示能潜水、游泳只是种手段,所以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喔。其他还有……生产料理【21000P】!?这比例太奇怪了吧!?」

    「不,一道料理可获得的点数虽比武器、防具少,但这意思就是你做的料理量多到可换成那么多点数。」

    我一面说着一面逐条继续往下查看。之后还有跨队伍交涉、跨队伍协力中的玩家交流、参加活动头目讨伐战、击溃弱点等项目。

    最后一条有着惊人的项目。

    「友好幼兽【100000P】——这是不是多算了一位数?」

    「指的是成为伙伴的幼兽吧,一头两万。哎,就那些得分高的项目来看,有种今后官方会大力推广相关天赋的感觉。」

    我才不想深入解读营运团队的想法。

    「反正这都是大家一周来努力的结果,辛苦啰。」

    「嗯嗯,正因为有这群伙伴才能有这样的成果!盖房子、打猎、做菜……好开心哟!」

    听着玛琦与利利的话,我心想大家都很开心,就算了吧。同时感到自己双颊放松了些。

    「不过云,你应该没忘记吧?」

    「忘什么?」

    玛琦突然得意地笑了,我则自然反问。我忘了什么吗?

    「入选者有限定道具呀,不知道会有什么道具?」

    「应该就是些不至于破坏游戏平衡的道具吧?」

    我只能这么回答。就现实面来看也不可能给高手玩家一些会破坏平衡的东西,例如额外宝箱里的也是可当特殊改造素材的武器,我认为官方不会放任游戏失衡。

    「比如说专用的小窝之类的?有的话也挺方便的。」

    「咦——店面跟公会建筑物也是家呀……应该不需要吧。」

    「呜……」

    利利这正确言论让我说不出话来。

    不然会有什么道具呢?当我思考时系统又传来一封邮件,是制作团队寄的。不会一次发送完就好吗?官方在这种行政事务方面就是麻烦。

    【——恭喜您入选。请于下列奖赏中挑选一项道具。选择的道具会立即收进所持道具内】

    「入选奖品好像是……可选择的?」

    「算了,不是官方擅自决定就谢天谢地了。要是给我们这种生产玩家武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库洛德是这么说的,但他立刻摆出严肃的表情。

    我看了看有什么选项,上头列着【有使用次数限制的传说武器】、【可长久使用的准·传说武器】、【特殊改造素材武器】等武器,以及同类型选项的防具。

    领域系的奖品则有【增设特殊住家的权利】、【个人领域持有权】、【个人营运迷宫制作权】。

    接着是——

    「——对应生产职玩家的【生产箱】吗?」

    这玩意让我产生兴趣。

    内容写着:依照选择的道具系统,生产箱会一天一次随机赠送一项该系统下的生产素材,而玩家可自由选择要何种系统。此外,箱子拥有一天复制一次收纳在专用格子中的素材之功能。

    也就是说,这是个只要设定为药草系就会随机取得某种药草,想要金属时就会随机取得金属矿石的作业台。

    道具出现机率会随等级变动,复制功能也并不完全,原有道具虽然不会消失,但道具等级越高失败机率越高。虽然可自由设定道具系统,但药水与武器、防具这种单件制造的装备不同,必须大量生产。再加上药水材料不仅止于药草,还有其他怪物部位等原料,因此就结果来说,这不会带来速效性的利益,实际使用起来并不方便。

