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鲁多拉的史莱姆观察日记~败北篇~ 《灾厄的前奏曲》
    「请好好跟他们道别吧,他们知道你要回去,一直在大吵大闹呢。」

    担任自由组合总帅的神乐坂优树,朝着利姆露说了这句话。

    将来的某一天,我应该有机会跟这个男的一起讨论圣典吧。

    那些孩子也都是率直的好孩子,在这里发生的邂逅都很美妙呢。

    等我复活的时候,也要来这里玩。

    然后,道别的日子来临了。

    「……老师……你要走了吗?」

    听到库洛艾的叹息,利姆露就把面具送给了她。

    那是井泽静江的遗物,利姆露一直慎重保管着,不知道为什么会起心动念把面具送给她。

    不过……

    那个面具让我很在意。

    一直到了现在,我才发觉到那个面具很面熟,应该说……

    「维鲁多拉大人,怎么了吗?」

    「唔、唔嗯,不,没什么。」

    就是那个,不会错的,虽然有更多类似的面具,所以我才没注意到,但那就是当年封印我的「勇者」所戴上的面具。

    不!不对。

    仔细想想,静的面具已经坏掉了。那是利姆露修理之后的面具,严格来说不能算是同一个东西。

    不过,仅管如此……我对那个面具还是有很深的感慨。

    面具从「勇者」交到静的手中,再经由利姆露交到库洛艾手中吗…

    这该不会是有什么因缘……

    开玩笑的啦!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呢?

    不过,只要自称是「勇者」,就会与魔王之间产生因果关系。库洛艾看起来并不像是会做那种事的人,应该没关系吧。

    「那么…再见啦!」

    唉呀!在我烦恼的时候,利姆露已经潇洒的告别了。

    这种态度实在很有利姆露的风格呢。

    反正,如果觉得寂寞的话,再过来就行了。

    想到这里,就会想起那些等着利姆露回去的人。

    这次又会有什么有趣的事……正当我悠闲地思考时,突然感到一阵恶寒,让我摆出了应战架势。

    然后,我慌忙让意识往外界探查。

    「维鲁多拉大人!外面的状况似乎不太对劲呢!」

    在还没听到伊芙利特紧张的声音前,我就已经察觉了。

    而利姆露也是。

    《告知。目前受到广范围结界封印。空间干涉能力遭到封印。无法与外界连系。》

    原来如此,这股恶寒就是被封印的感觉吗?

    不过,竟然在利姆露没发觉的情况下封住了他,是相当大的广范围结界啊。

    「利…利姆露大人!」

    唔!那个人是苍影吧。

    我记得他现在实力培育得满强的,但却受了相当严重的伤。

    这并不是件小事。

    看来有某种难以测度的危险逼近了。

    我的预测命中了。

    「有敌人来袭,而且是强大到超乎我们想像的敌人……请快点逃跑……」

    说到这里,苍影就消失了。

    因为他说那不是本体而是「分身」,所以苍影应该还平安无事。但是……

    「发生什么事了呢?」

    「不知道」

    虽然我不知道,但这件事一定相当不妙。

    利姆露似乎也跟我有相同的感觉。

    他查觉到了危险之后,就做出了卑鄙的举动。这种毫无破绽之处,正是我不想与利姆露为敌的原因之一。

    「利姆露大人做了什么……?」

    「应该是保险吧。」

    「……?」

    「总之你就看着吧。如果没派上用场最好,但毕竟这次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啊。」

    虽然我想要详加说明,但似乎已经没有这种时间了。

    既然如此,比起我用嘴巴说明,让他亲眼去观察应该更能够容易理解吧。

    「我们是初次见面吧?」

    一个非常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那是坂口日向!」

    听到伊芙利特这么说,我才知道了那个女人的真实身份。

    原来如此。

    静的另一个徒弟,确实是这种感觉的女性啊。

    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她算是个美女,但却散发出很恐怖的气场。

    要开战的话我应该会赢,但我感觉触怒她会不太妙。

    没错!她跟我的姐姐有点像……不对不对,才不像。一点都不像。

    精神生命体绝不能认为自己打不过对方。只要认为对方很强,自己就有可能发挥不出实力了。

    我一边提防这一点,一边开始观察那个叫做日向的家伙。