    「用起来不方便……但是我非常有兴趣呢。」

    「不错耶。那我也选那个好了。」

    玛琦好像也对生产箱有兴趣。两人一起选了生产箱,这让我有些开心。

    「利利你选了什么?」

    「我吗?我选的是【个人领域持有权】哟。」

    「咦,你刚刚不是才说不想要住家吗?」

    「那不一样哟。因为领域很大一片,我可以自由改造嘛。要透过木工做东西,需要一大片开阔的场地……回去之后要做些什么呢?在那之前还得先收集素材呢,希亚你也要帮忙哟。」

    看着利利开朗地谈论的样子,我觉得有些耀眼。相比之下库洛德他——

    「是吗?那库洛德你咧?」

    「我选的是【个人营运迷宫制作权】。期限为三个月的公开迷宫。」

    「库洛德是迷宫之主?我只有种你会是个大坏蛋的预感……」

    玛琦半眯着眼看着库洛德,他则是哼一声嗤之以鼻。

    「虽说有限定时间,但我能自由自在操控迷宫。意即我能自行决定迷宫内的特产。只要集中设定成裁缝系的素材或是怪兽掉落物的话……」

    「啊啊!?库洛德,你太奸诈了!素材配置平均一点啦!」

    库洛德的俊俏脸庞邪恶地扭曲了。奖品在每个人各自计算得失后做出了选择,但利利露出与他长相相符的纯真笑容,疗愈了我的心。

    各自送出选择后,我确认自己收到要求的素材箱。

    接下来就是发表成绩的重头戏。

    【——接着将开始执行幼兽与玩家的契约】

    最后一场活动——与幼兽的契约缔结默默开始。以广播声为开端,幼兽们各自面对自己最信赖的人。

    所有玩家都无法立刻说些什么。因为官方并未说明缔结契约的顺序,或是该说些什么台词。不过缔结契约本身并不需要手续,整个程序会自动进行。

    幼兽们各自发出微弱的光芒,看来缔结契约的时候已来到。

    「……利维?柘榴?」

    我这声呢喃是对在光芒中的幼兽说的。利维身上被白光包围,柘榴是黑红光。其他像里克尔是水蓝色、袜子是黑白相问的大理石条纹、涅希亚斯是带着一抹朱红的金光。到处都有光芒产生。

    约三十秒后,光芒收束,利维它们仍在那,但外观有着不小的变化。

    「……利维的角变长了,柘榴的尾巴也变成两条。」

    利维原先与体毛差不多长的小角伸长成螺旋状,柘榴摇着它那漆黑的毛茸茸双尾。

    我本来就知道利维是知名的幻兽——独角兽;至于柘榴应该是所谓的多尾妖狐吧?

    我看往周遭,原先身形大小可抱在怀里的里克尔与袜子的外观几乎没什么差距。涅希亚斯则不是那令人怀念的小毛球样,反蜕变成有着美丽尾羽的朱红飞鸟。

    「物种不同,有的变身前后差距也挺大的。」

    该怎么说呢,那种稀有的感觉开始散发出来了。

    「啊啊……那个、可爱的里克尔的……」

    「玛琦,你怎么了!?」

    「犬齿跟爪子长出来了!可爱跟帅气两者兼具!」

    原先娇小的里克尔朝着我们这吐着舌头呼气,它的嘴里的确长着较大的犬齿。

    在大家注视下,里克尔在短暂长吠过后身子化为淡色光颗粒,在玛琦手里化为一颗水蓝色石头。

    「喔?这样就完成契约了吗?」

    「那接下来换我了。汝名为袜子,成为吾之眷属,效忠于吾。」

    袜子灵巧地用后脚刷刷刷地搔自己的头。库洛德那莫名害臊的台词无疾而终,我半眯着眼望着他。利利苦笑,玛琦则掩嘴憋笑。

    「呼。来吧袜子。」

    原本在梳理体毛的袜子听到库洛德呼唤,使出从那小身躯无法想像的大跳跃扑向库洛德,化为一颗黑白之石。

    「这样就完成了。」

    「不过库洛德你刚刚说那些话是怎么回事?想笑死我吗?」

    被玛琦指出后,库洛德仅是一脸不悦地歪着脸,不做任何回应。看来他自己也知道那样挺羞人的。

    这时利利他——

    「希亚,我们也来订契约吧?」

    化为美丽飞鸟的涅希亚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动作,只是原地消失,化为一块暖色系的橙色石头。

    「那接着就换我们啦。接下来还要你们多多关照啰。」

    我曲膝招手要它们过来。利维一点也不客气地往我脸上舔,柘榴也自我手臂攀上,伸出舌头舔着我另一侧脸颊。

    「呜哇!?别、别突然舔我啦,很痒耶!」

    「……云被舔来舔去。唉呀,虽然没那个意思,但我好像兴奋到快流鼻血了。」

    「唔唔!?我有了制作新防具的灵感!」

    「好好喔。希亚它只会用嘴轻咬我而已,我也想要。」

    不对,快救我啊!不过这情况并未持续下去。顷刻间两头动物就化为光粒子,手上多了一块初雪般的白色石块,以及以黑色为基底布有红线条的石块。

    「平安结束了呢,云。」

    「嗯,是呀。」

    「我想知道大家的伙伴都是什么动物呢。」

    「我的希亚——就是不死鸟,完全是幻想生物的名字呢。不过现在还是幼兽,没问题。」

    利利,你现在逃避现实也没意义。日后它一定会成长为能大展其威猛的存在。

    「不死鸟啊——如果能成为复活道具的替代品,这样应该每个人都想要。」

    「怎怎怎、怎么办!希亚会被用到死翘翘的!」

    利利听了库洛德的话后十分动摇。我担心的则是利利会不会乖乖跟着坏人走,然后被利用到死翘翘这点。

    「放心。那时候我们会挺身保护你的。」

    「对呀,有难时我也会帮忙。」

    「没错,就是这样。现在你就先开心吧。」

    库洛德、玛琦后接着是我对利利这么说。

    「与其担忧以后会发生的事,还是先来发表每个人的搭档吧。接着是库洛德,然后是云。」

    「好吧。我的是——幸运猫,看来是头会左右运气的魔兽。」

    「带来幸与不幸的猫……完全就是辅助型的幼兽呢。」

    「哼哼哼,有趣。依照地区不同,黑猫也会是替饲主带来幸运的动物。所以它是头会夺取他人好运,为饲主增添运势的伙伴啊。虽然特性极端但很有意思,正投我所好。」

    顶着高傲笑容的库洛德令人倒胃口,玛琦接着催促:

    「下一个是云,你的是?」

    「我的吗?利维看了就知道是独角兽,柘榴呢……」

    而我另一头伙伴是——

    「——空天狐。」

    独角兽与妖狐两种都非奇幻故事或游戏中的要角,就我记忆来说,两者都比较偏向万能,辅助型居多。

    「嗯——这两头应该都属于大器晚成型的吧?反正都还小,还有成长空间啰。」

    「是说玛琦你的呢?」

    「咦,我的话是——」

    玛琦突然喷笑出声。有什么好吃惊的?她「啊——」地扶额仰天长叹。

    「没有啦。我的是叫冰魔狼的幻兽。是个常在神话或游戏中出现的名字。」

    「如果加以训练,可能会是最强的呢。」

    「不知它们之后会不会巨大化,来个怪兽大决战呢?」

    「「「…………」」」

    我们三人对利利这声低语无法做出任何反应。

    也对,这些动物名称虽是幼兽,实际上还是怪兽。总有一天会在地图上遇到它们吧?到时在玩家面前阻挡去路的芬里尔,会成长到多强大呢?

    就这层意义,我想可以在这次活动中缔结契约的怪兽,都是属于极度具有潜力的物种,却只要满足条件就能轻松缔结契约。

    反过来说,加上了「幼兽」这层肉体限制,可一窥官方时常考虑到游戏的平衡性。

    「……先别去想那么可怕的事。我们是生产职玩家。」

    「是啊。先替不久的将来那些为了收集素材吃苦的人,祈祷他们死后安宁吧。」

    「他们人又还没死。真要说起来,会不会真的出现也还不知道。」

    不知为何,我自然地对在胸前画十字架的库洛德吐槽。

    哎,考虑到以后如果要使用稀有掉落物品来做些什么时,可能需要委托他们前去讨伐,这么说来战斗系玩家的确是未来的辛苦人士。

    是说这安全区域里还有好几头幼兽在,但成功缔结契约的仅有其中一半。其他幼兽都惋惜地回到了森林里。

    那些玩家看着幼兽消失的身影,悲怆呼喊的样子实在可怕。离别虽悲伤,但官方也有给玩家最低限度的补救措施——玩家可以得到幼兽的其中一部分。其中有人茫然地看了体毛或角一眼后就收进持有道具里。

    好吧,当纪念品带在身上也不赖。

    「原来不是所有互动过的玩家都能结契约呢。」

    「毕竟那只是群闯到安全区域里来的幼兽而已嘛。」

    我如此回应玛琦那声低语。看着满是哀愁的背影,我觉得自己算是运气较好的那群人。

    【——本活动行程至此全部结束。十分钟后各位玩家将传送回一般伺服器。本次活动中使用的所有机能将全数消失,回归一般状态——重复一次】

    这应该是最后一次广播。一听到入选,还以为最后会让所有入选者齐众一堂,热热闹闹一番再结束,看来就算是游戏也不会把场面弄得那么盛大。

    个别通知结果与送上奖品后就落幕,光看这点还挺不拖泥带水的。

    详细情报大概几天后就会慢慢流传开来吧。

    「嗯——活动结束,但现实世界只过了几个小时。被这么告知也有些难以置信呢。」

    「说不定醒来反而过了一个月之类的。」

    这是玛琦与利利的对话。如果他们能缩短时间,反之也能延长,这么一想,要是玩个游戏就变浦岛太郎那可吃不消。

    「时间差不多了,等回到那边后也请多指教啰。」

    「玛琦,事到如今不必那么客套吧。不过,我也满开心的。」

    「嗯嗯。夏天也快结束了。要不要常聚聚?」

    「那也不错。等一下就各自解散,还请多指教啦。」

    在我们各自打完招呼后,同时感受到活动刚开始那种被传送至别处的感觉。

    ●

    活动结束后,【加油工坊】有着小小的变化。

    「三明治三份还有各种药水最大限购量。」

    「我要五份小云的爱情三明治,还有各种药水同样买到限购量。」

    「我说你啊……本人就在眼前你要把她吓跑啊?对了,我要的跟他一样。」

    虽然来客量还很少,但以御雷神为首,在活动中认识的【八百万神】成员也开始会来我店里购物了。

    那些玩家就由NPC京子小姐应付,我只负责与幼兽们坐在店内一角。这就是所谓的揽客熊猫状态。

    「我会再来的哟,小云。」

    「多谢惠顾。别叫我小云!」

    我对背对出口挥手离开的玩家大吼,但他好像没听见。我叹了一口气。

    「云,你累了吗?」

    「我也不知道。就别种意义来说,我想出去转换一下心情。」

    「那就请你去采集素材吧,我外出补货时有几项还不足。」

    「好的。为了这家店,我也来加把劲工作吧。走啰,利维、柘榴。」

    至今一起坐着的两头幼兽迅速起身,抬头望着我。

    我对此满足地点头,将长弓挂上肩头。

    「那我们稍微去狩猎一下吧。」

    边听着两头幼兽的回应,我离开【加油工坊】,寻找适合自己等级的怪兽收集素材。以我们自己悠闲舒适的步调过着这世界的生活。

    ●

    ——状态——

    名字:云

    武器:黑乙女长弓

    副武器:玛琦的菜刀

    防具:CS No6黄土创造者(外衣、内衣、躯干、腰部)

    饰品装备容量极限  2/10

    朴素的铁戒指(1)

    替身宝石戒指(1)

    ──────────────────────────

    持有SP 22

    【弓Lv28】【鹰之眼Lv38】【敏捷上升Lv22】【发现Lv24】

    【魔法才能Lv42】【魔力Lv43】【附加术Lv16】【调药Lv20】

    【调教Lv2】【料理Lv20】

    保留

    【炼金Lv29】【合成Lv26】【地属性才能Lv13】

    【工艺品Lv29】【游泳Lv13】【生产心得Lv30】

    ──────────────────────────

    活动取得饰品

    ·死兵手环X1

    ·各种诱发异常状态饰品(毒、麻痹、睡眠、诅咒、迷惑、混乱、昏厥、愤怒)八合一组X1

    ·搞笑饰品X12

    ·诅咒饰品X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